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11部分

看向白东明的眼神中,逐渐透露出了一股不信任,接着就将天讯递给了白东明,“我丈夫要和你通话。”伊莎贝拉的表情和之前判若两人,语气中更是透露着一种不善。
接过天讯,“你好!”
“要我们回去,可以!让他亲自来接我们,随随便便的找个人带个话,什么玩意?”天讯中只是传来了这么的一句话,便被挂断了。
白东明阴沉着脸,什么也没说,将天讯还给了伊莎贝拉。
“我丈夫已经告诉你答案了,你走吧。”通过和丈夫的通话,伊莎贝拉知道了,这个年轻人是公公的人,目的只是想自己的丈夫回去,自认为已经了解事情始末的她,对于白东明的好感一扫而过,话中很明显的带着厌恶。
事情到了这一步,白东明知道好好说是不可能的了,只能用强了。
抓住了手边的旅行箱站起身,白东明带着冷笑着说道:“伊莎贝拉夫人,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顿了顿接着说道:“军事学院奉行实力至上原则,你们愿不愿意回去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我的任务只是确保你们回去。”话音刚落,释放了一丝及其微小的杀气笼罩住伊莎贝拉。
重生前的白东明或许会绅士般的,和伊莎贝拉好好解释;但经过军事学院的血腥洗礼,男女之别早已被抛诸脑后,眼中只有强者和蝼蚁!
只学习了联邦基础教育的伊莎贝拉,在白东明面前根本无法抵挡,仅仅是一丝丝的杀气就让她冷汗淋漓,不能动弹。直到此刻,伊莎贝拉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生是多么可怕的怪物,她当然知道刚才笼罩自己那是什么,仅仅只是杀气就能将她压的动弹不得,这样的实力应该是在尉级,和自己的丈夫一个级别,亏的自己还幻想着他能够和伊露丽成为伴侣。
“我最后再说一次,你是自己上飞船,还是我带你上飞船?”收敛杀气,伊莎贝拉如同缺氧的鱼一般大口的呼吸着,如果没有沙发的支撑,此刻她早已坐倒在地。
一番斟酌,伊莎贝拉再次恢复了优雅的女神模样,从工作服中拿出一包纸巾,在白东明冰冷的目光中将汗水擦拭干净,轻声说道:“我和你走。”
第四十二章 试探还是陷阱
终于,在将伊莎贝拉送上飞船,安排妥当后,白东明才重重的嘘了一口气,“至少这一个是安全了。”已经完成了一半的他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不过行百里者半九十,没有到最后的时刻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上午在下了飞船后,白东明就立即前往了伊莎贝拉的工作地点,接她上飞船,这一来一回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虽然此刻已是中午,但白东明依旧不能歇下来吃顿午饭。
下午两点左右,一天中太阳照射最剧烈,温度最高的时候。顶着炎炎耳朵烈日,如同上午一样,一身黑色西服的白东明出现在了一家保安公司的大门口。
保安公司,是!,这里就是伊露丽父亲——雷尔斯上班的地方,他是这里的保安教官。
刚一靠近保安公司的大门,一位蓝色制服的保安便拦住了白东明的去路,只见他面带警惕的问道:“你有什么事情?”
