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75部分

有。
面带喜意的两小,重重的点点头,对着白东明嘿嘿的傻笑着,看的出来他们对自己的选择很是满意,纷纷将自己选择的玉简递给了白东明,让他看看。
熊俊语选择的是《阵道屠戮》,不错!是屠戮,而非图录。
看到这片玉简,白东明一时说不出话来,也不知这熊俊语是幸运还是倒霉。
《阵道屠戮》是一个阵道狂人所编撰的,由于其本身为魔道中人,经常受到正道人士的追杀,为了能够快速突破实力,才发明了这本典籍。
这部典籍在白东明获得之初,曾看过两眼,讲究的是以阵法入道,然而非入天道,而是杀到道,遇敌以阵法相对,杀敌养身,将自己炼制成阵法的阵心,挥手之间便可布下任何一种阵法,在群战之中算的上是一种极端的战力了。
看上去非常不错,可惜这部典籍却有着三个极大的缺陷。第一,一旦修炼,便不可停止,否则阵法反噬己身,轻则全身经脉毁于一旦,无法修复,永世不得修炼,重则爆成一团血雾,永远消失天地之间。
第二,这部典籍之中能供于修行的阵法太少了,只有那么寥寥几个,可修行却不能停止,唯有自己不断琢磨阵法,不断研究出新的阵法刻画于身体的各个部位,没有绝强的天赋是根本不可能修行成功的。
第三,养身有着极大的缺陷,虽然每杀死一个敌人,便可通过掠夺其生命,恢复自己的伤势,没有伤势也能加快突破的速度;但是,杀敌养身有违天和,加上入的又是杀道,每杀一人,便会在自己的心中留下一丝魔障,终有一天,这魔障会成为阻拦自己突破的心魔。
由于其在白东明的心中不怎么重要,也颇为垃圾,所以被归入了初级**之中,事实上,若是这部**修行的好的话,千军万马之中任由其进出,整个人完全化身一台超级火力压制装置,若是配合上带了识别玉简的修真部队,可以说这是一部只要阵法够强,就算是天仙强者也能杀给你看的,一部剑走偏锋的**。
综合来说,这部典籍就是一部垃圾之中的垃圾,白东明想不出为什么,熊俊语这看似阳光的孩子居然会选择这个,他已经很清楚的将这些典籍的利弊都刻画在石柱上了,这小子究竟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怎么的。
看着依然有些兴奋的熊俊语,白东明心中微微叹气,“一个好苗子就这么自残了,哎……”
可即便如此,白东明却依然没有任何组织的想法。
细节决定成败,选择决定人生。
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选择复出代价,这也是他没有任何组织的原因,更何况,白东明在三小进去之前说过,“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和熊俊语不同,三丫头选择的**就要好很多了。
《剑典?初》,数千年前修真文明巅峰时期,修真大派弈剑门的入门法诀。
修行起来中正平和,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修行,虽然不像魔道那样突破速度斐然,但却稳中求胜,只要坚持下去,修道元婴期不过是妥妥的。
这弈剑门可以说挺倒霉的,最后一代掌门,实力低微,天赋更是不行,终其所能也不过金丹期的实力而已,再加上门下更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高徒,最后落了个被仇人灭门,**典籍遍布集市的下场。
《剑典》分初、中、高三部,且三部都在白东明的手中,不得不说这三丫头是幸运的。
起初这《剑典》流落坊间的时候,曾有万人空巷,争相购买的场景。可惜,当这些人买回去准备修行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剑典也不是那么容易练的。
因为他们没有剑脊。
弈剑门的**讲究人剑合一,化身为剑,一剑破万法,而想要做到这些,剑脊则是必须的。
弈剑门上下想要修行剑典,则必须由其师傅炼制一柄灵器剑脊粗胚,和自己的脊骨相合,这是弈剑门炼制自己本命飞剑的特殊方式。
剑在人在,剑毁人亡。
剑脊便是自己的脊骨,脊骨被毁,如何还能活的下去?
