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37部分

了一个悬念给她,让她慢慢的去猜。
“住在天上?”苏菲亚不断回味着白东明的话语,联想起白东明曾经找她的事情起因,白东明的第一个秘密就这样被她抓住了。
“我知道了,之前天降的火球其实就是白先生。”苏菲亚瞪大了眼睛拍着手问道,像一个找到快乐的孩子般调皮。
见她在兴头上,白东明也就郑重其事的咳嗽了两声,沉声说道:“恩,苏菲亚小姐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啊,看来我不能留你活着了。”说着露了一点点微末的杀气。
瞬间,嬉笑着的苏菲亚面容一滞,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她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那种冷若寒冰的杀气,然而下一刻,她却若无其事的继续笑了起来,走到白东明的身边抱着他的手臂,满怀期待的问道:“如果我真的泄露了你的秘密,你会杀了我吗?”
听了苏菲亚的话,白东明放下手中的活计,扭头看向了她,面无表情的说道:“会!”
第一百四十二章 诺顿的抉择
苏菲亚沉默了会儿,嫣然一笑如同百花盛开一般,说道:“白先生果然是一名强者呢,这杀伐果断的个性也不论对象是男是女……”苏菲亚的话听着像是赞叹白东明,但最后的一句却是充满了讥讽。
没有理会苏菲亚的讽刺,白东明继续干着自己的事情,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快凉了下来,恰巧这个时候诺顿回来了,手中提着一头野鹿。
让诺顿去清理野鹿,白东明则在原地架起了篝火。
吃过诺顿主厨烧烤的鹿肉,夜晚很快来临,比白天微凉的气温让苏菲亚一个女人有些不习惯,早早的回到了自己的帐篷,空旷的营地外,只坐着白东明一对主仆。
临近午夜。
“诺顿,你守夜,有什么事情就喊我。”招呼了诺顿一声,白东明准备钻进自己的帐篷。
看着即将进入帐篷的白东明,诺顿出声阻止道:“主人请等等……”
帐篷钻了一半的白东明闻言露出脑袋,问道:“什么事情?”
“主人,我……我想……”诺顿欲言又止,似乎还没有做好准备。
白东明皱着眉头等了诺顿一会儿,见他依旧还没有说出,不耐烦道:“没想好就先想着,想好了再告诉我。”说罢便缩回了脑袋修炼去了,动作之快让诺顿根本来不及阻止。
望着步入平静的营地,诺顿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悲哀,寂静的夜晚除了虫鸣和马匹不时的响鼻便没有了其他的声音。
一夜收功完毕,白东明身体的四肢正在缓慢而平稳的炼化着,相信在离开这颗遗迹星球之前便可以炼化完全,走出炼髓换血的第一步。
走出帐篷,吃过诺顿准备的早餐,三人继续上路。
耶鲁帝国的边陲直线穿过需要大约一周的时间,这一周的时间过的很平静,预料之中的强盗马贼什么的也没有出现,平平稳稳的就这么过了这一段兵荒马乱,草寇众多的地域。苏菲亚也没有在问东问西,每天除了吃饭便是呆在马车或者帐篷之中,也不和两人说话。
“前面很快就要到大汉帝国的第一关隘——龙牙关了。”诺顿一马当先的说道,只是不知是对谁说,双目不知看向哪里。
白东明点头应了一声,手中马鞭轻轻一挥,敲打在拉车马匹的臀部,速度翕然加快了不少。
黄沙漫漫,烟尘滚滚,白东明赶着车,在马匹不断的奔跑了十分钟后终于见到了龙牙关。
百米高的花岗岩垒砌的城墙,白色的糯米制成的粘连物,混合粘土层层叠立,依山筑城,断塞关隘。因山形如龙,龙首正对关外,关隘似与龙牙,故名龙牙关。
龙牙关外景色颇为荒凉,关内却岩石嶙峋,峭削直立。同一地区竟以一座雄关,而分割两种不同的风格的地貌,大自然的力量实在鬼斧神工。