“我找雷尔斯,麻烦你帮我转告一声,就说上午我找过她夫人了。”白东明笑了笑回答道。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白东明这一身黑色西装打扮再配上那伪善的笑容,的确能够唬住不少人。
保安一听,是找自家队长的,还帮忙转告一声,只是小事而已,心中对白东明的警惕稍稍有些放松,道了句“你等会儿。”便拿起别在身上的通讯器呼叫起来。
“看门狗呼叫狗官,看门狗呼叫狗官,门口有人要求见你,并指明上午已经找过狗夫人,完毕。”
蓝衣保安话音刚落,通讯器中就响起了一个如同雷霆般的咆哮,“那小子人居然还找到这来了,他娘的,告诉他让他待着别动。”
代号“看门狗”的保安有些奇怪的看了白东明一眼,心中纳闷,狗官可是好久没发过火了,听这架势,怕是出了什么大事了吧。
心中的好奇让他忍不住打探起来,神秘兮兮的问道:“嘿,兄弟,找咱教官啥事啊,看他这样子火挺大的,你待会自个儿担待着点啊。”
这“看门狗”给白东明感觉还不错,至少说话方面还行,就冲着这个影响,白东明也不想给他脸色看,开玩笑的说道:“也没啥,就是抢了他女儿做老婆,这要结婚了,没老丈人不行吧,所以特地请他来了。”
看门狗”一听,一想起平日里这狗官对着自己女儿的照片宝贝的不得了,平时大伙想看看都不成,现在宝贝女儿被人拐了,心中那个痛快啊。
瞪着眼睛,竖着大拇指对着白东明比了比,佩服的说道:“行啊,兄弟,能把咱狗官的女儿弄上手,有本事。”
……
闲聊着,“狗官”雷尔斯出现在了两人的视野中。
一件黑色背心的雷尔斯肌肉虬结,穿着条宽松的迷彩裤,黑色的战术靴,气势汹汹的向着白东明冲了过来。远远望去雷尔斯长着一个标准的国字脸,胡子拉碴的下巴给人的感觉非常之彪悍,只是实力有些低,只有中尉级别。
雷尔斯一来到白东明跟前,二话不说直接一把拎起白东明的领子,对着他一嘴的口水喷了过来,“小子,上午在天讯里我就告诉你,要我们回去就让那老家伙自己来,你他妈的别给老子多事,从哪来回哪去。”说着拎着白东明的领子就要把他丢出去。
不过,这个动作却徒劳无功,白东明的双脚如同钉在地上一般,任雷尔斯怎么拉扯他的领子,也无法将他提起分毫。
看的一旁的看门狗心中为白东明捏了一把冷汗,别看雷尔斯这一丢,虽然看似普通,但雷尔斯尉级实力的一丢,普通人绝对有死无生,幸好这小子有几分实力,没被丢出去。
“我们就不能好好谈谈吗?”白东明一脸真诚的看着雷尔斯,面对伊露丽的父母,他是真的不想用强,本来人家生活的好好的,却因为他的事情不得不流离失所,要是再用强,他的心中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不过,用不用强都只在白东明一念之间,面对雷尔斯他是心中有愧不想用强,但若是如同伊莎贝拉一样,那就不得不用了。
“好好谈谈?我们有什么好谈的?”雷尔斯觉得有些好笑,眼前的这个毛头小子居然要和自己好好谈谈。虽然刚才那一丢没成功,有些惊讶于白东明的实力,不过会自己父亲身边,这种原则问题,雷尔斯是一步不会退让。
狞笑着,雷尔斯再次鼓起全身力量,想要将白东明丢出去,甚至连内力都运上了。“这次我看你走不走。”
感受到雷尔斯运起的内力,白东明眼中凶光一闪,又是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想着直接一脚蹬了出去。
强大的力量让雷尔斯疼的整个脸都扭曲了起来,作为武者的他自然知道自己的情况。感受了一下身体,雷尔斯就知道了自己的伤势。
腹部受到重击,体内的内脏已经有了些许的损伤,伤的不重。
重新将目光放在了他认为的毛头小子身上,心中不由谨慎起来。一脚就能够将自己踢伤,这小子最少有着与自己相同的实力,而且没有用内力,极有可能是上尉级别的。父亲为了要自己回去,让上尉级别的强者来对付自己,还真是个好父亲呢,想着雷尔斯对黑袍的怨念更加重了。
就算实力强又怎样,不回去就绝对不回去,原则问题我绝不让步。
大吼着,雷尔斯再次冲了上去。
“真是冥顽不灵。”心中给了雷尔斯一个极为低下的评价,白东明也不想再和他慢慢玩下去,直接打晕带走算了。
正想着,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从背后升起,来不及细想,留下一个残影在原地,迅速的闪向了一边。
就在白东明留下残影的瞬间,一道蓝色的光束穿透残影的脑袋,击中了一旁的看门狗的身体。之前还和白东明聊的甚欢的他,现在却成了白东明的替死鬼。
“是光束枪。”没时间替看门狗哀悼,白东明迅速反应过来,顺着光束射来的方向望去,射击点就在旁边一栋近800米高的大楼楼顶。右脚猛踏地面,带起一个网状的深坑,整个人便飞一般的出现在了大楼的外壁上,脚尖轻轻一踮,在大楼外壁上稍稍借力,短短三秒之内,白东明的人影就出现在了大楼的楼顶。
刚到楼顶,却发现整个楼顶空无一人,只有一支孤零零的躺在地上的光束狙击枪,还有一些监测仪器,无论是楼道里还是楼顶都没有任何敌人的影子。
“居然是遥控的。”自己如此快的速度,却得到这样的结果,实在是让白东明大失所望,恨恨的看了一眼地上的狙击枪,拿起用力掰成两段,用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快。
对于凶手的身份,白东明想都不想就能够肯定是秦家的人,只是这秦家动作之快实在令人吃惊,白东明从学院到贝瑟尔不过才一天的时间而已,秦家不仅知道了他的行动方位,甚至还派出了杀手。
“秦家来的也太快了吧!”
