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权少溺宠,娇妻难养〗第9部分

听到他叫她,她有些意外,回头疑惑看着他。“有事吗?”
“昨晚…。”说出两个字后,他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他为难的神情,她看在眼内,“你不用解释,谁没点秘密呢?”停顿了一下,她严肃建议,“我建议你还是找医生医治,止痛药只能抑制你的痛感,不能解决你疼痛的根源。”
她的话语,令他一早上想好的话语说不出口。
这一刻,谁都不知道,他的心是多么的乱多么的害怕。
看着她美丽中带着稚嫩的脸庞,他努力压制他的情绪。
她清脆的嗓音在他听来,彷如是世间上最悦耳的声音,可此刻,他很想很想让她知道。她就是他的医生,能医治他身上疼痛的只有她。
这些都不能说,因为她现在还不能承受他的爱意。
说完,良久得不到权昊的回应,林希略感奇怪,低下眸想了想,关心的话语说出口。“你头上的伤和身上的伤还是涂点药吧,特别是头上的伤口要特别注意。”
林希此时根本不知道权昊内心里有多么难过,她只是看到他冷着脸,双眼没有焦点,好像是在想什么。
“我先出去了。”见权昊还不理睬她,林希打开门离开。
凝视着已经关闭的房门,权昊面色淡漠,多变的眼神,无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
——分割线——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本想好好品味着上等龙井茶,可马娇晨的眼神令她很不舒服。
“你昨晚真的和权少在一起过夜?”马娇晨在陈潇嘴里那一刻听到这事实,现在还是不能接受。她没记错的话,昨晚是月圆之夜,以权少的性格,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狼狈的一面露在他人面前。虽然林希不是外人,是权少未来的老婆,可现在林希才十四岁,权少也不会这么早就下手吧?
淡淡扫了一眼马娇晨,林希心想至于这么惊讶的表情吗。“你为什么这么惊讶,看你的表情,你好像知道什么?”
前年偶然听到那两个园丁的对话,昨晚权昊疯狂自虐的样子,加上马娇晨这般惊讶的模样,连串在一起,组成了一副诡异的画面,这权家好像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那么秘密是什么呢?
惊讶之所以惊讶只是不相信,但一向精明的马娇晨知道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这一秒,她对着林希浅浅一笑。
“我很惊讶没错,好歹你也十四岁了,是一个大姑娘了,怎么可以和一个随便男子过夜呢?”马娇晨一副为林希好的样子,言语间有些责备她为何和权少一起过夜。心中却不是这样想的,昨晚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她敢保证林希看到的场面绝对大吃一惊。
注视着林希端庄如大家闺秀般的品茶,她奇怪,为什么林希看起来的样子不像是惊讶过后?
“马娇晨,不是我说你,你思想能不能那么龌蹉啊?”轻放下茶杯,林希眉头一皱,面带不悦道。
“拜托,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能不想歪吗?”急于掩饰心中所想的马娇晨,反应有些过了,平时刻意装柔柔的声音此刻无存。
说到这个,马娇晨坏坏的笑起来,“林希,你说奇怪不怪,权少都二十四岁了,怎么身边一个女的都没有,像他这种世家子弟,哪位身边没有几个美人相伴啊,偏偏他洁身自爱得就像是太监似的,你说权少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啊?”
和林希相处了将近两年,在见识过林希那堪比理智成年人的模样,马娇晨知道不能把林希当做是十四岁小孩对待。所以这些玩笑她也不会对林希回避,她相信,像林希这么聪明和早熟的女孩肯定也会奇怪权少为什么洁身自爱。
了解马娇晨偶然的无节操,林希面露无奈的笑笑,并以调侃的方式道。“我不知道他那方面有没有问题,但你要想知道他那方面有没有问题,你还是亲自试过再说吧。”
马娇晨被林希说的一时语塞,想要继续玩笑的话语噎在喉咙说不出。
提到这个,林希也有些疑惑。
像权昊这种有钱有势的帅哥,怎么身边一个女的都没有,就算没有女的,可男的也没有啊。难道真如马娇晨所说,权昊在那方面,咳咳!
捕捉到林希脸上那丝不纯洁的笑容,马娇晨笑得宛如狐狸般,“林希,你肯定也在好奇吧。”一直看林希都是淡然无所谓的样子,早就想看到林希炸毛的样子的她心中想了个坏主意。“林希,要是权少有了心爱之人,你这权家二小姐谁护着你啊?”
