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星际之十日横空〗第8部分

题后,白东明继续调侃起了阿尔卡特,至于为什么还继续调侃这个傻逼,用他的话说就是“有个傻逼给你调侃,你不调侃,你也是傻逼。”
阿尔卡特脸色一囧,浑身痞气又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刚才那种大义凛然的感觉消失的无影无踪,一边捋着金色的长发,一边说道:“老兄,别这样小心眼吗,我当初是真不知道你是来学院学习的,毕竟你这么牛逼的高手来,不论是谁心里总有些怕怕的,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了我算了,大不了我承认自己是傻逼好了。”
‘看来,这阿尔卡特也不笨啊,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倒是可以亲近亲近。’心中思量了会儿,白东明打算割他一刀,“放过你可以,但你也得表示表示吧,拿出你的诚意来。”
“老大,你还想我拿什么诚意啊,我为你做的这些还不够吗?看看他们,”伸手指着躺在地上的学生们继续说道:“为了不把你的事情扩散出去,我可是消除了他们5分钟内的记忆,更是把对你的监控视频给删了,我给你顶了这么大的包袱,你还要我给你什么诚意?”在终于确定白东明对自己不会又任何威胁后,阿尔卡特雄起了,这些事情虽然他可以做,但每做一次都会被记录在案,比如使用了记忆消除装置,在比如那个时间段为什么没有监控,这些东西都是要他去备案的,可以说为了白东明阿尔卡特冒了不少的风险。
“而且现在不是诚意的问题,这节课结束后,你要和我去年级组那里做次备份和调查,在确定你真的没问题后才能对你做出一个真正的评估和预测,并将你的身份报备联邦政府。”别看现在阿尔卡特痞的很,但做起事情来却是滴水不漏,此刻已经确定这个叫白东明的学生在不会攻击自己后,他非常明智的将这个件事情选择上报,让上头的人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一个学院的老师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明哲保身的好。
第三十章 你个大老爷们发什么骚呢
阿尔卡特的小心思,白东明看的一清二楚,不过也没必要去点破他,只是他刚才说的那些,倒是引起了白东明的注意,年级组的调查,不知道要调查些什么了,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这个身体身家清白,就算他查个祖宗十八代也查不出什么问题,想罢,白东明放心大胆的说道:“好,待会我和你去。”
在得到白东明的肯定答复后,阿尔卡特终于吁了一口气,算是将心中的大石暂时的压下了,带着示意的微笑对面抱着艾薇的白东明说道:“再过一会他们就醒了。只是昏迷以小会儿,不会有事的。”听到阿尔卡特这么说,白东明真的放了心。嗯了一声,将艾薇抱到一个宽阔点的地方,免得被其他人压着了。
“你对这小女孩挺有好感的嘛。”见白东明抱着一个专程抱着一个女学生,阿尔卡特用一种男人都懂的眼光看着他,调侃起来。阿尔卡特也不是可省油的灯,白东明再怎么说毕竟也算个伪“将”级吧,这么调侃,他就不担心惹恼了白东明给自己一下子?
