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58部分

僚的附和,心中满意至极,看向白东明的眼神更充满了压迫感。
厉宏爽是个比华山鹰还要铁血的人,自从当上委员后,这些年虽然有些懒散,但骨子里那股军人的味道始终不曾变过。
“身为军人就该遵守军纪,保家卫国,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白东明敢当众行凶,我厉宏爽就敢当着元首的面抓你伏法!”说着拿出天讯就要拨通。
这一番话说的可谓是义正言辞,讲的其他三位委员脸上那是满面红光,只是阿道夫的脸色有些不对。他的嘴角有些轻微的抽搐,似乎是在忍耐什么,似乎又有些痛苦。
“够了!”见厉宏爽拿出天讯,阿道夫当场拍案而起。
“这里是我联邦元首的府邸,不是你军部,你喊部队过来是什么意思?”
这话一听,厉宏爽立刻明白了过来,心中懊悔不已,自己居然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连忙解释道:“非常抱歉元首大人……”说道这,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若是再说的话,就真的是一点也不把阿道夫放在眼里了。
阿道夫冷哼一声,掩去心中的不快,沉声道:“今天让你们过来是要问清楚一件事情,昨晚上你们军部的行动,为什么我这个做元首一点消息也没得到?你们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有没有把联邦的法律放在眼里?两院制定法律的时候,特别申明过,四大委员一同下的命令必须让议会和元首知道,你们做到了没有?”
到底是参谋出身,面对阿道夫这些尖锐的问题,厉宏爽呵呵一笑,回答道:“白东明是联邦的军人,我们的命令针对的是军事系统内部,和元首的行政系统以及对外战争没有丝毫的联系,因为处理自己内部的事情,所有我们四人认为没有必要和元首以及议会通报,更何况,我们认为白东明已经威胁到了联邦的存在,我们有权利这样做。”
联邦就是这样,作为一个自由的时代,他厉宏爽就算指着阿道夫的鼻子骂对也没有问题。
厉宏爽话音一落,阿道夫直接将自己的茶杯砸在了他的面前,气愤道:“联邦法律可没有说一定要发动对外战争的时候才需要通报……”
“可法律同样也没有规定对内需要通报啊!”
面对这样一个法律上的bug,两人都是互不相让,阿道夫见自己在这个问题上讨不了好处,便转移话题道:“这个问题我暂时不追究,那么请你告诉我昨天晚上你们的行动结果如何?”
这个问题可算是揭了厉宏爽等人的伤疤了,原本以为一个将级的实力,凭借着三万人马,配备了机甲和武装飞车的部队足够解决了,却不想回来的居然只有寥寥十几人,其他的全是死在了不知名事物的手中。
通过作为的指挥官欧文的描述,厉宏爽在两个小时以前曾派人去现场查勘,得出的结果有相同之处,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但不管怎么说,作为的行动终究是以失败告终的。三万部队的损失,放在前线也许不算什么,但若是放在联邦境内可算是一件大事了。
厉宏爽支支吾吾说了半天,干脆破罐子破摔,很光棍的说道:“昨晚的行动以失败告终,损失三万的部队,武装飞车近两千辆,机甲受损十数台。”
阿道夫不是军部的人,但损失的这些士兵却是联邦的人民,他要位这些士兵负责,为他们买单,所以他也有着权利过问这个事情。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话一出口,阿道夫的心中便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真有些该后悔将这些个老家伙从疗养院中弄出来……”
“授予他们烈士称号,并发放抚恤金,一切按照规矩来办事。”厉宏爽装傻充愣的说道,他何尝看不出阿道夫的意思,只是再没有将白东明“绳之以法”之前,他绝不后退一步。
阿道夫冷冷一笑道:“你倒是会打算,但这些不需要你操心,财政部门会处理好这些的,我要的是你对这件事情负、责!”
“负责”二字被他咬的极重,和白东明比起来,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家真的不算是么,更何况白东明如今不过二十出头,以他本身的寿命加上帅级实力带来的寿命,有着近八百年的时间,如果白东明为联邦效力,那是多么强大的战力!