斜睨一眼马娇晨,林希脸上笑意渐浓,一点都不担心这个问题。“他有就有啊,关我什么事?”她林希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很好。
马娇晨看到林希这般云淡风轻的样子,心里为权昊替不值。权少要是看到肯定气死吧,养了将近一年的林希竟然看起来一点都不在乎他,看了还真是让人心寒。
默默把对林希的鄙视收回,马娇晨看到正在向她们这里走来的权少。“林希,权少今年二十四了,已经到结婚的年龄了,他要是结婚了,你这个被他养着的二小姐肯定会被抛弃的。”
“那有什么所谓?”林希毫不在意道。
“其实男人嘛,只要有钱有势五十岁都不算老,像权少这种要貌有貌、要钱有钱、要权有权的高层人士,二十四还嫩着,其实再晚十年结婚也没什么。”十年后,林希二十四岁,权少三十四岁,嗯,其实是刚刚好的。
“他愿意几岁结婚就几岁结婚,就算一辈子单身也不关我们的事,你管那么多干嘛?”明明一开始倆人聊天的话题不是这个,转到权昊几岁结婚这个问题她觉得很无聊。
额,马娇晨感觉自己额头上都是黑线,看到已经快要来到倆人面前的权少。故意加大了音量继续说道。“我觉得吧,权少才二十四岁,他完全可以找一个十四岁的初中生玩养成,等到那初中生到了领证年纪,倆人的感情也就培养出来了,到时倆人直接可以结婚了。林希,你说是吧?”
马娇晨说这话完全是为了说给权昊听的,这建议也自动套上了林希和权昊。
“十四岁啊!”林希乌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完全没有往她和权昊身上想,只是说出自己的观点。“十四岁的女孩配二十四岁的成年人,男的对女孩来说有点老了。”
刚走到林希身后的权昊正好听到这句话,她的话语仿佛是一支利箭射在他心上。他双手不自觉的握紧,手背上的青筋凸出,眼神深幽。
她是嫌他老吗?
马娇晨抬头看着面无表情的权昊,站起来,笑眯眯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心里十分同情他的命定之人是没心没肺的林希。
“我先走了,拜拜。”说完,马娇晨飞奔离去。
她一脸的淡然,他心中紧了紧,决定开口问道。“希儿,你觉得我老吗?”
正在喝茶的林希,听到权昊的问题,条件反射回头看着一脸认真的权昊,口中的茶水全部喷了出来,紧紧皱着眉,乌溜溜的眼眸睁大着,微微惊讶道。“什么?”
第034章 诬陷偷钱
权昊那晚疯狂状态,林希没有问,更加没有调查,只是当做没事发生般继续过她的生活。
帝都的街上人流量大是国人都知道的事,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林希看着身边兴致高扬的马娇晨,无奈轻叹一口气,认命的继续和她逛。
难得的假期,她没有在家睡觉也不去玩,陪这么一个购物狂逛街简直就是自找罪受。
“林希,给。”出生于官宦世家,马娇晨并没有所谓的贵族习惯,此时她正拿着一杯奶茶递给林希。
接过奶茶,林希也没有喝的意思。
“林希,可不可以叫他们离我们远点啊,只是逛个街,不用跟这么紧吧?”看着林希身后的保镖们,马娇晨只想说权少也把林希看得太紧了,生怕她被人拐了似的。
林希转身注视身着黑色西装看起来死板的保镖们,环视一圈周围人群看他们奇怪的眼神,“你们不用跟着我,你们回去吧。”每次出门,权昊都要弄得紧张兮兮的,非得弄一大帮保镖跟着她,不要说旁人看得不自在,她本人也觉得怪怪的。
“小姐,少爷的命令我们不能违抗。”李胜我微微低头,恭敬的说道。
一听李胜拿权昊压她,林希邪魅一笑,缓缓勾起唇角。“你不用说什么,立刻给我滚。”
李胜和他的手下原地一动不动,他是特种兵出身,退伍后就为权家卖命,权少是他的主子,权少的命令他不能违抗,自家小姐眼中不悦,他即使看到,也只能装作没有看到。
喝了几口奶茶,马娇晨察觉到情况有些严重,呛了一下,“林希,就让他们跟着吧,也没什么。”