从关外向上看去,整座雄关磅礴大气,黑铁包裹的关门肃穆而威严,人高的城堞上一个个精神抖擞的战士们手持长枪来回巡逻;关隘两边皆树有观望棚以便观察军情。
“天下第一关”五个正楷的大字雕成一块宽大的匾额,字体涂成金色悬挂在龙牙关城楼最高的一层,以白东明的眼神向前上看去,能够看到匾额上关外风沙留下的痕迹。
关门之上题刻“龙牙关”三字,关下一队队的身穿布衣的百姓正等待着士兵的审查入关,白东明不想触犯规矩,老老实实的跟在百姓的后面下车等候。
当轮到白东明一行人的时候,审查的士兵要求出示入关文件,这些白东明等人都没有。而士兵见三人中有两人是西方之人,也担心伤害了东西大陆的友谊,只有谨慎的按照规矩办事,将三人领到关内分管外事的主簿处,让三人办理了入关的凭证,才放三人进入。
入得关内,三人的行路快了很多,终于是在入夜前赶到了关内的第一座小镇。
花了一个金币的钱财让客栈的小厮带诺顿去兑换了些银子后,三人终于是在客栈中安顿了下来。
房间中,诺顿从兜里拿出了购买的地图,递给白东明说道:“主人,这是您要的大汉国地图。”这是住店前,白东明让他去买的。
白东明点头接过地图,摊在桌上开始研究下一步的行程。
入了东大陆,白东明便需要开始了寻找遗迹的正事了,看着地图上一座座大大小小的城池,他决定还是依旧按照当初在拉岛城的方法来寻找。
查找历史资料,寻找五十年前“天降火球”的事件,眼前他们所在的小镇这类历史资料全不全不说,有没有还不一定。
大汉帝国的统治无论是从政治文化上,还是百姓的思想上都非常的牢固,若是大汉的皇帝不想让普通的百姓知道这些事情,那么民间也很难找到事件的记录。
思考良久,白东明决定从那些大城市下手,通过官方的记载应该能够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休息一晚,明天我们的去河阳城,按照我们的脚程大概需要三天的时间才能到达。诺顿,明天你再去兑换些银子……”语毕,白东明动作快速的收起了地图。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诺顿已经大致的了解了自己这个主人的性格,做事雷厉风行,决定的事情绝不会反悔,出手狠辣果断。既然主人已经决定了明天的路程,那就只有按照这样的路程来了。
不过这并不是诺顿所担心的,经过这几天的思考,他似乎有了足够的勇气,向着白东明沉声说道:“白先生,我想拜托您一个事情。”
正在收拾地图的白东明诧异的看了诺顿一眼,是什么事情让他居然连“主人”都不叫了。想起自从快要进入关内的时候起,诺顿便有些心不在焉,应该便是为了这事,索性重新坐下道:“有什么事说吧。”
深深吸了口气,诺顿的目光说不出的坚定,他直言道:“我希望白先生能够照顾好苏菲亚。”
“为什么?”诺顿的话语让白东明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心中隐隐有些怒火。
在他看来,照顾苏菲亚这种事情应该是诺顿自己去做,更何况苏菲亚都已经带出来了,只要他鼓起勇气,不管怎么说苏菲亚都会给出答案的。可事实是诺顿根本什么都没有说,和苏菲亚甚至连一句话也没有,这是他身为一个男人该做的吗?
看向白东明紧皱的眉头,诺顿的心中异常平静,他说:“我自己的情况我知道,我始终走不出心中的阴影。苏菲亚是因为您才会一起来的,没有您她依旧是拉岛城的城主,根本不会在意我的存在。”
“这几天,我也想清楚了,只要苏菲亚能够幸福,跟谁都一样的,身为剑神的您能够给她绝对的幸福……”
诺顿说的很是煽情,若是一般人绝对会同意,可白东明却不同,他有着自己的世界,自身的隐患还未解决,他连艾薇的情都不敢接受,更何况苏菲亚的。
“够了!”
白东明厉声说道:“你根本不了解我的世界,凭什么认定我能给苏菲亚幸福,大言不惭的自以为是,你真的觉得剑神就天下无敌了吗?”
