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69部分

知道,只是他也没有什么好主意来解决。曾经他曾劝过刘全,让他退位得了,让自己的儿子接班,跟自己好好的习武,却不想,这一提三公九卿纷纷哭喊着阻拦,什么“陛下才过而立,正当壮年,怎能退位……”
“皇子年幼,无力执政,实为不妥啊!”
看着一个个年迈的三公九卿,哭喊着跪在自己面前,刘全心中也是颇为不忍,无法,只得在这皇位上继续做下去。
身为皇帝的野心,身为徒弟的孝心,每每在他心中交织,天平的指针始终不停摇晃着,无法定下。
上官经纶也是无法,无奈之下便不顾了刘全的脸面,将事情和盘托出,告诉了白东明,看看他有什么主意。
白东明未说话,卡琳倒是出了声,甜美的嗓音令三位男人如沐春风,只听她道:“这很简单啊,你依然做的皇帝,但大部分的事情都交给太子,每天的朝会垂帘听政就是了,一些重大的事情关心关心,大部分事情丢给太子,就当为退位做准备,这样你也有时间习武了呀!”
卡琳的大脑之中装着人类联邦所有的资料,类似的情况不是没有,在古代华夏帝国的朝廷上就有这样的事情,经她这么一提醒,刘全和上官经纶顿时眼前一亮。
可是随即眼中的神光有淡了下去,刘全幽怨的说道:“就怕那些三公九卿们烦啊,他们都是国之栋梁,朕也不好拿他们怎么样……”
对此白东明淡然一笑,接了上去“你所治下的大汉国是一个太平盛世,需要的是能够守成的皇帝,只要大方向上没有错误,一些小事情上就不要过多的纠结了。三公九卿毕竟年纪也大了,这天下终究是年轻人的天下,让他们把权利放一放,寻找一些有能力,品信上也不错的人进行培养作为接班,也能发挥发挥余热。”
白东明的话就像一颗陨石,砸在了刘全的心中,由不得他平静下去。不等刘全缓过心思,白东明接着说道:“陛下应该还记得数年前我与你的合作吧。”
闻言刘全的眼中顿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对于一统大陆,迈向天外,这是他做梦都想的事情,现在被白东明再次提起,心思便从刚刚的话题上转了过来。
“白先生的意思是……”摸不准白东明言下之意的他,试探的问了一句。
“我想在大汉开一所学院。”白东明一面抿着酒樽,一面淡淡的说道。
“学院?”刘全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之前还好好的说着统一大陆的事情,怎么又扯到学院上去了。
倒是上官经纶想到了什么,凝重的问道:“白兄弟是想将天外的知识在大汉传播?”
白东明伸出右手食指轻轻摇了摇,别有意味的说道:“修真学院……”
上官经纶顿时大惊,手中的筷子跌落在地也不自知,可想而知其心中的惊讶了。即将迈入金丹期的他当然知道修真学院的含义,那不是一个门派,而是学院。
学院本着有教无类的广大意义,向天下万民开放修真之秘,令大汉国全民修真,如果事成,到时修真文明再现,无数的修真强者将从这里诞生,到时候别说一个小小的遗迹星球了,就算是天外世界也可去得。
惊讶、欣喜、憧憬等等思绪都在上官经纶的脑海中yy着,仿佛看到了以后那修真者漫天而飞的情形,他的嘴角流出一丝丝的透明的液体。
就在这档口,他的心中突然一惊,“天界之门都已关闭,天劫更未临身,修真文明怎么可能复兴?”
无数的梦想如同泡沫一般粉碎,这一会儿天堂,一会儿地狱的情况,令上官经纶遍体生寒,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他恐惧的向白东明说道:“白兄弟,这不可以,天门已闭,天劫未临,修真修道到最后不过是死路一条啊……”
白东明撇了他一眼,冷冷笑道:“既然是死路一条,那你还突破干什么?明知是死路,还要一头撞进去!”
