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36部分

然他自己的飞船突入大气层时,降落的时候都有这么多人看见,那么五十年前熊院长等人降落的时候相信也应该有人看见才对。而且“天降火球”如此重大的事情,白东明相信在这些原住民的历史文献上一定有着记载。
按照这样的思路去寻找,白东明果然在一本最近才出版的,名为《西大陆史》的书籍中找到了这样的一条记载。
上面说“在这个不存在神的世界之中,是看不见星空的。神的离去,带走了人类查看星空的权利;五十年前天空之中突然降下一个巨大的火球,拖着熊熊火焰变成的尾巴掠过西大陆,将临在遥远的东方……”
这样的描述虽然过于粗糙,但却给白东明指明了方向,——东方的东大陆。
“看来还得去东方一趟……”合上书籍白东明如卸重负的说着。
一旁帮忙白东明寻找文献资料的诺顿凑了过来,恭敬的问道:“主人是要去东方吗?”
轻轻嗯了一声,白东明反问道:“怎么,你也想去?”
见自家主人难得的给了个好脸色,诺顿打蛇上棍笑道:“都说东方遍地黄金,作为盗贼的我自然也想去见见世面……”
“带你去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得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毕再说。怎样?帝国的特使回来了没?”白东明回答道,带诺顿去这不过是小事罢了。
“据咱们盗贼工会的人说,已经上路了,相信明后天就能够到,不过来的似乎不止他一个,还有一个大人物来这里。”诺顿想了想回答道,这段时间关注帝国动向的事情一直由他帮忙联系,白东明则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也是导致了苏菲亚始终没有找到白东明踪迹的原因。
白东明冷冷一笑,心道“来了就好,自己给出的条件足够诱惑的了,是人就没有不想长生的。”
话虽如此没错,但白东明却并没有能力让人活五百年的能力,这不过是个空头支票罢了,凭借着白东明的能力帮一个人打通经脉,踏入校级,活个三百多年是没问题的。而只要他一找到遗迹,便迅速离开,到时候他人都走了,对方是活三百年还是五百年,早就不关他的事情了;就算活不到五百岁,想找他的麻烦也找不到人了。
“这段时间你多注意下城主府的情况,有什么消息立刻告诉我。”白东明向着诺顿吩咐道。
……
时间一晃,又是三天过去了,苏菲亚依旧没有放弃寻找白东明的身影,而这天下午小胡子特使也再次来到了拉岛城,带着一位大人物和培根帝国浩浩荡荡的大部队来了。
“殿下,这位便是拉岛城的苏菲亚城主。苏菲亚城主,这位是帝国第一顺位继承人菲利普皇子。”城主府前,小胡子特使恭敬的向着身边的菲利普王子和苏菲亚介绍道。
菲利普笑容满面的上前一步,优雅的向苏菲亚行了贵族礼,和煦的说道“在帝都就曾听说了苏菲亚城主的功绩,以一女子的身份将这拉岛城治理的井井有条,实在是难能可贵啊。”
看着风韵犹存的苏菲亚,菲利普闪过一道邪光,心中直道“拉岛城这一趟果然没有白来。”
菲利普有着一头耀眼的铂金色头发,柔顺的想脑后梳去,完美而精致的面容可以说是女人的最爱,身高两米左右,而作为皇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他,更是有着足够的财富,真是名副其实的高富帅。
身为皇子的他身边不缺女人,但他却唯独喜欢别人的女人,他喜欢那种将别人家庭弄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快感,而一旦对方的家庭破碎了,那么也就意味着这个女人将失去他的宠爱。
虽然有着这样特殊的爱好,但菲利普在政治上却有着足够的天赋,外交手段更是层出不穷,如今年事已高的帝国皇帝早已有了将皇位传给菲利普的打算,如见碰见这么一个机会,便将他最看重的菲利普派到了这里。
菲利普目光中的异样,自然被敏感的苏菲亚抓住了,但对方是皇子,她也不好说什么,微微皱眉还礼后,娇笑道:“皇子客气了,苏菲亚不过是一个失去了丈夫的女人,哪里受的起王子这样的夸奖。王子还有特使,请到会客室慢慢说。”嘴上说着受不住,但却丝毫没有任何承受不起的神色。
一周左右的时间,足够苏菲亚将城主府修葺一新,更换了大门后的会客厅再次恢复原有的容貌。待几人就坐,女仆上过茶点后,苏菲亚直言道:“菲利普皇子来拉岛城,想必是因为那突然出现的剑神喽?不知皇帝陛下怎么打算?”
