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海盗大帝〗第13部分

孙宗翰?”“是。”
正说着胡雪和魔沙回来了。“怎么样,发现什么情况?”“离此东南一百米,有飞船着陆的痕迹。”“去看看”滕谦说道。医疗室东南不远就是训练场,平日里人很多,果真发生什么事一定会有人注意到,他心想。
这个训练场全称叫战机模拟战斗训练场,这里场地很大,玩战机、开飞船的人很多,可是战斗归战斗,却很少有人停下来歇脚的,所以这个不寻常的着陆痕迹引起了胡雪的注意。“校长就是这个,共三个点,应该就是飞船着陆时留下来的痕迹”胡雪说道:“您看,三点每一点都呈三角状,如果我估计的没错,应该是属于私人座驾。另外三点间间距不甚大,说明这艘飞船型号也不会太大,最多是个中型的。”滕谦点了点头,对胡雪说:“把数据录下来。”胡雪掏出敏感器,在着陆痕迹上扫描了一下,关于它的所有数据就都被输入进了敏感器。“好,我们回去看看。”
众人于是往回返,男生跟在滕谦左右,孙凤和苏蓉紧随其后,阿爱没有人跟她走一起,落在了最后面。正走着滕谦突然立住了。“校长,怎么了?”孙凤问。只见滕谦快步向医疗室外侧另一边走去,众人跟随而上,只见外侧墙上有一个圆洞,往里瞧,里面堆满了东西,不正是储藏室?“原来段削恩是从这里把李楚**去的!”说话的是孙凤。“你为什么肯定是段削恩把李楚带走的?”滕谦问她。“当时就他们三人在里面,阿爱是不可能的,李楚大病初愈,总不至于自己跑,最可疑的就是那个奴隶”孙凤回答道。“而且这个洞和栋梁距离很近,也就是说,和段削恩所在的位置很近,他一定是想办法弄断了激光绳,然后趁阿爱出去之机虏了李楚走,再联想到刚才的飞船痕印,他一定还有别的同伙。”苏蓉跟着说道。阿爱听说孙凤头一个就把自己排除在了嫌疑人之外,很是欣慰,喜形于色之下连声称是。滕谦考虑良久,说到:“不排除这种可能性。胡雪、魔沙,去训练场问问,是不是有学员看到了什么。”二人应声去了。不久回来答复说:“果然有人看到飞船在此起降,但可疑的人似乎没有。”
事情很快传开了,李楚受人攻击,已经足够叫人关注的了,这下连人都被掳走,学院更是沸腾了。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此事究竟何人所为?其目的又何在?比较一致的说法是段削恩。他为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混入学校,被李楚发现了,所以他下辣手陷害李楚,李楚命大,没被炸死。学院联合会的人怀疑是段削恩干的,就将他锁在了储藏室内,谁知段削恩心肠太也歹毒,竟将刚刚醒转的李楚掳了去。大家一方面切齿痛恨着段削恩,一方面又在责怪学院联合会:既然知道段的嫌疑极大,又为何要将他锁在储藏室里?要知道储藏室和理疗室仅一墙之隔,这不是授人以权柄吗?
时间一天天过去,一个星期了,还是没有李楚的一点消息,这令阿爱担心不已。这些日子她可忙坏了,一方面逢人就说段削恩是如何如何陷害李楚的,另一方面又要不断的袒护学院联合会。因为此事是她亲身经历,所以说得娓娓动听,很像那么回事儿,有些场景她根本不知晓,却被她说得活灵活现,仿佛真的似的,连她自己都深信不疑。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事:苏蓉加入学院联合会了,一般说来只有二年级学生才有资格入会,但孙凤觉得她做事机敏周到,与她甚为投机,于是一力保举她入会。阿爱原来也求过李楚让她入会,却被婉拒了,如今见苏蓉也入了会,心下很是羡慕,对她说:“苏蓉,你帮我跟孙姐姐说说,让我也入会吧!”苏蓉笑了笑,回答:“没问题!”