虽说这是本命飞剑的方式,可是这本命飞剑需要在元婴期后方能离体而出,在此之前,任你如何使唤,它就是不理你。
所以说三丫头是真的很幸运,正好在白东明这里有着一份炼制剑脊的方法,全世界唯独的一份了。
说来也巧,这剑脊的炼制方法正是来自于,阁楼中的那位强者,虽然不知道他生前实力究竟如何,有着怎样的来历,但这剑脊的的确确来自他的手中。
满意的点点头,白东明直接将这剑典的事情告诉了三丫头,顿时引来其他两小的羡慕之情。
问完了两小,白东明终于将注意力放在了娄安的身上,沉默了会儿,他便问道:“为什么你没选?没好喜欢的?”
娄安摇了摇头,沉闷的回答道:“没有合适我的。”
白东明听的眉头微微一皱,接着又放松下来,心道“这小子的话听着很舒服,只是他真的知道那个是合适自己的吗?”
匿天阁之中所藏的**不下百部,就算他娄安一分钟看一部,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看完,更何况这里的**虽然看似垃圾,但实际上大多是顺着白东明的眼光来看的,其中有不少都是非常不错的东西,比如三丫头的《剑典》。
后续的**,只要三丫头修行完成初级的便可以给她,如此一来,三丫头完全可以修至大乘。
反观熊俊语,虽然看似选了魔道**,但公道自在人心,只要他不做坏事,有谁会认为那是魔道的**,相反,只要他天赋决然,能够开发出强大的阵法,渡劫飞升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以说这两人的选择,虽然不咋地,但至少不是一片黑暗,至少还有路走,至少两人都长了双钛合金狗眼,没白白选lang费机会,可娄安却选都不选,这是放弃的打算吗?
白东明第一次对这个自己颇为看好的学生感到不爽。
“那么你觉得哪种**是适合你的?”他平静的问道,毕竟是自己看好的学生,要是真的就这样废了,打的还是自己的脸。
娄安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说道:“在《修真认知》中,您曾说明了武学和修真的关系,殊途同归,相比起修真,我更期望的是武学。”
白东明闻言,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真的想学武。
就他自己而言,他是以武学起家,以武入道,在解决了金乌之魂的事情后,才真正的接触到修真的事情,相比起修真,武学他更加的拿手,更何况两者殊途同归,不过一快一慢罢了。
仰天大笑的白东明,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比起之前那一点点小小的不爽,此刻的他似乎更加的兴奋。
“既然你想学武,好!从明天开始就跟我学武,早课你们三人可以不用去上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顿时让娄安有些安静的眼睛,变的期待起来,他真的没有想到白东明会给出这样的答案,在他的意识之中,白东明能给她一本武学秘籍就算好的了,却没想到竟然是跟在身边,亲自教导。
闻言的三小,目光顿时兴奋起来,熊俊语和三丫头,更是蹦蹦跳跳围着白东明欢呼着。
在安排完了三小的事情后,白东明特意要求,不许将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否则就直接遣送回家,不再教导。
对于这样的惩罚,三小自然点头应允,能获得白东明亲自指点,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谁会傻了吧唧的说出去。
第二百九十章 五百筑基
白东明现在的生活非常的日常,上午给学生们上早课,下午给三小开小灶,晚上和自己的老婆嘿咻嘿咻,要不就是不断的积累灵气,将包括自己的妖丹在内的十颗“伪太阳珠”排成阵法,日子过的不要太惬意啊。{免费小说}
娄安作为他看好的学生,在表明了自己想要学武的目标后,便开始接受了他地狱式的训练。
他可没有白东明那卡了外挂一般的天赋,面对白东明的问题,他始终不知道如何去解答。
“什么是刀?”
