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8部分

笑一笑,随后走开了。
看着眼前帮她给饭钱的女孩,林希扬起微笑道。”谢谢。“
”妹妹你是刚转来的吧?“凌灵笑意盈盈,眉眼弯弯很美丽。
”嗯。“
凌灵眨了一下漂亮的眼眸,她拿起碟子,往里面装食物。
”给。“装好食物后,她把碟子往林希面前递。
”谢谢。“
”妹妹刚来,还没来得及认识朋友吧。“凌灵此时此刻就像是个知心大姐姐般,”来跟姐姐一起坐吧。“
左手上拿着碟子,林希任由凌灵牵着她的右手。
”我是高三
班的凌灵,妹妹叫什么呢?“坐下椅子,凌灵扫视一圈,眉梢带笑道。
”我叫林希。“林希唇角含着一丝若无似有的笑意。
”林希,前段时间权家公开的二小姐就是你啊?“凌若依看着眼前的小女孩说她是林希,眼底深处浮现出一丝敌意,说出的话语大有暗讽之意。
感受到凌若依身上极力隐藏的敌意,林希脸上露出一丝甜美笑意,”就是我。“
”你看起来好小哦,怎么来高中部了?“凌若依打量着林希,她是凌灵的堂妹,感受到到自己堂姐对林希有意无意的讨好,唇角不屑的往上翘起。
”我上高一了。“
上高一,凌若依轻蔑的将目光定格在林希的胸口上,心底嗤笑一声。她不知道这权家二小姐多少岁,可都上高中了,这豆芽菜的身材真是笑掉别人大牙。
”若依,好了,吃饭吧,哪来这么多话说?“凌灵笑呵呵地打断两人说话。
岭林学校的厨师们手艺不错,自助餐也做得非常好,林希对这顿午餐还算是满意。
她刚吃完午餐,权昊的电话就来了。
斜视一眼放在桌边的手机屏幕,看到是权昊来电,皱了皱秀眉。
凌灵和凌若依都看到林希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她俩看到林希没有接电话的打算,深感奇怪。
”你怎么不听权少的电话啊?“见林希迟迟没有接电话的打算,凌若依忍不住发问了。
对凌若依微微一笑,林希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有事吗?“
终于等到林希接电话的权昊喜悦爬上了眉梢,温润如玉的笑容展现在脸上,声音放柔了很多,”希儿,今天感觉还不错吧?“
”权大少爷,这里吃饭是要钱的,你一毛钱都不给我,是打算饿死我吗?“她觉得权昊这个问题很蠢,直指他没给钱她。
”希儿,对不起。“他满怀歉意的道歉,现在恨不得飞去岭林学校。”希儿,等我,我现在去接你一起吃饭。“
”不用了,我已经吃饭了,你不用过来了。“林希还真怕权昊现在过来接她,”你下午准时过来接我就行了。“
”嗯。“权昊有些小心翼翼的,唯恐她生气了。
”就这样,我挂了。“不想和他继续说下去,她把电话挂了。
听着手机响起的嘟嘟声,权昊深幽的眼睛闪过一丝悔意。
他不该送她到学校的,他心里非常非常的想每时每刻的在她身边。母亲说,希儿还小需要接受教育,天天在家不行,要接触人群,他才决定把她送到学校去上课。如果可以,他想每时每刻她陪伴着他。
挂掉电话后,林希发现凌若依看她的眼神含着一丝丝不悦
------题外话------
这收藏涨的好心酸的感觉~
最近好冷,懒病犯了,不想码字~
已经不想吐槽了,抽了,双引号是反着的~!总之我上传章节之前,那双引号是好好的!
