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39部分

成为灰烬,而唯有他还能保留一具尸骨下来,可见其实力之高绝对旷古烁今,只可惜,却只留下了这么一副骨骸。”
白东明心中悲叹一声,如此英雄绝代之辈却只落了个如此下场,让他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悲凉。
拾起骸骨身前的玉片,白东明字屋内搜索一番见没什么其他的东西后,恭敬的退出阁楼,并重新带上了房门。
查看了一下储物戒指中的玉片,差不多有数千的样子了,一些书本记载的东西也全部进入了自己的大脑,在解决金乌的问题上,白东明觉得解决方法应该在这数千的玉片上了,必进整个遗迹能够搜寻到的地方都已经搜寻过了。
就连东北方的矿石材料白东明都没有放过,也就没有继续待下去的意义了,看了看日头差不多快中午了,白东明决定还是先和苏菲亚和诺顿两人汇合再说。
……
顺利的原路返回,白东明心情一片大好,脚下步伐如风,一百公里的距离硬是被他缩小了三分之一的时间。
回到居住的客栈,白东明刚一进门,就见诺顿扑了上来,神色颓废的说道:“苏菲亚被抓走了。”
“什么?”这个消息犹如一盆冷水将白东明高兴的心情浇灭了。
见白东明回来,诺顿像是有了主心骨一样,有了底气,他缓了缓说道:“就在两小时前,苏菲亚说这大汉国的帝都是第一次来,想要逛逛,我便陪着她去了。”
“我不过是去买了个烧饼的时间,回来的时候苏菲亚已经被人带上马车了,我使劲去追,结果发现对方进了丞相府。”
白东明一愣,心道“进了丞相府,那就是丞相府之人了,丞相乃是大汉国三公之一,位高权重,掌佐天子,位于百官之首,不是那么容易得罪的。”
定了定神,白东明心一横,“管他什么天子丞相,动我白东明的人就要付出代价。”
当下对诺顿说道:“去丞相府要人。”此刻的白东明一身袍装,黑色的机甲战斗服掩盖在袍装之下,进门还没一盏茶的时间便又再次出门。
……
丞相府是一座院落式的建筑,位于帝都中央大街的北边头,在皇宫之南,距离皇宫不过五百米的距离。一旦发生什么事情,这样的距离很容易就能得到皇宫内卫兵的支援,由此可见当朝皇帝对丞相的重视。
白东明和诺顿一路箭步如飞,形如鬼魅,一道道残影留于中央大街之上,毫不掩饰自己的强势。
普通老百姓不知道这是残影,只觉得,这人明明刚才还在这,前面又出现一个,可回头一看还在这的人却已经没了,纷纷惊为天人,跪拜不已。
人群中一些习武之人,看的明白这是残影,心中激动之情现于言表,残影可是先天强者的标志,能在有生之年和先天强者有过一面之缘,也足够他和后代之人吹嘘称赞的了。
后面的百姓如何白东明看不知道,现在的已经站在了丞相府门口,大声呼喝道:“丞相府的杂种把人给我交出来,限时一盏茶的时间,如若不交,我便屠了你丞相府!”
白东明说话的当口,用灵力将声音扩大了出去,大半个帝都都能听见这一声呼喝,尤其是仅仅五百米远的皇宫。
未央宫之中的汉帝刘全停了手中的棋子,向身边的宦官说道:“你去查查是何人嗓门如此之大?胆子不小竟要屠了丞相府,顺便带五百兵士过去看看,别让人真把丞相府给屠了。”
“是”宦官回答道,匆匆行了一礼便迅速退了出去。
“老师,我们继续下棋……”刘全想面前的老者说道。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丞相府前的嚣张
此刻的丞相府内依旧一派祥和,没有人把白东明的呼喝当回事,要知道这里可是丞相府,这里的主人可是食天子俸禄,高官显爵,金印紫绶的三公之一的丞相,有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跑到丞相府门口大喊大叫说着要屠了的,也不掂量掂量自己什么身份。
这是丞相府所有下人的心声。
而此刻作为事件当事人的丞相叶岩可不这么想,就从那一声如同炸雷的呼喝中他便知道,来的不是个普通人。急急忙忙将几个重要的心腹召到身边问道:“对于此事,你们有什么看法?”
