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17部分

白东明仰天长啸着,但啸声却古怪至极,似如乌鸦一般的“嘎嘎”叫着,而骨骼炼化的痛苦让他的脑袋像是要爆炸了一般,整个人像是被分成了两个部分。随着体内骨骼的侵染完成,白东明终于突破肉身将级,《金乌耀世诀》突破至筑基期了。
一个直径达到近百米的灵气漩涡迅速在白东明的头顶成型,丝丝的灵气从头顶百汇丨穴直灌而下,冲进筋脉之中。随着痛楚的远去,白东明停止了啸声回过了神,双眼中的金色不知在何时就已隐去。
感受了下自身的实力,筑基期的《金乌耀世诀》有了对灵气的不同运用,比如灵气的疗伤功能、媒介功能等等,体内的灵气在下丹田之处形成了一个灵气漩涡,无时无刻不在吸收灵气,只是速度没有打坐可以吸收的快。而全身的骨头也只剩下四肢部分没有炼化,相信要炼化它们也不会很久。
“这个时间,得好好巩固一下才是!”
看了看那空荡荡的右臂,转身寻找起来。说实在的右臂被断的他并不怎么担心这个问题,只要待会去医疗舱躺一会儿就可以接上去。
用仅有的左手从尸体堆中找到了自己的右手,用力甩了甩手臂上的血液,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吹灰尘,像是放天讯一样,将手臂受伤的一端朝上,揣进了左腿的裤兜里。
直到完成这一切的时候,他才发现呆立在一旁已经许久的熊院长。
就在白东明突破的时候,熊院长心中的危机感便被无与伦比的欣喜给取代了,自己昨天才刚刚突破帅级,今天自己的学生就突破将级,而且突破速度是如此之快,实在是令人膛目结舌,不过这也更加确定了要保下白东明的决心。
“东明,你的手……”熊院长有些心疼的说道。
“没关系的,老师!待会我去医疗室躺上一会儿就好的。”白东明摆摆左手,并不在意。
说完这些,白东明走向了二长老的尸身旁,捡起了掉落在地的“楚”剑,以及剑鞘。轻轻吹去表面的灰尘,一齐递给了熊院长。
“老师,你的剑我被我弄断了,这柄剑您就收下吧。”对于自己将老师的剑斩断,白东明的心中颇有愧疚,此刻斩杀了秦家的二长老,而获得的战利品“楚”剑,自然被他作为给予自己老师最好的礼物。
听着自己这个学生的话,熊院长心中一暖,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涌上心头。伸手轻轻拍了拍白东明左边的肩膀,点了点头,“东明,你的心意我就收下了,只是这剑是秦家的‘战国七剑’之一,他们不可能放任外人使用,所以一定会收回去的。”
说着,熊院长顿了顿将手中的“楚”剑细细的观察了一番接着说道:“这剑确实是柄好剑,比起我用那块石头打造的那柄剑也不见的差分毫,只是秦家……”
“老师,我与秦家已是不死不休,这剑在您这反而能平添一份战力,若是被他们收回,那学生哪一日和秦家之人对上,这剑不就又来对付我了吗?”对于熊院长这种想要又不敢要的心态,白东明一眼就看了出来,连忙给他解释了起来。
此刻的他们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谁想单飞都飞不了,还不如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同秦家斗争来的实在。
“而且,这剑您可以带回去收藏嘛,放在您的小屋里面,谁会知道。”
不得不说白东明这句话说中了熊院长的嗜好。熊院长是个用剑之人,同样也随爱剑之人,剑对于他来说有着一种无与伦比的诱惑,甚至为了一把好剑,不惜重金求购。
听了白东明的解释,熊院长心一横,本身保下白东明的这个打算就已经是得罪秦家人的了,既然都已经得罪了,不如得罪到底,反正秦家是不可能放过自己的,这剑咱大胆的收了!
