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21部分

晰的捕捉到。
面对这巨大的黑爪,白东明轻轻一点脚下的枝杈,以毫厘只差避开了,而其脚下的树冠怎倒霉的成为了他的替罪羊挨了巨蜥一爪。
趁着爪子未被收回,白东明轻轻的甩出了一道包含刀意的灵气,击在巨蜥的爪子上。
一受到攻击,巨蜥爪子收回的速度立时加快不少,再次朝着白东明的方向吼了一声,巨蜥扑了过来。
第八十一章 无月的狂奔
有着《 踏月无痕》的辅助,无论是面对巨蜥的利爪还是舌头,白东明都能够很好的应付,在地面、树枝、湖面之间不断挪腾,二十多米长体长的巨蜥愣是没碰着白东明衣角,急的他怒吼连连,不断在地上刨着坑,粗长的尾巴将周围的树木扫断无数。
吃过几番亏,巨蜥终于是长了几分智慧,不再没头没脑的用爪子去爪了。小心翼翼的向后退了几步,朝着白东明再次吼了几声,转身向湖跑去,巨大的脚掌“砰、砰”的踩在地面上,频繁而剧烈的震动就连站在树上的白东明也上下摇晃起来。
他见巨蜥要逃,心中有些不大愿意,这打了才多长一会儿啊,自己还未尽兴你,怎么能就这么让它就这么逃了呢。
想着,脚尖轻轻点下树枝最前的一端,柔软的树枝像是弹射器一样,以微小的弧度将白东明弹了出去。即便是这微小的弧度,其造成的弹射力量对已经“轻”至无物的白东明而言却给予了足够的推力。
白东明仿佛炮弹一般被弹射了出去,朝着巨蜥冲了过去,中间因为距离限制在其他的地方借力一会儿,前后不过短短三秒,他便来到了巨蜥的漆黑布满鳞片的背上。
二十米的身长对于白东明这么个小小的人类来说,实在太大了。刚一站上去,剧烈的晃动差点将他扔下来,幸好《踏月留香》闪避的能力也不弱,给了他足够的支持,这才在巨蜥的背部站稳。
刚一站稳,他便看见了前方已经接近书面,心中一紧。
“水中是它的主场,绝不能让它回去。”
想罢,脚下移动在颠簸中来到了巨蜥的头顶,二话不说,凝聚了半成灵力的一拳重重的轰在了巨蜥那硕大的头颅上。
强大的拳劲透过鳞片、皮服、肌肉,直达它的颅骨,让巨蜥本不怎么发达的脑袋昏昏沉沉的。
为了阻止巨蜥回到水中,白东明不得不率先选择了巨蜥的大脑,哪知这巨蜥皮糙肉厚,蕴含他半成灵力的一记重拳居然没有对它造成什么明显的伤害。
强烈的重击让巨蜥凶性大发,停下了已经半入湖水的前肢,在地翻滚起。
无奈,白东明只能放弃对巨蜥的攻击,从对方的身上离开。
白东明刚一下地,巨蜥那粗壮的尾巴便抽了过来,如同一条鞭子,重重的抽在白东明所在的地面上。
看着被抽出的近一米深的尾巴状印痕,白东明心中唏嘘不已,“幸好刚才自己闪的快,不然还不被抽出翔来啊!”
白东明来不及感叹,就见漫天的尾鞭覆盖了整片空间。
“退!”
鞭影相随
“再退!”