第030章 生日礼物
时光飞逝,林希数数日子,原来她重生已经有将近两年的时间了。
这两年,没什么特别事情发生的,她照常去岭林上课。权昊也没有大的变化,除了偶尔神经质了一点还行。马娇晨三不五时会来权家来找她玩,对马娇晨这个人她一开始虽是有点反感,可相处起来,她还满喜欢马娇晨的性格的,豪爽、虽然爱美了点。
在岭林学校她认识了不少人,但能真正和她做朋友,目前没有一个。因为没钱吃饭而认识的凌灵和凌若依两人,凌灵这个人她觉得还行,但是凌若依偶尔流露对她的敌意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每次看到凌若依伪装对她友善的模样,她都替她难受。
这两年里,她被权昊好吃好喝养着,身体逐渐好起来,没有一开始的病歪歪,多得养尊处优的日子,她这个矮子长高了二十二公分,也就是她现在的身高是一米五五了。
身高嘛,对于十四岁的女孩也还过得去,有些蜡黄的皮肤在名贵药材的滋润下如今变得水嫩嫩、白皙无比,枯黄的长发也乌黑油亮,瓜子脸也向鹅蛋脸进攻了。
总的来说,林大小姐出落成丨人见人爱的美丽少女。
看到林希的变化,权昊是最开心的,虽然两人相处还是不变,但她没那么排斥他,这微小的变化也够他开心很久了。
今天是十月十五,再过一周便是十月二十二日,也即是林希的生日。
黄博看着面带纠结的权少,他就想不懂不就送个生日礼物给林希吗?需要想这么久吗?
“黄博,你说,应该送什么给希儿好呢?”眼见她的生日就快到了,他想不到送什么给她,现在在征求黄博的意见。
黄博扶额,浓眉一挑,“我觉得吧,你送首饰就行啦。在黄博心中,只要是女的,都喜欢首饰。
想到家中他给她买的一堆首饰,权昊抿紧唇,”我之前就给她买了很多首饰了,这是我第一次给她送生日礼物,要送有纪念价值的。“
这不行!黄博歪着头想了许久,”有纪念价值的!要不你给她画一张画像呗。“唉~权少也真是的,没事让他想什么送林希礼物,这不是为难他吗?他哪知道小女孩喜欢什么。
想到某收藏室中的古代名画,权昊面色一沉。”前几天的拍卖会上,我看她喜欢那些名画,我全都买了。“
靠!这也不行!黄博心中默默吐槽。
一旁不停照着镜子的马娇晨听到黄博的建议,笑得花枝乱颤,一张绝美的脸流出的讽刺有损她的美貌,柳眉扬起,漆黑的眸子闪耀着光芒,”林希可是权少心尖上的人,只要她看上眼的,权少都给她弄来了,你这提的建议真是显得你蠢死了。“
”马娇晨,收起你这花枝乱颤的丑脸,笑什么笑?有本事你说说看看,送什么东西才有纪念价值的?“不甘被讽刺的黄博反驳道。
准备涂口红的动作停止,马娇晨收起镜子,一本正经的看着权昊,为表庄重,她先是假咳两声清清嗓子,”像林希那种性格,你不是她什么重要人,你送什么她都不会多看你一眼…。“还未说完的她感受到权少的视线太过锐利,她想自打嘴巴,她这不是暗讽权少在林希心中没什么地位吗。
咳~马娇晨真的是咳嗽了,她僵硬着脸对权少讨好一笑。
”女孩子嘛,你送她贵重礼物,还不如做一顿饭给她吃,让她感受到你那浓浓的爱意。“
做饭!黄博一听,目光默默转到权昊身上,一想冷血无情的权少穿着围裙在厨房做饭的样子,这是妥妥的惊吓啊!
马娇晨只是随口说说的,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权昊眼神深幽起来。
拿着口红继续涂的马娇晨,视线无疑瞟一眼不再出声而是沉思的权少,嘴角抽了抽,她只是随口说说的,高高在上犹如掌握生死大权般的权少会进厨房做饭,这绝对是惊吓。
一周后,权家庭院亭子下面,林希坐在舒适的椅子上喝着椰子汁,满脸微笑把玩着玉佩。
回顾这将近两年的生活,她觉得挺无聊的,重生成为小乞丐,然后被权昊看中,弄来这当衣食无忧的权二小姐。一开始她很担心自己在权家会过得如何,会不会在权昊腻了以后把她一脚踹出权家,后来发生淹水她差点挂掉,她就断定权昊在心底里对她有内疚,她自己本来就是个不省油的灯,当然会好好利用权昊的内疚来使唤他。
现在权昊在她眼中就是一会移动的提款机,其他的,嗯,她不再认为权昊是恋童癖了,权昊顶多是有点神经质。
想了大概三分钟后,目光还是回到玉佩上面,她放下杯子,拧紧眉。”管家,你确定这玉佩只值五千块?“这玉佩她已经找人鉴定过了,那什么破专家说她手上这玉佩只是现代很普通的玉石做成的,得于做工精致才值五千块。
同样在晒太阳的陈潇斜睨一眼玉佩,无比坚定的肯定道。”小姐,我非常确定。“
”真不值钱。“随着话音落,林希嫌弃的拿着玉佩往后一扔,
陈潇见玉佩呈直线的落入荷花池,惊讶的张大嘴巴。”小姐,你怎么可以把玉佩给扔了?“虽然不值钱,可这玉佩好歹也是少爷的,怎么可以扔了?