想着,对着白东明霸气一笑说:“好,东明,既然你有这份心意,老师我也为你豁出去了,咱们师生二人就和他斗一斗,看看是他秦家厉害还是咱们联邦强大。”
是的,熊院长已经想到了对策,那就是依托联邦来对付秦家,像秦家这种超级世家,已经对联邦构成了威胁,而以他步入帅级的实力,相信足够引起联邦的注意了,而借他们二人的手来解决秦家,相信这是联邦非常愿意看到的。
“东明,这件事情先放一放,你的伤重要,研究室里有医疗室,我先带你过去。”说罢,将长剑收入剑鞘,另一只手拎着白东明那还未开刃的横刀就要离开,却被白东明叫住了。
“老师,这横刀为何还没有开刃?”见熊院长手中拿着横刀却只字不提,白东明心中不免有些奇怪,定睛看去,横刀似乎还未开刃,这又是怎么回事?
听了白东明的话,熊院长回头老脸一红,朝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你这横刀,我开不了刃啊。”见白东明仍旧一头雾水,他解释道:“我和你志明叔还有老华,我们的武器都是在铸造中由于掺入了内力,拥有了对能量更好的容纳性和本体的各种物理性质;不同的是你的这横刀因此掺入的是灵气,使得普通的手法根本无用,无论打磨也好,切割也好就是无法开刃。”
熊院长说的话让白东明心中隐隐有着另外的想法,连忙叫道:“老师,请把横刀给我看看。”
接过熊院长递过来的横刀,一种气感似曾相识的从手掌传来,让白东明精神为之一振。
试着将体内的灵气渡入其中,灵力在刀身中转了一圈,运行的非常顺畅毫无阻滞,这样的结果让他喜出望外,暗道“老师果然没有骗我。”
只是刀刃依然没有做到开刃,无奈,白东明只能想想其他的办法。紧接着他又将全部的刀意凝聚在横刀之上,不过一会儿,横刀刀身出现明显的晃动,一圈圈震动空气所产生的波纹向外不断散发。刀刃两面正缓慢的飘落一些细微的杂质。
“刀意有效果,只是这速度太慢了。”
突然间,白东明灵光一闪,持刀的左手调转了刀身,朝着自己的右边的还未愈合的伤口处抹了两遍,将伤口处的鲜血抹在了刀身两侧。
这突然的变化让熊院长感到有些措手不及,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看见白东明的动作,他终于是放下了心中的担心。
第六十六章 秦守生的末日
当红色的血液被涂满整个刀身的时候,一声轻吟从刀身传出,整个刀身仿佛被岁月侵袭的岩石一样斑驳并逐渐破碎。
片片薄如蝉翼的细小粉末,如同雪花一般从刀身上滑落。随着这些粉末的消去,刀刃逐渐显现出来,一抹寒光出现在了两人的眼中。
当横刀的刀尖露出头角的时候,这柄没有给白东明带来及时帮助,但对熊院长等人却拥有着特殊意义的武器,就这样开刃了。
“东明,你刚才为什么要……”熊院长的设想是,开刃的因素也许是白东明体内的灵气,但他却没有想到居然会是白东明的鲜血,只是白东明又是如何知道用自己的鲜血开刃的呢?
白东明看着手中的横刀,朝着熊院长微微一笑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在刚才拿起它的那一刻,心中自然的就出现了使它开刃的方法。”
白东明说的很玄乎,但事实确实如此,在将刀意汇聚在刀身上的时候,心中的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告诉他,用自己的鲜血,可以使这其开刃,这让他不得不再次怀疑到了金乌的身上。
“难道,金乌又恢复了?”白东明的心情有些沉重。
熊院长听的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中直想“真有这么玄乎?”,不过他很快就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只要武器开刃了就好,只听他焦急的说道:“东明,既然事情已经解决就不要再拖延时间了,你的伤势不容许再拖延,快跟我走。”说罢,不由分说的拉起白东明迅速向医疗室走去。
……
秦守生一路奔跑着,今天遇到白东明他一直认为是件天降的馅饼,是老天看自己这么多年一直为秦家勤勤恳恳的份上,送到自己面前的。只是当家族派人来了后,他才突然发现,这哪里是天上掉的馅饼啊,分明是个陷阱,坑死人不偿命的陷阱。