鞭影依旧
“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吗?”一声低吼,白东明朝着鞭尾冲了过去,鞭尾虽然攻击力超群,到毕竟处于巨蜥眼睛无法完全观察到的身后,所以白东明的这次冲锋并没有被巨蜥发现。
将级经过强化后的五感,眼睛的动态视觉足够看清这密密麻麻的鞭影,白东明看准了其中抽下的位置,当鞭尾即将落地的瞬间,他动了。
双手相互一垫,和尾鞭力量最强大的部分——尾尖来了个硬碰硬。
“轰……”
巨大的力量通过双腿的传递,来到了白东明的脚下,他脚下的鞋子仅仅支撑了零点几秒就宣告失败,如同爆米花一样向四周炸开,双腿不可避免的扎进土里直没膝盖。
沉了口气,白东明不等巨蜥反应过来,抱紧了巨蜥那半米粗的尾尖。通过体内灵力汇聚在双手,增幅了肌肉的强度和力量,猛的用力向后一扯,巨蜥便感觉到一股巨力从尾部传来,自己巨大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移动着,就连四肢下的地面也被带出了一段不小的距离。
巨蜥吓坏了,尾巴被人捉住,不亚于被制住要害,巨大的四肢在地面不断刨着坑,想要向前脱离。
感受着手中尾巴传来的动静,白东明立刻收紧了手中的力量,再次用力一拽。
巨蜥身高十米所有,而其体长更是二十米长,如此的一个庞然大物体重可想而知了。
白东明借助这一拽留出的时机,将自己的双腿从泥土中解放出来,手中力量不停,脊背再度发力,将巨蜥后半身抬了起来。
没有了鞋子的双脚踩在冰冷而滑腻的泥土中格外的小心,这时候他已稳稳占据上风,可不能再这里功亏一篑。
巨蜥几次想要站起都被白东明看准了时机,拉扯尾巴,使其匍匐在地不能起身。不过巨蜥毕竟是一种生性凶猛的兽类,白东明的这几次的拉扯,让它的凶性彻底爆发了。
不顾身后的拉扯,巨蜥扭转着身体,将前半身转了过来,使自己可以看清身后的情况,紧接着它控制着自己的尾巴疯狂的抖动起来。
比起白东明拉扯而言,巨蜥抖动尾巴的力量才叫真正的恐怖。
如同波浪一般的力量通过尾骨上的肌肉传递到了白东明的手中,只听见白东明一声惨叫,一米八几的身子就这么被巨蜥抖上了天,紧接着又随之砸落在地,巨蜥粗壮的尾巴直接命中白东明的胸骨,力量顺着他的身体传导至地面,砸出了一个人形的坑洞。
不过奇异的是,受了巨蜥这一击,自己竟然没有任何的伤害,只是肌肉有些酸痛而已,白东明这才真正意识都《金乌耀世诀》的神奇所在。
终于摆脱困境的巨蜥乘胜追击,完全调转了身躯,同坑中刚刚爬起的白东明来了个面对面。
“吼……”
怒吼声自巨蜥口中传出,超强的声波震的周围树上的叶子片片飘落,一双黑色而狭长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白东明,口中不断跌落既透明又粘稠的唾液。
腐败而腥臭的气息扑面而至,白东明感到一阵反胃,“这家伙怕是一辈子都没刷过牙吧!”
从坑中爬出来的白东明全身衣服碎裂,基本上就剩一条内裤了,至于天讯也早就碎了。
右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将浓浓的“口臭”扇开些许,而就在这个瞬间,巨蜥冲了过来。已经调整好姿势的巨蜥,张开了满是尖牙的大嘴,朝着白东明所在一口咬下。
“来真的啦!”
一声轻呼,白东明脚下连点,《踏月留香》被运用到极致,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再次出现在了巨蜥的头顶。这一回,白东明没有再用拳头,直接凝聚灵气巨刀,朝着脚下最坚硬的头盖骨,一刀劈下。
“噌……”的一声声响,黑夜之中眼前闪过点点火花,如同的砍在极为坚硬的金属上的感觉传递至手上。
“这巨蜥的鳞片居然坚硬如斯……”
不等白东明继续感叹下去,巨蜥已经抬起了硕大的头颅,嘴里正不断掉落黑色的泥土。
巨蜥晃了晃脑袋,它感觉到自己的头上似乎有个什么东西,之力低下的它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判断,它飞快的扭动自己的身体吗,在地面打起滚来。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翻滚,白东明只能放弃攻击,离开了巨蜥的脑袋。
