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海盗大帝〗第12部分

“比你的如何?”
“比不了,比不了……哦,是我的不能和你的比”
“哼哼,好,从此以后你得听我的,否则我把你也干掉!”
c想到方才的景象不寒而栗,恩恩啊啊的答应了。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c”
“我叫翟雅,从今以后,你要叫我翟雅大元帅,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翟雅大元帅。”
胡雪也是第一次见这东西,杨钊已经被吓得失魂落魄了,他也目瞪口呆,但坚强的意志使他克制住了情绪,头脑中飞快地思索着:这究竟是什么东西?首先可以肯定,这一定不是龙婆人的战舰,帝国的战备型号他太熟悉了,绝没有这么奇怪的一款。其次也不像犹太人的,那么会不会是奋进社在设置游戏时特别添加上去,帮助奋进社夺取胜利的呢?联想到此前奋进社曾与李楚达成协议,用修改权换取添加角色,这极有可能正是奋进社为自己设置的秘密武器!想通了此节,胡雪也就不复慌恐,命令所有部队,放弃对幽潜的进攻,全力打击那艘肥肉战舰。就在红方忙于调整航向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虚拟空间突然闪出极为耀眼的光芒,胡雪还以为从虚拟世界回到现实世界呢,睁眼一看,原来还在这里,再看指挥屏,真把他吓得要发疯,原来空间四周列满了这样肥肉战舰,而且每一艘大小都有刚才那艘的百倍以上。此时一个爆强的信号突入了他的舰队,不用说,他的红方舰队已被控制了。
“我是翟雅大元帅,投不投降?”
胡雪为人十分正直,投降二字那是想也没想过的,当下用一个不字回绝了他。
这让翟雅大小吃了一惊,要知道自他纵横虚拟宇宙以来,战无不胜,由于他的军队太过强大,许多时候都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如今这小小将领,所携之兵不过耳耳,却敢拂逆自己,着实可气!
“你不是不投降,而是不知我的厉害!”说着肥肉舰队开始挪动方位。胡雪下令舰队开火,做殊死一搏,可不论多强的炮火打去,都想是蚊子叮大象,毫无反应。这时敌方舰队不动了,胡雪发现自己被围在了垓心,突然水平的宇宙发生了弯曲,垓心的空间像一张纸一样慢慢的被叠拢,而胡雪的舰队的位置正好处在这张纸的中央,强大的空间压力要么是把舰船整个儿从中间撕裂,要们是将它们撬起,两片空间前后一压被压碎。
“降了,降了!”胡雪听到杨钊大喊。
“杨钊,不能降,你别忘了,这只是虚拟世界!”
“虚拟世界也不行!这是要人命啊!我辛辛苦苦才攒到的少将,怎么可以失去?”
“哈哈,说的好”翟雅说道,垓心的空间立即停止了折叠。
“你呢?”翟雅问胡雪。
“我不降!”
“有骨气!”翟雅赞道,“那就成全你”砰一声,水平的两片空间叠拢,胡雪和他的指挥船消失在了虚拟空间。
小游戏,!
第四十七章 虚拟战争(九)
藤谦和裘皮同时吃了一惊,他们没想到胡雪竟也早早的退出了。战争中,参与者一旦失败,会被自动抛回现实空间,胡雪长长叹了口气,他在模拟舱内刷了一下记忆卡,他的军衔已经从少将变成了三等兵,但经验值却从9000狂升到了110000。
“胡雪,怎么样?”竟是藤谦校长亲自前来慰问。
胡雪连忙站起,敬了一个军礼:“校长好”
藤谦点了点头:“怎么,没发挥好吗?”
“是”胡雪低下了头,“是我水平不济,有负校长厚爱。”
“不要灰心,总结经验,下次再战!”
