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61部分

了吸收恒星能量上,根本没有注意到恒星的变化,而当整颗恒星能够燃烧数十亿年的能量在半年内被吸收殆尽的时候,恐怖的引力坍塌开始了。
没有氢的内核,全部的燃料将由氦提供,为了能够点燃氦,恒星的体积将会向内坍塌而位于内核中的白东明,当时就吓住了,巨大的引力让他差点逃不出来,若不是身上燃烧的太阳真火,他也许就真的永远困在里面了。
不过都说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福祸之间是相对的,正是因为白东明的贪婪,将恒星所有的能量都吸取殆尽,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祸事。相反同样如此,他也顺理成章的突破至化形期,一身实力不论是是晋级速度,还是实力的强大都打破了联邦有史以来所有记录。
当然,白东明也不再是人类的一员,现在的他是彻彻底底的妖族之人,拥有三只金乌记忆、真灵,新生的金乌。
幸运的是恒星在耗尽氢燃料后,将会步入红巨星的阶段,这个时间将会持续数百万年之久,这才给了他逃跑的机会。
终会回到飞船上,并化身人形的白东明,模样比之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黄铯的皮肤,一切的一切在天地至理之下,更加符合天地玄黄的本色,唯一不变的便是他的气质,那种冷然而威严的气质从未变过。
回到飞船的白东明,第一时间便是和两女好好的温存了二十四小时,直弄的两女彻底没有了任何的力气,才兴致缺缺的放过二人,联系上卡琳,命其调转方向,想凯比特星飞去。
现在的白东明已经能够轻易的承受住,十倍曲速带来的巨大压力,因此在两女进入休眠舱沉睡后,他便坐在舰桥和卡琳缓缓的交流着。
对于卡琳,白东明的心中一直有着一个想法,给她一具真实的肉体,让她以真实的人类存活下去,而不是现在这虚拟的投影。
因此,这个想法也就被他提上了日程,如今回到凯比特星,为了帮助史天工对抗天劫,需要炼制各种法宝,顺手帮卡琳一起炼制出来就行了,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刚出宇宙港,白东明便在无人的地方拿出了自己的房车,一行三人登上房车朝着阿道夫的府邸开去,他和史天工已经约好了时间地点,现在去便是为了赴约。
重新登上这辆白色的宽大房车,白东明似乎又想起了曾经在地球上,三人一同度过的日子,那种无拘无束的日子令他很是怀念,“等一切结束,也许真的应该好好享受享受生活了。”
白东明心中如是的想着,如今实力强大的他无论来多少人,直接一把太阳真火过去就烧的灰飞烟灭了。在实力上他已经有了无与伦比的力量,而在人生的道路上,有着两位美丽娇妻的陪伴还有什么奢求的呢?至于秦家和索拉星人,两者在他强悍的实力下,已经不再是什么威胁,只要抽个时间灭了他们就可以了。
细细想着未来的安排,不知不觉中“传宗接代”这个成语闯进了他的脑海。白东明细细一想确实如此,他融合了金乌的记忆与真灵,现在更是铸就了金乌之身,所有的一切自然需要从金乌的角度出发。
看着正在看电影的两女,白东明心中想道“在这方天地之中,还活着的金乌除了我便再也没有其他人了,看来也是时候将她们转换成后天金乌了……”
将二女转换成金乌血脉,并帮助她们重铸金乌之身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就能够完成的。第一步,也是极为重要的一步,金乌血脉的转化,如何才能够让两女拥有和自己一样的金乌血脉。