这句话如同锋利的尖刀,直直的插进了上官经纶的心脏,没至刀柄。一股不真实的感觉出现在他的身上,刚刚有所得的境界在这一刻直线下滑,隐隐有跌回原来的迹象。
白东冷眼旁观不做任何的阻止,不给这上官经纶一点苦头尝尝,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厉害。
众人之中出了已经肉身帅级的卡琳,能够感觉到上官经纶的情况外,再也没有人感觉到异样,只觉得他不过楞住了而已,没有多想。
直到他的境界生生滑落原来的境界,白东明这才以灵力震荡了其体内的内力,将其唤醒,依然冰冷的说到:“上官兄,死路的感觉如何?”
神色复杂的看了眼白东明,上官经纶还是行了一礼,真诚的说道:“多谢白兄弟相救。”
众人不明所以,都不明白上官经纶刚刚经历了什么,竟然行此大礼还如此言重。只见白东明轻轻叹了口气道:“上官兄勿怪,修真之人当勇猛精进,坚定信念,要有‘朝闻道夕可死矣’的精神,否则真正踏出了修真的那一步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上官经纶的天赋过人不是盖的,顿时明白过来,朝着他再行一礼,恭敬的说道:“多谢白兄弟指点,经纶谨记在心。”
白东明摆了摆手,示意客气了,他继续说道:“正是因为无法飞升上界,我们这些还在修行之人就更应该将修真文明复兴起来,让所有的修真者都来探寻天门的秘密。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若是整个修真文明就不同了,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一步步的解开天门关闭的原因,即便我们不能飞升,但只要坚持下去,终有一天天门的秘密将被解开。”
如此激动人心的话语,令上官经纶心情滂湃,对白东明在大汉成立修真学院的事情也不再阻拦,举起酒樽,遥遥敬了白东明一杯。
酒水下肚,这光禄寺的气氛一二顿时不同了起来,接着这个机会,白东明再次丢出了一枚深水炸弹:
“其实上官兄不用担心联邦在半年之前一有人度过天劫,突破元婴。”
第二百六十七章 臣子是工具
听闻联邦有人突破元婴,上官经纶又是一呆,今晚白东明给他带来的信息似乎一个比一个令人吃惊。(。纯文字)先是境界突破,又突然滑落,再来一个突破元婴,他真的很想问一句“白兄弟,你这是闹哪样啊?”
不过好在他的神经在白东明的锲而不舍的锻炼下,已经变得粗壮无比,即便是再来一个什么惊天的消息,他也能够泰然处之的接受。
最后的定局便是,修真学院由大汉国出资建立,学生的筛选又上官经纶和白东明共同负责,不分门派,有教无类,因材施教,当然这仅仅只是一个基础的框架,一切还要两人细细商量过,制定详细的计划后才能施行。
在聊完了成立修真学院的事情后,大伙的话题再度聊到了白东明的身上,刘全尤为对少府府邸中的事情颇为关心。
“白先生……这样吧,您和师傅以兄弟相称,我便喊您一声师叔如何?”
白东明点头应允,称呼什么的不过是小事,无所谓。
“白师叔,少府乃是九卿之一,是国之重臣,还望师叔告诉如在少府府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刘全恭恭敬敬的询问道。
一边是他的下属,一边是白东明,两边他都不想得罪,因此如果少府府中的事情并不是太重要的话,他也不会去过多的追究。
只听白东明淡淡的说道:“也没什么,只是杀了司马卫而已。”
那淡然的语气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确实,对于他这一层面的人来说,杀个把人的确太微不足道了。
闻言,刘全苦笑不已,这司马卫是少府司马炎唯一的儿子,杀了司马卫便断了司马家的香火,这司马炎必然大怒,说不定明天朝会之上便会拿来说事了。
“敢问白师叔,这司马卫究竟做了什么事情,惹得您要杀了他呢?”
