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4部分

就给我这样的房子。”白东明扫了一眼周围,发现所有的房子都同自己的差不多,“难道说这里就是学院的平民窟?”叹着气摇了摇头,将手中的卡片向房门的猫眼处刷过,光脑的合成音效响起“欢迎你,入住贫民房,入住期间不消耗学分。”
“额……不要学分?”随即一想,“是了,这么低下的地方根本就是给新人准备的,还需要什么学分啊。”推开门一股浓重的霉味扑鼻而来,“这还真和我原来的房间有的一拼了。”挥挥手扇开一点霉味,环视了一圈竟然没有发现有任何的娱乐设备,只有一台小型光脑、床、椅等基础设施,椅子上也只是摆了一些学生的必备物品,比如天讯、校服等等。
“这房子还贫的够彻底的啊。”无聊的吐着槽,虽然不是很想住在这里,但学院还没有真正开学,白东明也只能先这样了,走进卧室打开光脑浏览起网络来。
军事学院对网络的管理非常的严格,只能登陆有限的几个网站,比如新闻网站、联邦图书馆等,但不能发表任何的言论,也因为如此外界的人对军事学院知之甚少
白东明上网有着自己目的,重生后的自己一直都没有机会去真正的了解脑海中的那颗珠子,只晓得它是金乌精华,在带给自己力量的同时也给自己留下了无数的疑问。正好,借此机会,白东明目标打在了联邦图书馆的藏书中。
很快,白东明借着军事学院的权限查阅了有关“金乌金华”的所有资料。
“没有?怎么会没有呢?就连已经死了的老董事长都知道这东西,怎么会没有资料?”回想起当初老吴和自己说的话,“三足金乌死后留下的精华。”、
想着,将“三足金乌”输了进去,这次果然有了结果。细细的看了下去,十分钟后白东明用劲的捏了捏睛明丨穴,抱着胸口,长叹了一口气,“后羿射日、九阳泉。那么当初的发掘现场就是九阳泉之一喽。”想到这里,白东明顿时来了精神,“九只金乌、九阳泉也就是说总共有九颗珠子……”
白东明震惊了,一颗珠子就能够让自己拥有校级的实力,若是拥有全部的九颗,那又会是怎样的一股力量。想到这里白东明心中有种感觉,在帅级之上也许还有其他的实力划分。
“九颗珠子我一定要全部得到。”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一种名为野心的东西在心中发芽,这段时间的经历让白东明再一次产生了对实力的渴望。
之后的几天里,白东明一直没有出去,他为自己做了一个长远的打算,但饭要一口口的吃,白东明还是选择了完成第一个目标再做其他的打算。
白东明给自己定的第一阶段就是挣取学分,用超量的学分来获得功法、武技,“擂台倒是个挣学分的好地方,哼哼。”邪恶的笑了笑,走到了厨房中弄起了食物。
这一天,白东明正在光脑前浏览着网页,天讯投影出了一道人影,是伊露丽。
“白东明,今天是学院的开学典礼,你赶紧到礼堂来,典礼就要开始了。”话音一落,投影就消失了,根本没有给白东明任何说话的机会。“终于算是开学了。”哼哼了两声,白东明伸了个懒腰便向门外走去。
十分钟后,白东明下了车。
学院的礼堂是一个黑色的全金属的建筑,整体呈三角状,一支支长矛般的装饰物耸立在礼堂的三个角上,建筑透露着一种严肃和稳重,以及尖锐。
一身黑色校服的白东明踩着黑色的地毯走进了装饰着白色鲜花的三角大门。大门的里外如同是两个世界一般,外面庄严而肃穆,里面却又激丨情和热血。
“嘿,你居然还活着啊!”
