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34部分

最终发生爆炸。
十五枚浮游炮被放了出来,在白东明的控制下像是见了血的鲨鱼,向着对方追了过去,噩梦之翼手中的光束手枪也适时的发出道道光束,牢牢将敌人牵制住,不让其逃离。
幽蓝色机甲明显已经察觉白东明的意图,但数量众多的射击点,让他疲于应付。原本还让白东明有些担心的能量盾在此刻却是用都没用,似乎是为了专门应对“死亡射线”的凌厉一击而保留了下来。
对此,白东明冷冷一笑,“留就留吧,就看你能不能撑的过这三倍战舰主炮威力的死亡射线了……”近两个月没有了金乌的烦恼,白东明心性定了很多,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狗急跳墙,嗜血疯狂,但相应的他的修为慢了下来,不再主动吸收灵气,全部的灵气都被用于强化肉身。
对于金乌的事情,白东明一直猜测,也许是和熊院长的那次战斗让它受了重伤,至今还未恢复,这对白东明来说是个机会,彻底摆脱他的机会。
十五枚浮游炮全方位的笼罩住了对方的机甲,即使不断闪避,但百密一疏,终于一个不小心,被赶上来的噩梦之翼手中的光束手枪击中了手腕,偌大的光束长枪就此失去。
落进下石、得理不饶人一直是白东明的行事风格,趁着这个机会,噩梦之翼打开了刚刚充能完毕的“死亡射线”。
不同于一般光束的蓝色,死亡射线的光芒是暗红色的,粗壮的光束的颜色化作一条血色的洪流正中目标,果然不出所料,敌人等的就是这一刻,半球形的能量盾突兀的出现在血色洪流的必进之路上。
不过这个索拉星人也太小看了死亡射线的威力了,这可是三倍战舰主炮的能量流,凭借一个小小的能量盾就真的能撑得住?
答案是肯定的,能量盾的存在的时间仅仅是那么一瞬,远超能量盾防御上限的血色洪流直直的轰在了对方的机甲上,机甲的爆炸在这血色洪流之中显得那样儿的不起眼,就像是一个小小的烟花,所有组成机甲和索拉星人的物质都化作了宇宙的尘埃。
“呵呵。”白东明冷冷一笑,以冷酷的笑容表达出对死去对手的不屑,“不过是个不自量力的家伙罢了,哼!”冷哼一声,白东明不再多管,撇下一堆尘埃继续朝着要塞战舰突击。
……
华山鹰的战术非常不错,在他的指挥下,确实引出了不少的大鱼,虽然解决了一部分,但同样也给自己造成了不小的损失,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情况,大多出现在近距离的之中。
双方的普通战舰足够近了,但先对的核心却离得很远,“看着情况,索拉星人,似乎是想放弃这部分战舰呢!命令全军发动总攻!”看着屏幕上远离战舰编队核心的众多雪茄型战舰,华山鹰猜测着发出了命令。
“院长,请等一下!”位于下手位置上的卡萨连忙制止道。
人工指挥的战舰就是这点好处,有时候命令更改的时候可以暂缓发布,但若是让卡琳来弄的话,说不定,刚才华山鹰的话就已经传递到了战场的各个角落。
“命令停止,有什么事情,卡萨你说说看。”现在的局势已经摆明了是人类一方大胜,华山鹰对于这既定的结果并不着急,饶有兴趣的看着卡萨,期待他能够说出些什么。
卡萨思考了两秒钟说道:“院长,难道您不觉得奇怪吗?和索拉星人作战至今,经历了那么多年战斗您合适见过索拉星人放弃战友的?”
听卡萨这么一说,华山鹰眯着眼睛回忆了下自己参战以来大大小小的战斗,确实没有那一次索拉星人是放弃战友孤身逃跑的。想到这,他的心中闪过一丝不安,到了他这样实力的高手,对于某些事情都是有一定预见性的,心中越是不安,就代表着事情发生的可能性越高。
看向卡萨疑的眼神充满了担心,他说道:“继续说下去!”
“您还记得4号行星那个基地吧……”卡萨提醒道。
一想起4号行星上的基地,华山鹰震惊的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凝视着卡萨不确定的说道:“你是说,也次也是陷阱?”