从战斗到现在,白东明体内灵气并未消耗已经近两成吗,但在《踏月留香》的帮助下吗,已经恢复了一成半左右。
论持久战白东明不怕,只是他也对巨蜥那坚硬的鳞片没有办法,当然硬磨当然能够磨死巨蜥,但白东明明天还有课,不想在这家伙身上浪费时间。
随后一想,“本来就是来发泄的,打到现在心中也舒坦多了。”想罢便不再管依旧还在翻滚的巨蜥,运上《踏月留香》,轻飘飘的回去了。
“只是这下面怎么这么凉呢?”半空中飘然而行的白东明自言自语道。
第八十二章 艾薇的秘密
凌晨三点左右,华院长的卧室。
“警卫,拿一套衣服去学院大门等着这小子,让他换上!”眼睛上有着刀疤的华院长,指着光幕上不断播放着的投影,对自己的警卫吩咐道。
“是的,将军!”身穿黑色制服的警卫朝着华院长敬了个礼便转身离开了。
待警卫离开后,华院长才轻笑了两声,无奈的看着投影中的白东明,说道:“真是没事找事,好好的飞去找巨蜥,不过看白东明那轻功,倒是和熊有些相似。”
说道这,华院长突然瞪大了眼睛,用难以置信的眼睛看向投影,“熊这家伙该不会把《踏月留香》给了这小子吧?他奶奶的,老子厚着脸问他要,他不给;这收个学生,什么都给,真是……”
华院长气的眼睛上的伤疤一皱一皱的,冷哼了一声关了光幕,为白东明明天的安排挑选课程来。
“巨型机甲已经定型为‘协同操作’和‘机械操作’并存两种模式,东明就必须学会两种操作方法才行。”他说着将光脑中储存着的资料调了出来。
看着琳琅满目的机械机甲操作课程,华院长咬了咬牙,“先学机械操作!”
……
当白东明再次回到学院的时候,已经快要凌晨5点了,在学院大门前遇到了华院长安排过来的警卫,还给自己带了一身衣服,这更加肯定了他对华院长的猜想——整颗星球都在华院长的眼睛底下,只要他想看,哪里都能看到。
向警卫道了声谢谢,白东明下了车。
重新站在十五层自己的房门前,他小心翼翼的将身份卡刷过。
说道身份卡白东明还真是感到意外,这样一张小小的卡片,放在裤兜里,天讯都碎了,偏偏它没碎,这是制作的材质问题还是说仅仅只是运气而已??
这个问题只在他的脑中呆了不过两秒,便被抛诸脑后,随着金属制的房门被打开,白东明惊讶的呆在了门口。
“……艾薇,你没睡啊…”黑暗的客厅中一个瘦小的人影正埋头抱膝坐在沙发上。
眼前的这些黑暗和刚才森林之中完全没得比,瘦小的人影他看的很清楚,那是艾薇。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艾薇居然没有睡觉而是在等着自己,白东明笑的有些僵硬和局促。
他走进房内,中枢光脑打开了客厅的灯火。
艾薇穿着一身白色的宽大睡衣坐在沙发上不说话,此刻灯光一打开,她终是抬起了头,面无表情的看着白东明。
“艾薇,你还没睡啊。”稍微缓了一些,白东明继续开口问道。
“等你……”淡淡的声音从艾薇樱桃般的嘴中说出。
不等白东明说话,艾薇坐在位子上嗅了嗅白东明身上的味道,皱起了眉头。
“你闻到了什么?”看着艾薇的动作,白东明心中有些忐忑,不过再经历和巨蜥搏斗、换衣服等事件,“天上人间”里两个女人的味道已经差不多没了。
对此白东明还是很有信心的,而且他对艾薇的嗅觉究竟如何,有了一定额兴趣。?
脱下外套,白东明给走到饮水机前给自己和艾薇各倒了杯水。端着水杯,他“自然”的做到了艾薇的身边,笑着问道“闻出什么来了吗?”并递给艾薇一杯水。
“新衣”、“巨蜥”、“泥土”、“腐臭”、“酒”……
艾薇的语速由快到慢,后面的每一个词都要思考很久,但每个词语都像是一块块巨石压在了白东明的心头,这些词语正是他之前经历事情的倒叙。
白东明怕了,这样的嗅觉就算是他都不能完全的嗅出来,艾薇是如何办到的?
他讪讪的笑道:“和阿尔卡特他们喝了些酒,然后精力过剩,就跑去找当初差点吃了我们的那只巨蜥的麻烦去了。”
“……”艾薇没有说话。
“呵呵,你怎么还不睡呢?”面对艾薇的凝视,白东明有些不自在,在艾薇面前,他感到什么都无法隐藏,连忙转移话题。
“有事找你。”
“什么事?”
