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15部分

话……这一次我拜你为师,触怒了他,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白东明并没有详细的说出珠子的事情,而是编了些其他的告诉了熊院长。
听了白东明的话,熊院长的眉头皱的越深了,他想起了曾经的一件事情,面色古怪的的说道:“你这情况,我好想在哪见过……”
一听这个,白东明瞬间来兴趣,连忙从床上坐了起,问道:“在哪儿?”
“你等着。”说罢走向另一间屋子,摸索起来。
很快,熊院长的手中带着一本残破的线装书走了过来。坐在白东明的身边,翻开一页指给白东明看。
只见书中这样写道“修道者,每每对立天劫,然力不足者,兵解夺舍或以投胎转世,得以重修。”这段话的意思倒还好理解,只是这天劫、兵解、夺舍让白东明有些摸不着头脑,只是其中的“夺舍”二字正好听金乌说过的。
许是看出了白东明的困惑,熊院长说道:“这些东西我也看不懂,只是夺舍这个词倒是听过我师傅说过,意思是实力高深之人,可借他人肉身复活。”
熊院长的话像是一个晴天霹雳,让白东明瞬间呆住了,自己不正是这样复活在这具身体上的吗?那么金乌呢?
回想起重生后的一切事情,全部离不开金乌的影子,通过这次熊院长的解释,白东明算是真正的知道了金乌的想法——对自己实施夺舍,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没有实施。
回过神,他焦急的问道:“难道就没有避免或者解决这种事情的方法呢?”
熊院长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有一个地方应该有你想要的答案。”
此刻的白东明已经是死马当活马医了,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什么时候自己被金乌夺舍了那才叫真正的没希望呢。急忙像熊院长询问起来。
“那是种族防线附近的一颗星球,50年前,我和你们华院长等几个朋友一起旅行的时候不小心误入了那颗星球。在那里我们惊人的发现,上面居然有着同古代华夏文明相似的文明遗迹,而这本书也正是从那里捡到的。”说着翻开了其他的页面,“由于当时时间紧迫,我们只是探索了一部分地方,便遇到了危险,最后只是草草记下了星球的位置就离开了。”
“那颗星球坐标在哪里?”
“不知道。”熊院长摇了摇头
“你不是说记下来了吗,怎么会不知道?”白东明开始抓狂,这是在戏弄自己吗?
熊院长点点头,说“那颗星球有着奇怪的力量,当我们的飞船想要记录下那里的位置时,却发现在星图上根本找不到它的位置,而从那以后,任由我们多方寻找也没有找到再次进去的入口。”
熊院长说的很是惋惜,但对白东明来说却是绝望。原以为找到了解决金乌问题的方法,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看着白东明颓废的身影,熊院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好了,别沮丧了,那颗星球虽然找不到,但总会有办法的。”
安慰了会儿白东明,熊院长将书本重新收好,再次朝着白东明问道:“经历的这样的事情,你还愿意拜我为师吗?”对于这个问题,熊院长很是在意,经历了金色双眸的事件后,他对白东明拜师的事情依旧没有放下,但那金色双眸却让他心中颇有余悸,拜师这个事情究竟还要继续下去吗?
思前想后,他决定还是将这个问题交给白东明自己吧。
望着熊院长那带着期望的眼睛,白东明心中很是迷茫,真的没问题吗?金乌会反对吗?万一待会他再次出现又该怎么办?这一切让他心中不断的挣扎着。
紧接着,他灵光一闪,叫师傅不行,那叫老师如何,想着他将这个答案告诉了熊院长。
哀声一叹,“古华夏文明中,拜师需行三礼。第一拜祖师,第二行拜师礼,第三训话和门规。这三礼是自古传下的礼数。没有行拜师三叩首之礼,你喊我老师,也只是记名弟子,算不上是真传啊!”熊院长有些伤心,如此天赋的弟子居然没有收入门下,这实在是一大损失。
紧接着他继续说道:“不过现在这样的情况,也只能是这样的结果了,东明,以后你就喊我老师吧!”
第五十八章 变帅了?