白东明目光一凝,有些不善的看了刘全一眼,看的他遍体生寒,让他这才想起,眼前坐在下首的这位白师叔,可不是什么善茬。
接着便听对方冷然道:“他开口千金买我的三位夫人。”
刘全一听,心中顿时明了,这司马卫在帝都虽然看似行事低调,但那不过是为了顾全其父司马炎的声誉,私底下却混迹各处烟花之地,品行不正,可谓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已经知晓事情起因的刘全,自然不会再追究什么,正好刚刚白东明提过三公九卿下放权利的事情,也好借着这个机会,让这司马炎好好安生安生,说不定在努力努力,还能够再生个儿子出来,延续他司马家的香火。
“朕明白了,这司马卫的确该杀,白师叔,请!”明了事情经过的他,连忙修复好和白东明的关系,哟知道大汉国以后的辉煌,可全在眼前的这位年轻师叔身上实现了。
白东明也不是不识趣的人,见刘全敬酒,也放下了冷然的面孔,乐呵呵的和刘全对饮起来。
看着两人重归于好,上官经纶也放下了心中的担心,刚刚白东明的那一眼,虽然没有看他,但同样令他心中直打鼓,数年前他还能够清晰的感觉出白东明的境界,而今却只能看见一个普通人坐在那里。
唯一的解释便是,白东明突破了更高的层次,那个他无法接触到的层次,甚至连坐在一旁如同大家闺秀一般,细嚼慢咽的卡琳也给了他浓厚的压迫感,心中对白东明一家的情况更是感慨万千,连人家的老婆实力都比自己高,自己还有什么颜面和人家比。
一席晚宴吃的主悦宾欢,为了能够和刘全打好关系,白东明还送出了一枚洗髓丹,助其洗筋伐髓,重新回到了曾经修炼武学的最好时期。
而上官经纶对于白东明的大方出手更是满意,这不仅仅令他心悦诚服,也坚定了他跟随白东明一路到底的决心。
光禄寺的晚宴散去,白东明一行四人被安排在了原来的偏殿之中,那里的大床足够一男三女撒欢的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还没亮,白东明便被刘全身边的小太监喊了起来,说是请他和上官经纶一起旁听。
他有些弄不明白,这朝廷内部的事情,你这做皇帝的自己决定就是,何必拉上我呢?我还和老婆们的早安操还没做呢……
不过为了以后的事情着想,他还是不情不愿的穿上衣服,跟着小太监向未央宫的大殿走去。
大汉国的朝会一般都比较早,当白东明走出偏殿才发现天还蒙蒙亮,大约凌晨一两点多样子。不情不愿的来到大殿,他这才发现刘全和上官经纶已经到了。
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他便开口问道:“刘全啊,你这朝廷的事情拉我过来干什么。”
对于白东明直呼自己的姓名,刘全毫不在意,已经见识过白东明能力的他很是乐意的的攀上了这根高枝,腼腆一笑,“师叔啊,您看,朕这不是担心嘛?昨天您夫人……”
“叫师姑!”一旁闭目养神的上官经纶提醒了一句。
“哦,对,是师姑,昨天师姑不是说垂帘听政嘛,朕昨晚想了一夜也没找到什么好的理由,这不还是把您请来了!”
现在的刘全真的像是一个晚辈一般,在白东明面前低头哈腰的求着帮助,这样的态度,令他过早起来的起床气消了大半,不管怎么说,人家好歹也是一国的皇帝,人家都这么求你了,不给点面子就连白东明自己都有些过意不去。
他思索了一番道:“这样,今天的朝会你先让大臣们将事情说完,你再宣布两件事,记住了,是宣布,而不是和他们商量,做皇帝的要有做皇帝的威严,这个国家是你的,臣子只是辅助你管理国家的人,只要你的决定没有错误,就算他们再如何阻拦,你都可以不管。
“要理由可以,年纪大了,告老还乡;家里有老父母的,百善孝为先,回家孝敬去吧;以死相要挟的,这个就甭管了,爱怎么死就怎么死,死不了的赐死,白绫也好,毒酒也罢,反正是他自己要找死的。”
“没了这些老的,不是还有小的吗?俗话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臣子是你管理国家的工具,工具使用期限到了,换一把新的就是了,你大汉国幅员辽阔,难道还找不到辅助你的人?三公九卿的位子空下来,不是更刺激这些人的上进之心吗?好好想想,你若是仅仅想守着这份基业,就当我没说,但若是想开疆裂土,没点魄力怎么行……”