林希不在意的瞟一眼荷花池,拍拍手上的灰尘。”都不值钱,扔了无所谓啊。“反正这玉佩会自己跑回来,扔了就扔了,拿着碍手。
自家小姐都不在乎,他一个下人着什么急。”好吧。“
陈潇忽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小姐,您今天生日哦。“
回头看着一脸期待的陈潇,林希很茫然,”今天我生日?“
陈潇一脸黑线,脸部肌肉不断的抽搐,”小姐的生日是十月二十二日,今天是十月二十二日,所以今天是您生日。“
林希转着眼珠子想了想,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微微点点头,一秒钟过后她扬起唇角邪魅的笑了。”那管家你要送我什么吗?“
守财奴的陈潇默默的计算着这个月还有多少钱可以花了,最后他咬咬牙,从裤袋里掏出了一沓人民币,阳光照耀下,这粉红色都快闪花了林希的双眼。
”小姐,这是我送您的生日礼物,请您笑纳。“
”得了吧,这个月权昊不是扣你工资来着吗?你还是存着当你的老婆本吧。“大致的估量一下陈潇手上的钱大概也只是在五千块左右,她林希还不缺这五千块。
受人鄙视,陈潇表示无所谓,跟着自家小姐回到屋子里。
林希刚走进大门,就被佣人带到饭厅里去了,据说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刚进入饭厅,她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存在。
”小姐,请您稍等一下,少爷还有菜没有煮好。“女佣人恭敬道,实则她心里也十分好奇权少煮饭时是什么模样的。
”权少下厨?“在这里,能被称为少爷的只有权昊,为了这真实性她特意咬重权少这两字。她没听错吧,权昊下厨了,还有菜没有煮好?
”是的,小姐。“陈潇替女佣回答道,”请小姐不要怀疑真实性,少爷是真的下厨了。“表面很淡定毫不吃惊的陈潇在一周前为自家少爷说要亲自下厨时已经震惊过了。
”权昊做的菜能吃?“林希继续提出疑问。
”据我所知,少爷做的饭菜毒不死人。“陈潇顿了顿,严肃说道。”最重要的是,今天是小姐的生日,少爷亲自下厨做这一顿饭给你当生日礼物的,请小姐不要嫌弃。“
扫视一圈桌上看起来很诡异的菜色,林希感觉身后一股冷风吹来,冷不丁的挺直腰杆。”管家,为了安全起见,请你先叫好家庭医生。“
”是,小姐。“陈潇似乎想到了什么,皱紧眉紧张道,”小姐,要不要准备药物呢?万一食物中毒也能快速洗胃。“
陈潇紧张语气,让林希忍不住笑出声,”必须的。“
一旁的女佣听着管家和小姐一唱一和,忍到快要内伤了。
”希儿。“权昊欣喜叫道,帅脸上好像沾有脏脏的东西,此刻端着一菜碟子从厨房里走出来,坐在她身边。
注视着眼前他精心准备的饭菜,这一刻他心中涌起满满的成就感,”希儿,生日快乐!“
不知道该拿什么表情面对着他的林希,淡淡说道,”谢谢。“
”希儿,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权昊眼眸含着期待,他在等待她的反应。
身体僵硬了一下,林希硬挤出一抹笑意。
权昊笑意浅浅,幸福感溢满了全身。
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鸡肉放到她面前的碗里,双眼亮晶晶的。”希儿,尝一下。“
低眸看着碗中有些黑黑貌似烧焦了鸡肉,林希僵硬的笑一下,看着权昊期待的笑容,她硬着头皮,拿起筷子夹起鸡肉往小嘴里送。
这是焦炭吧!咀嚼着鸡肉的林希只有这么一个感觉。
”希儿,好吃吗?“喜悦的笑容布满俊脸,他问道。
硬是把鸡肉吞下去,在权昊期待的眼神下,她浅浅一笑,拧头看着陈管家,”管家,立刻让厨师们准备晚餐,我饿了。“
------题外话------
本来是写林希十三岁的,可懒冉看了一下书评发现写的是十四岁,这绝对是手误啊,但懒冉想到了剧情需要,本来想改回十三岁可还是算了吧,就让林希十四岁!