“是啊,你也活下来了,哈哈……”
相似的话此起彼伏,不时在耳边响起。听着这些话语让白东明响起了艾薇,“她来了吗?”双眼不断的向人群扫视着。
很快一个矮小的身影映入白东明的双眼,她正一人端坐在一个角落里低着头,陌生的感觉和吵闹让艾薇非常的不适应,而周围的人也很配合的无视了她。今天的她同样穿着校服,白色的短发散落的披在肩膀上,额前滑落的头发则用两股黑色的细绳绑成一束,配合着黑色的校服显得相得益彰。带着一脸的笑意,白东明快步走了过去,站在了她的面前。
艾薇一直感觉着有人在看着自己,这种感觉让她有些别扭,仅仅只是别扭而已,因为这种感觉自己很熟悉,就像他。顺着这种感觉轻轻的闭上眼,抬头用鼻子嗅了嗅,非常自然的一把抱了上去。
“艾薇,你的感觉还是这么好,眼睛都不用看就知道是我。”轻轻的拍了拍艾薇的脑袋,揉了揉头发,示意她放下自己。白东明对艾薇的感情很微妙,先是从对手逐渐成为战友,再成为可以给予背后的搭档,两人的关系在十天的时间内经历了数次改变,生与死的考验让两人都有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艾薇很听话的从白东明的身上下来,闭上的双眼已经睁开,带着一种哀怨的眼神看着白东明。“好了,马上开学典礼就要开始了,有什么话咱们等结束后再说。”听到白东明已经这样说了,艾薇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做了个手势示意白东明坐在自己的身边。艾薇的邀请白东明自然不会拒绝,直接坐在了艾薇的左侧。
这个时候,一阵悦耳的音乐声响起,开学典礼开始了。
整场开学典礼持续的时间不长,只有半个小时,作为院长的华山鹰当然出席了这次典礼,但是另白东明非常意外的是,华山鹰竟然一改之前的作风,整个人变得和蔼可亲起来,总是带着笑容,而后的一句话才让白东明明白了华山鹰为何会有改变。
“每一个能够进入军事学院的学员都是国家的栋梁,而那些死在半路上的都是国家的废物。”这句话说的非常残酷,虽然单纯的以这种考核来衡定一个人是否是废物非常草率,但却是联邦此时此刻最直接最能够起到作用的方法。在而今这个年代,个人武力的优势逐渐凸显出来,拥有高阶战力的多少甚至能够决定一场战役的胜负。
开学典礼结束后,每个新生都获得了1000点的基础学分,这是他们完成报名试炼所获得奖励。
“那里……”白东明同艾薇两人正打算回去,艾薇突然的将白东明拉住,伸手指向了一个方向。顺着艾薇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让白东明怒火中烧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不远处。
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口中说道“是那个家伙。”艾薇配合的点了点头说了句“杀了他”气势汹汹的语气就连白东明都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扭过头盯着艾薇的脸看了看问了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力了?”
被白东明盯着有些脸红,艾薇一脚踹在了白东明的小腿上,冷着脸说了句“没事。”便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第十四章 赌博擂台
第二天,白东明通过天讯约了艾薇早上一同去上课。
飞车一路疾驰,因此处在高空不受地面限制,车也不是很多,这么小的一辆车子竟是被开到了300迈的时速。很快,公共教室到了,这里是一片如同地球罗马斗技场样的阶梯教室,教室的中间有一个平台,那里是老师们授课的地方。
早晨八点半,学生们陆陆续续的坐满了整个教室,白东明和艾薇走进了教室,两人寻了个靠后的位置坐了下来。刚坐下的艾薇艾薇有些局促,她又看见了那个眼镜男,白东明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轻轻的安慰道:“这里这么多人,忍着点。”在白东明的安慰下,艾薇终于是安静了下来。
虽然白东明让艾薇两次冷静下来,但这件事情还是要解决的,而且是越快越好。
九点整,开始上课了。