以一个老头的退场,换取一个长达八百年的强大战力,这买卖不仅不亏,还大有挣头。
一直听着两边争吵的白东明,心中很是舒坦,不由得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心道“这阿道夫还真是上路呢,以后帮他一把也不是不可。”
听到阿道夫的要求,厉宏爽双目一瞪,看了眼身边的其他三人,示意他们帮自己说话。
其他三人心领神会,连忙出声道:“元首先生,此事是我们四大委员一同定下的行动,要负责也是我们四人一同负责。”
“不错,昨晚虽然行动失败,但也不能让老厉负责,这事情是咱们四人……”
坐在一边看戏的白东明突然插了进来,“依我看,不如你们四个一同负责吧,反正都已经这么大年纪了,还在为联邦操劳,不如早点休息去享享清福,兴许还能多活个十年八年。”
第二百二十四章 过河拆桥,不仁不义
“白东明你怎么敢这么对我们说话!”另一位委员大声呼喊着,想要将谈话的内容再次拉回到白东明的身上,为自己等四人开脱。
在白东明的事件上,四人其实并没有太大的过错,军部独立的监察机关有权利执行这种围剿行动,但他们唯一做的不好的便是没有和阿道夫事先商量。
对于这些倚老卖老的军事委员,白东明很是嗤之以鼻,就算他们资历再老又如何?在实力和利益面前,资历反而成为他们的绊脚石。
白东明没有说话,仅仅只是继续往沙发上一靠,继续看戏起来,他也很想看看阿道夫将会怎么处理这个问题。
果不其然,阿道夫淡淡的说道:“白将军说的很有道理,我看不如就这样吧,你们引咎辞职好了!”
此话一出口,四大委员皆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望了过去。
“元首,我们可是联邦的元老了,三万部队的损失,你便让我们四人全部引咎辞职,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吧!而且……我们四人引咎辞职也不是元首你一人说了算的,当初是你把我们从疗养院里弄出来的,现在又要弄回去,没这么简单!”一位委员不甘心的说道。
相比起这位委员的不甘心,厉宏爽心中却更多的是一种疑问,“为什么阿道夫如此看重这个白东明,甚至不惜让我们四个引咎辞职?按照常理三万部队的损失虽然大了点,但也危及不到我们这些金字塔顶端的实权人物……难道另有隐情?”
想着他看向白东明的目光之中满是警惕的神色,“白东明这小子,从进来到现在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他真的就那么的信心十足?”
想到这,厉宏爽突然出言试探道:“想要我引咎辞职很简单,把白东明枪决了,不需要议会元首说话,我自然会在议会上提出这个议案。”
阿阿道夫听的心中明白,这厉宏爽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居然和他玩起了抠字眼的文字游戏,“哼,既然如此,我就将你一军,让你们也都死的明白。”
别有意味的微微一笑,阿道夫重新来到办公室中间,脸上堆起浓浓的笑意,缓缓说道:“四位也都是联邦的元老了,也知道联邦的最强力量是什么。”他指着白东明两人接着道:“给几位重新介绍下这二位,史天工先生,联邦帅级之首,他的年纪和你们的爷爷差不多大;至于这一位……”
阿道夫似是故意拖着一般,带着笑意看着已经开始局促起来的四位委员。
所有人类都知道,联邦最强的守护力量不是各种科技和部队,而是被冠以人类极限的个体实力——帅级,在联邦哪些人是帅级只有元首才知道,其他人即便是最亲近的也不得而知,如今阿道夫将答案抛出,就已经注定了四人的结局。
“他……他也是帅级吗?”厉宏爽指着白东明,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的确,别说厉宏爽了,就连他阿道夫也是在今天次知晓的,看到自己曾经的惊讶在这四位老人的面前上演,他的心中别有一番滋味,“果然,快乐就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此刻的阿道夫无论是心中还是脸上,都浮现出了盈盈的笑意,“白东明将军,是联邦的第八位帅级!”