白东明思考良久,最终决定参考曾经自己的过程,以高等血脉的侵染性,不断的改变两女的血脉,虽然过程需要很久,也许数年也不一定能够完成,但却是最稳定,最没有风险的一种办法。、第二步,便是太阳真火的凝练,这一步就要简单很多了,太阳真火作为金乌的本源真火,在白东明还是校级的时候,就曾出现过,因此只要二女只要获得金乌血脉,必然能够自发的在体内凝练。
第三步的重铸金乌之身,白东明依然打算复制自己的经验,寻找一处星球,以地火较为温和的能量帮助重铸。
想完了这些,白东明心中重重的吐了口气,需要自己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呢。
以飞车的速度,阿道夫的府邸很快便到了,再次经历过当初的步骤后,白东明三人终于在阿道夫的餐厅见到了等待已久的众人——除了华山鹰和熊院长之外的联邦五大老牌帅级。
阿道夫的餐厅很大,有着数百平米之大,长条型的桌子直直的摆放在餐厅的中央。餐厅的墙壁上摆放着各种不同时代的绘画,造型统一的植物等将整个餐厅装饰的很是典雅精致;而在一人独坐一端的阿道夫的身后,一面面的联邦旗帜被排列整齐,没有一丝的褶皱。餐桌的另一端却是无人就坐,白东明知道这是因为在身份上,没有和阿道夫能比较的人物,当然就算是他也不行。
全部就坐后,阿道夫作为东道主自然率先开口,“白将军两年不见,还是风采依旧啊,只是不知将军当初那双被誉为金色鬼眸的双眼怎么不见了……”
“哈哈。”白东明哈哈一笑道:“我以为什么大事呢,这眼睛显露颜色不过是当初实力阶段的一种表现,现在实力突破自然也就没了。”
坐在对面的所有帅级,闻声迅速将目光投在了白东明的身上,眼神中的探寻和热烈令他颇为汗颜。
史天工乘机开口道:“不知将军突破的时候是一番怎样的经历?”却见白东明回答道:“经历?倒也没什么经历就这样突破了……”
白东明说的模棱两可,弄的史天工有些摸不着头脑,在他的意识之中,白东明的突破自然和他们有些类似,必然也是度过天劫,而后转化真元力,不想白东明这样一说,弄的他以为对方是在私藏什么。
端起桌上的高脚杯,起身敬道:“将军,这酒乃是虚无子按照师门传承酿制的昆仑仙酿,采集各种珍贵灵材,经过一百二十年的珍藏方成。今日便借花献佛,敬你一杯,希望将军能够为我等指明突破的经验!”说罢一口饮尽杯中之物。
白东明心中却苦笑不已,“这史天工倒是认为自己私藏了。”但面上还是需要注意的,还礼同样将杯中酒水饮尽。
他说道:“天工先生有所不知,我并为有私藏的意思,如今再世的修真之人寥寥无几,细细数来,也就我们几个……事实上,我真的和各位有所不同。”
史天工一听,心中稍稍有些失望,但听白东明说有所不同,任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总有相似的地方,将军请说。”
白东明点了点头将目光看向一直不曾说话的虚无子,他问道:“虚无子应当听说过‘妖族’吧!”
“听过,妖族乃世间灵物所化,草木土石皆可成妖,只是成妖却是需要莫大的机缘,开启灵智,吸收日月天地之精华,直至化为人形。”虚无子点头道:“不知将军说这个有何关系?”他的心中隐隐有着不好的感觉。
白东明似笑非笑的看向众人,缓缓说道:“我便是妖族。”
第二百三十六章 曾经的仇恨
虚无子闻言顿时大惊失色,想起自己传承中对妖族的描述,从自己的座位上一跃而起,招出体内的长剑,对着白东明大声说道:“哼,想不到你居然是妖族之人,自古人妖不两立,妖孽你受死吧。〖`小说`〗”
史天工看的心中颇为恼怒,妖族的事情如何他不知道,但白东明对他的重要性却不言而喻,在天劫即将来临的这仅剩的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不允许白东明出现任何的问题,任何理由都不行。因此对于虚无子的动作他很是不满,出言阻止道:“虚无子,把剑给我收起来!”