“是不是陷阱,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索拉星人的报复心不可能让我们那么简简单单的就毁掉一艘要塞战舰!”卡萨模棱两可的说道,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测。的确,在战术指挥上吗,他有着超人的天赋,但是却绝不能下达任何的命令,越权不说,万一猜测错误他可付不起这个责任。
深深的看了卡萨一眼,华山鹰朝着他露出了一个你我都知道的笑容,卡萨的小手段他可是一清二楚,“好,这次就看你的猜想是不是对的。命令全军放弃核心打击,优先攻击所有近距离战舰。”
这最后确定的命令传达到了所有人的通讯之中,白东明自然也不例外,看着就在眼前的要塞“姑娘”,不甘心的放弃了再次“**”一番的计划,拉起操纵杆,转身朝着离自己最近的雪茄战舰冲去。
然而就在白东明离开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索拉星人的要塞战舰快速的收拢了残余的机甲部队,乎的一声进入了曲速航行,完全不顾依旧战斗在战场的雪茄战舰。
“卡萨,看来你的猜测是正确的……”看着观测系统传来的画面,华山鹰沉默了一会儿向着卡萨说道。
这样的结果令华山鹰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作为种族防线的最高指挥者,居然没有看出这一点,心中对自己的轻敌产生了后悔。
“命令全军撤退至低轨道。”
战争还在继续,战舰的巨大光束不断击毁雪茄战舰,但时间上和数量上的不足,令一部分战舰突入了人类舰队的包围圈。
在突入的瞬间,雪茄战舰毫无征兆的发生了强烈的爆炸,巨大的冲击波令周边的多艘战舰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而位于爆炸核心的战舰则被牵连一同化作宇宙尘埃。
像是一个连锁反应,一艘雪茄战舰的突破为后续的敌舰打开了缺口,一艘艘“雪茄”争先恐后的冲进包围圈,不过幸运的是华山鹰命令的及时下达令人类这边减少了很多损失。
即便如此,自爆的敌舰依旧令第三、第二舰队差点覆灭,虽然人类赢得了这场战斗,但自己却同样付出了惨烈的代价。
第一百三十二章 前往遗迹星球
战争结束后,华山鹰并没有选择追击,原因有二;第一,战力不足,第二,对方情况不知。这两种情况无论哪一种对选择追击都是致命的。因此尽管华山鹰向打回去,可现实如此,他也不得不估计自己能不能吃的下这口肥肉,别吃没吃下,把自己给噎死了,就实在得不偿失了。
战后的重建工作有条不紊的经行着,死去的士兵被安葬在他们的所属星球,受损的战舰不断补充新的进来,如同当初4号行星防御战的时候一样。所有星球的军工厂全部开通,日夜不停的补充者战争所需要的物资。
当然这些都已经和白东明没有关系了,现在的他已经乘坐着华山鹰给的小型飞船携带了一部“生命之刃”,开始了寻找遗迹星球的旅程。
至于为什么没有将噩梦之翼给他,因为噩梦之翼的特殊性和战略意义,华山鹰都绝对不可能将它交给一个自己不能掌握的人的手上。
不过给不给也无所谓,反正无论是噩梦之翼还是生命之刃,都不过是白东明手中的玩具,有谁看到过一个人会因为一个玩具着急的?除非是小孩子……
……
《尸子》:“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这段话来自于古华夏帝国的一本古老书籍,据说几千年前的古华夏人便解释了宇宙的含义。
宇宙究竟什么样子,白东明了解的并不多,对他而言,大多数接触宇宙的时刻除了乘坐飞船飞出大气层的那一刻,便是这次经历的太空战了,其他时间多是在休眠舱中度过,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对宇宙的好奇。
茫茫星空之中,多数的发光的是恒星,认识或不认识的星座太多了,人类活动的范围也不过是在银河系之内,并没有突破这十万光年的距离。