当晚,白东明就在熊院长的院子里住了一晚。
晚上的时候,白东明和平时练功时一样盘腿稳坐在床上,但心神却悄悄的进入了脑海的珠子中,自从上一次进入那幻境后,他就再也没进去过,而金乌虚弱的声音,则给了他再次进去一探究竟的勇气。
空间中火焰耳朵世界消失了,参天的巨树也消失了,金乌更是不见踪影,只有一个暗红色的阴影停留在空间之中。
“想必是控制身体时,这段时间金乌所储存的能量都耗尽了吧。”白东明摸不着头脑的猜测着,眼前这一切和自己第一次进来时几乎没有区别,如果硬说有,那么就是那块阴影比之前凝实了很多。
看着代表金乌的黑色阴影,白东明的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快感,不过危机也随之而来,“现在正是他的虚弱期,如果不趁着这个时候将他干掉,等他恢复过来,就晚了。”
恍惚间,白东明又想起了熊院长所说的那个星球,“也许那是自己唯一的机会!种族防线是一定要去的了。”
有了对付金乌的计划,白东明心中踏实了很多,退出了珠子,修炼起来。
灵气漩涡的再次出现,将修炼中的熊院长惊醒。
感受着天地见那磅礴的灵气,心中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白东明那一刀仅仅依靠肉掌就能劈断自己的剑,原来全是灵气作祟。
一般人修炼炼的是内力,而他却是直接吸纳灵气,这就好像老师经常说,所有人起点都是一样的,同样的路程,有的人是走路,而有的人则是坐飞船。
“自己这个学生还真是与众不同呢。”摇头一笑,熊院长没再管其他,闭上眼,继续打坐起来,他才刚突破帅级,还需要很多时间来巩固呢。
……
“老师,昨天因为那件事情,有件事情忘了告诉你。”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白东明想起了华院长交代自己的事情。
说着走到旅行箱旁,拿出了华院长交给他的盒子。
看着眼前这熟悉的盒子,熊院长有些激动,“想不到50年后,他居然会让你把这个带过来。”颤抖着双手,他接过看了白东明手中的盒子。
在盒子周围轻轻按着什么,“咔嚓”一声,盒子被打开了。
站在一旁的白东明终于看清了,这件拖了他不少时间的神秘物品。
鲜红的颜色,不规则的形体,周身带着一种奇异的纹路,那是一块石头,比拳头稍大一些。
这么一块石头,值得自己这么大费周章的专程送过来吗?
白东明不是傻瓜,虽然不清楚这石头究竟是什么,但华院长这么大费周章的让自己带过来,而不是选择快递或者其他方式,必然有他的理由;再看熊院长的表情,猜测着这石头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静静的等待着,熊院长手一挥,将窗户房门全部关上,郑重的对着白东明问道:“他除了让你带着个过来之外,还有其他的要求吗?”
非常肯定的摇了摇头,“没有。”
见白东明的回答,熊院长有些奇怪,心想,这老华让东明给自己带来这个,却没个留言,这什么意思呢?想着,他拿出了天讯拨了号码。
“老华,我是熊。”
……
“东西我已经收到了,你有什么打算?”
……
“你确定,给他?”熊院长瞄了白东明一眼,看的他有些奇怪,“给我?什么东西?”
“好,我知道了,我会给他做的。”说完这些,熊院长挂断了天讯,将盒子重新合上,带着些兴奋的笑容对白东明说道:“和我来。”
白东明不明所以,但依旧乖乖跟了上去。
乘坐着飞车,两人离开了联盟学院。凯比特星比贝瑟尔星快了半个季节,深秋的天气颇为凉爽,大多数的人民依旧穿着夏天的衣物。
光脑安排的飞行路线在靠近地面的最底层,距地面也不过20公分的样子,透过窗户能够清楚的看到两边街道上行走着的人群。
白东明闲着无事,扭头看着窗外不时闪过的美丽女孩儿,权当放松精神,只是这一幕却让熊院长逮了个正着。
“东明啊,你有女朋友了吗?”看着白东明不断瞄着窗外的女孩,熊院长为老不尊的开起了他的玩笑。
“应该算有吧……”
“那要抓紧了,老师我可是等着你的喜酒呢。”
“自己最大的问题都没解决,能给她什么?” 白东明自嘲的笑笑,将心中艾薇的身影掩去,重新换上了冰冷的面容。
见白东明没继续说下去,熊院长也没追问,气氛一时沉重了起来。
好在路途不是很远,仅仅只是过了片刻,两人终于到了目的地。
这里已经是首都的郊外,刚一下车,白东明就知道了此行的目的——联邦机甲研究所,七个朱红的大字刻在门口装饰的巨石上。
联邦机甲研究所不愧是联邦机甲的研发中心,无数全服武装的士兵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个水泄不通,更是有着数十家机甲在周围巡逻着。
熊院长没有说话,带着白东明想研究所内走进。
“站住,什么人!”