“要么你们现在给我滚,要么通通外派到西藏那边去辅助权静天。你们选哪个?”去年权静天推她落水,权家处罚权静天就是让他去西藏待三年,处理那些藏独分子,据她所知,权家收回了权静天所有特权,连个保镖都没有给他。她想这个时候派一堆保镖去给权静天,怎么说也给了他点帮助吧。
众保镖闻言,浑身一惊。
权家谁人不知权静天现在受罚中,还有一年才能回帝都。西藏自治区政权混论,作为中央特派专员的权静天遭到了几次暗杀,有一次枪击重伤导致差点挂掉,即使是这样,权家对权静天也不闻不问,他身边的环境太过危险了,他们虽是可以为权家出生入死,可保护一个已经被权家放弃的弃子他们不愿意。
“小姐。”李胜也幻想到西藏的苦日子,可想到权少他不敢动摇心中所想,只能坚定权少的命令。
“我说,这里是帝都,权少一手遮天的地方,马小姐陪在我身旁,我能出什么事?”依照她的身手,想要找她麻烦的也得掂量掂量,她不想每次出门都是一帮人跟着她,烦死了。
“你们立刻给我离开,我不需要你们的保护。”见众保镖还是敏丝不动,林希拧着秀眉,很少动怒的她,面露一丝怒气,“滚,不滚的今晚全部外派去西藏保护权静天。”必要时候,还是用一下威胁手段比较好。
自家小姐都生气了,作为保镖头头的李胜很为难,权少的命令要听,小姐的命令不能忽略,心中权衡了一下利弊,他很快作出选择。“小姐,请您注意安全!”
说罢,李胜带着他的手下离开了。
“大哥,我们不保护小姐,权少会怪罪下来的。”保镖甲很担心这个问题。
“你想一下,我们继续跟在小姐身后,依照小姐说到做到的性格,更何况权少对小姐百依百顺,只要她随口说一下,权少肯定把我们外派到西藏,到时候我们还有什么前途可言。”李胜看透了关键。
保镖甲是懂非懂的点点头,眼神有些茫然。心中依然想着,要是他们离开了,小姐出了意外怎么办?
这边看着保镖们离去的马娇晨,瞪大了美眸,旁人不知道李胜是谁,明面上李胜是保镖,可暗地里那是权家的暗卫。林希连权家的暗卫都使得动了,看来啊,林希在权家的地位是越来越重了。
“林希,你这样把那些保护你的保镖都赶走,权少要是生气了怎么办?”
林希吸了一口香醇的奶茶,凉凉道,“凉拌呗。”
话音刚落,她看到一间火锅店的招牌不错,心想很久没吃了,眼睛都亮了起来。“我们去吃火锅吧。”
马娇晨想做出回应,可惜她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喂,哪位?”
等着马娇晨听电话,林希没有一丝不耐,乌溜溜的眸子骨碌碌转来转去,打量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流。
听完电话,马娇晨的好心情完全被破坏掉了。“林希,抱歉,我公司突然发生点事,我要赶回去处理,不能陪你逛街了。”她读大学时就在家族企业学习,她去年大学毕业时就正式开始接管家族生意,现在生意上出现了问题,她要赶回处理。
“你身边都没人保护,你赶紧回去吧,不要在街上了。”林希的保镖都离开了,她又要回去处理突然事件,林希还是现在赶紧回权家比较好,万一林希在街上发生了一丁点意外,她担当不起。
林希一脸黑线,明明是马娇晨要逛街她作伴的。“既然是这样,你赶紧回去处理,我自己在街上随便逛逛就回去。”
“不行,还是我先送你回去。”马娇晨坚持。
林希秀眉一皱,眼眸含着不悦,“行了,看你们一个个紧张兮兮的样子,好像我会出什么意外似的。”
不是怕你出什么意外,而是怕你出意外后权少的反应啊,身为权少发小兼好友的她深知林希在他心上占据着重要地位,去年林希落水后权少的反应已经够吓人的了,她可不想像权静天一样后果啊。
“林希,我不管,我一定要把你送回权家。”马娇晨说着,就想用手拽着林希走。
任由着马娇晨用力拽着手臂,林希站在原地敏丝不动,“你别白费力气了,就你那一丁点力气还想拉动我。”说完,她轻轻松松甩掉马娇晨的手。
摸了一把被林希甩开的右手,马娇晨明显是吃了一惊。
这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林希,怎么力气这么大?
