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海盗大帝〗第14部分

环视众人:李楚、孙凤是他的好朋友,靠的住;苏蓉他认识,听孙凤说已经加入了学院联合会,那么也是自己人;至于经常跟苏蓉在一起的毛丫头阿爱,尽管人傻傻的,但立场应该没问题;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段削恩身上:“咦,你怎么在这?”段削恩当初看望李楚时,被联合会的两个人打了一顿,其中一个是胡雪,另一个便是魔沙,可以说二人曾经是有过纠结的。之前魔沙一直没有注意他,此刻仇人相见,虽谈不上份外脸红,但谁看谁也不是滋味。孙凤是那次殴打段削恩的指使者和见证人,当下说明了事情的原委,魔沙听说他和李楚结为了兄弟,很是吃惊,用目光询问李楚,李楚微笑地点了点头。应该说那次段削恩受辱孙凤是始作俑者,但她行事一向光明磊落,毫不吝啬面子,当下向段削恩道了歉,苏蓉和阿爱则没有表示。既然都是自己人,他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说道:“目前纯种雅利安人的数量已经十分稀少,不足1000人,这些雅利安人分布在帝国的各个角落,为了生存下去,两百年前由我的祖先倡导发起了一个名叫‘光明会’的组织,光明会的成员是拥有纯正雅利安血统的族人,目的是要壮大雅利安族,会长是世袭罔替的,其他各支如有杰出的人才可加入光明议院。光明议院打理会内的具体事宜,但最终决策权在会长手上,爷爷身前就是会长。爷爷出事后,光明会群龙无首,按照会规,这时应由我爸爸出面料理大事,可是爸爸身体不好,议院元老便建议会长之职由我担任。可是议院中的一些年轻骨干野心勃勃,推选出新会长,想借机夺权。元老们都是一帮老家伙了,干他们不过。后来两派达成协议,谁先破得凶案,谁就当会长。”
小游戏,!
第五十六章 光明会(二)
众人听说,无不恍然,苏蓉问:“那本被偷去的东西与光明会有关喽?”魔沙点头道:“不错,那本书名字叫《第三帝国秘史》,书中藏有目下所有雅利安人的资料,还有一个关于雅利安族的大秘密。”“什么秘密呀?”“阿爱,既然是他们族的秘密你又打听什么,再说都说了是秘密了。”苏蓉道。魔沙道:“倒不是信不过你们,不跟你们说,只不过我也不知道那个秘密,爷爷去的突然,临走前什么也没交代下。”“那你爸爸呢?他或许知道。”阿爱说。魔沙摇摇头道:“爸爸身体一直不好,会里的事情一向不管,他也不知道的。”“那么现在你有什么线索了么?”孙凤问。“我把学院所有与第三帝国相关的资料全部拿了来,希望能找出些线索,可是这么久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现。”“所以你刚才懊恼,才拿酒桶发泄?”阿爱问。魔沙脸上一红,低下头去。李楚道:“原来是这么回事,你早跟大伙说,大伙都好帮你。”指了指虚拟屏幕,问:“发现什么了么?”魔沙道:“狱警部队早晚两班人保护现场,看守得甚严。”“不,我是说从犯罪现场发现什么了么?”魔沙来到个人系统前,操作了一番,道:“事发当晚院藏室的监控刚好记录下了爷爷被害的过程,后来这段资料被狱警部队取走了,我也是偷偷进入狱警的内部系统才得到的。”说着手指从个人系统上一拉,那份资料被调到了虚拟屏幕上,接着酒窖的灯光黯了下来,魔迦的立体形象出现在虚拟屏幕上。段削恩未曾见过魔迦,但见屏幕上那人身材十分高大,鼻梁高峻,碧眼薄唇,与魔沙十分相像,果然是外族人。屏幕上的魔迦正在整理院藏,浑然不知一场灾难即将降临。这时魔沙慢慢转过了身去,显是不愿再看这伤心的一幕。突然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了魔迦身后,手执一把铁制匕首,李楚和段削恩两人均是一惊。