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20部分

早已离去的白东明自然没有听到这些,此时的他已经来到了这个在整座学员都非常有名的“天上人间”酒店。
“天上人间”酒店位于商业区最外围的地方,最靠近顶尖的住宅区,这样的地理位置给它带来了高端和稳定的收入来源,是军事学院消费最顶尖的一处场所。
九根近百米由花岗岩整体雕刻的石柱被耸立在酒店的大门前,将整个酒店烘托的非常大气、庄严;酒店本身则完全由石块垒筑而成,在细缝中灌以高强度混凝土,使得整体看上去如同正规会堂或者宗教场所,而非酒店这种奢靡之地。
此刻不过五点刚过,再加上来这里消费的人又都是学分富裕之人,所以此刻的顾客并不多。不过大酒店就是有大酒店的规矩,门口两名迎宾的小姐,一直摆着一个姿势,微笑着看着来往的宾客,不时伸手接引,却是没有休息过。
“先生,请问您几位?”见白东明走上台阶,门庭内的礼仪小姐立刻笑脸迎了上来。然而还未等她走几步,一个年轻人便率先走上前去。
“37号,真是好久不见呐,小黑屋的滋味儿怎么样啊?”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正是白东明苦等已久的眼镜男,今天的他特意装扮了一番,在楼下亲自迎接起了白东明。
白东明奇怪的看了眼镜男一眼,貌似自己并没有被关小黑屋啊,他怎么会问这样的话?心中想着,嘴上却没有停下。
“滋味儿怎么样,你自己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瞥了眼镜男一眼,对方的实力倒是让他感到有些惊讶,这短短的时间里,他居然突破到了上尉级别,确实有些天赋,不过白东明并不将他放在心上。
“哼,走吧,跟我上去见见正主。”一听这话,白东明心中暗喜,直道“幸好刚才没有动手。”
眼镜男冷哼一声,带头走向了悬浮梯,白东明则跟在起身后一同前往。
“叮”的一声轻响,悬浮梯的大门在13打开,当眼镜男打开包间的大门的时候,一个同眼镜男长得有些相似的男子坐在他的正对面,微笑的看着白东明。
“哈哈,新生37号白东明,我可是等了你很久了,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自我介绍一下,我姓贾,名正菁,十大世家之一的贾家家主的大儿子。欢迎你!”名为贾正菁的男子笑着朝着白东明伸出了右手。
白东明并没有理会,而是扫视了一周,发现这偌大的包间之中,竟然只有5人。白东明自己、眼镜男、贾正菁以及他的两名护卫,圆形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精美的食物。
看到人数,白东明已经确定了正主,便是眼前这名为贾正菁的男子。
面对贾正菁伸出的右手,白东明毫不理会的,十大世家他也清楚一些,贾家是十大世家之中最弱的一个,完全靠商业起家,不仅实力最差,就连各个方面都无法同其他世家对比,可以算的上是名副其实的垫底。
所以这么一个实力垫底的世家,白东明并不怎么上心,淡淡的问道:“约我来有什么事情?”