白东明很是奇怪,这凶手用遥控杀人究竟有什么目的,试探?还是陷阱?不过他还是偏向于试探,思前想后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无奈只得带着疑问再次回到雷尔斯保安公司的门口。
这里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一群围观的人,大多是保安公司内的保安,而雷尔斯正组织着人手保护现场不被破坏,等待着警察的到来。此刻见白东明空手而归,便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气势汹汹的问道:“凶手呢?”
白东明只是冷冷的看着雷尔斯,没有说话。
第四十三章 父子间的隔夜仇
没有逮着凶手,让白东明憋了一肚子的火,此刻一见雷尔斯气势汹汹的样子,心中怒火更甚。
眼中危险的光芒闪烁着,冲着雷尔斯沉声说道:“我最后再问一次,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我带着你走?”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留给白东明了,他必须迅速将雷尔斯带上飞船,不仅仅是为了雷尔斯的安全,更是不想受到那些警察的骚扰。
眯着双眼,仅仅盯着雷尔斯的嘴唇,全身戒备着,只要白东明听到与自己想要的相驳的答案,就会立刻出手,将他打晕带走,也不在乎周围这么多人的围观,当然做的还是低调点好。
身高的差距让雷尔斯很快发现眼前这个不知名的小子眼神有些不对劲,多年积累的经验让他立刻警觉了起来。想起刚才白东明去追凶手那瞬间爆发出的实力,“校级”这样一个等级进入了他的脑海。
这小子实力极有可能已经是校级,一想到这,雷尔斯心中一惊,校级是什么概念在联邦随便拉个人出来都能给你解释清楚。
校级代表着联邦军方的中坚实力,最少也是一方将领的职位,当然也有一些投靠世家的校级,他们不具有职位和权利,不过眼前这个小子既然来自学院,那就一定是军方的人。
思前想后,竟然得到这么个答案,雷尔斯哭笑不得,既然军方的人参与进来了,那就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了,转念想起白东明刚才说过的话,“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我带着你走?”明显带着一种学院特有的强势,警觉的神经不自觉的放松下来。
看着眼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子,雷尔斯猜测着,或许真的是有什么极为重要的事情,让军方都参与了进来,如果真是这样,自己赌气倒是得不偿失了。
这么一想,雷尔斯倒是一下子就放开了,豪爽的回答道:“我跟你走。”
雷尔斯是豪爽了,却把白东明难住了。
这雷尔斯之前还一副打死都不去的样子,白东明都准备动手了,怎么这会儿答应的这么爽快。前后的剧烈反差让他留了个心眼。
“既然如此,那就和我走吧。”
“等等等等,急啥呀?学院的规矩我还是知道的,进去就出不来了,你总得让我把工作的事情了结了吧。”看着已经急不可耐就要拉自己出发的小伙子,雷尔斯心中有些急了,这看门狗刚死,尸体还在这摆着,凶手也还没抓到,现在就这么走了,不是太对不起看门狗了吗?
想着,又拉了一把白东明,严肃的说道:“小子,你看,我这手底下的人这才刚死,我怎么的也得把他后事处理下吧。”说着楼住白东明的脖子,略带痞气的说道:“看门狗可是成了你的替死鬼,你不表示表示说的过去吗?”