突然那人抢上前去,捂住魔迦口鼻,从后背连捅三刀。魔迦兀自没有死绝,翻身推了那黑衣人一把,自己扶着一张书架喘息不止,那黑衣人上前抓住魔迦的头颅,将之紧贴在自己小腹上,另一手自然下垂,又连刺两刀,这两刀均是要害所在,不久魔迦便倒地死去,凶手随即离开了现场。整个场景历时不过数分钟,但在场众人无不觉得恍如隔世,阿爱胆小,早躲在孙凤怀里,孙凤和苏蓉紧紧贴着,孙凤朝李楚望去,只见面色凝重,似乎在考虑着什么,突然他问:“削恩,你觉得怎样?”只见段削恩也是一脸惨白,点了点头道:“是那个人。”孙凤问:“哪个人?”李楚道:“绑架我和削恩的人。”
“什么?你不会看错吧?”魔沙问道。其他人也十分惊讶。“那件黑衣是不会错的,身材也差不多,可惜不知他长什么样。”魔沙道:“我也正为此事烦恼,那人只露出一双眼睛,连鼻孔都不留眼儿,倒像是一块黑布倒扣了上去,我用系统测算了他眼睛的资料,十分普通,看不出有什么特点。”“绑架李楚,又杀害魔迦老师,那人究竟有什么企图?”孙凤自语道:“对了李楚,他既然绑架了你,怎么又把你放回来了?”李楚道:“其实这一点我也很是疑惑,我跟你说过他的目的是要从削恩身上得到一种抗体,可是我并没有这种抗体,为什么连我也要绑架呢?后来我不知被什么东西弄昏了,被他们扔进了海里,顺潮汐到了沙滩上,幸亏削恩救的我。”在这之前众人都怀疑是段削恩绑架了李楚,黑衣人的出现等于为他脱了身。李楚道:“不管怎么说,此人定是有着巨大的阴谋,魔沙,希望你不要再对朋友有所隐瞒,大家都是为了帮你。”魔沙点了点头,自从爷爷去世后,他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一心一意要想找出凶手,可他心神既乱,思考、做事便不那么周到灵光,而今一帮朋友危难相助,无疑是雪中送炭,这令他感慨不已。
众人当即分了组,分头进行调查,李楚、孙凤、魔沙一组对现场进行勘定,剩下的人为一组进行资料的查找。魔沙打开第三进酒窖,如孙凤方才所料,里面果真堆满了资料,这些都是从图书馆和院藏室物联过来的。
物联仪是现代一种传送设备。古代的时候人们科技落后,有东西需要发送,需要用人力运输,大件的东西则要动用车辆、飞机。后来发明了互联网,虚拟的图片文字信息得以时事传送,但是实物的传送依然无法做到。这时候有人发明了传真,它能够将图片、文字以转换的方式进行影印,等于拷贝了一份过来。这便是最初级的物联仪。后来物联技术不断发展,在虚拟背景之上形成了可运载的物联网络,从此物联突破了文字、图片的局限,发展至今最尖端的物联仪甚至能够隔空取物。魔沙自少年时代起于信息技术方面就显示出了天赋,他出生名门,家教优越,爷爷一直鼓励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因此他虽年纪不大,技术方面,哪怕放眼整个帝国,那也是数一数二的。
魔沙将爷爷最后倒地的那一幕定格。三人走入虚拟屏幕中,这扇360度全息屏幕的好处就在于,从外部看观众只能看到平面画面,可一旦踏入屏幕中间,就如同置身于了当时的场景,血案仿佛就发生在你的身边。
孙凤心思缜密,观察细致,由她负责主要的鉴定工作,李楚是副手,魔沙做记录。其实这么安排是有原因的,死去的是魔沙的亲人,让他负责勘查现场难免会受情绪影响,所以让他呆在一边做做记录比较来的好。
那把铁锈的刀扎在魔迦的背部,伤口之下凶手用手蘸着血浆写了一个希腊字母“一”,再核对了存货单,确定这把匕首的确为希特勒所配。“这匕首通常是放在哪的?”孙凤问。“院藏室入口附近的展柜内。”魔沙回答。“切换场景。”孙凤道。魔沙在屏幕上拨了几下,场景即可被调整到了院藏室的入口:“是这个展柜?”魔沙道:“是。”“”
小游戏,!