即便如此,十万光年中却包含了一千两百亿颗恒星和大量的星云、星团,若是没有星图的指引,人类将迷失在这浩瀚的宇宙空间之中。
而现在已知的第一种外星智慧生命、人类的敌人——索拉星人,同样生活在银河系之中,只是和人类相距两端而已。
白东明乘坐的飞船已经读取了华山鹰给的星图,现在这艘飞船正航行在这条五十年前被几位强者走过的路上,不同的是,白东明是倒着走。
因为熊院长曾经说过,遗迹星球就在种族防线附近,因此白东明特地在这条路上寻找了一些靠近种族防线的星球。
“华山鹰这只老狐狸还是满厚道的嘛……”看着星图上被标注的红色小点,白东明讥讽道。
红色的小点便是华山鹰标注出来的遗迹星球所在方位,确实距离种族防线不是“很远”,大约也就一光年的距离。
一光年的距离,对白东明这艘飞船来说,需要进行曲速航行才能到达,大约也就是两天左右的时间,比起军事学院到种族防线的距离确实小了很多。
将飞船调整成自动驾驶的模式,设定好航线,白东明进入了休眠舱睡觉去了。
两天时间很快过去,光脑在设定好的时间叫醒了白东明。
来到驾驶室,看着眼前满是星空的黑暗,白东明不禁挑了挑眉毛,“还真是什么都没有呢!”正如熊院长当初告诉他的,这遗迹星球肉眼根本看不见。
“引力探测……就算看不见又怎样,只要是星球就一定会有引力的存在!”白东明自信的说道。
引力和物质的质量有关,质量越大则引力越强,作为一颗星球,引力这种现象是绝对存在的。然而令白东明感到奇怪的是,引力探测居然没有察觉到有任何引力的存在。
这样的结果令白东明心生疑虑,“究竟是华山鹰那只老狐狸忽悠我,给了我一份假星图,还是说这遗迹星球这么难缠?”
思前想后,白东明觉得华山鹰的星图不可能是假的。第一,没必要这么做,白东明对他还有着价值,即便不知道白东明寻找遗迹星球的目的,但也犯不着给白东明一个假的星图。第二,没时间,白东明和他索要星图是临时临提出的,他根本没时间去更改星图。当然如果有这卡琳的帮助就另当别论了,但这样就回到了第一个问题,没必要……
在确定了星图是真的之后,白东明只能将原因放在遗迹星球本身上。
“要不要就这么靠过去试试?”坐在驾驶舱中的白东明非常纠结,在不知道其内部情况的时候,贸然靠近一颗星球是多么危险的事情。星球的引力会将飞船拉住,坠落下去,一个不小心飞船回了,好嘛,这辈子他也别想再见到艾薇了。
惆怅的想念着远在军事学院的艾薇,白东明在飞船上思考了一天的时间,一天之后,他愤然下定决心,就算是龙潭虎丨穴,他也要去闯一闯。为了自己,也为了艾薇。
待飞船做好了突入大气层的准备,白东明控制着飞船缓缓的靠了过去。大型晶石源发引擎稳定的运行着,限制住的推力一点点的将飞船从航线中间穿过去,
两分钟过去了,系统没有收到任何的干扰或是感应到行星的其他特征,白东明的心随着飞船的缓步前进逐渐沉入海底。
当飞船完全穿过航线的时候,白东明失望了,期待之中的危险并没有出现,这片宇域就像是什么都不存在一样平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恨恨的一拳砸在驾驶舱的舱壁上,除了将金属制的舱壁砸出一个拳头的痕迹外,对寻找遗迹星球没有任何的帮助。
重新冷静下来的白东明静静的思考着,曾经熊院长和华山鹰他们说过的,每一句关于遗迹星球的话,妄图从中找到那个奇怪的“机缘巧合”。
寻思了数日,白东明也没有找到其中有什么办法,打天讯联系熊院长,别开玩笑了,说是说在种族防线附近,但一光年的距离,中间又没有传递装置,远在联邦首府的熊院长怎么可能收的到……
都到大门口了,却找不到门,这让白东明如何甘心?在飞船中一通拳打脚踢发泄一番后,他这才重新安静下来。
“难道真的就这么回去找那个老狐狸?”想起临走前华山鹰那明显吃定自己的眼神,白东明就不禁菊花一紧。
摇摇头,将华山鹰的那张脸甩出脑海,他盘腿坐了下来开始强化肉身起来。因为寻找遗迹星球的事情,肉身的强化已经的事情被他放下了好几天了,反正现在找也找不到入口,刚才修炼起来强化肉身,说不定明天就找到方法了呢?
