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10部分

尸体上摸索起来,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很快他找到了,那是一只黑色的小型光束枪,是机甲师的专用配备。
欣喜若狂的将其拿出,“校级又如何,面对光束武器你也只能乖乖送死。”想起几个兄弟的死,秦六那如水般平静的心也便的躁动起来。
“呦,原来是枪啊,我说你怎么会舍得抛下自己的兄弟独自逃跑呢。”秦六一惊,一个翻滚躲向一边,半蹲着身体也不瞄准,对着白东明的身体,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的确,光束枪的力量就算是将级也无法抵挡,速度也非常之快,但这要看枪在谁的手中。如果枪在华院长手里,那白东明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闪过,但在秦六手中要闪过这一枪就太简单。
蓝色光束速度极快一闪而过,便命中了白东明的身体。见着一枪直接命中,秦六还未高兴起来,就感觉脖子像被什么勒住了一样,喘不过气来。眼前的残影逐渐消散,事实告诉秦六,他击中的不过是个残影而已,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意识到校级是多么的强大。
心逐渐的沉入海底,“完了,一切都完了。”强烈的窒息仿佛不曾存在,眼前剩下的只有兄弟们惨死的面容。“五哥,我对不起你。”伴随着最后的微笑,秦六终于布上秦家去兄弟的后尘。
双手一松,点缀着斑驳的血迹的脊骨从秦六的颈部滑落,用秦五的脊骨勒死秦六,这算是天意使然吗?
第三十八章 获得军衔
随着秦六的死亡,整场赛事结束了,即使没有主持人的结束语,观众们也非常给面子的鼓起掌来。赛事结束的铃声适时响起,后台的大门再度开启,在观众们的掌声欢送下,白东明走下了擂台。
刚刚走下后台的楼梯,还未来的及同黑袍打招呼,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涌了进来,手中光束步枪直直的对着白东明。定睛一看,带头的还是个熟人,“科林,好久不见了。”来人正是当初帮白东明掩盖了脚踹伊露丽事件的队长科林。
科林盯着白东明看了几眼,厚厚的嘴唇带着几分无奈“的确好久不见。”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无故杀害生死擂台主持人,触犯了《学院自治法》,这次来是带你上法庭的。”
听到这,白东明脸色很平静,丝毫没有普通人紧张的样子。在杀那主持人之初,他就已经考虑过《学院自治法》这一条,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的价值根本就不是这么一个小人物所能比拟的,华院长也好,联邦也好,都不可能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蝼蚁,去得罪一个能够和华院长战平的强者。正是因为这样,白东明才有恃无恐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了那主持人,只是没想到的都是,他们来的竟然这么快。
“等我一下。”对着科林平静的说了一声,白东明走到黑袍的身边,将自己的身份卡递给他说道:“待会,你去帮我把我的学分取来,告诉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子,让她先回去。”吩咐完黑袍,白东明走到科林身边道了一声“走吧。”
科林点点头,今天的决斗,足以让他见识到白东明的实力,强者自有强者的尊严。给足了白东明面子没有给他带上任何的束具,而是和他并排离开了。
看着他白东明渐行渐远的背影,黑袍心中感慨万千,不过倒不是为了白东明,而是为了自己。秦家四个兄弟全部死在了挂在自己名下的人手上,这次自己是必死无疑了,只是唯一担心的就是伊露丽和她的父母会不会遭到秦家的报复,“哎,自己当初怎么就看中了他呢?要也不是,不要也不是……”感叹了一声揣着白东明的身份卡,缓缓的走了。
黑袍还没走几步,祁主任和阿尔卡特就急冲冲的冲进了后台。“黑袍,白东明人呢?”进了后台却不见白东明人影,阿尔卡特便向着黑袍问了起来。