不过白东明也没生气,平平淡淡的回答道:“她救过我的命。”这句话是个事实,艾薇的五感很多次的帮助白东明躲过敌人,的确算的上是救命恩人。说出类似的话的时候,白东明的脸上总是会不自觉的露出微笑,幸好现在是背对着阿尔卡特,不然又要被他调侃一番。
看着白东明的小心的样子,阿尔卡特心中有些不舒服,自己追伊露丽这么多年了,居然一个成果也没有,不自然的自哀自怜起来“哦!伊露丽,我的甜心,你这又要离开我了,我该拿什么来拯救你。”
“你个大老爷们的在这发什么骚呢。”白东明刚安排好艾薇,一回头就看见这么一个大男人自哀自怜的在那惆怅着,一种恶寒从尾椎爬上脖颈,直接一句吐槽飞出,顶的阿尔卡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在那干瞪眼。
很快,几分钟后,昏迷的学生们陆陆续续的悠悠转醒,好奇的问着自己怎么会躺在地上。艾薇刚一睁开眼睛就感觉到有一个人影在眼前,多年的训练让她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眼睛还未睁开就要暴起,却又被按回了地面,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艾薇,是我,你现在很安全。”
相比于这句话,白东明的声音明显更加的有效,一开口,艾薇就放松了自己的身体,任由白东明将她按在地上。
见艾薇已经放松下来,白东明也没有继续按着,将她扶起,靠在自己的身上轻轻的说道:“有什么问题待会再说,现在别说话。”奇怪的看了白东明一眼,点点头,靠在白东明的身上,之前的突然的记忆消除让艾薇很是疲惫。
“好了,都醒了的话就都站好,这次实践课马上就要结束了。”阿尔卡特的声音适时的响起,将所有人的目光聚拢到了他的身上,以他的身份给大家一个解释倒是非常的合适。
见大家的都带着疑问望着自己,阿尔卡特又恢复了他的“完美”面具,“再过一会儿,本节实践课就要结束了,也就是说揭晓谜底的时刻到了。”没有解释昏迷事件,只是简短的说了一句,岔开了话题,原本还没弄清楚自己为何昏迷的学生们无不紧张的望着阿尔卡特,当然也有些人已经知道自己希望渺茫的楞在原地。
学生们的面部表情被阿尔卡特一一看在眼里,“真是众生百态,各不相同啊。”微微感叹着,在每次的实践课的最后,这么感叹一句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只是这一次多了白东明这个异类,让他有些不知道怎么下嘴才好。
“时间到,下面宣布本堂实践课死亡者名单。”光脑专属报丧的“死亡之音”在这个地下基地回荡,随着光脑每报出一个名字,总会有那么一个或者两个人面带伤心之色,也许这些已死之人中有他们的朋友在其中吧。
当光脑结束了这一份名单的时候,不少人的心中一凛,像是被一块巨石压住了一般,呼吸渐渐沉重,“来了。”
“下面宣布本堂实践课未达标者名单。”这一次的名单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因为每念到一个就代表着此人必死无疑。
“滴答、滴答”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死亡,有的人竟然吓得尿了裤子。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亡前的等待,尤其是当知道自己必死,那种临近死亡的感觉。死神在一步步的向自己靠近,手中的镰刀不断的收割着前人的生命,下一个会是自己吗?
生命收割的名单还没有开始,但收割的镰刀却已经架在了这些人的头上。
空中强光的来源之处,一根金属制的触手从上方垂下,垂下的一端是一个如同机喷枪样的物品。“1号,得分900,判定不合格,抹杀。”随着光脑的语音,喷枪装物品便滑到了1号的面前。
随着“喷枪”看去,一号是个女生,长的文文静静,奶白色的脸煞是好看。只是此刻原本美丽的脸庞却是面如死灰,由于惊恐而瞪大的双眼满是不可置信,樱桃般的嘴巴张的老大,“怎么可能,第一个怎么会是我?我不要死,不……”话未来的及说完,一道橙黄丨色的光束便贯彻了她的脑袋
刺眼的强光照射在无头的尸体上,空中不断飞舞的细小灰烬,在这光线下如同蝴蝶一般飞舞,缓缓飘落在地,原本头颅所在的位置,落叶归根。
虽然不是自己,但依然能够让白东明感觉到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一个月前的他正是这么挣扎在死亡的边沿吗?只是当时的他有最后的手段,而这个女生没有。