教室中间的平台上逐渐向上升起,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平台上,这个人白东明见过一面,正是当日进入学院陪着伊露丽的阿尔卡特。今天的他依旧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打扮,鼻子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完美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一见他今天的模样,白东明感觉有些好笑,他很清楚的记得见阿尔卡特第一面的时候,那种与生俱来的痞气与他今天的打扮还真是很“配”呢。
阿尔卡特没有点名,因为没必要,整个教室的人全部点名下来两节课的时间也不够啊,更何况现在这种事情直接交给教室中的光脑就可以了。简短的做了个自我介绍,让大家都认识自己,阿尔卡特就正式开始他的课程了。
“机甲相信大家都看见过,军用机甲与民用机甲不同,军用机甲是完完全全的杀戮武器,它们拥有像人手一样的机械臂,拥有健全的四肢,或者说它们就是放大的人……”阿尔卡特的话很单调,完全没有他本人有意思。
随着手指的滑动,他脚下的平台周围一一的投影出了一个机甲模型,“联邦的机甲基本都是通用的,除了少量的特装机。在这里我要给你们介绍的是机甲的十大系统……”
说真的,这些东西白东明不想听这些,现在他满脑子的都是想怎么去弄学分,没有内力这块巨石头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此刻还得强自静下心去听课,听阿尔卡特这个痞子讲课,这种煎熬对白东明而言,不亚于一场战斗。终于,在白东明“认真”的学习中,难熬的两个小时结束了。
下午没课,白东明打算去擂台弄学分,这一次他没有带着艾薇。
学院的擂台同教室很像,同样是罗马斗技场的样式,不同的是擂台的中央区域是教室的百倍大小,足足有五个篮球场那么大。擂台的外面还有一座大厅,这是办理报名的地方。观众席高出地面近五米,观众席靠前的位置更是被围了一圈合金栅栏,以免一些观众一时激动跌倒擂台上去。
擂台的分为两种,一种是赌博擂台,一种是生死擂台。两种擂台都有盘口,不同的是,生死擂台的盘口是赌博擂台的数十乃至上百倍,而且生死擂台中不存在规则,只有在一人死后才会结束,是一种极为残酷的擂台,每次的开启都会在学院备案。你可以理解为一种是正规比赛,一种是地下黑拳。
交了100点的学分做入场费,白东明刚进入擂台就发现赛事已经开始了,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他打算先观察观察这些擂台上选手的实力再做打算。
擂台上的选手分别是一男一女,通过与旁边观众的闲聊白东明得知,台上女选手的代号叫妖妖,男的代号先知。妖妖姓辛,名字就叫妖妖,二年级的学生妖妖,是赌博擂台的常客。原本她应该是三年级的学生,后来因为一次擂台失败,学分输的多了被留到了二年级。
妖妖有着一头紫色的长发,前面留着长长的刘海,后面的头发完全被扎了起来。妖妖只有中尉级别的实力,但她的攻击很连贯给人一种连绵不绝的感觉,白东明将她和自己的实力对比下,自己如果只是用和她一样实力的话,自己绝不是她的对手,这更加的让白东明期待起学院的高级武学了,也更加迫切的需要学分。
先知和妖妖的比赛很快结束了,妖妖再次收下一笔不菲的学分。看着妖妖短短时间内就收获了一笔巨款,白东明看的有些心痒痒,心中盘算着是不是也上台去玩玩,心里想着离开了观众席向外面的大厅走去。
擂台的盘口设在外围的大厅,一大群人正围着盘口不断的下注,将整个大厅包的水泄不通,好不容易挤进人群,找到了报名的地方。走到报名处白东明就发现这里处了一块很大的屏幕外,就根本没有一个接待的人。将注意力转移到屏幕上,只见上面这样写到:
“擂台报名请在本期管理庄家处报名;下注请到庄家处下注;其他任何要求都请到庄家处咨询!”
看到这些,白东明有些凌乱了,这什么事都被庄家包揽了,其他人干什么啊。就在白东明依旧凌乱的时候,规则屏幕字幕一转,接着显现道“学院擂台庄家共四家竞争,赢着获得一月擂台管理权,庄家以黑、白、红、蓝四色袍子区分,本期庄家为黑袍,请报名擂台的学院前往黑袍庄家处报名。”看完这些白东明终于弄懂了。
再次挤开人群,漫漫的人群中白东明终于找到了黑袍庄家的区域。这片区域里有很多身穿黑袍但不带帽子的人,实在是分不清哪个报名哪个咨询,随便拉了一把正在收钱的没带帽子的黑袍人肩膀,笑呵呵的问道“这擂台怎么报名啊。”
收钱人抬头看了一眼白东明,善意的笑了笑伸手指了指坐在不远处的一个带着帽子的黑袍人说道“报名去那位大人那里。”说完便继续收取学分,没有再理白东明。
顺着收钱人的指示,白东明出现了这个全身裹在黑袍中的人面前,“请问是到你这里报名吗?”