丞相叶岩今年已经七十多了,人到七十古来稀,到了他这个年纪,很多事情都已经看透了,深居简出的他平时除了上朝这些必要的事情,其他的时候他都不在出门。可如今有人突然找上门来,指名道姓要丞相府交人,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叶岩的几个心腹事实上不过是他养的食客,这些人平时给他出谋划策,偶尔占卜之类的事情,为他解决了不少的麻烦。
其中一名心腹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说道:“以我之见,不如请来人见上一见,当面将话说清楚,毕竟武力不能解决所有的事情。”
此话一出,大部分的食客觉得非常在理,纷纷同意,同样也有人道:“这里是丞相府,天子脚下,谅他也不敢放肆。”与此持相同意见的也不少。
叶岩思前想后,觉得还是见上一见的比较好,遂安排了管家去请人进来。
……
不过管家没到,皇帝派来的宦官倒是先来了,带着三百兵士,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先给我拿下。”
中央大街本身就是人流较多之所,白东明呼喝的时候就已经围了一圈的人了,此刻见宫内来人,更是乐得看热闹。
听宦官令下,三百兵士分出二十人将白东明和诺顿围了一圈,手中长矛高举,一人从包围中出来,手中提着镣铐,目光紧紧盯着白东明两人,想要将二人铐住。
“这是皇帝的意思?”深深的看了一眼正一脸得意的宦官,白东明沉声问道。
宦官脸色一帅,不屑的笑道:“你们这些刁民,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丞相府门前,也敢撒野,真是老寿星吃砒霜——找死。”
一听这话,白东明的眼中危险的光芒隐隐闪烁,以灵力包裹了声音传递到诺顿的耳中“低头。”
诺顿不知道声音是从哪边过来的,但这并不妨碍他识别出这是自家主人的声音,没有犹豫,迅速蹲下身子。
下一刻,白东明除了身体轻轻晃动了下,根本没有任何的动作,诺顿心中一阵奇怪,不是叫自己低头吗?自己这都蹲下了,怎么不见主人动作。
就在诺顿胡思乱想之际,周围忽然向上飞起二十一好大的头颅,脖颈动脉中喷出的血液直刺苍穹,那根本就是二十一座人体喷泉。
天空中像是下了一阵血雨,空气中微微飘荡的血雾钻入诺顿的鼻子中,让他打了一个带着腥甜之气的喷嚏。
人类总是这样的情况,没事看热闹,有事吓的腿软。
这二十一个人体喷泉完全镇住了所有人,不论宦官还是普通百姓,只要一见血,立刻刺耳的尖叫不绝于耳,倒是剩余的数百兵士神经坚韧很多,摆好军阵发动了攻击。
白东明也不含糊,是这些人要对他动手的,他不过是先下手为强而已。面对这数百的兵士,就算是杀也要一段时间,为了苏菲亚的安全着,白东明想也不想,高高跃起天问第七刀脱手而出。
“天式纵横,阳离爱死?”
刀势一出,风云变色,正午的日光突然间好似暗了下来,纵横交错的刀意笼罩了所有兵士的躯体,开始剥落他们体内的阳气。
所谓“得阳者生,失阳者亡”,阳气越充足,人体越强壮,而这些士兵一旦被刀意剥离阳气,短短数秒之内便会迅速死去,身体上看不出任何的创伤。只是白东明并不这么打算,在这招刀势之中夹带着的则是体内的超强灵力。
毫无疑问,这群兵士绝对的死无全尸。
剥离阳气以及摧毁肉体是在同一时间进行,就在不断落地的那一刻,所有的兵士都已经死了不论送精神上还是从肉体上都没有任何存活的迹象。
就像被网格穿过身体一样,狭小而紧密的伤口遍布全身,一块块成立方体状的肉块,夹带着血液从这群兵士的身体滑落,散落在地如同摊在地上的积木。
惊恐、尖叫、害怕无数的负面情绪笼罩在丞相府门口这块一亩三分地,原本围观看热闹的百姓全部如同见了鬼一般四散奔逃。
诺顿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白东明,在他的映象中,这是白东明第一次出手,但光光这一手就将他震住。了不同于西大陆攻击的大开大合,充满了东方色彩的攻击让他知道了,为什么东大陆比西大陆的剑圣要多的答案,答案全在白东明的这一招之中。