对他来说,活着是一种幸福,死亡也不免是一种解脱,至少不用被金乌操控着。
“14号,得分200,判定不合格,抹杀。”
“137号,得分100,判定不合格,抹杀。”
……
当这份长长的名单全部结束的时候,白东明很平静,世界就是这样,不能站在生物链的最顶层,那么死的就会是自己,要想站在最顶层,脚下必然会有无数的垫脚石,助他一步步的踏上高台。正如院长华山鹰说的,废物,联邦不需要,学院同样也不需要。
匆匆扫了一眼还活着的人数,包括他俩不多不少正好30个。原本200人的一个班级,一堂课的时间就死了85%,“存活率真是低的可怜呢。”该死的都死了,不该死继续等待着,但是这节实践课却是到此结束了。
“所有不合格学生,处刑完毕,阿尔卡特老师,本堂课到此结束,返回地面时机交由您把握。”
还活着的30人,除了白东明和艾薇还冷静着,其他的28人在阿尔卡特的安排下,呆滞的走上了升降台。再次经历短时间的黑暗,重新出现在了教室中。
第三十一章 返璞归真,以武入道
学生们大多惊魂未定,此刻回到教室,倒是放松了很多。不过阿尔卡特并不给他们放松的机会,接下来的话再次将众人的心提了起来,“三个月后的这个时间,你们将同其他班级的学生,再经历一次实践课。本次你们所得的分数就是你们的学分。”说着让先前被赶出教室的28人围观党进来,在他的要求下,学生们换回了校服,将机甲服交还。
“37号,跟我走吧。”提醒了白东明一句,让他不要忘记答应自己的事情。
点点头,和艾薇简短的吩咐了两句便跟上了阿尔卡特的脚步,一同离开了教室。
年级组在的位置里医疗室不远,刚下车,白东明就看见了医疗室那特有的红十字,想起第一次同学院的院长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就是在医疗室中,他的神情有些不自然,那时的他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什么人都敢动手。
“走吧。”收回了远眺的目光,的在阿尔卡特的陪伴下,走进了一旁的年级组大楼。
乘坐这电梯,两人来到了位于大楼中间的年级组办公室。子啊一阵礼貌性的敲门后,“进来。”低沉的应允声响起。
推开门,简单的环境很难让人相信这居然是年级组主任的办公室,整间办公室不过四十平米,会客处除了两张沙发一盏茶几外别无他物,就连地面也是水泥制,没有任何的装饰,墙壁稍微好些,粉刷了下,但同样没有装饰。一张普通的木质办公桌摆在了靠北的位置,一株兰花在其上含苞待放。
这里没有白东明曾见过的奢华,有的只是兰花的淡淡清香,但这里去更像一个办公场所。
“是阿尔卡特啊,你来有什么事情吗?这位是?”坐在办公桌前的是个比阿尔卡特大不了多少的男子,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但事实上他的真实年龄是多少谁也不清楚。伸手引了引让两人坐下。
“祁主任,你好,这是我的学生白东明。这次来是向学院报备下记忆消除使用原因的。”阿尔卡特简短的说了下来的目的。听到他这么一说,这位“祁主任”打量了几眼白东明问道:“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帮我联系华院长。”
一听阿尔卡特要联系院长,祁主任脸色一正,“这么严重吗?需要惊动华院长?”
阿尔卡特点点头,平静道:“非常严重。”
祁主任面色凝重的沉吟了会儿,拿起了桌子前的固定天讯,拨通了院长办公室的号码,待天讯投影出一个军装人像后恭敬道:“华院长,我是老祁,今年给新生授课的阿尔卡特老师有事情要和你汇报下,你看……”
“这些小事你自己解决就可以了。”华院长板着个脸,话中的透露着恼火和不耐烦,即使是白东明也能够听出。
“可是,我……”祁主任还想再说什么,但阿尔卡特却走到祁主任的身边,伸手示意把天讯给自己,祁主任说服不了华院长,只能他出面了。
接过天讯,阿尔卡特直入正题,“华院长,我这有段视频,我发过去,您先看看,之后再做决定不迟。”天讯投影出的华院长深深的看了阿尔卡特一眼没有说什么,点点头便结束了通话。