眼前的这个“庄家”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看不清面容,只听他用沙哑的嗓音带着一种诧异的语气向白东明问了句“怎么,你要报名参加?”庄家的话让白东明觉得有些奇怪,怎么自己报名就这么令人诧异吗?冲着庄家点了点头非常肯定的说道“我要参加。”
黑袍庄家盯着白东明大量了一会,看着白东明身上的校服,有些不耐的说道“我们这里不接受新生。”庄家口中的不耐白东明自然听得很明白,但自己又非要参加,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吗?白东明沉默了极力的压榨着自己的头脑,期望找出什么办法。还未等白东明想到什么好主意,就听见黑袍的庄家再次说道:“你若是想报名也不是不可以,跟我来。”说着带着白东明向着盘口不远的一个小房间走去。
第十五章 赛事(一)
小屋中只有黑袍庄家和白东明两人,在白东明刚进来的时候,就见到黑袍庄家坐在一把椅子上抽着烟。“坐。”庄家抬了抬腿将旁边的另一条椅子踢向了白东明,庄家的这一脚白东明看的很清楚,表面上看庄家是踢了一脚,但事实上在那一瞬间黑袍庄家踢出的脚影完全的笼罩住了椅子,但用的力量却非常的轻柔,没有伤到椅子分毫,却给了椅子极为强大的初始速度。
木质的椅腿在地面上摩擦着,速度太快已经导致椅腿接触地面的部分冒出了青烟。白东明算是看懂了,这哪是让自己坐啊,明明就是庄家在给自己做实力测试呢。当然白东明也明白,实力足够才能参加,不够实力那就是给庄家赔钱,这种赔本买卖,庄家可是不会做的。
稍稍侧身双腿分开与肩同宽,白东明伸出右手稳稳的一把抓住撞来的椅子,能使椅子摩擦出青烟的力量却无法撼动白东明的双脚,连让白东明双脚做出移动的力量都不够。
“精彩、太精彩了。”见白东明轻松接了下来黑袍庄家站起了身不断鼓着掌,“真是难得一见的好苗子啊,这小子表现出的实力完完全全的超出自己的预料,自己用了中尉级别的实力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居然都能够安然无恙的接下来,果然有料。”黑袍庄家心中不断感叹着。
顿了会只听庄家接着说道:“冒昧的问一句,你现在的实力究竟如何?”眼前的这个年轻小伙子的实力真是不错,甚至在所有学生中都算的上顶尖,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个新生,这样他就有足够的时间来应付擂台赛了。
黑袍庄家心中想的白东明自然不知道,但从他的语气中依然还是能够猜出一二,“上尉级别。”淡淡的话语道出了答案,面对这种不熟悉的情况,白东明明智的选择了隐藏自己的实力。
黑袍庄家眼睛一下子明亮了起来,上尉级别的选手啊,这可是即将毕业的学员才能拥有的实力,自己发财的机会终于来了吗?迅速掩饰住眼中的贪婪,做作的咳嗽了一声,郑重其事的说道“这位同学,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挂我名下做选手呢?先说明,我所安排的可是生死擂台。”说完带着一种凝重的目光注视着白东明。
黑袍庄家的的话白东明听得懂,重生前的白东明有一段时间陪着他的老头子去看过几次,对于挂靠、选手等词语,还是有所了解的,而对于这个黑袍庄家所说的生死擂台白东明也有所耳闻,虽然有危险,但高风险高回报,对于这样的提议白东明还是很心动的,如果真的这样的,倒是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大批量的学分。
但黑袍庄家的身份让白东明产生了兴趣,毕竟能在军事学院里坐庄,就算学院不管,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坐的,更何况是坐生死擂台,没有一定的背景实力早就被人掀了。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白东明只在意学分,黑袍庄家的身份越是神秘也就意味他背后的实力越高对自己越是有用。