淡然的语气说的刘全和上官经纶心中冰冷,这些个大臣都和他们相处了十多年了,说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时假的,将人当工具看,就有些冷酷无情的味道在里面了。
只是白东明说的话也不无道理,“乱世当用重典”,虽然这乱世还未真的到来,但这似乎是一个信号,一个告诫他们,这片天地将从今天开始改变的信号。
仍旧唏嘘不已的两人,继续将目光放在白东明的身上,通过刚才的一番话,刘全可算是见识到了这位师叔的手段,不由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叔,您刚才说的两件事情还没说呢。”
闻言,白东明面色一滞,连忙正襟危坐,故作淡定的模样,“这两件事情就是垂帘听政和修真学院了,记得要把垂帘听政先说,若是臣子们闻起来为什么,再将修真学院的事情说出来,这样稍微委婉一些,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应该会同意的,若是真的有人反对,那么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刘全点了点头,对于白东明的安排他心中已经明了,通过垂帘听政的事情引出修真学院,再加上有着自己师傅和白东明的存在,基本上这修真学院的事情没人不会相信,到时候只要自己稍微运作一下,这事就这么过了。
相比起之前白东明的那番话语,现在的这个结果更贴近于刘全心中的想法。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丑陋的司马炎
时间临近凌晨三点,各位大臣也都陆续进入宫中,出了三公九卿外,其他的文武百官细细数数也有近二十人左右。{免费小说}这些人组成了整个大汉国的中枢,皇帝的命令通过他们一一传达到,幅员辽阔的大汉国土的所有地方,让百姓知晓国家的政策。
大汉国的衣服,主要的有袍、襜褕﹝直身的单衣Ⅰ喋z短衣⑷埂4蠛汗蛭骞ひ岛芊⒋铮杂星思揖涂梢源╃甭蕹穸衅恋囊路R话闳思掖┑氖嵌桃鲁た悖肚钊思掖┑氖嵌毯蜘z粗布做的短衣4蠛汗母九┳庞幸氯沽郊剑灿谐づ郏棺拥难揭捕嗔耍钣忻氖恰傲粝扇埂薄
大汉国的服饰等级,主要是通过冠帽和佩绶来体现,这三十人左右的大臣们,冠下加一带状的頍与冠缨相连,颜色、形式各不相同,体现了他们不同的分工;文官的冠耳长、武官的冠耳短,这区分他们之间的一个特征。
诸位官员陆续到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跪坐在皇帝右手边首位的白东明,古代以左为尊,左手便的首位自然是上官经纶,而近日突然出现的右手位置倒是令众人惊奇不已。
文官倒还好,没有过多的询问什么,武官就不同了,多年前的事情给了这些武官很深的印象,白东明的模样和那之前并未有所改变,所有经历过当初事情的武官一眼便认出了当初的那个年轻人,心中顿时惊异不已,看向坐在帝位上的刘全,不知其做的什么打算。
待到所有官员到齐分坐两旁,刘全身边的宦官才高声喊了一句“朝会开始”,这三十人左右的大臣们便开始正襟危坐起来,不许交谈、不许乱动、不许东张西望。
直到开始进入正式的议事环节,这群大臣们才一个个开始踊跃发言。
“陛下,泰安郡遭遇蝗灾,颗粒无收,当地的郡守已经开仓放粮,及时赈灾……”
“陛下,西面边陲,最近一直发现有蛮夷之人不断查探,臣已派人击杀。”
……
一连串的事情下来,白东明算是明白了,这朝会基本上级皇帝听听大致的情况,一些事情该怎么处理,下面的人已经处理好了,然后再往上汇报,大概的样子就和联邦统治下的星球,每个星球都有自己的星政府,小事自己解决,大事国家帮你解决,不管怎么说,你都要先自己想办法。
稀里糊涂的听着耳边这群大臣们的发言,白东明听的想睡觉,这朝会什么时候不开,偏偏放在凌晨三点开,不知道这个时候是人最想睡觉的时候嘛?不懂科学就是落后啊。
心中微微感叹着,就在白东明打算眯一会儿的时候,一个令人不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陛下,昨日吾儿毙命家中,还请陛下为我做主啊。”
