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16部分

看来,这却太可怕了,一个太阳透过这么大的一个聚光镜可以达到如此高的温度,那么作为太阳存在的金乌呢?上古三足金乌十日横空,又会是怎样的场景?想着,他对剩余的八颗珠子愈加期待起来,不过当务之急还是的找到那颗遗迹星球,解决金乌夺舍的危险再说。
乌黑异常的金属锭化作液态顺着导流槽进入了铸模,像溪流一般顺着导流槽潺潺流下,火红的金属液在铸模中回荡,如水样的波纹随之荡漾。
当金属锭已经熔化了二分之一后,熊院长才从随身的盒子中取出了那枚红色的石头,郑重的看了一眼,将它放进了中间层。
“老师,这块石头究竟是什么?值得您和华院长如此重视?”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白东明心头很久了,在这一刻,他终是问出了心中所想。
轻轻叹口气,熊院长面色有些悲伤,语气沉重的说道:“这块石头正是当初那个遗迹星球中获得的。我、老华、桶、还有另外一个兄弟,因为好奇,我们四人进入了遗迹,却不想在遗迹之中迷了路,为了寻找出路我们不得不分头寻找出口。”
“遗迹星球之中的危险是我们谁都没有想到的,各种自然灾害竟然轮番上阵,天空中不时降下雷霆闪电,面盆大小的火球如同雨点一样打来,甚至会突然的出现各种冷兵器。”说到这里,熊院长的脸竟然恐惧的扭曲起来,“当时的我们虽然同是将级高手,但面对这些东西却丝毫没有办法,只有闪躲的份,然而奇怪的是,当我没后退离开了一段距离后,竟然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
熊院长描述的不多,但从中透出出来的信息,却依然让白东明感到震惊,四位将级高手都无法抵挡,这还仅仅只是遗迹,那么如果这星球上的文明还存在的话,那会是怎样的场景?
白东明不敢再往后想,问道:“后来呢?”
“后来?后来……他死了,原本约定好一个小时后,没找到出路回到原地汇合的,但是,当我们伤痕累累的回去时却只有三个人,地上留下了一行提示。”
“顺着提示,我们沿着他留下的记号向前前行着,这一次果然没有再出现任何的攻击。当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了,我们想将他带回飞船,却发现他的身体正快速的消失着,像是被什么啃噬了一般,最后连骸骨也没留下。”
“唯一留下的就只有这四块红色的矿石,这是他在遗迹中找到的战利品,当时约定好等回了联邦,用这些矿石给我们铸造自己的专属武器……”熊院长已经哽咽了,伸手颤抖的指着那块正缓慢融化的红色石头。
熊院长接着说道:“因为他的身份,联邦特地做了一次调查,却没有丝毫的发现,而这件事情也被联邦封存了起来,四块矿石,分别被铸成了老华的指虎,我的剑,桶的长枪,这是最后的一块。”
“老师,逝者已矣,请节哀!”对于熊院长的这种感情,白东明能够理解,只是这件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他能做的也只是安慰安慰而已。
……
红色的石头已经融化为液体,它的熔点比金属锭还要高很多,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才化为液态。
此时的熊院长已经调整好了心态,正认真的注视着铸模中的液态金属。这最后的一块矿石一定要将它完美的铸造出来。
铸模中的液态金属逐渐冷却凝固,鲜亮如岩浆般的颜色逐渐便的暗红,此刻熊院长从一旁的工具架上取下一只钳子,仅仅夹住已经凝为一体的长条型刀胚,将它从铸模中提了出来。
“东明,过来帮忙捶打,记住要用你体内的灵气灌注在锤子中。”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做,但白东明依旧照做了,两人面对面不断的用锤子在刀胚上捶打着,“嘭、嘭、嘭”的巨响回荡在铸造间中。
熊院长不时停下动作,比着刀胚不断的观察着是否有弯曲不平的地方。
“滋”的一声青烟从寒冷的淬火介质中冒出,刀胚的第一次雕琢完成了。
再次回炉重新加热,一秒不到的时间冷却的刀胚再次恢复鲜红的熔岩色,“继续捶!”