别看雷尔斯看着和白东明挺亲热的,一分钟之前两人还像生死仇敌似得。用两根手指捻起雷尔斯的手指,将手拿开,之后弹了弹被手搭过的地方,像是有灰尘落在上面一般,“别靠的太近,我和你不熟。”
真是热脸贴了冷屁股,白东明的一句话让雷尔斯凉透了心,可还没等雷尔斯缓过劲来,白东明的话让他的心真正的沉入了海底。
稍稍挪开一步的距离,白东明接着淡淡的说道:“凶手是十大世家排名第一的秦家的人,你要表示表示也应该去找他们。”
世家这个词,在人类进入星际时代之后再次进入人们的视线,曾经的它是世代为官者的代名词,但在星际时代它更代表着豪门、财富和权利。
而秦家更是世家中的佼佼者,据联邦现在已知的关于秦家的资料显示,秦家传承至2500年前的大秦帝国,家传绝学《至尊剑法》更是非校级强者不可学,联邦上至军政要员,下至贩夫走卒,各行各业都有秦家人的身影。
秦家这个庞然大物想要对付白东明可以说是易如反掌。
雷尔斯听在耳中,凉在心里。看向白东明,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原因会使得十大世家之首的秦家竟然会对他下手?
正想着,耳边又想起了那个年轻人的声音“而且你也没有时间去为他准备后事了,很快警察就会来了,到时候想走就麻烦了!所以现在!立刻!跟我走!”
见白东明一脸严肃的样子,雷尔斯也觉得确实是这么回事,暗自点了点头,想了想冲着白东明说道:“等我一会儿。”说着跑回了人群中,找了一个保安,吩咐了几句便又回来了“走吧。”事情至此,算是告一段落了,白东明终于说服了雷尔斯,答应回学院去了。
飞车上,两人闲聊着,从雷尔斯口中白东明才知道他不肯回去的原因。
雷尔斯和黑袍甚至华院长都是学院的原住民。何为原住民?原来,当初在学院建设之初,为了保持学院的神秘性,五位帅级便下令,所有参与建设的人员包括他们的后代,必须从此留在法奥贝瑞尔,终身不得离开星球。
这条命令刚下达的时候,所有人都严格的遵守,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人的后代逐渐对外面的世界感到了好奇,而雷尔斯就是其中一人。
虽然有规定不能离开,但学院和外界的交流还是有的,自己的孩子想出去看看,那作为父亲的黑袍自然全力帮忙。正好,黑袍和华院长又是朋友,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在华院长的帮助下,终于给雷尔斯争取到了一个去地球联盟学院做交流生的名额。
也正是这次机会,雷尔斯认识了伊莎贝拉。
两人彼此互相吸引,又都是年轻男女,很容易的就擦枪走火了。交流期一结束,雷尔斯喜滋滋的就带着怀孕了的伊莎贝拉上了返航的飞船,心想父亲看自个儿带个这么漂亮的儿媳妇回来,那别提多高兴了。
可谁想,这飞船还没起飞,雷尔斯就接到了黑袍的天讯。原来,就在雷尔斯等人出去交流不久,又一条规定下来了,联邦政府为了加强学院的人才选拔职能,下令,“非学院招生期间,禁止任何人进入;进入学院,必为报名者。”
在天讯中任雷尔斯如何解释,黑袍就是不同意带这个儿媳妇进来。听到自己父亲的话,雷尔斯心中不以为然,“什么规定,还不是你不肯出力。”再看看肚子已经隆了起来的伊莎贝拉,雷尔斯一冲动,一咬牙,对着黑袍说道:“好,既然你不同意,那我也不回来了。”从此,雷尔斯便对黑袍记恨上了。
就这个原因,雷尔斯被军事学院除名了。从此以后,夫妻二人便生活在了贝瑟尔,直到伊露丽出生,才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黑袍。
刚得知自己有孙女的时候,黑袍那叫一个高兴,一直想看看,可因为学院规定一直没办法实现。终于,当华山鹰成为学院院长的时候,黑袍才托了他的关系让雷尔斯将孙女送进来给他看看。
雷尔斯是个很有原则的人,父子间的仇恨,没有牵扯到下一代身上,乖乖的将已经成丨人的伊露丽送进学院,后来也就成了华院长的秘书。
第四十四章 麻醉剂
雷尔斯说的很是兴奋,像是在炫耀一般,完全看不出之前对回学院的抵触。
白东明静静的听着,不时点头、微笑给予回应,表示自己在听。事实上在他看来,雷尔斯和黑袍两人其实根本并没有什么大的矛盾,只不过学院的规定太过严格,就算是华院长也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给到一点帮助。
俗话说“父子之间没有隔夜仇。”相信这次雷尔斯夫妇回去,黑袍一定非常高兴,父子间的仇恨又有什么说不开的呢?