突如其来的话语让诺顿将口中的话咽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仅仅只呆在这颗被隐藏的星球中的他,从未想过白东明会说出这样的话。
“可是,苏菲亚的心在你这里。”沉默了会儿,诺顿轻轻吐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这回却是轮到白东明无言以对了,从和苏菲亚的接触中,他能够感觉到苏菲亚对他的感情,而从诺顿的角度来看,让苏菲亚跟着自己,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选择放弃,将自己深爱的女人拱手让人,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白东明正为了金乌的事情而烦恼,此刻却又摊上了这摊子事情,实在是令他感到头疼。
揉着太阳丨穴,他严正说道:“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我不希望再听到你说这样的话语,带苏菲亚出来,更多的是为了你考虑,希望你们能够走到一起,了结你多年的夙愿。我就当今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现在回去睡吧。”
第一百四十三章 河阳古城
一夜无话,夜晚的小镇很是宁静,大汉帝国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战事了,虽然是在靠近龙牙关的边关小镇,但这里依然民风淳朴,有时甚至宵禁都不需要。
第二天一早,白东明和苏菲亚两人正坐在客栈一楼吃着早饭,薄薄的稀粥,几碟咸菜,几根油条,让白东明再次感觉到了联邦的风味,想要回去的心也更加急切了。
看着苏菲亚笨拙的把弄着两支竹筷,白东明很是开心的笑了。
风情万种的看了白东明一眼,苏菲亚调笑道:“你也看到了,我不会用筷子了,你喂我吧。”
白东明心中一滞,这什么跟什么呀,咳嗽了两声,板起了脸说道:“这东西不用筷子,你直接用手拿就是了。“说着用手中的筷子指了指右手边的油条。
“切。”见自己的诱惑没有得逞,苏菲亚啐了一声,倒捏着筷子,像拿匕首一样朝着油条扎了过去,插起了油条,得意的看着白东明,说道:“不喂就不喂,有什么了不起的,不会用筷子我照样能吃。”
帮忙一挑眉毛,没去多管她,心中却担心起了诺顿。
诺顿一大早和白东明打了个招呼,便按照他的要求去兑换银子去了,昨天换银子的时候用了十多分钟就回来了,现在却过去半小时了,还不见人影。
刚想叫过小二带自己去兑换银子的地方,却见诺顿提这个包袱回来了,沉声问道:“怎么这么慢?”
放下包袱,在桌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诺顿回答道:“换银子的人说库存的现银不多,需要从市场上收一些回来,我就等了下,一枚金币换了这么多银子。”
说道银子的时候,诺顿的话语很是小心,财不外露这种事情,他还是知道的。
然而苏菲亚却似乎没有见过银子似得,急急忙忙的打开了包袱,瞬间一锭锭硕大的银锭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苏菲亚惊讶的说道:“一个金币居然换了这么多银子。”
苏菲亚说话间,白东明迅速的合拢上了包袱,他已经感觉到了一些不善和贪婪的目光盯在了这一包袱的银子上,不过他并不惧,淡定的拿出一定银子,放到了掌柜面前的桌子上结了账。
重新上路后,赶车的白东明感觉到马车后方有着一队人马飞驰而来,对着守护在身边的诺顿吩咐了一声便没有再管,继续驾车沿着官道前行。
诺顿听了白东明的吩咐,拉住了缰绳,将马横在了官道正中,等待着对方的到来。
不多时,这队人马便来到了诺顿的跟前,见诺顿将马横在中间,带头之人厉声问道:“小子,不想死的就滚开,你们西大陆的人,我们没兴趣。”
骑在马背上的诺顿冷冷一笑,右手匕首轻轻滑入手中,说道:“哪那么多废话,都给我下地狱去吧。”言罢,诺顿的身影快速的出现在带头之人的马下,一匕首砍断了一条马腿,让对方从马上跌了下来。
诺顿的这一动作,让其他人的很快反应过来,纷纷掏出兵器下马与之搏斗起来。这靠近边关的小镇,大多都是农民百姓出身,本身没什么实力,手中更无好的装备。
没一个是诺顿的对手,就连实力最高的领头之人也仅仅接了诺顿一匕首便做了第一个死者。因为苏菲亚的事情,诺顿心中一直憋着口气,如今这么一群人送上门来,正好用作撒气,一个不落,照单全收!