“谢谢校长”
藤谦回到了座位上,他感到十分的不安,座前的显示屏能够实时播放虚拟战场的动态,可是刚才发生的一切却令他百思不得其解:好像有什么神秘力量打破了正常的进攻秩序,这一力量十分强大,不但招降了蓝色幽潜部队,还彻底摧毁了红方舰队,可究竟是什么力量呢?显示屏上看不出来。
“裘校长。”
“校长您说。”
“我看有点儿不对劲呐。”藤谦说到。
“是吗?我看还好吗。”
“刚才的画面您没看见么?胡雪都……”
“哈哈”裘皮打断了他的话,“胡雪是您的高足,这次失手您接受不了,当然是可以理解的。”
“不是,我是说……”
“人吗,百密一疏的时候总是有的,校长不用介怀。”说着摆了摆手。这一摆手是表面看是让他不用介怀,实际是告诉他别再废话。
裘皮兼任指挥系老师,自己的学生打了胜仗很高兴,这本没什么,藤谦却觉得他似乎在刻意隐瞒着什么。
他突然想到三天前的那件事,三天前,一个神秘人来到学院,裘皮校长前去接待,却被他拒绝,说来此只为找藤谦。裘皮是极要面子之人,当下离开,也没有通知藤谦。此人后来主动找到了藤谦,要求和校长单独说一会儿话,藤谦于是领他到了一个秘所。他开口便问翟雅的下落。对于翟雅藤谦曾有所耳闻,知道他是萧皇后与前国主所生之子,可是目下在哪自己也是一无所知,于是实言奉告。那人冷笑一声说:“你不用卖关,我早知道就在虚拟空间内。”此话一出,令藤谦大惊失色,那人见他神色惊诧,大概也意识到藤谦确是不知此事,便匆匆告辞了。到了下午,又有一人来找他,此人来头非同小可,乃是萧皇后的弟弟萧克难,他此行秘密到此的目的只有一个:打听翟雅的下落。
上午来了一个找翟雅的,下午又来一个,滕校长将事情和盘托出,并告诉他上午也有人来打听过,萧克难听说凝重地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现在回想起这件事,疑点颇多,联想起赛前裘皮的态度,滕谦似乎发现了什么。滕谦原本不主张举办这次虚拟大战,但是裘皮态度坚决,说同学们切磋技艺是好事,作为校长不应该打击学生的学习兴趣。当时滕谦尚未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于是迁就了裘皮,现在看来他所以一力主张要举办虚拟大战,动机或许并不那么纯粹,醉翁之意不在酒,很可能是与寻找翟雅有关。
此时,退出比赛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们有的是战争中被打败,有的是主动放弃。
“真没法玩了”
“就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会不会是奋进社制造出来的?这个战争模式不是他们设计的吗?”
“话是这么说,可它连奋进社的人也……”
说话的是学院联合会一方的人,边说边匆匆离开了虚拟大厅。
苏蓉和阿爱很幸运,没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翟雅。她们本想进魔梯的,但红蓝双都欲占领魔梯,魔梯一线战事吃紧,这打乱了她们的计划,二人于是将计就计,任它两虎相争。谁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翟雅率领舰队竟来到了此处。苏蓉当然不认识翟雅,她所以断定翟雅就在这些奇怪的舰船里,是因为她发出去的生命探测信号发现了生命的迹象。生命探测信号只对生命有反应。不论红方、蓝方,由于有真实人类的参加,所以舰船中都会有生命信号存在,这些庞大的肥肉舰队从不管什么红方蓝方,谁不服打谁,而上面的生命信号又十分强烈。女人的直感告诉苏蓉:翟雅出现了!
“奇怪,每一艘战舰上都有生命信号,难道有这么多翟雅吗?”
苏蓉摇了摇头:“我也不明白”
“报告李楚吧,他一定有办法。”
“等等再说,让我想想”苏蓉很把李楚放在心上,她不希望让李楚失望。
说话间,翟雅已经征服了两大舰队,看的出,他是个做事做绝的人,这么多舰船,这么多npc,他一个也不放过:胆敢不臣服的,消灭!
