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5部分

实体书,如何如何的。车速很快,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两人就到了兑换大厅。
兑换大厅只有一层,采用了是全透明的设计,大厅内装饰着无数的鲜花,从外面看进去就如同一个花房。大厅布置的如此美丽让很多人都以为这真的是个花房,但周围全副武装的士兵却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两人刚刚下车,就看见数名士兵围了过来。“举起手来。”黑洞洞的枪口指着白东明两人。两人按照指示举起双手,在接受了检查后才被放进兑换大厅。
两人在大厅找了个包间坐下,只见黑袍人的手指在桌面上一阵按动,桌面的玻璃上便投影除了一个厚厚的书架。伸手在投影上点了点,一排书架便出现在了白东明的面前。
“这些就是一万学分以下的武学,你可以自己看着兑换,但要注意自己的学分啊,别全部兑换完了,不然你可走不出这个大门。”说着指了指外面的士兵。
白东明笑了笑点头示意自己晓得,便开始浏览起来。书架平躺的投影在桌上,让白东明能够非常清晰的观察到他们。这些投影出来的书籍分为两种,一种标记为古武,一种则没有标记。白东明在经过同妖妖的战斗后对古武的热情已经上升到了狂热的程度,迅速的将目标锁定在了这些标记古武的书上。
《一元宝箓》:分上下两部,上部为练气增元之术,练足十成可成金刚不坏之身;下半部则是实用的剑掌身手法等诀窍,包括一剑招、二指法、三掌法和一式身法。兑换学分8789点
《千拳秘籍》:武林奇人青虚子所著武学秘籍,收录天下各门各派的绝技,并绘有示范图式和详细批注。青虚子在扉页题词道:“青拳秘谱,天下奇技,融汇一贯,强敌者稀。藏芥子乎须弥,隅至穷于诡谲,存一心而千幻其掌,可瞬息以应千万变,乃为是书之最也。”。兑换学分9000点
《寻经点岤》:尾闾不还乡、章门被击中,十人九人亡,太阳和哑门、必然见阎王、断脊无接骨,膝下急身亡。兑换学分 1500点
《唐拳》:又名八卦唐拳。相传唐高祖李渊的第三子李玄霸性好武,身雄力猛,武艺精强,在隋朝是第一条好汉,为其父兄灭隋立国出了很大力气。李玄霸创成这套唐拳,上阵时人所莫敌,屡立战功。清末明初,此拳流传甚广。兑换学分2000点
以上这些都是被标注为古武的武学,无论是拳法还是点岤的功夫,一一点开看了介绍,每个都是白东明迫切需要的,但却又不知道选哪种好,静下心慢慢的看着,也许后面有更好的也说不定呢?心中如此想着,眼神在书架上不断的瞄着,但大多以拳法,掌法为主并且都不属古武范畴。一排排的书架被白东明扫过,突然一本名为《天问九刀》的古武进入的白东明的视线,这本书给白东明的感觉就是怪,如何怪呢?之前看的那些古武无一不需要数千点以上的学分,而这个却只要300点学分。暂时按下心中的怪异,点了它。
《天问九刀》:隋末唐初世居岭南的宋姓军阀阀主宋缺,在无数战斗中千锤百炼出来的实战刀法,被誉为“天下最强的刀法”。 其刀法注重过往所有刻苦锻练和实战经验的总成果的身意 ,以及得刀忘刀、人刀合一的刀意,大巧若拙,有法中暗含无法,无法中暗含有法,且刀刀之间可回气保持气力永不衰竭。其刀法时而如龙飞九天,时而如蛇潜地深,无誉无毁、不滞于物。兑换学分300点。当看到这里白东明心中的激动无法形容,如果真如这本书所说的那样,却是一本极为高端的一本武学,就算是高阶武学也不差分毫;但后面的一句话却如同一盆凉水将白东明的激动浇了个透心凉。(千年无人练成,被誉为最不可能练成的刀法。)
“千年都无人练成。”看到这里白东明的心已经凉了,这算什么?既然千年无人练成,学院好把它摆在这个干吗?挣学分吗?一旁的黑袍人也发现了白东明的异样,凑过来看了看白东明点开的武学,话语中带着难以掩饰的笑意。
“这本古武曾经欺骗过了很多人,虽然只要不多的三百点,但里面的内容只有寥寥的九句话,气的当时所有兑换过这书的人骂娘。”黑袍人的解释让白东明心情得到少许的安慰,“当初我也好奇的兑换了一本,不够后来发现原来这就是个坑,所以劝你还是不要兑换这个的好,我看那个《一元宝箓》就挺适合你的。”
黑袍人的话让白东明脑中灵光一闪,没有在乎什么《一元宝箓》,而是连忙的问道:“既然你兑换过,那你还记得是哪九句话吗?”虽然千年无人练成,但白东明心中依然抱着一种试试看的态度,正巧黑袍人曾兑换过,从他这里知道,也不用自己花学分不如就试试看吧。
黑袍人沉默了会儿,思考了一下说道:“这书是这样说的‘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额,金乌你怎么了?”