当看到二长老被那该死的白东明撕咬的时候,他就知道,二长老完了,于是他非常明智的选择了逃跑,离开这个坑,为了不被白东明和熊院长抓住,他必须离开这里。
“如果,让他们看到我,那就死定了。”
秦守生一面躲避着周围巡逻着的士兵,一面小心翼翼的寻找着可以离开的出口。秦守生在机甲研究室呆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哪里可以离开。他选择了一处最为隐秘的出口,那是一个仅仅容得下一人匍匐而过。
“哼,白东明,你等着吧,我还会回来的。”恨恨的说了一句狠话,他很快低头朝着那狭隘的洞口钻了出去。
这个洞口并不长,秦守生花了两分钟的时间才爬出来,在他刚刚站起拍打着自己身上尘土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秦大师,你就这么走了,似乎很不厚道啊!”声音有些轻佻,似乎是有意的调戏着他。
声音响起的同时,秦守生的身体僵住了,这个声音他非常的熟悉,甚至每天下班都会和他打招呼,只是此刻听到他的声音,秦守生的心中有着不可遏制的颤抖。
缓缓的扭动僵硬的身体,慢慢转过身,他一脸僵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他正是刚才那个声音的主人。
“呵呵……张队长、张将军,你怎么……会在这里?”秦守生的话断断续续说不完整,此刻他的心情非常的紧张,张志明算的上是和熊院长一伙的人,而在这儿见到他的意义可就大不一样了,“只希望,不要撕破脸皮才好。”他心中如是的祈祷着。
张志明双手抱胸笑了笑,继续调笑道:“秦大师,钻裤裆的感觉怎么样啊?”
听了张志明的话,秦守生脸色一黑,这时他才发现原来,张志明双腿的位置就在洞口的两侧,而他刚爬出来的时候正好钻了张志明的裤裆。
不过这个时候别说钻裤裆了,只要能活着离开这里,就算是让他吃屎他都愿意。继续讪笑道:“呵呵,偶尔钻一钻,有益于身心健康。”
“好了,秦大师,我想你还是跟我回去比较好!”张志明并不清楚里面的具体情况,不过从里面传来的气势来看,打的应该非常惨烈,而秦守生这个人,还是带回去比较好。
秦守生铁青着脸,怒气冲冲的威胁道:“张志明队长,我是联邦的机甲设计师,我更是秦家的人,你这样对我就不怕遭到秦家的报复吗?”
对于秦守生的威胁,张志明并不在意,不屑的笑了笑,他说:“秦大师,这些我都知道,只是我希望你也清楚一点,秦家可不是联邦政府。”说着人影一闪出现在秦守生的后面,拦住了他的去路。
……
医疗舱中,白东明的右臂已经完全的接上了,没有留下一丝的伤痕。半小时后,医疗舱中的修复液被抽出,白东明从中站了出来。
“感觉怎么样?”在一旁一直等待着的熊院长关心的问道。
稍稍活动了一下右臂,在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朝着熊院长回答道:“嗯,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
待白东明重新穿好衣服,熊院长告诉了他下一步的打算,他说:“东明,现在老师我已经步入了帅级,而你也已经是一名将级高手了,接下来我打算带你去联邦军部做个备案。”
说着他看了看白东明的表情,见白东明没有反对便继续说了下去,“你和秦家的关系已势如水火,你想要扳倒秦家就一定要有一个同秦家实力相当的势力作为自己的后盾,不然单单凭借你我师生二人的力量很难将对付秦家。”
对于熊院长所说,白东明细细的思量了一番,觉得确实在理,也就同意了熊院长的话。
“老师说的不错,秦家在十大世家中排位第一,数百上千年的积累不是我们这种小小人物能够抗衡的,寻找一个强有力的盟友的确非常重要,看来老师是想将联邦作为我们的盟友喽?”
熊院长笑而不语,心中却对白东明思绪的灵活一阵赞叹,“有个脑子好使的学生,就是省心。”
……
“志明,这家伙你是怎么逮到的?”
师生二人,在铸造间提白东明的横刀重新弄了个刀鞘后,便准备离开了。可谁知还没到大门就看见了张志明绑着着秦守生朝着自己这边走来。
“你们没事,我就放心了。至于这小子,他钻了一个狗洞,却没想到他选的那个狗洞其实早在我们防卫中队的监控之下了,这不他爬出来的时候还钻了我的裤裆呢,哈哈哈!”
