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14部分

竟是头一歪,休克了。
白东明嘴角一撇,“我不过是个问路的,何必呢?弄的我好像坏人一样……”连忙出手在张文身体上连点数下,封住了各处血管。“点丨穴”这种急救手段是基础教育的必修课程,他自然没有忘记。
第五十四章 得寸进尺
张政是古武机甲系实力前十的强者,有着少尉级别的实力,今天他好好的正在听课,突然一人跑进教室对着他喊道:“张政,你哥出事了。”
一听这话,张政瞬时慌了神了,自己从小没了父母,和哥哥一起生活,难道现在唯一的哥哥也要离自己而去吗?顾不得还在讲课的老师和报信的同学,连忙跑了出去。
……
“哥!”刚给保安止完血,一声声嘶力竭的呼喊从白东明斜上方传来,顺声望去,那是一个身穿白色校服,两米左右身高的年轻男子,有着一头铂金色的长发,看着很是帅气。
他一步越过护栏从三楼的教学楼上跳下,正直奔白东明的位置而来。
……
“哥,哥,你醒醒啊……”张政刚跑到保安亭,便看见自己哥哥失去了四肢就一个上身躺在地上不省人事,连忙扑在张文的身体上摇晃起来。
一旁的白东明有些傻眼了,难道自己真的遭报应了?这保安刚说了自己的兄弟会给他报仇的,这才多长时间啊,人家兄弟就过来了报仇了?不过这实力也太低了吧。
胡思乱想间,却见张政猛然回过头来,冲着白东明质问道:“是你把我哥弄成这样的?”
虽然是问句,但语气却有着不容置疑的肯定。
白东明并不想理他,瞟了一眼没有回答,只是拖着旅行箱向旁边走去。
……
看着眼前这个白色衣服吗,拎着行李箱的男子,怒火烧上的他的心头,放下自己哥哥的身体,冲到白东明的面前,大声质问着“你把我哥弄成这样就想一走了之吗?”
白东明冷冷的扫了一眼这个拦住自己的这个男生,没有答话,右脚上前一步,站在张政的面前低喝了一声“让开。”
张政没有让开,反而咬牙切齿的盯着白东明的眼睛。
白东明微微眯着眼,眼中危险光芒一闪而没,“这小子也太不知好歹了”,想着两人就这么对峙起来。
就在这时,突然一堆男生不知从哪冒出,将两人围了起来。
“阿政怎么回事?”男生中一个貌似带头的家伙问道
“这家伙弄断了我哥的四肢,居然想就这么一走了之!”
带头的男生一听这话,连忙看向保安亭,在那里一个断了四肢的人棍静静的躺着。
联盟学院大多是没见过血的乖学生,虽然平时偶有争斗,但也只是小打小闹而已。此刻一见到如此血腥恐怖的场面,无不感到小腿一阵抽搐
忍着心中的恶心,带头男生强自说道:“那还等什么,上啊!废了这小子,以你的实力还怕什么?”
听了带头男生的话,张政心中大定,心想“自己可是有着少尉的实力呢!怕他做什么?”想罢也不多说什么,右手成爪,向着白东明胸口抓去。
……
对于围着自己的这些学生,白东明心中很是不屑,这些实力大多士级,偶有的几个尉级的学生,他连手都懒得动。
面对张政直奔胸口的一爪,也不在意。气沉丹田,高声喝道:“联邦军事学院学员白东明,奉华山鹰院长之命前来拜访,望机甲学院院长现身相见!”
在白东明有意为之之下,声大如雷鸣,一圈肉眼可见的音波在楼与楼之间回荡。波纹所过之处,草木折断,烟尘飞散,甚至是教学楼那石质的墙体也出了斑驳的裂痕。
正冲刺着的张政着,更是首当其冲,一身白色校服片片破碎,仅剩零星几条布片挂在身上,口中喷着鲜血向后倒飞出去。
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张政看了看周围,刚才还围住白东明的几个男生,此刻也躺在地上不住的呻吟。再看看自己的身体,仅仅只是一声高喝就让自己身受重伤,这是多强的实力啊?张政心中不由的感到一阵后悔和迷茫,后悔自己冲动的就这么冲上去,而迷茫的则是,眼前之人如此之强的实力,自己真的能够赢他吗?