抬头看了看来人,复又低了下去,轻声说道:“被科林带走了。”语气中带着一种无奈,但更多的是颓废,很难想象一个经历了大风大浪的老人竟会如此的颓废。
阿尔卡特和祁主任对视一眼暗道一声“这科林来的还真快啊。”心中稍稍感叹了下,不过却并不怎么担心,只要白东明愿意,没人能够带走他,除了华院长。“带走就带走了吧,反正不会有什么大事”阿尔卡特没心没肺的嘟囔了一句,惹来祁主任一个白眼。
放下白东明,祁主任这才发现了黑袍的不对劲。“黑袍,你没事吧。”听祁主任这么一说,阿尔卡特也反应了过来。
“我是在担心我死了以后,伊露丽一家会不会遭到秦家的报复,白东明是挂靠在我名下的,这次四个兄弟都死了,秦家人不会那么简单就放过我的。”黑袍耐心的解释着,话语中尽是苦涩。
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祁主任有意无意的笑道:“只要你抱紧白东明这条大腿,秦家不敢拿你怎么样。”
“他?他现在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要我抱他大腿,我不是找死啊。”气愤的看着祁主任,都这个时候了还寻自己玩笑,这太缺心眼了吧。
祁主任也不在意,笑了笑正要开口,一旁的阿尔卡特急忙插了进来,说道:“不就是一个普通的主持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学院中除了华院长,谁也不能拿他怎样,就算是华院长也不一定能拿他怎样,你放心就是。”说完得意的看着祁主任。
对于阿尔卡特的话,黑袍不是很相信,“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阿尔卡特急了,怎么就不相信自己说的呢,还想说什么却被祁主任制止了。
挥挥手让阿尔卡特坐下,自己却神秘兮兮的说了起来。比了比手势让黑袍靠近一点,悄悄说道:“上午的那场战斗你感觉到了吧。”
黑袍点了点头,上午的那场战斗只要实力上了尉级都能感觉的到,那铺天盖地的威势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去查看一番却只看到一片废墟。
“怎么,和这事有什么关系?”黑袍不明就里,在说白东明怎么又扯到上午的战斗上去了,这老祁葫芦里卖的到底什么药啊?
“你说有什么关系?”瞥了一眼黑袍,祁主任也不说破。
经祁主任这么一说,黑袍自热而然的联想到了白东明,压下心中的惊骇,急急忙忙的问道:“难道是他。”
祁主任笑而不语,让黑袍自己去猜去,别人告诉他的不一定,他不一定信,越是自己猜的却是深信不疑。
祁主任说的老神自在,可阿尔卡特却沉不住气了,连忙补充道:“可不就是他吗,上午和华院长两人直接把考核大厅给拆了。” 说完朝祁主任挑了挑眉毛,得意之色现于言表。
“什么?华院长也……”
祁主任的话让黑袍信了,但阿尔卡特却把他吓住了,华院长什么人啊?军事学院第一高手,能和他战斗的人实力如何可想而知。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一家老小就都有救了。”在得到确认后,黑袍又是兴奋又是庆幸,猛的一拍手喊道:“早知这样,我还担心个蛋啊。”说着直直的跑出门外。
“哎,你去哪儿啊。”见黑袍要走,阿尔卡特急忙问道:“伊露丽还没过来呢。”
“她交给你先看着,我待会再来。”门外传来了黑袍的呼应,让阿尔卡特心中那个激动的。恨不得现在就飞到伊露丽身边,“那个祁主任,我也先走了哈,回见。”打了个招呼一溜烟的也跑了,只留下祁主任一人“一个个都走了,我还留这干啥,咱也走了。”打了个响指,祁主任也闪人了。
……
下午,六点整,学院自治法院开庭审理,新生白东明故意杀人案。
“现在宣布自治法院审判结果,新生白东明故意杀害擂台主持人一案,证据确凿……判处死刑,立即执行。”随着法官的判决书下达,白东明的生命似乎就这样到了终点。
不过白东明并不在意,他相信华院长不会让他就这么死的,绝对不会。果然,就在法官判决书下达不久,科林再次带人闯了进来。
“科林队长,这里是自治法庭,不是你们护卫队,请注意你们的身份,现在是法庭审理时间,请立刻出去。”胖胖的法官对科林很是不满,公然带人闯入法庭,这是对自治法的藐视,更是对他的藐视。