和祁主任告罪了声,借着他的光脑传起了视频。很快视频传输完毕,阿尔卡特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阿尔卡特,刚才华院长的表情你也看到了,看来边境那边又出问题了。”祁主任似乎对华院长心情不好很是理解。阿尔卡特同意的点了点头,有些奇怪的问道:“每次华院长板着个脸,基本上就是这个问题,我一直弄不明白,华院长不过是学院的院长,怎么每次边境有事,第一个找的就是他呢。”
祁主任哈哈一笑,也不在乎白东明在一旁听着,颇为自豪的说道:“咱们华院长可不仅仅是一个军事学院的院长,他还是‘种族防线’所有将领的总教官,所以每次边境一有事情,华院长都要头疼。”
白东明心中暗笑,在他看来这华院长是什么事都往身上揽,安心做他的院长不还吗?非要弄个教官当当。
很快天讯再次响起,祁主任按下天讯,华院长一身军装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这间办公室之中。刚投影完毕,华院长就开口问道:“阿尔卡特人呢?”冷峻的面容下掩饰不了他那激动的语气。
阿尔卡特走到投影面前,信心十足的说道:“华院长,您找我。”
“带着那个学生到考核大厅等我,另外老祁你也一起来,这件事情除了你们俩谁也不能知道,否则军法处置。”华院长的表情无法形容,似是焦急,又似是欣喜,各种情绪杂糅在一起,让人很难看清。
挂断天讯,祁主任看了阿尔卡特一眼,佯怪道:“被你拖下水了。”阿尔卡特“腼腆”一笑,没有说话,让白东明看的大跌眼镜,阿尔卡特居然还会“腼腆”。
……
按照华院长的吩咐,祁主任带着两人来到了考核大厅。这是白东明第二次来到这里,昨天才来过一次,今天又来一次,还真是和这里有缘呢。
“站住!现在是特殊时期,如无要事请勿看尽这里。现在报告你们的身份。”
考核大厅的外围此刻已被全副武装的士兵包围了起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连只苍蝇也飞不进去。见三人不断靠近,两名士兵立刻上前给予相应的警告,身后的其他士兵则整齐的枪支上膛,只要三人不听劝告,立刻将其击毙。
祁主任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武器,让阿尔卡特和白东明跟着照做,在士兵检查完确认没有携带武器后说道:“我是一年级的年级组主任祁永利,是华院长让我们过来的。”
警告的士兵在确认身份后带领着他们向里走去。原本人声鼎沸的考核大厅,现在却一个人影也看不见,除了士兵还是士兵。跟随士兵进入大厅,一身军装的华院长已经等待多时了。
带着两人和华院长行了一礼,“华院长,人已经带来了。”
华院长点点头,略过阿尔卡特,锐利的眼神扫上了白东明“你就是白东明?”
“见过华院长,我就是白东明。”
面对华山鹰这样的巨无霸,白东明还是太过渺小了,弱者就要有弱者的觉悟。
华院长审视着白东明,没有发现任何吐出的地方,但视频上的画面显示,他确实是有几分实力的,带着将级的气势朝着白东明压了过去。
由于这只是针对白东明个人的,祁主任也好,阿尔卡特也好都没有丝毫的感觉,毕竟他们还没有到将级。
感受着华院长那沉重如山的气势,白东明不得不运起刀意与之对抗。如同实质的刀意,让在场的人惊为天人,多久没碰到过如此纯粹的刀意了,更重要的是白东明的刀意中隐隐透露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以华院长那毒辣的眼光来看,这分明是沉浸刀道多年才能凝练出来的绝世刀意,只要再配上一把绝世宝刀,就算是他也不一定是其对手。
见白东明抗的住自己的气势,华院长来了兴趣,想试试他的实力究竟如何。气势不断加重,这下就连其他人也感觉的到,虽然不是针对他们,但这仅仅只是溢出的气势就能够将他们压的喘不过气来。
刀意愈加尖锐,可白东明终究不是将级,原本只是凝聚刀意就能抗衡,随着华院长的气势逐渐增强,现在却需要加上体内的灵气,不过这倒是让白东明发现了灵气的另一层作用。
随着灵气的运转,刀意逐渐变的可有可无,身体内外灵气相互交流,一种无穷广大的意境从脑海中透体而出,如同神一般的视角,俯瞰着这世间的芸芸众生。刹那间,华院长的雄浑气势一泻千里,根本无法作用在白东明的身上,明明白东明就眼前,却总有一种虚幻的真实感。
“返璞归真,以武入道?怎么可能,竟然是以武入道。”华山鹰惊的张开了嘴巴,接着迅速反应过来,“我人类联邦,这次是真的要崛起了吗?以武入道再现,帅级可期。”
第三十二章 何为道?
华院长大笑着,纯厚的内力随着笑声扩散出去,使得整栋大楼都震动了起来,“好,我倒要看看以武入道的境界究竟如何。小子,接我一招!”