刚一走近,还未靠近大门,一声响亮的呵斥便传了过来,随着呵斥声,周围的士兵迅速瞄准了两人。
熊院长并不慌张,呵呵一笑大声骂道:“张志明,你个老不死的,我每次来都要吓我一次才甘心是吧!”
对方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紧接着伴随着大笑,一架机甲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哈哈哈……”
驾驶舱打开,笑声的主人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熊,你这家伙哪次来不是偷偷摸摸的来啊,我不吓吓你,你怎么长记性呢?”说话的是一个身材精瘦的男子,看着和熊院长差不多年纪,但身上那身黑色的机甲战斗服却凸显出了强烈的科技风格。
被名叫“张志明”的男子说的有些不好意思,熊院长连忙转移了话题,拉过白东明的手,朝着张志明说道:“我学生!你喊他志明叔就行了,别对他客气。”说着还挑衅的挑了挑眉毛。
“志明叔您好!”白东明朝着张志明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
张志明点头回应,并没有在白东明身上停留过多的时间,转而向着熊院长问道:“这次来干什么啊?还带着一个学生?”
熊院长的表情逐渐严肃了起来,将手上的箱子给张志明看了看,轻声说道:“老华让他把这东西送过来了,来之前我和他同了天讯,他说做给他。”说着指了指白东明。
看了看盒子,再听熊院长这么一说,张志明的脸色也凝重起来,细细的打量了白东明一番,向他问道:“什么实力了?”说着一股上尉级的威压朝着白东明压了过去。
白东明没有想到,这“志明叔”下手也太快了吧,连招呼也不打就来。不过也就上尉级别的威压而已,实在是小意思。
瞄了一眼熊院长,见他正朝着自己呵呵的笑着,没有说话。
看到这,白东明也把两人的关系摸了个大概,心想“怎么着也不能给自家老师丢脸吧!”想着,冲着张志明呵呵一笑,放开了全身气势,上校级的压力直扑张志明的身上。
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白东明还放开了对刀意的控制,绝世的刀意瞬间冲天而起直刺苍穹,紧接着又迅速收敛起来。
仅仅只是一秒不到的时间,其他的还在站岗的士兵一下子东倒西歪的倒下了,而张志明更是后退了半步。这样的结果确实出乎了张志明的意料,带着惊异的眼神指着白东明支支吾吾的问向熊院长,“他…那个…他…上校?”
熊院长故作无奈,双手一摊的点了点头。紧接着他一把搂住了张志明的脖子,“托这小子的福,哥们我一不小心也突破了,这两天咱变帅了!”
听熊院长这么一说,张志明的眼中立刻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眼神,瞪大了双眼,“你……居然变帅了?”说着上上下下拉扯起熊院长来,“来,让某家悄悄,是不是真变帅了?”
“你还别不信!不信咱们找时间试试。”熊院长连忙将自己身上乱摸的手脚拍开。
撇了一眼熊院长,张志明严正说道:“你的话,我自然相信,不过既然你都变帅了,怎么没去军部报备呢?”
一听这话,熊院长叹了一声,“哎,这不刚变帅就来你这了嘛,一直没时间。”接着他连忙对着张志明说道:“说了这么多,你倒是让我们进去啊。”
“跟我来吧。”张志明点了点头,找了个人将自己的机甲放到一边,带着两人走了进去。
第五十九章 秦守生
在张志明带着两人前行的过程中,熊院长才缓缓道出了此行的真正目的。
“铸刀?”白东明诧异的问道。
熊院长点了点头,肯定的回答道:“是的,为你铸刀!”熊院长的语气很是平淡,只是却让白东明惊诧万分。
铸刀?还是为了自己铸刀,这样的结果让白东明的大脑有些转不过来了。自从拥有刀意和灵力,他便再也没有为了有无武器而感到纠结。
刀意的无坚不摧,灵气的超强增幅,这就相当于一把无形的武器,有了这些,他又何须武器呢?