全都做了他匕下亡魂。
解决了一群人,诺顿也不停留,再次翻身上马追赶白东明去了。
……
三天后,河阳古城迎来了两男一女的队伍,正是白东明三人。
这三天里,白东明快马加鞭,除了休息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在赶路,加上这古代社会,道路不平,让苏菲亚很是抱怨,颠的她都快散架了。
进入河阳城,递上了入关的文凭,守卫很是大方的放了三人进城。
依旧寻了一家客栈安顿下,让苏菲亚和诺顿在客栈之中好好休息,白东明又准备马不停蹄的赶去了太守府拜访一番。
河阳城是河州的州府,下设九郡,这样的一座城中应当有关于五十年前事情的记载,白东明如是的才想着。
白东明并没有直接去太守府拜见,而是先在这河阳城逛了一圈,询问了些普通百姓和商贾,看看在他们的眼中这河州太守是个怎样的人。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是人就有欲望,喜欢银子就送银子,喜欢宝贝就送宝贝,喜欢美女……好吧,只能用强了,白东明总不能把苏菲亚送给他吧。
通过和百姓的交流,白东明大致知道了河州太守是个怎样的人。
河州太守姓钱名多多,人如其名,家财万贯,不过这钱不是他的,是他的几个兄弟资助的,以他一个太守,每月的俸禄两千石,就算是十年也积累不出这么大的家财。
太守钱多多,钱虽然多,但却不好钱,反倒是喜欢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夜明珠之类的宝贝。也是大汉帝国,皇帝勤政廉洁,派出刺史监督这些郡守,免得他们鱼肉乡民。
稀奇的宝贝白东明没有,想来想去反正也是去拜访一番,就在集市上花了二两银子,买了只品相不错的狗,准备送过去。
徒步来到位于河阳城靠北的太守府前,两座石狮摆放在太守府前的阶梯之外,颇为灵气,造型活泼,雕饰繁多,小狮子铺在母狮子手掌之下,很是活泼可爱。
整座太守府并不大,青砖垒砌而成的围墙很是普通,白东明轻轻敲响了朱红色大门。
没过多久,便见一声汉服的家丁模样的人物,将大门打开一道间隙,请声问道:“有什么事情?”
“这位老人家,你好,我是来拜访太守大人……”
白东明话为说完,便见家丁摇了摇手,“不见……不见……”说罢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这家丁也太不动礼数了吧,怎么说也得让人把话说完吧!”白东明心中不爽,继续敲门。
很快大门依旧打开一条缝隙,还是那个家丁,一见依旧是白东明,便再次砰的一声关上大门,“说了不见就是不见”之类的话语从府内传出。
“是吗?既然如此,到时候你们太守怪罪下来,别怪我没提醒你。”白东明拿出了前世的手段恐吓道。
这种伎俩,还是当初的老头子教他的,接着这种方法,白东明倒是完成了很多任务。
不想门另一边的老头子却呵呵一笑道:“年轻人,别说大话,老头子我在这个太守府当了二十多年的管家了,你这种伎俩我见的多了。”
白东明心中一怂,不会吧,居然被识破了?脸上挂不住脸面,死撑的说道:“既然如此,我便不再打扰,老人家等着看便是,哼!”
一声冷哼,白东明的心中有了自己的打算,看来只能硬来了,不过现在却是大白天的,只能选择晚上再来了。
拉了手中的绳索一把,牵着二两银子买来的狗子,回旅馆去了。
见白东明牵着一条狗回来,苏菲亚上前抱起,摸着小狗的脑袋,娇声问道:“白先生,怎么会带着这只小狗回来了?事情办完了吗?”