白东明将右手伸出,摆在了黑袍庄家的面前,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事情到了这一步庄家要是再不明白,那他也就不用继续坐庄下去了。同样的伸出右手,握上了白东明,算是达成了初步的合作。
“既然这样,是否可以告知你的身份了”对白东明的问题,黑袍庄家只是笑了笑,说道:“干这个的规矩就是不给人知道,要不然我也不用盖着这么个黑袍了。”说到这里,庄家从袍子低下拿出了一个天讯递给白东明接着说道:“这个给你,以后所有的赛事都通过这个联系你,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我们仅仅只是合作关系,顺便你给自己想个代号吧,每个选手都有自己的代号。”说完便带着白东明去报了名参加了接下来的赌博擂台。
白东明的实力来源于那颗“金乌精华”,取的代号便叫做“金乌”,在盘口处下了所有的学分买自己赢,便在庄家的安排下获得了上擂台的机会,而对手就是之前让白东明眼红的妖妖。选了一件黑色背心换上,在庄家高喊一赔十的赔率中走上了擂台。
在裁判一身比赛开始中,金乌与妖妖的对决开始了。
妖妖穿着深蓝色的紧身服站在对面,听着一赔十的赔率妖妖就泄气了因为每次一赔十的赔率代表的都是新生,冲着白东明眨了眨眼有些失望的说道:“又是个新生,为什么今天碰到的总是新人,新人身上没油水啊,我要投诉庄家,投诉!”听着妖妖的咆哮白东明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直直的盯着妖妖。见白东明没有回答,妖妖也不客气“既然你自己想找罪受,到时候可别赖我。”一面说着一面攻了过来。
白东明没有还击,凭借着强大身体带来的强大的反应神经和移动速度不断的闪避着,将实力压制的稍微高过妖妖一点点,这样既不会显得太过高调,又能让自己挣足了学分。
正如之前观察的那样,妖妖的攻击如同潮汐一般一波波接连不断,双掌更是如同翻飞的蝴蝶,配合着脚下奇异的步伐,让白东明疲于应付无法还击,只是试探的反击了一下,立马就遭到更强烈的回击。妖妖使用的并不是普通的武学,而是被标注为古武的武学,所有被标注古武的武学都拥有比现代武学更强的战力。
“这就是古武的优势吗?“白东明皱着眉头不断后退着,根本发挥不出他的优势所在,只能不断后退。在白东明的脑海中,惯有的思维已经成型,曾经的基础教育将他困在了一个狭小的范围中。
“要想掌握格斗的主动权,就必须在力量、速度、耐力、灵敏等方面下功夫,而这些方面是相互联系紧密结合、协调一致的。”脑海中不断的闪过基础教育中老师教导的话,白东明在上擂台之前从未没有怀疑过,但在见识妖妖的攻击之后,一种怀疑就迅速的占据了白东明的大脑,“为什么现代武学比不过古武。”
“无论是哪个方面我都比妖妖强,为什么总是挨打。”再次闪过妖妖的一次攻击,白东明已经退到了擂台的边缘,他的背后已经是墙壁,他已经无路可退了。
擂台上的比斗还在继续,白东明感觉非常的憋屈,进入学院之前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被无限的压抑着,虽然自己压制了实力,但自己也不会连一点反击的机会也没有啊。
在结束一次攻击后,妖妖后退了一些距离,皱着眉头有些不悦的向着白东明问道:“你为什么不还击?”这话问的白东明怒火中烧,心道“我要是能还击,我会不还击吗?”
白东明那冒火眼神,妖妖看在眼里,带起一抹奸计得逞的微笑,“我本以为你会有些实力,至少能让我多玩会儿,没想到,你的实力也是这么渣渣,白白浪费我这么多的时间,一次解决掉你算了。”说着便再次向白东明发动了进攻。
妖妖继续攻击着,还不忘刺激白东明“好像新生都有一千基础学分的哦,这一次你要是输了,可就没有学分了哦。没有学分的人可是要接受惩罚的,你完了哦。”话音一落,妖妖的攻击速度兮然加快,虽然白东明一直能够看清楚,但实力压制下的他依旧被妖妖不断的击中。