“别……别杀我……我只是按命令办事的……”拖着湿哒哒的下摆宦官瘫坐在地上,靠着两只无力的双手向后退着。
这样的小人物,白东明还真不屑去杀了他,当然还有一点,这宦官是皇帝的人,白东明还不想和大汉国的皇帝翻脸,“回去告诉你的主人,我和他进水不犯河水,没事别来惹我。”
嚣张的语气让宦官很是不爽,见白东明没有杀他,他的胆子也逐渐放开了,眼中满是怨毒之色。看着白东明向丞相府走去的背影,宦官心道:“待我回去,禀告了陛下,有你们好看的。”当下也没多说什么,踉踉跄跄的跑回了宫内。
“一盏茶时间已到,丞相府可做好了被屠的准备吗?”白东明眼中精光一闪,浓厚的气势直奔而去,丞相府紧闭的大门猛然向内洞开。
与此同时,皇宫内正在和皇帝下棋之人,猛然瞪大了眼睛,呢喃道:“世间居然还有此等高手……以武入道,先天之极……全儿,随为师访客去。”说罢丢下手中棋子率先出了殿门。
丞相府的管家早在白东明还未动手的时候就已经来了,只不过看见外面来了宫内的兵士,心中颇有底气,便打算躲在门后看看再说,哪知白东明这家伙根本不按常理出牌,毫不顾忌对方是宫内的人物,一出手便是杀招。
眼见了二十一个人体喷泉和数百散落一地的肉块积木,身为一介平民的管家早就吓的腿软了,此刻见白东明要屠府,哪还躲的住,正想开门,谁知这门还没碰到,却自己打开了,紧接着便是一股强风将他出了进去。
“别动手,好汉别动手。老爷让我请两位进去。”跌跌撞撞间,瘦小的管家从府内跑出来,对着白东明一阵跪拜。
白东明见对方是个瘦小老头也不和他啰嗦,直言道:“要么交人,要么死。”
“两位,两位请息怒,老爷说他不知道此事,请二位进府把话说个明白,若是我们丞相府真对不起二位的地方,老爷自然向你们赔礼道歉。”管家忍住胃部的翻滚,简明扼要的说了一番。
白东明心想,“进去也好,必进苏菲亚只知道是被丞相府之人捉了,却不知道在哪里,若是真把人屠了个干净,苏菲亚不就找不到了嘛。”
如此一想,白东明二话不说,当即说道:“带路。”在管家的带领下进了丞相府。
在他的身后则是一堆立方体状的肉块,沾染在如同小溪一般的血液中,这些暂时会留在这里,供人“观赏”一番。
第一百五十二章 各怀心态
宦官迈着自己依旧颤抖的小腿向宫内跑去,作为皇帝身边宠臣的他,虽然只是个宦官,但很多人都要卖他面子。一路小跑中,他来到了皇宫禁卫军的大营,先前带去的五百兵士便是从这里调去的。
禁卫军的首领是个健壮的中年人,名叫焦天逸,一把长枪在他手中可谓是万人莫敌,正在操练兵士的他见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向大营跑来,定睛一看,这不是刚刚从自己这借了五百兵士去的宦官吗?这怎么有回来了?
带着疑问,他连忙迎了上去,只是扑面而来的却是一股子的腥臊之气,不过宦官当前,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皱着眉头忍着便是。
“不知大人还有什么事情?”焦天逸上询问道。
喘了两口气,宦官紧张的回答道:“快,快去丞相府,再不去丞相府要被人屠个干净了。”
“难道是刚才呼喝的人?我不是借你五百兵士了吗?他们挡不住吗?”焦天逸神色凝重的说道,要知道禁卫军在所有大汉国的军队中,训练是最严苛,装备是最精良的,五百兵士相当于普通的兵士一千五百的了,若是他们都挡不住,那看来事情非常之严重了。
不提这五百兵士还好,一提起来宦官就来气,什么禁卫军啊,连人家一招都接不下,直言道:“还五百兵士呢,早被人剁成肉酱啦。”
焦天逸大骇,从宦官借兵到他回来不过短短的一盏茶的时间,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五百兵士剁成肉酱,这是何等的实力,就算是焦天逸自己都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到,当然也不排除这宦官谎报军情的情况出现。
想到这,焦天逸奇怪的看了宦官一眼,沉声说道:“那你怎么回来的。”
“人家故意放我回来报信的,焦统领,请你快一点啊,再不去人都要死光了,丞相被杀,你罪名你我都担待不起啊!”