阿爱有些乱了阵脚:“苏蓉,它过来了,我们怎么办?”
“快逃。”
阿爱如梦方醒,她似乎都忘了还有逃跑这一说,可是往哪逃呢?即便逃,果真能逃得了么?这些问题,她来不及细想,手忙脚乱的指挥着npc。她不想,苏蓉却想了:就对方的攻击实力看,它的行动速度也一定不会低,真想和他拼速度,无疑是痴人说梦,可速度不行,未必代表逃不了。李楚说最要紧的是要带他离开虚拟世界,只要他离开了虚拟世界,李楚自有办法捉到他。一般的人想离开虚拟世界只有两条途径:要么是战败被迫弹出虚拟世界,要么是自愿放弃比赛。第一种办法是不可能的,他的舰队如此庞大,数百万npc雄兵都不是他的对手,我只有小小一艘大炮舰,能有何作为呢?唯一的办法是让他自己离开这里。他似乎好胜心很强,我就用激将法让他上上火。
打定了主意,苏蓉对阿爱说:“阿爱,咱们分开走,逃生的机会大一些!”
阿爱平日里很能说,可一到动真格的时候,说话也不利落了:“好…好!”
东乡号是上下两进,苏蓉主上进,阿爱主下进。此时上下分离,开足马力,各沿不同航向而去。翟雅本没有注意她俩,此时舰船一动,翟雅立刻获知,率大军追击上来。
“苏蓉…姐,他们追上来啦,咱们该怎么办”阿爱拖着哭腔问。
苏蓉心里好笑:这还不是真打仗呢,竟吓成这样!“阿爱,你只管逃你的,我留下来托住他。”
阿爱感激涕零,深为交了这么好一个姐妹而欣慰:“苏蓉,那你保重。”
苏蓉调转航向,面对着翟雅的庞大舰队,翟雅吃了一惊,其他人见了自己唯恐跑得慢了,她倒好,不惧死,这让他想到刚才红方的指挥官胡雪。
翟雅的信号轻松地控制了苏蓉的飞船:“赶快投降。”
“我不!”苏蓉倔强地回答。
“我消灭你!”
“随你便好了。”
“哼大胆!没人敢跟我这么说话!”
“哦?你是谁?”
“我是翟雅大元帅”
“哦”苏蓉轻描淡写地回答。
翟雅怒道:“怎么你不害怕吗?”
“你又不是很厉害,我怕你做什么?”
“什么!”翟雅爆喝一声,他平生听的话多了,可没有一句像这句话这样刺耳,“你敢小瞧我?”
“不是小瞧,我年纪轻,阅历有限,你又没什么名气,谁能知道你来着?”
翟雅更气了:“那你到底降是不降?”
苏蓉不答。
小游戏,!
第四十八章 意外
翟雅一直是用信号在和苏蓉交流,苏蓉的固执令他心头火起,同时也激起了他的好奇心,想看看这人究竟长什么样。于是他调来了大炮舰的画面,画面上苏蓉正平静的坐着,看到他,像是吃了一惊。翟雅自小受困于虚拟世界,所见之物除了npc外便是一些异空间的神兽,很少看到女人。如今这样一位素丽端庄的女子坐在面前,不禁令他大感兴味。其实按年龄算起来,翟雅也已到了十**岁的婚嫁之龄,可他对这些丝毫不懂,只是觉得苏蓉有说不出的美丽,他很喜欢。而在苏蓉眼里,此人长相真可用狰狞二字形容:他头发垂肩,须如钢针,双眼像着了魔似的,直勾勾瞪着自己,苏蓉被他看的有点不好意思,头转到了一边。翟雅于人世常理丝毫不懂,不知道即便你觉得一个姑娘好看,也不能一直这样盯着看,否则人家要以为你揩油。苏蓉心想,这个人怎么这么不懂事?换了是阿爱早骂他了,不过阿爱…谁看她呀!
