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7部分

了一下兰花,随后到鱼池旁边,期间林希是怎么落水无人得知。
“还没查清楚吗?”一出到病房外面,权昊就接听电话。
“少爷,那晚的宾客都没有嫌疑。”陈潇恭敬说道。“其实你要是想知道小姐是怎么落水的,你还是问一下小姐,毕竟当时只有她一人在花园。”他这个做管家的也很疑惑啊,本宅花园里也隐藏着不少暗卫,怎么每一个人知道小姐是怎么落水的?
挂掉电话,权昊回到病房里。
“希儿,那晚你有看到是谁推你下水的吗?”这几天他一直有问这个问题,她一直是沉默以对。他不会相信什么,她是不小心掉入鱼池的,她落水的背后一定是有人推下的。
林希把杂志合上,抬眸看着权昊,“我就算说了你会信吗?”
第026章 妒忌害人
他深邃的双眼直直的凝视着她,眸中光芒是全心全意的相信。
漆黑如墨的眼眸这一刻不再呈现五彩光芒,目光似是定格了般,巴掌大的小脸透着一丝凝重。她把杂志轻轻放到桌上,视线落到窗外,欣赏着外面的世界,心里却在计算着,权昊相信她的几率。
四周寂静得几乎有些让人窒息,他轻扬唇角,“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相信。”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来,她持有些疑惑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不太相信的微微拧紧眉头,“真的还假的?”不是她看小她自己,她真的认为她没有那么厉害的能耐让权昊相信她的每一句话。何况推她下水的不是别人,而是同样权家人的权静天,权静天和权昊怎么说都是叔侄,而她才和权昊相处不够一个月的时间。
“真的。”他语气加重,为的就是让她相信他。
扬起秀眉,看着他再认真不过的面色,她感到很意外。
“就是…。”她心里估量一下,打算把权静天说出口,谁知这时房门却被人打开了,进来的竟是权静天,她准备说出口的话语卡住了。水汪汪隐隐藏着精明的眼眸注视着权静天,她心底腹诽,这权静天不会是来看她死了没有的吧?
还差一点,他就可以知道是谁推她下水的,不料她只说了两个字就不说了,他回头看到是自己堂叔权静天,他略感意外。
一双浓墨般的眼眸,高挺的鼻子,微抿着的薄唇,有点长了的刘海遮住了他的浓眉,犹如模特般完美的身材,脸上的淡淡笑意虽美可却透着疏离,给人一种看似近却无法触摸到的虚假感。这就是权静天,骄傲不可一世的天之骄子。
“你怎么来了?”权昊淡淡道。
他这个堂叔,是不会主动关心别人的,出现在这里,真是让人感到意外和奇怪。
权静天听到自家侄子的话语,唇角扬起的弧度越发弯,定定的凝视着林希,“来看一下权家二小姐死了没有。”他的声音如同鬼魅之音般,眼神透着幽冷。
一股凉意自脊椎蔓延全身,林希微微握着双手,面上没有变化,暗地咬牙切齿的。扬起唇角,她冷声嗤笑,“真是谢谢你的探望,放心,我还活得好好的。”
“嗯。”权静天彷如没有听出她话语里的讥讽,认真的点点头道。“看你精气十足的样子就知道你死不了。”
双眼直直的注视着权静天,林希心底对他的反感又再加重了。她和权静天第一次见面,他就推她落水,无视她的求救,看样子是想淹死她,可她命大死不了,第二次见面就来暗讽她死不去。这等视生命为蝼蚁的态度,她十分不爽。
“权静天,你很失望吗?”与权静天对视,善于观察他人眼神的她看到了他眼中的失望和阴狠。他有什么失望的,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他何必为她没死而感到失望。说来也奇怪,他为什么想置他于死地?
眼前的小女孩一眼看穿了他心中所想,权静天没有丝毫意外,他轻笑,走近她身边,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她,唇角扬起一丝若有似无的冷笑,双眼快速闪过一丝杀意。“我没有失望,你看错了。”
巴掌大的小脸,灵气逼人的大眼睛,瘦小的躯体,这样一个小女孩竟是他侄子的命定之人,越看她,他越觉得这个女孩一点都不像是十二岁的,越发像是成年人。
移开在权静天身上的目光,林希看着站在一旁看着他们的权昊,她心里想到了一个有趣的主意。“权昊,你不是说我说什么你都会相信吗?”