听了宦官的话,焦天逸心中一阵挣扎,从对方的话中,他对敌人的实力估计便是先天高手,到底去还是不去呢?去了也是去送死,不去陛下怪罪下来一样是死。
“罢了,罢了既然食君之禄,便忠君之事,大人我这便点起人马随你一同前往。”焦天逸心下一横立刻下令道:“来人,发令箭,让城外军营率军包围了丞相府。”
焦天逸的表现让宦官很是满意,心中再次浮现出白东明的那张脸,恶毒的想到“城外有着数万的大军,再加上这禁卫军,看你这次还不死。”
……
带着一声尖锐的啸声,射上天空的令箭爆发出一阵刺眼的光芒,城外驻扎的大军立时出动,数名大将率领各部直冲丞相府。
焦天逸的禁卫军第一个赶到,看着丞相府门口那一堆立方体的肉块,他心中哇凉哇凉的,来人必是个心狠手辣之辈,这么多大好的兵士就葬送在不知名的对手手中,这些可都是他一天天一日日,辛苦训练出来的兄弟,如今他们竟然全部惨死敌人刀下,怎能不让他的心中悲痛。
“把丞相府给我围了!”骑在战马上一身戎装的焦天逸,大手一挥,被带来的三千兵士迅速将丞相府围了个水泄不通,“把这些兄弟的尸骨收拾起来!”焦天逸悲愤的说道,只是这话是说给他自己听的,还是说给别人听的就不得而知了。
没多久,城外的大部队全部赶到,作为护卫帝都的部队,这些将士虽然没有禁卫军那么精良的装备,但也非常不错的,更重要的是人多,十万大军顷刻间被抽了三分之一进来。
“焦兄弟,用令箭召集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率部赶来的各将领纷纷询问道。
焦天逸凝重的看了一眼诸位,沉声说道:“有人要屠了丞相府,实力估计先天高手。”
“什么,先天高手……”一众将领迅速嘘声一片,震惊的不是有人要屠丞相府,而是对方的实力,竟然是先天高手。
东大陆上的先天高手,一只手都可以数的过来,如今这里突然的出现一名先天高手,这实在太过出乎意料了。
“那先天高手为什么要屠丞相府,知道原因吗?”将领中的其中一人问道。
“之前那先天高手曾高声呼喝了一句,让丞相府交人,不交便屠了赶紧。还有更重要的是,我禁卫军中已经有五百兵士被杀,就在一瞬间。”焦天逸如实的说道,以他的实力自然不难看出这些兵士是如何死的。
焦天逸的话,让众人再惊,五百禁卫军被杀,还是在一瞬间。
“老焦,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明知对方是先天高手,你还喊我们过来,是来送死吗?”一位将军很是不悦的说道,这人是好焦天逸一同竞争禁军统领位置的人,失败后被分配到了护城军中。
听了对方的话,焦天逸冷哼一声说道:“你们以为不喊你们来,你们就不会死吗?若是这先天高手冲进皇宫怎么办?这丞相府和皇宫不过五百米的距离,陛下的安危顷刻之间掌控与敌手,就算你不来一样要死!”