黑袍人刚一开口,白东明就陷入了一种呆滞的状态,双眼瞳孔扩大,无论黑袍人如何叫喊就是无法回神。无奈黑袍人只能向外围的士兵寻求帮助,在兑换大厅这种地方,就算黑袍人权势再滔天也无法同联邦政府相比,还是得乖乖的按照规则来办事。
赶来的士兵迅速将白东明保护起来,驱散了白东明周围的人,并警告他们禁止靠近。在这些士兵的眼中白东明这是要突破了,根据学院规定任何人在突破的时候都时候都不得受到打扰。
第十八章 金乌现身
押韵的口诀从黑袍人的口中传了出来,起初白东明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但当黑袍人说完第一句后,脑海中的“珠子”开始疯狂的跳动起来。只是瞬间白东明就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灵魂被吸入了其中。没有了灵魂掌控的身体自然无神呆滞,吓了黑袍人一跳以为出来什么大事,迅速的喊来了周围把守的士兵。
被吸入珠子中的白东明自然不晓得外面发生的以前,此刻的他已经完全的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上次自己进来的时候根本没有这些,怎么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出现了如此大的变化?”
在刚重生的时候,白东明曾经进入过一次这珠子内的空间,只是当时却是只有一道虚幻的影子存在,也正是那次白东明知道了凝练金乌肉身的办法。而这次再进珠子,如此大的变化让白东明不得不起了疑心。
这里是一片火焰的世界,到处燃烧着金色的火焰,满眼的金色让白东明回想起进入学院前的最后一战。面对将级的巨蜥,正是这金色的火焰救了自己一命,让自己和艾薇两人逃过一劫,现在看到这遍地的金色,白东明心中不免生出了一种亲切。知道火焰无法对自己造成伤害,白东明伸手抚了抚,竟是毫无阻滞的从火焰中穿过,根本无法触碰,也感觉不到丝毫的温度。
既然无法触碰,白东明也不再继续纠缠下去,将目光向远处望去。遥远的另一边,仍是一片火焰的世界,但在这火焰的世界里竟然生长着一棵只有九根树杈的擎天巨树,没有一片树叶的树杈占据了整片天空。
“嘎……”一声怪叫将看的入神白东明吓了一跳,扭头四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嘎……”又一声怪叫传来,抓紧机会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白东明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源头。
那是一只绕着巨树不断盘旋着的巨大飞禽,之前飞禽绕到了巨树的后面被粗大的树干遮住了视线,所以才没有被发现。天空中的这只飞禽同一般的鸟类有很大的差别,首先这飞禽型似乌鸦但通体金黄,身长不知几许,翅膀张开更是名副其实的垂天之翼;在飞禽的腹部,原本是双爪的地方还长着第三只爪子。
白东明一脸惊异的盯着这庞大的飞禽,心中不断比对着已知的飞禽种类,却非常失望的发现,无论是星空中的巨兽还是人类已知的飞禽中都没有与其相似的身影。
但很快白东明的脑海中闪过一张黑白的照片,那是还未开学前用学院的光脑在图书馆找到的,同眼前的这只飞禽可以说完全一致,结合当初自己见到的影子,心道:“难道这就是神话传说中的三足金乌?”