“希儿想说什么吗?”希儿和堂叔之间的气氛很诡异,他甚至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眼角余光扫了一眼权静天,她知道他已经看透她想要说什么,他那淡漠的表情,看得她皱紧眉头,她讨厌权静天这般淡然的样子。“就是他推我下水的。”
她的话音刚落,权昊错愕了一会儿,权静天则是浅笑。
“权静天,你给我出来。”也许是事实太过惊人,他连尊称都没有了。注视着浅笑的权静天,权昊冷声道,心底里有什么在发酵,面色非常不好看。
周围的气息在悄悄改变着,似乎被危险接近了。
权静天唇角微翘,林希的话语对他没有造成丝毫的影响,侄子的话语抿唇一笑,从容淡然的迈步出去。
看着权昊和权静天两人先后出去,林希觉得很诡异。
走最后的权静天迈出门口时,顺手把房门关上了,还没转过身,他帅气脸蛋就遭受了重重一击,他整个人往后踉跄了两步才站稳,唇角溢出了一丝殷红的鲜血,顺着下颚蜿蜒,他抬起手背擦了一下唇角,鲜血沾上了他的手背。
低眸看了一眼手背上的鲜血,权静天缓缓抬起眸直视着正在怒视着着他的权昊。多少年了,还未曾有人敢这样打过他,敢动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现在竟是被自己侄子打了。
“她不是你可以动的。”权昊脸上布满了阴霾,面无表情对着权静天道。每当脑海里浮现出她没有呼吸如同死亡般的模样,他的心几乎要窒息,那痛是连呼吸都会痛,月圆之夜的痛都比不上失去她的痛半分。摸着正在疼痛得厉害的胸口,现在好像疼得更加厉害了。
权静天为什么要推希儿下水,希儿死了他有什么好处?
权静天挺直腰杆,面色的浅笑消失,微微眯起眼眸直视着权昊。“是吗?可我没动她。”说罢,他转身往离开方向走去,高傲与淡漠并存的背影此时被阴影笼罩着。
“权静天。”权昊咬紧牙关低吼。
看着空无一人的走廊,他面色铁青推门进去。
听到外面动静的林希,好奇权昊会怎么处理这件事。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像权静天这么厚脸皮的,当时他明显就是想淹死她,她没死住院了,他还有脸来看她,也不怕她说出是他推她下水的样子,真是欠揍!
权静天那带着暗讽的话语,她十分不爽,心里很憋屈,她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对待过。
当晚只有她和权静天在后花园里,除了权静天还会有谁把她推下水,难不成还有鬼啊。
贪婪的看着这张令他痴迷的脸蛋,他心中的愧疚越来越重了。“希儿,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一下处理点事情再回来陪你。”
眨巴了一下圆溜溜的大眼睛,林希大概猜测到权昊要去做什么事了。
——分割线——
权家本宅,权溪的书房里此刻有三个人,一个是面无表情的权昊,一个是脸上挂彩却依旧浅笑的权静天,另一个是黑着脸的权溪。
整洁干净的书房有些凌乱,有些脏的地毯更是明显表示出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
从林希说出权静天就是凶手时,权昊就派了属于他的暗卫彻底在本宅查的清清楚楚。原来后花园的监控录像是被人删改过了,还有那晚之所以没有暗卫看到林希落水,完全是因为权静天当时竟调走了暗卫去别的地方做其他事,在调查这件事时,那些受权静天调动的暗卫竟然都没有说有去其他地方做事。
权家本宅的人没有查清楚这件事,都是因为权静天对权家的影响力太大了,知道内情的人都不敢透露。
“权昊,你说这件事怎么处理?”发生这种事情,权溪就想拿棍子打断权静天的腿,这都叫什么事?自己侄子好不容易才找到命定之人,这边倒好,他就想淹死林希,这不是想害死权昊吗。
一向帮理不帮亲的权溪没有偏袒任何人,这件事是权静天的错。
冷睨一眼权静天,权昊抬起已经淤青的手背,拧紧剑眉冷冷道。“他毕竟是权家人,希儿又幸运没有大碍,按照家法处置就行了。”要不是看在两人有二十多年的情谊份上和考虑到希儿没有大碍,权静天早已死在了他的枪下。
“静天,你倒是说说,林希哪对不起了,你非得想淹死她,淹死她对你有任何的好处吗?”这个堂弟是权家目前在军中发展得最好的,第一次和林希就想淹死她,真是够荒谬的。
侧目看了一眼对他已经恨之入骨的权昊,权静天收起淡笑,一张俊脸被寒冰包围,薄唇轻启道。“想要怎么惩罚随便我无所谓。”
“权静天,你这是什么态度?”看不过自己堂弟错了还不认的态度,权溪阴沉着脸呵斥。“淹死林希,看着权昊因为绝望而自杀,你很乐意看到是吧?”