这个问题是白东明曾经经历过的,也正是这个问题打开了他在武道上的道路,面对这个最看好的学生,同样的问题被他丢了过去。
刀,属于武器的一种,杀伐之器,其被创造出来的唯一的目的便是杀。
当然因为刀的种类不同,其用法自然也不一样,各式各样的发展使得刀的姿态千变万化,但唯有一点却始终不曾变过。
刀是工具的一种,其生来的天性虽然主杀,但更多的是在人的手中,展现这一特性,也就是说人性即刀性。
娄安不过是个十一岁的孩子,面对人性这种问题他不明白。
为了让娄安清楚的认识到什么是刀,白东明特地从帝都的铁匠铺那里打了各种各样的刀数百把,不求多么的神兵利器,或是如何的吹毛断发,仅仅只是平常的刀罢了。
杀猪用的杀猪刀,割麦子用的镰刀,切菜用的菜刀,剁肉用的砍刀,雕刻用的刻刀,只要是和刀有关,便全部的打了几套给他,让他自己慢慢琢磨着。
白东明的心是好的,只是他低估了一个孩子的开窍程度,就一般的孩子而言,娄安头脑开窍的程度已经不错的了,但和成年人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
面对这么多的刀具,他一时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白东明究竟要让他干什么。
“既然你不知道要干什么,那就从最基本的开始练起吧。”说着,白东明从成堆的刀具中随意的挑了一把出来,对着娄安说道:“这是一把杀猪刀,从今天开始,你就练杀猪刀,怎么练?当然是杀猪啦,你有一个月的时间去体会杀猪刀的意义,这个一个月内,你不得回到学院之中,一个月后,我会检查你的成绩,如果还是不行,那就再杀一个月的猪。”
在打发了娄安去杀猪后,白东明便将注意力放到了另外两小的身上,熊俊语的《阵法屠戮》,需要大量的阵道知识,既然学生需要,那做老师的也不能私藏,为人师表自然要有做老师的样子。
一片《阵道全解》的玉简就这样从他的手中流失了出去。
三丫头的《剑典》需要剑胚,白东明又是全心全意的花费材料和时间,给她打造了一条可以成长为极品灵器的剑胚。
面对这两个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成长起来的学生,他可谓是劳心劳力付出了不少。
春去秋来,一年四季的景色在这修真学院之中似乎看不到一点的痕迹。在海量的灵气笼罩之下,这里的花草树木一直处于生命力最旺盛的时期,气温也始终维持在二十度的样子。
相比起南疆一直炎热的气候,这里更加宜居。
上官经纶带领的五百兵士在这虫兽丛生的南疆已经一年了,在他的储物戒指之中,疗伤类丹药使用的次数逐渐减少。
并不是不在需要丹药,而是这些兵士在经历了一次次的战斗之后,积累了无数的经验,对于这里的环境以及敌人的作战方式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此消彼长,这丹药方面自然用的也就少了。
这些兵士不同于学院之中的那些大汉国的花朵,身为兵士的他们,所面临的无一不是凶残的战斗,越是深入南疆,敌人就越发的狡猾。
曾有一次,他们为了追杀一直南疆的食人族,深入南疆深处,却不小心误中敌人陷阱,好几人都身受重伤,若不是上官经纶一路陪同,说不定这五百人,可能就只有五十人还活着。
敌人是狡猾的,他们熟悉南疆的环境,但这些兵士也不是吃素的,打了这么多战,要是还摸不清敌人的心理也就白打了。
一次次的受伤,一次次的恢复,破而后立,终于在这还有三个月就要过年的时候,这五百的兵士竟然陆陆续续的全部突破筑基,甚至白东明为他们准备的突破筑基用的辟谷丹都不再需要,这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
而今,在面临这最后的一战的时候,五百人马心中都憋足了劲儿,想要在这次的战斗中一举歼灭敌人,算上路上赶回帝都的时间,正巧三个月左右,如果今天这个时间结束战斗,还能赶回学院过年呢。
“嘿,国师,跟您商量个事,您看行不?”