第五十七章 先知(一)
只见展柜完好无损,而匕首却不在里面。“这是怎么搞的?”按孙凤想来,凶手应该是用暴力手段破坏了展柜,取出匕首,而后袭击魔迦。“把案发的整个场景再放一遍,从这个角度”魔迦在虚拟屏幕上一通拨弄,时间被调整到了三分钟前,也就是魔迦被害的前一刻。这时候凶手还未进入院藏室,魔沙回头望去,爷爷正在整理院藏,他多想冲上去告诉他:有人要谋害你,当心你的后面!可惜他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每次重放,对他而言都是无比痛楚的体验。孙凤不无关切的说道:“魔沙,我的敏感器好像掉在外面了,你帮我找找。”魔沙恩了一声离开了虚拟屏幕,他何尝不知道孙凤的心意?
突然一个黑影出现了,孙凤心下发寒,虽然她知道这只是虚拟世界,但逼真的场景仍然令她多少有些胆寒。果然一个身披黑衣的人慢步走了进来,他似乎并没有刻意放轻步子,而是走的很自然,这样响的脚步声应该瞒不过魔迦的耳朵的,可事实上魔迦并没有注意。他的黑色外套很宽大,手臂被遮住了,面部上只有眼睛部位留出两个圆洞,果然如魔沙所说倒似一块黑布倒扣上去的。突然他露出了他的凶器——那把铁制匕首!原来这匕首是他自己随身携带的,而并非取自院藏室。黑衣人慢慢从孙凤的身边走过,孙凤盯着他的眼睛,那是他唯一暴露的部分,他甚至连眼睫毛都隐藏的很好。这是一双很普通的眼睛,看不出什么特点。黑衣人朝魔迦走去,接下来的一幕,便是从魔迦身后突然袭击,先后刺了五刀,将之刺死,这一幕孙凤之前是看过的。事毕,黑衣人拔出匕首,又按原路缓缓离开了。整个过程没有丝毫多余的成分,让人简直找不出线索。李楚定格了画面,这时魔沙也进来了:“没找到。”“在我自己身上,对不起,让你白跑一趟。”魔沙当然不会怪他,问道:“有什么发现?”孙凤道:“有价值的线索不多,只能确定一些基本事实。首先这把原本属于院藏室的匕首竟会在他这里,这只有一种可能,即他也和你一样使用了物联仪,并且是个高手。”“可是整个院藏室都有反物联仪。”“所以我说他是个高手啊!”孙凤道。“这样的高手恐怕全帝国也没有几个。”我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熟悉这里的反物联设备才能破解这些程序的,即便如此,还花了我许久功夫呢。”魔沙道。“第二,我注意到凶手在进入院藏室的时候并没有刻意放低脚步声,这说明凶手跟魔老师很熟,甚至他们原本就约好了在这里见面,所以他根本没有提防他。”“第三,至于那个希腊数字一,我有一种感觉,它只是凶手迷惑我们的手法,想让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到数字之迷的破解上,这就为他赢得了时间。”“他赢得时间后想做什么呢?”李楚问。“这……”孙凤一时间回答不上来。“他赢得时间,只有一个目的:继续杀人!”