“哈哈,苏菲亚城主真是快人快语。不错这次来拉岛城便是为了那剑神的事情,父皇已经答应了他的要求,只等他给我五百年寿命,便传位于我,我便是下一任的帝国皇帝!”
菲利普哈哈大笑,毫不掩饰心中的野心和霸道,看的苏菲亚心中直摇头,这皇位还没真给你呢,就这么急着宣布了,还是太年轻了沉不住气。
菲利普话音一落,小胡子特使便从怀中拿出了,上次白东明带去的项链摆放在桌上,接着说道:“陛下的决定答应那位剑神的要求,这信物还请城主戴上,也好让对方知道陛下的选择。”
苏菲亚应声收下,将盒子中的项链取出戴上,完毕后,她朝着菲利普看去,见对方眼中贪念愈甚不由咳嗽了一声提醒道:“殿下来拉岛城,除了接收剑神的馈赠外,还准备做些什么?”
听完苏菲亚所说,菲利普目光迅速清明起来,在欲望的控制上,他有着相当强的毅力,只听他说:“自然是完成剑神的要求,当然还有一点便是为了拉岛城而来。”
菲利普顿了顿继续说道:“因为‘天降火球’的事情,现在整个大陆都对我们培根帝国充满了好奇,拉岛城作为寻找火球的必经之所,其安全极为重要,因此父皇命我带来了三十万军队在拉岛城十里之外驻扎,已备不时之需,只是这粮草方面还需要苏菲亚城主多多支援一下了。”
“这一点殿下不用担心,拉岛城的粮食储备,足够百万大军吃三年的了,而且作为一线城市,我们还可以从其他地方买,拉岛城别的不多,就是钱多……”苏菲亚妩媚一笑。
说到钱,在一线城市之中可没有哪个城市敢和拉岛城比钱多的,当然除了帝都。
“非常感谢苏菲亚城主的支持……不过在进城的时候,我看见城内已经驻扎了很多士兵这是怎么回事?”菲利普不解的问道。
“哎!”苏菲亚哀叹一声道:“还不是因为剑神的事情,我让驻军封锁了整个城池,只许进不许出,为的便是封锁消息,不然外人知道,如今皇子来了,我也就安心了许多。”
“城主做的非常对,的确需要这样做,只是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些实力高强之人想必已经将消息透露出去了,不过无所谓,今日我带大军前来,接受剑神馈赠,倒要看看谁敢来捋虎须……”菲利普虎躯一震,霸气的说道。
第一百三十九章 苏菲亚的诱惑
走在拉岛城的大街小巷,诺顿非常明显的感觉到,有许多陌生的面孔,身为盗贼的警惕性和大剑师的实力告诉他,这些人都不是好惹的。
选择了靠近城主府的烧烤摊坐下,点了些吃的,静静的等待起来。根据白东明的猜测,在帝国特使进城后,应该很快答案就会在苏菲亚的身上得到体现,而诺顿则奉了白东明的命令在这观察着情况。
为了隐藏自己的特殊性,最近这短时间,诺顿都会在这附近转悠,今天不是在这家,明天就是在另一家,他总会点些吃的一人慢慢品味。
“主人的办法好是好,可是这烧烤吃多了,容易上火……”吃了一口肉串,诺顿心中吐槽着。就在他还在为上火而烦恼的时候,却见周围的人群却一窝蜂样的向城主府附近围去,而用来宣布法令的大钟也被敲响。
“当……当……当……”随着钟声的不断敲响,诺顿匆匆忙忙的拿出几枚铜币丢在桌子上,拿起还未吃完的肉串随着人群围了过去。
你推我挤的挤到靠前的位置,诺顿的眼前是一个广场,足够容纳万人的广场之上,则是城主用来宣布法令的专用台。
此刻苏菲亚城主正站在台子上等待着,在她的身边则是诺顿已经认识了的小胡子特使,以及一个身披华丽战袍的年轻男子。
广场上的钟声还在继续,没过多久,宽阔的广场便变的拥挤了起来,密密麻麻挤满了拉岛城的百姓。当然广场再大也不可能完全容纳的下全部的居民,挤不进去的百姓只能在外面等着法令宣布完毕后众人口传了。