心中已有了答案的白东明呼吸急促,毕竟这么近距离接触神话白东明算是第一人了。深吸口气缓了缓心中那股无形的压力,抬起头盯着还在盘旋的飞禽继续思考了起来“珠子的改变肯定和自己的变化是离不开的。”白东明几乎是瞬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除了这段时间自己的身上的改变,其他完全找不到和三足金乌又任何关系的东西。
金乌盘旋的速度慢慢放缓,逐渐不再盘旋,落在了巨树的一根枝杈上,歪着脑袋打量着白东明,巨大的眼睛中透出一种智慧儿的光芒。金乌实在太大了,白东明在它面前连蚂蚁也算不上,巨大的眼珠中那点智慧之光根本掩饰不了,白东明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这些。
“金乌有自己的思想?”看着金乌巨大的眼睛白东明心中逐渐涌起阵阵的不安的,还未等白东明弄清这不安来自哪里,金乌猛地一振翅膀,瞬移一般的出现在了白东明的面前,速度同之前盘旋时不可同日而语。
完全盖住了天空的金乌看的白东明心中泛起阵阵凉意。白东明想逃,但刚想转身却发现不知何时开始身体已经无法动弹了。看着慢慢走近自己跟前的金乌,心中“咯噔”一响暗道“这回真的完了!”想罢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等待了许久,也没有感觉疼痛,白东明有些纳闷,怎么自己还没死?紧闭的眼睛缓缓睁开,却见金乌正瞪着巨大的眼睛看着自己,眼中的笑意不加掩饰,看的白东明恨不得找个缝钻下去。不等白东明抚平心中的羞涩,一阵狂风便吹了过来,他还未完全睁开的眼睛只能再次闭合上了。
再次睁开眼睛时,金乌已经回到了擎天巨树的枝杈上,片片金色羽毛不断在眼前飘落,跌落在金色的火焰中化为一件畸形的物品,“这是刀?”白东明没有见过这个东西,但白东明知道这就是刀!别问他怎么知道,他也说不清楚。
畸形的“刀”漂浮在白东明的身旁,一把牢牢抓住,“刀“带动着白东明的身体不断的划出道道奇异的轨迹,让白东明不自觉跟随着它的脚步挥舞着。刚开始的时候白东明一直是被手中的“刀”带着,但在不知挥舞了多久后,他非常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停不下来了,根本无法控制,只能由着身体舞动着。
不远处的金色火焰不断化作一个个没有面孔的敌人,手中的武器也是刀枪剑戟,各不相同,无面人刚一化出便急不可耐的像白东明冲去。
无面人群同白东明相距只有几步,几乎是挨着白东明的身子出现的,面对不同武器的敌人,白东明手中的刀都会出现相应的变化,时而变为吴刀,时而赤刀,时而容刀……
不同的刀有着各自不同的招式,白东明痴迷的挥舞着,丝毫没有发现他每杀死一个敌人,手中的刀便会淡去一分,依然毫无所觉的厮杀着。
“刀”从最后一个敌人的脖颈间扫过,没有带出任何的鲜血,死去的无面人化为点点星芒全部融入白东明的身体中,而随着最后一个敌人的死去,手中的畸形“刀”也只剩下了一个淡淡的虚影。
看到这里,一直呆在树杈的金乌再次怪叫了一声,仿佛被人操控了一般在这瞬间白东明竟然将那虚影插入了自己的额头,毫无阻碍的穿透,“刀”的虚影逐渐融入他的脑中,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出现在了白东明的心中。
虚影消失了,但白东明却还在回味那种挥刀的感觉,只是现在手中无刀,任他万般回想也无法感受那种横刀在手,杀人如同砍瓜切菜般的畅快之感,只是不断的询问着自己“什么是刀?”、“什么是刀?”