右手对着白东明飘然伸出,澎湃的内力顺手臂在华院长的体外形成了宛若实体的巨大拳头,朝着白东明直面轰来。随着拳头愈加的接近,那厚重的凝实之感率先压至,将他的周身全部锁死,就算白东明现在返璞归真,但面对华院长这样的老牌将级,一力破万法,生生的靠着气势就将虚无缥缈的白东明锁定了。
“这就是将级的实力吗?果然强大,根本无法避开,这一拳只能硬接了。”
就算是当初面对那只将级的巨蜥,白东明也没有这种压力,看着直逼而来的拳头竟做不出丝毫的反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等死吗?
“不,我才刚重生,还不能死在这里。”在他强烈的求生意志下,脑海中的“珠子”只是稍微一转,一股清泉般的凉爽从脑海流出,将他恐惧的内心缓解了不少。
“将级又如何,看我如何破你。”稍稍冷静下来的白东明终是想起自己并不是毫无反击之力。灵力汇聚右臂,附着在实质的刀意上,一柄纤细狭长的水仙刀出现在右手,所有刀势从心中划过,电光火石之间,右手不自觉的轻轻划出。
白东明没有去控制手中长刀,这完全是他身体得到自然反应,宛如神来之笔,轻描淡写的就将即将轰到身上的巨拳劈散,化为内力飘散在空气之中。
“好好好,以武入道果然强大,刀势浑然天成,毫无雕琢之感。以你校级的实力就能发挥出将级的战力,果然是刀意大成啊!小子,这招叫什么名字?”见自己的攻击被击破,华院长也不生气,反倒是连声叫好,看的出来华院长对他的能力是非常的肯定,就连一向板着的脸也是喜笑颜开的笑 了起来。
听着华院长的赞赏,阿尔卡特有些不舒服了,“原来这小子才校级。”华院长其他的话,他没听进。倒是这句话听得一清二楚,心中不断想着,什么时候和白东明过两招。祁主任倒还好,为人稳重,只是笑笑而过。
还沉浸在刀势之中的白东明怎么可能听的进华院长的话,只是口中不断呢喃着“女娲有体,孰制匠之?”
许是还未尽兴,中长刀再次挥舞起来,道道刀芒不断闪现,再次攻了过去。
“快出去。”经验老道的华院长一眼就看出了白东明此刻的状态,这是习武者“走火入魔”的前兆,要是白东明走不出这一步,极有可能当场内力耗尽力竭而死,“必须给他喂招,促使其突破。”
朝着众人一声大喝,两人再次战在了起来。
《金乌耀世诀》不断吸收空气中的灵气不断的补充进白东明的体内,华院长所担心的内力耗尽,对他来说根本不可能,更何况《天问九刀》刀刀之间皆可回气保持气力永不衰竭,就算是耗也是把华院长耗死,力竭而死那是绝不可能。
灵气不断的在体内汇聚,金色的脊骨开始了向周边的骨骼侵袭,白东明一夜修炼的成果也没有现在这时候快,灵气漩涡更是覆盖了方圆十公里的范围,十公里内任何人都能感觉到这铺天盖地的巨大压力。
灵气的不断供给,使得脊骨侵袭的速度不断加快,12对肋骨的金色逐渐在胸骨处汇合,仿佛被镀了层黄金一般,整个胸部都染上了金色,白东明的肉体再次突破,终于步入上校级别。
长刀每每划出刀芒,华院长都要狼狈闪躲,不是不想反击,而是无法做到。白东明手中的刀太锋利了,之前的内力巨拳都被一刀划散,更何况血肉之躯。不过华院长始终是华院长,多少年的经验积累不是白东明这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可比的。
“不能硬接,我就以攻代守,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我就不信还治不了你一个毛头小子。”白东明久久未曾突破反倒激起了华院长的热血,想要同他一战高下。
“所有人再退五公里。”中气十足的声音从考核大厅中传出,让在外面担心的众人松了口气。
一面后退着,祁主任一面对着阿尔卡特笑笑说道:“看来今天咱们华院长是要动真格的了,真是难得一见啊。”
阿尔卡特耸了耸肩摊开手,表示无所谓,反正现在已经不关他的事了,只要白东明别死就行。