想着对着熊院长摇了摇头,直道:“我不需要。”
干脆而简洁的话语让熊院长笑了起来,他耐着心情和白东明解释起来。“你的攻击我见识过了,非常的强大,就连我的剑也被劈为两截。”说到这,熊院长顿了顿,双眼直直的盯着白东明,他说“实体武器能够更好的容纳内力和灵气,它能够使你的攻击更为强劲,减少你内力的损耗,获得更加持久的战斗力,你觉得还不需要它吗?”
不得不承认,熊院长的话非常有吸引力,白东明确实心动了,正如熊院长所说的,如果拥有这么一把武器,那么它带来的可就是战力的高度增长。凝神看向熊院长说道:“我要!”
熊院和一旁的张志明对视一眼,笑了。这样的结果才是他们希望的。

数分钟后,一行三人在一间办公室的门口停了下来,熊院长有意提醒了白东明一下,他说“我们现在见的这个人是联邦的机甲设计师,同时也是一位武器铸造大师,所以待会见了面,你要注意点语气。”
白东明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紧接着他看到张志明拿出一张卡片,在墙上的识别器上刷过,“叮”的一声脆响,合金制大门轻轻滑向一边。
“呦!张志明,你怎么有时间来我这啊?”大门刚一打开,沉闷而粗犷的声音便传入了三人的耳朵。
听着声音,张志明笑了笑没好气的说道:“我是没时间啊,可熊院长一来,我再怎么没时间也得请假过来。”说着三人依次走了进去。
办公室的空间不是很大,但里面摆设的东西却分类清晰,相处和谐,没有丝毫的冲突之感。房内只有一张桌子和光脑,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而此刻一个人正坐在桌前,摆弄着光幕上的机甲设计图。
他含笑和张志明、熊院长两人点了点头,指着白东明向他们问道:“这位是?”
熊院长咳了一声,伸手向白东明身上一引,“这是我的学生。”配合着熊院长,白东明点点头示意了一番。
“那么熊院长这次来是有什么事情吗?”轻轻撇了眼白东明,秦守生心中暗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小子不就是杀了家住四个儿子的家伙吗?居然跑到自己眼前来,这等好事真是天掉的馅饼呢。
想着,秦守生嘴角不由的咧其一道微笑,看向白东明的眼神中泛着绿油油的光芒,就像色狼见了美女一般。
秦守生那异样的目光不仅白东明看到了,就连周围的张志明和熊院长同样也感受到了,那**裸的欲望实在太明显了,只是这欲望为何会针对白东明呢?这个问题就这样埋在了两人的心中。
再次咳嗽了一声,熊院长说道:“这次过来,是希望你能够帮我学生铸刀。”
一听这话,秦守生笑了,笑的非常的放肆。紧接着脸色一变,毫不客气的说道:“我可不会为一个凶手铸刀,哼!”说着抱胸靠在椅子上重重的哼了一声。
听了秦守生的话,张志明和熊院长纷纷皱起了眉头,看着他的样子,不像说假话的样子。
而白东明心中也是纳闷,说自己是凶手,自己杀的人海了去了,谁知道他说的是哪一个。想着,朝着身边的二人耸了耸肩。
白东明作为自己的学生,熊院长自然更加相信他的话,带着疑问问向了秦守生,“秦大师,你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熊院长“误会”二字还未出口,便被白东明生生打断。
熊院长刚一开口,白东明就发现了这个称呼上的问题,瞬间他让联想起了“秦大师”刚才所说的话,心中不由一惊,暗道:“这是秦家人。”
想到秦家人在贝瑟尔对自己的暗杀,白东明心中杀意难以自抑的发散出来,只听他厉声喝道:“你是秦家的人!”,右臂刀意瞬间凝聚成型,介于虚幻与现实之间的长刀出现在掌中,遥遥指向了坐在椅子上的“秦大师”。
白东明的举动当真吓了熊院长和张志明一跳,这秦守生可是在联邦都鼎鼎有名的武器铸造大师,虽然是秦家人,但他的铸造能力却是相当一流,不少将级强者都曾拜其铸造武器,所以对他动手,不说他背后的秦家,单单那些将级就不会放过白东明。
“东明,你干什么?”熊院长急急忙忙的朝白东明叫道,而张志明则站在一边没有说话,他和白东明并不相熟,没必要为了他而冲撞了秦守生。
没有理会熊院长的话,白东明接着说道:“真是在哪儿都能见到秦家的臭虫。”冷峻的面庞带着嘲讽的微笑。