李楚道:“所以你说他留下希腊数字是虚晃一枪,是空城计,这一点我不同意,我认为恰恰相反,我们应该从这个数字上去破解凶案,而不能忽视它。”魔沙点头说道:“李楚说的有道理,既然有一,就会有二,有三,有四。如果他真的只想戏耍我们,也太冒险了,万一在这过程中被我们发现了什么线索,他岂不是画蛇添足么?”孙凤心中兀自不服,但似乎也找不到更具说服力的解释,当下也便点了点头。“另外关于匕首我还有一点想不通”孙凤道:“他为什么一定要用这把匕首杀人?用激光刀不行么?我相信解释无外乎两中,第一,还是他在迷惑我们,引诱我们尽量朝第三帝国这条思路去靠,第二,他用匕首确实有他的目的所在,如果是这样,他的目的又是什么?”“我觉得孙凤的分析很到位,但我坚信他使用铁器定有他的目的所在,我想要么是一种祭祀仪式,要么是别的什么。”李楚说道。孙凤正欲提出她的观点,段削恩从第三进酒窖中走了出来,手中捧着一本黑壳的书本。
现代印刷业飞速发展,即便书本也实现了虚拟化智能化,一本书其实就是一台具备了语音、图像、动画的智能终端。但是古代的纸张书本依然流传着,只是使用率越来越低,只有追求复古、手稿的收藏爱好家、学者才会拥有,魔迦学识渊博,是以院藏室内藏有许多中古乃至上古时代的纸张书籍,其价值甚高。段削恩手上的这本书没有标注书名,但在雅利安人心中它却有着一个响亮的名字——《先知》。此书作于公元121年前后,作者不详,它按照现代字典的规格样式,把未来将会发生在雅利安族身上的重大事件,按照时间前后记录了下来。《先知》只有薄薄的一册,但在雅利安人心中的分量却无比之重。雅利安人每次翻阅它之前都要焚香沐浴,外族之人更是碰也不能碰。段削恩不懂规矩,擅自翻阅了此书,魔沙气得破口大骂。削恩被骂惯的,倒也能泰然处之,只是坏了人家的规矩,心下很是过意不去。李楚出面为自己兄弟说情,魔沙才平静下来,段削恩说对不起说了几百次也有了。孙凤问:“这是什么书,这样要紧?”“这是我们雅利安人的圣物。”“谁让你把圣物乱扔,人家不知道,当然拿起来看啦。”“谁说我乱扔了?”魔沙道:“我放的好好的”“对不起,我见这书搁的高高的,心里很好奇,所以拿来看了看。”段削恩道。孙凤问:“你看到了什么?”“我正要跟你们说呢,书上说,公元3077年10月13号这一天雅利安族将会发生一件大事,光明会将会分裂,分裂的两方你争我斗,最后同归于尽,魔鬼撒旦赢得了胜利。”“什么!让我瞧瞧。”孙凤道。“不行”魔沙按住了《先知》,“不可再打开了,你知不知道,你们已经泄露了天机。我们雅利安人,每年在万圣节后一天才能打开《先知》,并且开启之前必须焚香沐浴,否则就是对先知的大不敬,如果有谁胆敢在另外的时间翻看《先知》,先知必将给予惩罚!”这时阿爱和苏蓉听到外面起了争执声,也走了出来,阿爱问:“这书果真有这么灵么?”魔沙没好气地说:“哼,这是我们族的圣物,你说灵不灵?”
小游戏,!