“‘寒冽’,是红色石头打造的吗?”
一听这话,白东明立刻皱起了眉头,红色矿石的事情,他也是从熊院长哪里才知道的,在盒子没有打开之前,他甚至连盒子里面是什么也不知道,艾薇又是怎么知道的?事情的惊讶让他连艾薇说的话比平时的多都没有注意到。
白东明点点头,看着艾薇那微簇的细眉,他感觉一团迷雾笼罩在她的脸上,让人看不真切。
艾薇将目光方向搁在架子上的“寒冽”说道:“我想你一定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
“我来学院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那块红色的石头。”她一面说着,一面走向了“寒冽”,抚摸着“寒冽”的刀鞘,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这块石头原本是属于我父亲的!”
“滴答……滴答……”透明的泪珠顺着她的脸庞滴在木质的地板上。
此刻的白东明思绪格外的清晰,完全没有受到艾薇眼泪和两人之间感情的影响,在这种要事的处理上,他总是非常的理智。
“我的父亲和华院长是兄弟关系,当然他们并不是亲兄弟。几十年前,我还很小的时候,华院长和另外的两个人带来了父亲去世的消息,并留下了那块红色石头,说是父亲的遗物。”艾薇很平静的说道。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是个和爱玩的人,平时总爱带着我和母亲逛街。而唯一能够留作思念的红色石头也在二十年前被华院长待走。“说到这白东明依然不能从艾薇的脸上看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拿回属于我父亲的东西。”艾薇的眼睛猛然变的有神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手中的“寒冽”,她扭过身子接着对白东明说道:“这把刀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到的,但是我希望你能够把它还给我。拜托你!”说着她向着白东明跪了下去。
白东明坐在沙发上,双唇紧闭。
艾薇的话,他不知道是真是假,但艾薇就这么简单想要将自己辛辛苦苦和秦家二长老生死相搏而换来的“寒冽”带走实在说不过去;
而且熊院长也曾说过,是五十年前的事情了,如果按照这样的说法,艾薇岂不是已经五十多岁了吗?可外表上根本看不出什么。
还有更重要的是,艾薇居然会跪下来求自己,难道就不能好好说吗?跪下来威胁吗?自己和她之间的感情需要跪下吗?
此刻两人间积累的情感在白东明的心中淡然无存,说翻脸就翻脸用这句话来形容白东明实在太合适了。
不过说归说,要说真没感情那是不可能的,他终究只是一个凡人,对任何人都可能冷酷无情,唯独艾薇他无法真正的硬下心。
没有得到白东明的回答,艾薇也不起来,就这么跪在地上。
终于白东明叹了口气,淡淡的说了一句“明天,你和我去见华院长。”说罢任由艾薇跪着,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随着房门关上的那一刻,白东明依然能够听见眼泪滴在地板上的滴答声。
今晚,白东明第一次体会到了失眠的痛苦……
第八十三章 往事
第二天一早七点三十分。
白东明一打开房门就问道了一股食物的香味,他心中有些疑惑,“艾薇居然会做饭,真是不可思议!”疑惑中,他光着膀子走进了洗手间。
十分钟后,在经历了洗漱、刮胡等一连串的事情后,白东明才慢悠悠的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由于昨晚上的事情,白东明不知道改如何面对艾薇,即使现在艾薇将精致的食物摆在他的面前,他也不知道改如何下口。
看着穿着围裙在码放着餐具的艾薇,白东明心中微微叹了口气,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白东明的房间。
“院长,我是白东明。”
……
“有些事情需要你来处理,是关于红色石头的事情……对……好,我现在过来。”
挂断天讯,白东明立刻换上了校服,走出房间,他对还在忙碌的艾薇说道:“华院长已经在等我们了,去换衣服吧。”
艾薇只是微微一楞,手中的菜盘子还没放下,身上的围裙依旧系着,她默默的看了眼白东明,只是点了点头,收拾了一下,便上楼换衣服去了。
趁着这个空档,白东明悄悄用筷子夹了些菜放进嘴里,“恩……”忍不住他又夹了一筷子……
当艾薇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白东明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再次的刷牙、漱口,甚至还嚼着一块“你的益达”香口胶,他刚保证艾薇绝对闻不出自己嘴里的味道。
“好了就走吧!”嚼着香口胶,白东明从艺术品架上拿起了“寒冽”。
艾薇只是轻轻撇了一眼桌子,点了点头,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出了家门,在飞车停靠站等待着。
白东明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华院长说“寒冽”应该归还艾薇,自己是不是就真的应该归还?