翟雅见她双颊绯红,更添姿色,越发的喜欢,他平生好像还没有对谁这么感兴趣过。苏蓉受不了了,鼓起勇气问:“你到底想怎么样?”翟雅回过了神来,这才发现原来她的声音也这样好听:“你投降我!”
“我不!”
“降!”
“不降”
“降!”
“不”
要换了别人,翟雅早就翻脸不认人了,偏生在苏蓉这儿他变得特别有耐心,好像一个老师,对不听话的孩子循循善诱。可几番劝降下来,苏蓉软硬不吃,翟雅见她这样顽固,霸道之心又起,心想消灭了她,看她怎样跟我作对!正这样想时,却见苏蓉嘴角一扬,眉梢微微一翘,像是在嘲笑自己,又像是在微笑,说不出的俏丽可爱,心中一动,有些犹豫了。
“哎,我问你,干嘛叫自己大元帅?”
翟雅见她主动答茬,很是高兴:“我本事最大,所以人家都叫我大元帅。”
苏蓉笑弯了腰。翟雅明知是嘲笑自己,却也不生气:“你笑什么?”
“呸,倒霉羞!还本事最大呢!”说着又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
随翟雅一起征伐的是被他打败、臣服于他的各方霸主,如今见他和一个小女孩子调笑,均是不解。翟雅问:“难道还有比我本事更大的么?”苏蓉含笑不语,摇了摇头,心想:我知道一个人,他就比你强的多!翟雅不知她摇头是什么意思,只觉得她说话说一半藏一半,怪叫人不痛快的,可是这样藏着掖着又仿佛有无穷的乐趣在里面,当下也不和她置气,问:“你能说出一个比我强的来,我就绕了你。”
“当真?”
“当真!”
苏蓉欲说还休:“算了,算了。”
“干嘛算了?快说呀,瞧我收拾他去!”
“不是我不肯说,委实那人太过厉害,我怕你打他不过。”
翟雅心想什么人这么厉害,倒也不敢掉以轻心:“你尽管说出来,没有我对付不了的!”
苏蓉道:“还是不要莽撞的好,你赢了他自然好,若是输了,大元帅的英名恐就失却了。”翟雅见她原来在为自己担心,哈哈大笑起来,这笑声中有七成是欣慰:“你尽管放心,我输他不了!”
虚拟时间过去了50个小时,虚拟空间和正常空间的时间尺度比例是100:1,也就是说现实空间才刚刚过了半个小时。根据以往的经验,虚拟战争至少要进行两个小时以上,而今才过了三十分钟,大部分人已经退出了,这是极不寻常的事情。
滕谦望着相继打开的模拟舱,心都揪了起来,只有五十三个人还在坚持,其中包括学院联合会的李楚、孙凤、杨钊、魔沙、苏蓉和奋进社的叶光、金超等一干主力。“翟雅果然在虚拟空间?”滕谦心想,“他躲在那种地方干什么?看起来,一定有人要对他不利,他身上隐藏着什么惊世大秘密也说不定,可什么秘密会把学院联合会都牵扯进来?”他隐隐感到有些不妥。自己已经失了先机,现在只能静观其变了。虽说学院联合会和奋进社都是学院的两个合法社团,但在滕谦心里实际是偏向学院联合会的。这也不难理解,联合会是学院老资格的社团了,处事稳重干练,而奋进社是近些年才成立的,背后的靠山是裘皮,什么事情上都要和联合会争个高低。此次虚拟大赛非同小可,连萧皇后都被卷了进来。作为一校之长,他自然希望诸事太平,安安稳稳地度过。翟雅什么的他不管,只要别出什么茬子才好。有这样保守的想法实在不能怪滕谦。他深知这里虽然是学校,但也并不平静,各方势力皆欲插手干涉,许多人表面上看平淡无奇,实际大有来头,只有协调好各层关系,学院方能长治久安。
正想着,突然传来一声爆炸声,滕谦看去,一个模拟舱竟然发生了爆炸!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滕谦抓住一个学生问:“谁在里面?”