听了张志明的解释,三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白东明,你们别得意,秦家不会放过你们的,而且我可是联邦的机甲设计师,你们要是杀了我,那就……”秦守生后面的话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了,白东明在他张口说话的瞬间,就伸手将他的下颚整个撕了下来。
没有了下颚的秦守生,只留着半张嘴,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上颚那一排洁白的牙齿,而长长的舌头也因为没有了下颚的支持无力的向下垂着。活生生的撕扯肉体所带来的剧痛,让他浑身颤抖了起来,但没有了下颚,此刻的他连大声喊疼的资格都没有了。
“秦守生,我本来不想和你计较,不过你既然对我做了这样的事情,那就别怪我辣手无情了。”白东明冷酷的眼神在秦守生的脖子上停留了一会儿,便手刀一挥朝着他脖子的侧面砍了进去。
白东明没有用刀,就秦守生而言,对他用刀那是对刀的侮辱,给他的手刀就已经很给他面子了。已经将级的白东明,这一手刀毫无阻碍的将秦守生的颈椎砍为两段,断面处平滑整齐完全,一眼看起这分明就是利器斩断所致。
随着秦守生没有了下颚的脑袋跌落在地,联邦机甲设计师,实体武器铸造大师的他就此抹灭。
第六十七章 蛀虫
秦守生死亡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要好办的多了。
张志明是机甲研究所的护卫中队队长,秦家人来逮白东明的事情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他只是好好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没有问题了。不过秦家二长老和秦守生死亡的事情,该上报的还是得上报的,不然他这个中队长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老师,咱们现在就去联邦军部报备吗?”告别张志明,两人坐上了一辆无人飞车,白东明朝着熊院长问了起来。
熊院长呵呵一笑,回答道:“咱们是去挑事的,报备嘛,只是顺路而已。”
熊院长这么一说,白东明也就明白了,熊院长的打算是高调去军部报备,让联邦政府都知道他帅级的实力。这样在明面上有了联邦的护卫后,秦家无论如何也无法在正面给予师生俩打击,要来只能来暗的。
虽然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但此刻师生二人势单力孤,能减少一方面自然就减少一方面。
……
楼与楼之间有限的空间,被划分为无数的车道,来来往往的无数飞行载具穿梭而过,带起呼呼的啸声。
联邦的军部位于市中心的一处戒备森严的大院中,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无数的特种战士身穿战斗服在不断巡逻着,他们行进抬脚的步伐一致,手中端枪的姿势更是出奇的平稳,在大院四周的角落中更是有着数架身高十多米的机甲守护着。
熊院长和白东明师生二人的飞车在大院前不远的地方下了车,由于大院地处市中心,有着一定的开放性。白东明师生二人的到来也只是让这些特种战士更加戒备而已,并没有发生什么冲突或者意外。
虽然两人都携带了实体武器,但在熊院长的身份下,守门的警卫依旧还是放行了。
整座军委大院,由军部大楼、实力报备处、警卫营、机甲仓库、物资储藏室等各小建筑组成。在熊院长的带领下,白东明终于见识到了,这全人类最高军事指挥和军事决策机构——人类联邦最高军事委员会,正是它领导着全人类的武装力量抵抗着索拉星人的入侵。
熊院长带着白东明在一堵墙面前站住了,这里是位于一楼的楼梯背后。三秒后,这堵看似正常的墙体竟然自动的滑向一边,让出了一道只有一人宽度的过道,原来这墙竟是一扇门。
两人依次穿过,才发现这门后面居然会是一部向下的悬浮梯,只见熊院长用脚在地面上踩了几下,悬浮梯便缓缓下降。
悬浮梯四周的空间一直被白色的灯光笼罩着,让人看不清外面的事物。自从进入军部大院以来,两人一直没有说话,白东明理所当然的将所有的事情交给自己的老师熊院长去办,毕竟这种事情还是需要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来说才有分量。
悬浮梯下降的速度很快,大约一分钟左右终于是停了下来。白色的大门辅一打开,一连串忙碌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麻烦把刚才那份文件给我……”
“种族防线的监控怎么样了?”
“新型机甲研制如何了?”