求助的目光四处寻找着,可以帮助自己的人。
很快张政发现,在围观的人群中不乏有教古武的老师,白东明的实力对他们的影响要比学生小一些,此刻还能站着。
张政连忙将目光投了过去,希望他们能站出来,收拾了这个凶暴的恶徒。
感受到张政的目光,老师们无一不是叹着气,背过身去,装作没看见。
张政真的绝望了。
……
“小子,来就来了,你吼什么,当这里是你们军事学院吗?我先掂量掂量你有没有来这撒野的本事!”斜上方的猛然又是一声巨喝响起,让这群刚刚饱受白东明摧残的学生们再次受到了蹂躏。
听着这个声音,张政心中一喜,看向白东明的眼神透着一种疯狂,心道:“是院长来了,呵呵,终于有人来收拾你了。”
巨喝话音刚落,白东明只觉的一股凌厉的锋锐之气直扑面门,速度之快,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来不及细想,白东明体内灵气急速运转起来,附上双臂,堪堪抵挡住着突兀的一击。
锋锐的剑气击刚刚中双臂,白东明就感到一阵奇怪,从刚才的巨喝看来,来人起码有着将级的实力,可这一招却仅仅只是中校的实力。
“小子,实力不错嘛。再接我一招试试!”话音落下,白东明终于是看清了对手。
来人中年模样,只是下巴上长长的胡须拖至胸前,半黑半白的头发随意的在脑后扎了个髻,身着一身青色的长袍,搭配着手中的长剑,显得很是不凡。
伴随着话音,中年人浑身强烈的气机就锁定了白东明,持剑的右手平举,遥遥指向了他。
虽然中年人并未攻击,但在这气机锁定之下,白东明依旧感觉到了阵阵压力。
面对他接下来的一招,白东明心中不断盘算着,“就战力来看,自己甚至能够和将级强者一拼,但真的论道实力,自己就不是对手了。”想着,白东明心中有了决定。
就在白东明思索间,由内力凝聚的剑气破空而至。
白东明也不抵抗,反而迎头而上攻击起来,以攻对攻,既然自己能够发挥将级的战力,那又何必抵挡,落了下成?
右手手臂内的灵气积聚激增,强力的刀意冲天而起, 灵气巨刀浮现右臂,伴随着右臂的劈出,朝着剑气迎头而上。
“阴阳参合,何本化无?”
刀剑相撞,僵持了一会儿,凝实的剑气仿佛一张薄纸被破开两截,化作点点粉尘迅速消散在空气中,而灵气巨刀却毫发无损。
“好小子,实力果然不错,这里人多,咱们换个地方好好打一场。”
既然对方诚心相邀,白东明自然没有回绝的道理,而且这会儿,他也确实在兴头上,高声回道:“好,你带路。”
中年人点了点头,长剑归鞘,带头向白东明来时的方向走去。
“你不能走……我哥的事情,你……必须给我个交代。”
要转身,张政那虚弱的声音便响了起来,直到这时白东明才想起还有这么个人物的存在。听到也当没听到处理,直接无视了他。
张政的声音很是虚弱,却也引起了中年人的注意。难得自己正在兴头上,被这小子一打断,老者有些不悦,面露恼色问道:“这怎么回事?”
“熊院长,他杀了我杀了我哥哥。”
听了张政的话,白东明猛然看向身边的男子,问道:“你就是这里的院长?”