“好……好像是李楚!”
小游戏,!
第四十九章 误解
众人将模拟舱团团围住,滕谦带领学院众领导拨开人群,见李楚已从模拟舱里被抱了出来,几个联合会的学生按住他的胸口正予以抢救。收藏*~网“快送到医疗室去!”滕谦道。一个学生背起李楚,快步离开了虚拟大厅。李楚面部流血,陷入昏迷状态,全身多处烧伤。
“真是可惜!”裘皮道。
滕谦见他似笑非笑,表情奇怪,心中暗怒,说道:“不知是谁做的手脚。”
信息系教授金载绩回答:“校长,我看此事非同小可,定是有人暗施杀手!”
滕谦瞧了一眼被烧焦的模拟舱,说道:“一定要找出凶手!”
金载绩问:“是不是要终止比赛?”
“学生安全要紧,立即停止比赛!”滕谦回答。
这场虚拟大赛就这样无疾而终,战争的数据都被保存,以待今后再战。苏蓉听说李楚出事后,表现的甚为坚强,不像阿爱似的哭天抢地,而是急忙赶到了医疗室。医疗室外堆满了人,大家都是来看望李楚的。过不久,孙凤一行也赶到。经过这虚拟的一役,苏蓉和学院联合会的人都有些熟了,大家见了面,打过招呼,孙凤问苏蓉:“他怎么样了?”苏蓉摇了摇头:“我也是刚到。”医生正在抢救,众人在外面七嘴八舌的谈论起来。
“模拟舱怎么会爆炸的呢?”
“就是,下次谁还敢玩?”
“刚才我在教授身边,听他对校长说起,这根本不是意外!”
“哦?那是有人故意陷害李楚喽?”
“是谁?”
“我哪知道?”
“李楚一向人缘甚好,谁这么歹毒?”
“哼,保不齐就是奋进社那伙人。”
“有理,明刀明枪干不过,就背后里捅刀子,真不要脸!”
苏蓉见孙凤一直沉默不语,问:“孙姐,你在想什么?”孙凤如梦方醒,连说没有。过了一段时间,医生从医疗室出来,叫大家不要吵闹,病人正在休息。孙凤问起李楚的情况,医生说他目前正处在昏迷状态,身上多处烧伤,不过大碍是没有,只盼他早日苏醒,要好好休息一阵子了。众人听说没事,悬着的心便也落了地。苏蓉、孙凤主动要求留下来,杨钊也想留下来,但他在虚拟战争中做了逃兵,投降给翟雅,脸上甚不光彩,悄悄地离去了。阿爱说什么要见李楚一面,苏蓉说:“今天你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便和孙凤一道进了医疗室。学院联合会的人认定这次黑手是奋进社人干的,于是留下几个男生留守医疗室,以防对方再来捣乱。
苏蓉望见理疗舱内的李楚,心中大恸,爆炸不止炸伤了他的身体,还毁了他的面容,他的左颊颧骨部分已经溃烂,皮肉翻卷,尚有脓血残留。理疗液不断注入伤口,但是医生说了,伤口易愈,但疤痕难免要留下的。孙凤也是理智、镇定之人,她与李楚多年交情,平日里称兄道弟,内心却暗生情愫,所以每当杨钊开他俩玩笑时,她总会恼火。试问,如果她真的对李楚一点感情没有,怎会这么在意杨钊的玩笑呢?