“你啊,你啊,我看你还要和你那学生好好学学呢,别总是围着女人转。”对于阿尔卡特的性格,祁主任也只能说说而已。
众人在退了五公里后,停了下来,专注的盯着考核大厅。
“嘭……嘭……嘭……”巨大的闷响声从考核大厅传来,地面不断震动,时有刀光从墙壁飞出,将墙体带出一道划痕,有时又是一记巨拳打出一个窟窿。短短的几分钟内,整个考核大厅除了合金的地面,能拆的基本上都被拆的差不多了。“轰隆”一声巨响,考核大厅的上层建筑全部向下一沉,重重的摔在地面上,化作一片废墟。
两道人影从废墟中跳出,正是华院长和白东明。
“小子,再吃我一拳。”华院长满脸通红的兴奋之色,再次挥拳向白东明轰去,紫色巨拳再现,不过这次不同,双拳齐出,巨大的紫色拳头依旧将白东明周身封死。
这紫色巨拳是华院长的成名绝技《紫阳拳》,在面对索拉星人的进攻中曾大放异彩,而华院长也被人冠以‘紫阳将军’的称号。只是今天这《紫阳拳》注定要败在白东明的手中了。
“女娲有体,孰制匠之?”随着一声长啸水仙刀隔空下劈,仿佛恒古不变的星辰,又似乎如同天地至理本该如此,这一刻在华院长不断的喂招之下,白东明终是将《天问九刀》中的第八刀完美的使出。
《天问九刀》的第八刀不同前面几招,如果说前七刀是只要是人就都能使出,那么从第八刀开始必须是刀道大成,达到以武入道之境才能领悟,这一刀法不是招式,而是一种意境,任何的招式在这意境之下都会变得无誉无毁,不滞于物。
这无懈可击的完美感让华院长看的如痴如醉,多少年了,没有过这种畅快淋漓的战斗过了,这绝世的一刀是他平生仅见。紫色的双拳被长刀划过,化为四瓣从白东明身边飘过,没有消散的痕迹,这一刀虽然划开了巨拳,却没有划断内力之间的相互联系。
华院长如痴如醉的脸上瞬间布满了不可置信之色,他竟然能够感觉的到四瓣后的巨拳竟然还保持着相互联系,稍稍感应了下,四瓣巨拳似是一体又非一体,那种介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的感觉,正是他梦寐以求的“道”境。
“这就是道吗?”呆呆的望着白东明出神,丝毫没有注意到四瓣的巨拳已经轰在了考核大厅的废墟上。
已经恢复了的白东明散去手中长刀,慢慢的向华院长走去,能突破到第八刀倒是少不了他的帮助,白东明打算谢谢他。
“华院长。”带着笑容白东明深深的向他鞠了一躬表示感谢。华院长没有回答,只是抓住他的双臂急切的问道:“什么是道?”
对着这个问题,白东明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张张口,鬼使神差的从他的口中冒出一句话来“道可道,非常道,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道,你应该去问你自己。”话音一落,白东明自己也愣住了,“道可道非常道”这是什么话,怎么从来没有听过。转念一想,肯定又是金乌捣的鬼。
第三十三章 请(放)长假
“道可道,非常道……我的道又在哪里?”华院长的神情有些疲惫,原本边境的事情就让他有些焦头烂额了,再加上同白东明高强度的战斗,铁打的身体也吃不住。
“院长,您没事吧。”见战斗结束,祁主任带着阿尔卡特和散去的士兵重新围了过来。刚才的战斗他们的真切,就连5公里之外的他们都能感觉到,那铺天盖地的威压,直压的人站不起身。
对着祁主任摆摆手,面带微笑对着白东明说道:“小伙子,很不错,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你是谁家的子弟?”
见华院长这样一问,白东明就明白了,他这是把自己当初世家子弟了,带着明显的不屑说道:“我不是世家子弟,我只是一介平民。”这话一出,除了已经知晓白东明身份的阿尔卡特外,其余之人无不大惊失色,平民能够练到“以武入道”之境?