权溪后一句话击中了权静天的脆弱,心中的不甘似乎要在这一刻爆发开来,妒忌爬满了他的脸。“同是拥有诅咒血脉的权家人,凭什么他能找到命定之人,而我就找不到?”
一个耳光清脆的响起来,权溪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权静天,“我们权家有几千年的历史,每一代都有要寻找命定之人的权家人,能找到命定之人是少数,能和命定之人相伴一生更是少数中的少数。你现在这个态度是怪你自己是权家人,还是说你妒忌权昊能找到命定之人。”
------题外话------
三千字!
权静天是已经设定另一对的了!
或许说他是我新文的男主!
第027章 奇怪玉佩
书房里发生的一切,付长青无从得知。刚才外面回到家的她看到自己儿子面色铁青走出来。“权昊,发生什么事了?”
停下脚步,注视着关心他的母亲,权昊面色微微好看了些,语气尽量放得柔些。“没事,我先回去了。”
付长青眨了下双眼,看了看关上的房门。
书房内,权溪头痛看着已经满身是伤痕的权静天,想了很多法子,他最后很无奈的叹息一声。“静天,你回去吧。”他虽是权家家主,可静天不是他的儿子只是他的堂弟,静天做错事已经被教训过了,也接受了家法,现在还是这么倔强不肯认错,他也没办法了。
单膝跪在地上的权静天,冷眸瞟了眼权溪,满身伤痕没有损他的傲气,他挺直腰杆,阴沉着脸一声不出的走出书房。在书房门外,见到了一脸错愕的付长青,他轻挑了一下眉,没有和付长青打招呼就走了。
错愕了一分钟,付长青一头雾水,皱着柳眉推门进去书房,见到丈夫立刻发问。“权溪,发生什么事了?”
妻子话语中的疑惑,他重重叹息一声,“推林希下水的凶手是静天。”这件事可算是家丑不可外扬了,权家人害权家人真是前所未有。
“什么!”付长青音量忽地拔高,不敢置信。“静天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现在念头就是想把权静天宰了,她儿子的命定之人也敢动,真是活腻了,死小子,幸好林希没事。
“老爷子吩咐了,把静天送到西北部队历练,三年之内不得回帝都。”深知妻子火爆脾气的权溪,不打算现在和妻子说太多,免得妻子动手把静天伤的更加重。
“这算什么惩罚?”付长青咬牙,恨恨道。“把他扔到西藏去,只要处理不好那些藏独分子,就让他不要回来了。”
…。
推林希下水的凶手权静天的处罚就在权溪和付长青的讨论确定了,他将被送到西藏,担任中央派去的专员,专门处理藏独分子。
这样的处罚付长青依旧觉得没有解气,她以权家当家主母的身份召回了在权静天身边的全部暗卫,还使用她的特权在西藏那里挖了无数政治陷阱,等着他在西藏那里自生自灭。
妻子过分的举动,权溪没有阻止也没有责骂。
而权昊知道权静天的处罚后,表面上他只是冷冷一笑,暗地里会怎么做,则是无人得知。
——分割线——
在岭林医院住了十几天后,林希终于可以出院了。
回到权昊住的别墅中,看到那熟悉的摆设,她都觉得好怀念啊。
那医院都不是人住的,一天到晚不是这个检查就是那个检查,折腾来折腾去的,够烦的。
坐在庭院里的亭子下,她看着绽放得正鲜艳的花朵,脸上勾勒出一个纯真无暇的笑容。住院的时候她听陈潇说过,权静天已经被外派到西藏去了,这件事她听到真有些意外。
也可能是因为她差点挂掉的原因,权昊现在对她百依百顺。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真是大大的满足了她的虚荣心。
“小姐,这里风大,回屋里坐吧。”一个称职的管家就是在少爷不在时照顾好二小姐。
“不想,我坐一会再进去。”眼前的花朵这么漂亮,不多欣赏一会怎么可以呢?