苏蓉和孙凤聊起这次虚拟大战,孙凤方知翟雅之事,她心思缜密,很快勘破了内中乾坤,对苏蓉说:“苏蓉妹妹,他们都说这事是奋进社干的,你相信么?”苏蓉沉吟半晌,说:“如果我是奋进社的人,我不会这么傻,奋进社和学院联合会素来不合,这是人尽皆知之事,李楚有事,大家头一个怀疑的就是他们。”孙凤点头微笑,觉得这位学妹考虑事情细致周到,很是喜欢:“我也这么认为,可除了奋进社还会有谁呢?”苏蓉道:“对方下此痛手,非是对他有深仇大恨,不会为之。既不是奋进社的人,恐怕也就不会是学院里的人。”“我也这么看”孙凤说道:“李楚秉公做事,在学院人缘一向是很好的。”“不是学院的人,还会有谁呢?”“是他?!”两人异口同声说道。
段削恩原本已给翟雅扣下做了战俘,突然间又回到了现实世界,他走出模拟舱,只见众人都在忙活,他找了个人问发生什么事,那人见是奴隶,白了他一眼走开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比赛会突然中止,看到大家纷纷离开了虚拟大厅,便也糊里糊涂的往外走。正走着,听人说起,原来李楚受伤了,便急忙向医疗室赶来。他出身低贱,生平除了苏棹,就数李楚不欺负他,还处处帮他。比赛开始前,他的模拟舱坏了,还是李楚主动为他连接好信号的,对此他很是感激,想去看望他。可当他赶到的时候,学院联合会的几个男生将他挡住了,他认得其中一个叫胡雪。胡雪说李楚要休息,你不要进去打扰。段削恩早已习惯了被否定,当下也不以为忤,于是离开了。才走出不多远,胡雪和另两位学院联合会的成员赶了上来,他以为自己有机会看望李楚了,很是高兴,正要说话,被胡雪一脚踹倒。胡雪指着他脑门大骂:“原来是你!忘恩负义,给我打!”说着三人将他狠狠揍了一顿。众人气消了,才将他拖回医疗室,锁在一间屋子内。他们用钢丝钳住他的嘴,绑在椅子上,令他叫不出、走不动。整整过了一天,进来两个人,段削恩这时又累又饿,身体虚脱了,眼前模模糊糊地,看了良久,才知是孙凤和苏蓉。苏蓉他是熟悉的,也很欢喜,孙凤却是见面不多,孙凤取下他嘴上的钢丝钳,冷冰冰地问:“是不是你做的?”段削恩一脸茫然:“我不知道。”孙凤还以为他在犟嘴,故意不说,越发气了,一个巴掌揎过去。这一掌又狠又疾,削恩脸上火辣辣的,口中一甜,吐出一口血浆。他瞧了一眼苏蓉,眼神中颇有祈求之色,但苏蓉冷若冰霜,比之吃人一掌更叫人寒心。
“你们…误会了,我…什么也没…没做过。”段削恩断断续续地说。
孙凤听说,一跺脚,眼眶里钻出泪儿来:“自从你来了,李楚处处照顾你,你怎么这么没良心!”
段削恩心中叫屈,却不知从何说起,当下也就不言语。他不说话,孙凤以为他是默认了,便问:“谁指使你谋害李楚的,说!”
“真的…不…不是我!”
“啪”又是一掌,这一掌更凶,却是苏蓉打的。
小游戏,!
