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7部分

学生小队进不去,索拉星人也出不来,偶尔几个突围的也很快被分刮干净。
白东明站在高处观察了会儿,寻找合适下手的地方,下手的地方没寻到,却是发现索拉星人中竟然有三只四孔的侯爵级实力。低级的索拉星人在它们的指挥下,竟然同学生小队打的进退自如有模有样,成了僵局。看到这里白东明想起了之前碰到的第一只索拉星人。
“它们这是在拖延时间。”想起不断增加的重力,白东明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难怪之前的那只猎物怎会感觉对这种战斗如此熟悉呢,想想也是如此数量庞大的索拉星人,从上次的实践课活下来的肯定不少,再加上由三只伯爵领头,人类这边只能速战速决,时间拖得越长对人类一方越是不利。
想罢,白东明不再去寻找什么下手的地方,直接开杀。
拉了艾薇一把说道:“在这里等我。”在得到艾薇肯定的答复后,终于是放心的跳下楼向中心的“战场”赶去。
现在时间已经过去25分钟了,再过半小时时间就结束了,这让白东明不得不抓紧了时间,在其他房子的屋顶上稍稍借力,落向了战场的中心地带,那里正是是索拉星人最多的地方。
“上下未形,何有考之?”一声巨喝从白东明口中吼出,在机甲服的力量增幅下,右臂携着下落的冲力朝着脚下横扫而过,指尖划破空气带出的风刃沿着攻击的方向直飞而去,一排尖尖脑袋冲天而起,蓝色血液如同音乐喷泉般此起彼伏,原本密密麻麻的地面顷刻间被清理出一片空地。没有停顿,刚一落地的白东明再次挥“刀”。
“阴阳参合,何本化无?”又是一巨喝,掌刀刀势一变,一种无中生有之感油然而生,刀势不再是简单的挥扫劈砍,无穷的变招从手刀中不断展现,借力、环绕……将周围对自己呈合围之势的索拉星人一一斩于刀下。这是完全的单方面屠杀,手刀虽然是血肉之躯,但杀起人来却是毫不含糊,有着刀意的附着,不是宝刀,胜似宝刀。
虽说这他是第一次真正的使出《天问九刀》,但这并不妨碍白东明的杀伤力。爪子也好骨头也罢,没有谁能够抵挡的住着锋锐的刀意,触之必亡。白东明仅仅只是出了两招,但造成的破坏力却相当于其他学生的总和,单单就死在这两招之下的索拉星人至少两位数。
白东明杀的兴起,但他没有忘记艾薇。刀意收敛,双手五指成爪轻松抓过最靠近自己的两只索拉星人,这些只有两孔的索拉星人不值得白东明用多大的力量,更何况还有机甲服的增幅。
一脚踩在胸膛上,双手抓住脚下猎物的上肢,三分力使出,只用“嗞啦”如同布匹撕破的声音响起,白东明的手上便多了两只滴着鲜血的爪子,继续撕下两条下肢,蓝色的鲜肉横飞四处,只是,面对这些浓稠的蓝色血液,白东明却丝毫没有嗜血的感觉,有的只是深深的厌恶。抛开这个问题不去多想,将另外一只如法炮制的撕断四肢,带着它们跳上了房顶带回艾薇的身边,让她先将积累足够的积分。
许是白东明太过凶残,在他撕扯四肢的时候竟无人敢上前一搏,此刻见白东明离开了,众多的索拉星人也放下心来。同样白东明如此大的阵仗,被其他的学生发现了,有的则暗骂这小子抢怪,有的则是为白东明的实力感到震惊。虽然索拉星人被抢,但却没有实力去教训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东明带着两个“人棍”离开。
时间慢慢慢慢的流逝着,定点刷怪最后刷死的可别是自己……
连续的几个来回,艾薇的积分也足够了,白东明自己早在第一次跳下楼时就已经完成任务。到两人任务都完成,所花去的时间也不过是才过去五分钟,这个时候三倍重力的时间段终于到了。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刚才还在大杀四方的学生们,直接趴在了地上起不来了,偶尔几个实力不错的还能支撑着身体。索拉星人迎来了他们的春天,在白东明结束了他的单方面屠杀后,三倍重力下的他们真正的翻身了。原本还在继续顽抗的低级索拉星人,对着学生们一拥而上。
学生们现在连站起都做不到,别说继续战斗了。虽然索拉星人的爪子撕不开机甲服的保护,但这只是相对来说的,如果是四孔的索拉星人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更何况机甲服也不可能完全将整个人包裹住,裸露在外的头部就是他们重点攻击的部位。
艾薇幸好有白东明在身边,虽然也被压的趴下,但至少不会出现孤立无援,惨遭杀害的情形。
白东明单手扶起艾薇,让她靠在自己的胸膛上,这种温玉在怀的感觉他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自从重生以来,无时无刻不再为着生存搏斗着,低头看看艾薇的小脸,向下一瞄,心中微微有些叹息,脸蛋、生材都不错,可惜是个平胸,**该多好,有些邪恶的想了想,不过还是放下心中的邪念,继续“欣赏”起楼下人类的惨剧。
第二十六章 操你姥姥
白东明从不认为自己是救世主,与其是救世主不如用侩子手来形容更加合适,想想报名时的考核,死在他手上的人还少吗?更何况还有艾薇在身边呢,是陪着美女看戏爽呢,还是亲身体验一下更爽?