“好吧,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小心点。”多少有点了解林希的脾气,马娇晨叮嘱一句,便离开了。
没有人跟着,身边也没有一个购物狂,林希感觉很轻松,这是她重生后第一次这么自由自在的在街上闲逛。
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白皙小脸上绽放灿烂笑容,环视着周围,她看到一间珠宝店,店门口的装修给她感觉很不错。想到就做到,她往珠宝店走去。
与此同时,凌茜茜和欧洋甜蜜牵手一起走出珠宝店,凌茜茜抬起手喜滋滋看着无名指上的钻戒,“欧洋,我好喜欢你给我买的戒指,真漂亮。”
“钻戒配美人,能不漂亮吗?”欧洋心想自己这个月的零用钱花掉了一大半,心疼到不行,可对上凌茜茜的笑容,他也只能笑着了。这年头,追个和自己家世相当的千金小姐真不容易,要不是看在凌家能带给欧家巨大的利益,他还真不想和凌茜茜这蠢女人结婚。
“我知道我很美,你就不用再夸我了,我会脸红的。”凌茜茜就是一个堕入爱河,智商不太高的女人。
就在她借着阳光端详着美丽的钻戒时,一个年轻男子不小心撞了她一下。这时,她千金小姐的脾气立刻出来了,美丽的脸庞黑着,“眼睛瞎了吗,不好好看路。”
年轻男子是个长相颇佳,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谁都没有注意到他另一只手正在藏着什么,他微微弯腰,脸上布满歉意说道,“不好意思。”
凌茜茜看自己没有受到什么实则性的伤害,加上男朋友在身边,她也不想破坏自己形象,她扁扁嘴,不悦道。“算了,不跟你这种人一般计较。”
年轻男子见状,对凌茜茜微微一笑,很快的离去了。
站在离他们只有两步之遥的林希,当然看懂了年轻男子撞到凌茜茜其中的猫腻,心中无声鄙视说道,够迟钝的,这是帝都小偷偷钱包的惯用手法了。
欧洋看着走得飞快的年轻男子,看到凌茜茜脸上的不悦,他立刻给予安慰道,“不要气了。”
此刻,凌茜茜的手机正好响起,她撅起小嘴,从没有拉好链子的包包里翻找手机。翻遍包包她找到了手机,同时发现钱包不见了,她不由得想起撞到她的男子,“我钱包不见了,肯定是刚刚那男的偷走了。”
欧洋一听女友钱包被偷走,目光第一时间落在离他们只有两步之遥脸上挂着浅笑的林希身上,“那女的肯定是同党,你看她在笑。”
莫名中枪的林希,紧紧皱着眉看着欧洋,觉得他就是神经病,不想理会这种人。向珠宝店走去,下一秒她的手被凌茜茜用力抓住。
“你的同党偷了我的钱包,别想走。”凌茜茜气势汹涌,恶狠狠的瞪着林希。“走,跟我去警局。”
------题外话------
米有存稿的日子好难过!
第035章 一个耳光
注视着眼前衣着光鲜、精致的面容都不能掩盖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纨绔气息的一对男女,林希很无奈。
她只是停住脚步看一下小偷的作案经过,这样也能被别人诬陷上,这算不算是站着也中枪?
“这位小姐,我只是一个路人,怎么就是你口中小偷的同党了?”被抓着手腕,林希很不客气的甩掉凌茜茜的手。
一向嚣张跋扈惯了的凌茜茜,利眼瞪着林希,“如果那男的不是你同党,你为什么站在这里掩护他?”该死的,她钱包里可是装着一张不需要密码就可以刷的黑卡,此时被小偷偷走了,真是心痛死她了。
“小女孩,你还是老老实实交代那男的住在哪里,我们把钱包拿回来就放过你,看你这么小,你也不想进少管所吧?”欧洋也帮腔,还作势恐吓,他站在林希面前,以高大的身材挡住她,防止她逃跑。
难得一个机会摆在他面前,他要在凌茜茜面前好好表现,不然凌茜茜怎么会死心塌地嫁给他?