第五十八章 先知(二)
“今天就是3077年10月13号,这么说今晚光明会就会分裂?”孙凤问。收藏*~网“这个…这个…白天我还跟几个长老联系过,他们说会里的那些年轻骨干们虽然蠢蠢欲动,但既然已经达成协议,料想他们不敢怎样,他们还说让我专心调查爷爷的事,不要忘记谁先找到真凶,谁就当会长,会里有他们,天塌不下来。”“他们是这样说的?”孙凤问,脸上出现不解的神色。“是啊,怎么?”“是你主动联系他们的,还是他们联系你的?”“他们联系的我。”只见孙凤面色凝重,问魔沙:“《先知》上记载的事情一定会发生么?”“未来的我不敢说,反正这三千多年雅利安人所遇的任何重大事件,《先知》上都有记载。”“可是削恩他已经谢泄露了天机?”“但是事情本身还是会发生的,只不过会伴随有先知的惩罚。”孙凤一凛,失色道:“不好,老家伙吃里爬外,你被出卖了!”“你…你说什么?”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奸笑声。“糟糕,外门没关?!”众人刚进酒窖时,屋子里被酒淹着,所以进来后并没有马上关上外门。魔沙鼓起勇气叫道:“你是谁?”“《先知》上不都写了么?你还问我是谁?”李楚道:“今天躲是躲不过了。”说着站了出来,拿出激光刀。学院内禁止学生携带激光枪,虽然一些学生私底下仍然藏有,但学院联合会的学生作为表率,确实不曾带,危急关头众人只好纷纷掏出激光刀。“大家退后”李楚害怕外面有什么埋伏,等众人退到了安全的角落,才去推门,这扇门通往一进。“应该就在门外”李楚心想。门呀的一声开了。外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没人么?”阿爱低声问。就在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众人看见他无不倒吸一口凉气:黑袍倒扣,只露出两只眼睛,赫然竟是害死魔迦的那个凶手!魔沙全身不住颤抖,心中又怒又惧,终于刀一挺,奔了上去。那黑衣人捏住魔沙手腕,轻轻一旋,魔沙整个人飞了起来,在空中转了好几个圈。黑衣人放开手,脚尖在他头上一点,魔沙如同一颗导弹倏地飞过。李楚眼疾手快,抱住他身体,一只手托住他后脑勺,另一手在他大腿后侧一按,整个人撬立起来,站在了当地。那黑衣人哈哈大笑,赞道:“不简单!”这时大家都听出来了,他的声音如同机器人相似,全然是模拟声音,一字一句呆板的很,没有一点人情味。现代的机械人功能多多,当然也有专门取悦人类的,那种机械人的声音往往甜蜜又好听,但是为机械人安装美声,花费很大,所以军队使用的机械人声音一般都是原生态的,不加任何处理,因为军队机械人的使命就是上阵打仗,声音好坏与否无关大碍。李楚和段削恩对望一眼,心下都已有了计较:眼前这人便是掳走二人,杀害魔迦的凶手!
“你想干什么?”黑衣人突然大叫一声,随即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从袍中抽出一根莹蓝色的激光鞭,鞭子一甩,鞭梢像长了眼似的,绕着酒窖飞了数圈,最后回到了黑衣人手上,黑衣人鞭梢鞭尾两头一拉,再看李楚他们六人,像柴禾一样被捆在了一起。原来阿爱想去拿那本《第三帝国秘史》,结果被黑衣人逮个正着,索性用激光鞭将六人一起捆了起来。阿爱心中气恼:“只露了两个窟窿,还能这么眼尖,下次给你缝上,看你怎么瞧!”黑衣人从地下捡起那本《第三帝国秘史》,放在了怀里,其实他也不知这是什么东西,只是见阿爱偷偷摸摸的要藏起来,形迹十分可疑,因此料想定然是什么重要物什。六个人被紧紧地捆住,魔沙在最中间,其他五人身材有肥有瘦,但无论怎样数他最苦,胸腔受到了很大的压迫,呼气都不匀,饶是如此,他依然大声呵斥道:“偷偷摸摸算什么好汉?有种的让我瞧瞧你是谁!”黑衣人道:“你没这个命!”身子侧开,手腕一收,激光鞭捆着六人飞出了酒窖。刚出酒窖,激光绳上方下方各滚出两具半椭圆形的外罩,外形就如两张严丝合缝的蛋壳倒扣在一起。这层外罩具有隔音隔视的作用,除了呼吸系统以外,内外基本隔绝。