不提白东明的自我询问,远在树杈上的金乌却是来到了白东明的身前,夹杂着强烈的气流,一口火焰直直的喷到了白东明的身上。
瞬间如同整个人被撕裂一般的疼痛让白东明清醒了过来。
回过神来的白东明发现哪里还有有什么金乌,什么巨树,眼前有的就只是这明晃晃的兑换大厅,而自己则正愣愣的坐在位置上,周围围了一圈背对着自己的士兵。“这是什么回事?”刚一思考,撕裂般的疼痛再次袭来,只是这次白东明的脑海中多了一本名为《金乌耀世诀》的典籍。
《金乌耀世诀》的出现让白东明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一切,看了看桌面的时间,竟然只是过去了不到五分钟。
察觉到白东明的异动,周围的士兵迅速散去了,留下一直守护在旁边的黑袍人。“金乌,你没事吧?” 自觉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隐藏起来,洒脱的笑了笑道:“没什么事情,只是有刚刚有所领悟而已,这天问九刀果然神妙啊。”这个时候白东明只能抛出天问九刀,毕竟刚才的那一幕黑袍人是看着白东明发生的,刻意隐藏不仅起不到什么作用,反而会引起他的怀疑。
在听到白东明说出有所领悟后,黑袍人楞了一下非常严肃的说道:“跟我走。”不由分说拉着白东明迅速离开了。
第十九章 废材、天才
黑袍人拉着白东明跳上了一辆飞车,整个过程中没有多说什么,直到两人下车。
下车的地方,白东明在学院的地图上见到过,是学院另一个人气最高的地方,这里就是学院的实力考核大厅,拥有学院乃至整个联邦最全的考核器材,和眼光最毒辣的考核导师。
有黑袍人引路,白东明省去了繁杂的排队过程,直接进入了考核阶段,考核被安排在二楼的一间训练室中,首先进行考核的项目是力量。
刚走进二楼训练室的大门,就有一个非常粗糙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
“老黑,你可是稀客啊,怎么会有时间来这里?赌场那边你不负责了吗?”一个同黑袍人相同打扮的白袍人走过来招呼了一声。如果说白袍人的话让人觉得他俩是很要好的朋友,那么黑袍人的回答就会让人觉得这两人的关系只是一般。
只听黑袍人不咸不淡的恩了一声回道:“刚找到一个擂台苗子,带他来做个测试。”白袍人没有在意黑袍人不爱搭理的语气,倒是对站在一旁的白东明上了心,上下打量了一会儿,盯着白东明黑色的校服冷笑了起来“呵呵,老黑,不是我说你,上次你们那个最强的家伙可是输在了我们手里,还有两个月又一次的争夺赛就要开始了,你还有时间浪费在这些新人的身上吗,尤其是还是个新生!”说着一种强烈的鄙夷顺着目光爬上了白东明的身体。
白东明心中没怎么在意白袍人的话吗,只是那鄙夷的眼神却让自己的很不舒服,如同条件反射似得,一股凌厉的气势透体而出,顺着目光袭击了白袍人。
“噗……咳咳……”气势刚出现白袍人的大脑就反应了过来,只是身体的速度却没法同大脑相比。只是瞬间一股鲜红的血液就从白袍人的口中喷了出来,惊呆了周围的所有人。
几个貌似属下的人快速的将白袍人围住保护起来,带着一脸的杀气紧紧盯着白东明,只要白袍人一声令下,白东明敢保证他们绝对会扑上来将自己生撕了。
挥了挥手手示意这群人属下散开些,用袖口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干咳了一会,再次打量起了白东明,不同的是这次带的是一种欣赏。
“不错,真是不错,如此年纪就能领悟到刀意,还是如此精纯的刀意,在我的记忆中用刀的世家子弟中倒是有那么几个,不知你是哪家的子弟?。”说着目光更加的和善,仿佛刚才白东明对他造成的伤害根本没有发生似得。听到白袍人一说“世家子弟”白东明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这白袍人之所以对自己和善是错把自己当世家子弟了。”
白东明没有回答,旁边的黑袍人右手轻轻挥了挥手,接过了这个问题,只听他说道“白袍,我们还有事,你就别耽搁我们的宝贵时间了,而且干咱们这行的你应该知道规矩。”说完便带着白东明头也不回的向训练室最里面的场地走去,丝毫没有给白袍人面子。
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白袍轻轻哼了一声“哼,刀意,这次的争夺赛有的看头了。”扭头对着身旁的属下说道:“记得把这事报告给上面。”