一旁的诺顿看白东明脸色有些部队,连忙倒上一杯茶递了过去。
“还没有,晚上再去。”喝了一口茶水,白东明回答道。
苏菲亚应了一声便逗弄起了小狗,眼下似乎出了这只狗,就连白东明在她眼中都算不得什么。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夜探太守府
第二次出发,白东明并没有选择夜深人静的深夜,而是吃晚饭的时间,这个时间一般太守没什么事情大多是在太守府中吃晚饭。
晚饭时间的河阳城依然热闹,各种小吃摊贩、行人络绎不绝比起拉岛城的繁华有过之而无不及。走在通往太守府的街道上,白东明没有再牵着白天买的狗,自从苏菲亚见过那只狗后,说什么都不让白东明将它它送人,不得已,白东明也就只有另外想办法了。
太守府门口没有摊贩的存在,作为一介官员的住所,在其门前出现摊贩是一种不敬。悄悄的走到灯笼的烛光照不到的地方,白东明轻轻一跃便跃入了太守府的围墙。
不像苏菲亚那样手中握着军权,可以调动军队,大汉国的官员是军政分开的,太守只是文官,虽然在军队上有一定的权利,但还是要和分管军务的将领商议后才能调动,所以在这太守府之中有的只是家丁而非士兵。
这个时代的照明设施非常的落后,凭借着几盏烛光带来的光芒非常有限,这也给了白东明足够的机会,顺着大门的直径向前走,一眼就看到了太守府的主要建筑,主厅。
这里一般是太守会见客人的地方,此刻的主厅空无一人,白东明自然也没有过多的注意,绕开了主厅继续寻找,躲过几个忙碌的家丁,不一会儿在靠东边的偏厅中找到了正在吃晚饭的一伙人。
从阴影中望去,正在吃饭的有六人,两男四女长幼有序,围绕这一张圆桌正默默的吃着饭。坐在首座的是一名老太太,看年纪已过六十;在她的身边便是中年模样,一声米色汉服的男子。
“想来这便是钱多多,钱太守了。”
另一名男子不过双十年岁,长的唇红齿白,头发上扎了个髻用白色的布条绑着,身着同是白色的汉服,一如众人默默不语的吃着晚饭。
其他三名女子,两名年纪三十,一名年幼,白东明估计着应该是钱太守的妻子小妾和女儿。
没去多想,白东明朗声道:“钱太守的家宴还真是丰盛呀!”一面说着,踏月留香的步伐在脚下连踩,仿佛横空挪移一般,白东明轻飘飘的的飘到了偏厅的大门处。
……
钱多多身为河阳太守多年,尽管自身有着特殊的喜好,却一直矜矜业业为了这河阳城付出了十数年的青春,今日正和着自己的老母亲和一众家小吃着晚饭,却见一人漂着进来,脚不沾地。虽然饱读圣贤书多年,却也不曾见过这般情景,当场吓的腿脚哆嗦起来。一众家小更是害怕的躲在他的身后,就连最看重的儿子也是如此,这刺激实在太大了
“你是人是鬼,来人啊,快来人啊!”放下碗筷双手大张,钱多多像母鸡护着小鸡一般将家小护在自己的身后。
任凭钱太守大喊大叫,吸引了很多家丁过来,白东明很是淡定的寻了张椅子坐下,回答道:“我当然是人。”
见对方回答自己是人,钱多多的心中宽松了很多,“只要是人就好,自己这边人多势众,我一个当官的也不怕他。”
当下一声冷哼,义正言辞的说道:“你入我太守府可曾通报?”
“那到没有。”白东明饶有兴致的看着钱多多的表演。
“既然如此,来人,给我拿下。”
此刻见一众家丁要过来拿人,他冷冷一笑,口中轻吐道:“钱太守似乎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对着家丁的方向,左手轻轻一挥,掌风所过之处所有家丁全部向门外跌去。白东明用的只是掌风,并没有对这些人下重手,滥杀无辜可不是他的性格。
“爹,我好害怕……”幼小的女儿害怕的拉着钱多多的手说道。
感受着手中女儿稚嫩的手掌,钱多多这才想起白东明来时的样子,那种不受重力控制,轻飘飘如同鬼魅一般的动作,他知道今天自己是遇见高人了,即使对方看上去是那样的年轻。
“只是不知这高人来是来做什么?若是要取我一家老小的性命也只能任人宰杀了……”想到这钱多多的心中满是悲怆,强烈的不甘让他第一次对自己这官员的身份产生了厌倦。
无奈的挥挥手让依旧想要再进来的家丁退去,钱多多向白东明拱了拱手说道:“这位朋友,不知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钱多多的话语充满着无奈,似乎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对此白东明只是呵呵一笑,直言道:“钱太守实在太过紧张了,今晚来找你,是有件事想要拜托你的,只是因为白天带着礼物来拜访的时候,贵府管家不让我进来,不得已我也只得出此下策了。”
趁着这个机会,白东明直接将白天管家的事情说了出来,谁让他拦着自己不让自己进来的,更何况白东明可是留下话说太守会怪罪他的,若是不这么做可就达不到想要的效果,白东明可是一个睚眦必报之人呢。