小游戏,!
第五十二章 奴隶
段削恩缓缓睁开眼睛,四下一片漆黑,他感到四肢受缚、周身酸痛,想来是被人用激光绳给捆住了。收藏*~网i。“这是哪里?”他暗暗心想。头向左一偏,砰地撞到了墙上,身子向右挪了挪,发觉这里也有垛墙,原来被人锁在了某间屋子的角落。他不知道到现在是什么时候,只记得原本被苏蓉和孙凤关在储藏室里的,后来一个黑衣人突然闯进屋子,自己尚未看清他的面目,已经被他击晕了,这之后就什么也记不得了。
这时墙外传来奇怪的声音,他把耳朵贴在墙壁上仔细倾听,只听外面咕嘟咕嘟咕嘟好像冒泡似的,他暗想:这是什么动静?便在此时,墙的另一侧隐隐传来橐橐的靴履声,从声音来判断,似乎有两个人,而这二人的步频不疾不徐,正向这边走来。他们走近一点,段削恩的心便紧张一分。突然门开了,他立刻闭上眼睛,接着只觉眼前亮了一下,想是他们开了灯。只听其中一人说道:“将军的意思你该明白了。”另一人恩了一声。那人又道:“大家互取所需,与你与我皆有好处。”“那个奴隶果真是你们要找的?”段削恩知他在说自己,心下不禁有些惴惴,而他的声音如同声音机械人发出似的,十分古怪。“我们已经采集了他的血液样本做了分析,确是我们要找的人,此事你功劳不小”只听另一人发出机械人般的声音说道:“你也说了各取所需,还谈什么功劳不功劳。”“很好”那人赞叹道:“年青人很有前途。”另一人冷笑道:“你也用不着捧我,我要的东西呢?”“放心好了,我们将军是诚信之人,答允你的东西不会反悔。只是此物极为贵重、脆弱,将军出门时原本所携不多,今儿只好先付你一部分。”说着像是去掏什么东西。“在这了,你验验。”突然间段削恩眼前一片金光灿烂,饶是他紧闭双眼,竟也被这东西照得异常晃眼。只听那人说:“真的只有半颗?我可听说你们给梅伊维尔的却是整颗。”“哎,今时不比往日,还提那个人干什么,尽管放心,将军答应你的,决不会食言!事成之后,另一半双手奉上。”“什么事成之后?要的人不是已经给你们带来了吗?”那人怒道。另一人嘿嘿冷笑:“带是带来了,但……”“难道他身上没有抗体吗?”“抗体是有的,但跟我们预想的不一样。”“哪里不一样了?我何敢以次充好?”“老兄,这样说你就多心了,说起来这事真不能怨你,怪只怪运气不佳。他身上虽有抗体不假,但抗体还不成熟,我们用不来。”“哼,你说不成熟就不成熟?!”“老兄勿怒,来,我给你做个试验你就明白了。”说着二人走了几步,“你看,这是我从他身上取出的抗体蛋白,这是精神体的样本,而这是人类的心脏,我先直接把精神体注入心脏中,你看……”“消…消失了”“不错,精神体无法与人类心脏共容。这支是成熟的抗体蛋白,我把它注入精神体内,再将这一精神体注入心脏,你瞧好了”过了良久,只听机械声音的那人叫道:“心脏变成黑色了!”“不错这说明成熟的抗体蛋白能够帮助精神体控制人类心脏,而这支抗体蛋白就不行了”又过稍许,却听那人叹道:“果然不成,这…这是什么缘故?”“恐怕和他的年纪有关,我看他最多十七八岁,而这支成熟抗体样本的年龄是三十岁,所以恐怕还要等些时候。”“既是如此,我把人交给你们,东西我全拿走。”那人哈哈笑了起来“老兄果然不懂,你们人类如何能够跟我们生活在一起?”“难道不成么?”“自然不成,人类需得生活在人类社会中才能正常成长,否则冒然与异族相处,副作用极大,重则死亡,轻则身体萎缩,无论哪种,抗体是都不能用了。”“你的意思让我再带他回去?”那人不语,想是点头给予了答复。“另外不怕告诉你一件事。”“哦?何事?”“其实此人根本不是奴隶!”“什么?!”“你也这样惊讶,说实话,刚听说的时候我也很惊讶。”“不可能,他在参加虚拟比赛前参加过身体测验,办卡中心的人还因为他不是自由人,不愿为他办理呢!”“事事皆可做假,你所以认定他是奴隶,只不过脑中有病毒,可实话对你说,他脑中的不是病毒,而是另外东西。”“什么东西?”“年青人,话说到这就差不多了,你还是别太好奇的好。”“不说就算了,反正和我也没有关系。”