短短的一句话,彻底将厉宏爽的心沉入了海底,而白东明却是眼中精光一闪,别有意味的向门外看了一眼。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可笑我居然还希望将他绳之以法,明明就已经超脱法律之外的人,竟然还想以法律的绳索去套牢他,原来真正的傻瓜是我……”
厉宏爽喃喃自语,颓废的气息将他笼罩在自己的无知之中,虽然他心中早已就所猜测,却没想到当事实来临时,自己却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无力的向后退了几步,厉宏爽苦笑道:“元首大人真是好手段啊……也罢,我这就通知两院,明日举行议会,我会提出这个议案的。”
说罢他拖着苍老的身体,满是颓废走向门外,完全没有了刚刚进来的时候那股意气风发。人便是如此,得意之时,意气风发,失意之时,却又颓废异常,不过是自己的心理在作祟罢了。
厉宏爽的离开打开了其他委员的大门,他们一一站起向阿道夫和白东明两人告别,只是却并没有说出如同厉宏爽一般引咎辞职的话语。在他们的心目中,既然厉宏爽已经承担了责任,他们自然没有必要自断前程,自然不再说什么。
然而阿道夫却并没有放任他们就这样离去的打算,就在剩余的三位委员即将出门的那一刻,他开口了:“我可没同意你们现在就走!”
比起厉宏爽,阿道夫对待这三人就要客气很多了,毕竟枪打出头鸟,厉宏爽是完蛋了,可这些个激进分子,刚才可没给他面子,如今正是他秋后算账的日子。
三位委员心中顿时一颤,故作不知的站在门口问道:“元首先生还有什么事情吗?”
阿道夫也不矫情,直接说道:“我之前的话,你们当耳边风了吗?我只问一句,是你们自己来,还是让议会来?”
三位委员顿时咬牙切齿的看向阿道夫,眼中的凶恶似要将他吞噬一般,想当初将他们从疗养院捞出来的时候,那模样完全就是孙子一样求爹爹告奶奶的,现在有了新晋帅级的支持就卸磨杀驴了?过河拆桥做的也太过了吧!
“元首先生,你不觉的太过分了吗?我们好歹也是被你请出山的,如今你想甩就甩,未免也太看的起自己了吧!”一位委员不屑的说道,不等阿道夫开口,他接着说道:“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几个老头子本来就是应该相享福的人,当初听你的话,从疗养院出来完全是自讨苦吃,现在回去倒也不算晚,至少还能享享清福。”
说着他将目光放在了白东明的身上,眼中戏谑的神色一闪而过,“白将军想不想知道,为什么你一回来就被军部带去问话的原因?”
阿道夫一听,心道“坏了!”,连忙开口阻止“既然你们已经……”
“让他说下去!”
白东明冷冷的说道,冰冷的语气如同寒冰的长刀,直插阿道夫的心脏,这一刻阿道夫的背后突然的冒出了无数的汗水,仅仅数秒的时间便将他那身昂贵的衬衣打湿。
白东明的气势太强了,阿道夫的双腿已经忍受不住心中的恐惧,开始了打颤,虽然没有见过帅级真正出手的样子,但他可以想象的出来。
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史天工,却见对方拿着一本杂志正看的津津有味,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求助,但阿道夫知道,史天工这是装的,以帅级的实力,这么近的距离的目光都感受不到,实在太假了。
史天工当然感受得到这道目光,只是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他可不能插手坏了和白东明之间的协议,到时候自己渡劫失败,身死道消,那才是真正的吃亏,反正受伤害的又不是自己,管他呢。
眼见求助无果,心中的绝望不已,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等待这审判的降临。
阿道夫的模样被一众委员看在眼中,心中痛快万分。委员接着说道:“元首先生怀疑你与华山鹰有勾结,特地命我们对你进行观察,若是你不服从,必要的时候,可以堆你的两位夫人动手。”接着他又转向阿道夫接着道:“你不仁我不义,过河拆桥让我们落水,没事,大不了我们拉你垫背,大家要死一起死。”说罢和其他两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东窗事发,狮子大开口
八十平米的元首办公室之中一片沉寂,唯有阿道夫急促的心跳声嘭嘭作响,他明白得罪一个帅级的后果,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四人居然会在最后反咬自己一口,现在的他能做的便是等待白东明的最后通牒。《纯》
“阿道夫,你让我怎么处理你比较好?”白东明似笑非笑的说道,只是眼中的寒光却是那样的直透人心。
兀自吞了口口水,阿道紧张道:“这些都是误会,为了弥补,我愿意以一切来交换你的原谅。”
“包括你的生命?”