恨不得一个白眼翻死眼前这一对男女,林希微抿着唇,向后退一步,压根就不想和他们多说一句话。“随便你们怎么说,反正我不是小偷的同党,说起来,你们还真搞笑,放着小偷不追,倒是为难起我这个小女孩来。”
生怕林希逃跑的凌茜茜从后面挡住,双手叉着腰,活像骂街的泼妇般。“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欧洋,打电话让肖局把她抓紧警局好好拷问一番,看她说不说。”
欧洋听着也觉得有道理,果断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拨打着肖局的电话。“喂,肖局,我是欧洋,我在xx路的xx珠宝店门口抓到一个偷我女朋友的钱包的小偷,你带人过来处理一下。”
打着电话,欧洋也不忘挡住林希的去路。
电话另一头的肖局听到欧洋有吩咐,立刻带着手下们往xx路赶去。
“怕了?想走?没那么容易。”见林希想要离开的样子,凌茜茜紧紧抓住林希的手腕,不让她离开。
“如果你不想受伤的话,立刻给我放手。”冷凝这表情,林希警告道。真是倒霉,她只想到珠宝店去看一下,没想到倒是看出麻烦来了。
“喲,口气还挺大,哪家的小孩?真是欠教训。”从来都只有她恐吓别人的凌茜茜,此刻居高临下俯视着林希,那抬高的右手看样子是想赏几耳光给林希。“快说,你同党偷了钱会去哪里。不说的话,本小姐打死你。”
扫一眼越来越多围观的人群,林希不悦的拧紧秀眉。“我不是你口中所谓小偷的同党,而你尽管试试看看打我,看受伤的会是谁?”真是好大的口气,想打死她,想死早说。
欧洋听不得一个小女孩这么大口气,用力掐着林希肩膀上的肉,“你这小女孩挺狂的,你父母叫什么?他们不会教育女儿,我帮他们叫一下,看他们把你教成什么样了,一小偷像什么样?”
吹弹可破的肌肤,精致的五官,乌黑长直的秀发,仔细端详着眼前女孩的模样,他还真觉得这女孩长得不错。只是可惜,这么美丽的皮囊下,是一颗肮脏的心,做什么小偷啊。
冷不防被欧洋掐了一把,林希疼得直皱眉,再听完欧洋的话语,心底有什么在发酵了,清澈的眸中一闪而过怒意,用力甩开凌茜茜的手,转过身去,毫不客气的甩了一巴掌欧洋,“你说话给我干净点,我还轮不到你来教训,你算什么东西?”
含着金汤勺出生的欧洋,从小就没有打过,更别说被人打耳光。这个耳光打得他有些懵了,三秒钟后,火辣辣的痛感令他回过神来,气得都要冒烟了,抬高手就想回以一巴掌林希,当他双眼对上林希的双眼时,他心中骇了骇。这个看起来是有十三四岁的女孩的眼神太恐怖了,灵气逼人的眼眸含着骇人的冷意。
一见爱人被打,凌茜茜怒火大盛,使劲把林希拽到她面前,扬起手狠狠甩了林希一巴掌。“你想死是吧,敢打我的人。”
娇嫩的脸蛋被打后迅速红了,林希感觉上脸上火辣辣的,伸手摸了一下被打的左脸,她不怒反而冷笑起来。
“死小偷,不给点教训你看看,你不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凌茜茜拿起她的包包,就向往林希身上砸去。
“凌小姐,你过分了,这位女孩看起来也不像是小偷。”本是陪着自家姐姐逛街的肖晨,也是围观群众之一。从看到那女孩第一眼开始,他就知道她不是小偷。单看女孩身上的衣着,有点眼光的都知道这可是有钱也难买的世界顶级名牌,还有女孩一身傲骨可不是普通人家能养出来的。
看到是肖家大少爷肖晨,凌茜茜嗤笑一声,“肖大少爷,什么时候你也管闲事起来,我教训一个偷我钱的小偷不关你的事,给我一边去。”同是二流小世家的子弟,凌茜茜一点都不需要给肖晨面子。
“凌小姐,我只是好心告诉你,没有真凭实据乱诬陷别人,可没什么好下场。”肖晨俊帅的脸庞上扬起一丝淡笑,桃花眼微微向上挑起,好心提醒凌茜茜,
“肖晨,我有没有好下场关你什么事,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凌茜茜被怒火遮住了双眼,看不到林希和常人不同的地方。
“茜茜,跟他说那么多干嘛?肖局来了。”抚着有些红肿的脸庞,欧洋指着肖局对着凌茜茜说道。痛死了,一个小女孩也这么大力,活见鬼了。
在一旁守候已有几分钟的肖局谄媚着笑脸,微微弯腰作卑微状,看着凌茜茜小心翼翼说道,“凌小姐,这女孩就是偷你钱包的小偷吧?”