这样的一个问题让白东明从进房间之后一直思考到现在都没有个答案。
“寒冽”对白东明而言,确实是一把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而其卓越的特性也使得白东明对它爱不释手,而白东明同样为了“寒冽”的诞生付出了艰辛和汗水,甚至差点连命都丢了,要说就这么给了艾薇,他是真的舍不得。
就在白东明依旧在思考的时候,一辆飞车停在了两人的面前,插好身份卡设定好目的地后,白东明再次思考起来。
如果不给,艾薇会如何看待自己,两人的之间的关系又会如何?为了一把刀究竟值不值?
各种各样的问题充斥着白东明的脑海,就连飞车提示到站了也没注意,还是艾薇拍了他一把才反应了过来。
抽出身份卡下了车,映入眼帘的是一幢别墅样的房子,然而这别墅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与任何建筑,如果一定要形容它的话,那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铁血”。
金属制的围墙、全副武装的士兵、二十四小时监控、一刻不停巡逻着的士兵队伍谨慎的观察四周,各种裸露在外的轻、中、重型武器,狰狞的张开它们的凶器。
让白东明觉得自己来到的不是一处别墅,而是一座堡垒,极为浓烈的战争气息扑面而来,让他好一阵紧张。
由于已经和华院长事先联系过了,所以有着警卫等待着白东明,不然就算白东明拥有将级的实力,他也休想走进这别墅一步。
依旧是早上给白东明送衣服的警卫,他朝着白东明敬了一礼,没有说任何一句话,便带着两人走进了进去。
本以为会经历了层层关卡,然而事实上却仅仅只是走了一段路、坐了一部悬浮梯,便在书房之中见到了等待已久的华院长。
华院长今天仍旧一身万年不换的军装,严肃的脸只有在看到白东明的时候才带着些许的笑容。
“你怎么带她一块来了?”华院长一见到白东明身边的艾薇,有些不悦的问了起来。
艾薇的身份华院长调查过,和白东明差不多,一直在孤儿院被收养。作为白东明的培养者,华院长可以说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他的成长,艾薇的事情他自然不会放过。
白东明耸了耸肩,将“寒冽”放在华院长身边的墙壁立着,指了指艾薇道:“事实上,今天要见你的是她,我只是陪同而已。”说罢找了个位置坐下。
随着白东明的动作,华院长先是瞥了一眼“寒冽”,接着将目光转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艾薇,看在白东明的面上,他沉住了心中的不快,坐在书桌前向艾薇问道:“那么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泽宇,这个名字你还记得吧!”艾薇冷冷的注视着华院长,
一听艾薇的话,华院长愣住了,张开了嘴巴显得很是惊讶。不过很快他便恢复了过来,挥退了周围的警卫,警惕的看这艾薇,“你究竟是谁?”
“我…是他的女儿……”艾薇忍住心中的悲痛,缓缓说道。
听了艾薇的话,华院长心中已经大致的肯定了,只是心中依旧有些疑虑,“虽然眼前的这个女孩子长得确实和泽宇夫妇相似,但当年的那个孩子自己并非没有见过,从年龄和发色上来说,有着很大的区别。”
想到这,华院长试探的问道:“既然你说你是泽宇的女儿,有什么证据?”
“证据?五十年前,你独自一人到我家中,会见了我母亲,临走前带走了我父亲的遗物,也就是那颗红色石头。这个证据够不够?”
艾薇的话如同一个晴天霹雳,重重的击在华院长的心中,他瞪大了双眼看着艾薇,“你果真是泽宇的女儿……那你的头发和年龄……”
“因为修炼了父亲留下的特殊功法,身体被永远限制在了二十岁的时候,发色和性格的改变只是其中之一。”
经过这样“狗血”的确认后,两人都沉默不语,而白东明对这样的事情并不滚关心,他唯一关心的便是“寒冽”的归属,这个答案关系到他和艾薇两人的关系。
沉默使得书房的空气变得异常的沉重,无论是艾薇还是华院长都显得心事重重。
过了一会儿,华院长打破了这股沉闷,他疲惫的问道:“你母亲现在还好吗?”