只听华院长凝重道:“那你的功夫是谁教你的,你一介平民怎么可能会如此高深的刀法?”果然如同当初阿尔卡特一样,华院长也对此充满了怀疑。
“刀法是学分兑换的。”白东明语出惊人,让在场的众人吓了一跳。华院长对白东明的话也是好奇,在学院中还没有什么功法是他不知道,沉思了会儿却发现能用学分兑换到的功法中,绝对没有如此强大的刀法,不禁皱着眉头疑问道:“哦?是什么刀法?”
阿尔卡特更是一脸期盼的看着他,既然是学分兑换的,那么自己也有机会学到这门刀法了,到时候什么美女还不都乖乖的……
想到这,阿尔卡特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惹的旁边的祁主任连连摇头。
“300学分兑换的《天问九刀》”白东明平淡的说出了答案。
“什么?”“什么?”“300学分”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连续两次将三人震的体无完肤。
当初这本《天问九刀》不知栽了多少学生的心,就连华院长本人也曾一度受到介绍的蛊惑,自认自己天赋还不错,直到最后只是也毫无头绪,只得无奈放弃。现在再次从一个学生这听到这门武学,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有些惋惜的点点头,对着白东明笑着说道:“这门刀法能在你手中大放异彩都也没埋没它的威名。”说道这里华院长一愣,学分兑换的?这才开学几天啊,就算你兑换了,还要修炼吧,这么快就能运用自如?自嘲的笑笑,这小子的天赋真是太可怕了。
“白东明,你的实力如何,我已经知晓,接下来只要你家世清白,没有什么犯罪记录,就可以给你申报相应的军衔登记造册。我个人建议你去‘种族防线’积累军功为以后的毕业和晋升打下基础。只是不知道,你有怎样的想法。”
在华院长的眼中,如此天赋奇才之人,不上战场是联邦的损失,能以武入道,突破至帅级指日可待,这么好的潜力股,一定要牢牢把握在手,可不能让别的人抢了去,让他去种族防线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白东明却不这么想,重生之后复仇计划一直被抛诸脑后,没有时间,更没有精力去完成它,这是他心中的一个疙瘩。只是重生后的一切被突如其来的军事学院报名给打乱了,更重要的是,自己还没有弄清金乌的目的,而且董事长又是如何知道珠子的事情。这一件件事情摆在他的面前,压得腰背酸疼。
深吸两口气,白东明缓缓说道:“既然院长您这么说,我也就直说了,我想留在学院里继续学习,种族防线我暂时没打算去,这主要是因为我不会开机甲。”说道这,冲着华院长“羞涩”一笑,接着说道:“另外我想和院长您请个长假。”借着这个机会白东明想抽个时间将这些事情一一解决了,说不定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华院长眼带笑意,眼皮上的疤痕轻轻一挑,只要心还在学院就好,去不去暂时都无所谓,说道:“请假学院的条例上是不允许的。”顿了顿,故意吊着白东明的胃口,不过白东明也不是听不懂话的人,带着微笑也不搭话,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华院长。虽然没有直接回答,但这话中有话,白东明还是听的出来的。
见白东明不上钩,华院长也不再继续吊下去,正了正脸色认真的说道:“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这应该是华院长私底下给的假期了,也有可能是最大的让步,不管如何先答应了再说。白东明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见白东明问也没问就答应了下来,心中感叹,这小子倒是很会看人脸色啊,满意的说出了答案“替我送一个东西给地球联盟学院的古武机甲系的院长。期限是半年之内,出发时间你自己定,通行证我会让人给你送来。”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华院长带着士兵来开了,留下祁主任,阿尔卡特,白东明三人。
目送华院长离去,祁主任感叹道:“今天也许是咱华院长笑的最多的一天了。”
“我倒没觉得怎样,除了我家的老头子,我还真没怎么接触过他。”阿尔卡特很无所谓的,耸耸肩道:“不过,据我了解,华院长本来很正常,只是在接手军事学院之后,才变得冷酷和无情。”
“你们继续在这讨论华院长吧,我就先回去了啊。”经过华院长的这次对决,白东明将自己的身份摆在了和阿尔卡特、祁主任同等的位置上,这便是实力带来的地位的提升。
“唉!这么早就回去吗?难得大家这么尽兴,一起去喝一杯怎么样?”阿尔卡特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