“砰、砰、砰……”灌注了灵气的锤子不断地敲打在刀胚的两侧,丝丝肉眼不可见的灵气顺着捶打悄然的渗透进了刀胚中。
……
“最后一次了……”熊院长的话还未说完,天讯的来讯声便响了起来。熊院长拿起天讯接通了,“什么?人已经到大门口了,好,我知道了,我会尽快搞定的,你能拖多久是多久。”
言罢,熊院长迅速的将天讯放下,将准备好的各种材料涂抹到了横刀的刀刃上,“桶刚才说,秦家的人已经到大门口了,随时都可能进来,这最后一道工序还要一点时间,一定要加快速度。”
白东明点了点头,迅速的帮忙起来,铸造间中到处是他的残影,一件件的深加工工具摆在了熊院长的身边,只等他最后的一步了。
天讯再次响起,熊院长走不开身,白东明拿起接听,“我拦不住他们,秦家这次来的是他们二长老,带了军部的手令来的,他们已经进去了,你们要小心。”
掐断了天讯,白东明给了熊院长一个放心的眼神说道:“没事的,老师你继续,我很快就回来。”话音一落,白东明只留下了一个残影在原地,人已经离开了铸造间。
“东明,你……”正在控制火候的熊院长无发抽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东明的残影消散。
第六十二章 战国七剑
站在机甲装配车间的金属大门前,白东明不断调整着呼吸,刚才张志明在天讯中已经说明,领队的是秦家的二长老。能成为长老已经是实力的代表,而排名第二,更是让他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
装配车间的门前有着一片非常广大的空地,它的用处是将装配完成的机甲运送出来,以及停放用的。此刻空地上没有任何的人影,连一半的装配机器人也不见踪影,白东明孤零零的堵在大门前,颇有一番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想着还在铸造间为自己铸造横刀的熊院长,白东明的心中很是温暖,仅仅两天的接触,他能够感觉的到熊院长身上对自己的感情。
“不能再给老师添麻烦了。”心中暗暗下着决定,白东明绷紧了全身的肌肉严阵以待的等待着秦家二长老的来临。
……
“多谢二长老提拔!”秦守生正恭敬的陪在一位老者的身边,就在刚才二长老已经答应了他,回去就为他请功,这对秦守生来说不亚于当初结婚时的欣喜,甚至犹有过之。
“他们现在在哪里?”二长老面色冷峻,一身黑色长袍,配合着左手的一把黑金双色的长剑,显得更加孤傲和严谨。
一听二长老文化,秦守生自然不敢怠慢,连忙答道:“在机甲装配这间,这边请。”说着向前引引。
二长老,右手长袖一挥,“所有人跟上。”接着让秦守生走在前面带头行进。
……
白东明没有等几分钟,秦守生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眼前,在他身后紧紧跟着一名黑袍老者还有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
看着秦守生的身影,白东明心中不觉怒火中烧,“当初放过你,还真是便宜你了。”想着,怒不可遏的杀气直冲秦守生而去,体内的灵气已经高速运转起来,在手中化为一柄狭长的水仙刀,做好了随时发动攻击的准备。
感受到前方直扑过来的杀气,二长老向前一步,挡在了秦守生的身前,将针对其的杀气拦截了下来。“这杀意倒是精纯的很呢,这小子看来手中人命不少啊。”看着不远处挺拔站在大门前的白东明,二长老心中想道。
“小子,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还是我带你走?”
听着对面老者传来的话音,白东明心中好笑不已,前段时间自己才也对雷尔斯夫妇说了这样的话,这会儿就有人这么对自己说了,实在是“报应不爽”啊。
朝着说话的老者凝神望去,黑色的衣袍遮挡不住他身上那内敛的气息,白东明实力不过上校,但对自己有没有威胁还是能够感觉出来的。眼前的这个老者一身黑袍,看上去颇为平常,但那阴阴蛰伏着如同凶兽一般的气息是黑袍如何也遮盖不了的。
白东明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了危险,这是此前在熊院长身上没有感觉到的,压力非常之沉!
尽管压力非常,但白东明并不会就此屈服,朗声高笑道:“我为何要跟你走?”