听到这里,白东明就知道在这哭哭啼啼的人是谁了,除了那死了儿子的司马炎还能有谁?他也懒得拿正眼瞧他,直接放开神识,观察了起来。
这一看可把他恶心坏了,原来这九卿之一的少府——司马炎,长得实在是丑不可言,脸上一个个坑坑洼洼的坑洞,深凹的双眼,浑浊的双目,整一个颓废的麻子,不哭还好,这一哭闹,脸上的坑洞就跟那啥一样的,令人恶心异常。
被吓到的白东明哆嗦了一下,感觉有些发冷,“想不到这么恶心人的司马炎,居然还生的出司马卫那种俊俏公子,不会又是一个喜当爹的吧。”
越想越感觉有可能,索性不再去想,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假寐起来,反正一切事情有这个便宜师侄在,出了什么事情找刘全就是,他白东明才懒得去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
接着就听司马炎哭嚎着:“此等事情发生在天子脚下的帝都,说不定是他国刺探我大汉情报的呀,想想这些年来,在陛下的治理下,我大汉国力蒸蒸日上,这些宵小之辈定是不愿见到大汉崛起,请陛下下令彻查此事。”
不得不说这司马炎还有几分口才,被他这么一说,一些文官纷纷投了同意票,希望能够抓住凶手,严加拷问,弄得刘全不知如何下手的好,忙不得看向了正在养神的白东明,希望他能够出个注意。
感觉到刘全目光的白东明,直接神识传音过去,“你直接以势压人,就说此事你已经知晓,他儿子是你师姑杀的,如果可能的话,接着这个机会直接让他下台吧,看着心里恶心。”
那声音仿佛在脑海中回响一般,刘全奇怪的看了看周围,想要知道是谁在说话,“看什么看,是你师叔我说的。”
知晓了声音来源的刘全,顿时信心足了起来,他猛然拿起面前小几子上的竹简,朝着正在滔滔不久哭诉的司马炎砸了过去。佯怒道:“够了,司马炎,你教子无方,今日还敢在朕的面前哭诉!”
被刘全这么一砸,司马炎顿时止住了哭声,弄不明白怎么这皇帝今天发这么大的火,原先支持司马炎的几个大臣也纷纷沉默不语,暗暗和司马拉开了距离。
“陛下,我……”
刘全再次砸了一捆竹简过去,怒道:“你什么你,朕告诉你,你儿子被杀的事情,朕昨天就知道了。”
文武百官顿时一愣,他们也是今天才知道这发生的事情,怎么皇帝昨天就知道了。各人心中猜测不一,但相同的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帮司马炎说话。在皇帝的火大的时候冲出去,枪打出头鸟,完全是找死。
假寐的白东明心中对刘全的演技,大大的欣赏,这以假乱真怒目圆睁的模样,还真像那么回事,要不是他神识一直观察着刘全,说不定也会被他给骗了,心中微微一笑,耐着性子,继续看了下去。
看的司马炎说不出话来,刘全接着说道:“朕还可以告诉你,朕不仅知道你儿子死了,朕还知道是谁杀的!”
一听这话,司马炎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难不成昨晚,那臭小子招惹了皇家的人,这才招来杀身之祸?”想到这里,他不禁心跳加快,一阵阵的响鼓在胸中敲响。
“儿子死了,司马家的香火断了,我司马炎活着还有何意义,只是那臭小子死的不明不白,我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弄清楚真相。”
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司马炎一咬牙,直起了身体,直视刘全,冷静道:“既然陛下知道事情原委,还请陛下告知,让我儿在地下也能知晓,做个明白鬼。”
真开双眼,诧异的看了眼司马炎,白东明能够从他身上感觉到那种名为父爱的感情,明明知道在朝会上直视皇帝是失礼的行为,要杀头的,但他却仅仅为了知道事情的经过,明知是死罪却还是这样做了,倒是让白东明有些佩服。
“别太为难他了,他也是个父亲。”许是心中的某块角落被触动了一般,白东明居然奇迹般的帮司马炎向刘全求情。