“各位拉岛城的居民们,我是苏菲亚。”一声蓝色长裙的苏菲亚手持铁皮喇叭向广场上的居民们喊道,“前段时间,拉岛城进入了军事管制状态,因为事出突然,没有和各位说明,今天向大家解释一下。”
“因为拉岛城的位置特殊,所以我们的军队需要时刻保持警惕,上次只是进行一次军事演习,请各位居民不要担心。”
……
听着苏菲亚的“汇报”,诺顿眼尖的发现了他脖子上的那条项链,纯银的项链和挂坠悬挂在苏菲亚嫩白的脖子上模样让他怦然心动,就连手中的肉串都不自觉的跌落在地上。
蓝色长裙搭配着纯银的项链,让苏菲亚成为了今天的主角,即使台上发言的人换成了菲利普皇子,百分之九十的人目光也聚焦在苏菲亚的脸上。众多的目光让苏菲亚有些脸红,人面桃花这个词用来形容最合适不过了。
集会结束,诺顿恋恋不舍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的苏菲亚让他很不甘心,而苏菲亚身边的那个菲利普皇子更是令他感到了一阵阵的威胁。
“可是我还有什么面目站在她的面前,她是一个万人瞩目的城主,而我只是一个见不得光,万人唾弃的盗贼。”无奈的摇摇头,诺顿始终没能踏出这一步。
俗话说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像诺顿这样的人,就算是天降机会给他,他接的住吗?
看着慢慢踱步回去的诺顿,白东明心中也感无奈,看来自卑这个词是注定要跟随自己这个便宜仆人一辈子了。
“诺顿,自卑吗?”
背后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诺顿一跳,全身戒备的闪向一边,待看清来人后,他才放下戒备,喘口气道:“我说哪位高手在我背后呢,原来是主人您啊,我正准备给您汇报呢……”
“我问你在自卑什么?”人流拥挤的大街上,白东明向诺顿质问道。
“我……”无奈的低下头,诺顿欲言又止,面对白东明的质问,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诺顿的事情,白东明并不像过多的插手,第一当事人自己都不争取上进,他一个外人凑什么热闹;第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早点搞定自己的事情结束,节外生枝纯属没事找事。
冰冷的看了诺顿一眼,白东明吩咐道:“你先回去吧,收拾好东西,我们今晚就走。”说罢便不再理会这个人生路上的失败者,全速赶往城主府。
看着远去的白东明,诺顿自言自语道:“我在自卑什么?我也不知道……呵呵……”
……
再次来到城主府,白东明可谓轻车熟路,门口的两尊站岗的“大神”只觉一阵风闪过便见紧闭的城主府大门呼的一声打开了。
“老哥,这门怎么打开了?”
“我也不知道啊……”
大尊“大神”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一眼,继续若无其事的把守了起来。
……
忙碌了一天的苏菲亚难得有时间休息一下,先是应付菲利普皇子,又是对全城的居民做出答复,一天下来实在有够累的。
躺在卧室之中的浴缸里,吹着泡沫,苏菲亚抚摸着自己的娇躯,娇羞的轻声说道:“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这残花败柳的身体……”
“谁喜不喜欢?”空旷的浴室之中,突兀的响起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
恐惧的将自己的身体掩盖在水和泡沫的隐藏下,苏菲亚厉声喊道“什么人?”