“他们是谁?这是要带我们去哪啊?”阿爱道。孙凤摇头叹息:“先知灵验,果然出事了。”李楚说:“大家镇定,都不要慌。”魔沙怒道:“肯定是光明会的,爷爷尸骨未寒…”事有凑巧,段削恩和苏蓉面对面捆在一起,几乎能闻到她的体香,苏蓉身材玲珑,但被激光绳索着也是毫无周旋的余地,她面皮薄,第一次跟男人贴的这么近,哪里好意思?段削恩就别说了,胸口两团软乎乎的,弄得他几乎晕过去。孙凤和李楚背靠背贴着,孙凤脚跟磕了磕他小腿,问:“有办法么?”“静观其变吧。”魔沙兀自气愤不已,大家靠的很近,他骂人时口水横飞,如同浇花也似,其余人脸上鼻尖上溅了不少的唾沫星子。
“不好了,《先知》!”魔沙道。“刚才在谁手里?”孙凤问,“谁最后拿的?”“我没有拿。”阿爱道,“那本书你们族里不是每人一本的么?”“谁说每人一本了?!《先知》只有一本,交给光明会的会长管理,爷爷的事情太突然,所以他还没有传给我呢!”“谁最后拿了?”孙凤又问了一遍,还是没有人答应。这时李楚说道:“在我这呢。”说着眼睛朝自己胸口瞧了眼。孙凤背对着他,瞧不见,阿爱却是跟他面对面的,果然看见他的胸口有一本黑色的东西。魔沙如释重负:“你不早说,我还以为给他们拿去了呢!”李楚笑道:“刚才走神了。”
“这么说他们此来是为抢夺《先知》的喽?”孙凤问。“八成不假”魔沙说道。“《先知》是圣物,拥有它说明先知对你的认可,也就说明你领袖地位的合法性。”阿爱心想:他们要就给他们好啦,绑我做什么?恩…李楚也不要绑,不过…这样也挺好么,我跟他能靠这么近,咦,楚楚近看好像比远看更好看,他的鼻子多么俊呀!
小游戏,!
第五十九章 审判(一)
过了没多久,激光鞭上下的外罩打开了,众人眼前一晃,发现近处有一座大篝火篝火边上是一艘普通的飞船,魔沙认识这艘飞船,道:“果然是光明会的”孙凤问:“你怎么知道?”这艘飞船我认识,是恐迦的。”“恐迦是谁?”阿爱问。“就是新势力推选出来的所谓会长。”这时飞船舱门缓缓打开,上面走下一个人来,正是恐迦。“我的民众”只听恐迦高声叫道,“我把凶手给你们带来了!”接着一片沉寂,段削恩四下里望去,篝火周围黑压压的一片,初时他只道是灌木丛林,现在才看清楚了,原来那都是人!“处死他!”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接着群情激动,无不高喊着“处死他!处死他!”“恐迦,你含血喷人!明明是你害死爷爷的,现在不敢承认,还要嫁祸给我么?!”魔沙怒道。恐迦笑道:“我含血喷人?难道他们也会含血喷人么?”说着指向人群,人群中走出十位身穿白衣的老人,个个目放精光,长须垂胸。其中一个老人走了上来,淡淡地说道:“经过长老会调查,魔迦会长之死,确系魔沙所为。”魔沙怒叱道:“麦迦!你白天怎么跟我说的?!你才是害死爷爷的真凶,你…你不得好死!”麦迦道:“会长对我有知遇之恩,我想报答他还来不及,怎么会害他?只有你这个禽兽…”“等等,”他正要说下去,却被孙凤打断了,“魔迦是他爷爷,谁会去害自己爷爷?”恐迦道:“所以我说他禽兽不如。”魔沙骂道:“你才是禽兽,你才是禽兽!”“好吧,我是禽兽,你禽兽不如。”