“把她带到警局里面去,好好教训一下。”凌茜茜收起泼妇样。
“是的,凌小姐。”肖局得到命令,瞬间挺直腰杆使唤他的手下们。
“凌小姐,你太过分了,不过是一个小女孩,你需要这样做吗?”肖晨看到镇定不慌乱的林希,心中多了几分好奇,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养出这么一个女孩,长得不仅漂亮,身上的傲气才是吸引人目光。
连续听到两次肖晨为她说话,林希将目光落到肖晨身上。
目测有一米八五的高个子,精致无暇的五官带有几分阳光,轻挑起的桃花眼状若桃花就罢了,眼神含着的笑意也颇能吸引桃花,唇角含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很吸引人。这是一个帅哥,看他言行举止和身上打扮,她猜测,这又是一位富家子弟。
“哼,肖晨,我告诉你,本小姐想要怎么样教训人,还轮不到你来管。”凌茜茜现在恨不得活剥了林希的皮,又怎么会听得入肖晨的话语。
面对着两位警察,林希冷笑一声。
“你们愣着干嘛,还不把她抓上车。”凌茜茜看到俩警察慢悠悠的,大发脾气,低吼道。
肖局怕惹恼了这位姑奶奶,所以赶紧指挥着手下们抓着林希上车。林希也不反抗,很乖巧的上车坐着。
肖晨看到林希平静的面色,感觉很不可思议,刚才还一身傲气的女孩怎么会这么容易屈服了。
想要亲自在警局教训林希的凌茜茜和欧洋,坐上他们的车,开着车跟着去警局。
而肖晨疑惑看着已经消失无影的警车,微微拧着眉,有点想不通。
围观的群众看到没戏可看了,逐渐散去。
“姐,你说那个女孩怎么会屈服了呢?还跟他们去警局?”肖晨笑着问一样作为旁观者的肖潇,看到自家姐姐一脸深沉时,他很不解。
“凌家和欧家有大麻烦了。”肖潇注视着警车开走的方向,不回答肖晨的问题,幽幽的说一句。
“姐,你也看出那女孩家世不凡?是不是我们圈子里的人啊?”肖晨想到自己两年没有回国,很久没有接触过高干子弟圈子里的人。
斜睨一眼刚从国外回来没多久的弟弟,肖潇抿着唇。“人家是权家二小姐,权昊心尖上的人儿,哪能跟我们是一个圈子的,人家是核心圈子的。”
“权家二小姐!”肖晨这一刻才觉得,世界改变得太快了。“姐,你既然知道她是权家二小姐,你怎么不出手解救人家一下啊?”
“其实看别人倒霉很不错,尤其是那种嚣张跋扈的。”肖潇冷声道。
第036章 打压凌家
警局内的审讯室,昏暗灯光显得周围似真似幻,林希勾起粉唇,眼底深处隐藏着一丝冷笑,干净如清澈泉水的大眼睛直直凝视着前方,她面前凶神恶煞的警察很无奈。
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这个被凌茜茜捉来的女孩,模样看起来倒像是十四岁的,可这沉稳和淡然是很多成年人都做不到。
“希儿,你身上哪里受伤?”权昊紧张兮兮的走进来,审问的警察直接被无视,他直奔林希身边走来。
一个小时前,在一众警察恐吓下,林希对这些所谓人民公仆鄙视至极。无端端被一对疯男女诬陷,她又被抓到警局里听着花样百出的恐吓,她打通了权昊的电话,让他来警局接她。
喏,这才过了半个小时,权昊就赶来了。
眼眸凝视着身旁正在担心询问她的权昊,她嫣然一笑。
“我身上没受伤啦。”右手轻轻扫开权昊的双手,林希面露无奈道。
她哪里看起来像是受伤的,这权昊差点都把她衣服给扒开了看伤势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他听到她电话那一瞬间,心扑通扑通的乱跳,脑海里乱七八糟的画面浮起,紧张到极致。此刻,看到她没事,他松了一口气。
“权少,林小姐,对不起。”肖局满头大汗,低着头不敢注视着权昊和林希,心里害怕到不行。他只是想讨好凌家大小姐,没想到却是惹上了权少。