“是我!”沉稳而冰凉的声音却让苏菲亚初期的冷静了下来。
看着面前这个如同瞬移般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子,苏菲亚大着胆子问道:“想不到人人敬畏的剑神先生,居然也会偷看我一个妇道人家洗澡啊……”神态自若的说出了这句话,就连苏菲亚都为自己的大胆感到佩服,要知道对方可是个剑神呢,而且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剑神。
苏菲亚的话让白东明眉毛轻轻一挑,从不吃亏的他回敬道:“我这是光明正大的看,没有偷偷摸摸。”说着挑逗似的向苏菲亚挑了挑眉毛,只是眼中的却依旧一片冰冷。
看着白东明冰冷的双眼,苏菲亚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大着胆子从水中站了起来,**着身体走到他的跟前,将白东明的脑袋掰向自己的胸部,赌气的说道:“这才是光明正大的看。”
一双莹莹可握的双峰展露在白东明的眼前,暗地里吞了口口水,白东明不是圣人,即使再冷血他也是有欲望的,苏菲亚的挑逗让他的心中燃起了一把火。
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邪火,再次爆发出惊人的速度,将自己的头部挣脱了苏菲亚的掌控。
“城主请自重。”靠在浴室光滑有些潮湿的墙壁上,白东明淡淡的说道。
“呵呵,剑神大人真是好笑,您一个绝世强者还害怕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吗?”自顾自的说着,苏菲亚光着身子开始清理起身上的泡沫来。
苏菲亚的动作实在诱人,再加上成熟到了极点的身材,让白东明心虚的撇过头去说道:“我今天来找你不是和你说这些的,特使和皇子在哪里?我找遍了整个城主府也没有看见他们!”
白东明说话间,苏菲亚已经清理干净了身上的泡沫,经过温水浸泡的皮肤呈现出一种淡淡的粉红色,**的身体虽然美丽,却失去了那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感,不知为何,白东明的心中竟然轻轻叹了口气。
床上黑色吊带内衣,苏菲亚倾城一笑道:“只要你告诉我为什么要以项链作为信物,我就告诉你他们现在在哪里。”
苏菲亚的眼神很是灼人,女人都是崇拜强者的,撩动了她内心的白东明在她的眼中虽然并不帅气,但那身冷然的气质和内在的沉稳,在见过的第一面,就在她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借着这个独处的机会,索性她便问出了心中的问题。
“听闻说城主喜欢饰品,当初来的时候,本想送于城主做个礼物,却不想特使到来,就顺势做个信物……”白东明模棱两可的说道,这既是事实,另一方面他也不想将诺顿牵扯进去。
听着白东明的解释,苏菲亚心中一片火热,心中不断重复着白东明的话语“听闻城主喜欢饰品”“送于城主做个礼物”。
莞尔一笑将耳边垂下的头发撩至耳尖,紧紧等着对方的眼睛,认真的问道:“那你觉得好看吗?”
第一百四十章 暴风剑圣
要是再听不出苏菲亚话中的含义,白东明前世那么多女人算是白玩了。苏菲亚确实很不错,但白东明心中已有艾薇,并不想过多与其纠缠,面色一凝,冷酷的说道:“城主是不是该告诉我答案了。”
看着白东明没有分毫情欲的双眼,苏菲亚心中一颤,苦涩一笑心道:“这算什么?自己自作多情吗?想想也是,自己一个寡妇,高高在上的剑神又怎会看得上?”回答道:“他们现在此刻正在城外的军营之中。”言罢便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带着一种绝失望的眼神看着对方。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再打扰城主休息了。”白东明说完想要离开,却听苏菲亚说道:“请等一下。”
诧异的回过头,白东明满是疑问的看向对方,问道:“城主还有什么事情吗?”
“你去了军营之后有什么打算?”苏菲亚上前一步问道。
“准备今晚离开……”
“还会回来吗?”