熊院长没有回话,而是走到保安的身体前查看了一番,对着张政安慰道:“你哥没死,只是昏过去了。”转而又问向白东明“你干嘛把他弄成这个样子。”
不屑的瞥了一眼保安,白东明哼了一声“那是他咎由自取!”在他看来,对于保安这种丝毫不知礼数,眼中只有金钱的人,废了他四肢已经算是仁慈的了。
虽然白东明没有明说,但熊院长依旧猜了个大概,对于这样的结果,熊院长只能摇了摇头,暗叹道:“狗屁的金钱至上。哼!”想罢,伸手朝前一引,对着白东明做了个请的手势。
和善一笑,白东明抬脚就要离开,身后,再一次的传来了张政的声音。
“白东明,我不会放过你的。”张政的声音有些嘶哑,不知道是不是受伤的原因。
一听这话,白东明当场眼中凶光一闪,“这小子,自己一次又一次的不想为难他,还得寸进尺威胁起自己来,真是不知好歹。”
短短的几米距离,被瞬间跨过,白东明的身影直直的站立在张政的面前,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冰冷的目光紧紧盯着他,“既然你要报仇,那就更留你不得了。”说着伸手朝着张政的脖子抓了过去。
只是一把黑色的剑鞘突兀的出现在了右手途经的路上,将他拦了下来。
“小子,当着我的面,你也敢杀我的学生,这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吧,而且这里也不是你军事学院,在这里杀人可是犯法的。”熊院长收回剑鞘,慢悠悠的的说道。
深深的看了熊院长一眼,眼中凶光一闪而没,缓缓收回右手,笑了笑对熊院长说道:“看在你面上这次就算了。”
碍于院长当前白东明无法动作,但在他的心中可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就会放过张政。
第五十五章 拜师
白东明眼中的凶光,自然没有逃过熊院长的眼睛,他摇了摇头暗自叹道:“老华倒是弄出了个好苗子,可惜浑身暴戾之气弥漫,应该杀了不少人了,只怕有心性之危啊!”
熊院长如何想的,白东明不知道,只是被院长这么一拦,心中不悦也就没了和他比试的兴趣。冲着熊院长摇了摇手中的行李箱,决定还是把正事先办了再说。
“院长,可否借一步说话?”
一瞧白东明手中还拎着行李箱,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熊院长连忙一拍自己光亮的脑门,不还意思的说道:“倒是我没注意,来来来,跟我去办公室,咱们慢慢说。”说着拉起白东明空着的右手,就要离开。
临走前想了想却又叹了一声,放开白东明的手,走道张政身边安慰起他“你哥现在还没事,已经止血了,赶紧送医疗室去吧,要是去晚了,你哥这条命就真死在你手上啦。”说着也不再管他,摇着头回到白东明的身边。
“这里距离我办公室有段不小的距离,咱们比试比试如何?”熊院长对不能和白东明真刀真枪比上一场,依旧念念不忘,这会儿事情解决了居然又提出了这种变相的比试方法。
白东明呵呵一笑,点点头答应了。居然人家熊院长盛情相邀,他若不给他个面子,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
“那咱们先说好啊,不许用内力。” 难得有个能比试一番的对手,熊院长是变着法儿的想要和白东明比试一番。
白东明心想,不用内力就不用内力吧,自己上校的实力怎么着也算的上顶尖的了,跑步这么容易的事情还不简单?想着也就答应了下来。
……
两人的速度很快,在楼下的学生们眼中,他们就像是瞬移一般前进着,往往只能看见两个慢慢消散的残影,而看不到真身,这样的奇景引起围观的学生们一片惊呼。
介于之前对了一招,对白东明实力有了粗略的估计,熊院长一上来就是中校的速度。以白东明已达上校级别的肉身,中校的速度对他来说完全没有问题。
残影在不多消散,也在不断的产生,教学楼的走廊上可以看到两个人并排着位移,明明身体没有任何的动作,却突兀的出现在不远的十几米或者几十米的同一位置。走廊中的监控设备必须必须放慢数倍才能看的清两人的移动方式,但当监控室中的人真的放慢速度后,却发现,两人居然就是这么一步一步的如同散步一般走过去的,根本没有用任何的加速装置,监控设备没有损坏。
熊院长知道白东明很强,却没想到居然强悍如斯,从比试开始到现在不过短短的十几秒的时间里,两人已经足足走过了三栋教学楼,共30层的层数,直线距离不下9000米。看着白东明脸色如常,毫无吃力之感,熊院长心中对他实力的估计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这小子居然是上校级的高手!”熊院长心中很是吃惊,上校级别那可是联邦所有高手中都排的上号的,以白东明的年纪来看,不会超过40岁,如此年纪就有上校的实力,其天赋如何可见一斑了。
熊院长脚下速度再提,学生们眼中的残影消失时间变慢了。原本很快消失的残影居然拖了一秒后才散去,时间足足慢了一倍。这是联邦中所有人都知道的常识,速度越慢,残影消失的越快;相反,速度越快,残影消散的越慢。直到此刻,所有人这才才想起,比试双方中又一位可是他们的校长啊,那么另一个人的实力会怎样呢?