这种自我麻痹的心理也只有白东明想的出来了。
刚刚放开身体对灵气的需求,白东明全身的毛孔便感觉到无数的灵气从虚空中向飞船汇聚,只是真正进入他体内的却只有三分之一。
这样的特殊情况迅速引起了白东明的警觉,睁开眼感受剩余的三分之二灵气的流向,竟然就是眼前这片什么也不存在的虚空。强烈的好奇心和对遗迹星球的渴望,让白东明停下了修炼,控制着飞船向着灵气汇聚的地方慢慢前进。
一个小时候,飞船的屏幕却依旧是星空一片毫无改变。然而下一刻,飞船轻轻一震,一股像是气泡样的屏障划过船身,飞船的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庞大到极点的蓝色星球。
从太空中望去居然和人类的母星地球极为的相似,同样有着一层薄膜一样的大气层,而在蓝色星球的不远处更是有着一个庞大的发光天体,巨大的能量四处宣泄,燃烧着星球的身体。
“那是太阳……”
不确定的话语回荡在整艘飞船之中,望着眼前的两个硕大天体,他陷入了痴呆。任谁也不会想到,如此庞大的两个天体居然被隐藏在这无垠的宇宙空间之中,没有热量,没有引力,甚至没有任何的特征能够证明这两个天体是真实存在的。
没有考虑这是如何办到的,此刻白东明的心中满是生的希望,尽管现在的他还没有能够解决金乌的方法,但只要进入了这遗迹星球,不就有了希望吗?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的白东明驾驶着飞船,兴奋的朝着蓝色的星球飞去,愉悦之情显露于表,数天徘徊在星球大门之外,今天的一次修炼却给他打开了这么一扇大门。
带着对抗金乌的希望,飞船开始突入大气层。
第一百三十三章 盗贼诺顿
突入大气层的程序是飞船设定好的,以2°的角切入大气层,这个数据必须非常的严密才可以,若3°以上,则会因为速度过快导致飞船大面积烧毁,而如果比2°稍低一点,哪怕是0。1的角度都会被大气层弹出去,就像平时河面打水漂一样。
经过光脑的精确计算后,白东明才刚放心大胆的突入大气层。
摩擦产生的高温,让飞船内的警报响个不停,即使有着隔温涂料的存在,但高达1600度的高温也让这艘小型飞船面临着巨大的考验。
2°的切角以及燃烧的高温让飞船像一颗巨大的火球划过遗迹星球的天空,一路飞过,飞船上的航拍系统便迅速扫描拍摄这颗星球的大致情况。
“居然有活人存在……”白东明吃惊的说道,本以为这是一颗荒废了的星球,却没想到这颗星球上竟然还有着人类存在。
而从飞船航拍的图像上看,这里人类的生存活动非常的频繁,大多数的建筑都标明这里人类的生活年代非常落后,至少比联邦落后近千年的时间,就像地球母星上的中世纪,东方的建筑、西方的风格让他觉得自己似乎是来到了古代的母星。
飞船突入的地点跨过了“太阳”光芒的分界线,从光明的一边飞向黑暗。黑色看不见星辰的天空中一个火球划过,悄无声息的降临在了遗迹星球拉岛城向西300公里之外的拉岛特雪山。
这一夜,位于西大陆的人们从睡梦中苏醒;这一夜,不知多少人萌生了寻找宝物的发财梦;这一夜无数的帝国皇帝向各自的占卜师询问缘由。
……
一身机甲服的白东明从飞船中走出,看了看飞船降落的位置,这里是一个雪山的谷地,四周满是雪白的一片。
降落之前,白东明便已经知道了这里有人类的存在,为了打探到自己想要的消息,白东明决定将飞船埋在这雪山谷地。
从飞船内带出了一些必备的东西和“生命之刃”机甲后,白东明猛的一跺脚,黑色的机甲战斗服战靴和雪山来了个亲密接触,只听“砰”的一声响动,谷地周围的膨松白雪便顺着山势滚滚滑下,浩浩荡荡的将飞船掩埋下去。
看着逐渐被大雪掩埋的飞船,白东明心中一阵惆怅,这将是自己返回人类联邦唯一的途径,在这遗迹星球也不知道需要待多久才能回去。待大雪完全覆盖飞船,白东明留下标记信号后,毅然决然的驾驶上生命之刃,头也不会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标记信号的能源供给使得它能够存在三年的时间,只要三年内,白东明的机甲战斗服接近标记五百公里范围之内就可以接收到信号,从而迅速找到飞船的所在。