楼下,距离较远的学生们不断的挣扎着爬起,努力逃离这个噩梦之地,在这生死攸关之际,生物总是会爆发出自己的潜能。一些原本还趴在地上的学生居然在这时刻实力获得了突破,顶住了三倍的重力向外逃去,但更多的人却是在一一次次的失败后,放弃了希望。有的则是挣扎着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向往走去,只是这些人却被身后多如蝗虫的索拉星人淹没了。
当然也有脑子聪明的人,早就想到了时间问题,比如眼镜男。
聪明如他,早在积分完成的瞬间就回到了平台之上,此刻正和阿尔卡特呆在一起,观看着光脑传过来的画面。
光幕上不断重复的播放着白东明出招的画面,阿尔卡特看的直皱眉头,而眼镜男则阴着个脸对着光幕不知想着什么。
阿尔卡特抬手在光幕上一指道:“37号学员重力直接调到四倍,其他学院重力取消。”身后的眼镜男看着阿尔卡特手指的人影,不屑的哼了一声笑了。
还在“市中心”的学生,除白东明外所有人都觉得身体一轻,压在身上的重力消失了,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但没有人会放弃这个逃命的机会,一个个跑的飞快恨不得少长了两条腿。
只是这些人没了重力,而白东明却觉得身上一沉,很快便适应了过来。“重力再次上升了?”计算了下时间,不禁皱起眉头,“明明还没到四倍重力的时间啊,怎么回事?”不过怀中已经自己站起的艾薇却告诉了他答案“重力消失了。”
这一句话让白东明反应了过来,再一看楼下健步如飞的学生们,他就知道阿尔卡特动了手脚。为什么其他人重力都解除了,偏偏给他加大重力?不是说自己不插手的吗?那么现在又如何解释?
他不相信阿尔卡特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给自己四倍重力。对着艾薇笑了笑,“你先回去,我再等等。”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艾薇还是点了点头,一点怀疑也没有,这样的信任让白东明心中有些愧疚。
看着艾薇远去的身影,白东明独自站在楼顶欣赏着。一分钟后他再次感觉到身体一沉,五倍重力了,稍稍活动了下手脚,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灵便,五倍重力的束缚不是很强,只能让他有了一种在做负重运动的感觉。五倍重力并不是白东明的极限,但他很不喜欢这种被人操控的感觉。面对金乌,他可以怂,那是因为他拿金乌没办法;但对阿尔卡特白东明不会屈服,五倍重力而已,白东明还是能够承受的。
平台上此时已经围了不少人了,回归的他们有着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只是注意力却缠上了阿尔卡特。此刻的光幕中正放着白东明活动手脚的画面,阿尔卡特看的有些膛口结舌,画面中的这个学生的实力已经完全的超出了普通新生的实力。
新生的实力大多在士级左右,少有些天赋不错的能够进入到尉级,但也仅仅只是少尉而已。五倍重力是中尉级所能承受的极限,但他居然只是活动了下手脚,似乎五倍的重力完全对他没有任何的感觉,这说明这个学生的实力极有可能在上尉级别。
阿尔卡特不由得兴奋了,能挖到这么好的学生,自己今年提将是绝对没问题的了。想到这阿尔卡特更加迫切想知道这学生的真实实力,手指有些颤抖的点了下去,“调到六倍重力。”
白东明打算回去了,演戏的人都不在了,还有什么意思?再说保不准阿尔卡特还会继续增加重力,机甲服的重力系统也不知道最高等级是多少,以免夜长梦多,还是回去的好。
寻着艾薇返回的方向,白东明起跳了。
谁知就在这一刻,白东明身在空中无处借力的时候,一重力再次压了上来,六倍重力。
“阿尔卡特,我操你姥姥。”
随着白东明的这声怒骂,他的身体从半空中直直的跌落下去。幸好白东明反应够快,在空中调整好了姿势,落地没有受到伤害,只是周围的蓝皮索拉星人那虎视眈眈的眼神让白东明不自觉的菊花一紧。