白东明在等,等熊院长完成最后的工序,为了给熊院长争取时间,他必须拖延时间,只要熊院长能及时出来,到时候别说一个秦家二长老了,就算是整个秦家都不惧分毫,帅级的实力可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
“哼,为何跟我走?你在贝瑟尔大闹了一场,致使平民死伤无数,不过幸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克勒斯市的警察局局长齐趴已经将你的事情上报军部,军部决议,撤除你上校军衔,勒令你即刻前往军事法庭接受讯问。”二长老冷笑了一声不屑的回答道。
二长老说话的话说的很是冠冕堂皇,似是他们才是站在正义的一方,白东明对此嗤之以鼻,不过却依旧为秦家的强大而感到震惊。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军衔是如何得来的,说白了点,是熊院长以他的潜力为筹码向联邦获取的,但仅仅只是在克勒斯市大闹了一场就撤除他的军衔,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这其中说没有秦家人推波助澜,打死白东明他也不信。
“自己的价值在联邦眼中果然没有秦家的大啊。”自嘲一笑,白东明也不在意军衔的问题,迅速向二长老翻脸道:“要我走,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说着右脚在坚实的超强混凝土层上猛力一跺,带着一连串的残影冲了过去。
“这小子实力居然到了上校级!”看着直冲而来的白东明,二长老心中猛然发现自己居然错误的估计了白东明的实力,他本以为白东明能够达到少校已经很了不得了,却没想到居然是上校级别。不过他并不担心,以他上将的实力捏死一个上校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没有丝毫的区别。
这小子必须死!
“对方公然反抗,就地格杀!”一手拎着秦守生,二长老迅速的向后退去,将周围的士兵丢在了原地。
听到二长老的命令,士兵们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连忙出手回击,只是他们的速度再白东明的眼中实在太慢了。
灵气凝聚而成的水仙刀,轻飘飘的撕破他们的战斗服,连同他们的肉体都在不经意间碎成块状,散落了一地。
灵气水仙刀很锋利,具体锋利的什么程度白东明也不是很清楚,最骄傲的战绩就是上次将熊院长的剑砍断的那次。这些士兵的身体自然没有那柄剑结实,随着白东明手中长刀划过,偶尔可以看见刚才好好好的人,突然间如同积木一般散落,大多是还是以腰斩、直剖、斩首为主。
这些士兵的尸体在空地上组成了一幅血肉画卷,散落在地的肉块是房屋,黑色的战斗服象征着山峦,而鲜红的红色血液则构成了泛滥着的江河。
白东明杀的很艺术,闲庭散步般的在士兵群中走过,威力巨大的光束步枪竟然一枪未放的全部倒在了血河之中。只是这艺术般的杀人效果并没有给二长老带来什么震撼的感觉,他反而正站在一旁静静欣赏着,这杀人的艺术。
“二长老,不知道,您对这个结果还满意吗?”将水仙刀从最后一名士兵的身上抽出,白东明挑衅的看了一眼二长老。
“啪啪啪……非常不错,我看的非常舒服,这些个士兵本身就是送你杀的,你只有杀了人,我才有理由当场杀了你,这样就算华山鹰那条老狗也不能说什么。”二长老的拍了拍手一面说着,一面抽出了左手的长剑。
长剑非常的长,比常用的剑还要多出二十多公分,而剑柄也多出近一倍的长度,可以双手合持。随着长剑的缓慢拔出,一道凛然的寒光直射白东明的脸上。
以白东明的眼神看的很清楚,剑身上不规则的花纹环绕周身,靠近剑柄的一端上刻“楚”一字。将剑鞘放下,左手轻轻抚摸着剑身,二长老继续说道:“此剑命为楚,全长107公分,重300斤,乃战国七剑之二,今日你能死在此剑之下,也算你的福气!”
赐予人死亡是为福气,恐怕也只有秦家之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第六十三章 断臂
“小子,你可以撑住啊!”铸造间中熊院长正忙着最后的一道工序——开刃。
横刀的铸造基本已经完成,最后的开刃只要将刀刃上变脆的部分磨掉就算完成,但这把横刀的开刃却让熊院长吃力异常,建造机甲的材料本身纯度极高,硬度也无话可说,再加上那不知名的红色矿石,导致了开刃很是艰难。
愤愤的将手中的砂轮扔在地上,熊院长有些气急败坏,“怎么我和桶的武器要开刃就那么简单,这小子的横刀就这么难呢?