正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直到此刻,段削恩真觉得如梦似幻,往事如潮水般涌上心头:他从小在段府长大,母亲来自下层社会,遭段彪的侮辱生下他,他继承了母亲的基因,是一个奴隶。他父亲子嗣甚多,这么一个私生儿又是奴隶,早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所以他虽然生在段府,地位却与一般的奴隶无异。同父异母的哥哥段景鳌可怜他,让他为自己修理战机,从那以后他深深迷恋上了战机。后来有一天段景鳌对他说,父亲要见你。他很少见到父亲,小的时候人家骂他时都说:你这个没有爸爸的野孩子!有一天他下决心要见到爸爸,就等在段府外,结果被他的一个哥哥抓回拉打了顿。此事他至今记忆犹新,而今父亲竟主动要求见他,不禁令他喜出望外。段景鳌带他来到会客厅,段彪正和其他几个儿女叙话,段彪对待孩子十分慈祥,小女儿是他最疼的,有些时候撒泼胡闹他也只是笑笑。段削恩战战兢兢地跪在父亲面前,父亲注视他良久,说:“爸爸有件事想拜托你。”段削恩诚惶诚恐,连磕几个响头,心想“拜托”一词自己是无论如何承受不起的,他不擅言谈,心里这样想,嘴上却是说不出。段彪见他不停磕头,只道他不愿承命,问说:“怎么,不方便么?”“方便的,方便的!”“哦,我当你不愿意呢!”说着将使命告诉于他,他听说后料知此事十分危险,甚至九死一生,但想到终究是父亲所托,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段彪很高兴,在他头上摸了几摸,说:“没有什么事情,你就忙去好了”。他于是黯然地退出了会客厅,离开时小女儿还在和段彪嬉闹,其他几个儿女也有说有笑的。“我终究是个没有爸爸的野孩子”他心想。
小游戏,!
第五十三章 结拜
这些过往的伤悲之事他一直深深埋藏于胸中,不敢有丝毫吐露。作为奴隶,放肆狂傲固然遭人鄙夷,自怨自艾也叫足人不齿,唯一的办法是苟延残喘活下去。他的母亲尚在,自己的梦想还未实现,但他不曾放弃,心想奴隶就奴隶吧,总要活下去的。因而尽管知道以自己的身份不该有太高奢望,但心中的志向却越发地笃定:总有一天要拥有属于自己的战机!而今陡然听说自己不是奴隶,心中那份滋味真不知从何说起:这么多年的苦白吃了?失去的父爱能回来吗?友于之情于当真我只是奢望?还有母亲,我既不是奴隶,那么她会不会也不是奴隶呢?思来想去,一时间心潮难平。
却听一人说道:“好了,该说的都跟你说了,这小子你得好好照看着,我们也会在暗地里跟踪,待到抗体成熟,不消你说,我们自会取了去,至于你要的东西么,我们绝会不食言的,这一半,权当订金好了。”只听那人说道:“好吧,多说无益,我去了。”“等等。”“怎么?”接着二人都沉默了,段削恩正在思量他们捣什么鬼呢,突然手臂上一麻,象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似的,随后脑袋一沉,又昏了过去。
等到醒来时,自己已经置身另一个地方,他好像躺在了什么东西上面,软绵绵的倒是舒服,睁眼瞧去,却见群星璀璨,这时一个浪花打来,海水灌入口中、鼻中,着实不是滋味,原来自己躺在一片沙滩上。