话音一落,史天工便不解的看了过去,阿道夫身为联邦元首,白东明若是想取他性命,自己必定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如此不明智的选择,他不应该不知道。
然而看见白东明眼中的神色,他立刻明白了过来,心中一笑,继续翻起了手中的杂志。
“不……不,我是说其他的东西吗,物质上的补偿!”阿道夫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在面对白东明的威胁下,他很是没有骨气的选择了自己的生命。
“你觉得以我帅级的实力,还有什么是我得不到的?”白东明继续戏谑道。
“这……”
“你应该感到庆幸,我的女人受到任何的伤害,不然你定将你抽筋拔骨,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白东明缓缓说道,对于这次事件,他心中已经考量明白。
阿道夫是绝对不能动的,不然整个联邦,或者说整个人类都会站在自己的对立面,这得不偿失!相比之下,获得实际的利益更现实一点。
“谢谢将军的仁慈……”自以为逃过一劫的阿道夫满心欢喜,对着白东明连声道谢。
但白东明却不会如此简单就饶过他,只见他慢慢的说道:“既然你说补偿,那你拿什么来补偿?”
见白东明松了口,阿道夫连忙说道:“军衔、财富、女人……”那贪生怕死的模样,让白东明心中曾经的元首形象完全的破碎,眼前的不过是一个为了生命可以出卖一切的小人。
“我的要求很简单:第一,我要一艘飞船,可以达到曲速十级的飞船;第二,我要所有联邦矿场星球的星图,并获得矿场的开采权;第三,我要你一个月内给我办一场婚礼,一场盛大的婚礼,我要让所有人类都知道我白东明要结婚了!”
白东明每说一条,阿道夫心中都在细细计算着,飞船不过是小事,虽然曲速十级的飞船贵是贵了点,但以联邦的调教,送个百八十艘还是可以的,更何况仅仅只是一艘呢。
至于矿产星球的星图和开采权,星图简单,但开采权就有些难了。要知道这些矿产星球大多掌握在一切世家手中,比如赵家、马家,在他们开采期限没有达到之前,联邦想收也收不回来啊。
第三条就简单了,白东明已经是联邦的公众人物,年轻人的偶像,凭借着他的军功和地位,办场声势浩大的婚礼也是没问题的。
“将军,这第一和第三都好说,只是第二条有些难度,已经有人开采的星球我给不了,但若是无人开采的星球却是可以的,你看这样行不行?”阿道夫献媚的说道,低三下四的模样看的史天工连连摇头,这还是联邦的元首吗?根本就成了一条哈巴狗了!
白东明稍微一思索,无人开采的星球对他来说更加合适,他接着说道:“可以,第四……”
“还有第四?”阿道夫脸色有些难看,刚才的几个条件已经让他的颇为烦恼了,却不想白东明还来个第四。
白东明双目一瞪,道:“怎么?你有意见?”
“没没没,我怎么会有意见呢,您说,您说!”心中暗暗的将白东明骂了个遍,但他的脸上却还是一副讨好的样子。
“第四,在婚礼结束之后,我退出军籍,不再是联邦的军人!怎样,这条件,你答应吗?”
阿道夫眉毛一挑,心中惊喜万分,这是好事啊,没了白东明,他华山鹰也蹦跶不起来了,到时候军队才算是真正的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他如何能不答应。
“答应,我答应……”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史天工突然插话了,“容我插上一句,白将军退出军籍,以后打算怎么办?”相比起阿道夫的喜悦,他更担心白东明以后的打算,从刚才对方提出的要求,他的心中便有了一定的猜测。
而阿道夫在听闻之后,心中也是紧张起来,虽然白东明退出军籍,但却并为表态进入联邦的帅级队伍,一个流lang在外的帅级,对联邦有着极大的隐患。
“我打算闭关修行,天工先生,并不是只有你一人到了突破的边缘。”白东明朝着史天工神秘一笑,眼中的挑战很是明显。
阿道夫和史天工更是惊讶无比,史天工是在经过生死之后,厚积薄发,以以往的积累,通过量变引发质变,慢慢摸到了突破的边缘,而白东明却是自行突破,这天赋之强实在骇人。
相比之下,阿道夫更是心脏狂跳不已,他今天才知道对方是帅级,还没过几个小时,对方就说自己要突破了,难道说帅级之后的境界就这么容易突破吗?