“呵呵,白东明啊白东明,我也想不到你居然会出现在我眼前,我秦家家主可是对你非常的上心呢。”秦守生说的很是随意,面对白东明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反应,依旧如同稳坐高台一般坐在椅子上笑面如常。
一见如此,白东明也没有继续说什么,散去手中灵气长刀,笑了起来,他说:“我这么一个小小人物,哪里担得起你们家主的惦记,越是惦记,我可越是吃的好,睡的香呢。”
看着眼前说话挥洒自如的白东明,熊院长不禁有些呆滞,这才是最真实的他吗?他和秦家究竟有着怎样的纠葛,竟然会惹得秦家家主对其上心?他发现自己越发的看不清这个学生了。
“看在熊院长的面子上,我就当没见过你,你走吧。”说着秦守生转过座椅背对着众人。
秦守生此人性格如何,白东明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在他的眼中,秦家人都是不可信之人,而且之前秦守生那饿狼般的眼神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那就这么简单的放过自己,白东明是打死也不会信的。
“那倒不必,你见没见过我与我何干?我今日是来铸刀的,刀未铸成,我绝不离开。”话音一落,白东明也无任何动作,只是将浑身无匹的刀意朝着秦守生扑去,竟是想强迫他为自己铸刀。
虚幻的刀意充斥着这并不宽敞的办公室,作为刀意针对的对象,秦守生心中很是难受。他虽然是铸刀大师,联邦的机甲设计师,但归根结底他都是一个技术人员,实力无法同白东明这种战斗人员相比,此刻在这些刀意的笼罩下,他已是大汗淋漓心中直冒凉气,哪里还有大师的风范。
颤颤巍巍的重新转过身,用着颤抖的语气说道:“让我铸刀,绝不可能!”说道这秦守生已经感觉到了那直透心底的杀意,连忙补充道:“不过我铸刀的工具,你倒是可以随意使用,自己铸刀。若你不答应,我也没有办法,你就动手吧。”
听完秦守生的话,白东明满意一笑,刀意、杀意瞬间小时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脸色的笑容很难让人相信刚才那凶神恶煞面容是否真实存在。
对于秦守生,白东明没有什么想法,不过是个技术人员而已,对自己构不成威胁,杀不杀他没多大的意思,更何况他的身份还是联邦的机甲设计师,有这层保护罩罩着,要杀他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而他所说的自己铸刀,白东明不曾想过行与不行,任何武器在他的手中都可以是刀,只要他愿意。那么铸成什么刀都无所谓,只要是刀就行。这样的要求,只要随意的找个刀的模型铸造一把就行了,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东西在哪里?”
“……在机甲装配车间的铸造间。”
第六十章 选刀
从秦守生的办公室离开,张志明便带着两人前往了机甲装配车间。三人一路前行,张志明突然的说了一句,“秦守生可不是什么好人,他虽然是武器铸造大师,但为人过于阴险狡诈,你们还是小心的好。”说着指了指前方不远的一处车间道:“就送你们到这了,我还得去守着大门,不能离开太久。还有,熊,随时联系,我有感觉秦守生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你们,我在大门给你们监视着。”
熊院长和白东明郑重的朝着张志明点了点头,任他离去了。
“秦守生很有可能将你出现在这的消息报给秦家,还是赶紧动手结束走人的好。”看着张志明已经远离的背影,熊院长说出了一个可能性极大的威胁。
思索了一番,白东明觉得非常在理,连忙说道:“老师,我们赶紧开始吧,不然时间可就来不急了。”
秦守生铸造武器的工具全部摆放在车间的铸造间中,整间铸造间摆放的工具和秦守生办公室的风格一样,看的出平时他对这里可是精心保养过的。
在铸造间的中央有着一台巨大的怪异机器,巨大的圆盘上嵌满了无数的微小镜片。
“这是熔炼炉。”一旁忙着挑选铸造材料的熊院长看了一眼白东明,见他正围着熔炼炉看着,提醒了一句,“你现在看看没问题,待会开始启动的时候,你可千万要离开周围三米远,这东西温度太高了,连我也吃不消。”
白东明点点头,见熊院长一直忙着挑选材料,走到他身边好奇的问道:“老师,你会铸造武器?”