“你什么时候会的刀意?”已经走远的两人沉默了许久,黑袍人率先打开了话匣,刚才白东明表现出的实力另黑袍人吓了一大跳,能领悟出刀意的无一不是惊才艳艳之辈,白东明之前战斗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只是去了兑换大厅的这点短短的时间里,白东明就获得了如此大的突破,这样的天赋着实强的变态。
“刚刚突破的,还不能很好的掌控。”事实上白东明的心里很清楚,这刀意自己压根儿就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连听都没听过;而且那完全就是身体的自然反应,自己根本无法控制,就随便给黑袍胡诌了说了一句,虽然有所隐瞒,但确实没有欺骗他。
听到这里黑袍人却是点了点头,心里稍微好受了些,“要是这么快能够控制好刀意,那你就不是人了,再说了什么好事都被你占了,还让别人怎么活啊。”当然这只是黑袍人在心中想想而已,“不过刚才白袍的话倒是提醒了自己,如果这小子真的能够在短时间内控制住刀意,那么对自己甚至是对接下来的争夺赛都拥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自己还真得好好斟酌斟酌,怎么才能让他的作用发挥到最大。”
力量测试分为三个阶段,每个阶段循序渐进,逐渐压迫测试者的极限,使学院能够非常清楚的掌握每一位测试者的真实水平。第一阶段是力量的爆发力,正如刚才黑袍人讲的那样,只要对着黑色垫子攻击就可以了。士级的爆发力在400kg,尉级1200kg,校级50000kg,这也是之前白东明能够一拳解决妖妖的原因所在,校级之前可以说是普通人能够达到的巅峰,但校级以及其之后的境界就不是任何人都能够达到的了,机缘、毅力、都是不可或缺的。
两人各怀鬼胎继续沉默了一会儿,来到了一架力量测试器旁,黑袍指着机器上一块黑色的垫子冲着白东明说道:“用你最大的力量攻击这里。”说完后退了几步将场地让给了白东明。
对着黑袍人点了点头,白东明走到了力量测试机器的面前,深吸一口气,神情专注的盯着测试机器就要出拳。
“白东明,你怎么在这里。”一声尖锐的女声从身后响起,让白东明刚刚凝聚起的力量出现了散乱,但这个时候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无奈只得草草一拳击出。
“800kg。”测试机器准确的报出了白东明刚才爆发力量。听到这个数,白东明心中很是不舒服,这时候叫自己故意找茬的是吧,刚转过身子还什么都没说,就听见了黑袍人那沙哑的咆哮。
“伊露丽你不想活了是不是,不想活,你告诉我一声,我现在就送你下地狱。”黑袍很是火大,一直有些低着的头都抬了起来,露出了胡子拉碴的下巴。“刚才好好的测试全部让这丫头搅合了,根本看不出金乌的极限所在,早知道这丫头是个惹祸精,当初就该把她一脚踢给她父母。”黑袍恨恨的想到,对着伊露丽重重的哼了一声,以示不满。
面对黑袍的威胁伊露丽毫不在意带着满脸的笑容,一把抱住黑袍人的胳膊,整个人依在了他的身上,撒娇道“爷爷呐!人家今天正好在这里有事情嘛,听白袍爷爷说你在这里,我就赶过来了,你看我多孝顺。”说着还摇了摇黑袍的手臂。
“爷爷?”听到伊露丽喊黑袍人爷爷,白东明愣了一下,脑袋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刚想问问黑袍什么情况,话还没出口伊露丽那带着刺的尖锐声再次响了起来,“哎呀,这不是白东明嘛,全校老师都知道的只在精华液中呆了一天的废材,你怎么会在这里呢?是来做实力测试的吗?”说着看了一眼机器上的数字自顾自的说道:“呀,才800kg,不错不错,才刚入学就有这个水平,果然是只在精华液中呆了一天的人啊。”
白东明的脸黑了下来,非常的黑,他一直弄不明白这个拥有完美的容貌、甜美的声音、黄金的身段的女神级的人物,从她口中说出的话为何会异样的刺耳呢?双眼微眯,难以抑制的厌恶出现在了白东明的眼中
不说白东明,此时伊露丽口中的“爷爷”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心中直道“怎么可能,以金乌的天赋绝对不可能只会呆一天的啊,但伊露丽又不会骗我,这……”想到这里,黑袍人赶忙问道:“你在精华液中呆了几天?”