索拉星人身上,六倍重力下白东明真正感受到了那种有重力在身的感觉,之前的重力实在是太轻了。“阿尔卡特,这次课程结束,我绝对要你好看。”心中只是暗骂了一句,白东明便将注意力放在了这些蓝皮矮子的身上。
对于这些蓝皮矮子,白东明不明白什么叫心慈手软,一出手就是大招“增城九重,其高几里?”这一招是《天问九刀》中少有的叠浪式攻击,“增城九重”意味着有九次重叠。
虚幻的刀影伴随着白东明的身影旋转了九次,攻击范围逐渐增大,最后一刀更是将方圆三十米内清理一空。周围房屋的墙壁上露着斑驳倒影的划痕便是白东明的杰作。
清空了周围的这些蓝皮矮子,白东明也不继续返回了,而是打算将这里所有的索拉星人屠个干净。六倍重力如何,七倍八倍有怎样,他心中只想杀个痛快。
或许出于人类对索拉星人的仇视,或许是不知哪里来的厌恶感,白东明只觉得这些蓝皮矮子是那样的低贱,蓝色的血液中更包含中一种令他恶心的感觉。有了这样的理由白东明干脆放任自己一次,开杀吧!
这一次白东明没有继续用刀意继续放大招,刀意的攻击总会消耗他很大的能量,尤其是精神方面,很容易造成疲惫。将刀意凝聚在双手指尖,就像给手指套了个指虎,撕扯肉体更加便捷。白东明再次选择了基础武学中的要害部位攻击,在无坚不摧的刀意下,没有任何的索拉星人可以与他一较高下。
白东明的那一声怒骂透过光幕传到了平台上,不仅仅阿尔卡特听到了,就连平台上的其他人也听见了,纷纷带着一种异样的眼光看向阿尔卡特,却被阿尔卡特一句“还要体验重力吗?”给逼了回去。明面上不能看,却可以偷偷看啊。
被迫阿尔卡特只能眼不见为净,继续看着光幕上的这个学生,只是这越是看下去越是心惊,这可是在六倍重力下啊上尉级所能承受的极限啊,可光幕中的这个学生却依然能够毫无阻碍的发动攻击,这可是尉级巅峰的实力啊,一般的毕业生也不过才这个等级而已,他还仅仅只是个新生。
第二十七章 嚣张
不谈阿尔卡特如何震惊,白东明这边可是正在交战中,容不得他分心。
要害部位是指肉体遭受打击或者挤压最容易造成昏迷、伤残和死亡的部位,了解这些部位以求达到一招制敌的最佳效果。人类曾解剖过索拉星人的身体,了解其内部构造,很惊奇的发现索拉星人同人类的身体构造极为相似,同为脊椎动物,同样拥有五脏六腑,不同的是他们的脑容量是人类的几倍,以及基因上的不同。
在没有学会刀意之前,白东明就能凭借肉体的力量生撕气管;现在双手有这刀意附着,生撕起来更加如虎添翼。
以人体为例,头部是要害部位集中的地方,主要分十个要害区。耳廓神经离大脑较近,受到打击后可损伤脑膜中的动脉,轻则击穿耳膜或者耳内出血,重则当场死亡。不过这仅仅只是在实力相同的情况下,而此刻白东明完全占据了是实力上的优势,没必要和这些索拉星人玩闹。
要害部位是一招制敌,但白东明要的却是一招致死。
双掌一拍将一个尖尖脑袋如同拍西瓜一样拍碎,带着满脸的蓝色浓稠,找上了另外一个,手刀横切太阳岤,这个部位的骨质比较脆弱,眼角后方约5厘米的地方有一根颞神经,一旦遭到重击脑震荡是逃不掉的,只是在白东明的手中永远都不会出现脑震荡。手刀横切而过,整个脑袋被削掉了一层,厚度正好是白东明手掌的厚度,消失了一半的大脑皮层从脱落的脑壳中露出,还在蠕动的两个大脑半球一扭一扭,让人看的甚是可爱。
很多人都知道“人中“这个岤位,一掐这里,昏迷的人总会醒过来。人中位于上唇,这里是鼻软骨与硬骨的连接处,神经接近皮层,掐这里的确可以让昏迷的人醒来,但同样打击这里也可以令人昏迷。拳面以小拳第二关节直接击中这里,白东明手中的这只索拉星人面部直接凹了进去,空留下一个长着牙齿的下颌暴露在空气中。
白东明的凶残不仅仅索拉星人见识到了,连光幕前的阿尔卡特也为之一悚,不过很快就转为了一种满意的微笑,“杀人不过头点地,这是在虐杀,不过我喜欢,对待这群蓝皮矮子就要这样。”看的出来阿尔卡特对于索拉星人也是深恶痛绝。
在平台上活动着的学生也被光幕所吸引,所有活下来的人都能感到一股从心底透出的凉气,这种攻击的方式,让所有人都想起了曾经发生的一幕。