将横刀放下,走到窗户边,看了一眼白东明,连忙惊叫道:“东明,你可一定要撑住啊!”说着迅速跑了回去,重新打磨了起来。
虽然车间外的战况不容乐观,熊院长心中颇为焦急,但此刻这最后一步只要完成,就可以解决一切的问题了,关键是这最后的开刃怎样才能开?
熊院长冷静的思考了起来,“自己之前的武器和桶的武器均属需要开刃的武器,打造材料和这柄横刀没有任何的区别,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突然一道灵光闪过熊院长的心中,“灵气!是了,一定是这个,以前的铸造装备的时候,为了能更好的容纳能量,输入的都是内力,而这次却是灵气。”
熊院长越想越是肯定,一拍双手,连忙拿起横刀将自己体内的灵气注入进去。
“砰!”的一声巨响,哪想灵气刚一注入其中,一股强大的斥力从中涌出,手中横刀脱手而出,跌落在地上,熊院长自己更是被震退了数步。望着跌落在地的横刀,熊院长心中惊疑不定,仅仅凭借着一把未打造好的武器,在无人操控的情况下,能够将已经是帅级的他震退数步,这让他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难不成是灵气的问题?”
重新捡起横刀,看着颜色暗红的刀身,他皱着眉头猜测着“或者要东明的灵气试试?”想着,他再次看向了窗外。
……
秦家二长老手中的长剑给白东明带来了很大的压力,那是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似是一层薄雾笼罩在剑身之上,但肉眼看去却根本好无发现。
“接招吧!凤歌鸾舞!”难以想象,在二长老苍老的面容下竟隐藏着不下白东明的巨力。
二长老速度太快了,超过一米的长剑在他的手中灵活异常,手腕翻转,长剑便出现在了白东明的面前。
“好快的速度。”
来不及反应,白东明只能将右臂横挡在前,虚幻的的水仙刀以刀背接下了这一剑。
“砰……”
沉闷的响声在空地上回荡,白东明体内的灵气在急速消耗,转眼间已用去半成。二长老的剑剑柄很长,甚至可以当做斧钺来使用,夹杂着的巨力让他不得不迅速先后跳了一步,脱离二长老的攻击范围。
看着向后跳去的白东明,二长老残忍的狞笑起来,“小子,你杀我秦家四位少爷可曾想过会有今日?”
二长老的话在白东明耳中真是难听异常,心中对秦家所为愈加不屑一顾,“什么叫想过今日?难道让我任由你们秦家之人杀了,而不反抗吗?”
“死在秦家人的手中那是你的荣幸!”二长老瞪大了眼睛朝着白东明咆哮道,仿佛是想用强大的声音将这个荒谬的答案强加在白东明的身上。
怒了,白东明真的怒了,这就是秦家!
“不过是群目中无人之辈而已,你当你们秦家是联邦首相吗?”长啸一声,白东明举刀欺身而上。
“增城九重,其高几里?”
天问九刀第四刀脱手而出,刀未至,势先行。重如山岳般的气势全部压上,毫无保留的倾泻在二长老的身上。
只是二长老没有收到任何的影响,上校和上将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虽然,白东明攻击力上犀利异常,甚至达到了上将的地步,但在气势上却是绝对不可能压得过他们的。
气势引起的气流带动着二长老的长发向后飘荡,面对白东明扑面而来的气势,二长老不为所动,眼中神光牢牢锁定了出手的位置,稳稳的将手中“楚“剑向前一递,剑尖直指白东明的心脏。
二长老的动作白东明看到非常清楚,手中长刀稍稍调整了下角度,朝着剑身直劈了下去。
“叮……”刀剑相撞,一声清脆的声响从接触的部位发出。
看着完好无损的“楚”剑,白东明心中惊讶了起来,这第四刀的招式可是《天问九刀》中,下劈攻击最强的招式,居然毫无建树;而一直无往不利的灵气却在这实体武器之前失去了色彩。二长老手中的这柄剑实在有些强的离谱啊。
不过眼下可没有太多的时间给他思考这些,白东明的攻击刚过,二长老便发动了攻击。
“凤狂龙躁”
浑厚的内力在剑尖汇聚为一点,一只精巧的凤凰从剑尖飞出,夹带着的庞大压力在周围形成了一股强风。而其身后紧跟而来的便是“楚”剑结实异常的剑身。
面对这样的攻击,白东明瞳孔猛然一缩,迅速反应过来,手中水仙刀朝前再次猛力劈下。
“一蛇吞象,厥大何如?”