跟上官经纶说话的是这五百人中的一位普通的小个子士兵,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下来,士兵们和他也都混熟了,没事的时候这五百零一人总在一起吹牛打屁,上官经纶也是人,虽然白东明让他照顾着五百兵士,但总不能让他一句话都不说吧。
所以,这一来二去,他倒和这群朴实的汉子没了上下之分,仿佛朋友似得关系。
“说说看,要是我能做的到的,那自然会帮衬帮衬。”
小个子兵士嘿嘿的不好意思笑了起来,“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您看咱们这也来南疆快两年了,食人族的部落,这也是最后一个了,我就想咱们这次回去,到帝都差不多也就过年了,让你给院长说说,能不能给咱们发点年货什么的,大家一起过年热闹热闹。”
上官经纶一听,顿时一拍脑门,“你看我着脑子,把过年的事情都给忘了,成!这事我回去和院长商量商量,以咱院长的脾气,应该没多大问题。”
得到答案的小个子士兵向着他道了声谢,便欢呼雀跃的回到了自己的小队中。
看着小个子士兵的背影,上官经纶回想起了,这支五百人的队伍,这一年多时间的变化。在这段时间里面,五百人的大部队,已经分化成各个小分队,十人一组,由小组长带领着行动。
五名百夫长则成为将军一般的核心人物,所有的作战计划,行动方案,人员配置都由他们五人商量,不知不觉间,这五人已经有了如此长足的进步。
虽然距离白东明口中联邦的特种兵,依然还有着很大的差距,但这对于现在的大汉国来说已经算的上是非常强大的部队了。
甚至在个体的实力上,联邦的特种兵也不一定是大汉国特种兵的对手,修真学武之后的他们一个个实力进步飞快,而今更是全部突破筑基,如此一支部队,就算是放在整个大陆也没有能够抵挡的部队。
筑基强者的力量比校级高手还要高上一筹,想一想,五百筑基是一个怎样的概念。
当然和他们不同的是学院中的学生,学生们可能一拳挥出的确有着筑基的力量,可事实上,不论是对敌的经验,还是迎战的心理或是战斗的技巧,都和这群兵士完全不能相比。
他们就像是拿着枪炮的小孩,当然就算没有枪炮,他们也依然是小孩,手中虽有枪炮,却根本不知道如何使用,无法发挥修真的力量。
所以不论是一对一,还是一对多,学院的学生绝对的完败,更何况至今近两年的时间,也只有三小突破筑基而已,其他的学生依然还在练气的阶段,更加不可能和他们相比。
上官经纶并不知道这段时间学院中发生的事情,他只知道,自己跟随着的这支队伍将成为大汉国横扫大陆的利箭,摧毁敌人的毒牙,是一支不可战胜的队伍。
至于过年的年货,就算白东明不答应,他这个做国师的都会让皇帝答应,年货而已,小意思了!
第二百九十一章 战术
丛林的生活不比帝都,这里什么都没有,天为被地为床,偶尔在没有找到食物的情况下,这些兵士才会动用上官经纶储物戒指中的食物,进行补给。
为了对付这些狡猾的食人族,这些兵士们往往会在一个地方,定点呆上几天,期间只能小心翼翼以水冲击,熟食和大动作是根本不可能的。
在今天这最后的一个食人族部落终于,显露在了他们的面前,只要把这个部落的人彻底解决,他们就可以班师回朝,好好过年去了。
想起国师答应自己的话,阿青心中便一片火热,当初若不是他看中了那特殊的补贴,加入了修真学院建筑队,也不可能会有现在的实力。
阿青第一次对自己这样的选择感到一阵满意,心中不断闪过自己带着年货回家过年的情景,家中的老母亲年事已高,虽然自己已经修真,但为了满足她老人家的员,自己是不是应该找个婆娘呢?
胡思乱想的各种思绪在阿青的脑海中不时闪现,突然,一股强烈的危机袭上他的心头,想也不想,就像是身体的本能动作,阿青握着手中的大刀突然一横,挡在了自己的面门前。
只听“叮”的一声脆响,手中大刀一震,竟是差点脱手而出。
阿青暗道一声“好强的力道”,来不及看是什么撞在了自己的刀面上,便迅速鼓动灵力大喊道:“敌袭!”