颇为不解的看着史天工道:“史大哥,他可是妖族之人啊,你怎么……”
“我说把剑收起来!”史天工面色有些不善再次说道:“我不想再重复第三遍。”在他的再三要求之下,虚无子这才不甘心的收起长剑,眼中却任然充满了警惕的神色。
史天工拱了拱手歉意的说道:“虚无子颇有得罪,还望将军海涵。”
一直不曾说话的白东明冷着一张脸,双目死死锁定虚无子,刚才对方虽然罢手,却实实在在的吓到了苏菲亚和艾薇,若不是史天工出言阻拦,他早已将虚无子打成重伤,让他涨涨记性。
“我不希望再有下次!”白东明阴阴的说道。
话音一落,却见虚无子满脸怒色道:“你……”
话未说完,史天工正想阻止,却见一声响亮的耳光响彻整个餐厅,虚无子被打的从座位上翻了下去,在空中转了数圈,打翻了不少饰品滚落墙角,昏死过去。
除了史天工外的其余三人同时站起,愤慨的看着白东明,大有一言不和大打出手的样子。只是他们没有虚无子的莽撞,先是看了看史天工的样子,见其什么话也没说,仅仅只是小口的抿着酒水,便悻悻然的又再次坐了下去。
轻轻拍了拍身边两女的肩膀,安慰了一番,白东明平静的说道:“妖族和人族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此话一出,史天工顿时精神一震,很是认真的听下去,见其如此,其他人也连忙正襟危坐,仿佛刚才什么什么事请也没有发生过一般,让在主位上的阿道夫看的心中,对白东明按按竖起了大拇指。要知道这些个家伙一个个都是眼高于顶的家伙,加上实力又高,除了一个史天工比较好说话外,其他人全部跟祖宗一样。
白东明一来不仅将他们震住了,还狠狠的给了个下马威,这令阿道夫感觉到实在是大快人心,连忙给白东明的杯中再次满上酒水。
“我在突破的时候,没有经过天劫。”
如此简单的一句话,是在是令**失所望,史天工满怀欣喜的等待,换来的居然是这样的一个答案,他不由觉得刚才对那样对待虚无子是不是有些划不来。
就在众人失望的时候,白东明突然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不过……”
众人一听,这胃口又被调了起来,史天工连忙问道:“不过什么?”
白东明似笑非笑的看了史天工一眼,缓缓说道:“不过,我到有完全的把握助你渡过天劫。”
此话一出,史天工立刻心中大定,虽然没有说出任何关于天劫的事情,但只要白东明这样说了,就代表他有了十足的把握。
心中大定的他,再也没有想过虚无子的死活,而是和白东明推杯换盏不下几何,直到一坛昆仑仙酿全部饮尽,没酒的时候才想起酒全部都在虚无子的储物袋中放着呢,连忙将虚无子唤醒,要他再拿出几坛子出来。
刚刚回过神的虚无子不明所以,他的意识还停留在刚才被白东明扇昏过去的阶段,脸上那红红的五个指印是那样的刺眼,不过他自己看不见而已。这刚一醒来便想着要找白东明报仇,刚想起来却又被史天工一把拍的坐在了地上,满是不解的看向对方,眼中满是委屈的神色。
就在这时,白东明突然出声道:“虚无子,你为何要对我动手?”
如此尖锐的话题令所有人都无法回答,就算史天工有心想要帮他一把也帮不了。却见虚无子拍了拍身上的道袍,起身说道:“妖族吸人精气,好食人,乃是祸国殃民的妖物,人人得而诛之,更何况,上古之时妖族肆意屠杀人族,人妖不两立,这是刻在人族骨子里的。”
虚无子说的振振有词,很是激动,然而白东明却并不这么认为,由于继承了金乌记忆,以及和他本身的出身的原因,无论是妖族还是人族,他都视自己为其中的一份子。
因此虚无子刚一说完,他便猛然站起,神色异常道:“我何时吸人精气,何时吃过人,又如何祸国殃民了?自我参军以来,哪一次不是力挽狂澜,拯救无数生命!人人得而诛之,好,现在你出去问问,有没有人类说要杀我。”
白东明每说一句,虚无子的眉头便紧皱一分,因为白东明所说的一切确实都是实情,无论从对联邦,对人类的贡献来说,白东明都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以他现在在联邦的声望,崇拜的年轻人都足够组成十多只舰队的了;虽然白东明是妖族,但他却真的一点没做对不起联邦,对不起人类的事情,反而处处为联邦出力,为人类着想。
见虚无子沉默无声,白东明便继续说道:“现在已经不是原先的那个时代了,现在是星际时代,想想看修真的人有多少?除了在座的几位,便是华司令和熊院长了,总共算起来不过7人,你觉得这中无意义的仇恨还有必要继续下去吗?不思如何破碎虚空,却将精力放在这种事情上,不觉得lang费时间吗?”