“不会!”白东明斩钉截铁的说道,态度非常之鉴定,从遗迹出来到时就直接去取回飞船离开了,又怎会再来这里。
听到白东明的回答,苏菲亚沉默了,没由来的不舍缠绕在她的心头,这样一个冷若寒霜,心坚如铁的男子自己就应该放弃吗?第一次她的心动摇了,在这拉岛城生活了三十年的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即使是已经逝去的丈夫也没有。
在这一刻,苏菲亚下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她期待的望着白东明,轻声说道:“带我走……”
白东明这样的强者耳目清灵,即使是蚂蚁爬动的声音都可以清楚的听见,更何况苏菲亚的话了,只是……他不知道应不应该这么做。站在拉岛城的居民一方,白东明应该拒绝;但站在苏菲亚的角度,这却只是一个小女人的要求罢了。
“给我个理由!”深思了会儿,白东明回答道。他最终的结果,还是将决定权给了苏菲亚,拉岛城居民如何和他何干,反正诺顿也带了,再带个苏菲亚也无不可,说不定这俩人会在旅途中磨出什么火花也说不定。
一听白东明的回答,苏菲亚的眼中闪过一道异色,身居高位多年的她怎会听不出白东明话中的意思,嫣然一笑心道“与其说是让我给他理由,不如说是他自己给的理由,剑神大人还真是腼腆呢。”心想着,苏菲亚嘴上却说道:“我太累了,这里的生活让我过的很压抑……”
白东明一愣,他万万没想到,苏菲亚用的会是这个理由,不过无所谓,什么理由都好,只要有理由就行。当下说道:“准备好衣物、贵重的物品还有车辆,宵禁前在城外东方的树林等我,别让人知道。”说罢没有给苏菲亚任何说话的机会,速度全力爆发,离开了浴室,只余下一扇不断摇曳的大门和满是惊喜的苏菲亚。
……
没有任何的停留,白东明继续狂风一样直冲城外的军营,直线加速上可以和《风神腿》比肩的《踏月留香》将白东明带入了一种风的境界。下午人来人往的街道、守卫城门的士兵愣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他的踪迹,都只觉得一阵风一闪而过,没有丝毫的警觉。
菲利普皇子和小胡子特使驻扎的军营在陈外靠西的方向,那里有着一片非常宽广的区域,以往用来作战之用,现在用来给部队驻扎倒也不错。
还未到达军营大门口,白东明就远远的感觉到了军营中存在着一个实力不错的家伙,有着校级巅峰的水平,也就是剑圣巅峰。
“应该是菲利普随行来的护卫了。”如是的想着,白东明一步步的走向军营的大门,身体逐渐放开了气势,脚下的步伐每上前一步,气势便增强一分,目的便是立威,在这里实力为尊。
……
特雷西从帝都一直护送着菲利普皇子,来到这靠近边陲的拉岛城,身为帝国供奉的他本来没有必要这么做,只是在听闻有剑神出现后,心中便急不可耐的自告奋勇要来。
帝国皇帝也乐的开心,有个剑圣守护着自己的儿子,还有什么能够担心的呢?除非对方是剑神过来,否则还真没有谁能够在“暴风剑圣”特雷西手中让自己的儿子受到伤害。
今天,在皇子和拉岛城的城主见过面后,特雷西便做好了准备期待着那位剑神的到来。临近傍晚的时候,正在帐篷中和菲利普皇子小酌几杯的特雷西,毫无征兆的放下酒杯,提起了桌边的大剑,在菲利普奇怪的眼神中冲出了帐篷。
……
白东明的气势正缓慢而不断的加强着,从他开始迈步的地方算起,直到军营的大门总共有一百步的距离,每走十步,他的气势便强上一层,直到军营的大门,将是无可比拟的强大。
从帐篷冲出的特雷西,快速的来到军营驻地的大门前,定睛看去,见来人居然是个二十多岁,黑头发黑眼睛的东方小伙子。
从对方身上那依旧在攀升的气势,特雷西便感觉到了危险,极度的危险。身为剑圣巅峰的他可以说在西大陆已经站在实力的巅峰,没有任何人能够与之匹敌,可如今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却给他十足的压力,这让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应对。
“来人止步,通报姓名?”特雷西顶着如同山岳的压力,体内斗气隐隐有透体而出的迹象,向前伸出了左手,企图让对方停下,好阻止其气势的攀升。
白东明轻撇了一眼特雷西,刚才还重如山岳的气势猛然一收,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特雷西体内的斗气一滞,强大的斗气不受肉体的控制透体而出,青色能量爆发的瞬间,特雷西口喷鲜血,俨然已是受了一定的内伤。
震惊的看着对方,特雷西突然想起了菲利普皇子口中的那个剑神,“这就是剑神的实力?”这一刻,特雷西清楚的认识到了剑圣与剑神的差距,对方仅仅拼接这气势便可以让他重伤,在实力上他是万万不如。
抹去嘴角的血迹,特雷西恭敬道:“想必您就是皇子殿下口中的剑神吧。”
特雷西的态度让白东明很是满意,自己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要让这个实力高强的护卫低下头颅吗?只要他低头了,还怕其他人翻起什么风浪吗?