五百兵士驻扎的营地不小,阿青和他的小队驻扎的地点偏偏在最外围,承担着警戒的工作,经他这么一喊,后边营地的战友纷纷反应过来,紧握着手中的武器,寻找好掩体避开了敌人的锋芒。
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敌袭居然只有零星的几只粗糙的弓箭,便没有了然后。
静静等待了一会儿的他们始终没有等到敌人的出现,已经完全适应了丛林战斗的阿青和队友,用手势比划了一阵,便轻手轻脚的越众而出,借着灌木的影藏,向着攻击来的方向摸了过去。
蹑手蹑脚的行进了一段距离后,阿青才发现那居然只是几个身体强壮的食人族男子,脸上画着一道道的奇怪纹路,赤身**,光着脚踩在树上,手中一把简易的短弓和几支粗糙的木箭。
几名食人族男子最终叽里咕噜的说着不知名的话语,看那样子似乎在商量着什么。
阿青和队友点了点头,会意的向着敌人的后方摸去,如果敌人仅仅就这么几个男子的话,凭借他们小队的人很快便可以解决。
南疆的灌木很多,由于气候湿润、炎热,这里的灌木长的很是茂盛,阿青和队友们便是在这些灌木的隐藏下,悄悄的匍匐前进着。
不过盏茶的时间,一个小队的十人便摸到了敌人的后方,阿青悄悄的探出了自己带着枝条做掩护的脑袋,对着敌人的后方一扫,眼中顿时露出了思考的神色,便再次隐蔽了起来。
身边的队友几个手势一打,询问着结果,阿青面露难色,左手示意了一番,便打出了撤退的手势。
其他队友不疑有他,纷纷听从阿青的指挥,原路返回了营地。
回到营地,有了身后那四百九十战友的存在,阿青心中安定了很多,在五位百夫长的要求下,在地面上绘画了起来。
“这里是敌人先锋小队的所在位置,我看了下,只有零星的几人,原本凭借着我们小队的实力,完全可以轻松应付。但是……”
阿青说着在敌人先锋位置的后方不远处画了一个大圈,指着大圈说道:“在这,有着明显的陷阱痕迹,从痕迹的规模上来看,很大,至少能将咱们五分之一的人坑在里面。”
和南疆的食人族战斗这么多年,敌人挖坑的手法和布置,这群汉子早已摸头,只是这能坑下一百人的陷阱还真是少见。
“这不是最重要的,在这里,有着一群在人数上不下与我们的敌人,差不多也有五百人。”
一听这话,五名百夫长的表情顿时严肃了起来,五百人马可不是小数目,根据他们前段时间侦查的结果来看,这最后一个部落顶多只有三百左右的战力,这多余的二百人马是从哪里来的呢?
其中一人突然说道:“他们不会吧老弱妇孺也拉上来了吧……”
听到这里,五名百夫长心中基本肯定了这个答案,之前他们的战斗都是直接解决了这些青壮年战力,对于老弱富裕一概没有动手,而再经历了被这些老弱妇孺伤害的事件后,他们的宗旨直接从杀光战力,改成屠村。
不留一个活口。
因此不论是年轻男子,还是那些老弱病残,全部被这些大汉国的兵士们剿灭的一干二净,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残留下来,因此,这最后一个部落突然多出来的人马,也只有可能是将老弱妇孺都算在内了。
背水一战!
这是敌人最后的挣扎了,先前的偷袭,与其说是偷袭,不如说是试探和引诱,引诱他们想着陷阱的方向过去,只是这种战术已经淘汰,他们所面对的是大汉国最精锐的战斗力。
五名百夫长细细一商量后便宣布了这最后的战斗安排。
“既然他们想背水一战,那咱们也成全他们好了。今天的作战计划是‘蚕食’,行动方案如下,所有持有弓箭的人组成一个临时小队,由我亲自带队,我们只需要吸引注意,不需要正面看交锋,他们不是擅长弓箭吗?我倒要看看是他们的弓箭强,还是咱们的箭利。”一号百夫长如是的说道。
随着他的话语,手中持有弓箭的兵士便自发的在营地的周围组成一个临时队伍,细细一数,差不多也有近一百人左右。
“持有枪、戈等长兵器的出列,在营地左侧组成队伍,记住了,我们的兵器较长,在这丛林之中无法发挥太大的作用,因此我们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困’,在弓箭小队战友的打击下,用我们手中的长矛,阻止敌人的败退,都听明白了没有!”二号百夫长“明白!”一如之前弓箭队的模样,大批的人马走出原来的队伍,只是这次的人数似乎颇多,有着近两百的人马。
剩下的两百人由于武器只有一种——刀,自称为大刀队。
“我们大刀队的战士和其他两队不一样,从进入南疆以来,我们都是活跃在最强的战士,杀的人,我们最多,受的伤我们最多,同样军功我们也最多,这次结束之后,我们就会帝都,好好的过年。”
“但这最后一战,谁都不许给我含糊,不然别怪老子手里的刀不顾这么长时间的兄弟之情。”三号百夫长为人颇为豪爽,这一声威吓,不仅没有将大刀队的战士们吓住,反而激发了他们心中血性。
大伙纷纷叫道:“老大放心,这一次咱们肯定干的漂漂亮亮的。”
满意的点点头,三号百夫长“嗯”了一声,吩咐道:“好,既然如此,阿青你出来。”
“是。”阿青答应了一声,便出列来到了三号百夫长的面前,挺直了身躯,等待着长官的吩咐。
“前面的情况你侦查过,地形你也熟悉,这二百大刀队,我分你一半,我要你在弓箭队攻击之后,给我冲一阵,把那些个孙子给我杀怕了往后逃,我会带着剩下的一百人,跟在长枪队的一边,只要敌人后退了,咱们就给他来个‘瓮中捉鳖’,你明白这次的战术了没?”