虚无子被说的有些异动,深深思虑起来,白东明连忙加了把火,“更重要的是,我和你之间有仇吗?何必为了这可有可无的事情,白白挨一巴掌呢?”说完这些,白东明便沉默了下去,任由虚无子一人思考着。
其他人似乎也被白东明的问题给问着了一般,不由自问,自己真的要为这样一个毫无理由的仇恨,而的做一个强大的敌人吗?正如他所说的那样,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还纠结着,已经没有必要了。
良久,虚无子从深思中清醒,只见他朝着白东明拱了拱手,满怀歉意的说道:“白将军还请见谅,刚才是虚无的错,将军说的不错,不管妖族还是人族,在如今星际时代都应当以重新突破天道枷锁,破碎虚空为第一目标,这种没有理由的仇恨还是放在一边的好。”
白东明满意的点点头,“你能这样想最好了,来,我敬你一杯,算是为刚才的事情道歉。”说着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
这样的变化确实有些出人意料,但却又在情理之中,没有人会为了没有理由的仇恨给自己招惹一个强大的敌人,除非他是傻子,白东明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虚无子要是再不明白,他也枉来人世走这一遭了。
相比起白东明等男人们的豪饮酒宴,艾薇和苏菲亚等女人就不同了,反正都是男人的事情,又和她们没有关系,放开了吃就是了,加上本身有着足够的实力,怎么吃也不胖,更是敞开了肚子。
宴会结束后,白东明应史天工的邀请,将房车开到了帅级的驻地——距离阿道夫官邸不是很远的一处山中别墅。
这里环境优雅,远离市区,确实是一个休闲的好地方,但作为帅级的驻地,各种防护措施还是有的,各种探测设备、各种阵法等等,科学与修真相结合,将整套别墅打造成如同铁桶一般的地方。
当晚的白东明和艾薇两女便是在这别墅中度过的,对于一直没有房子的他们而言,在这个地方定居似乎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第二百三十七章 渡劫准备
清晨,一阵阵悠扬的古筝声将白东明从睡梦中唤醒,以往都是以修炼代替睡眠的他,难得的睡了一次。(。纯文字)艾薇和苏菲亚两女依然熟睡着,看了看重新呆在左手上的腕表,时间才早上六点。
伴随着轻缓的古筝,白东明从洗手间走出,洗漱过后的他很是精神,没有叫醒两女,而是走到了房间内的阳台,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是闻人晴。
“想不到这个冷若冰霜的女人,居然还能弹出如此悦耳的古筝,正是出人意料啊。”心中微微感叹。
筝声悠扬,如泉水叮咚,空谷幽兰让不自觉的陷入其中的意境,不得不说闻人晴的古筝弹的非常之好,只是在琴声掩盖之下,总透露着一丝期待。
俗话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闻人晴期待什么和白东明毫无关系,反正他有了两女后的日子很是舒心,才不愿意去参合别人的事情呢。
仅仅只是听了一会儿,他便没了兴趣,回到房间将两女叫醒,待两女洗漱完毕,来到二楼的餐厅之中,丰盛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三人坐下没多久,闻人晴的琴声便落幕了,怀抱着一张褐色的古筝,她缓缓走进餐厅,恰在此时,史天工从三楼下来,两人相视一眼,接着便迅速撇过头去,各自忙各自的了。
早餐结束,史天工领着众人来到别墅后靠近山另一面的地方,这里便是他选择的渡劫场所。从这里向南望去,能够将山中别墅的全景收入眼中。
时值夏令,绿色的爬墙虎绕着别墅的墙壁向上延伸,一直爬到了五层的楼顶,甚至将楼顶的阳台都遮住了大半。一些本该露在外面的墙体,也被它们占据,将整栋别墅染上了一层天然的绿色。
虚无子说这些爬墙虎是他从特地栽培的,也算是灵物的一种,根茎可以入药,对于治疗外伤有着很好的疗效。
史天工选择的渡劫地方比较宽阔,稍稍清理一下就是一个比较大的平台,但是这里的土质比较稀松,白东明担心劫雷会将埋在地下的阵法破坏阵基,而且距离别墅也有些近,可能会牵连到别墅里的其他人。
他将这个情况告诉史天工,让他再选一个地方。
史天工想了想,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只是带着众人再次向山顶走去,白东明看出了他眼中的惋惜,对山顶他似乎有着别样的感情。
大家都是实力高强之人,仅仅半分钟不到便来到了山顶,艾薇和苏菲亚有白东明照顾,倒也没感觉到累。
这座无名山的山顶很是平坦,一些裸露在外的岩体上有着许多的掌印、拳印,甚至在地上坚厚的岩石主体上都能够看到很多脚印的存在。
白东明猜测,这里应该就是史天工平常练功的地方。
果不其然,刚刚走到山顶,史天工便来到了这些岩石边,轻柔的抚摸着这些印记。他的动作很温柔,像是抚摸这女人的皮肤一般,生怕将这些印记毁去。
白东明无意间的一瞥,居然看见闻人晴眼中明显的嫉妒,再看了看史天工,心中顿时明了,“想来这史天工也是一代武痴了,面对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都毫不动心,真不知是说他情商白痴,还是铁石心肠好。”
他心中摇了摇头,口中却说道:“这个地方不错,距离山脚的别墅足够远,用来布置阵法的地基也很好,你确定就是这里了吗?”