从雷尔斯工作的保安公司到宇宙港最少需要4个小时,现在不过才过了一个小时而已,还有近三小时的路程,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里,白东明和雷尔斯已经非常的熟悉了。
从早上至今,白东明为了忙伊莎贝拉和雷尔斯的事情,一直没有时间吃点东西。校级的实力就算几天不吃饭也不会又任何问题,只是他一直放不下口舌之欲。
看了看车外的情况,白东明打算找个地方让飞车停下,想找个便利店买些食物。
飞车高度逐渐降低,缓缓的贴地行驶,很快一个偏僻的停车位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车载光脑让将车停好,和雷尔斯说了一声,便下车寻找便利店去了。
飞车和古老的汽车有很大的区别,能够飞行使得飞车不在受到地面的拘束,而同样也因此,城市的整个空间之中到处充满了呼啸而过飞车。得益于光脑技术的开发,飞车分为了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两种,像白东明和雷尔斯乘坐的就属于无人驾驶的公共飞车。
比起有人飞车,无人飞车更加注重交通法规的遵守。比如前方是红灯,有人驾驶的飞车会闯红灯,而无人飞车载的控制器在发现红灯的时候会自动熄火,因此绝对不会出现违反交通规则的的情况。
很快,白东明回来了,手中带着两份盒饭。
刚打开车门,还未坐进车里,就见雷尔斯就大呼小叫起来,他气冲冲指着车载的光幕怒骂道:“这群龟儿子,居然说咱们是犯罪嫌疑人,我操他姥姥的。”
一听这话,白东明心中闪过一丝不安,连忙朝着光幕看了过去。
光幕上一个画着淡妆身穿制服的年轻女播报员,正指着身后的照片说道:“现有两名犯罪嫌疑人正在逃窜中,请各飞车驾驶员注意,无人飞车配合,如若发现请立即汇报;再重复一遍……”
播报员甜美的声音还未落下,驾驶舱的仪表盘上便突兀的生出了一个摄像头,灵活的四处打量着,将白东明吓了一跳,神经过敏的向后跳了一步。
不过也正是这一步是的白东明逃过了一劫,倒是一直坐在后面的雷尔斯被盯了个正着。
“咔咔咔……”一阵机械传动的声音传来,雷尔斯还没弄明白什么状况,座椅的背后竟然伸出了数只机械手臂将雷尔斯牢牢捆住,飞车的合成音也随之响起“编号:38发现嫌疑人之一,已暂时拘捕,请警察尽快赶到。”
与此同时,原本开着的窗户迅速升起闭合,车门被锁死,狭小的车厢顿时成为一个密闭的空间。
一听这飞车的话,雷尔斯急了,自己堂堂中尉实力居然会被以飞车逮住,连忙绷紧肌肉想要挣脱机械臂的捆绑。正在这个时候周围的通风口“滋兹”的开始喷洒出雾状的液体。
雷尔斯开始还没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可一闻气味,大叫一声不好,手上的动作立时加快起来,“居然还有麻醉剂。”
从雷尔斯被捆到喷洒液体,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让白东明有些反应不过来,谁也没想到看似普通的无人飞车上居然还有这样的设施和功能。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车内雷尔斯绷紧了双臂的肌肉,正在用力撑开枷锁,白东明自然也不会闲着,冲着窗户的玻璃就是一拳。
“咔嚓……”一声脆响,这看似牢固的窗户就这么被白东明一拳捶碎了,这样的结果让他自己都也些意外。一拳砸破是绝对的,白东明意外的是,这窗户碎的也太容易了,机会是他拳头刚刚触碰到窗户表面的同时,窗户就碎了,简单的有些不可思议。
时间不容白东明多想,顺着没有了遮挡的窗户边沿,右臂施力,一把将整个车门卸了下来。正好,这个时候雷尔斯也挣开了机械臂,从车内窜了出来。
“妈的,这群龟孙子,居然在飞车里还摆了麻醉药,弄得老子手都软了。”刚一脱困,雷尔斯就骂骂咧咧的骂了起来。虽然待在车内的时间不长,但吸入的麻醉剂多多少少还是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的影响,雷尔斯这会儿顶多只能发挥八成的实力。
“说这些,不如想想现在该怎么办。”白东明指着周围围观的人群说道,刚才两人的大动作引起了周围行人的关注,尤其是白东明,那动作完全就是在暴力拆车啊。
雷尔斯眉毛一皱,朝着白东明吼了一声“有啥好想的啊,先跑了再说!”说着自顾自的跑开了,白东明就要淡定的多了,轻笑一声不忘将快餐拿好,一路小跑的跟了上去。
……
七拐八拐的在楼道中窜着,像是下水道的老鼠,雷尔斯本就有些酸软的腿脚有些吃不消了。“操蛋的,这飞车里的麻醉剂放了多少剂量啊,我才在里面呆了没多少时间,居然无力成这个样子。”一个楼道里,雷尔斯揉着自己的腿不断抱怨着。
吃着有些凉了的蛋炒饭,白东明边嚼着边用手中的筷子指着雷尔斯,开起了他的玩笑,表情严肃的感叹道:“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体质都这么差,缺乏锻炼啊!”