“当然这个突破估计要好几年的时间了,天工先生也知道我的师承,我打算去这些矿产星球寻找一些材料,炼制一些东西,到你渡劫的时候也好派的上用场啊。”
史天工闻言大喜,丢下杂志连忙站起身来,郑重的向着对方行了一礼,“天工多谢将军的帮助,劳烦将军费心了,若是有用的到天工的地方,请直言。”
白东明摆摆手,没有回答,而是将注意力再次放到阿道夫的身上,“三天内,将飞船和星图送到我的手上,至于怎么找我,我想不用我教你了吧!”
“不用不用……”擦擦额头的冷汗,阿道夫赶忙回答。
……
从阿道夫的官邸出来,白东明和史天工相互交换了天讯便告别了,毕竟两人不可能时时刻刻在一起,又不是基友。不过临走之前,白东明还是问了他渡劫的时间,好及早做些准备。
史天工渡劫的时间是在三年之后,因此他有着三年的时间来处理自己的事情。
告别史天工,白东明第一时间通过手上腕表中的卡琳分身联系上了恐怖制造者,在得知两人安全后,心中放心了不少。
只是由于恐怖制造者的存在,艾薇和苏菲亚没有办法搭乘客运的飞船前往贝瑟尔,只能由恐怖制造者带着她们直接冲出了大气层,前往贝瑟尔。所幸卡琳的信号连同的及时,没有将恐怖制造者飞远,仅仅只是在外部寻了一处黑暗的地方缄默了讯号。
如今白东明一招呼,恐怖制造者便带着他的两位未婚妻,匆匆忙忙的向凯比特赶来。通过凯比特宇宙港的系统定位,备案之后,在系统的引导下,缓缓降落在还未完全搬迁完成的凯比特宇宙港。
白东明早已急急忙忙的冲了过去,看着丝毫没有晶石源发引擎的巨大声响的恐怖制造者,他的心中满是喜悦。昨晚的一切来的实在太过匆忙,能够将两人安全的送出已经是他的极限,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他的心中更加迫切的希望能够给予两人一个安稳的环境,给予两人足够强大的实力,让她们不再成为自己的把柄。
恐怖制造者的驾驶舱缓缓打开,艾薇和苏菲亚轻轻从舱门出探出身子,在看见白东明的那一刻,话语似乎已经成为累赘,相互间轻轻一笑,便足够了。
第二百二十六章 授勋仪式,结婚的前奏
阿道夫的飞船果然在第三天就送来了,当然星图是少不了的,没了星图白东明就得自己慢慢找,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可不做。{免费小说}
虽然飞船已经到手,但白东明并不打算现在就出发去寻找材料,因为他的婚礼已经被提上了日程。
在第二天的议会上,以厉宏爽等人为代表的军部四大委员齐齐引咎辞职。辞职对这四人而已也许不是多大的事,但对整个联邦来说却是一大冲级。
四大委员的位置全部空缺出来,军事力量的首要领导人完全空缺,新一轮的势力角逐让各党派背后的人物都伤透了脑筋,谁不想把自己党派的人捧上位啊,那个是实打实的军事全力最高的位置了,没人不想去坐这把椅子。
由于争论激烈,党派之间互不相让,最终这四个位置的最后人选一直没有确定下来,阿道夫见状连忙让众人将这事情暂时放下,先回去考虑考虑,把其他的事情解决再说。
最后一件事情,便是白东明的婚礼了。
阿道夫并没有将白东明的婚礼单独拿出来做一件事情,而是将婚礼作为辅助,以授勋仪式为主,这样他用起联邦的钱才有借口。
将婚礼和授勋仪式放在一起举行也是阿道夫深思熟虑,经过白东明同意的结果,因此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白东明每天忙的不是亲自递交邀请函,就是天讯通知熟识的人来参加,像熊院长、联邦机甲研究所的的机甲大队队长张志明、赵家的赵氏兄弟自然就是要他亲自天讯通知的,马家的大小姐亦是如此;至于华山鹰,白东明当然也发去了邀请函,但是因为前线战事的问题,他来与不来就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其他的帅级,白东明同样发了邀请函,只是他们是隐藏在暗处的人,不便出现,因此只是安排了他们一个靠近的位置,方便观看。