对方一惊,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向焦天逸,他实在没想到这一出,若真是陛下怪罪下来,那可真是一样要死了,身边的几位将军也同样陷入了沉默,看的出来他们刚才同这位抱着一样的想法。
就在这时,焦天逸突然开口说道:“若是我们能将这事情完美解决,说不定到时加官进爵,兄弟我喊你们过来,不过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罢了。”
焦天逸说的很是阴森,这群人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风险与回报同在,当下一人问道:“那按焦兄之见,我们应该如何应对?”此话一出,周围的几人迅速应和起来。
“第一,丞相府围而不攻,护卫皇宫为第一要务,毕竟一个丞相再大也大不过天子,然后此事先禀报陛下,待陛下做出决定再说;第二,便是等了……”
众将军一听,确实是这个理,都说国不可一日无君,但一日无相确实可以的,毕竟丞相也只是三公之一,没了丞相不是还有太尉和御史大夫嘛。
见众位同意,焦天逸便迅速派人通报皇帝,并联系三公其二,待他们做出决定再行定夺。
而此时的皇帝刘全正和自己的老师朝着丞相府而来。
“师傅去访友,那人是师傅的朋友吗?”刘全问着身边的老者。
老者一笑:“不是,为师此去不过是手痒,这么多年过去了,先天之极已经多少年没人达到了,以往那些个老家伙,到现在还没突破,让我这‘天下第一’好生寂寞。正好今日碰见同级之人,想去活动活动筋骨。”
笑谈间,见一宦官匆忙而来,在刘全面前躬身急道:“陛下,不好啦,禁卫统领焦天逸带人包围了丞相府,并以令箭让城外的护城军将丞相府围了个水泄不通。”
刘全一惊,这焦天逸怎么先动起手来了,不明事情经过的他出声文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陌生男子杀了前去支援丞相府的五百兵士,焦大人担心对方会对皇宫造成威胁,便率先围了起来。”
一听这话,刘全心中明了,选择性的忘记了五百兵士死亡的事情,暗道“这焦天逸倒是个懂事之人,可堪大用。”想罢,对着身边的老者说道:“老师,您看……”
老者一直听着宦官的话,面色沉静的说道:“为师先过去,你暂且慢行。”话音一落,便如同白东明一般留下一路残影向宫外而去。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丞相府内
位列三公之一的丞相,是皇帝的股肱,典领百官,辅佐皇帝治理国政,无所不统。他的府邸怎么可能会小,河阳太守府根本没法与之相比,光光就占地上少说也有十亩。
随着管家进入府内,内部的布置更是让白东明和诺顿感到大开眼界,一眼望不到边的院墙将整个丞相府围得严严实实,外面能看见的只是一座恢弘的门户,而里面却是古树参天,百花齐放,一颗颗古树起码四人合抱,各类花卉果树更是四季花开,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植物将偌大的丞相府点缀的如同仙境。
管家速度很快,不是用衣袖擦擦脑门上的汗水,对于身后跟着的两人是看都不敢看一眼,生怕得罪了这两尊凶神。
很快管家将两人引到了内院之中说道:“两位,我家主人便在里面恭候。”说着躬身退去。
白东明也不管管家的离去,大步走进内院,见一须发皆白之人正跪坐在堂前,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二人,在其两边同样跪坐着共五人。
一见正主,白东明便对着须发皆白之人说道:“你便是丞相?将我朋友交出来!”
看着面前的两人,叶岩心中很是吃惊,居然会是一年轻男子,心中不免有些轻视,缓缓说道:“年轻人,火气太重可不是什么好事。”周围的食客也是纷纷点头。
白东明一怒,这典型的倚老卖老他怎会看不出来,瞬移般的出现在叶岩的跟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威胁道:“少他妈给我废话,交还是不交,你二选其一。”
在场的人慌了,谁也没想到,白东明一来就如此强势,一人更是踹翻面前的桌子,怒道:“小子,快放开丞相,不然你休想踏出这门一步。”
白东明想也不想回身便是一道凌厉的刀芒,将说话之人纵向劈为两瓣,黄黄绿绿之物流了一地。环视扫了一眼在做的所有人,沉声问道:“谁还有话说?”
叶岩更是心中大骇,眼前的这年轻男子出手便杀人,实在太过凶残,不由绝望的想到“吾命休矣!”
就在叶岩绝望之刻,先前给他出主意之人,缓慢出声道:“这位朋友可否先停一下,我等性命皆在你手,何时想杀都由你说了算,只是这能帮你找到答案吗?”