生命之刃机甲也被冷藏了起来,在这个中世纪时期,机甲的出现比如会引起轩然大波,白东明来这里是要找到解决金乌的方法的,而不是来找麻烦的。
小心翼翼的将“生命之刃”隐藏在离雪山二十公里之外的50米深的湖底,同样留下标记信号,完成这些白东明这才放心的穿着机甲战斗服浮出水面。
看着身上的这身战斗服,白东明心中百般不愿脱下,不是因为好看,而是因为他除了这一身战斗服外边再也没有任何的衣物了,,事先走的匆忙,更加没有想到会有人类存在;更何况,机甲战斗服还链接着机甲和飞船,如此重要的东西,白东明可不敢乱丢。
全身包裹黑色的白东明不断穿梭在林子中,背后是他从未放下过的“寒冽”以及一些小东西,比如语言翻译器,特殊急救的药物等等。
脚下踏月留香步伐快速变换,犹如一只飞鸟,想着东方前进,那里是他确定好的第一目标。早在将飞船掩埋之前,白东明便通过分析航拍到的图片,知道了距离飞船降落地点最近的一处人类聚集地。
既然想要打探到一些有用的消息,那么和当地人之间的接触便不可避免。如今有着这样一个就在附近的聚集地,即不用离飞船太远,有能够打听到消息,这样的好事如何不让他心中欢喜。
……
黑暗之中,白东明不断前行,踏月留香让他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任何可能出现的地方。前行了大约200公里的距离,白东明遇见了一个奇怪的影子。
影子速度不快,大约也就每小时百多公里的样子,一幅消瘦的中男人的模样,长的很是贼眉鼠眼,一身咖啡色的粗布做的衣裳,脚下速度快而灵敏,时不时的停下看向后方的情况。
令白东明感兴趣的不是这个人的打扮,而是他前进的方向——西方,也就是白东明来的方向。抱着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态度,白东明觉得还是将他拦了下来。
影子实力并不强悍,至少白东明没有从他的身上感到威胁,鬼魅般出现在影子的身前,仅仅用了半分不到的力量伸手一推,便将影子撞飞了的老远。感受着手掌传来的感觉,白东明知道刚才的这一掌便将对方的肋骨打断了数根,但并没有造成其他的伤害。
缓缓向前走去,白东明打算和他“交流交流”,然而,不等白东明向他靠近,一连串吐字清晰的古华夏语便传了过来。
“别……别过来,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我出手……”诺顿不断向后爬去,一面质问着对方。
作为拉岛城盗贼工会的金牌盗贼,他拥有着大剑师的实力,却不想居然被人一掌打断数根肋骨,身受重伤。如此悬殊的巨大差距让他心如死灰,心中直道“夜路走多了总会碰到鬼的,自己今天算是载了。”
听着耳边一连串明显带着恐惧的华夏语,白东明先是一愣,随即又反应过来,当初熊院长曾说过遗迹星球之上存在着与古代华夏相同的文明,有着华夏语的存在也不奇怪。
相同了这一点,白东明隐藏在黑色头盔之下的面容,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只见他慢慢踱到诺顿的面前,压着嗓子低沉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诺顿一愣,问自己叫什么名字,原来您老人家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就动手杀我,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哼哼着,诺顿靠在一颗树下,大量起了对方的样子,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这哪是什么老人家啊,分明就是一具包裹全身飞黑色轻铠。无论是从做工还是设计风格上来看,这绝对是出自某位大师之手。