“精华液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刚入学时,我在医疗室里呆了一天。”白东明的声音很平缓,毕竟黑袍人和自己是合作关系,对伊露丽自己可以大吼大叫,但对他还是应该给与相应的尊重。
黑袍人还没有发话,他身边的伊露丽倒是还不顾忌的数落起来“爷爷,你听到了,是他自己承认的,我可没说假话啊。这事情都在学院的老师之间传开了,我还被他们嘲笑了,说我接人接错了。”伊露丽口中如同剥豆子一样一个个的词句从她的口中剥出,而听完白东明的话黑袍人则哭笑不得起来,有些懊恼的想道“以为是个好苗子,却没想到潜力竟然这样低下。”
似乎因为自己的爷爷在身边,伊露丽非常的放得开,什么话都毫无顾忌的说了出来“要我说,白东明就当初就该在入学考核的时候死掉算了,你千辛万苦进了学院又怎么样?我实话告诉你吧,学院之所以给所以新生全部安排在医疗舱里,就是为了检测哪些人是有潜力的天才,哪些人是一无是处的废材。”说道这里伊露丽很是不屑的看了眼白东明。
“呦,脸黑啦?生气啦?哎,有什么好生气的呢?有的人就是这样,本身是个废材没实力不说还硬要逞强,你……”伊露丽还想继续说下去,但已经白东明不会给她这个机会了。
强烈的怒火直冲脑海,不受控制的,右臂如同一把看不见的长刀对着她当头劈下。黑袍的反应比伊露丽快得多,不等手臂劈下一把将伊露丽推开老远。侧身闪过这当头劈下的手臂,虽然人闪过了这一刀,但脚下的金属地面却如同薄纸一般轻易的被撕开了一条口子,如实质般的锋锐刀意从鼻尖滑落,惊得黑袍浑身汗毛炸起吓出一身冷汗。
第二十章 木偶
这当头劈下的一刀,是白东明所无法控制的,手臂刚一挥出白东明就后悔了,要是在这里,在这个时候出了人命,自己少不了的会被送往军事法庭的,想到这白东明心中就是一阵后怕;此刻见黑袍不仅推开了伊露丽,自己也闪过了这一刀,倒是心中踏实了许多。
感受着这如同实质的刀意,再看了看瘫倒在地的伊露丽,黑袍的心中不由的怒了,此刻的他杀了这孙女的心都有了。这可是如同实质的刀意啊,一个废材能练的出?再想想兑换大厅时,千年无人练成的《天问九刀》,愣是让小子在十分钟内领悟了,他这是叫废材?他要是废材那世界上就没天才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白东明是不想再继续下去了,现在他想的倒是如何才能让黑袍把事揭过。虽然是自己先攻击的,虽然自己的攻击被闪过了,但自己现在和黑袍可是合作关系,身份上是平等的,更何况理还在自己这边,伊露丽率先挑衅自己,无论如何这脸不能丢啊,白东明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迅速的将自己的脸绷紧,抿着嘴故作一脸严肃的样子盯着黑袍。
果不其然,黑袍轻沉吟了会儿轻叹一声,看着伊露丽摇了摇头,转过身略带抱歉对着白东明说道:“金乌,我很抱歉,伊露丽会这样都是我管教无方,希望你不要因为此事影响我俩的合作。”黑袍的话说的很真诚,绝对没有任何的做作,这一点从他的话语中白东明能够非常明显的感觉到,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给自己台阶下了,自己再故作姿态就显得太小气了。
再次看了伊露丽一眼,冲着黑袍说道:“这次就看在你的面上算了,我不希望再有下次。”说完潇洒的转身就走。
“爷爷,他……”见白东明走远伊露丽心魂未定,带着颤抖的走到了黑袍的身边。叹了口气黑袍略显疲惫的说道: “伊露丽,待会我会和你们华院长打个招呼,过几天你就去你父母那边吧。” 说完这些带着有些孤寂的身影离开了,丢下了刚反应过来还在哭喊的伊露丽,只是任她如何哭喊,黑袍也没有回头。
白东明离开了考核大厅,就搭乘上了一辆飞车,将自己的房子设为目的地便松松垮垮的靠在了座椅上,放松下了身体闭上眼任由窗外的气流吹乱自己的头发,心中开始整理起了这短短半天时间里发生的事情。
先是因为天问九刀的口诀进入了幻境,获得了《金乌耀世诀》,再就是自己身体上那无法控制的刀意。《金乌耀世诀》好解释,但这刀意又如何解释呢?想到这里,白东明觉得还是有必要把《天问九刀》剩下的口诀兑换了,也许能从中发现什么也说不定。
夜晚七点左右,吃过晚饭的白东明走进浴室舒服的冲了个澡,便爬上床研究起了《金乌耀世诀》和《天问九刀》。