在忙完了这些,白东明的其他时间便只有两件事情,第一,陪二美逛街;第二,帮二美选婚纱。
介于白东明继承了金乌的真灵,因此在婚礼上他并不打算采用一直传统的教堂婚礼形式,而是突发奇想的以祭祖的形式来完成。
原本白东明打算是祭天的,但是在联邦这个时代,祭天似乎有些不大对劲,有些过于封建迷信和不把联邦制度看在眼里了,所有他便退而求其次,以祭祖代替好了。
为了能够达到祭祖的形式,白东明特地用从遗迹星球中搜刮来的通神木制作了九根通神香。
通神香是修真者专用祭祀的一种材料,点燃后所散发出来的香味不仅能够沟通天地,还能使人元神凝练,加大突破的几率,即使是在修真时代,通神香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东西,因为即便是元婴期的高手也能借助其功效实现突破。
在经过白东明的推算之后,十一月的中旬有着一个黄道吉日,是宜嫁娶,宜祭祀的日子,因此他的婚礼便摆在了这一天。
婚礼当天,凯比特星所有媒体全程直播,其他星球媒体同步转播。
婚庆的当天首先举行的是授勋仪式,在联邦参议院的大门前,无数的士兵身着礼服,以黑金两色为主要的色调,分立两旁沉稳而华丽。这些礼服是在白东明的授意下在一个月的时间赶制出来的,为的便是能够衬托出他以往的风格。
中间空出的场地有着近万平米的空间,鲜红的地毯一直铺设到眼睛看不见的地方,在靠近参议院的一端地毯的尽头,联邦旗帜之下,一座高台被早早架立了起来。
所有能够代表爱情的鲜花一圈圈环绕周围,在靠近高台近些的位置则是联邦的国花——牡丹。红色的地毯将高台覆盖,整座高台出了三米之外的联邦旗帜外,没有任何的事物摆放在上面,它静静的等待着使用者的来临。
在众人所看不见的地方,九百九十九门本该呆在军事博物馆中的数百年前的礼炮也被拉了出来,同样黑金亮色的涂装,以红色的绸布装饰,每一门礼炮都有一位炮手守候在它的周围。
天空中,在规定好的区域里,数十家媒体的采访飞车正不断巡航,通过各个不同的角度,将今天的盛大情景展现在所有人类的眼前。
“大家早上好,我是‘去年买了个表’媒体的记者——nmb,现在正在为您呈现联邦成立以来最大的盛况。”一位记者正通过飞车内的摄像系统介绍着。
如今的采访飞车早已将摄像系统安装在外部,用上了超大倍率的摄像头,绝对超清无杂色。
“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今天在这里的要举行的出了授勋仪式之外,还有一个神秘的环节,至于神秘环节就连我们也不得而知。那么就来说说今天的授勋仪式吧。”
“‘战神勋章’是联邦成立以来已经有近一百五十年没有颁发过了。众所周知,这枚勋章有着起特殊的含义,首先必须是积累了一定功勋的军人,其次必须是做出了对联邦极大贡献,再次有着十位将领联名上报,才能够获得这一枚小小的勋章。那么我们今天的主角白东明将军究竟有哪些巨大的贡献呢?下面请看资料。”
nmb说着,画面一转,在联邦授权的情况下,白东明曾经参与的作战视频被陆续放出,从第一场四号行星保卫战,种族防线偷袭战到阿尔法行星的拉锯战,以及最后参与的战斗让观众们看的如痴如醉。
不论是白东明战斗的节奏还是风格,果断、勇敢、坚毅等等性格都被表现的淋漓尽致,无数的年轻人再次对他掀起了崇拜的狂热情绪。
战斗视频的播放一直持续了近半小时的时间,半小时后,正戏开始了。
联邦行政领导人员、军事系统的各个高级将领已经出现在高台之上,开始了他们最擅长的特有的长时间报告。
终于在一个半小时候,白东明才姗姗上场,今天一身军装的他很是英俊潇洒,一双金色的双眸在摄像机的拍摄下显得异常的威严。