“靠,有能耐你去试试,你这站着说话不腰疼。前后没过一分钟吧,我中尉的实力吸了那么点都成这样,那麻醉剂要是全部吸进去,别说我了,我看你也差不多。”禁不起白东明的玩笑,雷尔斯猛的站了起来,指着白东明回敬道。
挑了挑眉毛,白东明不以为然,麻醉剂这东西普通人吸进去或许没办法,但作为武者,体内有内力的存在,一运内力,这点麻醉很快就被化解排除,只是有一点,白东明弄不明白,雷尔斯怎么不用内力呢?想着便问了出来,“你用内力化解不就行了吗?”
一听白东明的话,雷尔斯脸色就更难看了,幽怨的看着白东明,无奈道:“你当我不想啊,也不知道制作飞车的这般龟孙子,在麻醉剂里掺了什么东西进去,弄的我楞是提不起内力。”
白东明一听有些了然了,原来不是他不想用内力,而是根本提不起内力。这个情况倒是让他上了心, 细细一想,虽然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这样的答案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不过却又合情合理。自从联邦实行基础教育来,只要是联邦公民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内力,而这些人大多以兵级和士级较多,古语有云“侠以武犯忌。”,在这个全民习武的时代下,为了更好的控制着这群有着武力的“普通人”,联邦自然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段。这麻醉剂之中,掺入了一些抑制内力的物质倒也合情合理。
想到这,白东明便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雷尔斯。
一听白东明的解释,雷尔斯倒是缓过神来,确实它就是这么回事,只是眼下他这样的情况要赶去宇宙港有些麻烦了。“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白东明速度的将剩余的蛋炒饭扒拉干净,擦擦嘴巴,神秘一笑说道:“无人飞车是不能坐了,但这有人的飞车却可以啊,既然警方都将咱们列为了犯罪嫌疑人,那咱就当一回,偷辆有人驾驶的不就行了吗。”
第四十五章 偷车
听白东明这么说,雷尔斯来劲了,可又有些担心,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么弄到最后不会假戏真做,真成犯罪嫌疑人了吧。”
看着雷尔斯的那小心翼翼的样子,白东明觉得当年学院将他除名做的实在太对了,这畏畏缩缩的样子,哪来还像是一个学院的人。担心这的,担心那的,等警察都追到屁股头了,还慢慢的去担心吧。不屑的看了看雷尔斯,说道:“瞧你那点出息。”说罢下了楼,就让雷尔斯一人担心去。
“等等我啊。”
见白东明要走,雷尔斯也呆不住了,既然上了白东明的这艘贼船,那两人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飞不了我也迸不了你的,更何况这自己实力还没白东明强,现在又身中麻醉剂,提不起内力,离开了他,那自己不久完蛋了吗。想到这,赶忙加快速度,跟了上去。
听着身后的奔跑身,白东明微微一笑,暗道“果然跟来了。”
原来白东明并不是真的将雷尔斯丢下,而是欲擒故纵。雷尔斯这人有脑子,但却思前顾后太多了,与其和他解释这么多,不如什么都不解释,用实际行动来表示自己的意思。
小心翼翼的躲避着可能随时出现的警察和行人,两人不断地寻找停在偏僻处的有人飞车,越是偏僻的地方,被发现的几率就越小。很快,两人发现了一家停车场,停在这里面的基本上全是有人飞车。
两人刚进停车场,雷尔斯就发现白东明有些奇怪,这空着的有人飞车不去抢,他居然跑去抢刚停好的,有司机的有人飞车。赶紧一把拉住白东明,问道:“你干啥去?”