魔沙正待发作,却被孙凤制止了,她知道目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越是跟他们置气,越有可能被他们利用,眼下最要紧的是控制住情绪,拖得一刻是一刻,伺机寻找脱身的机会,便道:“你还没有回答我,魔沙的杀人动机呢?”恐迦踱了过来,眼睛在她身上瞟来瞟去:“当然是为了会长之位。”“无稽之谈!据我所知,会长一职一向是世袭传承的,害死魔迦长老于他百害而无一利,试想谁会这么傻,好端端放着现成的不要,偏要铤而走险呢?”这时另一位长老鬼迦道:“时代变了,会长之职怎能再任由你们家族霸占下去?”“噢,这么说你是承认自己犯上作乱喽?”“不是,不是这个…”孙凤哪里等他的话茬,接着便道:“也就是说,你承认了魔迦长老是被你害死的喽?”“我没这么说!”“你这么做了!”恐迦面色平和,倒似乎有些置身事外,说道:“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你是谁?”“我是谁不重要,只不过看不过你们这样冤枉好人,所以站出来说几句。”其实不光孙凤和魔沙,其他人也十分气愤,只不过各有原因没有站出来说话。段削恩口拙,心思灵光,嘴上却说不出来;阿爱不乏正义感,可胆子小,没有像孙凤那般的勇气;苏蓉也觉得此事十分不妥,但她做事沉稳,非到思虑成熟、万无一失时不会发言。至于李楚,他正在酝酿着一个计划。
“他是凶手,不是什么好人。”“不是好人?也许吧,但至少不像你们这么笨,要栽赃嫁祸,也不找个好借口。”“不是借口,而是证据。”恐迦说着从胸口取出了一件东西,双手捧着高高举过头顶,众人见了此物无不下跪高呼万岁,连那十个长老也不例外。只见那东西黑色外壳,薄薄的一层,竟然是《先知》!恐迦道:“魔迦长老有先见之明,早预料到你狼子野心,势必篡权,所以早将《先知》交予了长老会,在座长老都可证明。”话音刚落,十位长老无不抚须点头。魔沙道:“不对,你那本是假的,真的这本在我这儿!”“哼胡说八道,要说假,也是你的那本是假的,这本《先知》乃魔迦会长亲手交给长老会的,岂会有假?”“是真是假,验验才知。”说话的是孙凤。“好,怎么个验法?”鬼迦问。李楚道:“先放开我们。”恐迦与众长老对望一眼,长老们点了点头,恐迦五指一收,激光鞭收了回来:“哼,料你们也不敢耍什么花招。”麦迦走到跟前,手掌一摊,道:“伪造《先知》是死罪,交出来吧,交出来或许能饶你们一命。”魔沙早按耐不住,冲上去想要掐住他脖子,麦迦爆喝一声,从腰间一拔,抽出一条五米来长的黑色鞭子,喝道:“敢对长老不敬,让你吃吃光明鞭的苦头”说着倏一声一条鞭影袭来。
(雅利安人中流传着一个神话,他们的祖先拉亚原本是亚特兰蒂斯国的王子,在拉亚16岁那年,国王想把王位传给他,但是一个谗臣向国王进言,说拉亚并非皇族血脉,而是皇后跟别的男人所生,国王听后十分愤怒,下令处死了皇后,并将拉亚流放。拉亚在流放途中被谗臣派来的刺客刺瞎了双眼,他为了躲避刺客的追击,逃到了一片沙漠,沙漠杳无人烟,他又累又饿都快昏倒了,就在这时,一条巨蟒缠住了他的腿,并狠狠咬住他的肚子,拉亚相信这条蟒就是那个谗臣的化身,于是跟它搏斗起来。这场搏斗持续了三天三夜,打得天昏地暗,三天里拉亚滴水未进,但他始终不肯放弃,最后他终于战胜了巨蟒,剥了它的皮,吃了它的肉,还吞了它的一双眼睛,从此他又能看得见了。他将蛇皮杂以牛皮,制成一条鞭子,从此降妖除魔,都靠这条神鞭。后来他听说皇宫里出现里一个恶魔,他决心消灭这个恶魔,于是悄悄地返回了皇宫。他不敢和父亲相认,化妆成一名亲兵伴随在国王左右,此时那个谗臣已经死了,他的鬼魂便是那个恶魔,夜晚,恶魔降临,正要肆虐之时,拉亚大喊一声:你还敢危害人间!说着一鞭抽去,那个恶魔失去了双眼躲避不开,被他一鞭劈成两半,死前说道:“你竟然用我的皮做成的鞭子杀死了我!”