报名考核时的那个人,那个单凭肉体就杀了近千人的凶残之人,所有人都以为他死在了路上,只是这再现的一幕让他们陷入了一种恐慌。情绪是会蔓延的,一个一个的慢慢传染,没有人能够逃的过,眼睛稍微好了点的眼镜男更是如此,因为光幕上的这个人正是当初他设计拉去垫背的人。
面对将级的巨蜥都能够活下来,这是怎样的实力?眼睛男囧了,不过这恐慌却很快被抛之脑后,“学院中可是禁止学生之间相互私斗的,只要我在学院一天,你又能奈我何?” 放下心中的惊恐,眼镜男再次将目光放向光幕“37号,我记住你了。”
白东明的生撕肉体活动还在继续,眼睛、鼻梁、下巴、喉部、颈外侧、颈后部都是致命的地方,单手扣住一只索拉星人的下巴,猛的抽出,整个下颚便被扯了下来,空留着一根长长的舌头无力的垂下。
白东明杀了有好一会儿了,身上的重力已经不再增加,具体已经几倍重力了他并不知晓,只是觉得杀的越痛快,身体上的重力就越轻。不知不觉中白东明的实力正在稳固的提升着,提升速度之快实在令人费解,虽说还未突破至上校级别,但时间不会太久了。
再次将一具肉体撕成两截,白东明忽然受到了来自三个不同方向来的攻击,硬接了一个方向的爪子,闪过其他两个方向,定睛一看,竟然是三只四孔侯爵实力的索拉星人。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白东明的话让这三个家伙感觉到了一种藐视,虽说语言不通,但它们依然能够从白东明的眼神中读出那种嘲讽的感觉,张开大嘴吼了一声,有三只侯爵领头,其他的杂鱼自然不甘示弱,纷纷效仿“吼”,逐渐后退,给他们让出了一片场地。
“本想解决这些杂鱼再来对付你们,想不到你们居然会自寻死路。想死,我就成全你们。”长时间的厮杀让白东明觉得有些倦了,总是和这些低等的杂碎战斗实在没有成就感,与其慢慢虐杀不如一刀结束来的利索。
白东明话音一落,三只侯爵就急不可耐的冲了过来,兵分三路,互为犄角,倒是非常懂得合击之法。对于这三只索拉星人,白东明心中不敢轻视,毕竟侯爵的实力相当于尉级,弄不好自己一个阴沟里翻船,那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
双手牢牢抓住其中一只的爪子,不断后退。并不是白东明力量不如它,而是借着这个机会避开其他两只的攻击,避免背后受敌的情况出现。白东明抓住的这只索拉星人急了,刚才还好似自己一爪子就让这个人类后退,现在才明白过来,哪里是逼的后退啊,明明就是这人类拉着自己往后跑,现在是停都停不下来了。
索拉星人蓝色的脸上的恐惧白东明看的心中舒爽至极,忍不住叫喊道:“你们这些下贱的蓝皮矮子,妖族的血统被你们玷污了。”说完左手中指、食指挤进了头顶的两个孔洞之中。索拉星人实力体现的孔洞还不到食指大小,白东明这样挤进去等于是生生的把孔洞扩大了,加上里面密布的神经,如同手指伸进脑浆中的感觉让索拉星人疼的只叫,伸出另一只手企图阻止白东明。
不过白东明不是那种反应慢的人,见索拉星人伸手阻止,果断抽回手指,身体绕道后面双手食指、中指一起挤进四个洞中。“两根手指不爽,四根怎么样啊?”白东明在它的耳边非常邪恶的说着,也不管它是否能够听懂,只要自己听的懂就行了。另外的两只侯爵想要上前解救却被对方手中的同胞挡住,白东明这是将手中的这个侯爵作为肉盾。
四根手指逐渐用力,白东明继续问着“爽不爽?爽不爽?你他妈的倒是说话啊。”仿佛是自言自语他接着说道:“啊,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不会说人话,既然这样,那就拜拜啦!”话音一落,四指猛的一用力,手中尖锐的脑壳便整个打开,蓝色带着晶莹的光泽的脑子直接暴露在空气中。
轻轻一推,索拉星人的身体向倒去,趴在了地上,虽然脑壳被打开,但顽强的生命力却没有让这索拉星人死去,它还在挣扎着向前爬去,做生命之花最后的绽放。
不过这最后的美丽却被白东明不解风情的破坏了。“噗嗤”一脚将脑子踩碎,淡淡说道:“要死就快点死,别没事拖拖拉拉的,浪费我时间。”