“我来宣布一下华院长的决定。”不屑的瞄了法官一眼,科林道出了原委,“经华院长以及联邦军事法庭裁定,擂台主持人率先人身攻击,新生白东明给予正确还击手段,并无触犯自治法之处,不构成犯罪。但杀人行为确实存在,白东明将接受处罚考核,具体考核时间待定。”说完,两个士兵上前解开了白东明的束具。
科林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自治法官只能恨恨的看了科林一眼,事已至此,已经不是他能够插手的了,冷哼一声甩了甩袍子走了,在呆在这里不过是自讨没趣罢了。
一直目送着法官走出大门,科林接着说道:“新生白东明,介于你实力强劲,能力突出,联邦军部破例授予你上校军衔,这是你的任命书、军官证、佩枪以及军装,凭借着你的军官证,你可以调动一个连的士兵或者一个排的机甲,所以请务必收好。另外你的任务将在明早送到你手上。”从一旁的士兵手中接过这些,递给白东明。做完这些必须做的,科林这才伸出大拇指对着白东明笑呵呵的说道:“你小子,行啊!主持人你杀了,秦家四个兄弟也死在你手上。不仅一点事没有还弄了个上校军衔,厉害。”
冲着科林微微一笑,除了获得上校军衔,其他的一切都在白东明的意料之内,虽然说着感谢却没有一点惊讶之色。“倒要感谢你给我带来了这个好消息。”
“口头感谢就算了,刚才来的时候,阿尔卡特给了我天讯,让我带话给你,说晚上给你庆祝庆祝,可别迟到了。”科林比了比喝酒的手势,“晚上我也去参加,和我好好喝一杯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
科林这算是在巴结自己吗?
第三十九章 黑袍托付
以白东明现在所拥有的的实力和地位,科林都需要巴结好他,今晚的庆祝宴会对他来说是一个和白东明深入打交道的好机会。用劲拍了怕白东明的肩膀,“走吧,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右手微微一引,示意白东明向前。
白东明盯着科林看了看,略带深意的笑笑,点点头率先向前走去。
科林被盯的有些尴尬,“杀了世家子弟,还能这么快上位的,果然不简单。”将想法深深的埋在心底,跟上了白东明的脚步。
……
晚上七点不到的样子,学院食堂的一个包间中,汇聚了不少学院有头有脸的人物。像一年级年级组祁主任、擂台本期庄家的黑袍、还有学院的第一美人伊露丽,其他人员共计5人,他们坐在包间中像是在等待着谁一般。
“怎么还没来啊,他不会有事吧?”黑袍有些焦急,这种场面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但此刻依旧坐立不安,毕竟关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呢。
身边的祁主任,优哉游哉的抿了一口茶,抬头撇了他一眼 ,淡淡道:“放心,你有事他都不会有事。”说罢,朝着阿尔卡特的方向努了努嘴。
目光转到阿尔卡特身上,黑袍不禁叫了起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没见正主还没来吗?懂不懂规矩。”原来是阿尔卡特不断的给伊露丽夹菜,伊露丽也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丝毫不在意符不符合礼数。
“黑袍,没事,白东明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咱先吃着就是了。”阿尔卡特的话让祁主任摇了摇头,偷偷看了一眼坐在对面一只低着头的白发女孩子,见她没什么反应,也不顾及许多大胆的吃了起来。
“你们,怎么,老祁,你怎么能和他们一样呢?阿尔卡特不懂礼数可以理解,你祁主任怎么能”
说话间,包间的合金门开启的滑动声响起,“哧”的一声声响让包间内的人都停止了动作,甚至一直一人坐着的白发女孩也抬起头来。
一身校服的白东明以及黑脸的科林走了进来。
艾薇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扑到白东明的怀里,紧紧的、热烈的拥抱住他。“好了,没事了。”一手搂住艾薇的娇躯,一手拍了拍她的头顶,简短的一句安慰让艾薇有些颤抖的身体安静了下来。
科林见状连忙拍了拍手一旁解围道:“好了,既然人都到齐了,咱们的庆祝宴会就开始吧。”随着科林的这一声宣布,几个大男人也都放开了。