“母亲已经过世……”
“是吗……”虽然心中已有猜测,但真正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华院长心中依旧面不了的感受起来,他接着问道:“那么你来找我做什么?”
“把父亲的遗物还给我……”听着华院长的话,艾薇似乎看到了希望。
华院长老脸一红,很是尴尬的看了白东明一眼,支支吾吾的说道:“那颗石头已经被……”
“我知道,所以我希望您能够把那把刀给我。”华院长的眼神艾薇看见了,她连忙打断了华院长的话,并用带着期望的眼神望了过去。
面对这样的问题华院长沉默了,一边是兄弟的女儿,一边是自己最中意的潜力股,无论是哪一边他都不希望伤害到对方,想来想去他只能歉意的看了眼白东明,对着艾薇说道:“你应该去求那把刀的主人,而不是我。”
华院长的话像是给了艾薇一种肯定,她鼓起了勇气走到白东明的身边,很是平静的说道:“请把我父亲的遗物还给我。”说着深深鞠了一躬。
白东明完全没有想到,华院长会把这个球踢回给自己,原本他那歉意的眼神,让白东明以为他会把“寒冽”直接给艾薇,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幽怨的看了一眼华院长,白东明心中无奈,沉默许久。虽然“寒冽“的确是把不可多得的武器,但他并不愿意伤害艾薇的心。所以最终他决定还是给她吧!而且他是真的没法拒绝艾薇的要求。
自嘲的笑了笑,将墙边的“寒冽”提在手中,轻轻的抚摸着它的刀身,像是回应白东明的抚慰一般,刀身轻轻颤抖发出阵阵的嘶鸣,一人一刀像是在告别又像是不舍,构筑出了一幅奇妙的画卷。
良久,他收刀归鞘,对着艾薇开口说道:“拿去吧……”在艾薇惊异的目光中抓起了她的手,将沉重的“寒冽”放在了她的手中。
看着艾薇第一次露出的微笑,白东明只觉得,自己似乎没有做错。
第八十四章 表白and争吵
艾薇的事情就这样被解决的差不多了,华院长看在眼里,心中对白东明的歉意更甚了,他朝着白东明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对艾薇说道:“那么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这个问题让艾薇突然的迷茫起来,原本的她只是一心想找回父亲的遗物而已,而今遗物已被找回,对于未来的打算,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朝着华院长摇了摇头,艾薇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寡言少语,面无表情的三无少女。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希望你能够做我的女儿……”
华院长话一出口,白东明和艾薇都惊呆了。艾薇是因为出乎意料,而白东明则是想到了某种不良的猜测“艾薇不会是他亲生女儿吧?”想着白东明用带着有色眼镜的目光看向了华院长。
“臭小子,你胡思乱想什么……”白东明的目光只要是个男人都知道,作为过来人的华院长怎么可能不懂那眼神,朝着白东明砸了一只茶杯,华院长气势汹汹的说道。
“我什么也没想啊……”
……
看着这一老一少的吵闹,艾薇微微一笑,似乎这样也不错,轻轻的道出了答案,“好的,父亲!”