他爬起来,天色已晚,也不知这是哪,正摸黑胡走着,脚下一绊,摔了个大跤,他心中气愤:什么东西?!转身去看,竟然是一个人,这人衣衫褴褛,浑身有伤,因为夜黑,段削恩瞧不清他的面孔,伸指在他鼻孔边上探了探,已经没有呼吸了,原来是条死尸!段削恩啊一声叫了出来,心中害怕极了,连滚带爬,逃出去老远。
突然死尸一抖,他更怕了:难道是诈尸?心中犯怯,越发不敢靠近。这时死尸抖得厉害起来,一只手还在沙石上乱抓。“呦,不好,是活人!”他想着,赶忙冲上去,那人腹部鼓起,全身颤抖的厉害,段削恩心说,许是在淹了水的缘故,于是双手抚在他肚子上,有节奏的一起一伏,突然他啊一声狂吐不止,腹中污水泥沙全部倾泻而出,良久才缓过来。“削恩,谢谢你救我”段削恩只觉得这声音十分熟悉,细看去,却不是李楚是谁?
二人重逢,十分欢喜。“我以为你死了呢?”段削恩说。
“已经死了,要不是你搭救。”
“可是你怎么会在这呢?”
李楚笑了笑,笑容难掩他的狼狈神色:“还不跟你一样?”
“你…你…也被?”
李楚点了点头:“我就在你不远处,哈哈,你装死装得还真像,没瞧见我吧?”
段削恩脸上一红,自己确实因为害怕被他们发现,所以装作仍然昏迷。
“他们说什么,我也听到了一些”李楚道:“原来我们误会你了,你不是奴隶。”
“不…不…”段削恩从苏醒至今一直把那件事当作一场梦,如今从李楚口中得到了证实,竟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我…我还是当奴隶的好。”李楚听后哈哈大笑:“这叫什么话?哪有人自由人不做,要做奴隶的?安于做奴隶的,永远只是个奴隶,要懂得抗争,退一万步说,即便是奴隶也没什么大不了,只要心灵没有被奴役,你就是真正的自由人。”段削恩十分感动,这些话从没有人跟他讲过,死生有命,富贵在天,所有人都是这么说的。可是李楚的话却彻底颠覆了这一套:“你真觉得就算我是奴隶也…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李楚斩钉截铁说道:“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说着跪在沙地上,朝他连磕三个头。段削恩比被雷劈了还要震动,也跪了下来,捣蒜似的还磕了六个头。李楚哈哈大笑,笑声十分爽朗,说道:“你我结为兄弟吧”段削恩待要拒绝,心想拒绝的话,他倒要怪我了,于是答应了。在李楚提议下,二人面向大海磕了三个头算是盟誓。
誓毕,按大小段削恩叫一声李楚大哥,李楚叫他一声兄弟。段削恩问:“大哥,为什么你也会被抓了去?”李楚摇摇头:“不知道,但他们提取过我的血液。”段削恩一惊,心想难道你身上也有他们要的抗体?李楚猜到了他的心思,笑道:“我身上恐怕没有他们要的东西,所以他们把我往海里随便一扔,你就不同了,好好的搁在沙滩上”段削恩心中打个突:我比你醒的早,你怎么知道我是被好好搁在沙滩上的?“大哥他们是什么人哪?”段削恩又问。李楚面色凝重:“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但恐怕来者不善,那个声音很怪的人,我好像…好像…”“好像什么?”“好像在哪见过。”“你认识他?”李楚摇摇头:“那倒谈不上,只不过看他的背影很熟悉。”段削恩喃喃自语:“会是谁呢?”“我有种预感,他一定是学院里的某个人。”
二人正说着,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谁在这?”