《天问九刀》的口诀只有九句,共七十二个字,但这七十二字中却包含了宋缺对天地的理解,虽是九问,却也是自问自答。要想理解九刀就必须寻找到九句天问的答案。回想起在幻境中的自己,白东明觉的这答案似乎就藏在自己的心中。
右手掌刀静静的在空中比划着,“什么是刀?”从幻境中出来,这个问题就一直藏在白东明心中,现在又再一次的摆在了他的面前。
要想体会刀的感觉就需要有刀,但屋内连菜刀都没有,哪来的刀啊?“虽然没有刀,但应该能用其他的东西来代替。”想着下床拆了根桌腿拿在手中,当做是刀一样挥舞了下。
“有感觉!”手上虽然握着的是根桌腿,但依旧有握刀的感觉,白东明不禁有些兴奋,那种面对无面人时的淋漓之感稍稍的回到了自己的身上,可是下一刻白东明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明明自己手中拿的就是一根桌腿,怎么会有握刀的感觉?不信邪的挥了挥,真有握刀的感觉。
从浴室拆下了一个蓬头,“有感觉。”顺手拿起洗脸用的盆“还有感觉。”从厨房中拿了支筷子挥了挥,“我了个去,又有感觉?怎么啥东西到手里都有握刀的感觉?”白东明纳闷了,什么东西到自己手里都成了刀,那刀究竟是什么?又一次挥了挥手中的筷子,握刀的感觉丝毫没有改变,那种熟悉感非常肯定的在告诉自己,这就是刀。
白东明迷茫了,什么是刀,什么都不是刀,任何东西在自己的手里都能找到握刀的感觉,翻来覆去最后的得出的结果居然是所有的东西都是刀。无论物体也好,肢体也罢,只要自己想它是,那它就是刀,只要心中有刀,万物皆可为刀。
想通了这点,白东明的心中像是去了一块大石头,微微一笑掌刀轻舞带起阵阵尖锐的啸声,实质般的刀意化作一把无形的刀刃将空气撕裂 。如果此刻黑袍人在的话必定会大喊妖孽,仅仅只是半天不到就能够完全掌控刀意,还让不让人活了。
已经想通了的白东明此刻再回过头来琢磨天问九刀,眼光立刻变得有所不同了。如果说之前看天问九刀就如同雾里看花什么也看不清,那么现在则是拿着高倍显微镜在看,纤毫毕现。
顺着心中刀的感觉,天问九刀第一刀“上下未形,何由考之?”,一记横扫,势大力沉的刀势出现在了整只右臂上,刀势电射而出,强烈气流切金断玉般的切开了身边的灶台,直直穿透了后面的墙壁,带起些许飘落的粉尘。
……
白东明琢磨完《天问九刀》看了下天讯,发现还是九点多还有些时间,便放下心中的喜意研究起了《金乌耀世决》。回忆起刚获得这部功法的情形,白东明心中的怀疑更加重了,结合起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不禁有一种被人操控的感觉。
先是自己莫名其妙的重生,接着便是突如其来的实力飞跃,之后那昙花一现的金色火焰,难以抑制的嗜血渴望,还有这次进入的幻境莫名的获得了刀意以及这部功法。
一切的一切都让白东明觉得有一根看不见的丝线在控制着自己,不断按着既定的轨迹前进着,想到这心底不自觉的透出一股凉气。回想起金乌那灵动的眼睛,白东明心中一惊“难道说是它?”越想越是这么回事,恨恨的一拳捶在了墙上,砸出一个不小的凹痕“这金乌究竟想要做什么?”低声咆哮着,重生前的白东明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了,唯独在面对这金乌的时候怂了。
一种强烈的不甘在脑中回旋着,可不甘又有什么用?自己要实力没有实力,就连现在的这条命都是金乌给的,自己拿什么和它斗?根本就连斗的资格都没有,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自己这条小命收了回去。
颓废的无力感充斥着他的脑海,躺下身子轻轻叹了口气“要是这时候有根烟多好。”许久不抽烟,白东明的烟瘾似乎又犯了,啧啧嘴终究还是算了。说起烟白东明就想到了到奥维斯这个自己唯一的朋友“最后一根烟还是奥维斯陪我抽的呢……”白东明猛然坐起,“豁出去了,老子又不是没死过,大不了再死一次。”
第二十一章 被捉J的感觉
已经豁出去的白东明不再顾忌其他,直接盘腿修炼起了《金乌耀世诀》,以后的事情如何他不知道,但现在他最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