推杯换盏,酒过五味。几人喝的性质正浓时,黑袍突然对着白东明跪了下去。“金乌,我求求你了,救救我一家老小吧。”失去了往日风范的黑袍此刻就像一个普通的老人,为了自家的后辈,不惜放下身段跪了下来。
“爷爷。”伊露丽尖叫着想要扶起他,却被黑袍一把拉着也跪了下来。“金乌,求求你了。”
这个时候无论祁主任也好、还是阿尔卡特都没有来帮忙说句话,科林更不可能。虽然阿尔卡特一直在追求伊露丽,但这毕竟是白东明的事情,还轮不到他们来插手。
白东明坐在位置上没有动作,也没有去扶黑袍,只是皱着眉头淡淡的说了一句“先起来再说,我不想让人说我不尊重老人。”这一句话让黑袍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自己这样算是要挟吗?再细细看了看白东明的表情,眉头紧锁,面露不悦,吓得黑袍立马站了起来,顺带拉起了伊露丽。
待黑袍和伊露丽坐回了位子,白东明才开口问道:“是为秦家的事情吗?”做秘书做了这么多年,练就了他一双看透事物本质的眼睛,很容易的就知道黑袍想要说什么,毕竟下午的决斗牵扯太大了。
无奈点点头承认了。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白东明继续说道:“这件事情也因我而起,我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你的要求我会尽量做到。”
如果按照黑袍当初的方法来弄的话,也许就不会出现这么多的问题。不过,杀秦家的人,白东明并不后悔,敢拿自己刷学分,那就要有找死的准备。只是此刻牵扯到黑袍倒是让他非常过意不去。
见白东明这么说,黑袍心中满是激动,略带口吃的说道:“我……我想,你娶伊露丽为妻。”黑袍语出惊人,直接将在场的众人震的外焦里嫩,虽然有些对不起那个白发的女孩子,但是为了自家的安全着想,黑袍还是壮着胆子说了出来。
“什么”、“什么”两声什么分别出自伊露丽和阿尔卡特,艾薇更是瞪大了眼睛望着白东明,希望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什么。只是白东明表情丝毫没有变化,一直在那抿着酒。
白东明没有说话,笑了笑看着黑袍,等待着他接下去的话。
见白东明不说话,黑袍连忙说道:“我已经从祁主任和阿尔卡特的口中只得你的真实实力,你可以不惧秦家,可我黑袍怕啊,我儿子、媳妇都在外面,秦家要对方他们易如反掌。”声嘶力竭的黑袍脱下了他的兜帽,第一次将自己的真实面容展示在众人的面前。
苍老的面部,皱纹满布,如同沟壑一般刻在额头上。想不到黑袍竟然已经老成这样。
“今年我已经190岁了,已经没多少日子了,死我无所谓,只希望你能照顾好我的孙女,那样就算是死也能瞑目了。”黑袍的心生死志,说的话像是在托付后事一般。
白东明笑了笑,“事情还没发展到你想象的地步。”抿了口酒慢条斯理的说道:“秦家兄弟的死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只是他们莽撞上了生死擂台,不自量力的死在我手上。伊露丽的父母,你现在就可以联系他们让他们来学院定居,在学院里还轮不到他们秦家放肆。”说道着白东明望向了伊露丽,“至于伊露丽,我看阿尔卡特就是个不错的选择,我还是算了吧。”
白东明这么一说阿尔卡特和伊露丽两人双双放下心来,阿尔卡特心中更是充满了喜意,这白东明还真够朋友,这时候还不忘了我。
两个年轻人事放松了,可黑袍却还依旧担心着。
“你如果担心你会受到惩罚,我想那大可不必。”白东明笑了笑“你上面要真想你死,你现在就不可能还坐在这里和我们喝酒。”
事实上正如白东明所说的一样,如果黑袍的上司真要弄死他就不会放任他活到现在。秦家毕竟只是联邦的公民,虽然是世家,但手却无法伸进独立于法律之外的军事学院。生死擂台黑色庄家也仅仅只是卖秦家一个面子而已,但不等于怕了他秦家。
“可伊露丽的父母……”黑袍还想继续说点什么,祁主任却拉了拉他的衣袖,摇摇头示意不要再说下去了。
“这样吧,伊露丽父母那边我去接他们来学院。”白东明主动说了他的方法,反正明天他就要离开学院一段时间,到时候接他们一块儿回来就是。
只是白东明的话引起了黑袍等人的奇怪“你去接他们?”艾薇更是把掰正了白东明的身体,直视的盯着他“你怎么去?”