抽的很严重,双引号继续反着~
第031章 月圆之夜
不忍直视自家少爷那已经僵硬化的表情,陈潇微微歪着头看着自家小姐,“是,小姐。”说完,他心里为自家少爷默哀一秒钟。
一腔热情被她淡淡话语泼了一盆冷水,权昊脸上依然微笑,眼角向上挑。“希儿,不喜欢我做的菜吗?”
对的,就是不喜欢!林希心底在腹诽,面上扬起浅浅笑意,“为什么突然想亲自下厨做饭给我吃?”吃了这一口似焦炭的鸡肉,打死她都不会第二口了。
“因为今天是你的生日。”他的眼眸闪烁着认真,声音淡而透着满满的幸福感,可这幸福感她未曾在意也未曾去注意。
“其实你完全可以送我礼物的。”比起这些黑暗料理,她更想要其他礼物。“你学了多长时间?”拿起一勺子,她随意的搅拌着黑漆漆的汤,心里哭笑不得,这权大少爷是心血来潮吗?做什么饭啊?一看这些菜的卖相已经很糟糕了,还想要她吃,这是想送她进医院吧?
“希儿喜欢什么吗?”
“唔。”林希想了许久,眉色飞舞。“我想去丽江旅游。”
在这权家将近一年,她都没有出过远门,最远也就是在帝都郊外,对于一向喜欢到处游玩的她实在是太闷了,寒假的时候她想要去杭州,权昊不肯,说快过年了还是不要出门好,好不容易等到暑假,她想要去青岛,结果权昊还是不允许,说太热了,还是在家好。
权昊眼眸一沉,声音有些冷,“希儿,这是想离开我的身边吗?”
他的变化,林希没有往深层处去想,只是觉得他情绪越来越变化无常了,小嘴一抿,稍有些不悦道。“只是去旅游,又不是不回来。”
权昊脚下突然一顿,红润的面色变得微微有些苍白。
“希儿,我先去洗手间,你在这里等一下,等我回来陪你用餐。”说着,他急匆匆的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看着权昊急匆匆,林希望了望陈潇,“他怎么啦?”
“小姐,我也不知道。”知道自家少爷是怎么了的陈潇否认道。
今天公历是十月二十二,农历是九月十五日。
又痛了,身体又在痛了。权昊双手不自觉握成拳头,指甲深深掐入手心,额头上滴落着汗珠。越是接近月圆之夜,这份锥心的痛会越来越频繁,今晚是月圆之夜,也是他的疼痛夜。
他并没有走向洗手间,而是往二楼他的卧室走去。打开了卧室的门,天花板吊着的吊灯闪动着诡异光芒。
双腿再也支持不住他的身体般,他踉跄的扶住墙壁,这一个简单动作此时他做起来很吃力。
稳住身体,他喘着粗气,面色越发苍白。一只手扯开身上的围裙,从衣袋里拿出一瓶药,颤抖着倒出瓶子中白色的药片,嚼碎咽下。
权家每年都会花费巨资,进行止痛药的研究,可不管怎么改良的止痛药都不能彻底止住他身体上的痛,只能减轻疼痛的症状。
真正不痛的方法,只有…。
可他的她还这么小,他做不出也做不到。
他不想吓坏他的她,将近一年的相处,他越来越离不开她,她一个笑容就能让他开心半天,她一句关心的话语可让他幸福到睡不着…。太多了,和她相处这么久日子里,他发现他越来越离不开她。这份离不开不单止她是他的命定之人,更多是他爱她。
在饭厅等了半个小时的林希有些不耐了,“管家,你去二楼叫他下来吃饭,去洗手间也不用半个小时这么久吧?”