没有人敢往下想,甚至刚才准备朝白东明动手的那个带头的小子,也不敢往下想。想起刚才自己的莽撞,他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
比试依旧进行着,两人的速度已经完全的提升到了上校的水平。师生们所能看见的已经不是固定的残影了,而是两个能够行动,能够说话的“人”,只是这个人依旧有时间的限制。教学楼一层的长度大约在300左右,在这短短的三百米的距离上,无数的“人”出现了。
“你还好吧?”
“没问题。”
“老华身体怎么样啊?”
“挺不错的。”
类似的问答在两“人”之间交流,但是同样是一秒后,“人”也消散了,“人”依旧是残影,只是由于速度太快,给人留下了活动的迹象。
10栋教学楼过去了,速度依旧在白东明的承受范围之内,双方僵持着没有明显的差距,暂时分不出个高下来。
熊院长抽空看了眼身侧,白东明拎着行李箱的身影居然还在身旁,只是脸上已经有了些许的潮红,“上校的速度还能承受,实力已经非常不错。”心中暗自点了点头,上校实力的速度白东明只是有些潮红,这样实在有些他的出乎意料。
不过这也激起了熊院长的爱才之心,“就是不知道这小子实力极限在哪了,要是可以的话,倒是可以从老华那家伙手里抢一个过来!”心中想着脚下的速度猛的再次提了一个档次,已是运起了轻功。
虽然熊院长说了不能用内力,但是轻功并不属于这个范畴,不会轻功的白东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熊院长一路绝尘而去,而自己只能紧赶慢赶的追上去。
奔跑中他的浑身毛孔尽量张开,不断的释放出体内积聚攀升的热能,白东明已经出现气喘吁吁的情况,感受着周身忽起忽停的气流,他心中是有苦自知,上校是自己的极限,准确的说是肉体的极限,现在的速度完全的是他一步一步跑出来的。
熊院长速度一提,迅速和白东明拉开了距离,不过短短几秒,白东明就被抛开了很远。看着远在身后的白东明,熊院长一阵好奇,他不明白白东明为什么不用轻功,虽然是用肉体力量,但却没限制轻功的使用。
待大汗淋漓的白东明来到他身边的时候,熊院长不禁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不用轻功呢?虽说不用内力,但没限制轻功的使用啊!”
“轻功?”白东明听的有些诧异,难道刚才熊院长速度突然的提升是用了轻功?虽然听过轻功的大名,但已经学了《天问九刀》自觉实力足够的白东明一直没有把它放在心上。此刻一听熊院长的话,但是上了心,“回学院一定要学轻功,这跑步累死人了。”
朝着熊院长坦率的摇摇头说“我没学轻功。”
“没学轻功?那你都学了些什么?”听白东明的话,熊院长心中对白东明的实力算是有了一个猜测。
“我只学了的刀法。”
听到这,熊院长心中暗道一声“果然”,面色凝重的问道:“除了刀法,其他都没学?”
白东明点了点头。
得到答案,熊院长这才真的对他的实力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自己认为的好苗子,原来是棵畸形苗。只学了刀法,其他竟然什么都没学。
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白东明,熊院长越打量白东明,心中就越是欢喜,虽然是颗畸形的苗子,但依旧不能掩盖他无与伦比的天赋。上校的实力、《天问九刀》以白东明的现在的年纪,拥有如此成就实属是举世罕见,也唯有十大世家排名前三的年轻强者可以较之一二。
忍住心中的欢喜,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有师傅吗?”
熊院长有些期待又有些担心,眼前这根年轻人可是从军事学院来的,说不定是老华的徒弟呢,最后只能化作静静的等待,等待白东明的回答。
“我没师傅。”白东明摸不准熊院长究竟想干什么,不过从他的表情来看,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四个字让熊院长又喜又惊,满是皱纹的脸上像是盛开了一朵老菊花,心中直道:“没师傅就好,没师傅就好,幸好老华没收他做徒弟,哈哈,我可赚到了!”