身为盗贼的诺顿,眼光自然不错,看见好东西他的职业习惯又犯了,贪婪的伸出了右手想要摸上一摸,因为偷盗而被重点保护的嫩白而修长的手指还未触及那片黑色,便被一只同样包裹在黑色轻铠之下的右手牢牢抓住,接着便是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手中传来。
诺顿急了,自己的右手便是吃饭的家伙,偷盗什么的可全靠它了,要是被这不知男女的家伙弄坏了,谁也赔不起,想也不想忍住前胸和指骨的疼痛,空出的左手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柄匕首,狠狠的朝着抓组自己右手的黑色轻铠刺了下去。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包含着诺顿全部愤怒和希望的一刺竟然毫无建树,连火花都没冒一点便从黑色轻铠的旁边滑开了。
“这……”诺顿呆住了,似乎连手上的疼痛都忘记了。自己的东西自己最清楚,诺顿的匕首虽然不能和传说中的神兵利器相比,但放任整个西大陆那也是少有的武器了。
而今天这伴随着自己戎马一生的匕首,居然还刺不破这不知名人物的轻铠,甚至连一丝划痕都没有留下,这样的结果怎能让诺顿呆住。
冷冷的看着对方呆滞的表情,白东明一声冷哼将其从呆滞唤醒。早在诺顿想要拿出匕首的那一刻白东明便清楚的看到对方的动作,这一身黑色的机甲战斗服,可是他的宝贝,怎能让这实力低下的原住民玷污。
体内的灵气瞬间覆盖右手,接触匕首的那一刹那便迅速将匕首弹开,碰都不让对方碰一下。
“我说你叫什么?”右手再次加了半分力气,捏的诺顿右手骨骼嘎嘎作响。
“疼……疼,放……放手先!”俗话说十指连心,诺顿只感觉自己的右手像是粉碎的一样,额头不停的冒着冷汗,知道对方生气了,连忙讨饶道。
再次哼了一声,白东明向甩垃圾一样扔下了诺顿的右手,退后两米给了诺顿一个心理上的安全的距离。
见神秘人向后退了两米,诺顿顿时心理舒服了很多,急忙提起体内的斗气想要恢复伤势。刚想动作没多久就见神秘人再次出现自己的面前,沉声说道:“回答我的问题或者死!”紧接着一股刺骨的寒意和腥甜的味道便笼罩住了诺顿的身体。
诺顿是盗贼,不是刺客,虽然职业不同,但有一点是一样的,都杀过人,都过过刀头舔血的日子,对杀气和血腥的敏感度极高。
而现在犹如实质的杀气和腥甜的感觉,令诺顿背脊的寒毛猛然炸起,“这得要杀多少人才能有这样额杀气……”
心中感慨着,抬头看着对方被黑色头盔包裹住的头部,诺顿非常明显的感觉到两条如钢刀般锋利的目光,不断在自己的脖颈上徘徊着,似乎是思考着从哪里下刀比较好。
面对这样一个绝世的凶人,诺顿不敢隐瞒什么,一股脑儿将自己的一切都说了出来。“我叫诺顿,我是男人,我没有老婆孩子,我是个盗贼,我住在……”
看着眼前这个被自己吓坏的名叫诺顿的盗贼,白东明一脸的黑线,心中吐槽道“,尼玛,还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呢”。
第一百三十四章 人格践踏
通过和诺顿的了解,白东明大致了解了这颗星球的情况,连成一片的大陆,分为东西两部分,西大陆的人类长得较为粗犷,是白色人种,而东大陆则生活着黑皮肤黑眼睛的黄丨色人种。
这一点和人类联邦是多么的相似。
西大陆有着战士、骑士、盗贼、刺客、弓箭手、占星师留个职业,这让白东明想起了联邦的魔幻游戏,然而令他奇怪的是,在这里居然没有魔法师和牧师的职业,虽然有着神的传说,却没有神的存在,更加没有其他的种族,在这里只有人类。
东大陆就简单的多了,除了占星师这个职业外边都是武者。
战明帝国、耶鲁帝国、培根帝国三大帝国占据了西大陆,而东大陆却已经同一,由大汉帝国所掌控。听到大汉这个国号的时候,隐藏在头盔之下的白东明,眉头一皱,猜想着这大汉和母星上曾经的大汉帝国难道有什么联系不成?
不过这些暂时都不是他想知道的,只要找到解决金乌的方法,他便立马离开这颗星球,管他什么帝国都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这么晚了,你准备去哪?”