对于白东明的无礼,贾正菁只是皱了皱眉,很快便揭过了,依旧笑面如花的说道:“请白先生来,自然是好事,来,请坐。”眼镜男自动的为白东明拉开了椅子,伸手一引。
看了眼镜男一样,白东明径直坐下。
见白东明坐下,贾正菁心中的不满暂时被抛了一边,他接着说道:“白先生半个月前在生死擂台的表现,至今让我难以忘却,心中隐隐有种想要结交一番的冲动,难得今天能够请到白先生,我在此敬你一杯。”说话间,眼镜男已是将两人的身前的高脚杯中倒满了红酒。
贾正菁将就被举起,冲着白东明做了个请的手势,便一口喝下。
白东明浅尝即止,口中的液体刚以入腹,便迅速运转体内的灵气将其化解。眨眼间,那不过十毫升的液体便被分解的干干净净。
对于贾家之人,白东明不得不小心应付,他们虽然十大世家中排在最后,实力也不强,但这个家族的人,天生有着一种玩弄权术的天赋,能够非常容易的就看透人心的欲望所在。
这酒中有没有被下了什么东西他也不敢保证,只能提高自己的警惕。
见白东明喝了杯中的红酒,贾正菁满意的笑了,心中暗道这小子还是挺识时务的嘛。
原本的他已经三年级了,实力也不错已经有上尉巅峰的水平,即将面临毕业的他有一个兴趣爱好,就是喜欢看生死擂台,那种生撕肌肉的血腥是他的最爱,每次一有生死擂台他都会去看。
也正是这个爱好,让他看见了白东明的赛事,从那一刻起他便对白东明上了心,尤其是那狂暴的力量和血腥的撕扯,让他沉醉其中,不住的想要将他收进自己的手中。
并不是那种男男搅基的想法,而是对白东明实力的渴望,贾家在联邦十大世家中排名垫底,这其中很多原因是因为没有相应的实力,如今这样的一个人才摆在他的面前,又是那么的符合自己的胃口,他当然没有理由放过。
连忙将这个消息汇报自己的家主父亲,让他惊喜的是,他的父亲竟然同意的他的想法,“不惜一切代价拉拢此人。”
得到父亲的支持,贾正菁动力十足,动用各种关系查清了白东明的一切,只是他没料到白东明已经离开学院前往了贝瑟尔。而华院长对外的宣称则是因为动手杀了擂台的主持人,被关了小黑屋,所以这才有了眼镜男问小黑屋的事情。
“白先生,不知有没有想法,做我贾家的人?”
放下酒杯,贾正菁江北双手搭在自己的唇边,开门见山的向白东明问道。在他看来,自己这样可算的上给足了对方面子,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句话结束了这次他期待已久的会面。
贾正菁话一出口,白东明就已经知道了他的真正目的,拉拢。
身份:贾家(太弱)
目的:拉拢(自己看不上眼)
威胁:不存在(依旧太弱)
以上的三点是白东明心中给予贾家的评价,对于一个将级高手而言,就算是要投靠做客卿也不会选择贾家这种以阴线闻名,实力又低下的家族。
更何况,白东明和眼镜男还有仇呢?
他看着眼镜男一眼向贾正菁问道:“他是什么人?”
一听这个眼镜男心中一凉,暗道这家伙不会是想对自己动手吧?他的脚步轻轻向大门移了两步,已经做好了逃跑的打算。
“他?”贾正菁奇怪的看了眼镜男一眼,他说“这是我弟弟,亲弟弟。”说着他还朝眼镜男笑了笑。
“既然如此,那我和你贾家更不可能有合作的可能了。”说着他的眼睛定定的盯着眼镜男,突然发难,以迅雷般的速度斩断了眼镜男的四肢,就如同当初在联盟学院中那个保安一样。
眼镜男的失去四肢的人棍身体砰然跌倒,将其他三人惊醒了过来,两名保镖似的人物迅速上前,想要将白东明擒拿下来。
不屑的一声冷哼,如同一道惊雷在所有人的耳边炸开,包括地上不断呻吟着的眼镜男。
两名保镖立时被这冷哼震住了,捂住两耳不住后退。贾正菁这才想起,眼前的这个男子可是杀了三个尉级巅峰的高手呢,自己这群人在他的面前就如同温顺的绵羊一样,他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帮,什么时候觉得没意思了就直接吃掉。
想清楚这些,他深吸了一口气,稳了稳已经打颤的双腿,重新摆正姿态故作恼怒的说道:“白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何对我弟弟动手,就算你不愿意成为我贾家客卿也没必要这样对我弟弟,今天你若不说清楚,我贾家绝不放过你。”
诧异的看了看贾正菁,白东明有些出乎意料,“这小子看来还不错啊,贾家倒是出了个能隐忍的人物啊!”
“这要问你的好弟弟,做了什么事情了。今天我玩的很开心,下次我会再来找你的。”后面的那句话是对着眼镜男说的。
削了眼镜男人棍,令他心中舒服了不少,而且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也确实不好怎么动手,只能下次再找机会了。
说罢甩了个背影给贾家兄弟俩,潇洒的离开了包间。
第七十八章 天上人间,再见妖妖
白东明离开包间后,贾正菁连忙来到眼镜男的身边给他止血缓解伤势。踩着已经被血液浸湿的地毯,他抱着眼镜男痛苦的脑袋气愤的问道:“二弟,你到底是怎么惹到他的?”