“小姐,请容我告诉你,你明天又得去上课了。”知道自家的二小姐没有那么好搞定,鼻梁上快要滑落下来的眼镜他推了推,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
仰起头斜睨一眼陈潇,林希摸了一下额角已经愈合的伤口,想到了南宫伊做的好事,眼神幽幽的,“管家,南宫伊死了没啊?”
“据说离死不远了。”身为权少的管家,这点事他当然知道。
俏脸上扬起一抹甜美笑容,林希坐在秋千上,慢悠悠的荡着,“我晒会太阳就回去,你不用看着我,做你自己的事就好。”
这怎么行呢?陈潇苦着脸。由于二小姐在权家的特殊性,权家现在暗处了都不知道增多了暗卫,他这个万能的管家也被赐予一个神圣的任务,那就是权少不在家时,他得保护二小姐不能出了任何意外。
自觉的站在林希身后,他缓缓的推动着秋千,像是哄小孩子般对着林希说道。“二小姐,就一会啊。要不权少回来看到你在外面吹风,可要怪罪下来的。”
晒着金黄阳光,身上感到暖洋洋的,她视线无意看到那假山后面的鱼池,想到了半个月前她差点被淹死的那晚,扶住绳子的右手缓缓松开,从衣袋里拿出不过做工精美的玉佩。
绿色的玉佩在阳光的照耀下竟变得剔透无比,隔着玉佩她看到了自己的手心,微微眯起眼眸,不禁觉得奇怪。
一直看着周围的陈潇当看到林希手上的玉佩那一秒,一双眼睛瞪得圆圆的,惊呆了的表情。这不是一个多月前,给那女神偷林希儿偷走了的玉佩吗?怎么现在玉佩在自家小姐手上?根据手下收集来的情报,林希儿因为飞行伞出了问题从高空中摔下来摔死了,那玉佩也不知所踪。那自家小姐是哪来的玉佩。
“小姐,这玉佩你从哪得来的?”
拧头看了一眼陈潇,林希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光芒。“在路上捡的,怎么啦?这玉佩有什么问题吗?”她是故意把玉佩在陈潇面前拿出来的,这块玉佩是她师傅叫她去偷的,可她对它一无所知,自那天灵魂出窍看到这块玉佩不同寻常之处,她想要知道这块玉佩的来历。
“捡的!”陈潇惊叫道。“哪路上捡的,告诉我,我也捡去。”
“至于那么惊讶吗?”从秋千上下来,双脚落在地上,林希正面对着陈潇说道,“管家,你知道这块玉佩的来历吗?”
什么玉佩这么神奇?自从重生第一天她不管把玉佩扔在哪里,这玉佩都会在她身上找到,她这弱不禁风的小身板竟然日渐强壮起来,一点都没有心脏病病人该有的娇弱,最神奇的是这玉佩还能护住这身体。
提起这个,陈潇像是要拨浪鼓的摇头,“我不知道,不要问我。”
少爷第一次见到林希那种欣喜带着激动的情绪,他注意到了,那时他就知道少爷是找到了他的命定之人。只是那人曾经说过,只要哪个女子能拿着这玉佩就代表她是少爷的命定之人,现在看来那人说的果真没错。
“可你的表情已经告诉你知道这玉佩的来历,告诉我一下又不会怎么样?”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可爱至极,她想知道这玉佩的来历。
“抱歉,小姐,我真的不知道,要不我替你查查这玉佩的来历?”小姐都不知道她是少爷命定之人,看少爷也不准备近期让小姐知道,他做下人,要是多嘴那下场堪忧啊。
“好吧。”说着,林希就要把玉佩放到陈潇手中,“记得,找玉石专家鉴定一下,看这玉佩值多少钱。”
摊开手掌,陈潇准备拿着这玉佩。
玉佩从林希手中落下,眼见就到陈潇的手中,这一刻,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玉佩没有落在陈潇手中,而是拐了个弯掉在了地上。
玉佩掉地那一刻,陈潇已经做好以死谢罪的准备了,低头一看,落在地上的玉佩竟完好无损。
隐隐察觉到什么,林希敛去脸上的笑容,“管家,你把玉佩捡起来。”
“是,小姐。”陈潇蹲下,伸手准备捡起玉佩,手指离玉佩有一厘米的距离,不管他怎么做,他都触摸不到玉佩,好像是空气中有一层看不到的隔膜在阻止他的行为。
睁大眼睛,陈潇试了无数次,他还是不能拿起玉佩,最终他选择放弃。抬起眸,他注视着自家二小姐。“小姐,好奇怪,我摸不到玉佩。”
微微眯起眼眸注视着地上的玉佩,林希缓缓半蹲着,轻松的把玉佩拿到手,轻声呢喃。“真是奇怪的玉佩。”
看来这玉佩不仅有非同寻常之处,除了她还不允许他人的触摸吗?