史天工恋恋不舍的放下手,轻轻嗯了一声,他说:“原本我不打算在这里渡劫的,只是我不希望因为它们而耽误了人晴……”
闻人晴闻言心中大喜,冰冷的脸上逐渐流出了幸福的泪水,周围的人也是起哄,唯独薛山依然沉默。
史天工走到闻人晴的身边,轻轻抓起她的双手,深情的凝望过去,“等这次渡劫结束,我就让阿道夫把我们的婚礼办了,要像白将军一样,让全人类都知道我们的存在、知道我们的婚礼!”
面对这样温馨的画面,白东明很是不切时宜的咳嗽了一声,打断了两人的温情,他细细的问清楚了史天工具体的渡劫时间,接着便拉过两女下了山,独留下摸不着头脑的众人在山顶。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消失了一个月的熊院长带着满面的红光,手牵一位中年美貌女子,潇洒的走进别墅。
刚一进来,便看见温存在一起的史天工和闻人晴,顿时不可置信的望了过去,心道“这武痴和冰山什么时候在一起了?”细细问过才知道,原来两人已经确定了关系,而且都已经一个月了。
这让本来想回来显摆的熊院长心中一阵的不平衡,为什么自己的学生结婚比自己早,为什么自己的老大确定关系比自己早,为什么自己总是最后一个……
无比的怨念,让他忘记了介绍身边的女子,直到艾薇问起来他才告诉了大家,原来这美艳的中年女子便是他等待了近百年的未婚妻。
见过众人后,熊院长这才想起既然艾薇在这里,是不是白东明也在这里呢?
“东明他在帮天工先生炼制渡劫的东西。”
熊院长一听一拍额头,满是后悔的神色,他说:“早知道东明已经过来,我就让他给我也炼些东西了。”
众人听得呵呵直笑,连忙告诉他白东明的地方,让他自己去找。
时间总是在这些无聊的琐事中一点点的流逝,一小时、一天、一个月……
三天后的白东明带着有些苍白的面色回到别墅,这一个月的连续炼制即使是他也有些吃不消,还好大部分的材料是史天工寻找来的,他自己仅仅只是掏了一小部分。
明天便是史天工渡劫的日子,在虚无子和白东明的要求下,当天晚上让他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慢慢调息,将所有的一切都提升到巅峰的状态。
而就在当晚,在虚无子的陪同下,白东明来到山顶,将一块块的晶石迈入岩石之中,所炼制的渡劫器具也一一码放整齐。
虚无子看的奇怪,本来他是想过来学习阵法的,却发现无论他怎么看都有些看不透。当然这也不怪他,白东明的阵法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再次优化过的,省去了过多的步骤,直接一杆进洞,直捣黄龙(似乎形容词有些不对……)。
以虚无子此刻的阵道修为看不懂才是正常的,若是看懂了,白东明一定会认为他是某个大神的转世了。
白东明炼制的渡劫器具很简单,是几十根黑色的拳头粗的棒子,这些棒子由中级的炼器材料炼制而成,对雷电有着很好的传导性,通过棒子的不断组合,它们将组成一个长宽都为5米,高8米的立方体尖塔型建筑,虽然每一根棍子拆开不过都是低级的灵器,但组合在一起,甚至比中级灵气还要高出不止一筹。
渡劫的时候只要史天工往里面一站,劫雷便会顺着这些棒子导入阵法之中,启动隐藏在地面下的晶石,这些晶石将会不断的储存能量,在最危急的时刻形成一处阵法空间,替史天工挡下必杀的一击,而且阵法是可以重复使用的,只要没有超过晶石储存的上限就可以了。
为了能够让史天工完美的度过天劫,白东明特地从自己的私藏中选出了无数不值钱的丹药,塞到他的手中,叮嘱他只要体内灵力不够,立刻嗑药,受伤了,继续嗑药,反正这一大把的丹药足够他当糖豆吃的了。
尖塔型灵器、储能阵法、丹药,有着这三重保证,白东明就不信史天工度不过,当然若是真度不过,那他还得自己出手才是,谁让他的当初给人家打了包票了呢。