第二十八章 阿尔卡特纠结了
白东明觉得现在的自己有一种放下包袱的感觉,没有束缚,什么事情都随心所欲,毫无烦恼。想杀人就杀人,想怎么杀就怎么杀。这种强烈的舒畅之感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空气中飘散的血腥之气,是那样的令人陶醉。
双眼慢慢闭合,身体逐渐放松,像是忘记了身边的一切,浑身毛孔大张,无数的灵气被吸入其中,《金乌耀世诀》自行运转起来,短短的几秒便生成了一个灵气漩涡。漩涡不大,只是覆盖着周边几十米的范围,当然这也和这个空间中灵气不足有关。
白东明是放松了,但其他人却不会,周围一个个凶相毕露的索拉星人可不会给他放松的机会,电光火石之间所有的索拉星人蜂拥而至,恨不得将眼前的人类扒皮抽筋,手中尖爪无不闪着嗜血的光芒。
“真是些扶不上墙的烂泥,就算给你们有了类人的躯体又如何……”微微睁开一条细缝,眼中这无数的蓝色动作越发的缓慢。“天式纵横,阳离爱死。天问九刀中唯有体悟了生死才能使出的一招,就用来给你们送葬吧。”说着刀意毫无保留的凝聚在右臂,长刀虚影立时显现。
“死吧!”随着白东明的死亡宣告,他那瞪大了的双眼虹膜迅速由黑转金,右臂带着无匹的锋锐席卷了周边的一切,体内灵气狂飙般的注入刀意之中,长刀虚影迅速涨大,透明而虚幻的刀影一闪而过。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前仆后继的索拉星人却倒下了,挺着半截的身体倒在了白东明的面前,身体的下半截还在继续奔跑,上半截的直直的掉落在地上,蓝色的内脏、血液构成了这个城市此刻唯一的主题。
这是《天问九刀》中少有的带双重攻击的一招,绝强的刀意泯灭敌人的精神,灵气的加入不仅剥夺了敌人体内的阳气,更给予躯体以摧毁。没有了阳气任何的生物都不可能存活,肉体的毁灭更是将原本不可能存在的生还机会给灭的更加的不可能,这所城市中的索拉星人,真的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咔嚓”、“咔嚓”阵阵碎裂声从充斥了耳膜,短短一两秒内演变成隆隆的巨响,“轰隆隆……”顺着刀意划过的切面,半截的楼房不断落下,楼房倒塌了。
虹膜上金色隐去,恢复黑色的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白东明幡然醒悟“这真是我做的?”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蓝色的血液真实的告诉着他,这就是他做的。
稍稍回忆了下战斗时的感觉,那种嚣张,那种肆无忌惮,还有那奇怪的词语“妖族”,一切的一切让白东明再次的感受到了那种提线木偶的感觉,“你到底要干什么?”深深地无力感充斥着他的脑海,与金乌的再一次交锋,白东明完败。
不说白东明的无力,平台上的阿尔卡特才是真正的感到无力。看着光幕上给出的数据评价,那一击的力量居然达到了将级。一个拥有将级实力的学生能算学生吗?告诉别人说自己教出了一个将级的学生,有人会信吗?本以为弄到了一个好苗子,今年提将有望,到头来却是空欢喜一场。“37号,我被你打败了。”
点了下光幕将这次的实践课视频保存了下来,发送到了自己的邮箱中,阿尔卡特果断的将身份卡放上,按下了一个特殊的黑色按钮“消除在场所有学生五分钟内的记忆。”光脑中性的声音响起,身后还沉浸在白东明那超绝一击中的学生们被从天而降的一道光束集中,两秒后光束消失,学生们一个个失去意识倒在了地上。
见记忆已经清除,阿尔卡特再次点击光幕,将有关白东明的一切视频全部删除,在确认没有任何备份留下后,从机甲服的内衬中掏出一盒烟给自己点上一支,静静的思考了起来。