伴随着白东明再一次的长啸,手中水仙刀在体内灵气的支撑下,向前延伸了过去,近10米长的刀刃,朝着迎面而来的凤凰当头劈下。
感受到巨刀的无匹刀意,二长老心中一紧接着又放松下来,“实质化的刀意,这小子果然与众不同,不过我可不惧!”想着,他脚下的速度再次提升起来,面对这当头的一刀毫不闪躲的冲去。
两人距离实在太近了,无论是谁,只需轻轻抬一抬脚就可以到达。
灵气化作的长刀毫无阻碍的将娇小的凤凰劈为两半,顺势在高强度混凝土的地面上劈出了深深的沟壑,浓厚的灰尘弥漫在眼前,让白东明有些看不清楚,从刚才水仙刀传来的感觉知道,巨刀没有劈中任何东西,这样的触感让他迅速撤回水仙刀戒备了起来,
突然,灰尘中一道寒光闪过,白东明根本来不及防御,只觉得右边肩膀一股钻心的剧痛袭来,整条右臂砰然跌落在地,手中灵气凝聚的水仙刀也飘然散去了。
“啊……啊……”声声凄厉的惨叫分别从白东明的口中传出,剧烈的疼痛让他不住的在向后倒退着,面容扭曲起来。
这秦家二长老算是白东明至今遇到的第一高手了。
秦二长老的实力比之华院长在伯仲之间,为何当初他能够胜过华院长,那不过是华院长再给他喂招,帮助他突破而已;可二长老可是要致他于死地,这种情况下哪有留手的可能,白东明自然敌不过了。
失去了胳膊的肩膀,伤口正流淌着鲜红的血液,这样的痛苦白东明仅仅只是坚持了一会儿就挺过去了,相比起当初炼化骨髓时疼,这实在太小儿科了,只是血液的流逝让他身体有些虚弱。
灰尘散去,秦家二长老的身形才显露了出来,手中长剑的一端正不断的滴落着点点血迹,看着不断打滚着的白东明冷然笑道:“小子,我这就送你去见我秦家的四位公子。”说话间,手中“楚”剑已然高高举起,正对着白东明还在挣扎的身躯。
第六十四章 疯狗咬人
“下去陪葬吧!”随着二长老高声的喊叫,白东明眼睁睁的看着这临头的一剑朝着自己劈了下来,他不甘心,当初面对将级巨兽的时候他也没有放弃,现在更不可能放弃。
强忍着断臂的疼痛,全身肌肉依旧绷紧着,双眼紧紧盯着这劈下的剑刃。
剑刃下劈的速度如同慢动作一样在他眼中行进着,在剑刃即将劈至的瞬间,白东明动了,紧绷的肌肉完全爆发出不同于以往的力量。
电光火石之间,白东明的身体竟然翻滚着脱离了长剑的攻击,让二长老这志在必得的一剑落了个空。失去了目标的长剑止不住去势,重重的斩在了白东明原来的位置,超强的力量让地面也为之晃动。
……
被直接斩中的高强度混凝土的地面完全破碎,这一剑之威通过中心的剑痕不断向外辐射出去。震动不断的传递,就连在铸造间的熊院长也感觉的到这股力量。
看着手中的横刀,熊院长心中一横,豁了出去。“不管了,先把东明救下才是最重要的!”