“不会,但是我看过秦守生铸造的过程,多多少少知道一些。”怀中抱着几块材料,熊院长走到了熔炼炉旁。
他在熔炼炉的周围不知鼓捣了些什么,铸造间的天顶滑向两边,露出了正午的太阳。凯比特星不处于太阳系,但依旧拥有同太阳相似的天体,它们也就直接被命名为了“太阳”。
熊院长挑选的材料纯度非常高,将材料放在了熔炼炉的底部,忙完这些他对着白东明问道:“你想打造一把什么样的刀?”
“老师,随便什么刀都可以,任何东西在我手中都是刀,在这方面,我不挑食。”轻松的开了一个玩笑,白东明接着说道:“如果说用的最顺手的话还是比较灵巧、轻便一些的为好。”
熊院长了然的嗯了一声,走到一边的铸模挑选了起来。
有形似禾苗的苗刀,刀刃如柳叶的柳叶刀,直来直去的横刀,还有娇小玲珑的白杨刀,将这些铸模扔在白东明的面前,“自己选一个,你不挑食,我怎么知道你究竟想吃什么!我去找淬火的东西去”幽怨的看了眼白东明,转向一边离开了。
白东明对刀并不了解,这匆匆忙忙的突然的就让他选一把刀作为定型的武器,实在有些难办。挑挑拣拣间,他的思绪有些混乱,虽然任何东西在他的手中都可以是刀,但这也仅仅只是说明白东明用刀再行,选刀他可就没这本事了。
就在白东明苦恼的时候,去找淬火介质的熊院长回来了。他开着一辆小型货运飞车,运来了数十个大张志明后。
刚下车,他就问向白东明“选好了没,选好了就要开始铸刀了。”
“老师,我不知道应该选哪种刀。”
“你一个用刀的人,居然不知道选刀,还真是奇葩了?”白了白东明一眼,指着挂在墙上的样品刀剑说道:“一个个的去试试,哪种顺手就用哪种,咱们时间可不多了。”
顺着熊院长指的方向,白东明果然发现了很多收藏着的武器,刀。枪、剑、戟无一不全。
走到这些藏品面前,拎起其中一把刀,看了看藏品说明,“刀身近柄持处小,刀刃弯曲向前至顶端,继续弯向刀背,刀头呈圆形,形似云头,得名云头刀。”
刀的质量非常不错,摸着也顺手舒服,想起熊院长之前说的话,将刀意凝实在云头刀上,还没两秒,“咔嚓”一声,这柄看似不错的云头刀竟是承受不住刀意的力量,碎成了数块碎片,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
尴尬的看了眼熊院长,白东明继续看了下去。
苗刀,长五尺,刃长三尺八寸、刀柄一尺二寸,因其刀身修长形似苗而得名,兼有刀枪两种兵器的特点。
质量优等,挥舞顺手,刀意凝实,碎!
柳叶刀,顺手,碎!
雁翅刀,顺手,碎!
斩马刀,顺手,碎!