揉了揉艾薇的脑袋,艾薇的说道:“华院长安排了个任务,需要出去一趟,正好顺路嘛。”
“一起去。”艾薇粘人的毛病有犯了,白东明只得再一次的苦口婆心解释起来。
第四十章 旅程
第二天凌晨时分,白东明收到了华院长的任务物品,一个全密封的盒子,只能通过顶部的密码锁打开,密码则在目标人物的手中,而他的任务就是护送这个盒子到达目的地。稍微整理了几件衣物,拖着个旅行箱乘坐着飞行载具,三小时后,白东明再次出现在了法奥贝瑞尔宇宙港的平台上。
看着脚下已经清理一新的平台,白东明心中惆怅不已,半个月前的自己正是从这里迈出了血腥的第一步,也正是在这里,遇见了艾薇。只是短短半个月自己已经从当初一无所有的平民百姓成为了联邦的一名上校,如此居大的悬殊差距竟然在短短的半个月内得到了改变,怎么想都有一种不真实感。自嘲的笑了笑,转身走进了宇宙港。
白东明的第一站选择了伊露丽父母所在的商业星球——贝瑟尔,他的想法是让他们搭乘这艘飞船返航,这样就可以早点将他们接回学院,他的心中也能安心不少。上了飞船,随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飞船即将起飞,请白东明学员做好准备。”一个男性的声音自广播响起。
因为白东明只是一个人,学院不可能给他安排大型的飞船,而且法奥贝瑞尔里贝瑟尔不是很远,以小型飞船的航程也足够了。
靠着座椅,闭目休息着,以白东明的实力就算是连续几个月不睡觉都没什么关系,只是过惯了普通人生活的他,过早的起床还是有些不适应。
眼睛闭上没多久,一股震动从脚下传来,白东明知道这是飞船起飞的征兆。很快自下而上的巨大推力将他压在座位上,仅仅只是一瞬间,白东明就适应了这种推力,相比起数倍的重力来,这实在太简单了。
飞船不断的穿过云层,巨大的噪音在耳边响彻,吵的他无法休息,不禁皱起了眉头,“联邦的技术什么时候才能将这种噪音隔绝?”抱怨了一句了以解慰。舷窗外的景色逐渐透亮,已经进入平流层了,这一层是大气层内上热下冷的一层,这里云层逐渐稀薄,太阳的能量能够很好的得到释放。
飞船高度不断上升,舱外的温度也不断降低,舷窗之外的水分子正在以肉眼可见不断凝结成霜,附着在飞船的周身。
很快飞船再次轻轻一震,此刻飞船已经离地表至少5万米的高度,已经进入中间层了。这里的空气非常稀薄,普通的发动机已经无法正常工作,刚才的震动便是飞船更换发动机时发出的。
没过多久,飞船的速度突然加快,失重的感觉传来,如果没有安全带的拘束,白东明此刻已经飘起来了,“脱离大气层了?”睁开眼睛,舷窗外已是一片浩瀚的星空。耳边也适时传来了机组人员的声音,“乘客您好,飞船已经脱离大气层,我们将会有30分钟的发动机预热时间,30分钟后飞船将进入曲速航行,现在你可以自由的活动一下。”
听了机组人员这么说了,那白东明也就没必要继续无聊的呆在座位上,至于想睡觉,待会曲速航行的时候有时间睡,想罢解开了身上的安全带等束缚工具。
白东明不是第一次坐飞船,把旅行箱扣在了座位上,双腿一蹬,熟练的在座舱中漂浮起来。整艘飞船的乘客只有他一人,所以也不担心旅行箱被偷,安心的在乘客舱内四处游荡着,观赏窗外的景色。
浩瀚的宇宙星辰不知几许,人类不断的改造适合生存的星球,以满足日渐庞大的人口,索拉星人正是在这过程中发现并对立的第一种外星生命。宇宙之中更有着数量稀少,但实力超强的星空巨兽,面对巨兽人类根本没有任何反击的机会,而往往一只巨兽就能够毁灭一颗星球。
宇宙总是神秘的,但这神秘看的多了,却又显得过于单调。
重新坐回座位,白东明再次想起伊露丽父母的事情。军事学院不对外开放,伊露丽父母如能否搭乘这艘飞船还是个问题呢。仔细想想,白东明觉得有必要去驾驶舱一趟, 和这艘飞船的船长谈谈。
再次将旅行箱扣在座位上,虽然乘客舱只有白东明一人,但该小心还是小心的好。缓缓漂向驾驶舱的舱门,按住了一旁的通讯器。
“你们好,我是白东明,可以将舱门打开吗?有些事情希望能够后船长商量一下。”等了一会儿,舱门并没有打开,通讯器里倒是传来了之前的男声。“白东明学员,我就是这艘飞船的船长,你有事情可以在通讯器中直说。”
男声明显不想打开舱门,不过白东明并不怪罪,飞船的驾驶舱一般情况下非驾驶人员是不得进入的,要进入必须经过驾驶人员的准许才可以,这也是保障驾驶人员生命安全的一种措施。而且白东明的目的只是为了商量,不一定非要进入驾驶舱才行。
通过通讯器继续说道:“飞船会在贝瑟尔停留吗?”