轻轻一掌印在了白东明的胸膛上,如同抚摸一般的轻柔,轻柔之下却包含着无限的杀机,浑厚的内力顺着手掌侵入了白东明的体内,没有内力的白东明就像一个完全不设防的美女,入侵的内力毫无阻碍的对白东明造成了伤害。
忍不住的喷出了一口淤血,白东明开始后悔了,早知如此还隐瞒什么实力,也不用狠这个女人狠揍了。
第十六章 赛事(二)
在白东明的胸膛上一个借力,妖妖轻盈的向后退去,已经受伤的白东明则靠着擂台的墙壁不住的喘着粗气。
见自白东明狼狈的着粗气,妖妖的嘴炮有开始了“哎呀,还没晕过去呀,看来还是有点实力的嘛,这位同学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呀?”虽然面上带着灿烂的笑容,但妖妖的身体却慢慢后退了几步,眼中掩饰不住的吃惊。“该死的,这家伙的身体素质也太好了吧,我最强的攻击也能硬撑过去。”
白东明的身体素质让妖妖吃了一惊,妖妖自己本身已经有中尉的实力了,再加上内力的强化,这一击的实力完全有上尉的水准,而白东明只是吐了口血喘着气而已,这另妖妖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眉头紧皱着不知心中在盘算着什么。
白东明倚着墙壁喘息着,心中不断的后悔自己是来弄学分,压制个毛的实力,弄的自己还受了伤。一肚子的憋屈,让白东明大胆了起来,就算实力被人知道了又怎么样,只要有学分自己什么都肯干。
“快干掉他”、“上啊”、“快点”,观众席的呼喊声愈加激烈,不断的高呼让妖妖有些意动,“是啊,现在他都已经这样了,乘着这个时候干掉他就,量他再有后手晕过去也没法发挥了。”想到这里妖妖紧皱的眉头总算是松开了,只是心中总有一些说不出的不安。
没有想太多,妖妖再次向白东明发动了进攻,深吸了一口气,丹田中的内力快速在掌中汇聚,脚下步伐骤然加速“最后一击了。”妖妖似乎看见了白东明重伤倒地的模样,不自觉的笑了。
“嘭……”的一声轻响,右掌如同清风拂面一样印在了墙上带起一片灰尘。是的,印在了墙上。的确妖妖的这一掌已经拥有了足够撼动白东明身体的力量,不论是内力的穿透性,还是她这一掌的力量都足够对白东明的构成威胁。面对这一掌,白东明自然不可能硬接,不再隐藏实力校级的身体迅速运动起来,向旁边闪去,在原地留下了一道还未消散的残影。
白东明的身影再次出现时,离了妖妖有一段距离。伴随着白东明的出现,观众们又是一阵惊呼,这个时候观众们要是在看不出来白东明隐藏了实力就眼睛瞎了,一个个恨恨的骂道“这一定是庄家找来的托儿。”虽然类似的声音不断的响起,但大家对接下来的战斗更加期待,妖妖在这里称霸已久,虽然长得很不错,但时间长了总会引起审美疲劳的,现在有一次“实力相当”的赛事更能满足他们的胃口,更何况不过一点学分而已,来这里看决斗的人,怎么会没有学分呢。
“你隐藏个什么实力啊,扮猪吃老虎很有意思吗?真正打一场就不行吗?隐藏你妹的实力啊。”已然明白心中不安后的妖妖有些气不过,瞪大了眼睛指着白东明的脸大骂道,在她的想法中,这是白东明在故意戏耍自己。
将嘴边的血迹擦去,对妖妖笑了笑含糊不清的说了句“你想多了。”便不再解释什么,这种时候越是解释就越是解释不清。白东明的回答让妖妖难以接受,这摆明了是在敷衍自己,想也不想的再次攻了过去。
想开了的白东明已经没有了隐藏实力的打算,重心前移,整个人稍稍的向前弓了起来,脚尖用力踏在擂台的地面上,留下了一个坚实的脚印,身形直冲妖妖而去。这一脚下去,妖妖立马就感觉到了不对,白东明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比之前强了太多太多。
白东明不会武技,没有内力,强大的身体是他唯一的依仗。没有内力意味着无法像其他人那样做到内力外放攻击或者附着肢体上增强破坏力,白东明有的只有实打实的肉体物理攻击,这让他只能近身作战。
妖妖的速度很快,但白东明比她还要快,残影闪烁之下,便出现在了妖妖缺乏防御的背后。不待妖妖反应,右手握拳重重的捶在了她的背上,这一拳白东明没有用去全力,不然现在的妖妖早就香消玉殒了。被这一拳击中,妖妖脚下步伐顿时散乱起来,强大的力量让她的内脏瞬间受到了伤害,口中不断喷洒着鲜血,拳头附带的力量更是让她止不住去势跌倒在地上翻滚了起来。