“抢飞车啊。”飞车内部都具有车载光脑,要想驾驶有人飞车,必须要有驾驶员的启动钥匙,就是驾驶员的声音、虹膜、指纹等等。既然是抢有人飞车,自然要去抢有司机的喽,所以白东明说的那叫个理直气壮。
听到白东明的回答,这回雷尔斯得瑟了一把,心想,“原来也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啊。”呵呵一下,雷尔斯将白东明拉向一旁,指着一旁没有司机在的飞车说道:“看我的。”说罢冲着白东明挑挑眉头,那样子别提多欠揍了。
雷尔斯的主动要求出乎了白东明的意料,而他选择没有司机的车子更是令人惊讶,这到底是闹哪样啊?不过既然雷尔斯主动要求来,那白东明也图个省事,伸手做个请的手势,便站在一旁替他把起风来。
雷尔斯呵呵一笑,走到一辆有人飞车旁,用拳头轰开了窗户。
随着窗户的洞开,飞车上的报警系统也随之响起,可以说雷尔斯的举动飞车的冒险,飞车的报警系统直接连着警察的报警网络和停车场的安全网络,两分钟内如果他没有解决,那么停车场的保安以及警察会很快赶来这里,到时候两人别说去宇宙港了,直接自投罗网算了。
不过白东明却不担心,任由雷尔斯施为,在他看来无论是找有司机的还是没有司机的,最终都会引来警察和保安。
雷尔斯速度很快,顺着洞开的窗户,整个身体像只灵活的猴子一样窜了进去,一拳砸烂了不断报警的光脑,扯开各种线路,鼓捣了下车子就这么被启动了。
打开一侧的车门,让白东明坐了进来,一脚油门到底,缺了一面窗户的飞车如同出笼的猛虎,朝着停车场的出口飞驰而去。
一路上,白东明对雷尔斯能够不依靠司机钥匙感到好奇,没有启动钥匙,他是怎么做到的?想着便问了出来。
雷尔斯得意的笑笑,自豪的说道:“这个是我当年在学院里学到的,虽然飞车有光脑控制,但光脑怎么的也得要能源吧,断了它的能源,它就不能工作了。”伸手指了指砸坏的报警装置,接着道:“没有了能源,报警和启动钥匙都不能用了,这个时候要想启动车子便需要硬件启动了。”
听雷尔斯这么已解释,白东明便明白了,有没有光脑,有么有钥匙都无所谓,通过光脑启动是正常启动,而雷尔斯则是用最原始的方法,通过物理层面解决了这个问题。
有了代步工具,两人的速度再次加快,飞车被雷尔斯开的更专业赛车似的,一路横冲直撞,不知吓坏了多少司机,只是这样的高调迅速引来了一群警察的围堵。
“这群龟孙子怎么这么快就赶来了?”一面控制着方向盘,雷尔斯一面爆着粗口。
从后视镜观察了一番车后的情况,白东明冷静的说道:“你开的这么快能不引来警察吗,还有别忘了,这车之前的光脑可是已经报了警了的,加上那停车场离之前的无人飞车距离不远,应该是有警察赶到了那里,这会儿全都过来了。”
听着白东明的解释,雷尔斯有些无话可说,事实确实如此,谁让自己开车开的那么快呢?带着不好意思,向着白东明解释道:“我这不很久没摸过车了吗?这难得来一次,有点兴奋,呵呵,有点兴奋。”
白东明哼了一声,说道:“你有点兴奋和我没有关系,飞船只停留三天,三天内你要是赶不上飞船,那你就要和你夫人说再见了。”
“什么,你居然把伊莎贝拉带上了飞船……”一听自己老婆已经上飞船了,雷尔斯可急了,这可是他的命根子啊,就这么被白东明不知不觉的拐上了飞船,能不急吗?
“安心开车。”白东明迅速的拉了一把方向盘,将车子拉回原来的飞行高度。
恨恨的看了眼白东明,雷尔斯咬着牙恶毒的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