竖在一旁的陈潇敏丝不动,眼神不自觉带了些担心,“小姐,您不用等少爷了,你先用餐吧。”
今晚是月圆之夜,少爷是不能出现在小姐面前的,这两年里少爷隐藏的很好,可小姐已经隐有察觉。每当月圆之夜少爷都不会在家中,而今天因为是小姐的生日,少爷才留在家中,可不想这份疼痛来得这么快。
不明白陈潇眼中的担心,林希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疑惑的眨眨眼,独自用餐。
用完餐后,林希想要回自己的房间看书,却是遭到了陈潇的阻止。
“你干嘛?”看挡着她去路的陈潇,她不禁皱眉。
“小姐,还有餐后水果你没吃呢?”陈潇绞尽脑汁才想到这个理由。
“我不想吃,你让开。”
眼看自家小姐绕过他,往二楼的方向走去,陈潇飞奔走在她面前,伸开双手阻挡着她的去路,咬咬牙。“小姐,刚吃完饭不适宜回到卧室,你还是到庭院散一下步。”
第一次阻拦没事,第二次阻拦林希眼眸一冷,脸色一沉。“陈潇,你吃错药还是怎么了?给我让开。”
自家小姐面上的怒气显现,陈潇苦着脸,收回双手,紧紧拧着眉,依然站立在林希面前。“小姐,…。”
还没等他说完,林希直径绕过他往二楼走去。
陈潇见状,不敢再上前阻拦,默默跟着她的背后。
回头看一眼像是冤鬼似的陈潇,林希郁闷了。
夜色迷人,圆月明亮而让人炫目。这样的夜是美丽的,可也会让人痛苦不堪。
“啊…啊…。”一阵阵的低吼声从权昊的卧室里传出。
正准备踏步进入卧室的林希听到了,她立即转身看着权昊卧室的房门,满面不解,她没听错吧?
卧室的灯已经被关掉,黑暗充斥着。他在床上挣扎着,俊帅的脸庞此刻因为痛苦而扭曲着,苍白如纸的面色,咬破已经流血的薄唇,他的双手紧紧抓着被褥,像是要抓住什么似的。
站在走廊的林希,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转眸看着紧张的陈潇,直觉告诉她,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事。
权昊怎么了吗?走近权昊卧室门口,她抬起手握住门锁。
就在她扭动这一刻,陈潇大为紧张的阻止了她的行为。
“小姐,请您回房休息。”不能,不能给小姐看到少爷现在痛苦而扭曲的样子。
“权昊怎么了,怎么会发出如此痛苦的声音?”林希转念一想,拧紧柳眉,“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聪明如她想到了这点。
“少爷…。少爷…。只…。是…。”陈潇支支吾吾的也没有说出过所以来。
“你让开。”林希对挡着门的陈潇已经没有好面色了。
陈潇咬紧牙关,心里纠结着,不是道是否应不应该被小姐看到少爷此时的模样。
还未等他作出选择,林希已不耐烦的一手用力推开他。
咔嚓一声,门已打开。
啪,林希打开灯的开关,卧室内灯光大亮。
见自家小姐已经打开门和开了灯,陈潇心底一颤,顾不得什么,逃一般飞快的离开这里。
床上的权昊此时扭曲着脸庞,满身都是冷汗,身体因为疼痛卷缩着,看起来狼狈不堪。任谁都没有想得到,平日里高高在上如古代帝王般的权家大少会是如此模样。
卧室里一片狼藉,微启粉唇,大眼睛瞪圆,映入眼帘的场景让林希很吃惊。
她反手把门关上,直直看着痛苦不堪的权昊。
“希儿…”看到是她进入,扭曲的面容缓缓变得平和,他声音沙哑着叫她。
“我…很…痛。”深入骨髓的痛令他说话都不连贯。
他此刻想要紧紧的抱着她,感受着她的体温,想要用她止住他满身的疼痛,更想要用他来填饱心中无止境的空虚和难受。
命定之人,这就是命定之人对权家人的魔力。
这份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他从六岁时开始的,每一代权家人都会有一人继承着这受咀咒的血脉,而能化解身上的痛只能是命定之人。
权家人如果遇到命定之人,只需一眼就会知道,那人就是命定之人,每当受着这份疼痛时,他以为他这辈子可能永远都不会找到命定之人,毕竟,历代权家人,没有找到命定之人的太多太多了,疼痛伴随着无法满足的空虚和难受,最后只能在绝望中自杀。只因要遇上命定之人,实在是太难了。
第032章 痛与不痛
当她出现在他面前时,当她用着清澈如泉水的眼睛看着他时,他只觉得自己心脏徒然加快跳动,全身的血液都在加快流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
那一刻,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一眼就知道。
他的心,他的身体都在告诉他,这个女孩是他的命定之人。
那时他在想,他的人生会掌握在这看起来像是乞丐的女孩手中吗?