“停留三天时间用以补充能源和缓解肉体疲劳。”男声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沉吟了会儿,白东明继续说道:“返航的时候我需要你们带两个人回来。”
“很抱歉,白东明学员,这是不允许的,非招生时期,学院禁止任何人进入。”意料之中的答案,若是随随便便的都让进,那学院也不会那么神秘了。
以白东明重生前的经验来看,这种事关学院安全的事情,和飞船上的这些小喽啰说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还是需要一个能做得了主的人物来决定才行。“那帮我联系塔台,让能做主的来说话。”
驾驶室的船长动作倒是非常利索,二话不说接通了法奥贝瑞尔宇宙港的塔台,可惜的是这种事情,塔台的工作人员也不敢私自做主,纷纷表示回绝。
一层层的推辞,让白东明心中忍不住烦躁起来,“一个个连点事都办不了,学院养你们白吃饭的啊。给我接华院长。”这一点白东明确实错怪他们了,这种事情出问题的话是会上法庭要人命的,谁也不敢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
原本这样的小事只要华院长一个天讯就能解决的问题,在白东明手中却变得一波三折。
在塔台的工作人员帮助下,一层层的转接,终于接通了华院长的天讯。
“东明啊,怎么这时候给我来天讯啊,你现在不是在天上吗?”华院长难得的和白东明开了个玩笑,让他心中的怒气消了不少。
在经过短暂的沟通后,华院长同意了白东明的想法,可以带伊露丽的父母回来,但是必须在三天之内搭乘飞船。
挂断通讯器,白东明深深的嘘了一口气,感觉这打个天讯居然比一场战斗还累人,不过放下一桩心事倒是好的,他也可以在接下来的旅程中安心睡一觉了。
第四十一章 伊莎贝拉
飞船平稳的停在了贝瑟尔的宇宙港。进过近一天的曲速航行,白东明终于在第二天的上午到达了贝瑟尔星球的宇宙港所在城市克勒斯。
半天后,一身黑色西服打扮的他,此刻正拖着旅行箱站在一幢写字楼前。“魅影大厦,研发部……”看了看手中黑袍写给自己的地址,白东明大步走了进去。
魅影大厦是魅影财团的总部所在,近千米的高度让他一度成为当地的标志,而这里也是伊露丽母亲的工作场所。下了飞船,白东明率先选择了这里,因为这里距离宇宙港距离最近,先将伊露丽的母亲接上飞船,至少保证一人的安全先。
走进一楼的大厅,凉爽的空气扑面而来,时值夏秋之交,大厦内的凉气开的有些大。一位正装的ol热情的迎了过来,“这位先生你好,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甜美的嗓音让白东明有了一种幻如隔世的感觉,莫名的熟悉感,让他身上再次充满了那浓郁商业气息。
“我找采购部的伊莎贝拉女士。”白东明的话让ol一愣,找采购部的?一般不都是找销售部或者管理层的吗?在看看他的打扮,衣冠楚楚,自信的笑容,摆明了这是做销售的,不由的怀疑起来, 他不会是来推销什么的吧。
试探的问了问,“那么您是哪位?找她有什么事情吗?”