眼镜男苦涩的摇摇头,艰难的说道:“这都怪我,当初在入学考核的时候,我……”
听了眼镜男的解释,贾正菁这才明白原来是自己弟弟先惹了对方,这才遭到报复。
“哎!”轻轻的叹了口气,他知道两者之间的合作已经基本没可能了,但他依旧抱着一线希望,毕竟能够对贾家来说,即使能够得到一个校级的强者也是一种巨大的收获。
他低头对着眼镜男的脑袋,认真的说“明天,你带上礼物亲自去给他赔罪,我要让他看见你的诚意。记住了,你代表的是贾家,而不是你自己,万事都要忍住。”
人棍眼镜男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便很快隐去,郑重的答应了下来。
……
走出了贾正菁的包间,白东明用天讯联系了黑袍,雷尔斯他们的天讯他不知道,现在就只有联系黑袍了。
“二十层,110包厢,好,我马上到。”挂断天旭,他再次乘坐上悬浮梯,按下了到二十层的数字。
今天他的运气似乎特别的好,十三层到二十层中间的这几层楼,悬浮梯居然没有停过一路直达,这让白东明的心情格外的舒畅。
悬浮梯的大门一被打开,两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便传入了他的耳朵。
“欢迎光临!”两名衣着暴露,但气质古朴的迎宾小姐站在悬浮梯大门的两侧伸手引领着白东明。
悬浮梯大门正对着是一块屏风,用这古华夏繁体字绣着诗词“承平岁月孽花夭,公子富豪游兴饶。灯雾香尘春复夏,森声沓烛昼连宵。几身肉与钱相兑,诸魄醒同幻错交。莫谓长安帝听近,都风异臭齉司曹。”对着这些诗句,白东明不清楚,只是似乎这东西这么一弄,周围倒显得非常的和谐。
细细的观察了一下这第二十层的样式,比之之前的十三层可谓天壤之别,在这里随处可见,衣着暴露的女子来回走动。烟气环绕间依稀可见各种小厮正传递着茶水。
“居然是你?”白东明的右边传来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扭头看向声音的来源,那是站在小型吧台里的,一个身材不高的女孩子,大约一米六多,紧身的大红旗袍将胸前的雄伟裹的鼓鼓囊囊的,似要爆开一样。
“咕噜……”这一幕就将白东明的眼珠子牢牢吸引住了,口中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
……
妖妖最近学分不多了,大手大脚的她再次接了“天上人间”的班,在最顶上的二十层做调酒师。
“天上人间”是什么地方,法奥瑞贝尔的原住民们都清楚,这里是整个学院最大、最顶级、最快的销金窟,日营业额不下百万学分。在这里上班的女孩子很多人都清楚是做什么的,只是不说而已。
原本妖妖也是不想来这里上班的,可她终究还是抵不过那足够顶他一周伙食费的小费,心甘情愿的跑来这里调酒。
妖妖和这里签的是临时合同日结算,原本她是这么打算的,干一天是一天,什么时候不干了直接走人,更重要的是怕万一预见什么熟人。
然而就在今天,她上班的第二天,她就悲催的发现了白东明这个不是熟人的熟人,心中所想不禁脱口而出。
……
看着这个貌似熟悉的女孩,白东明有着熟悉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一面似得,但就是想不起来。
越是想不起来,他就越是有兴趣,将雷尔斯的饭局丢在了一边,径直走到吧台前坐下,其他什么也不点,就点了一杯冰水,接着便直直的盯着这个女孩看了起来。
一面看着,他的口中还一面喃喃自语道:“也胸围差不多40d了吧,足够当篮球了。”紧接着他趁着妖妖给其他客人倒酒的时候凑上前去,直接问道:“你这胸不会是隆的吧!”引得周围的客人也一同看向了妖妖的胸部。
“混蛋,要死两次吗?”妖妖破口大骂一声将手中还未放下的酒瓶敲向了白东明的脑袋。
以妖妖那中尉的实力怎么可能敲的到白东明的头呢,她眼看着酒瓶从白东明的脑袋中穿过,两者却毫发无伤。
“美女,没必要这样吧,我只是问了一句而已,何必动怒呢?话说你到底是谁啊?怎么看上去这么眼熟呢?”