尉级往上实力每提升一步想与之前都会有天壤之别,就拿白东明和妖妖额身体素质相比,妖妖全力出手,也只是给白东明造成一点小小的伤害,而白东明只是一击就让妖妖爬不起来,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就算白东明没有内力,但是肉体上的差距也不是妖妖现在的内力所能够弥补的。
从白东明发动进攻到妖妖重伤倒地,仅仅只用了三秒不到的时间,这短短的时间里比斗的结果却让在场的观众大跌眼镜,本以为能有场精彩的赛事,但却没想到妖妖居然一拳就被击倒,无数的人拿着手中的凭劵大骂着妖妖无能。
裁判迅速的出现在了擂台上,趴在妖妖的身边大喊着“还能不能坚持?”拥有裁判与否就是擂台的区别,生死擂台是没有裁判的,生死擂台更加的不在乎人命。
妖妖撇过头深深的看了白东明一眼,眼神包含着太多的东西,看的白东明有些不自在,接着对裁判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已经不能坚持下去了。得到结果,裁判立即招呼了待命多时的医疗队过来,将妖妖带去治疗,当这些弄完时,才来到白东明的身旁举起白东明的右手宣告了胜利。
赛事到了这里算是结束了,整场赛事持续的时间练十分钟都没到,围观的观众无一不大喊失望,一个个抱怨着没买到白东明这匹黑马,虽然损失了学分心中不诧,但真让他们去找庄家对峙却是不会,愿赌服输嘛。
进过这次赛事,白东明一赔十收获了九千点的学分,十倍的补差让白东明立刻拥有了一笔不小的财富。赛事结束换好衣服的白东明再次找到了黑袍庄家。
“不错嘛,开局就胜了啊。”见白东明来找自己,黑袍庄家很是客气的恭祝起来。白东明轻笑一声,说道:“还要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啊,不然我哪会赢呢。”彼此的扯皮很快结束,话题转到了学分上来。对于学分的运用白东明只是听伊露丽说起过,对于兑换这块却没有丝毫的主意,趁着这个机会,白东明打算问问看黑袍庄家,凭借他的身份多少应该知道些好东西。
“怎么你想兑换?”黑袍人(黑袍庄家以后就用这个了)的话中带着一种不屑,很清晰的不屑,白东明听的很清楚,但却反常的没有说什么,毕竟黑袍人的身份太过神秘,翻脸是不大可能的,更何况以白东明这点学分确实太少了,不屑也是正常的。
第十七章 兑换武学
“我想知道现在那些是我能够兑换的。”白东明的想法很简单,先找到一本用的上的武技再说,只是凭借着肉身的实力在赌博擂台这种普通性质的擂台上还好,但如果是面对生死擂台,那么自己就没把握赢了,所以还是先兑换些自己能用的武学典籍为好。黑袍人点了点头表示明白道:“既然如此,我带你去兑换大厅吧。”
两人逐渐走出斗技场,搭乘了一辆飞车,一同向黑袍人口中的兑换大厅驶去。黑袍人的手在飞车的屏幕上点了点,确定了目的地,便靠在了座椅上,打开了话匣。“虽然你现在的学分无法获得低阶以上的武技,但一些基础的东西还是可以的。刚才的比赛我也看了,总体上你缺乏自己的攻击方式,有的只是最低级的打击方法。”说完定定的看着白东明。
黑袍人说的话正是白东明所欠缺的,攻击方式过于原始、单一,没有内力,种种的一切都让白东明对兑换充满了向往。“我只受过基础教育。”短短的一句话道尽了白东明心中的苦涩,当然这种苦涩也是大多数新生共同拥有的,只受过基础教育的他们基本都没有自己的攻击方式,内力稀薄,除了一些豪门子弟外,普通人居多的新生构成了军事学院里的下层建筑。
“只受过基础教育都能够拥有上尉的实力,你的天赋真是强悍呢。”略微的感叹了句,黑袍人将窗户打开,让风灌进车内,接着道“现在我们去的兑换大厅是学院最重要的地方,那里是整个学院防护最严密的地方,到了那里一定要按规矩来,不然就算是我也没有办法。”
一路上黑袍人给了白东明解释了很多关于兑换大厅的事情,比如那里监控如何的严谨,又比如兑换大厅没有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