“老大放心,我明白了,前后夹击战术。”
“好,既然你明白了,这次回帝都,我试着看看能不能联系上太尉,到时候也给你弄个官当当。”三号百夫长对于阿青似乎很是看中,连这话都说出口了。
然而换来的却是阿青的白眼,“切,当官?没兴趣,老大你要是有能耐,跟咱院长反应反应,看看是不是给咱大伙都找个婆娘才是能耐,兄弟们说是不是!”
“是……”一连串肯定的回答,令三号百夫长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气恼不过的他,趁着阿青转身的瞬间,直接一脚揣在阿青的屁股上。
怒骂道:“你当老子不想啊,老子都快三十了,到现在还是个处,有那机会我还不找,一天到晚呆在这兵营里,闻的都是汗臭脚气,就你小子知道女人。”
嬉笑打闹了一阵,三号百夫长拗不过大伙的意思,只能说找太尉说说情,毕竟娶媳妇这可是人生大事,他们这些小人物的话,院长不一定听的进去,还得拜托太尉出马才是道理。
第二百九十二章 食人族灭
为了保证敌人全部都在瓮中,三号百夫长还特地带着他那一百人的队伍,去了趟食人族的部落,将他们大祭祀的人头砍了下来,接着才带着部队赶向了战场。(。纯文字)
弓箭队的人马一个个都可以说是神射手了,有着校级往上实力的他们,身体素质有了极大的提高,眼睛能够清晰的看见一公里以内的蚂蚁,身体的敏捷性更是提高了不知多少,在丛林之中更加的灵活。
刚刚开赴战场,眼尖的他们便率先发现了敌人的存在,那一个个打扮的怪模怪样的食人族便是他们的目标,在南疆追杀了一年多的食人族,这最后一战他们都卯足了劲,手中长弓握的牢固,纤细的弓弦紧绷着,只要一号百夫长一声令下便立时发动致命的打击。
二号百夫长所带领的长枪队,已经及时的摸到了敌人的身后,一杆杆长兵器巧妙的隐藏在灌木和树干之中,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的痕迹,但只要一靠近,便能感受到那些兵器上散发着的冰冷寒意。
阿青所带领的大刀一队,已经就位,手中大刀被紧紧握住,战斗还未开始,一种危险的气息便在这丛林之中弥漫。
仿佛感受到了这危险的气息,一只只飞鸟发出了恐惧的名叫,成群的离开了这即将成为死地的家园。
敌人同样戒备着,只是他们一没有强悍的身体素质,二没有强大的武器,不论从哪里来说都非常的原始,弓箭队和他们不过相隔一百米不到的距离,但他们硬是没有发现,依然还沉浸在战斗准备之中。
“叽里咕噜……”
“咕噜叽里……”几名食人族像是在交谈什么,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这诡异的气氛。
一号百夫长,右手轻轻摆起,利箭上弦,肌肉紧绷,所有弓箭队的战士,眼中犀利的目光死死盯住自己的目标,他们的作战方式很简单,完全的自由发挥,只要眼中有敌人,只要手中有箭,只要还有距离,,他们就是不败的勇者。
一直隐藏在后方的上官经纶看着这一支支蓄势待发的部队,心中很是满意,“呵呵,这一场战斗下来,我大汉对西大陆的攻势也可以摆上日程了,有了这么一支大军,我大汉横扫大陆指日可待。”
下一刻,一号百夫长大手一挥,一支支闪烁着寒光的利箭便离弦而去,锋锐的箭头直接破开没有丝毫防护的皮肤,电射一般的刺进了敌人的身体之中,箭头的倒刺则保证着,即使这些箭头被拔出,敌人的伤口也会受到恐怖的破裂,死亡仅仅只是时间问题。