削恩心中一动:这声音好熟悉。只听李楚回道:“我是李楚,你是哪位?”
“李楚!”那人高声叫道:“你真是李楚?!”
“是我”李楚昂然站起,只听那人欢呼起来:“孙姐姐,苏姐姐李楚找到啦!”原来竟是阿爱。
阿爱举着敏感器向这边走来,她的敏感器用途很多,当然不乏照明功能。李楚被她一照,眼前一晃很难受,用手背遮住了眼睛。“咦,不行,你把手放下来,我瞧瞧你是李楚不是?”“你先把灯光移开。”“不成,你让我看看先,你不是李楚呢?”正说着,一人跑了上来一把抱住李楚,却是孙凤:“你…你哪里去啦?!”孙凤素来行事稳重,自从李楚消失后,一直牵肠挂肚,直至此刻陡见心上人,喜悦之情再难抑制,所以飞奔上去紧紧搂住了他。阿爱怔怔得发了呆,她没想到原来孙凤也喜欢李楚,而且喜欢的这样厉害,拿着敏感器的手举在那里不知道动了,这样孙凤便是在灯光之下与李楚相拥。这时阿爱的手不知道被谁拨了一下,光线从他们两人身上挪开了,阿爱侧头看去,原来是苏蓉。
小游戏,!
第五十四章 酒窖
四人见面自是一番欢喜,谁也没想到段削恩也在这里。这些日子大伙几乎认定了陷害李楚的就是段削恩,因而于他的生死丝毫不予关心。当听说李楚和他结为兄弟后,众人无不惊诧万分,阿爱更是不解,在她心里早把段削恩当成了谋害李楚的头号嫌犯。如此狼子野心之人,李楚怎么能和他做兄弟,何况他还是个奴隶?李楚于是将二人的一番奇遇说与三人听。阿爱听后半信半疑,但因为是李楚亲口说的,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也就暂时不去为难段削恩。李楚问说这是哪里?孙凤笑说,你真是糊涂了,这不是学院侧门么?李楚拍拍脑门叹道:“真是糊涂了,对了,你们怎么会在这?”孙凤笑道:“自你失踪后,联合会的人每天分组在学院各个角落找寻你的下落,这不,今天轮到我们两个,这位阿爱是自愿参加的。”李楚对阿爱点了个头,又说道:“原来是这样,辛苦你们了,对了,苏蓉也入会了?”“我推荐的,你这个会长有意见么?”孙凤笑问。“当然没有,你的眼光一定没问题的。”孙凤遇事向来处之泰然,对于外界的毁誉之言一向看得很轻,但此刻听李楚夸奖自己眼光独到,心里仍觉着甜蜜蜜的,无比受用。
一行人有说有笑往回走。却听孙凤道:“你不在的这些日子好叫我们担心,可知掳你们的那些人是谁?”李楚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似乎要对段兄弟不利。”“他们把你们掳到哪里去了可知道?”孙凤又问。李楚摇了摇头,段削恩说:“我猜…我猜…”阿爱大声说道:“李楚,学校发生了一件大事呢!”“噢?什么大事?”李楚关心的问。印象中这是李楚头一次这么关心阿爱说的话,阿爱好不高兴,抖擞精神地说道:“院宝室的魔老爷子死啦!”此话一出李楚耳边犹如爆了两声雷,刹时间面如土色。在众女之中,阿爱心机最浅,嘴巴最利,李楚对她也最为冷淡。她虽不甚机灵,心里却有股子韧劲,希望能得到心上人的认可,因而时时在想说什么才能引起李楚的注意呢?院宝室发生的凶杀案最近闹得沸沸扬扬,她心想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一定能吸引李楚的注意。可她急于求成,当下也不考察李楚与魔老爷子的关系,权当逗李楚兴味的聊资。谁知李楚与魔老爷子关系很好,乍一听说他被害的消息,十二分的不能接受,再看阿爱的表情,竟飘扬着胜利的喜悦之情,不禁怒上心头,喝道:“他死了,你很开心么?”阿爱没料到他会发火,表情僵在了那里。“究竟是怎么回事?”李楚厉声问道。他脾气很好,连孙凤这样与之共事多年的人也是头一次看见他发火,当下小心翼翼地将事情始末说了。