仅仅只是四个字,艾薇说的也很轻,但华院长却出人意料的听得非常清楚。他停下和白东明的吵闹,看向艾薇,严肃的脸庞在这一刻变得慈祥起来,让白东明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好,老子也有女儿啦,到时候我看熊和张志明怎么和我斗,哈哈哈!”华院长笑的毫不顾忌,为了衬托出他的兴奋,在这笑声之中还用上了内力,将整个堡垒别墅震的晃悠起来。
不过白东明有些看不下去了,自己可是损失了一把好武器呢,华院长呢?不仅仅白得了女儿,还顺了把武器过去,这让他心中非常的不爽。
“华院长,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我就回去了。”
“恩,说道这个,东明你等下,这个东西你拿回去。”华院长一听白东明要回去,连忙摆正了脸色,从书桌的抽屉中取出了一片指甲盖大小的储存器递给白东明,他接着说道:“我给你安排课程都在这个里面,你以后不用再去阿尔卡特那里去上课了,所有的事情我会给你安排好的,你只要每天安安心心、定时定量的给我完成课程就行了。”
做完这些,他朝着艾薇温和一笑,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说道:“虽然你们两个同居了,但是有些事情该节制还是要节制一些的。臭小子,我女儿就交给你了,不许欺负她!不然老子剁了你。”
白东明鄙视的看了一眼华院长,也不去解释什么,将芯片收好招呼了艾薇率先离开了书房。
在白东明离开后,艾薇才红着连和华院长轻声告了别,“再见,父亲。”说完不等华院长说话连忙追白东明去了。
随着艾薇和白东明的离开,华院长原本高兴的心情再次平复下来,到了他这个年纪的人什么都经历过了,高兴一次也就够了,再次投入了紧张的机甲设计中去了,不过他的心中总对白东明感到一股歉意,原本已经给了他的“寒冽”却又要拿走,虽然白东明嘴上没说,但心中一定有个疙瘩。
“只能以后再补偿他了,哎……”
……
两人终于离开了华院长的别墅,一前一后的走在前往飞车停靠站的路上,不同的是来时“寒冽”在白东明手中,而去是却在艾薇手中。
两人在华院长的别墅中呆了也不过才半小时的时间,艾薇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要上课,飞车并不是很忙,刚刚走到停靠站就发现正好友飞车停靠,二话不说,连忙拉了艾薇上车先。
原本在华院长面前,两人的关系还模模糊糊,只是被华院长那么一说,两人心中都有一些抹不开面子。
重新回到十五楼的家中,艾薇将“寒冽”放回原处,立刻从厨房端出了两碗白粥放在餐桌上。
“吃吧。”
白东明连忙脱下校服,坐在餐桌前,光明正大的享受起艾薇的手艺来。之前去华院长别墅之前,他就已经尝过了艾薇的手艺,非常的不错,因为之前两人之间有隔阂,不敢多吃,如今隔阂尽去,自然大快朵颐起来。
艾薇做的早餐不怎么丰盛,只有两个菜,用水焯过的青菜、食堂买的腌豆角还有两个水煮鸡蛋。很普通,但白东明吃的很开心。
一份白粥喝下,只觉得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劲,伸了个懒腰猛然看见艾薇正小口小口的张开又闭合的小嘴,情不自禁的一把抓住了艾薇的右手说,“做我女朋友吧!”
原本被白东明这突如其来的一抓就有些惊慌失措的艾薇,再被他这么言语一刺激,很华丽的将左手的碗向白东明砸去。
“我说,艾薇你这么激动干什么?”轻轻晃了下头,便闪过了艾薇的攻击,白东明带着痞气向她问道。
“没事。”艾薇从厨房拿了一块抹布将打翻的东西收拾干净。
“那你的答案的呢?”
“好啊!”艾薇的语气很平淡
“什么?”
艾薇的答案完全出乎白东明的意料,那平淡的语气完全就像是在和人说“谢谢”,但她说出的话却那么的令白东明震惊
“我说好啊!”艾薇再次重复了一遍
……
“怎么这么快就答应了……”白东明噘了噘嘴,虽然知道艾薇和他之间都有感情,但这回答也实在太顺了。
“你不高兴吗?”收拾好洒落的汤水,艾薇一面在厨房忙着一面向他问道。
“哪有,只是有些意外。”
“事实上就算你不说,我也会问你。”收拾好一切,艾薇重新坐下,板着脸对着白东明说道。“我不希望我们俩之间的关系就这么一直模糊下去,所以即使你不问我,我也会问你。”
默默的夹着桌上的蔬菜,白东明心中想到了脑海中的珠子,只觉的一阵后悔和害怕,后悔自己太过冲动,竟然想现在就和艾薇确定关系;害怕则是因为自己的生命危急还未解决。
盯着艾薇的柔嫩的小脸,他一时激动起来,连忙改口说道:“不,我们现在不能在一起。”
对于白东明的改口,艾薇一时没反应过来,之前自己不是已经答应了吗?怎么又突然改口?不清楚原委的她只能木讷的看着白东明,问着“为什么?”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总之我们现在不能在一起。”白东明突然觉得心头一阵火大,甩下筷子便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只留下望着餐桌呆滞发愣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