小游戏,!
第六十章 审判(二)
恶魔死后,国王恍然大悟,知道了自己的过错,决定取消拉亚的流放令,并将皇位传给他。但拉亚拒绝了,他手执神鞭说道:“我还有更重要的使命。”说完飘然而去,从此以后拉亚成为了一名除妖人,行走在世界各个角落,他的后代尊奉他为圣灵,那条皮鞭也一直流传了下去。)
魔沙被整整打了九鞭,麦迦手一扬,正要打第十鞭,突然一条人影闪到了他身后,他的胡子被那人紧紧勒住,激光刀架在脖子上,他正要挥下去的皮鞭软了下来。“李楚好样的!”阿爱不禁叫了出来。“谁也别动!动一动我杀了他!”鬼迦叫道:“敢劫持长老!魔沙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啦!”恐迦冷笑道:“看吧,他们就是这样害死魔迦长老的,凶手!你这个凶手!”魔沙道:“我不是凶手!”恐迦走到篝火边,双手一张,大喊道:“我的雅利安族人们!恶魔出现了,需要你们的时候到了!”只见那黑压压的人群围了上来,低声怒吼道:“处死他,处死他”孙凤一惊,道:“邪门儿!”魔迦也觉察出了不对劲儿:“他们怎么这么听话?”但随即反映过来了,叫道:“呦,不好,是病毒!”
雅利安人在帝国普遍居于上层,相互间十分团结,所以人数虽然少,却生活的很扎实。但他们素来低调,不愿别人注意到自己,因为这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不便,毕竟这是一个消失在人们视野之外好几百年的民族。光明会有规定,为了保证民族的纯洁性,异族之间是禁止通婚的,所以几百年前的那场病毒灾害没有能够侵害到雅利安人。但照眼前的情况看,这些原本十分理智的雅利安居民们似乎被什么东西左右着,这场由长老会操纵的审判,俨然和远古时代野蛮的部落审判毫无分别。
孙凤和魔沙都推断这是病毒闹的鬼。李楚喝斥道:“谁敢再上前一步!”麦迦大笑道:“孩子没有用的,这是我们的子民,他们不会听你”魔沙冲上去重重给了他一拳,道:“你究竟对族人们做了什么?”麦迦凑到他耳朵跟前,悄声说道:“你不是猜道了,病毒喽?”阿爱怒道:“你…没人性,连自己的族人都害”说着也踹了他一脚。
这时雅利安居民已经将李楚一伙包围住了,人人脸上露着凶恶的神色,“处死他”的吼叫声越来越近。麦迦毫不惧死,笑道:“看吧,看吧,这就是先知的力量!”
就在这时,天空中闪过一道红光,接着无数红光扑来,天空被映成了红色。段削恩抬头望去,数百艘飞船正在空中盘旋。麦迦收住了笑容,脸色黑了下来,骂了一声:“蠢材!”飞船缓缓降落,雅利安人纷纷退后,舱门打开,从上面下来了有两千多人,把整个林子都填满了。当中一个身材特别高大的人走到篝火跟前,叫道:“谁是海盗大帝?”段削恩见他瞎了一只眼睛,形容甚是可怖,而他的飞船也无不涂着海盗惯用的骷髅标志,心想这些人一定也是海盗。这下事起突然,均在众人预料之外。“谁是海盗大帝?”那人又喊了一声,还是无人答应。“呸,耍老子开心么!”他说着向地上吐了口痰。“等等”段削恩叫道。“你干什么?”“我就是海盗大帝!”段削恩说。
他说完,众海盗都笑了起来,唯独领头的那个瞎眼海盗没有笑,非但没笑,还五指一张,示意其他海盗也不准笑。瞎眼海盗绕着他转了好几圈,反反复复地打量,段削恩尽量保持镇定,道:“看够了么?”瞎眼海盗问:“东西可曾带来了?”削恩根本不知道他说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