一听这话,叶岩明显感觉到掐着自己脖子的手有些放松,当下乘热打铁道:“是啊,我……”
正说这却见白东明突然会过脑袋对他吼道:“你给我闭嘴。”接着又转向说话之人道:“你,继续说下去。”
说话之人姓吴名才华,在丞相府中外号“无才华”,但却是叶岩难得的军师,只听他说道:“先放下丞相,在丞相府之中,丞相的话便是天理。”
白东明一听也对,这丞相府之中还是丞相说了算,虽然自己行事有些冲动,但此刻还是得慢慢来才行。
当下放开叶岩的脖子,说起了事情的经过“半个时辰前,我朋友被你们丞相府之人带走了。”
“敢问,你为何肯定带走你朋友之人是丞相府的?”见白东明如约放下丞相,吴才华也愿意帮帮忙,当下分析道。
“我的仆人亲眼所见,进了你丞相府的后门。”白东明神色冰冷的说道,大有一言不合便大开杀戒的样式。
而此刻叶岩和吴才华心中则是暗暗叫苦,现在人家有人证在,认死了是自己的丞相府,这是“黄泥滚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想抵赖都不可能了,叶岩硬着头皮道:“不如这样,我让下人们帮你问问。”不等白东明回答,连忙喊来管家,将看守后门之人喊过来询问。
叶岩的配合让白东明心情好了很多,面对叶岩道:“如果不是你丞相府的人干的,那我自然赔礼道歉,相反,若真是,那就怪不得我了。”
白东明的语气说的很是平缓,但却充满了威胁的意味,眼中更是闪烁着道道凶光,看的在场之人无不心惊胆颤。
很快,两名下人被传唤了过来,一见地面上那两瓣的红色的食物和黄黄绿绿的东西,连忙跪下哆哆嗦嗦起来。
叶岩开口问道:“今日有谁是从后门进来的?”
其中一人赶紧答道:“出了府内的下人外,无任何人用。”另一人连忙帮衬直道“是啊……是啊……”
听了这两人的话,叶岩心中一片宽慰,对着白东明说道:“朋友,你看,人也叫来了,确实没有人从后门进来,后门一般都是下人们用的,你会不会搞错了?”
见识过白东明的手段后,叶岩再也不敢摆什么谱子,讨好似的看向对方。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一声冷哼,白东明对着两名下人戏谑的说道:“地上的事物你们也看见了,现在我问你们一个问题,谁的回答让我满意,谁就可以活下来,至于另一个嘛……”
从旁边拖了张低矮的桌子坐下,白东明点着两人的鼻子说道:“听好了,今日上午,有谁是从后门进来的,你们有三息的时间考虑,三息时间一到,要是谁都没有回答,那你们就一起下地狱去吧。还有一点注意啊,我说的可不是下人。”
白东明的话语中威胁之意太过**,吴才华心中不忿,怒道:“你这要挟他们……啊……”刚说出的话再次憋了回去,却是白东明用掌风将他击飞。
“你……你……”扶着胸口的吴才华跌跌撞撞的站起来,正想说什么,只见白东明幽幽的说道:“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可以闭嘴了。”话语一毕,吴才华一口鲜血喷出,竟是被气的昏死过去。
这一刻,所有人都重新认识了白东明的狠辣无情,没有人敢去扶吴才华,谁都不愿意为了一个吴才华而得罪了这么一个凶神。
解决完吴才华的事情,白东明重新回过头面对两名下人,“你们……”
“我说……我说……是……”
“从后门进来的是二少爷!”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生死攸关的时刻,没有人会为了点点朋友之情,而舍弃自己的性命,眼前的两名下人就是如此,在面对生死的选择之中,两人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生,只是有的人速度快,有的人速度慢,有的人脑子灵活,有的人是笨蛋。
下人的话如同一道晴天霹雳将叶岩震的头晕眼花,眼前光亮的一片最终汇成的是自己的二孙子,作为长辈已经七十多的叶岩对这个二孙子很是疼爱,只是毕竟年纪大了,有些事情没精力去管了,就连家主的位置都由他的儿子担任。
这个二孙子,平时很是孝顺,同朝为官之人也都夸奖其是个好小子,却想不到如今出了这担子事情。叶岩咆哮着让管家去将人带过来,便不再言语。