等等问题,充斥着两人的耳朵,就像进入了菜市场一般。
“这里是……”
眼前忙碌的情景白东明从未见过,既然是重生前作为董事长秘书的那会儿,也不曾见过忙成这样的工作者。大多数的人们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操作着光脑,无数小型光幕投影出各类机甲、地图、参数等数据,而这些人们正是通过对光幕投影的操作,来达到自己的工作目的。
“这里是军部大院地下三十三层,是用来汇集联邦各处信息的处理中心。”说完这句,熊院长便没有继续说下去了,而是带着白东明向着另外的一边拐了过去。
……
“艾伦,这次种族防线你的兵是怎么守的?居然让索拉星人突破了,要不是卡萨的后援部队填上,还不让它们全部冲过来啊!”此时军部地下三十三层的作战会议室中,正上演着一场再平常不过的争吵。坐在作战会议室中共有四人,相互围了一个半圆似是正不断争论着什么。
“有能耐你让你的兵去试试,站着说话不腰疼,那可是索拉星人最新研制出来的基因战兽,以人类现今的机甲根本没有能够与之匹敌的对手,光光60多米的身高就足够你喝一壶的了。”说话的是一个高个的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黑色的军装肩膀上那四颗闪着金属光泽的五角星,证明了他的身份——联邦机甲军团上将。
“够了,你们俩都给我安静点,现在不是闹内讧的时候,艾伦说的不错,以索拉星人的基因战兽来看,种族防线的确难以抵挡,这是他的部队用人命换来的。对于这个事实,秦言,我希望你慎言!”一名中年汉子皱着眉头看向了一直对艾伦进行言语攻击的秦言,眼中不断闪着危险的光芒。
今天对于秦言来说真是一个衰日,快中午的时候接到一个消息,说是杀了家主四个儿子的凶手是军部的上校,要求他割除这个凶手的军籍。
一听这个消息,秦言自然没问题,一个上校而已,联邦军队之中,虽然上校实力不多,但也不会很少,便联合了几个家族中其他的将军,把凶手的军籍给剥夺了,顺便以此为借口让家族的人把他给办了。
本以为一个小小上校而已,家族长老出手应该很简单就收服了,没想成一小时前收到消息说,二长老居然死在那小子手上了。
紧接着,军部通知又下来了,非要他们这几个常驻种族防线的将军弄出个对策来,这一件件的事情让他心中非常的不爽。这作战会议刚一开始,秦言就借题发挥,专门找起了平时和自己不怎么对味的艾伦的麻烦。
听了中年汉子的话,秦言心中一凛,知道自己已经说的有些过了,哼哼了两声朝着艾伦说道:“艾伦,我告诉你,别以为以你的军功,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样了,今天看在安东尼奥的面子上就这么算了,别给我逮着你失误的机会。”
放了一通狠话,秦言摔门而出。
“哼, 什么玩意儿,自以为秦家多牛叉的蛀虫。”看着秦言的背影,艾伦不屑的说道。
坐在角落一直没有说话的卡萨终于有了些反应,他先是看了看艾伦,又看了看中年汉子,摇摇头说道:“秦家的人已经把手伸进了联邦的各个角落,光军部之中就有数名将级、校级是他秦家之人,联邦都快变成他秦家的了。哎……”
卡萨是个唇红齿白的年轻人,稍长的头发随意的披在肩膀上,一双丹凤眼很容易让人陷入其中。军事学院出身的他非常清楚联邦现在的情况,十大世家在联邦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其中秦家更是其中的重头。
前段时间军事学院的华院长联系了他,说是在学院内发现了个好苗子,要他帮忙弄个军衔。对于这种为了联邦发展的事情卡萨自然二话不说,答应了下来。
可谁想就在今天快中午的时候,就是这秦言居然将这学生的军籍都给取消了,还准备让他上军事法庭,这样的结局让卡萨心中非常不舒服。好不容易为联邦找到了一个好苗子,还没等他成长起来,就要眼睁睁的看着他被秦家人给毁掉,这是多么让人心痛的一件事情。
然而他们这些人却是敢怒不敢言,毕竟秦家势力是在太大了,不仅仅军部,就连联邦政府之中也有他们的人,整个联邦各行各业都有着被人戏称为“蛀虫”的秦家人的存在……
第六十八章 参谋秦言
秦言气势汹汹的走在通往悬浮梯的路上,一路上心中暗骂个不停,对于今天受到的待遇他可是没有丝毫的忘记。