一听这话,钱多多的心中可是轻松了不少,更是将管家在心中熟络个遍,当下直言道:“这管家在太守府呆了十多年了,上了年纪,头眼昏花,确实应该回家养老了。”
果然,此话一出,白东明很是满意的笑了,同样朝钱多多拱拱手道:“那就多谢太守了。”
“小事、小事。”说这钱多多连忙让一众家小回房去,独自一人面对白东明,相互寒暄后,终于是进入了正题。
只听钱多多问道:“不知白先生来找我究竟是何事?若是在下帮得上忙一定义不容辞。”
白东明心道“大汉国当官的就是不一样,说话就是体面。”
“白某祖籍河州,只是因事远离祖地,迁移了出去。”白东明说着顿了顿,神情“激动”的说道:“此次来访,因我父亲遗愿,希望能够落叶归根,回河州归于祖地,修缮族谱,只是先父已然驾鹤西归,并未留下任何只言片语,无奈白某希望太守大人给予一道手令让我查阅史料、州志,完成父亲遗愿。”
白东明说的有声有色,将钱太守忽悠的团团转,当场写了道手令给他,不过白东明也没白要他的手令,用体内灵气将钱太守的身体梳理了一遍,身体再无隐疾,活到一百岁是没问题的了,对此钱太守是千恩万谢,就差没叫白东明爷爷了。
称心如意的得了手令,白东明满心欢喜的回到了客栈,大汉国就是有这点不好,对百姓的管理太过严格,想查些资料都要去官府查。
看到满是笑容的白东明,苏菲亚迎了上去,询问道:“事情办的怎样?”旁边的诺顿有些吃味吗,但却没有说什么。
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回答,白东明说道:“明天我们继续在这逗留一天就可以离开了。苏菲亚,如果我的事情办完,你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同样引起了诺顿的关注,抬头注视着苏菲亚,想从她的面上看出答案。
“我?”苏菲亚一愣,这个问题她从未想过,一直以来,她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跟着眼前的这个剑神就行。
低着头,轻轻抚摸着狗仔的脑袋,喃喃自语道:“我不知道。”
“我从不了解你的世界,不知道你的以往,但是我却冲动的抛下城主的责任,抛下我的居民和你这个才见过两面的男人一起旅行。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说着说着,苏菲亚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滴在狗仔的脑袋上,让它使劲的摇晃脑袋。
苏菲亚的话像一把刀子直直的插在了诺顿的心中,他从未见过苏菲亚对谁说过这样的话,更没见过苏菲亚我为了谁有过这样的付出。
爱是自私的,然而诺顿却将自己所爱推向他人,不去争取。在白东明的眼中,诺顿就是一个情感上的失败者,可以直接无视。
“回去吧,你还有你们多的居民等待着你……”白东明轻叹一口气说道。
但苏菲亚的反应却出奇的强烈,“我不回去,我付出那么多,我不希望得不到一点的结果,我只想留在你的身边。”双目通红的苏菲亚激动的说道,手中狗仔都被她丢在了地上。
听着这两人的对话,诺顿觉得自己再在这里待下去实在有些多余,默默的抱起狗仔,推门出去了。
诺顿出门后,房间之中出奇的安静,有的只是苏菲亚眼泪滴在地板上的滴答声。
苏菲亚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对白东明又一片痴心,白东明又不是铁石心肠,要真没点心思,那就太假了,唯一令他担心的是艾薇那边怎么解释,将苏菲亚养在外面?
沉默良久,白东明说道:“你有两个选择,第一,回去;第二,跟我走。”话音落下,白东明头也不回的推开房门,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独留下的苏菲亚破涕为笑,手背擦干了眼泪,在这一刻她知道,自己的付出有了第一步的回应。
第一百四十五章 答案
一个人走在河阳长喧闹的道路上,诺顿漫无目的,身边跟着的只有那只笑狗仔。
做是一回事,亲耳听见又是另一回事,即使诺顿下定决心要让苏菲亚获得幸福,但当他听到苏菲亚那近乎说明的话语,心中依旧有着难以掩饰的刺痛。
“自己真是多余的……”回想起房间中的画面,诺顿在心中说道。
不知不觉见间他闻到了一种有别于西大陆的酒香,抬头一看,居然来到了一处名为“春宵阁”的地方。几名衣着暴露的女子正站在门口招揽着生意。
抱着小狗仔迈步没走几步,就有一女子拖着他的手臂娇声说道:“这位客官要来做会儿吗?”