阴沉沉的话语让诺顿心中一紧,暗道“今晚估计是不能活着回去了”,哆嗦的回答道:“之前,有个火球从天上掉下来,我打算去看看能不能捞到什么宝贝。”
白东明暗道一声“果然”,飞船突入大气层时被发现了,看向诺顿的眼神瞬间便的冷若寒冰。
感受着如刮骨钢刀一般的目光,诺顿急忙叫道:“别,别杀我,我有很多钱的……”作为盗贼,诺顿收敛了不少的财富,在西大陆上有着不成文的规矩,若是对方愿意花钱赎命,便不能下手杀人,一旦发现,将受到全部职业的攻击。
这个规矩白东明自然不清楚,当然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不过有一点倒是让他放下了对诺顿的杀意,“自己来这人生地不熟的,倒是需要一个人来做向导呢……”
眼中寒光收敛了下去,蹲下身在诺顿的胸前摸索了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非礼啊!”凄惨的男性叫喊响彻着这片森林。
“闭嘴。”被诺顿的叫喊弄得满头的黑线,白东明低喝一声,将诺顿那公鸭嗓子一般的声音堵了回去。
诺顿无奈,咬着嘴唇,任死一般的一动不动,像是放弃了希望,任由白东明在自己身上施为。
右手扶着诺顿的胸口,体内灵气缓慢而平稳的输入进去,不过眨眼间,诺顿断裂的肋骨便全部恢复。
感受着逐渐消去的疼痛,诺顿惊讶的张开了嘴巴,如此严重的伤势居然眨眼间就恢复了,这究竟是怎回事?直到白东明的手离开了他的胸口,诺顿都没有反应过来,在他的意识中,肋骨断裂的话,就算是请药剂师来给自己看的话,也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仆人,我让你往东就绝不能往西……”白东明的话严厉异常,似乎是为了震住诺顿一般,左手轻飘飘的向诺顿头顶挥出,击中了他依靠的树上,发出“咚”的一声沉闷。
诺顿被这这声沉闷从呆滞中唤醒,奇怪的顺着白东明的左手望去,下一刻大片大片的如同雪花一般的木屑洋洋洒洒从天而降,遮盖住了诺顿的眼睛。
好一会儿,待他清理完眼中木屑,抬头望去,竟发现,这颗足够三人合抱粗的树木,从白东明拳头以上全部化为木屑,根本找不到一块完整的树皮或是木质部。却是刚才白东明将灵气灌注进树木之中,用拳劲配合灵气不断震荡树木所致。
“这……”从地上捧起一堆木屑,诺顿不敢相信的大量着,像是还未从刚才的景象中恢复过来。而这个时候,白东明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做我的仆人,或者死,三息时间考虑。”没有过多的话语,白东明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了他的态度,右手缓缓向诺顿的脖子伸去,大有不答应便马上拧断他脖子的态势。
诺顿如今不过四十岁的样子,正直壮年,怎么甘心就这么死了,连忙答应“我做、我做……”
话一出口,便立马见白东明的右手边了方向,轻轻的在他的脸上拍了拍,说道:“这才听话,张口!”
没有听懂白东明的话说明意思,诺顿疑问的看向对方,紧接着感觉腹部一疼,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开来,一个异物瞬间飞入他的嘴巴,入口即化,让他想吐也吐不出来。
收回诺顿腹部的拳头,白东明用一种奇怪的语调缓慢的说着“刚刚给你吃的是一种毒药,没我的解药,你会全身发痒,挠穿皮肤,全身溃烂而死。当然我会不定时的给你压制的药物吗,不过这就看你自己做的到不到位了。”
隐藏在头盔之下的白东明心中一笑,这一招是他根据联邦的影视之中的场景学的,毕竟在这么一个不熟悉的地方,想要获得一个人的忠心,光靠实力是不行的,还需要一定的手段。
白东明的话语带着一种看不见的魔力,听着眼前一身黑色轻铠的不知名人士的话语,诺顿不自觉的想要摸了摸刚刚恢复的胸口,“真的有些痒……”这样的感觉一出来,那可不得了,诺顿似乎觉得自己全身真的好痒,使劲挠却根本无法止住。
胆怯的看向对方,跪下哀求道:“主人,求求你,给我解药吧,我一定会做的很好的……”
白东明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刚才给的哪里是什么毒药,根本就是一颗太空之中为了防止战士骨质疏松的钙片,根本不存在任何问题。
诺顿全身发痒不过是因为白东明的奇怪语调,在他的潜意识中给了个暗示,让诺顿真的认为自己中毒了,全身发痒。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