熊院长的笑意白东明看的很清楚,思维敏捷的他即刻想到“这老家伙这么问我,不会是想收我为徒吧?”这么一想可能性却是非常之大。
果然,只见熊院长正了正脸很是严肃问道:“既然你没有师傅,那拜我为师如何?” 浑浊的目光中隐隐透着期待。
“拜师?”这个问题,白东明不是没想过,只是每次想到这个问题,心中就有这一种不屑之感传来,这中感觉就和当初在面对索拉星人时候一样。他清楚的知道这种不屑并不是自己的感觉,而是来源于脑中的那个珠子,是金乌在从中作祟。
一咬牙,在心中恶狠狠的说道:“你越不屑拜师,我就越要拜师。”想罢,当即对熊院长说道:“我愿意!”

k = fnn{
var aprd = 11454441;
var= 0;
var l = 〃〃;
var= 〃/bksrv/〃;
var paras = {〃aprd〃:aprd};
¥(rl,paras,fnn(daa){
f(!()){
l+=〃作者有话说〃
l+=;
¥(〃#arspnk〃)(l);

},‘sn;

k;

第五十六章 金乌上身了!
当白东明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熊院长真的激动了,自从当上这古武机甲系的院长以来,从没有哪次是这般的激动。
他连声说了三个“好”字,“好好好。”因为激动而有些微微颤抖的手拉着白东明点点头,说道:“既然,你你愿拜我为师,那就跟我来吧。”说着拉着白东明向前走去。
白东明紧紧的跟在他身后,心中有些奇怪,怎么自己的决定刚一说出口,这心中的不屑就消失了呢?不过这也算是一件好事,毕竟第一次摆脱金乌的意志,也算是一种胜利吧。
熊院长的速度不快,就和普通人的速度差不多。两人就这样在楼道中行进着, 看着一间间相同的教室,白东明有些怀念曾经的过往,熟悉的教室、熟悉的人,只可惜他再也回不去了。
一扇扇掠过眼前的窗户将他的记忆深深掩埋,留下的只是陌生。
……
很快,熊院长拉着白东明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这里是位于整个系的最深处的一个小院,四周环绕着茂密的竹林,一条溪流从屋前缓缓流过,石质的小桥连接着小院和外面的世界,颇有一中小桥流水之感。
“怎么样?我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吧!”熊院长很是自得,这里可是他托了很大的关系才布置出来的,要知道,在联盟学院这种贵族学校中能有这么一个独立的小院可是身份的象征,而这小院中的一切更是他亲手栽种和建造出来的。
白东明点点头,这里的环境确实不错,青翠的竹林搭配着流淌的溪水显得相得益彰,能在联盟学院这种地方弄出这么一个优雅宜人地方,着实不容易。
轻轻闭上了双眼,感受着周围的不同,就在刚来这里的时候,白东明感觉到这里的灵气比起其他地方要浓郁不少。
清风微微拂过竹林带起的沙沙声,溪水潺潺流过的水声,伴随着泥土的芬芳让他沉醉,《金乌耀世诀》自发的运转起来,缓缓吸收着周围的灵气。
熊院长在一旁看的啧啧称奇,“仅仅只是感受了一会儿,不仅浑身暴戾之气尽去,还能入定感受自然,这徒弟算是找对人了。”
看的出来,他对白东明这么个徒弟很是满意。想着也不打扰白东明,背过身,向屋内走去。
……
很快没多久,白东明就回过神来,感受了一下自身的实力,《金乌耀世诀》依旧停留在灵智阶段,并未突破,只是基础更加的牢固了。没有突破,白东明也没有在意,实力这个东西本来就不是想突破就能突破的,得靠积累和机缘。
睁开眼睛寻找着熊院长的踪迹,却发小屋的门正对着自己敞开着,“看来熊院长是进去了。”想着便抬脚走了进去。
从外面看这间小屋并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当白东明走进后才发现,屋内竟然没有任何的现代器具。