“该死的安东尼奥,居然敢这么对我,还有艾伦,这两人必须除掉才行啊。”他的心中不断的闪现各种恶毒的想法,艾伦和安东尼奥两人是在“种族防线”常驻的两名将领,在军部拥有很高的话语权,而他自己虽然同样也是常驻将领,但却是参谋类的人员,实力不过上校而已。
在联邦军衔和实力有时相对应,有时又不尽相同,像秦言这类人在军部的将领中并不多见,再加上他又姓秦,这样的结果导致其在军部中不怎么受待见,而像今天类似的吵架,也时有发生。
正思考着怎么抓住艾伦把柄的秦言,不小心被人撞了一下。回神一看,是年纪一大一小的两名男子,其中一个居然还留着长须飘飘,身穿长袍,手中持剑。只是那剑看着似乎有些熟悉,可秦言怎么想就是想不起来。
不过秦言并没有去管这些,眼前的这个中年人,越看秦言越不舒服,在军部居然不穿军装,还留着山羊胡子,简直就是不把军部的礼仪规定放在眼里,正好心中怒气未消,就拿着两个家伙出出气。
“你哪个部门的?走路不看着点啊?在军部居然不穿军装,你懂不懂规矩?”一连串的疑问从秦言的口中爆豆子一样爆出,虽然看着这个长袍的中年人气度不凡,但秦言并不认为谁能够在军部撒野,放心大胆的质问起来。
……
熊院长带着白东明朝着位于三十三层最内部作战实验室前进着,不想前方正低头走来一个肩章四颗星的将军,定睛一看居然是军部中最不受大家待见的秦言。
一看清来人的面容,熊院长心中一笑,身子故意向秦言的方向偏了一点。
看着熊院长所做的小动作,白东明没有阻止,反正是来找茬的,要闹就闹的大一点,想着也就站在一旁看这倒霉蛋的笑话。
几步的距离一下子就过去了,熊院长故意用肩膀重重的撞了秦言一下,将他撞的有些站不稳。
……
面对秦言的质问,熊院长微微一笑,和气的说道:“对不起,刚才我没有注意。”说着还微微鞠了一躬。
“没注意你就有理由了?你哪个部门的?叫什么名字?”熊院长的道歉并没有让秦言消气,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随意的抓住一个理由揪住不放,似乎是想对熊院长做些什么。
“我没有部门,我是……”熊院长的话还没说出口,秦言便怒气冲冲的叫骂了起来。
“没部门?没部门你怎么进来的?卫兵都是吃干饭的吗?卫兵!卫兵!”秦言的心思不可谓不毒,不给熊院长任何说话的机会,甚至还喊了卫兵。
见了秦言的动作,熊院长也不再说话,老神自在的站在那里等待起来,至于白东明,他也早就在一旁等待着了。
“首长好,值班卫兵5号、6号向您报道。”两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武装士兵朝着秦言敬了个军礼,等待着秦言的训话。
回了5号、6号一个军礼后,秦言指着熊院长和白东明两人说道:“这两人不是军部之人,你们保卫工作怎么做的,赶紧抓起来。”秦言右手一挥,很是豪气的指挥起了两名卫兵。
“是,保证完成任务。”5号、6号两人可不是秦言这种眼睛长在脑袋顶上这种人,眼前这个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男子,他们可是非常的清楚,那可是地球联盟学院机甲系的院长,经常来往军部的他可是这的常客。
只有秦言等常驻种族防线的将领对他不熟,不过,既然秦言想要捋虎须,他们也不会去提醒他、阻止他。
“熊院长,对不住了,秦将军有令,我们也不能反对,希望您能理解。”5号、6号对着熊院长敬了个军礼,好声好气的说道。而听到两卫兵说的话,白东明的望向秦言的眼神立马不同了。
看着这一幕,秦言心中那个气啊,不过他不是傻子,两名卫兵都对这个中年人如此好声好气,甚至还能够叫出了对方的职位,这样的结局让他警惕了起来,“别弄不好,踢到铁板了。”
想罢,连忙叫停两名卫兵,皱着眉头朝着熊院长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熊院长呵呵一笑也不急着回答他,朝两名卫兵挥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待5号和6号都离开后,熊院长对着秦言冷冷一笑,说道:“我是什么人?之前我想说的时候你不给我机会说,现在倒是又问起来了,你不觉得太晚了吗?”