军事学院建立至今数百年光景,不但积累了深厚的知识财富,还收藏了许多珍贵的宝物,其中许多是流传数千年的绝世瑰宝,它们曾因受战争影响散落各地,后经多方努力汇集于此,学院前任校长魔迦爱惜这些宝贝,建立了一座院藏室用以存放这些稀世珍宝。后来魔迦年老离职,主动请缨,要求担任院藏室的看守,滕谦是魔迦的学生,自然答应了老师的请求。后来魔迦的孙子魔沙也就读于军事学院,便时常带同伴们去爷爷那里嬉耍,魔迦和其中一个叫李楚的关系十分好,魔迦很欣赏他,所以每当孙子和他提出想看什么什么宝贝的时候,魔迦无不答应。李楚失踪后,魔迦也十分着急,几次向魔沙讯问他的下落。有一天夜晚,正当魔迦整理院藏时,一个黑衣人进入了院藏室,将他用匕首杀死后,在背后贴了一张纸条,上面画着一个奇怪的符号。后经查阅,这个符号乃是上古时期古代希腊的数学符号一。更叫人疑惑不解的是,杀害魔迦的凶手使用的匕首不是寻常的激光刀,而是一把古代人类所使的铁制匕首。与此同时清查院藏的人员在清点物品时发现少了一把中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匕首,这把匕首的主人是战争狂人希特勒,最后两下里核对,果然正是那把杀死魔迦而后被凶手带走的匕首!此案随即被列为了高等机密,帝国狱警介入进行调查,并封锁了院藏室。但离奇的事情很快又发生了,在随后的几天里,院藏室内所有与希特勒有关的文物全部离奇失踪,图书馆里一切与战争狂人相关的书籍、电子网页也全部神秘消失。如今事情已经过去整整一个星期,但调查却始终不着头绪,有人甚至认定是鬼魂所为。
李楚听说后沉思良久,问:“我们离开多久了?”孙凤诧异地问:“你不知道么?都有一个月了,担心死我们了。”李楚又问:“魔沙此刻在哪?”“他日日夜夜守着院藏室。”“走,看看去。”“等等”孙凤道:“院藏室如今是禁行区,谁也进不去的。”“魔沙怎么…?”孙凤笑道:“你忘记他是个信息天才么?”魔沙是信息系二年级的学生,在计算、信息方面极具天赋,他偷偷进入了狱警部队的内部系统,分享了他们的资料、背景和实时监控。孙凤打开她的敏感器,不要小看敏感器,它个头虽小,功能极多,孙凤开启它的雷达功能,在搜索栏中点击了下魔沙的名字,他目前所在的位置立刻显示了出来。“在酒窖呢,咱么走。”魔沙的爷爷魔迦酷爱酿酒,拥有自己的一座地下酒窖,小时候魔沙常来这里玩耍,长大后因他不喜饮酒,来得疏了。很多次魔迦叫他陪自己逛逛酒窖,他都拒绝了。祖父死后,他每天来这里。孙凤一方面担心李楚,一方面又几番规劝魔沙,让他好自珍重,但他如同得了失心风似的,课也不上,整天泡在酒窖里。
李楚一行人赶到时,从外看酒窖中漆黑一片,李楚问:“没有搞错吧?”孙凤回答:“他在里面的。”语气甚是坚定。突然只听“嘭”一声响,好像什么东西炸裂了,接着红色的东西从窖门底下流了出来,一个人高声叫道:“好酒!”却不正是魔沙?