白东明自顾自的调戏着妖妖,不时喝了一口手中的冰水,双眼的目光始终不离开妖妖那篮球般的胸部。
“这位先生,你这样搭讪貌似过时了一些吧?”
就在妖妖不知所措准备喊人的时候,一位身穿白色衬衫,皮质短裙和长靴的黑发御姐走到了白东明的身边。
随着黑发御姐的走近,一种野性的味道飘进了白东明的鼻子中,吊起了他十足的胃口。
他深深的吸了两口,将黑发御姐上上下下打量个遍,精致而魅惑的脸是白东明两辈子中见过最诱人的,修长而纤细的四肢,配合女郎丰满的身材,显得非常的相衬。
白东明可不是见了女人就走不动路的人,虽然喜好女人,但却有着自己的原则。
收敛了之前的欲望,望着御姐沉声问道:“你是谁?”
“哈,你来我这里消费居然不知道我是谁?先生的这笑话可有些冷哦。”仇曼文心中对眼前的男子充满了不屑,来“天上人间”二十层调戏女孩子的客人不是没有,相反还有还很多, 不过他们可不会猴急的露出自己内心的想法而,眼前的这名男子在他眼中完全就是,实在太饥渴了。
“上来就问女孩子的胸是不是隆的,这也太没礼貌了。再说这妖妖妹妹可是自己请来专门调酒的,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仇曼文心中是这样想的。
已经看出了来者不善的白东明接着问道:“这么说,你便是这‘天上人间’的老板了?”
“是与不是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先生您来这是来做什么的。如果你要宴请,我可以给您安排,如果您需要特殊的要求,提出来,我们会认真考虑后给您答复。”仇曼文说的不卑不亢,赢得了周围不少客人的欢呼。
在这些客人眼里,仇曼文这位二十层的老板可是难得一见的很,今天能够见到她出来说话,倒是没有白来一趟。
任由其他人欢呼,白东明懒得去管,今天他心情不错,也不计较这些。无视仇曼文的话,他再次转向妖妖问了起来,“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先生你……”仇曼文心中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刚想出口阻止却见妖妖对着她摇了摇头。无奈哼了一声,在白东明的身边扯了张椅子坐下,她倒要看看这个家伙在自己的面前能够做出什么事来。
身边的举动并没有吸引住白东明的注意力,他依旧盯着妖妖的胸部色眯眯的看着。
“我们在擂台上见过一面。”妖妖红着脸颊道出了答案。
听了这话,不仅仇曼文呆住了,就连周围看热闹的人也呆住了,谁想的到他俩还真的认识。
“你是辛、妖、妖。”他伸着手指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说怎么看的那么眼熟呢,你擂台怎么不去了,还在这工作了。”说着还挑了挑眉毛,那表情只要是男人都懂。
“别拿你那表情看着我,我看着恶心,还有我工作只是调酒,别把我和其他人混为一谈啊,混蛋!”看着白东明那包含深意的眼神,妖妖禁不住爆发起来,双手撑着白东明面前的台面对着他狂喷口水,不过那胸前的饱满却上下跳动着,让白东明的眼睛再次看直了。
第七十九章 仇曼文的结交
白东明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妹纸一直是他的最爱,现在有着这么一双“篮球”摆在眼前,却只能看看,他的心中不禁叹了口气,“实在太可惜了。”
他接着朝妖妖说道:“我没把你和其他人混为一谈,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不去擂台了。”
妖妖幽怨的看着白东明,悠悠说道:“不是每个人像你一样都有校级的实力的,”
一旁的仇曼文一听妖妖的话,看向白东明的眼中满是惊异。
妖妖接着说道:“我们这种实力低的人在擂台上也只是想混口饭吃,自从上次被你打败后,我的学分就输的不剩多少了,幸好曼文姐姐让我来这做调酒师,不然我差不多就要接受处罚考核了。”