第028章 恶整权昊
“希儿,你不可以吹风,跟我进去。”还没到下班时间,权昊就回来了,看到她在屋外吹风,他皱紧了眉头。
林希合上摊开的手掌,把玉佩放到衣袋里,软糯糯的声音如同撒般。“我没事啦,只是晒一下太阳而已。”看在权昊对她百依百顺的份上,她就给他好脸色看。
“紫外线过高的太阳晒着没什么好处,它只会把你的皮肤晒得更黑。”权昊唇角含笑的陈述着事实。
“我刚出院没多久,你就不能让我在屋外透一下气吗?”
“十分钟后进去。”关于她健康,他不能让步。
“知道了,你好烦。”从小就不喜欢他人管东管西的林希,略有些厌恶的说道。
坐上秋千,她把身边的权昊当做是空气般,不理会他。
见两人似是闹别扭的样子,陈潇正准备默默消失,不料林希叫住了他。“小姐,有什么吩咐吗?”
视线直直盯着那鱼池,林希翘起唇角。“庭院里干嘛弄一个鱼池?”
“因为少爷喜欢养鱼,所以就造了一个鱼池。”这个鱼池里养的鱼可是珍贵无比,随便拿一条出去都可以卖天价。陈潇不懂自家二小姐话语中的奥秘,他不禁思考。
“权昊,你为什么喜欢鱼池啊?”林希佯作天真状,甜甜的问权昊。
“找点事做。”在她没出现之前,他以往的生活万年不变,枯燥无味,他找了一件还算是爱好的事情,那就是养鱼。
“管家,我今晚想吃鱼。”
“不知道小姐想吃什么鱼呢?”
“那就吃那鱼池里的鱼。”摸了摸下巴,林希装作感叹的样子,“不知道权昊养的鱼好不好吃?”看她这样子,不了解她的人还真以为她喜欢吃鱼。
陈潇额头上冒出三条黑线,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少爷,这…”这是少爷亲自养的鱼,现在小姐说要吃掉,这…。
“希儿,喜欢吃鱼吗?”权昊宠溺问道。
“不喜欢也不讨厌,只是突然想吃鱼。”林希心里明白,她这不是想吃鱼,只是想把权昊养的鱼都给宰了。
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到现在她确认权昊对她百依百顺,积累了一个多月的怨气当然要好好的发泄一下,心里有了底牌,自然可以肆无忌惮。让他把她弄来这里,又因为他的原因差点挂掉。她至今不明白,为什么权静天想淹死她?
“管家,叫人把鱼池里的鱼捞起来,今晚做全鱼宴。”看她一闪一闪的大眼睛,他的心就暖洋洋的。
“是,少爷。”陈潇微微低头,偷偷翻了个白眼。想当年,他花了多少力气才给自家少爷弄来这些野生贵重的鱼,现在竟然因为小姐想吃鱼就捞起来宰了,呜呜~
“希儿。十分钟到了,我们到屋子里。”权昊轻轻扶着她落地。
“不要,我都说了我想透一下气。”甩开权昊的手,林希跑到亭子下面坐着。
权昊见状,不禁失笑,原来她在和他闹小脾气。
“希儿,你身体还很弱,不能吹风,回屋子里坐好吗?”从来没有哄过人的权昊,自打遇上林希开始,他就学会了如何去哄人。
俊帅泛着温柔笑意的脸,如同是哄小孩子的语气,林希想翻个大大的白眼,一眼白死权昊。她身体还很弱,哪弱了,一点都不弱好吧,只是吹一下风死不了的。“这里都没有风,吹什么吹啊?”