没有灯、没有光脑、没有固定天讯,一切都是那么的原始。竹制的桌椅、床铺,处处透露着一种古色古香的味道。
竹桌前熊院长正点着两根红色的蜡烛,手中捏着三根奇怪的棍子,正冒着青烟,闻着味道倒是非常香。
见白东明进来,熊院长亲切的和他打了个招呼,“你先找个地方坐下,我很快就好。”说着将那奇怪的香料插进了身前的一个小炉子里。
他朝着白东明笑了笑,走进了内屋。
趁着这个空档,白东明好奇的走向桌子,他对桌上的这个小炉子有些兴趣。
炉子不大,两手就能够合抱起来,不知什么材料做的,看上去有些年纪了。由三只兽脸模样的脚支撑着,炉身上雕刻着两只长着四只脚的蛇,头上生有两只长角,两蛇围着一颗满是火焰的球状物嬉戏着,显得古朴而神秘。
端看着这只炉子,白东明非常肯定自己没有见过这种四脚蛇,但却又觉得非常眼熟。
“也许和金乌有什么关系吧。”
放下炉子,白东明在屋内找不到什么感兴趣的东西,重新坐回椅子,静静的等待起来。
不多时,熊院长从内屋出来,手中拿着一卷卷轴。他拿着卷轴朝着白东明笑了笑,说道:“来,孩子,帮我挂上去。”
对于熊院长叫自己孩子,白东明没有多少抵触,既然已经决定拜其为师了,这称呼上的改变也就随他去了。乖乖的接过卷轴,在熊院长的指导下,将卷轴挂好。
随着卷轴缓缓下放,白东明终于看清了它的真实面貌,原来这是一幅画。画中一人手持长剑,黑色的长袍站在崖上,负手而立。
将自己的武器放在桌上的剑架上供着,熊院长在在桌边的椅子上坐下,对着白东明说道:“你跪下吧。”
白东明不明就里,怎么拜师还要跪下?一脸疑惑的看向了熊院长。
熊院长一拍自己的脑门,说道:“瞧我这记性,你先跪下拜师,待会我再和你慢慢解释。”
白东明应了一声,答应了下来,就要跪下。就在这个时候他惊异的发现自己的双脚却根本不听使唤,无论自己怎么摆弄就是动也不动,想弯腰查看竟然连整个身体都不能动了。
“小子,安安心心的在一边看着,这次算给你个教训,别没事找事,反抗更是没用的,哼哼!”陌生的声音在白东明的耳边回荡,但屋内只有熊院长和他二人,又怎会出现第三人的声音呢?
“你是金乌!”
下一刻,白东明终于反应了过来,只有神秘的金乌可以做到这样的情况了。他本以为自己反抗金乌拜熊院长为师真的成功了,却没想竟然将金乌引了出来。
这就像钓鱼,本想随便钓一条鱼,结果鱼上钩一看居然是头大白鲨!
……
见白东明久久未跪,熊院长有些当心怕他突然反水,急忙问道:“小子,你不会反悔了吧。”
可换来的却是一阵阵的冷笑,“呵呵,他当然不会反悔,可我反悔了。”白东明猛然抬头,一双金色的眼眸映入了熊院长的眼帘。
“白东明”继续说道:“我妖族天生地养,尊天地为师,你一小小人族何德何能敢让我拜师!”
话音刚落,熊院长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气势锁定了自己。来不及多想,一把抓起桌上的长剑,翻身跳出了屋内。
“哼!”“白东明”冷哼了一声,走了出去。
屋外熊院长持剑而立,手中遥遥指着“白东明”,大声问道:“你究竟是谁?”
“呵呵。”冲着熊院长邪邪一笑,没有回答。“白东明”张开了全身毛孔,屋外开始挂起了大风,竹林不断地沙沙作响,肉眼可见的漩涡在他的头顶形成。《金乌耀世诀》运转的越来越快,体内的骨头正被快速的炼化着。
看着“白东明”头顶上的漩涡,熊院长心中大骇,“难道他是帅级强者?”不同于华院长那种半路出家的强者,有着师门传承的他非常清楚那漩涡的来历。那是灵气漩涡,帅级强者专有的标志。
将级强者在突破至帅级后,体内内力转化为一种可以从天地中汲取的能量——灵气,而能形成灵气漩涡的无一不是帅级。
不管熊院长如何大骇,“白东明”可不会给他机会慢慢接受现实的机会。
嘴角冷笑再起,夹杂着无匹刀意的水仙刀出现在他手中,“老家伙,受死吧!女娲有体,孰制匠之?”随着“白东明”响彻天际的吼声,朝着熊院长脑门直劈而去。
这一招曾经让华院长拜服,那么熊院长呢?