妖妖心有余悸的看了眼白东明,紧接着朝着仇曼文的位置笑了笑,手中快速的拿起几个酒瓶,手法飘忽的调起酒来。
如同翻飞的蝴蝶,各种酒瓶中的液体被倒入一个狭小的木质杯子中,塞上杯盖,将木杯朝着白东明的方向扔了过去。
吧台不过50厘米宽,两人的距离非常的近,只是妖妖的实力太低了,所以在白东明的眼中,她的动作如同慢放的光幕。
妖妖手中的木杯刚一离手,在它行进的路线上便凭空出现一只手,木杯像是倦鸟归巢一般稳稳的落在了那只手中。接着便如同幻觉一般,木杯和手在半秒的时间后逐渐消散,再次发现木杯的时候,已经是在白东明的唇边了。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依旧围观着的人群发出阵阵惊呼,唯有那些实力达到上尉巅峰的人才能极为模糊的看到一些痕迹。
“嗯,味道蛮不错!”将木杯中的液体一口饮尽,他向妖妖给出了评价,这小小的“攻击”在他眼中不过是小女孩撒气罢了,没什么好计较的。
见自己的“攻击”没有见效,妖妖心中无奈,谁让人家实力强呢。
而就在她微微叹气的时候,仇曼文向着依旧嘟着嘴的她要求道:“妖妖,帮我调两杯暴风赤红。”
妖妖点头答应,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两杯深红色的液体摆放在了仇曼文和白东明的面前。
仇曼文端起酒杯对白东明温和的说:“先生,希望您对刚才的事情不要介意,喝下这杯酒给我一个赔罪的机会,如何。”
就在刚才,在妖妖说出白东明实力的那一刻,仇曼文心中已经有些后悔了,而当她看到白东明微微的露了一手后,心中的悔意更甚。
在军事学院中校级不少,但大多是老师等人,原住民中有却更加的稀少,总而言之,在学院众人的眼中,白东明是个天才,校级的学生,单这一点足够吸引大多数的人与之交好。
仇曼文这个不着不扣的美女,在经营了‘天上人间’二十层这么多年,她的眼光是毒辣的,借着妖妖同白东明的关系,她希望能够在白东明的身上投资,或者说经营,那么之前的矛盾自然就要化干戈为玉帛。“学生之中能够在校就成为校级的,这男子实力当属第一。”
不提仇曼文的想法,这么一个美女,还是御姐请自己喝酒,白东明岂有不同意的道理。
优雅一笑,举起酒杯朝着仇曼文的酒杯碰了一下,发出“叮”的一声轻响。
深红色的液体,刚一进口,白东明便感觉到一股冰凉之感从咽喉直下食道,强烈的刺激让他精神为之一震,口腔中的气管还未完全适应这种感觉,接踵而至的便是透彻心扉的冷意,似乎全身的毛孔都站了起来,当然这只是感觉而已。
待寒凉之感完全散去,白东明带着看到什么神奇的事物般的眼神盯着妖妖。
“看来先生对这酒的感觉非常不错呢,不知道我是否有幸得到先生的友谊呢?自我介绍下,我就是这天上人间的老板,不知先生贵姓?”
仇曼文的话将白东明的注意从妖妖身上扯了回去,只见她伸出了右手,还故意挺了挺自己的酥胸。
刚刚这一杯酒下去的,精神好的出奇,看向仇曼文的眼神似乎也格外的清晰,尤其是她的胸部,虽然没有妖妖那么巨大,但丨乳丨量绝对够充分的了,一晃一晃的,晃的白东明有些眼晕。
好不容易收敛了心神,轻轻的握上了仇曼文的柔荑。
柔软而洁白的玉手仿佛能掐出水来,让白东明刚稳住的心神有了些许的晃动。
“我姓白,白东明,随你怎么叫好了。”介绍完毕,他连忙放开了对方的手,平复起了心绪。
“那我就叫你东明好了,不知道东明你来这里是做什么呢?”仇曼文自来熟的和东明闲聊起来,不过经她这么已提醒,白东明心中也反应过来,雷尔斯等人还在等着自己呢。
连忙对着仇曼文和妖妖歉意的说道:“我还有些饭局,下次有机会再聊吧。”说罢想了想,决定还是留下了自己的天讯号码。
……
看着天讯的几个数字,仇曼文心中对今天的收获非常的满意,不仅认识了这么一位校级高手,还得到了他的天讯号码,这两杯“暴风赤红”还真没白花。
微微一笑,将天讯收好,仇曼文让给了妖妖一个笑脸的离开了。只留下妖妖,带着奇怪的眼神看着她远去的背影。
……
晚上十点,白东明从‘天上人间’出来,妖妖已经下班了,仇曼文也不见踪影,几个小时之前的那一幕让他至今心有余悸,不过他担心的不是那两位美女,而是自己。