看着这碎了一地的武器碎片,熊院长连忙叫停了白东明,“既然你选不出来,那老师就帮你挑一种吧。”想着拿起了地上横刀的铸模摆在了熔炼炉下方的出口。
“这是一种叫横刀的武器,在古华夏大唐帝国时代出现,它比厚背刀、雁翎刀轻便更加容易携带;比弯刀、柳叶刀刀身长许多,攻击范围更广,可以说是刀之中巅峰之作。”
“既然老师觉得好,那就用这横刀吧!只是刚才试过的那些刀刃,手感都很不错,但当刀意灌注其中的时候,便纷纷承受不住崩碎,这又是怎么回事?”见熊院长为自己选好了样式,白东明想起了刚才那些刀刃,会不会也无法凝实刀意呢?想着连忙问了出来。
对于这一点,熊院长的解释是,“那些刀剑都是收藏品,看着好看而已,向我的那把‘长空’剑也是秦守生替我铸造的,我的剑意它不是承受的好好的嘛。”想起被白东明一刀而断的‘长空’,熊院长心中有些难过,这把剑陪了他可是好些年了。
“而且这些剑的材料不怎么样,像我们将级的武器铸造材料,那和机甲的武器材料是一样的,就算是能量武器也弄不断的实体武器。”说着,熊院长伸手指了指地上那一堆乌黑异常的金属锭。
“这些竟然是制造机甲的材料,可是怎么是金属锭的样子?”白东明一脸惊奇的问道,这些金属锭看着实在普通,就和一般的铁锭没什么区别,乍一听说是制造机甲的材料,到真是将他吓了一跳。
制造机甲的材料,光光硬度就不是普通材料所能够比拟的,更和快还要适应多种极端的环境,如,太空、海洋、高温、低温,还要加上一点,抗光束能力。以这样的材料制作出的武器子让也拥有相同的特性,如果这次铸造武器弄的好的话,可不亚于得到一架机甲呢。更何况熊院长手中的那块石头一直没有揭晓谜底,这让白东明对这次的铸造充满了兴趣和期待。
“这都是秦守生弄得,他就喜欢把那些超高强度合金弄成金属锭,说是方便铸造。好了,差不多咱们就开始吧。”说完,让白东明将地上堆积着的金属锭放置到了熔炼炉的承托盘上,熊院长自己则去将淬火介质摆放好。
承托盘的中间有个空洞是,是用来让融化后的金属流进铸模的。拿起金属锭,不想看着不大,一拿起来才知道分量十足啊,仅仅只是一枚金属锭就有数百斤之重,拿着手中的这金属锭,白东明再次担心了起来,这铸好的刀会不会也有数百斤呢?要是这样,那携带起来就麻烦了……
第六十一章 铸刀
熔炼炉是一个有着数万面镜片组成的超级聚光镜,为了能够更好的将光源定位,这台熔炼炉的中心位置被设计了个孔洞。这个直径大约10米的超级聚光镜有光脑控制,避免了人为控制时受到的伤害,而为了延长熔炼炉的使用寿命,熔炼炉除了聚光镜部分,其他都是使用了特殊材料制成,起到快速散热的作用。
放置金属锭的中间层的下方有着一个直径5厘米的导流槽,可以使金属熔化后通过导流槽进入铸模中。这种铸造方法和古法有着很大的差别,当然这也是和科技的进步分不开的,新型材料的诞生,不同材料的配方配比,不同星球上不同的矿物,通过有机结合成为了此刻熔炼炉中间层中的那些金属锭。想要以古法俩炼制它们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正午的日光透过熔炼炉的聚光,在熔炼炉的中间层汇聚成为一个微小而可怕的光斑,在光脑的控制下,光斑直接命中金属锭堆。只是短短的两秒内,这可以抵御能量供给的金属锭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通红如岩浆般的液体,顺着导流槽流入铸模中。
“这温度……也太高了吧。”那些金属锭,可是白东明亲手拿过来的,对它们的质量非常清楚,而且刚才熊院长也说明了,它们原本可是用来制作机甲的材料啊,仅仅只是在这短短的两秒中就开始融化,这是多么可怕的温度。
一旁的熊院长一边看着铸模,一边解释了起来,他说“聚光现象相信你很清楚,这聚光镜上一片镜片就相当于一个太阳的光照,数万的镜片,数万的太阳,全部聚集在这小小的一片数厘米大小的光斑上,温度足足是太阳表面的3倍,达到了18000c,而这金属锭足足两秒后才融化,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一般的金属上去就直接汽化,别说化为液态了,连渣都不剩。”
熊院长说的很轻松,但在白东明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