疼痛不堪的身体在不断在提醒他,他有多需要她。
可是现在他不想让她看到他这个丑陋的样子,她还太小,只要等到她十八岁一切都好了。
已经彻底愣住的林希,看到权昊这个模样,不知所措。
“你怎么了?”她不再刻意伪装的声音浅浅关心的问。
看到她走近,他从床上艰难起来,呼吸急促,依着墙壁,手指用力的抓着窗帘。“你别过来。”
她想上前扶住他,他现在这个模样像是随时会倒下般。
听到他喝止,她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你怎么了,需要叫医生吗?”她对他虽是没有多少感情,可同一屋檐下住了将近一年,看到他痛苦成这样子,她难免有那么一点担心。
“不用,希儿,你出去,只要你出去就好了。”他呼吸急促,像是忍受着巨大的疼痛般。
从没有过会在月圆之夜,和命定之人在一起过。这一刻他才知道,在月圆之夜和命定之人一起过,自制力变得很差,他现在全身的血液因子都在叫嚣着他要她。
可…。不行…。她还太小,不能接受他这么做!
拧紧眉头,林希继续向前走着,“你哪里不舒服?”他这个样子,令人担心。
“你别过来。”痛感已经侵蚀了他的理智,她的接近他不会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停止脚步,林希低眸看到落在地上的一个小药瓶,或者是好奇,她蹲下把药瓶捡起,看着瓶上写着的止痛药三字,她微微皱着眉,“止痛药!”早在半小时前还好端端的人,怎么此刻变成这样,还需要吃止痛药!
“希儿,你出去。”
“你确定要我出去?”林希仔细端详着手中的药瓶,漆黑的眸子想要看透权昊,“可你现在看起来很痛苦啊,要吃药吗?”
她一步一步接近权昊,他的喝止对她来说一点用都没有,她站在他面前,与他近距离接触。
疼痛不断在身体中蔓延,此刻的他是最狼狈的,身体似乎再也撑不下去了,看着眼前的她,理智随时都会消失怡尽。
紧紧咬紧流血的唇,他想疯狂的自虐来减轻这满月的痛。
身体再也支撑不住这一份痛,他慢慢滑落在地上。“希儿,你出去。”
“算了,我去叫医生吧。”林希转身,准备跨开步伐离去。
下一秒,她瘦小的身体被他紧紧抱着。
她就站在他眼前,内心中的空虚叫嚣着不能放开她。
抱住她这一秒开始,他身体的痛在逐渐减轻,心中的空虚被填满,他舒叹一声,缠绵而低沉的声音叫着她。“希儿。”
滚烫的身体贴着她,林希几乎要傻眼了。
被他紧紧环着的腰身很不舒服,她慢慢的松开他的双手,转身抬头不解看着他。
双手抽离她身体那一刻,那份刚能减轻的痛,又像潮水般在身体上蔓延开来。灯光下,他的面色更为苍白,牙关紧咬,克制住心底的冲动。
“需要我叫医生吗?”她注视他良久。
“不要,医生治不好的。”不能拥着她,他的大手紧紧握着她的手,和她十指紧扣着,和她的身体连接着,这样她的痛才能减轻一点,理智不会丧失。
“你这是什么病啊?”什么病发作起来会这么奇怪?她在权家这么久,都没有见到他如此痛苦过。
不够…。远远的不够,他迫切的想把揉进他的怀中,亲吻着她,狠狠的…。脑海里响起这个念头,可注视着她稚嫩的脸蛋,他做不出来,他怕,一旦做了他会失去她。
见他不说话、牙关咬得咯咯响,心中有些担心,她抬起没有被他紧握的右手,抚着他的额头测量一下他的体温,下一刻,她整个人再度被他拥入怀里。
“希儿,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没事了。”他粗喘着气,身上的痛得到缓解。
被他紧抱着的林希却是不舒服了,她和权昊很少这样亲密接触过,现在她整个人埋在他胸前,他抱着她的力度很大,像是想要揉碎她般,这令她非常不适。
她蹩着秀眉,想要推开他,可却是推不开。“权昊,你这是怎么了?放开我,很痛。”
她的叫喊唤回了他的理智,他咬紧牙关,松开了他。
想要狠狠的占有她…。这一个念头再次升起在他脑海里。
可不行,这不行。身体的疼痛逼得他喘不过气来,理智已经无法控制他肢体。
放开她后,一声如是野兽受伤后的吼叫从他嘴里传出,手指狠狠的抓着身体,想要减少身上的痛。他的用力,不一会儿,他的脖间和手上布满了血红的伤痕。
看着他自虐的她,看得一愣一愣的。
他这是怎么了?