“非常感谢联邦……”
时间已经逼近正午,在白东明的报告之下,无数人只感觉这饥肠辘辘,肚中空空,直希望在台上站着的那个人能够快点结束。
终于,又是一个半小时过去了,白东明的汇报已经完成,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之中,授勋仪式步入高氵朝。
嘹亮的联邦曲响起,数位衣着华贵的仪仗士兵踩着整齐的步子,端着事物走向高台,在众多领导人面前停下。
白东明站在高台的右边,接受着一位位领导人的授勋,没一位授勋开始和授勋完毕他都需要以军礼表示感谢。
好不容易熬到授勋结束,白东明的左右两边已经挂满了各种勋章,而其中最大的一枚便是战神勋章。如同一枚亮银色的小剑,足足有着半个巴掌般大小,一行行小而精细的刻字被雕刻在上面,诉说着他曾经为联邦所做过的一切。
整个授勋仪式结束已经正午了,所有的领导人在授勋完毕后,都仅仅的呆在了高台的一角,他们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已经没有他们太多的戏份,他们所要做的仅仅只是看着微笑和祝福就行了,能够参与帅级高手的婚礼,他们已经够知足的了。
高台之上陷入了沉默,直播的记者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白东明的身上,他才是今天的主角。
他抬头仰望天空,正午的太阳洒在黑色的军装上,别样的温暖,他突然深吸了口气,在没有扩音的情况下向周围诉说着:
“我要结婚了……”
他的声音并不响亮,但却如同轻声细语一般,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一众人们先是没有反应过来,紧接着爆发出一股比刚才还要热烈的欢呼声。
第二百二十七章 婚礼,祭天
“哦……天呐!白东明你怎么可以结婚,你是我们的,是全联邦所有女性共有的……”nmb在自己的采访飞车中大呼小叫,她的声音通过直播传递到了整个联邦,所有人类的每一个角落。{免费小说}
如果是在平时,她的这一举动绝对会让她丢了这份工作,但现在,她却说出了大多数联邦女性的心声。无数正在关注白东明情况的年轻女性立时大吼大叫,甚至这样的发泄都不足以令她们心中的那位王子关注到她们。
此刻王子的眼中只有那一片天空。
在说过这样一句话后,白东明便继续沉默了下去,只是他的动作却没有停止。转过身伸手挥过,一座纯玉质的祭坛出现在所有人的目光中。
“这是异能!还是极为罕见的空间系。”一位比较有眼观的将领说出了答案,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另一位对玉石珠宝感兴趣的领导人一看玉质祭坛,立时瞪大了双目喃喃自语道:“这是一个整体,居然会有这么大的一块玉呀……这成色就算是咸阳星的秦玉也比不上吧!”
白东明拿出手的又怎么可能是普通的货色,眼前的这座两米高的祭坛,用料完全是修真者所能使用的灵玉,一般用作玉符或是记载**用的玉简,这是他花了半天时间做出来的。
灵玉制成的祭坛下宽上窄,由低到高共四层九块牌位,第一层四块木牌,供奉的分别是艾薇和苏菲亚的父母;第二层三块银牌,供奉的是帝俊、太一和羲和,是金乌的父母、叔父;第三层则是一块金牌,供奉的是妖族的圣人女娲;最顶上的一层则是一块玉牌,供奉天地二字,这是按照金乌的记忆之中供奉的顺序和规格,只是毕竟材料有限,白东明这样做已经是做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
在白东明拿出祭坛之后,周围的人都颇为奇怪,隐藏字人群之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