看着即将临门的一刀,熊院长心中很是平静,无喜无悲。不知追求了多少年的武学,竟然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面对这一刀,他不知道该怎么接,或者说忘记了怎么去接。以往所学的招式、剑意在此刻统统化作了乌有,眼中闪现的只剩下这质朴无视的一刀。
恍然间,他动了,身体不自觉的挥剑迎了上去。
“叮”的一声脆响,这必杀的一刀竟然就这么被接下了。
“白东明”瞪大了眼睛暗骂一声“该死的!居然这时候突破了。”金色的双眼迅速恢复原样,身体像是失去了力量般趴在了地上,不住抽搐着。
而熊院长则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想着什么。
第五十七章 记名弟子
良久,熊院长终于是回过神来。
轻轻闭上眼,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突破了,梦寐以求的帅级就这样突破了,梦幻般的感觉让他有些难以置信。能够非常清楚的感受到天地见那如云如雾的灵气在四周飘荡着,体内的内力在周遭灵气的引导下正逐渐蜕变着,丹田之处原本内力的漩涡逐渐凝聚成型,相信用不了几天就可以凝聚成丹,蜕变为帅。
睁开眼,看着趴在地上不断抽搐的白东明,他感有些不知所措。
眼前这个自己一直想收为徒弟的人,竟然有着如此恐怖的爆发力,以至于可以爆发出堪比上将级的力量,尤其是那金色的眼眸现在想起依旧毛骨悚然,霸道而极富侵略性,如同燃烧着的火焰般热烈,却又仿佛死亡样的冰冷。
金色双眸下白东明和之前判若两人,两者究竟有这怎样的联系,是他的里人格还是他真实的本性,还有为何好好的突然趴下了,这一切都是个迷。
深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情绪,熊院长决定还是等他醒了再说,虽然有些担心醒后是否还是金色双眸,但为今之计也只能这样了。
想着长剑在空中划过,就要归鞘,不想“叮”的一声脆响半截剑身跌落在地。
熊院长看见剑身的瞬间,僵住了。原以为自己突破帅级已经能够和金眸的白东明抗衡了,却不想竟是靠着这剑才侥幸逃过一劫。回想起刚才白东明的那一击,仅仅只是灵气夹杂刀意,就能将自己这千锤百炼的三尺青锋断为两截,那他的实力又究竟如何?下次没有了剑的自己还挡的住吗?
强烈的危机感笼罩着他的心头,看着依旧趴着的白东明,不禁恶向胆边生,“要在他崛起之前就先杀了他吗?”想想还是觉得算了,毕竟是自己刚准备收为自己徒弟的人,转身就杀了他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思索着,熊院长决定还是等他醒过来再说吧,将断剑收好,抱起白东明走进了屋内。
……
白东明早在准备跪下的那一刻就失去了对身体德尔掌控,完完全全的旁观者视角,观察着“自己”和熊院长的对话。
直到熊院长接下了那一剑,他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下,与此同时耳边也传来了金乌的声音,“小子,下次再有这种事情,老子就直接夺舍了你,哼!”
虽然金乌的声音听着很强健,但白东明依旧感觉的到,在那强健之下难以掩盖的虚弱。
金乌的声音消失了,而白东明也发现自己重新掌控了身体,刚想动作,强烈的剧痛便席卷而至,瞬间将其痛昏过去,任由身体趴在地上抽搐着。
……
不知过了多久,白东明悠悠转醒。看着四周竹制的墙壁,他知道自己还在熊院长的小屋中。
“你醒啦!”熊院长那略显苍老而不失中气的声音从一旁的角落传来,顺着声音望去,他正坐在角落里抚着断剑。
看着熊院长,白东明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师傅的人,想要开口有些艰难。
“说说吧,怎么回事。”
他思量了一会儿,深吸了口气他说:“那个人从小就住在我的身体了,偶尔出来和我说说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