“带我去见菲利普。”闪现到特雷西的身边,白东明慢慢的说着。
这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身影将特雷西吓了一跳,幸好他反应及时,止住了想要挥剑的右手,沉静了会儿,缓了缓心情对着白东明说道:“剑神大人请跟我来。”
没有任何的怀疑,即使白东明非常的年轻,年轻的不像剑神,但那身强烈的气势却是骗不了人的。
在特雷西的陪同下走进军营没几步,就见菲利普皇子带着士兵赶了过来。
只是轻轻扫了一眼白东明,菲利普便不去在意,而是向着特雷西问道:“特雷西剑圣,出了什么事情吗?还有这位是……”
精明如他,自然看见了特雷西嘴角还未完全擦干的血迹,再看一旁静立着的白东明,联想起小胡子特使曾经对剑神的描述,“黑发黑眼,年轻”,菲利普几乎可以完全肯定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是这段时间一直在皇宫中盛传的剑神。
可即便如此,菲利普也没有立刻见礼,而是先询问了特雷西后再装作不知道样的问道,这礼数方面,菲利普可谓是无可挑剔。
“刚才我去迎接这位前辈去了,这位便是皇子口中的那位前辈了。”特雷西含蓄的介绍道,并没有说出“剑神”二字。
菲利普领会的看了看周围的士兵,豪爽的笑道:“前辈请到我的帐篷内说话……”
第一百四十一章 前往东方
和菲利普的交谈很是顺利,在白东明实力的威慑下,没有人会选择站在他的对立面。事情的最终结果便是,培根帝国的三十万驻军在白东明指定的地方驻扎,保护“剑神的东西”,作为交换白东明给予菲利普皇子圣级的实力,而非白东明所说的五百年寿命。
这一点倒是出乎白东明的意料,培根帝国的皇帝也不是傻子,空有五百年的寿命,却没有足够的实力,一旦面临敌人进攻的时候,别说五百年了,一年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再说了给五百年的寿命,可不是不死之身,除了寿命比人长一点,其他方面依旧是普通人,用刀照样可以杀死,下毒照样可以毒死。
当然白东明同样不傻,培根帝国的三十万驻军,被他放置在了距离拉到特雪山一百公里之外的地方。这些人不过是混淆视听罢了,无论是“天降火球”也好,还是“剑神现世”也罢,就算培根帝国做的再如何严实,只要有心人想要知道,总是能够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了。
三十万大军,如此巨大的目标,若是真的拿去保护飞船,白东明那是真傻了差不多,有谁藏了银子还插个牌子说“此地无银三百两”?
有着培根帝国之人帮助掩护,白东明心中放心了许多,只是毕竟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中来的安全。
而西大陆剑神现世的消息也逐渐开始流传,传言中培根帝国大皇子是剑神的亲传弟子,已有剑圣实力,看守着剑神遗留下的宝藏。
此消息一出,大陆风云变幻,多少圣级高手为了寻求突破剑神的机会齐聚拉岛城,夜探军营,却始终没有发现宝藏的所在,不甘心的他们便在拉岛城定居下来,等待着剑神的重新出现。
……
踏上向东的行程已经两天了,诺顿在见到苏菲亚的那一刻竟然发了愣,他万万没有想到身为一城之主的苏菲亚,居然会跟着他和白东明一同踏上东方的行程。
悄悄的问向白东明,却得到了一个“她自己要来”的答案,诺顿不敢多问是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自卑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始终不敢同苏菲亚相认,只是扮演着一个沉默的仆人的形象。诺顿并不值得白东明去同情,苏菲亚已经呆在身边了,机会该如何去把握一切都要靠他自己。
向东的行程还算愉快,苏菲亚一路对白东明有说有笑的,但惟独对诺顿没有过多的关注,在她的眼中似乎只有白东明一人的身影。
按照诺顿的地图上看,进入东大陆的大汉帝国,需要横穿过耶鲁帝国靠北的边陲地带。
这天诺顿指着地图上的路线对白东明说道:“这里是耶鲁帝国和战明帝国的交汇出,两国关系并不好,时常有战事发生,而且这一带强盗和马贼很多。主人,不如我们换条线路吧!”