“你们这有酒吗?”诺顿沉默了会儿说道。
脸上涂的满是胭脂水粉的女子嬉笑道:“酒?我们这多的是,客官要什么酒?”说着用自己饱满的胸脯顶了顶诺顿的手臂。
无知无觉,任由身边女子动作,诺顿淡淡的说道:“那就喝上几杯吧。”
……
第二天一早,收功完毕的白东明和苏菲亚正吃着早点,打算待会去看看州志上的记载。
和着稀粥,苏菲亚奇怪的问道:“怎么不见诺顿?”
“不知道,今天一早起来就没见过他,房门是锁着的,里面没人。”夹了根油条在自己的碗里,白东明回答道。
正说话间,去见门口走进一人,正是消失了一夜的诺顿。
手中依然抱着狗仔,不过脸上却是姹紫嫣红,百花盛开,全是一道道红红的吻印,浑身更是带着一身酒气。
一见诺顿,苏菲亚连忙捂住了鼻子。
白东明正想开口说话,却听见身后一声清丽的女声传了过来,“哼,西方人果然都是登徒子……”言语之中的讽刺意味让他听的直皱眉头。
顺着声音望去,说话的是一名黑裙女子,长的颇为靓丽,因为桌子挡住的原因看不到身段,只是双目清冷,女子的身边一把银白色的宝剑被放在桌上,同样她也吃着早点,只是看着诺顿直皱眉头,右手更是捂着鼻子,脸色满是厌恶。
见黑衣女子的动作,白东明这才用鼻子吸了吸,自从学会了踏月留香后,他便再也没有用鼻子吸气过,多是以毛孔做呼吸之用,重新用鼻子一呼吸,便觉得一股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
久久不用肺部和鼻子等器官被薰的实在难受,连忙切换回去,对诺顿说道:“赶紧去洗澡换身衣服,这一声酒气都可以薰死人了。”
讪讪一笑,诺顿有些不好意思,“昨晚喝多了点,嘿嘿。”说完和白东明两人告了声罪迅速上楼去了。
诺顿一离开,一楼的空间之中没有了这污染之源,被风一吹,顿时空气清新了很多。白东明身后桌子的黑衣女子更是重重哼了一声,惹得他回头看去。
不想刚回头看过两眼,身边的苏菲亚不高兴了,一声冷哼凑到白东明的耳边嘀咕道:“人家女孩子就那么好看吗?”
话语中的酸味被白东明选择了无视,继续看着,口中回答道:“那倒不是,只是我很好奇,这么一个实力不错的姑娘一人出现在这里……”接着他回过头说道:“算了,反正又不关我们的事情,等事情结束我们就离开了。”
听到白东明这么说,苏菲亚来了兴趣,一只手搭在桌上问道:“以你这个剑神来看,实力不错是个怎样的实力?”
白东明想了想说:“差不多大剑师的水平吧。”
苏菲亚咦了一声,声调突然拔高,“大剑师的水平,这么年轻的女孩子,怎么会……”
“没什么不可能的,我这么年轻都剑神了。”白东明自吹自擂的说道。
带着奇怪的表情看着白东明,苏菲亚说道:“从我们认识到现在,你好像还没告诉我你的年龄吧!看你刚才说你年轻,难道你和那女孩子一样的年龄?”
这话听在白东明的耳中,差点将他一口粥噎着,幸好是粥,要是别的什么指不定一代剑神就这么背噎死了,也就太悲催了。
白东明不得不为女人的联想能力感到震惊,这一胡思乱想,还真就被她猜了个差不多,连忙阻止道:“被胡思乱想,吃饭!”
苏菲亚像一直偷到了什么宝贝似得贼贼的笑了起来,看向白东明的双目像是带着一副有色眼镜。
在这样的眼神下,白东明迅速败下阵来,稀里哗啦的将碗里的稀粥喝个干净,丢下句“我去办事,让诺顿陪你。”便逃一般的飞快离开了客栈。
……
白东明去的很快,回来的也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