李楚前去推门,门锁住的,他拔出随身携带的激光刀,呲的一劈,门应声裂为两截。众人走入,鲜红的葡萄酒已经漫过了足踝,李楚拿出敏感器,向前照去。这酒窖他也曾来过几次,记得前后分为好几进,每一进都摆满一桶桶的美酒。然而此刻看去,全然不是这么回事,酒桶已遭碎劈,所蓄之酒灌了一室,几可泛舟。因门被打开,红酒突然呼啦啦往外奔泄,角落里一人正在凿最后一桶酒,酒桶被他用激光刀钻出一个口子,因是陈酿,酒气甚足,桶内桶外压力不均,一凿之下,美酒嘭地飙出,那人连忙用口堵住,红酒全都喷入他口中,他这一接,喝得猛了,咳嗽不止,人也犯晕,踉踉跄跄徘徊了两步,被人一拳打倒。“谁?”他怒喊。
小游戏,!
第五十五章 光明会(一)
李楚哪里管他,又一拳上去直击他的小腹。他先前喝的美酒全呕了出来,脚下一斜,身子向后倒去,李楚一把抢上,一手抓住他领子一手朝他面颊抡去。魔沙下意识举刀格挡,李楚这一拳来得力沉势足,半空中收不住,斜向下掠去,轻轻擦过了激光刀明晃晃的刀刃。激光刀何等威力?李楚小臂上登时拉出一条长长的口子。众人无不吃了一惊,阿爱更是叫出声来,李楚当下也不顾伤痛,铁了心的要教训教训这小子,手肘一转,拳头横着爆飞过来,拳背击在了魔沙面上。孙凤见再不阻拦恐怕要出事,连忙拉住李楚,可李楚身材高大,孙凤这两斤小分量,哪里拉得他动?于是朝段削恩大喊:“你呆子么?还站着?”众人于是一道上去分开了他俩。李楚原本只想捶他几拳,让他清醒清醒就好,却也没存心要殴打他。魔沙却不同,一来死了亲人,二来酒醉神志不清,被打了几拳,焦躁起来,吵吵嚷嚷地说什么再来过再来过。李楚也不是好惹的,一把甩开孙凤,汹涌向前,嘭的又给他一拳。这一拳他挨得倒是乖巧,躲也不躲,闪也不闪。李楚想起他失去亲人的悲痛,心下也十分自责,待要上前安慰,突然他脚底一抄,跟前残留的酒水被他一扫之下全都激起,李楚双臂罩在跟前,突然小腹吃痛,原来魔沙趁这当儿朝他肚子猛踹了一脚,李楚立足不稳扑通跌倒。而魔沙这一脚去的也急,窖底被浸过原本就湿滑,他一失重心,另一只做支撑的脚便也站立不住,整个身体被抛了起来,踢到李楚的同时,自己也仰面摔了个大跤。
二人连抓带挠又厮打在一起,此时打架再无章法,如同小儿嬉戏胡闹一般,边上四人都想劝阻,但一时间找不着下手之处,只得做罢。打了一会儿,两人终于停了手,各自靠一边呼呼喘气,魔沙这时酒也醒了,问:“回来了?”李楚点点头:“事情我听说了。”魔沙不语。李楚问:“狱警内部系统,能进?”“能”魔沙回答道。“我看看。”魔沙手指了指里面那一进储酒室:“里面。”李楚爬起来,走过去,见二道门上着激光锁,道:“开锁”。这时魔沙兀自坐在底上,听说后缓缓站起,取出敏感器为他开了锁,两人一先一后走入。另外四人随后跟上。阿爱心中暗自惊诧:“打一架就了事了?还是做男孩子好!”