听到传音的刘全亦是怪异的看了白东明一眼,见其与之前根本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便顿时明白过来,又是传音。而今白东明的要求倒是和不久前给刘全的影响有着很大的差别,这剧烈的反差让他认识到,这位看似冷血的师叔,其实不是冷血,只是感情隐藏至深,不经常接触的人根本感觉不到罢了。
心中已经明了的刘全,继续了他的表演,“司马炎,不要当朕是傻子,正如你所说的,这帝都是天子脚下,稍微有点分吹草动,朕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你家的司马卫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这做父亲的不会不知道吧。”
此言一出,司马炎的心中顿时咯噔一响,不用说他便猜到了自己的儿子做了什么事情,“子不教,父之过,当初没有多加管束,如今司马家断了香火,却是作茧自缚,怨不得他人。”
越想越气,司马炎那丑陋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正常的潮红,接着便感觉到一股气息直冲胸腹,一口鲜血直喷而出,洒满了身上的那件长衫,整个人支撑不住的昏厥过去。
刘全毕竟不像白东明那样感情淡漠,这司马炎在大汉国兢兢业业十数年,少府的事情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条,此刻吐血昏厥,顿时引起他的关心。
“来人,传太医令。”
第二百六十九章 退休制度
在太医令的针灸之下,司马炎很快便悠悠转醒。{免费小说}不得不说这司马炎人虽然丑,但心却是向着大汉国的,这才刚一醒来,便急急忙忙的向着刘全请罪。
“陛下,臣下教子无方,还请陛下治罪。”
这刚刚丧子,司马炎又不顾身体请罪,只要是个人都要被感动的一塌糊涂,白东明自然也不例外,自小便没有父母的他,父亲的感觉仅仅只能从金乌的记忆中获得,而今这一幕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颇为替司马炎感到不值,甚至有些嫉妒司马卫,有着这样一个好父亲却不自爱。
大殿上的朝会还在继续,司马炎的事情并未引起多大的波澜,刘全看在以往他的功劳上没有治他的罪,倒是赢得了这一殿臣子的好感。
司马炎的事情就这样结束了,白东明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干涉,对于司马炎,他仅仅只有一个感觉,作茧自缚,当初的因,现在的果,现世报罢了。
朝会终于进入了最后的阶段,刘全震了震身躯,从座位上站起,俯视着一众大臣,淡淡的说道:“今日朕有两件事情宣布,在朕未说完之前,若有人打断,斩!”
配合着刘全的话语,白东明的神识冰冷的笼罩在了整个大殿之上,让所有人心中不由一颤,更加危坐起来,生怕一点不对就被刘全拉出去砍了。
“第一件事情,自今日其,大汉所有年纪过五十的官员,全部实行退休制度,皇帝四十岁退休。”
退休制度是昨晚光禄寺晚宴的最后,卡琳告诉刘全的,这不仅仅保证了国家政权的年轻状态,更避免了出现青黄不接的状态,对国家政权有着良好的促进作用。
这第一件事宣布完,刘全不急着宣布第二件事情,而是扫视了一圈这些官员,看看他们脸上都是些什么表情,毕竟这样一个决定必定打击到了不少势力的利益,就算是在如今政治清明的大汉国,拉班结派依的现象依然存在着。
被刘全这么一扫,所有人不禁精神一振,仿佛内心所有的秘密都在这目光中一览无余,不少人中奇怪,咱陛下的眼神时候什么有如此穿透力了。
满意的看了一眼诸位臣子,刘全这才缓缓说道:“有什么想法现在可以问,每人限定一个问题,一个一个来,从丞相开始。”同样,为了避免过多的争论,这限定问题的主意也是卡琳出的。
丞相早已不是数年前的那个叶岩,如今的丞相是一位名叫贾儒的中年男人,两鬓斑白,显然有些年纪了,他是这几年才坐上丞相位置的,一双眼神之中满是阴沉之色,看到出来他对刘全口中的退休制度很不满意。
如今轮到他这个丞相说话,自然毫不客气的说道:“敢问陛下,为何要设定这退休制度?”