第五十章 消失
段削恩吃了苏蓉一掌,脸上倒不觉得什么,心中酸痛。收藏*~网
只听苏蓉冷冷地道:“奴隶!你有什么资格去害李楚,谁指使你干的,说”苏蓉声音不甚响亮,但每一字、每一句都像利刃,**段削恩的心脏。段削恩不知从何说起,愣愣地发呆,心想:“你还是再给我一巴掌好了”苏蓉道:“我给你半天时间,不说出来,我叫你连奴隶都做不成!”说着拉着孙凤的手出去了。
段削恩是被关在医疗室的一间储藏室内,储藏室边上就是李楚居住的理疗室。二女回到理疗室,苏蓉闷坐着一声不响,孙凤道:“别是咱们弄错了,冤枉了好人。”苏蓉低着头,冷冷地说道:“不是他,还有谁?”孙凤思量了一会儿,说道:“此事殊为复杂,又牵连众多,单靠我们难以查知真相,我看不如交给滕校长处理。”苏蓉望了一眼理疗舱内李楚,又看了眼孙凤:“你怕啦?”孙凤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忙解释说:“当然不是,只是此事牵扯很大,不是你我所能解决的,万一处理的不好,让奋进社的人钻了空子,岂不是得不偿失?人家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我们连对方是谁都不清楚,万一有个闪失,又伤害到李楚,谁也承担不起不是?交给滕校长调查,我们还在这里小心伺候李楚,两不耽误,总胜过对那个奴隶发火。”苏蓉觉得有道理,微微点了点头,目光依旧注视着李楚。
正说话间,医疗室的门打开了,原来是阿爱。孙凤对她并不熟悉,只知是苏蓉的伙伴,苏蓉的脸却一下子变了:“你怎么进来的?”“对不起,怪我失职。”魔沙也跟了进来:“她好狡猾。”正说着,阿爱唔一声哭出,扑向理疗舱:“李楚,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本来苏蓉和孙凤各居理疗舱的两侧,阿爱一把抢上扑向李楚,动作甚为迅捷,逼的孙凤只好起身给她让位。“她说刚才遇见了李楚,我说哪有这事,李楚在医疗室好好的躺着呢,她说你是保护李楚啊还是保护医疗室,我想着反正瞧一眼去也不费事,就问她你说李楚人在哪呢?她往身后一指,说就在那儿呢。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瞧去,谁曾想这丫头这样狡猾,竟然就趁我不注意偷偷溜了进来。”魔沙说道。“要是奋进社的人也说他们遇到了李楚,你也信?”苏蓉道:“连个门都守不住!”魔沙是机战系三年的学生,又是学院联合会的骨干,在苏蓉的一番质问下,竟无言以对。阿爱边哭边道:“苏蓉,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又不是奋进社的,干吗要防我?”苏蓉抚摸着她的头,微笑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孙凤道:“既然是自己人,就让阿爱留下来照顾李楚,苏蓉,我和你去见滕校长。”苏蓉点了点头。魔沙问:“你们要去找校长?”“事关者大,还是交给校长处理好。”孙凤回答。
滕谦也正有看望李楚之意,他心里有好多疑团尚待解开,李楚为人正派,表现也很优秀,是学院的风云人物。可就是这样一位优秀学员怎么会牵扯进这场虚拟战争的呢?有人想窃取虚拟世界里的秘密,这已是毋庸置疑之事,李楚难道是被他们利用了?正想着,却远远的望见了孙凤和另一个姑娘。孙凤赶了上来:“校长您好”另一个姑娘道:“我叫苏蓉,校长您好!”“你们好,你也是学院联合会的?”这后一句却是对苏蓉讲的。苏蓉笑了笑:“不是的,我才新来。”“孙凤,李楚伤势怎么样?”“他伤的很重,一直昏迷不醒,大家都很担心。”三人说着话,往医疗室走去。“校长,究竟是谁要陷害李楚?”孙凤问。滕谦脸色凝重:“现在还不好说啊,不过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彻查此事,还大家一个公道。”“校长,我和苏蓉发现一个人很可疑。”“谁?”“那个奴隶,叫段削恩。”“怎么说?”“具体的我们也说不上,只是觉得他一来李楚就出事了,怎么也说不过去,而且他是个奴隶。”“事关重大,先不要妄下判断的好,段削恩人呢?”“在医疗室,被我们锁起来了”孙凤回答。滕谦看了她一眼,眼神很复杂。