已经冷静下来的他,竟然发现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神,他是喜欢美女没错,但却也不至于,一看见美女就走不动路;然而今天他对自己的自控能力失去了信心,仅仅只是面对两个美女,他的情绪便出现了不小的波动,这让他感到一阵危机。
独自走在繁华的道路上,他心情沉重。
“为什么对女人的抵抗力会这么弱?为什么连这点欲望都控制不住?”一声声的质问在他的心中响起,自认阅女无数的他在今天居然会如此失态,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没有了最初的冲动,白东明的心冰冷异常,在路边的飞车停靠点上了车,朝着学院大门飞去。虽然心已经冷静,但极度不爽的他迫切的需要一个家伙来发泄一下,他想到了一个理想的家伙——巨蜥。
想起巨蜥,白东明就不自觉的想到金乌,当时的自己应该是被还未恢复的金乌影响,这才爆发出那种火焰,惊退了巨蜥。
金色火焰,白东明也是从《金乌耀世诀》中知道的,那就是太阳真火,在突破至结丹期后就可以凝练出来,可以用来淬炼肉身。
时至今日,已经将级的白东明有足够的信心,在不需要金乌任何的帮助,独自战胜这人生中的第一个强敌。
想到这,晚上的那种不愉快,被冲淡了少许。临时临给华院长打了个天讯,告诉其原委,在飞车到达大门的时候,守门的军人已经接到了命令,只是查看了一番白东明的身份卡便放他出去了。
有史以来,院长特批的第一位夜晚出校门的人就此诞生!
第八十章 找巨蜥的麻烦
接近午夜的森林是各种生物的天下,生物圈无时无刻的不在展现她的力量,走在阴森的密林中,如果你没有白东明这样的实力的话,还是不要去的好,因为那会让你有去无回。
法奥瑞贝尔的森林非常的巨大,早在第一次进入学院的时候,在飞船上就能够看到那一望无垠的绿色。而夜晚,在这悄无声息而漆森林中却满是漆黑。
白东明是来找那巨蜥的茬的,他不想将力量浪费在这些,无聊的寻找路线和驱赶那些蝼蚁般的生物身上。
上次碰见巨蜥的地方,怎么走他已经不记得了,当时完全靠的是艾薇灵敏的五感才逃至学院的,如今让他回想,他真的没有办法想起来,不过他倒是很清楚的记得巨蜥藏身的那个小湖,也正是在那里,他碰见了眼镜男这个家伙。
警惕的看向四周,放开了全身的气势,体内的灵气引动天地见的灵气,强大的气势朝着周围辐射出去。
白东明并没有艾薇的五感,也没有如同雷达般的感应能力,他能做的只是用最原始的笨方法来寻找。
脚下轻轻一点,身体如同幽灵一样轻飘飘的飞上一棵树的枝杈。
《踏月留香》是他第一次真实的运用,将体内的灵气按照轻功的经脉运行起来,白东明便感觉到了,自身的变化。
鼻子似乎成为了摆设,氧气也好,灵气也罢,竟然一股脑的从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中钻了进去,根本来不及阻止。
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是熊院长当初没有告诉白东明的,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不过,看白东明脸上那舒爽的样子,似乎是个好事情。
感受着身体的变化,白东明惊讶的发现,自己体内灵气漩涡的吸收速度越来也快,虽然没有达到打坐全力吸收的那种速度,但也足够了,至少这是无时无刻不再吸收着的。
《天问九刀》刀刀之间皆可回气,《踏月留香》皮肤呼吸,有了这两大功法,白东明的战力就持久力来说,已经没有人能够和他比肩的了。
……
一路踏空而行,不时在一些细小的枝杈上轻轻借力,便再次向前飘去。白东明的威势也一路向前,飘到哪,哪里便寂静无声,连微弱的昆虫鸣叫也没有。
面对这如同天地一般的威压,就连没有智慧的昆虫也变得异常小心起来,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叫了一下,引来杀身之祸。