白东明也不说话,只是示意诺顿跟上管家。
堂前之内满是沉默,谁也不曾想到,还真是丞相府做的,腥臭的味道在屋内翻滚着,让人说不出的反胃和恶心。
不多时管家回来了,哭丧着说道:“老爷,二少爷不在宅内。”诺顿跟着说道:“没有在房间内发现让人的踪迹,不过倒是找到了这个。”说着诺顿将手摊开,掌心之中正是诺顿购买,白东明所送的项链。
“二少爷后来又出去了,去了中央大街的沁欣楼。”说话的正是先前回答的有些结巴的下人,因为担心苏菲亚,白东明一时没有杀了他,倒是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这一饮一啄还真是天定。
得了消息,白东明招呼了诺顿,丢下丞相府一群老头子,飞身跃上屋顶,寻找沁欣楼去了。
白东明前脚刚走,后脚叶岩便软塌塌的晕了过去,惹得在座的众人又是一阵惊呼。恰巧此时,天空中缓缓落下一老者,看着白东明远去的背影,恨恨的说道:“速度居然这么快。”
正想去追,却见屋内慌乱的众人以及,地上的一堆事物,老者呢喃道:“还好没真屠了。”说罢,也不管叶岩死活,忽的一下跃上屋顶,追了上去。
第一百五十四章 **乐正丘
沁欣楼,帝都最大的一家青楼,常是富家公子、达官显贵逗留之所,其所处位置很好辨认,就在中央大街的最南边和另一条主干道的交汇处,上午诺顿和苏菲亚闲逛之时曾路过这里,见名称很是别致,特地看了两眼。
在诺顿是带领下,白东明以超快的速度赶到了这里,还未进去,他便感觉到在身后的远处有人正追赶过来,速度与其相当,这引起了他的注意。
苏菲亚的失踪让他心中很是担心,在这个时候他不想节外生枝,便没有去管,拖着诺顿迅速闯了进去,沁欣楼门口的几位姑娘还想招呼两人,却根本连影子都看不见。
踏入沁欣楼,白东明直接找到了正在一楼揽客的老鸨,并未动手,而是严肃的问道:“丞相府二少爷在哪个房间?”
老鸨也不是不识趣的人,见白东明指名道姓的找丞相府二少爷,便知道是和二少爷是一路的,娇笑道:“这位客人,二少爷在三楼猎苑见客,我去给您通报一声。”说着就想动身。
“不必了。”一声低喝,白东明脚下连点,轻若无物的向三楼飘去,将楼下的老鸨看的一呆,感情这是个武林高手啊。
诺顿速度不错,快速在楼梯间奔跑,到三楼也只是比白东明慢了会儿。
沁欣楼的三楼有着数量众多的房间,每间房间门口靠左的位置都有着一块小木牌,木牌上写的便是这些房间的名称。
以最快的速度转了三楼一圈,终于是在西北角的一处角落里找到了“猎苑”的木牌,里面传来了一阵女人的呜咽声,白东明双目狰狞,抬脚便踹开了大门。
……
俗话说“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乐正丘很是清楚这一点,任何人都不会想到武林中人人喊打,官府中悬赏数十万的,天下第一**竟然会藏在天子脚下的帝都。
乐正丘这人工于心计,头脑很是灵活,初来帝都,他便通过青楼和当朝丞相叶岩的二孙子攀上了关系,施了一身功夫,将这二孙子骗的直转悠,心甘情愿的为他找来各种美女,而也正是在他的帮助下,这些事情没有半点风声走漏出来。
今日中午,这二孙子带了一个好大的麻袋进了沁欣楼的后门,来到两人常常聚会一同喝酒耍乐的“猎苑”。
一见乐正丘,这二孙子就指着麻袋神神秘秘的对他说道:“这是我在街上找的上好货色,可不是咱东大陆能够看的见的。”
听了这二孙子的话,乐正丘心中顿时来了兴趣,心道“不是咱东大陆能够见到的,难道是西大陆的?”一想到这,他的心中就忍不住的流口水,要知道西大陆的女人本就很少在东大陆出现,大多数都是男人,更何况是漂亮的女人。而这二孙子的眼光早在乐正丘的**下,毒辣了许多,他能说是上好的货色,那必然就是。
不过心中虽然急切,但乐正丘面上却不急切,不动声色的问道:“你这小子怎么会突然带这么个给我了,平时不都是一个人吃独食的吗?”
二孙子嘿嘿一笑,厚着脸皮说道:“这不是这么长时间都是先生在照顾小子,小子孝敬一番也是应该的。另外还有一事想请先生答应。”
“嗯,我就说你小子哪有这么好心,特地送个稀罕物来孝敬我,原来是无视献殷勤非J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