第二百三十八章 渡劫
史天工盘坐在山顶的一座黑色立方体尖塔建筑中,他的身边放着用盆装的丹药三大盆,自信满满的等待着天劫的降临。(。纯文字)
已经和他确定离开关系的闻人晴本想陪他一同渡劫,但却在虚无子的话语中选择了留下,虚无子是这样说的“天劫是针对个人的,每闯入天劫范围之内一人,都将被视为对天劫的挑衅,天劫的力量会在顷刻之间增强数倍。”
初闻这种秘闻的闻人晴第一时间抛弃了上去陪伴的想法,老老实实的呆在别墅之中,远远的看着。
史天工的天劫来的非常准时,他刚坐下没多久,原本晴朗的天空便突兀的出现一片黑云。黑云出现的瞬间,史天工便感觉到一股不可抵挡的气势,如同无尽的海水重重的压在他的身上。
史天工不断的尝试着站起来,身为武者的他的不允许自己被小小的天劫打败,坚韧的意志促使着他缓慢的调动的身体中的力量,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缓慢直立起来。
山中别墅距离山顶有着不少的距离,众人一个个的提心吊胆的透过五楼的阳台看着山顶的情况。
心中紧张,脸上却并为表现出来的闻人晴向白东明问道:“他会没事的吧?”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该做的我们都做了,一切就看他自己的了。”说罢,白东明拥着两女下了阳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只留下心中更为忐忑的闻人晴。
对于闻人晴这个女子,白东明并不怎么喜欢,当初在阵法之中,史天工假死,这闻人晴便破口大骂,如同古代的泼妇、悍妇一般,他对这样的女人实在不爽,即便是搬进这别墅中后,他也能不和她接触就不接触,要不是看在史天工的面子上,他才懒得理她。
史天工渡劫的终于开始了,黑压压的乌云不断聚拢,在山顶不远的高空覆盖了周围一公里的区域,丝丝紫红色的雷电环绕周围,不时响起阵阵的雷声。
在史天工无比的期待中,第一道劫雷降了下来,劫雷呈青蓝色,粗壮笔直,降下的过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弯曲,就仿佛从黑云之中砸下了一块巨大的青蓝色圆柱。
劫雷速度非常之快,令人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从云层中砸下,到命中目标,即便是达到帅级的众人,眼睛也没有办法跟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劫雷砸在自己的头顶。
不过,好在白东明炼制的方尖塔框架,劫雷的力量每有丝毫的外泄,老老实实的顺着如同避雷针一般的塔尖流入了阵法的晶石之中。
半露在外的晶石闪过点点青蓝色的光芒,完美的将这第一道劫雷的力量储存下来,接着光芒熄灭,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方尖塔框架初建功,令观看的众人对史天工安然渡劫充满了信心,对接下来的过程也放松了不少。
元婴期的渡劫,仅仅只是一种蜕变的契机,而飞升渡劫却是进化完全时的考验,两者虽同是渡劫却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
第二道劫雷呈深蓝色,速度比第一道有过之而无不及,力量更在第一道之上,蜿绕如蛇的劫雷,依然无法抵挡方尖塔的诱惑,再次撞在了塔尖上,其无匹的力量也被晶石吸收,还未建功,便落了个尸骨不存的下场。