见ol这么问,白东明心中盘算了下,学院的事情是绝对不能说的,而且他也不打算说,随便胡诌了一句“我是她女儿的同事。”忽悠忽悠这个女生。
听了他这么一说,ol便释然了,原来是人家女儿的同事啊,说不定是男朋友也说不定呢。了然的笑笑,回了一声“稍等”顺带观察了一番白东明的样貌,转身去前台帮白东明联系去了。
摇摇头,白东明自嘲的笑笑“现在的女孩子真是大胆呢。”趁着ol去联系的空挡,他找了一个沙发舒服的坐下等待起来。
很快,一股香浓的咖啡味飘进了白东明的鼻子,扭头一看,原来是ol端着一只杯子带着微笑走了过来。
轻轻将咖啡放在白东明的面前,“我已经帮您联系了伊莎贝拉小姐,她很快就会来见您,这段时间,请你先喝杯咖啡,休息一下。”
点点头算是回应,待ol重新坐回前台,白东明才端起咖啡,用勺子熟练的在黑色的咖啡中搅拌着,等待着伊莎贝拉的到来。
轻轻抿了一口,让咖啡的香醇在口中逐渐释放,虽然不是什么好的牌子,但白东明依旧喝的津津有味。喝着不知名的咖啡,白东明的思绪逐渐放缓,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有些迷醉。重生前泡咖啡是自己经常的事情,给老头子,给自己,也是那个时候将自己的舌头养刁了。
感觉中有人向着自己走了过来,白东明迅速收敛思绪,凝神望了过去。
那是一个和伊露丽长的非常相似的妇人,黑色的高跟鞋,白色的工作服,以及黑色的宽边眼睛,配合着金色的大波浪卷发,让这位妇人如同中世纪的贵族,浑身透着一股优雅的贵气,让白东明看的有些着迷。
妇人优雅的迈着步子缓缓向白东明走来,在即将靠近的时候伸出了右手,“你好,我是伊莎贝拉,伊露丽的母亲。”
迅速回过神来,轻轻握上伊莎贝拉的右手“你好,我是白东明,伊露丽的同事。”握手,坐下,伊莎贝拉完美的就像一个女神,不,应该说就是一个女神。完美的面容、身材、以及贵气,这些都让白东明为之侧目。握手时,手中的滑腻更是让他不由自主的起了生理反应。不过,白东明毕竟是白东明,体内灵气一转,所有的反应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是刚才女神的感觉也没有了丝毫的痕迹。
白东明在观察着伊莎贝拉,同样伊莎贝拉也在观察着他。棱角分明的面目,长的非常俊朗;睿智而犀利的眼神,应该是一个非常聪明且有主见的人,自己的魅力自己非常清楚,这年轻人竟然能够抑制住自己的感情和冲动,克制力倒是不错。
“看着倒是和伊露丽蛮配的,就是不知道性格和身价如何了,待会得问问。”
伊莎贝拉心中算盘打得那叫个快啊,这才见第一面的人就打算给自家女儿找老公了,女人果然是种神奇的动物。
“那么伊露丽让你带了什么话来呢?”伊莎贝拉满是期待,多年不见女儿,也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现在托人带话过来,倒是有些令人意外呢。
白东明沉吟了一会儿,正色说道:“ 事实上,是伊露丽的爷爷托我带话过来的。”
一听到这,伊莎贝拉心中有些失望又是吃惊,失望的居然不是女儿带来的话,吃惊的是托人的话的竟然是自己从未谋面的公公。想着自己丈夫曾说过的话,虽然对这个二十多年没见过面的公公没怎么感冒,但当着这么个陌生人的面,却不能有失礼之处。
想着伊莎贝拉坐正了姿势,严肃的问道:“我公公他有什么事情吗?”
点点头,白东明面色凝重的说道:“要求你和你的丈夫迅速离开贝瑟尔,前往学院,飞船已经安排好了。”
感受到白东明语气中的不容置疑,伊莎贝拉心中有些疑问,疑惑的问道:“什么事情这么严重需要去学院,而且学院不是不对外开放的嘛?”
本身这件事情因他而起,心中有些愧疚,所以白东明不想再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缠,再次说道:“具体的情况,恕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但事情确实迫在眉睫,你和你的丈夫必须去学院。这是为了你们的安全!”
白东明最后特地加了一句。语气之沉重,让伊莎贝拉心中疑问更甚,究竟出了什么事情,需要这么快就走吗?“你稍等,我联系下我丈夫。”说着拿出天讯,当场拨通了他丈夫的号码。
简单的说了下事情的经过,只是伊莎贝拉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