在他的眼中,虽然这把横刀是由自己兄弟存留下的矿石打造而成,具有特殊的意义,但其意义再强也没有自己徒弟的性命重要,更何况现在横刀只是一个开刃的问题,暂时放下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想着便带上横刀冲了出去。
……
翻滚闪过这一剑的白东明惊魂未定,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战斗意识,迅速起身向远方退去,尽力拉开两者之间的距离。
只是刚刚后退,白东明便感觉到背后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扭头一看。这一看可是将他吓的不清,原来不知何时,二长老竟然来到了白东明的身后,而他刚才撞上的物体就是秦家二长老的身体。
“呃……”
朝着白东明邪恶一笑,二长老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拎了起来,狞笑道:“白东明,这下我看你怎么跑。”
看着白东明不断挣扎着的双腿,他的心中一阵暗爽,手中的这个小子可是接连杀了家主四个儿子呢,秦家人死在外人手中实在是对秦家的侮辱,更何况他们还是家主的儿子,这种事情简直就是**裸的打脸啊。为此,家主可是开了长老会,必杀这小子,而且奖赏还不少。
想起家主答应给的奖赏,二长老心中那叫一个兴奋啊,手中力道不由的加重了。
感受着脖子上传来的力量,白东明面如死灰,缺氧带来的眩晕让他逐渐失去了力道。就在这时,突然不知从身体的何处涌出了一股力量,让白东明瞬间睁开了快要闭合上的双眼。
一度销声匿迹的嗜血欲望再次出现,占据了他的整个脑海,金色的双眸再次出现,这是这一次白东明没有失去身体的控制权,一切就似乎当初对战那将级巨蜥时一样。
仅剩的左手一把抓住二长老掐住自己脖子的手,将体内灵气疯狂的灌了进去,灌进了他的皮肤、肌肉,而唯独没有灌进筋脉。
经脉是人体内能量流通的场所,虽然直接灌进去能够让二长老的手部经脉受损,但这并不是白东明想要的结果。
二长老察觉到了白东明的异动,但自视盛高的他并不认为白东明能够从自己手中逃脱,看向抓住自己手的白东明很是不屑。
然而下一刻,名为不可思议的表情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你……”话未说完,只见二长老抓住白东明的左手猛然炸裂,无数的血肉夹杂着破碎的骨渣向四周飞去,原本左手的位置此刻只留下了一层浓浓的血雾。
从二长老手中逃脱,白东明单膝跪在地上猛的吸了几口气,一同被吸入的还有丝丝鲜红的血雾。
“啊…这味道实在太棒了!”深深的吐息着空气中的血雾,白东明非常的享受,脑海中那嗜血的欲望似乎也传来了满意的感觉,断臂的痛苦也好似被压下了一般。
白东明紧紧盯着二长老的双眼中,欲望在燃烧。
……
看着不断呼吸着的白东明,二长老突然怕了起来,看着白东明那双金色的双眸,那种霸道和冷冽,是他绝对没有见过的,即使从家主身上也没有。
同白东明一样,他也缺少了一只手臂,不同的是白东明缺失的是惯用的右手。
二长老也尝到了白东明断臂的滋味儿,剧烈的疼痛让他的脑门布满了冷汗,相比起白东明那斩断的痛苦,他这炸裂的痛苦更加让人痛彻心扉。
金色的双眼,让二长老彻底放下了轻视之心,浓浓的战意飙升爆棚,二话不说右臂持剑再次朝着白东明斩了过去。
“凤凰于飞!”
这一招,是战国七剑“楚”剑的绝技,出剑的瞬间如同凤凰双飞于世,拥有着远超上将的攻击力量。而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短短的一米不到,二长老居然用了如此强大的招式,可见他对白东明算的上是恨之入骨了。
不过成也“楚”剑,败也“楚”剑,超长的剑身使得他无法及时的变换方向,这就给白东明创造了机会。
带着狂暴的嗜血之感,白东明用仅剩的左臂牢牢的抓住了二长老的脖子,身体迅速来到他的背后,整个趴在了二长老的背上。
“看看咱们谁先死!”怒啸一声,白东明张口隔着衣服,咬在了二长老右边的肩膀之上。
黑色的长袍并不能阻挡白东明的牙齿,四颗尖锐的犬齿如同尖刀一般卡进了肌肉,在门牙的帮助下,这块已经进嘴的肩膀的老肉便被撕扯了下来。
“啊……”如此剧烈的疼痛让二长老叫出了声,他万万没有想到失去了武器的白东明竟然会如同疯狗一般咬人。
是的,疯狗一样,真的在咬人!