“将级的实力,就连自己四五十岁的人了都没有达到,这小子年纪轻轻就能拥有,不是另有原因就是天赋之强实属罕见,这是其一;其二,那种如同实质的刀意,来自于怎样的武学;其三,这小子的身份是个迷,可以肯定的是他绝不可能是世家子弟,任何世家子弟都会在学院的档案处备份,就算是私生子也有备份。那么,这样一个身份不明实力绝强之人来到学院究竟想要干什么,或者说图谋什么?”这样一想,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笼罩在了阿尔卡特的心上,额头的眉毛都快连成一条直线了。弹了弹烟灰,“别说今年提将了,弄不好这条命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回头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学生们,深深的谈了口气,继续吸着烟,等待着。
面对金乌白东明只能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既然都已经决定了,还在乎什么无力感,就这样吧。”不断麻痹自己的不甘,无力又能怎样,面对金乌他只能认怂,打又打不着,骂又没回应,只能强自打起精神来面对这一切。收拾好心情,踏上了回归的路程。
十分钟后他出现在了平台上,看着倒在地上的学生白东明很是诧异,再看看一旁还在抽着烟闷的阿尔卡特,暗道:“这是怎么回事?”思量间快速的扫视了一番,艾薇同样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没有去关心艾薇情况如何,白东明注视着阿尔卡特。
不是白东明冷血,而是此刻这么多人都躺在地上唯有阿尔卡特还好端端的站着,学生们倒在地上,老师一点事没有,被人袭击是不可能的,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阿尔卡特弄的了。
看了看阿尔卡特脚边的烟头,八根,足足八根烟,看到这他瞬间就明白了,阿尔卡特内心正在做着某种决定,同为好烟之人,不可能不会理解,抽了这么多烟是为了什么;在看阿尔卡特的姿势,单手抱胸,一手持烟,若不是有这根烟在,此刻他将是双手抱胸,没有安全感!见阿尔卡特这副模样,让原本打算找他算账的想法也放弃了。
“我已经来了。”白东明的语气很淡,很平缓,没有学生老师之间的尊卑之分,就如同在与一个熟人说话一样。
“恩”阿尔卡特将手中的烟盒向白东明递了递,白东明很是自然的抽出一根,在阿尔卡特伸出的火中点燃。阿尔卡特现在可不敢再拿白东明当学生看待,对于强者应当给予尊敬,
“有什么话就说吧,看你这样子我能感觉到,你心里在想什么,是和我有关吧。”白东明一语中的,让阿尔卡亚诧异的瞟了一眼。扭过头,阿尔卡特没有回答,白东明也不去催促,两人一同靠在控制台上吸着烟,缓缓吸着,男人之间的感觉就是这么奇怪,一根烟就能拉近距离。
第二十九章 你就一傻逼
“我该拿你怎么办?”一支烟快抽完了,阿尔卡特终于是开口说话了,话语中带着浓浓的无奈,他接着说道:“37号,你叫什么名字?”面对白东明,阿尔卡特打也不是,骂也不是,更何况打也打不过啊,妥协是唯一的选择。
“白东明。”将抽完的烟头扔下,向阿尔卡特再要了根,继续抽着。
“白东明?你为什么来学院?”说出这话的时候阿尔卡特心中很是担心,全身肌肉绷紧,一脸凝重的望着白东明,担心触碰到他的秘密而对自己出手,但这却又是阿尔卡特最为关心的问题,也决定了阿尔卡特对白东明的态度。
说话间阿尔卡特紧紧注视着白东明的脸色,原本抱胸的手放到了身后,摸上了控制台,只要白东明对自己有什么地方说的部队,立刻就会拉响警报,关键就看白东明怎么回答了。
朝着阿尔卡特笑了笑,白东明也是没有办法,他在重生后才知道身身体的原主人已经报名了军事学院,想退出已经不可能了,只能硬着头皮来了。自嘲的笑了笑,答道:“我是来学习机甲操作的。”
白东明避重就轻,将自己的实力放在一边,将“机甲操作”推在了阿尔卡特的面前。