“就从这里走,我倒要看看有哪个不长眼的强盗来打劫我们。走!”强大实力带来的自傲让白东明没有退让,带着苏菲亚一介女流,继续上路。
黑色的机甲战斗服被白东明折叠好随身携带,重大三百斤的“寒冽”依旧被其背在身后。行程之初,诺顿挑选的优良马匹,竟然承受不住白东明的重量而倒地不起。不得已,白东明只能作为车夫和苏菲亚共乘一辆马车,而诺顿也只得将白东明的马匹放生处理。
看着正驾驶着马车的白东明,苏菲亚的心中一阵甜蜜,世界上有哪个女人能够和她一样让一个剑神给自己驾车的?看着一旁骑着高头大马的诺顿,苏菲亚只能在心中说声抱歉。
事实上,在间诺顿第一面的时候,她就已经认出了对方,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诺顿竟然依旧自卑,更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成为了白东明的仆人。
然而感情的事情总是自私的,即使现在诺顿走上前,对她说“我爱你”,苏菲亚也能够坦然的面对,回绝“对不起”。
“感情就是这样错过了就不会再回来。”心中默默的念叨着,苏菲亚收敛思绪,将目光再次放到了前面正在驾车的白东明的身上。
……
耶鲁帝国北边边睡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居住环境,在这里有着分明的四季,而不像帝国中部和南部地带,常年处于炎热的环境之中。肥沃的土地,无垠的平原,只要经营的好,这里将是一片人间的乐土。
然而现实却是,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之下,埋藏了不知多少人的尸骨,他们的尸体被自然分解后化作养分,让这片本就肥沃的土地便的恐怖起来。
“主人,再过不久就到耶鲁帝国的边境了,这里前面不远就是一个村庄,十年前我一次任务经过这里的时候人还挺多,只是不知道这些年情况怎样了……”诺顿说的颇为惆怅。
“前面带路,去看看。”白东明吩咐道,以他的五感感觉到,诺顿口中的这个村庄似乎过于安静了些,向前凝视,在这路上竟然看不见任何活动着的人。
诺顿应了一声,骑着马向前而去。白东明在后面看的真切,诺顿总共进了三家房子,每次却只呆了一分钟不到便出来了。
见诺顿回来,白东明出声问道:“怎么样?”
诺顿摇摇头道:“死绝了,刚刚看了三户人家,推开门看见的便是一地的尸骨,看尸骨的样子已经死了差不多有几年了。”
诺顿的话让苏菲亚一惊,在这耶鲁帝国的边境竟然出现了这种情况,将头伸出脑袋出言说道:“耶鲁帝国就不管管吗?这里不是战场,普通居民的死亡会使得税收减少,各项指标达不到要求……”
苏菲亚话还未说完,白东明便打断道:“好了苏菲亚,这件事情就这样吧,我们还有自己的事情。诺顿,继续上前。”
白东明的话让苏菲亚乖乖的闭上了嘴,已经不是城主的她刚才不过是老毛病发作而已,此刻白东明一提醒,倒是让她很快清醒过来。
马车的车轱辘在黄丨色的土地上不断压出两条印记,白东明的五感被放到最大,时刻小心着马贼强盗直流的袭击,看看远处的天色,天空太阳稍稍偏西,大约是下午三点多快四点的样子。
之前和诺顿看地图的时候就知道这附近没有城镇,所以今天晚上需要宿营野外了。
早早的选择了一个空旷的地方扎营,诺顿自告奋勇的打猎去了,而苏菲亚则开始帮助白东明整理帐篷,一样样的东西从马车上被拿下,递给已经打桩完毕的白东明,苏菲亚轻笑道:“白先生此去东方是回家吗?”
“回家?”结果苏菲亚递过来的东西,白东明一愣,随即笑道:“我只是去办些事情而已。”
苏菲亚接着试探道:“看白先生黑发黑眼,难道不是东方人吗?”她的眼中闪现着名为狡黠的光芒,正一点一点的将白东明心中隐藏的秘密逐一掏出。
“是东方人,但我的家不在东方!”随意的回答道,苏菲亚的试探对他而言无关紧要,只要不是特殊的事情,白东明都不打算隐瞒。
忙完一个帐篷的驻扎,苏菲亚将手中的帆布递过去说道:“那住在哪里。”
“住在天上。”廖有深意的看了苏菲亚一眼,白东明不再多说,空留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