龙婆是奴隶制帝国,全国除了少数几个大姓家族外,其他人都沦为奴隶。数百年前,人类曾经爆发过一场基因战争,是时犹太人尚未被逐出太阳系。他们为了彻底摧毁敌人,研制出一种特殊的致病基因,将这种基因移植进了微生物体内,接着大量散播。受到这种微生物侵袭的人会在短时间内丧身,并且期间绝无治愈的希望。人类人口由此锐减。龙婆上层为了控制住局面,谎称已经找到了克服致病基因的疫苗,普通民众于是全被注射了这种疫苗。事实上他们不知道,先前的那种基因是没有办法克服的,帝国为他们注射的是另一种更加残忍的东西,它的名字叫控制基因,也叫病毒。
从此之后,龙婆帝国就分化为上下两个截然不同的社会,上层贵族享尽荣华,下层之人因为被根植了病毒,生命受到控制,逐渐沦为奴隶。被移植了病毒的人虽然保住了性命,但生命基因已经遭到摧毁,只是苟延残喘生活在世上,他们的后代也将延续这种劣质基因,噩梦永远不会醒来。
三人来到了医疗室,却见门外没有一个人。“胡雪、魔沙怎么搞的!让他们守好外门的!”孙凤正说着,一人急匆匆地奔了出来,跟孙凤撞了个满怀,却是阿爱。“怎么了?”苏蓉问。“坏了,坏了。”阿爱满脸是泪,支支吾吾说也说不清楚。这时胡、魔二人也赶了出来:“不好了,他…他…他没了!”“什么没了?谁没了?!”孙凤厉声质问。“李楚!李楚不见了!”
小游戏,!
第五十一章 调查
苏孙二人听到此言,皆如坠入冰窟。苏蓉第一个回过神来,冲入理疗室,理疗舱内果然空无一人。边上那间储藏室里也不见段削恩的影子。“对不起,是我不好…可…可那就一会儿的功夫呀,谁晓得…”说话的是阿爱,她在为自己辩解,可无论孙凤还是苏蓉哪有听她说话的心思?“你叫什么名字?”滕谦问她。“校长您好,我叫…我叫阿爱”“阿爱,你不要急,没有人怪你,你把当时的情况再说一遍。”听了这话,阿爱心下稍定,便道:“当时我正培着李楚,突然李楚醒了,我高兴地不得了,李楚对我说辛苦你啦,我说我哪里辛苦?倒是你自己要好好保重呢。李楚问这里只有你一个么?我说苏姐姐和孙姐姐去找校长啦,你放心好啦,凶手一定找的到的。他问我什么凶手?我说陷害你的那个凶手啊。他还是不明白,于是我就把模拟舱怎么发生的爆炸、大伙怎么送他来这的,而我又是怎样进来的统统说了。他听得很耐心,听完他对我说,既然胡雪在外面,你叫他进来,我刚要叫,他说别在这里叫,这里是医疗室,打扰到别的病人不好。校长你看,李楚心多么细啊,这种时候还惦记着别人”滕谦眉头微蹙,恩了一声问:“然后呢?”“然后我就出去找胡雪大哥啦,等到我们再进来的时候,人已经不在了。”“这么说,人是刚不见的”“是的。”“胡雪、魔沙,你们四周看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是”二人接了校长的命令出去了。滕谦走到理疗舱边,舱内都是液态的理疗液,舱壁上十分干净,没有沾到理疗液。李楚的衣物鞋子还在,而地面上也没有任何异样的痕迹。“段削恩原先是锁在旁边的?”滕谦问。孙凤点了点头。他来到储藏室,这里堆满了杂物,室内一根栋梁上挂着半条激光绳,此时颜色已经黯淡。“你们是用这条激光绳绑段削恩的?”孙凤点头称是。激光绳是一种微型冷激光,它的温度很低,只有五十多度,但效能极佳,能够伸缩、增温,监狱中一般用它来捆锁犯人,犯人老实便罢,如果想挣脱,激光绳就会膨胀,温度越来越高,直到像烙铁那样滚烫。“这种东西你们怎么会有的?”滕谦问。“我从爸爸那里拿来玩的”孙凤回答:“就装在敏感器内”“你爸爸是?”“我爸爸是帝国警狱司令。”“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