“学习机甲操作?”这个答案有些出乎阿尔卡特的意料,在他的心中白东明必然是对军事学院有某种特殊的企图才来的,可现在人家说他是来学习的,里正经学习的,这真是打了阿尔卡特一个措手不及。“那你的实力……”阿尔卡特最大的疑问是白东明的实力,虽然知道这是每个人的秘密,但阿尔卡特还是问了出来。
阿尔卡特毕竟不是白东明这种场面上打滚多年的“老人”,很容易的就将自己的目的暴露了出来——对白东明实力的担心。明白了根本原因,这个问题就好解决了,白东明看着阿尔卡特呵呵一笑,什么也没说就这么瞥着他看。
“好吧,好吧,我不问这个问题行了吧,以后你打算怎么办?”自知理亏,阿尔卡特也不好意思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换了个话题问道。别看两人谈话很是和睦,但阿尔卡特依旧没有放松一直放在背后的手,不管白东明怎么回答,只要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阿尔卡特就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松懈。
“当然是继续学习……”啦还未说出口,就被阿尔卡特粗暴的打断了,“白东明,别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别把我当傻子,你来学院究竟要做什么,你的身份是什么,都给我说明白,还有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这些学生就要醒了,五分钟内你要是说不清楚,就别怪我拉警报了。”说着阿尔卡特让开了身体将身后的手暴露出来。
看到这里,白东明不禁怒从心起,“你这算什么意思?耍我吗?”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谎,只是阿尔卡特一厢情愿的认为他会对学院做出什么事情出来。白东明心中纳闷“难道自己就长得这么像坏人?”
“什么意思?这要问你什么意思,我的问题你都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避重就轻,以你的实力还要来学院学习吗?以你的年纪能有将级的实力吗?这一切不都说明了吗?你究竟来学院有什么目的,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
白东明真的很想给他两巴掌,这人脑子怎么就这么不好使呢?懒得解释,将最后一口烟吸尽,扔下烟头,走向艾薇去查看她的状况去了,直接的无视阿尔卡特。
“站住,再走一步,我就拉警报了。”刚走没几步,阿尔卡特那紧张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背对着他白东明问道:“是谁规定将级实力不能来上学?是谁规定普通人不能拥有将级的实力?又是谁规定将级就必须要什么都会?”语调平静,丝毫听不出有任何生气的感觉,“阿尔卡特,我送你一句话。听好了,记住了,别哪天忘了又跑来问我,当然还是会很大方的再告诉你一边,你就是一傻逼。”说完也不在乎阿尔卡特是不是要拉警报抱起艾薇查看起来。
阿尔卡特呆住了,自己居然会被人骂傻逼,再回头一想白东明刚才问的几个问题,“他不会真的是来学习的吧?”想到这阿尔卡特心中哇凉哇凉的,要真是这样,自己不仅没捞着好处,还把一个将级强者得罪了,那真是老寿星吃砒霜——找死!
这下可把阿尔卡特吓坏了,连忙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没有,我说的都是假的,你可以放心,不过有一句是真的。”“那一句?”无论那一句都阿尔卡特来说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就是你是傻逼那句话啊,还要我再复述一遍吗?需要的话,很乐意效劳。”在检查艾薇没有什么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