权昊面色冷酷、眼神冰冷,眼底一闪而过的杀气影响到了室内的温度,此时周围流动的空气似是结冰了般,身上强大气压压得肖局喘不过气来,额上的汗珠越来越多,甚至他后背衣衫都被冷汗湿透,牙齿忍不住哆嗦着,像是忍受着巨大的疼痛般。
他静静看了肖局半刻,垂下眼睑注视着依旧坐在椅子上的林希,温润如玉的笑容扬起,杀气消失无踪。牵起林希柔嫩小手,往门口走去,只留了个挺拔背影给肖局。
感觉到周围强大气压消失了,肖局才敢抬头,他咽下口水,面露惧怕。
一早离开警局的欧洋和凌若依,现在正在高级餐厅里享受着美味的佳肴,丝毫不知道他们将有大祸临头。
回到权家,林希眉眼弯弯,看起来如是没事般。
权昊则是俊脸上难掩怒气,薄唇冷漠抿紧,眉头拧着,眼神中透着腾腾的杀气。
稚气的鼓了鼓腮帮子,林希浅笑甜美仰视着比她高三十公分的权昊,“我先上去休息了。”
沐如春风温柔般的笑意在权昊脸上洋溢着,他轻轻抚摸了一下她手感极好的头顶上柔顺长发。“好好休息。”
林希已经习惯权昊时不时亲呢的行为,一股倦意袭来,捂住小嘴打了个小小哈欠,往二楼卧室走去。
“管家。”等到她身影消失后,权昊俊脸冷凝,眼神锐利。
“少爷。”陈潇已有所闻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自家少爷的怒容他了解。
“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经过查清楚。”她脸上有些许红肿,不仔细看和往日无异,可一旦近看,就会发现彷如上等羊脂玉晶莹剔透的脸上有些红肿。有人竟然伤了她,这个念头让他怒不可遏,嗜血因子在体内翻滚着。
“是,少爷。”
——分割线——
还未起床,林希耳畔边就响起要扰人清梦的手机铃声。秀眉一皱,她迷糊伸手把电话挂掉,继续未完的美梦。
刚闭上迷蒙的睡眼,铃声再次响起。睡得正香连续被铃声打扰她睡觉,实在是恼火得很,她咬牙从床上做起来,看都不看一眼是谁来电,按下接听键便低吼道,“谁啊?”
“林希,是我。”凌灵哽咽着,泪眼婆沙,绝美的容颜柔弱至极,快要滑出眼眶内的泪珠更是为她增添了几分可怜兮兮。
听着这哭腔,林希心中怒火也不好发泄出来。
“凌灵,你一大早打电话给我干嘛?”看了一眼闹钟上的时间,发现才六点钟,不悦蹩着秀眉。
“林希,你一定要救救凌家。”凌灵边哭边说。
救救凌家?!林希眼前浮现一个大大的问号。
“我堂姐凌茜茜误会了你,是她的不对。”凌灵说到一半,泪水浸湿了绝美的小脸,哽咽着,喉咙一紧,想要说下去的话语却是说不出口了。
凌茜茜是凌灵的堂姐?!林希想起昨天的闹剧,拧紧秀眉,“发生什么事了,你别哭,把事情说清楚。”事情都还没说清楚,哭哭啼啼烦死了。
五分钟后,林希弄清楚了来龙去脉。
凌灵哭得那么凄惨,无非就是因为凌家正在被权家打压,而凌茜茜的双手也被人废了,现在正在医院里躺着。因为凌若依一个人,凌家全部人都受到连累。
“你别哭了。”耳畔边继续响起烦人的哭声,林希有些不耐,嫌弃道。“这件事我会看着处理。”
说完,她都不给凌灵机会,便把电话挂掉。
她握着冰凉的手机,双眸注视着窗外。
下午时分,林希坐在庭院亭子下面,无奈看着在哭哭啼啼的凌灵。
向来不喜欢别人在她面前哭泣,她紧紧拧着秀眉,不悦浮上眉梢,“凌灵,你烦不烦啊,别哭了,吵死了。”
想以此博取林希同情心的凌灵,没想到林希会这样呵斥她,一瞬间,她有些愣住了,柔美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里装满了不敢相信的讶异。
“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要是再哭,你可以滚了。”最烦就是有人在她面前哭了,连来这的目的都没有说,哭得惨兮兮的吵死了。
被林希一呵斥,凌灵倒是不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