伸手抚平了她有些凌乱的刘海,权昊也跟着坐下,斜看着不够他肩膀高的她,温润如风的笑容扬起,“希儿很小呢。”含有笑意的这句话,只有他知道个中意思。
瞪着没话找话的权昊,林希抿着唇角,“不就是矮了点吗,哪小了?”一说起这个话题,她就是一把辛酸泪,她想念她以前的身体,她以前可是有一米七三的高挑身材,现在呢,呜呜~只有一米三三。【这三公分还是一个多月被人当祖宗供着才长高的】
“所以,希儿才需要好好养好身体,这样才能长高。”揉了揉她的头顶,他浅笑道,眸中都是浓浓的宠溺,嘴角的笑意蕴含的意味无人能懂。
她唇角不断的抽搐着,这他是在鄙视她长得矮吗?“喂,权昊,不要太过分,我只是矮了点,需要这么讽刺我吗?”
“我说过很多遍了,不能直呼我的名字,要叫我昊。”她直呼他名字这个问题,至今他都在重复让她不能直呼他名字的问题,他很在乎她是如何叫他。名字对很多人来说只是个代号,可他看来,她如何叫他是决定他在她心中的地位。
林希感觉自己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叫权昊为昊,艾玛呀,这是想吓死她呢,还是想恶心死她?
“管家,你去哪?”已经被提及很多次的问题,她懒得理会权昊,看到正准备默默消失的陈潇,她赶紧叫住他。
想消失不成的陈潇,脸上硬是扯出一抹笑容,“小姐,有什么吩咐吗?”
“你明知道我差点被鱼池里淹死,现在看着鱼池我可是有恐惧感的,把鱼捞出来后,把鱼池给我填了。”她不仅要吃了他的鱼,还要把他的鱼池给填了。
偷偷的望着自家少爷,陈潇表示压力很大。
“按照小姐说的去做吧。”
“是,少爷。”陈潇恭敬答道。
“希儿,回屋子里坐,这里风大。”牵着她又小又嫩的手,心里的空虚瞬间被填满。
没得反抗,只能白一眼权昊,她乖乖跟着权昊一起走。
权昊住的别墅整体装修都是走低调奢华风,别墅必有的泳池这里也有。看到清澈可见底的泳池,林希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着。
正在经过泳池,她停止了步伐。
“希儿,怎么了?”见她盯着泳池看,他也停止步伐,关心的问。她掉落鱼池,差点被淹死,现在虽是没事了,可他怕她心里有不好的影响。现在见她盯着泳池不发一言,心底不断涌起担心。
挣脱开权昊的手,林希面无表情走近泳池旁。她此举吓得权昊也紧跟她的步伐,他想阻止她继续前进。“管家,这泳池立刻派人埋了。”不好的猜测真的成真吗?上次的落水对她心理想落下了阴影?
又一次准备默默消失的陈潇,僵着脸转身恭敬道。“是,少爷。”
还差一步,她就落入泳池里。她抬起手指着泳池,轻声幽幽道。“权昊,你看。”
权昊随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除了干净的池水,他什么都没有看到。正当他疑惑、担心之时,林希面上恢复了天使般笑容,极快的速度把权昊整个人推落到泳池里。
落入泳池中的权昊在水中起了很大的涟漪,熟悉水性的他很快就稳住说身体,浑身湿透的他看着笑得很开心的林希,哭笑不得。
看着浑身湿透很狼狈的权昊,林希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灿烂了,这一瞬间,她卸下了所有伪装,显露出最真实的她。“我去睡会,你慢慢在泳池里待着吧,笨蛋。”
精致的五官上全都是滑落的水珠,身上湿漉漉的,权昊无奈扬起一丝苦笑,她恶作剧成功的笑容,他不禁笑起来。她还是孩子呢~
看了全过程的陈潇目瞪口呆,愣愣看着哼着小调离去的小姐,再瞟一眼还在泳池中还没有出来的少爷,他捂住双眼,合上嘴巴,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脚步轻轻的消失。
第029章 上高一了
早上七点钟,陈潇准时出现在林希的房间。
睡得迷迷糊糊的林希,双眼睁开一条缝模糊不清看到了陈潇大致的轮廓,秀眉不悦的一拧。“管家,你一大早出现在这我这里干嘛啊?”