贾儒并为说施行而是说设定,这意味着他从心底就不同意这退休制度,刚坐上丞相的位置还没几年就退休了,这是他绝对不会接受的。
“这个问题朕待会再回答,下一个太尉。”没有得到答案的贾儒,阴沉着脸恭敬的坐了下去。
太尉,大汉国掌管军事的最高官员,全国除刘全直属的部队外,绝大多数的部队都由其掌控。
太尉熊二虎,听着似乎是个猛将,但事实上却是个谋士,长相并不俊朗,身材也不高大,但他的浑身上下却透露这一股胜券在握,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气度。
他呵呵一笑,朝着刘全供了拱身,“老臣还请陛下详细的解释下,这退休制度的具体细节和优劣情况。”不得不说这熊二虎不愧是太尉,仅仅这一个问题就将大部分人想问的问题囊括其中。
刘全嘴角一翘,撇了坐在身边的贾儒,两者一对比,他更倾向于熊二虎。
贾儒这些年来在朝中明目张胆的拉班结派,组织各种宴会,大有不把他这皇帝放在眼里的意思,只是他是老丞相叶岩的门生,刘全看在叶岩的面子上没有治他的罪罢了。
而熊二虎却是从刘全的父亲那一代开始,就已经呆在太尉的座位上了,说不上三朝元老,但两朝也是有的,刘全一直对他很是依靠。
“何为退休……即是辞官于朝,赋闲于家,颐养晚年的意思。”
此话一出,在场的官员俱是好一阵议论,大殿顿时变得如同集市一般热闹,官员之间相互商议,仿佛没有将刘全的话听在耳中一般。
贾儒冷眼阴笑,在得知这个答案的时候,这一幕的出现就在他的预料之中,辞官、赋闲,这等于是让他们这些人回家吃老米,这不仅仅是对他这个刚刚坐上丞相位置的人而言,绝大多数的官员心中都不会愿意。
然而未等他阴笑一会儿,一丝腥甜中带有点铁锈的味道窜入了他的鼻中,心中不由奇怪“这是什么味道。”紧接着,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冰冷便从心底缓缓浮现。
不错,是缓缓的来的。没有巨lang的汹涌,有的仅仅只是如同青烟般的飘渺,井水般沉寂。
一丝丝的腥甜的味道钻入一众大臣的鼻中,惹得人不由多吸了几口,下一刻,如同贾儒所感受的一样,那种深沉的冰冷缓缓的将他们淹没。
跪坐在大殿右侧的一众上过战场的武官,仅仅只是闻了一点,便迅速屏气起来,这种味道他们非常的熟悉,不论在敌人还是在自己人的身上,他们都闻过,那是血的气味儿。
只是这味道却与战场上那种厮杀不同,它阴沉、黑暗、冰冷;虽然有着令人有所逃脱的时间,死命的挣扎之后却痛苦的发现,不过是做无用功,留给他们的唯有死亡前的恐惧,这股气息自然是白东明释放出来的,他最讨厌人家再说正事的时候,一大堆人跟个苍蝇似得“嗡嗡嗡”的乱叫,让人厌烦。
气息在神识的控制下,没有让刘全和上官经纶沾染到,虽然仅仅只是一丝,但却依然能够令人夜生噩梦。他可不想自己的这个便宜师侄出什么问题,不然就跟司马炎一样作茧自缚了。
随着白东明气息的释放,大殿之上陷入了一片冰冷的情景,动物的本能反应让他们,即便颤抖着身体,也不敢有任何的动作,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出来。
只能继续听着刘全继续说下去,“退休,虽然赋闲在家,但俸禄照拿。二十弱冠,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列位臣工你们认为,五十岁的人了,还需要继续奔波什么?”
“为国,你们已经付出了绝大部分的青春,文官也好,武官也罢,五十岁的人了,已经老了,你们为国家付出,现在到了你们年老的时候,也该是由国家来赡养你们的时候了。就像这朝会,寅时(凌晨3-5点)上朝,敢问诸位,你们的身体吃得消吗?”
一张张感情牌被刘全一一打出,让这些大臣们不由的红了眼圈,在这不知不觉中,冰冷的气息早已散去,留下的只是一群眼红了的男子汉。
没有人会想到这一点,国家是以这种极为人性化的方式,让他们体会到了国家的温暖。回想曾经,寒窗苦读也好,拜求名士也好,不过是想出人头地为国效力罢了,而今国家强盛,政治清明,享享国家的清福似乎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再说了五十岁再退休,有的人能不能活过五十岁都不知道,这个年龄限定已经很宽阔的了。
“另外,大臣们赋闲在家并非就真的是养老了,诸位有什么事情,还是可以通过侍卫的通报进的宫内,甚至见朕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些大臣们唯一担心的便是自己的权利问题,听闻这句话,不少人心中的疙瘩终于放了下来。也只有贾儒依然是阴沉不语。
“至于优劣,赋闲的大臣可以加入太学为国寻找、培养接班的人才,再经过国家的考核后,便可入朝为官,这不仅让朝政官员更加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