一名名弓箭队的战士,在树干和地面之间挪腾跳跃,追击,瞄准,杀敌一环紧扣一环,不断的推进,不断的摧毁敌人的意志。
这些原始的食人族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仅仅只是一次试探引诱,便引来了敌人毁灭性的打击。
由于大汉这边放的都是弓箭,这些食人族似乎好像仗着人多势众,想要吃下弓箭队,却不想这会儿,阿青带领的大刀一队从左翼突然杀了出来,凭借着他们手中砍刀的锋利,和弓箭队的配合,一正面应敌,一侧面火力输出,不过短短的片刻,便将敌人的零散的冲击杀的片甲不留。
领头的食人族见大汉人多,叽里咕噜的大吼大叫起来,有了他的这一动作,所有的食人族不约而同的向着不远处的陷阱跑去,这是他们捕猎野兽时常用到的“放风筝”战术。
只是大汉的精锐不是野兽,他们有着良好的军事素养,和丰富的作战经验,在明知前方已有陷阱的情况下,他们不可能还踩中。
早已等候多时的长枪队迅速把握时机,就在这五百食人族越过陷阱的瞬间,一排排长枪从两侧茂盛的灌木中突然窜出,打的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锋利而粗长的长枪仿佛战场上的绊马索,将这一窝蜂的食人族当做狂奔的马匹,一下子就撂倒了几十。这几十人一倒下,后面的人便如同骨牌一般,连着倒下了一片,踩踏死了不少他们的自己人,二号百夫长站在树上略微的数了数,点了点头,被他这一弄,留在这里的差不多有近百的人了。
绊马索是软的绳子,但这里的长枪却锋利无比,一碰上就直接斩断了这些人的双脚。没了双脚的敌人自然没有了多大的能耐来,二号百夫长带领的长枪队已经立功,自然没必要再去和大刀二队抢着最后的功劳,只是带着自己的人,用长枪将倒在地上的敌人,不管死活挨个在脖子扎了眼,确保留在这里的人都是死透了的。
已经完成了自己任务的一号、二号百夫长在陷阱出碰了头,将这一地的尸骨朝着陷阱之中丢去,用他们自己挖的坑,坑了自己。
三号百夫长虽然率领这大刀一队朝着战场前景,但行径之中却在观察着,非常了解一号和二号的他,猜测着这会儿,那边的战斗差不多已经结束了,剩余的漏网之鱼必定会朝着自己的方向回来,所以,他一面前行,一面将自己的队伍撒了出去。
仿佛撒网一般,将这周边的区域笼罩了起来。
老天没有让他多等,这功劳注定是他的,撒出的士兵们迅速回报,在前方不远处果然发现了往后逃窜的食人族。
三号大手一挥,这最后的功劳该是入手的时候了。
时间已经几近黄昏,日落的余晖在这丛林之中无法将太多的地方照亮,为了赶在太阳完全下山前赶回营地,三号身先士卒,带着数十人的大刀小队,朝着这股残留,一个饿虎扑食的冲了上去。
才出狼丨穴又入虎口,这股不到一百六十人的食人族正在为自己能够顺利逃亡而感到庆幸,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又突然的杀出了一支大汉国的部队,那寒光闪闪的屠刀看的一众食人族心惊胆颤。
为首的食人族头领心中一横,脸上奇异的纹路一阵扭曲,口中叽里呱啦的不知说了什么,但三号百夫长从这些人的面上都看得出一众决绝的表情。
提着事物的右手猛然超前一丢,一个老者的头颅圆滚滚的辘到了这些家伙的面前。
面对这自己大祭司的脑袋,这群食人族仿佛失去了什么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