痛得不到解决,他整个人呈发疯状,头狠狠的撞向墙壁。
鲜血顺着他的黑发流下,俊帅雪白的五官沾着鲜血,触目心惊得可怕。自虐带来的疼痛减轻了一丝诅咒带来的痛,可这样,远远不够,他再一次狠狠的准备撞向墙壁,好在林希速度快,挡在墙壁面前,他的头撞在她刚发育没多久的胸部上。
受这重重一击,她几乎要翻白眼了,妈的,痛死了。
这权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刚刚说通,现在就像发疯般。
紧紧抓着他的双手,她清澈透着担心的眼睛注视他血红的双眼,“权昊,你疯了吗?就算再怎么痛,也不用自虐啊。”
她的接触,他身体的痛减轻了一点点,头上鲜血直流,可他不在乎,仅存的理智告诉他,他自虐也不要侵犯她。
用力一拉,他紧紧抱着她,头上的鲜血染在她脸上,理智一点一滴找回来。“希儿,我没事,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眨巴了一下眼睛,她看着已松开她的他。
他摔落在地上,看起来就像是疯了般,手指用力的抓着地板,手指上冒出了丝丝鲜血,指甲也几乎要毁掉。
从没见过有人在她面前这样,此刻他在眼前疯狂自虐的样子,彻底吓到她了。她赶紧蹲下,使劲的扶起他,用旁边的窗帘擦着他脸上的血迹,“权昊,清醒点,不要这样。”
理智已经一点一滴找回的他,哪怕是和她身体接触了,可身体上的疼痛还是难以忍受,脑海不时升起的念头他需要去毁灭,他十指用力抓着身体。
见他毫不知痛的自虐着,她石化了。
不能见死不救吧,她心中如此想着,她紧紧抓住他想要自虐的双手。“权昊,看着我,我是林希,你别这样。”
眼睛已经迷糊不清,他身体颤了颤,痛苦的叫着,“是希儿。”
“啊…。”他一直痛苦的叫着。
她见抓不住他双手了,立刻坐在地上,紧紧和他相拥着,阻止他自虐。轻轻用手拍打着他的后背,她见他安静下来,轻轻在他耳边道,“不痛了,不痛了…。”
精力已到极限的他慢慢在她安慰的声音下安静下来,她的接触使他身体的痛逐渐减轻,已经筋疲力尽的他眼皮越来越重,最终合上了眼眸,昏睡过去。
双手已经酸掉的她,看着沉睡般的他,舒缓了一口气。
甩甩酸掉的手,她皱着眉,心中的谜团越来越大。
第033章 她嫌他老
翌日早上,林希醒来时发现自己是在床上的,揉了揉迷糊的双眼,环视一圈整洁干净的周围,并未见到权昊本人,而昨晚的一切宛如梦一场。可双手的酸痛清清楚楚告诉她,昨晚不是梦,她亲眼见到了权昊自虐疯狂模样。
昨晚的场景浮现在脑海里,圆溜溜如璀璨明珠的眼眸睁大些,她挠了挠凌乱的长发,疑惑在眸子中一闪而过。
“希儿,你醒啦?”正当林希奇怪时,权昊恰好从浴室出来,带着欣喜问道,同时眼眸中隐藏着一丝他人窥见不到的害怕,手心微微颤抖。
林希静静地凝视着权昊,疑惑浮上心头,微眯起眼眸。“你没事啦?”明明昨晚那么疯狂自虐的一个人,怎么一觉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
听到她这个问题,他的身体绷得紧紧的,表面上他如往日无常,唇角含笑道。“没事了。”
权昊想要极力隐藏的情绪,善于观颜察色的林希隐隐感觉到了。
利落的下床,光着脚丫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林希扭动一下腰酸骨痛很疲惫的身体,似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深藏在眼底的疑惑没有表露出来,小脸扬起甜美笑容。“没事就好,我先出去了。”
“希儿。”见她要离开,他面色露出了一丝慌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昨晚他会那样。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