偷偷瞟一眼正在还处在半梦中的二小姐,陈潇端正姿势,“小姐,今天是第一天上课的日子,现在请您起床。”小姐要去学校这个决定是少爷做的,他只是负责执行命令的。
还未清醒的林希掀开被子,坐在床上与陈潇对视了大概三分钟,看到陈潇三分钟内都没有眨过眼,眼神坚定不变,她真是服了。无可奈何的她只能起床,小脸露出一丝不满,心里腹诽着,没事上什么学啊?
洗漱完毕,再到楼下饭厅和权昊吃个早餐,走出大门看到权昊的兰博基尼时,她郁闷了。“不会是你送我上学吧?”
“从今天开始,你以后上学都由我来接送。”权昊眉眼中是掩藏不住喜悦,唇角微微上翘。
“我先声明,我去上学无所谓,但是我绝对不上初中。”二十二岁的灵魂住在十二岁的身体里,没问题,但是要过着十二岁的人生绝对有问题,为什么要和一群小屁孩上初一,好歹也要给她安排上高一啊。
“希儿上高一没问题吧。”权昊只考虑到林希的喜好,完全没有考虑到林希的资质能不能上高一,在他的考虑范围内,只要林希喜欢就好,其他由他来摆平,林希只要开开心心就好。
“没问题。”
…。
林希上课的学校还是在岭林学校,只不过由一开始的初中部改成了高中部。
坐在教室里看着一群洋溢青春的少男少女,林希清澈美丽的眼眸流露出一丝笑意。在这个班里,她是年纪最小的,同时个子也是最小的!
能在高一
班的权贵子弟们早已收到消息,刚转来的林希就是权家二小姐,权昊陪伴着林希来学校,早已在他们之中传开,关于为何消失的南宫家的原因他们也了解到。脸上布满盈盈笑意的林希,在他们心中已经划分为不可惹的人物之一了。
“嗨,我叫林敏,是这个班的班长。”林敏出生高干家庭,最擅长的就是和人打交道,为自己交到有用的朋友,天之骄女的权家二小姐林希此时成为了她的目标之一。
缓缓放下手中的棒棒糖,林希打量着林敏。
精致的五官,高挑的个子,虽是年幼但发育很好的胸部,脸上洋溢着张扬的笑容,眉眼弯弯很有亲和力。不可否认,这是一个青春富有魅力的少女。
“你好,有事吗?”
没想到林希没有介绍她自己,而是回了这么一句,有点出乎了林敏的意外。胶原蛋白慢慢的脸蛋笑得很甜美,她拢了拢胸前的长发,似是关心道,“以后学习上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哦。”
“谢谢。”林希脸上笑眯眯的,心里却是翻了个白眼。
什么学习上不懂的可以问她,真是够烂的套近乎话语。
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林希,林敏回到自己座位上,微眯着眼眸,脑海中想其他可以和林希成为好朋友的办法。
一上午的课林希都是在发呆中度过,午餐时间,林希看着学校地图自己摸去高中部的餐厅。
宽敞的餐厅此刻有很多身着制服的学生,环视周围一圈,林希了解到这餐厅是以自助餐形式来经营的。
不是很了解岭林学院的林希以为吃饭不用钱的,她拿起碟子和夹子准备夹菜时,遭到了工作人员的阻止。
“这位同学,你没有给钱。”工作人员恭敬说道。
听到要给钱,林希愣了愣,不解问道。“吃饭还要给钱的吗?她听陈潇说过,岭林学校一学期的学费和其他费用好像是五十万来着,这五十万可在国内贵族学校中也算是天价了,可怎么连午餐都要另外收钱啊。
”对的,一顿饭是500块的。“工作人员解释,看到林希对这不熟悉的样子,她认定这林希是新来的,不了解岭林。
放下手中的碟子和夹子,林希摸了摸衣袋,没有摸到一毛钱。
额头上冒出黑线,眨了一下双眼,她让自己不要抓狂淡定。
她住在权家这么久来,权昊没有给过她一毛钱,原因嘛?她在权家根本什么都不缺,没机会用到钱。
”下次再给行吗?“
”不行。“工作人员的眼神已经由恭敬变成鄙视了,她猜测眼前这女孩肯定是哪小家族的千金了。
”这位同学的饭钱我帮她给吧。“一长相绝美的女孩款款走来,清雅的脸蛋上挂着甜甜的笑意,嗓音就像是天籁之音般悦耳动听。
工作人员接过凌灵的五百块,对着她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