缺了一块肌肉的肩膀,瞬间冒出了潺潺的血液,眼见红色的血液,白东明再也控制不住那嗜血的冲动,张开大口,使劲吸了起来。
二长老左右摇晃着,忍着失去皮肉的痛苦,想要将白东明晃下来。然而白东明的左手牢牢的勒住了二长老的脖子,让他那锋利无匹的“楚”剑完全失去了作用。
白东明吸血吸的欢快,将级的血液果然是大补,仅仅只是吸收了短短的十几秒,断臂造成的元气损失便补了回来。
感受着逐渐衰弱的体力,二长老心中一横,长剑高举朝着自己的背后插了过去。
“嗞啦……”
剑体入肉的感觉和肌肉被撕裂的感觉让他心中一喜,心道“看你还不死。”长剑再次抽出、插入,没有丝毫的招式可言,有的只是疯狂!
面对二长老再次插来的一剑,白东明依旧没有躲避,继续吸收着。刚才的那一剑已经从他肋下刺了进去,但此时此刻两人拼的就是一股狠劲了,谁对自己狠谁就能够赢的最后的胜利。白东明这边还有熊院长的存在,他相信熊院长不会放任他不管,有了这样一个后盾的存在,白东明自然不会放弃继续吸血的打算,更何况此时的他,也真的控制不住这中冲动了。
再次刺入的“楚”剑终于让白东明松开了大嘴,二长老心中渐生希望,他似乎看见了白东明就这样死去。然而下一秒,颈椎处也传来了皮肉撕裂的感觉。
乘着张口的空挡,白东明四颗犬齿朝着的它们的目标——颈椎,发动了攻击!
随着二长老血液的吸入,白东明体内的伤口正在不断的愈合,伤势也逐渐减弱,就连刚刚刺入的那几剑剑造成的伤势都有了愈合的迹象。
有了二长老血液的支持,白东明任由他刺着,刺的越疼,咬的越深,吸的也就越狠。
将级强者就是将级强者,白东明已经在二长老的身上开了10多个口子,血液吸收不知几何,这二长老到现在都没有倒下,生命力之顽强实在超乎他的想象。
15个伤口,二长老终于出现了疲乏的状态;
18个伤口,白东明除了断臂之外,体内被刺破的内脏已经修复如初;
20个伤口,二长老终于支撑不住倒下了。
终于在被白东明开了20和口子后,二长老才悻悻然的倒在了地上。从二长老身上爬起,他依旧能够感觉到二长老身上那血液的香味,还非常的浓郁。
此刻的二长老不过是失血过多休克了而已,但并不影响生命。
尽管已经将二长老吸的休克了,但白东明脑海中的嗜血感依旧没有消失,反而更加强烈了,望着二长老脖子上那鼓起的动脉,他索性放开了限制,任由那种感觉操控起了身体。
低吼一声,再次扑将上去,对准了大动脉一口咬下。
“咕咚…咕咚……”喉结挺动中,大量滚烫的鲜血从他的食道滑下,腥甜之气让他精神为之一震,仿佛再次出现活力一般。体内金色的骨骼再次开始蔓延,通过枕骨大孔,使得整个颅骨都成为了金色。
第六十五章 将级筑基
“东明,你没事……吧……”急急忙忙从铸造间赶出来的熊院长瞬间呆住了,说出的话语也变得结巴起来。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横尸遍地的地面上,自己的学生正咬着二长老尸体的脖子,他的胃在翻腾。即使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役的他,也从未见过有人会啃食敌人的尸体,这实在太灭绝人性了。
白东明喉结不断的挺动带起的“咕咚”声在四周回荡,让他不自觉的脖子一凉。
“这就是我的学生?”嗜血、残暴、冷酷,一切迹象让他的心中为白东明打上了“人型凶器”的标签,看向还在大快朵颐的白东明,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样的弟子。
“唉……”深深的叹了口气,熊院长决定一定要让白东明的心性改变过来,如此天赋绝对不能就此毁了。至于秦家的人,无论如何也要从他们手中保下他。
……
将级高手的血液之中所含的生命能量极为丰富,通过直接进食新鲜的血液,白东明的颅骨终于完成了最后的侵染。几乎是在完成的瞬间,绝强的气势如同一只利箭直插天空,震荡的波动荡开了天空的云彩,让太阳的光芒直接照射下来。
一股如同猛兽般的野性气息逐渐出现在白东明的身上,就连不远处的熊院长也不自觉的寒毛悚了起来,心中一寒,强烈的危机感笼罩在他的心头。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