段削恩原以为里面那一进也像前一进那样堆满酒桶,但出乎他的意料,这里一只酒桶也没有,相反安装着各式各样的设备。魔沙靠着墙随手指了指:“监控、内网、物联都在这了。”“物联你都装了?”孙凤不无惊异地问。魔沙无力地点了点头。这间酒窖的前部是一个极为宽阔的360度全息虚拟屏幕,与最先进的战机上款式相同,置身其中感觉仿佛真的身处院藏室一般。虚拟屏幕之后是一台大型物联仪,物联仪边上是一台多功能读写桌,桌上安放着一台个人系统,想来魔沙就是凭借她侵入狱警的内部系统的。读写桌是一台存储量惊人的外部装置,它与个人系统相连,操纵者或用语音,或用手写进行写作,而一切操作都将被会自动留存,如果愿意可以在瞬间上传到个人系统之上。
魔沙懒洋洋地坐在读写桌前,用手在桌上划来划去,拉出了过去的一些资料,同时启动个人系统,狱警内网的一切信息立时显示在了众人面前。这时阿爱看见读写桌的桌脚上摆着一本手抄稿件,上面编着电子号码,显然是图书馆的资料,她随手拿起来翻,刚打开第一页,只觉得一股陈年的纸浆味道扑鼻而来,问:“这本是什么?”魔沙一惊,一把抢过,喝道:“谁让你乱翻的?”阿爱心下委屈,嘟起了嘴。这时只听孙凤道:“这本是关于第三帝国的手抄资料吧?”魔沙不语。孙凤又问:“图书馆、院藏室的资料都是你拿的?”魔沙涨红了脸:“不是!”“那你敢把里面那扇门大开吗?”孙凤指着最后一进储酒室问。魔沙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俨然做了亏心事的样子,叹道:“是我拿的。”其实偷拿图书馆的一些资料在魔沙而言并不算什么大过错,他是信息方面的奇才,闲来无事时进进这个内网,入入那个系统,犯的禁忌哪里还少了?但这次非同小可,第三帝国虽然曾经叱咤一时,但早已消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一个千年后的少年怎会对它情有独钟呢?这与魔迦之死又有什么牵连?见他战战兢兢的模样,孙凤登时明白过来:“你是雅利安人?”魔沙这一惊非同小可,手一软资料落在了地上。魔沙毛手毛脚地收拾好,心想这个冤家如此聪明,瞒是瞒不过了,当下承认:“我是雅利安人后代。”雅利安人是上古时居住在欧洲的一个民族,这个民族骁勇善战、充满智慧,曾生活在中亚、东欧一带。中古时期战争狂魔希特勒借口称雅利安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而犹太人这种“劣等”民族抢夺了雅利安人的生存空间,必须予以彻底消灭,从而发动了世界大战。战争断送了许多雅利安人的生命,后来德意志战败投降,德国遭受瓜分,其他各个种族进驻德国和东欧,纯种的雅利安人越来越稀少。这以后龙婆和犹太两大势力逐渐形成对峙之势,雅利安人的生存空间愈发狭小,最近的几百年已经很少听说这个民族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雅利安人的?”魔沙问。“其实我早就疑心你的种族问题了,只不过这次图书馆失窃更加深了我的疑问,谁会对第三帝国的资料如此感兴趣?当我刚才进入这里的时候,我的疑问有了答案,这台物联仪暴露了你的身份,我猜想,你一定是通过它窃取资料的吧?”魔沙心悦诚服,道:“是这么回事儿。”“你是怀疑你爷爷的死和犹太人有关?”“没错,自从千年前我的祖先错误地发动了那场大屠杀至今,犹太人从没有终止过对纯种雅利安人的追杀,我们这一族隐姓埋名到现在,原本以为已经逃离魔掌了,可谁想到……”他顿了顿又说:“刚开始时我也没想到是他们,可院藏室一样东西的失窃,令我起了疑心。”“等等,狱警的调查不是说院藏室诸物完好,没有什么东西丢失么?”苏蓉心说我爸爸是狱警部队的司令,这话该当我来问的。“他们知道什么?他们只不过是照着存货单对照,我从小在院藏室玩耍,心里清楚的很,真正的宝贝存货单上根本没有!”“那么你说的那样东西是什么呢?”“一本雅利安人居住的分布图。”“那是什么东西?”孙凤问。魔沙谨慎起来,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