在森林中前后漂了近两个小时,却丝毫没有发现巨蜥栖息的那个小湖,倒是把《踏月留香》练的熟络起来。
“法奥瑞贝尔的森林如此之大,要找一只巨蜥还真是难呢……”
白东明的心情有些沮丧,本来是想找巨蜥发泄一通的,就算杀不了它也要把它揍个半死,可这会儿别说揍个半死了,连巨蜥的影子都没看见,心中不爽的他拿着周围的树木出起了气。
就在蹂躏周围无辜的树木时,身上的天讯响了。
奇怪的想着这个时候,谁会找自己。想着拿出天旭一看,一个巨大的惊喜让他露出了笑容。
“华院长还真够给力的,居然把地图给发来了。”
是的,天讯上显示的是一份地图,上面标注了一红,一绿两个小点,通过地图后面的短讯中,白东明知道红点便是巨蜥所在的小湖,绿点便是自己所在的位置。
白东明转念一想,华院长此刻应该是通过宇宙之中的卫星给自己指路的吧,回了一句感谢的话,便收好天讯,施展《踏月留香》朝着红点赶去。
在直线的加速度上《踏月留香》不输于,速度之最的《风神腿》,只是没有《风神腿》那种可以用作攻击的招式罢了。
在白东明的全力运行下,不过短短的5分钟,他便来到了小湖的上空,更加肆无忌惮的释放着全身的气势。
落在湖边,白东明静静等待着巨蜥的出现。
半个月的时间并不长,但在这小湖周围似乎却过的相当的长,原本还算干净的小湖周围已经长满了杂草,细细观察能够在这些杂草中看见不少白色的破碎骨渣,似乎是被什么碾碎所致。
白东明不过眼睛轻轻一扫便发现至少有数十人的骨骸遗留在这里,散落的还有当初白东明也曾带过的项圈。
“看来这些人在进过这里的时候都被这样那样的原因被吃掉了。”
白东明一面扫视着四周,一面时刻警惕着湖中的动静,因为是大晚上的,法奥瑞贝尔又没有太阳系的月亮,所以这里的夜晚一般都很黑暗。
“这家伙怎么不出来?难道今天不在家?还是躲在下面不出来?”
就在白东明瞎猜的时候,他突然的感觉到有股淡淡的腐败腥臭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高度戒备的他立刻反应过来,脚下轻轻一点,鬼影一般飘到了最近的树冠上。已经步入将级的他五感可比艾薇强的多了,校级的时候可能有些不如,但此刻却完全的超过艾薇。
然而,在他的感知之中,却没有任何的东西存在,但多次战斗带来的直觉告诉他,在不远处一定有什么存在着,再联想起巨蜥将级的实力,要瞒过他的感知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心中基本确定了对手后,白东明毫不犹豫的朝着腥臭传来的方向挥出强力的一刀,
“一蛇吞象,厥大何如?”
天问第六刀,远距离攻击的刀势,加入的灵力越多,其攻击的距离就越广,仿佛大功率能量武器一般,朝着森林中未知的方向,纵式劈下。
“吼……”
就在灵气长刀即将劈下的一刻,一股愤然的吼声从前方传来。森林中的树木瞬间倒下一面,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白东明的面前。
正是那只将级巨蜥。
有着成年人身高大小的竖瞳孔,仇恨的盯着不远处飘在树冠上那个黑色的小小人影。
巨蜥的右眼不断淌着鲜红的血水,白东明远远的就能闻到那腥甜之中夹带的丝丝香味,看着巨蜥那瞎了的右眼上的伤痕冷冷一笑,“难怪在湖里找不到呢,原来躲在了林子里面。哼!”
巨蜥的战斗方式来源于生活中不断捕食的来的经验,出了孔武有力的四肢,粗壮而修长的尾巴,口中的利齿和舌头都是其攻击的武器,可以说巨蜥完全就是一部全副武装的兽形机甲。
一声冷哼拉开了一人一兽的战斗,面对直冲而来巨蜥,白东明不敢大意,即使已经步入将级,不是有句老话“小心无大错”吗?他也不敢肯定一定就能够杀了这家伙。
巨蜥十多米的身高,只是抬起爪子就有白东明脚下的树高,有心想试试轻功的他也不攻击,单单凭借轻功闪躲起来。
黑色的爪子非常庞大,即使在这漆黑的夜晚,白东明也能非常清楚的看到,更别说还有那先爪而至的爪风。已经使用皮肤呼吸的他,对于气流的感应更加明显,稍许的风吹草动都能清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