熊院长话音一落,白东明便上前了一步,浑身血腥之气直扑秦言而去,在刚才卫兵说出他姓氏的时候,他的心中就已经有了想要动手的打算,此刻便是他动手的时候。
淡淡的腥甜之气如同两条看不见的小蛇,飞快的窜入了秦言的鼻孔之中,不过短短的零点几秒,他的脑海中便出现了各种血腥至极的画面。
好歹秦言也是上过战场见过血的人了,这些血腥的幻象也只是让他心中有些难受罢了,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体内内力轻轻一转便消除了这腥甜之气带来的心理影响。
看向这腥甜之气的源头,他惊讶的发现居然是一个年轻的年子,更重要的是,这个年轻男子好像还很眼熟,稍微思考了下,他吃惊的发现眼前的这个年前男子,居然是他上午刚刚动用关系开除了军籍的那个上校。
想到这,秦言心中忽然闪过一个人影,似乎上午的时候,二长老好像就是去收拾这小子去了。
秦言朝着白东明的方向再次打量了一番,他忽然的看见了靠近白东明身边,被熊院长右手持着的黑檀木剑鞘,剑柄的一端正雕刻着一只展翅而飞的凤凰。
看着这熟悉的剑柄,秦言不由惊骇起来,心中的话不由的脱口而出,“那是二长老的剑……”
终于知道了当初那一眼熟悉之感来自于哪里,再联想到一小时前收到的消息,眼前的两人无疑便是杀害了二长老的凶手。二长老那上将巅峰的实力都无法战胜这二人,那自己不是……
想通了这一切的秦言带着满脸的惊惧看向了两人。
“既然你认识秦二长老,那就代表我们没找错人。”看着秦言那又惊又恐的表情,熊院长故意刺激了他一番,恶狠狠的朝着他说道。
能以一个上校级实力通过自己努力,站到将级军衔,还是参谋的位置,不得不说,秦言确实是一个非常有心计的人。
在经历过短暂的惊惧后,秦言恢复了镇定自若的态度,自信的笑道:“还真是恭喜你们了,居然能够从二长老的手里逃脱。不过,秦家可不会就这么简单的放过你们,好好享受你们最后的日子吧。”说罢留给两人一个神秘的微笑快步离开了。
收敛了全身气息,白东明轻声说道:“老师,这个家伙怎么办?虽然实力不是很强,但所处的地位却非常的显眼,想要收拾他可不容易呢!”
熊院长看先白东明不屑的笑了笑,说道:“这家伙在军部一直不受人待见,收拾他现在还为时尚早,刚才咱们捉弄他不过是一个开胃菜罢了,真正的大餐还在后头呢,走吧!”说着便继续向前走去。
第六十九章 联合与底牌
“安东尼奥、卡萨、艾伦,你们都在啊?”
带着白东明在三十三层的地下再次七拐八绕的一段路程后,在作战会议室中,熊院长终于见到了他想要见的人。
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让原本还在讨论基因战兽的应对方案的三人,突然的站了起来。
“院长,您怎么来了?”安东尼奥一看见熊院长便不自觉的鞠了一躬。
“院长好”、“院长好”
熊院长呵呵一笑,摆摆手示意大家坐下,而他自己则走向一边,轻轻的关上了大门。
待大家全部坐好,熊院长这才给大伙相互做了个介绍。
他指着白东明说道:“这是我的学生白东明,也是军事学院的学生,被我从老华那里抢过来的。”说道这,熊院长得意的朝着卡萨挑了挑眉毛。
随着熊院长的话,三位将级的高手打量起了白东明,他们想知道能被熊院长从华院长那里抢来的学生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
三人之中在只有卡萨是军事学院的,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