第三道、第四道,一直持续到第九道劫雷,,方尖塔都依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倒是用来储存劫雷能量的晶石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
不过这种问题也在白东明的考虑范围之内,面对这种情况,只需要将劫雷的力量释放出来就可以了。因此在面对第十道劫雷的时候,史天工伸手按下身边的一块玉符,顿时,地面的阵法被完全启动。
在第十道劫雷即将劈中方尖塔的瞬间,一道由阵法空间形成的护盾将劫雷顶住了。
如同一个虚幻的泡沫,倒扣的碗状护盾在劫雷滔天的攻势下依然坚固,连涟漪都没有泛起,眨眼间的功夫,这第十道劫雷便消散的无影无踪。
元婴期的渡劫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白东明所做的仅仅只是给史天工多一层的保护而已。在第十八道劫雷劈下后,天空的黑云便逐渐消散了,自始至终,那一盆盆的丹药,史天工是一颗也没用,原封不动的还给了白东明。
黑云渐渐消散,但史天工的蜕变却并没有因此而结束,无与伦比的气势自他的身上慢慢升起,当然这种却气势对白东明而言根本构不成压力,但对其他人来说却重如山岳,磅礴如海。丹田的金丹已经破丹成婴,一个粉雕玉琢的娇嫩缩小版史天工,正盘坐在原来金丹的位置,体内的灵力也完全的蜕变为真元力。
感受着体内奔流不息的真元力,时至今日史天工这才真正感觉到力量的强大,带着突破后的喜悦,他轻轻一提身形,毫无依靠的站在空中,心念一动,整个人在没有任何动力的推动下,向着他的目的地飞去,这便是元婴期才能掌握的能力——御气飞行。
看着史天工如同仙人一般凌空虚渡而来,众人的眼中满是向往之色,他们或者实力未到巅峰,或者心境无法突破,原本以为帅级已经是顶点的他们,终于在史天工的身上看清了未来的道路。
身形落下,史天工一一的和众人打过招呼,这次完美的渡劫成功更加巩固了他在众人,在联邦的地位。寒暄过后,他带着众人来到了白东明的房间,敲门进入后,却是提出了一个令人惊讶万分的要求。
“将军,如今我已突破,我们来切磋一番如何?”
原来在他突破后,便感觉到在别墅之中有着一个能够和自己一较高下的存在,心中顿时明了必然是白东明了,因此才会在突破的第一时间提出这样的要求。
白东明满是无所谓的回答道:“现在可不行,我还要陪老婆打游戏呢,再说你刚突破不久,我可不想占你便宜,好好巩固好境界,等你什么时候巩固好了再来找我。”
挥挥手,让众人散去,白东明再次将注意力放在了俩女玩的游戏上。对于他来说,史天工就算突破了也,对上他也依然毫无胜算,如今已经不再是妖丹期的他,重塑了金乌肉身后,一切的力量体系都围绕着金乌肉身来重新塑造。
不论人型还是真身,白东明的一切攻击手段都变的单一起来,那便是无物不燃的太阳真火,任何敌人都将在太阳真火的焚烧下化为灰烬。虽然现在他太阳真火凝练程度,不足洪荒时期巅峰的万分之一,甚至根本不能发挥其一成的力量,但拿来对付天仙以下的对手还是绰绰有余的。
史天工的突破对全人类来说都是一大重要的幸事,因此在阿道夫的特意安排下,为他特地举办了一次轰轰烈烈的盛大典礼,让全人类也都知道了联邦第一位元婴期高手的诞生,以及帅级之后的境界,接着这次机会,阿道夫顺道将他的婚礼也一并安排了。
白东明作为参加典礼的客人,很是大方送出了一件顶级灵器——一杆长枪。
送出这样的礼物,他也是特地问过才知道的,史天工原本最拿手的便是枪术,但由于一次战斗中长枪被毁,再加上携带不便,因此便以拳法对敌,这一次白东明送出的顶级灵器正好解决了他没有武器的尴尬局面;灵器可以收入体内,也省去了他不方便携带的麻烦。
史天工在接过长枪的时候,很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