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海盗大帝〗第18部分

”孙凤笑着说:“我没骗你,当时那海盗为了脱离防御罩,放弃了防御系统,而且之前的战斗大大打击了战列舰,所以我这颗空雷只不过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短暂而惊心动魄的都星包围战以帝国的全胜利告终。
可是他们果真全胜了么?
小游戏,!
第七十六章 死里逃生
苏易寒壮着胆子,向前方那堆残骸走去,他和小伙伴们刚才目睹了惊心动魄的一幕:一艘庞大的战列舰在半空之中炸成了两截,其中一截在空中就毁灭了,另半截掉到了地上远远地,他闻到一股刺鼻的焦味,战舰内部仍然有余火在燃烧,整艘舰艇几被炸毁,不堪入目。疯狗的胆子大,苏易寒怂恿他说:“疯狗,你敢进去瞧瞧么?”疯狗很为难,道:“都这个样子了,不看了吧?”“哼!”苏易寒故作正定,“我就知道你不敢,我是考你哩!”接着大吼一声:“走开!瞧我的!”说着掳起了袖子,他之所以要这么大吼一声,主要原因是要提醒疯狗:你不敢做的事,我敢,可见你是胆小鬼。另外这也是在给自己壮胆,万一激将法没有用呢?
而疯狗真不愧他这一外号,果真有股子疯劲儿:你不是说我不敢么?我偏要做给你瞧瞧!说着也大吼一声:“我来!”一把抢上。他用力去拉指挥舱的门,谁知力气竟然用的大了,门哐叽一声砸了下来。原来舱门已坏,之前是悬在哪儿的。疯狗探头探脑的进去,苏易寒一伙也跟着进入了指挥舱。只见舱内一塌糊涂,设备东倒西歪,疯狗往前迈出一步,突然被绊倒了,他趴在地上,正想着要起,却听身后小板凳忽然大叫起来,大琴也跟着叫,最后六个人叫成了一团。“你们做什么?啊………啊……”他自己也不由得尖叫起来,原来把他绊倒的不是别的,竟然是一具尸体!这具尸体横躺在通道中间,头部被一台设备砸中,鲜血、脑浆流了满地,他前臂上曲,五指呈爪状,显然临死前十分痛苦。
疯狗只觉得千万根钢针在扎他的后脊梁,瞬间跳了起来,脚不点地,在空中一迈,落下时却恰好碰到那具尸体,他慌忙往前一扑,又被尸体绊了一跤,伙伴们赶紧将他扶起,他失魂落魄地抓住大琴等人的手,下半身还垫在尸体的腹部上,软绵绵的,真叫人毛骨悚然。在场之人哪个不是怕的要死,恨不得早早离开这个鬼地方,于是抓住疯狗双臂,也不管他疼不疼,横着就拖了出去。
大伙跑啊跑,直到看不到那堆残骸,才停下来呼哧呼哧地喘气。苏易寒边喘边说:“小板凳,吓坏了吧?刚才一直捏我**。”说着却没有人答应。“小板凳?小板凳?咦,人呢?”大琴一点人数,加上疯狗,只有六个人,小板凳不见了!七人里,小板凳年纪最小,跑的最慢,难道还在后面?众人于是又回头去找。一直来到残骸跟前,大伙才看的分明:小板凳依着舱门,正在哭泣。苏易寒笑道:“小板凳,你吓傻啦?”他吱吱呜呜说也说不清楚。这时大琴问:“你脖子上蓝汪汪的是什么东西?”
“激光刀!”一个嘶哑的声音回答。
“你是谁?”众人一惊。
突然,小板凳凭空被提了起来,小虎大叫:“有鬼!”
“嘿嘿,不是鬼,不过跟鬼也差不多。”说着从指挥舱里爬出来一个人,六人看到他的模样,才知道他说“跟鬼差不多”的确所言非虚:他左手抱住小板凳,右手执激光刀,身子倾斜着躺在地上,全靠右肘一努一努地才能前行。他的双腿已被压断,黑色的血流了一地,还从舱门边缘滴下来,他那两条废腿,着实叫人作呕:一条条肉丝裹缠着血液、灰尘甚至泥土向前拖动着。
“你…你…你是谁?”苏易寒由衷地觉得看他还不如看尸体呢。
那人冷笑道:“我是海盗大帝!”
“你放开了小板凳。”疯狗说。
“给我拿医疗箱来!”众人站着不动,他大喊一声:“要不然我杀死他!”
大琴哭了,说道:“不要杀他,我去拿。”这是澳洲中部的沙漠地区,只有奴隶居住,哪里会有医疗箱?可是为了伙伴的生命,大琴还是回去找去了。
海盗大帝流血很多,眼看着要支撑不住了。等医疗箱是来不及了,于是他向苏易寒招了招手,苏易寒小心地走上前。他说:“给我生把火。”找医疗箱不易,生把火不难,几个人四下寻找枯木,很快火生起来了。过了些许时候,他见枯木头上已有部分烧成了炭,又把苏易寒招了过来对他说:“拿把柴禾过来。”苏易寒拾了一把柴禾递给他,这根柴禾头上已经被烧焦,滚烫滚烫,他望着那飞扬的火苗,叹了口气,接着闭上了眼睛。接下来的一幕,令苏易寒终身难忘:他调转柴禾,将烧焦的一头对准溃烂腿部,只听嘶的一声剧响,他整张脸变得惨白,然后他将柴禾提起,又去烫周边的伤口,直到一个小时后,两条腿的断裂处都已经被火焰燎的焦黑,他才放下了火把。这时的他几乎只剩下一口气了,再也抱不动小板凳,于是放开了他。他自己则哐的一声,从舱门口摔到了地上,就此人事不知,
不多久,大琴哭着回来了,因为她没能找到医疗箱。哪里知道小板凳一点事情也没有,她高兴极了,抱起小板凳,却发现他的神情似乎被定格了:那么的慌张,又那么的惊诧。她再看其他人,大伙都在注视着同一个人:倒在那里的海盗大帝!
疯狗率先打破了沉默:“我们走吧,别管他。”小虎附和说:“快走,快走。”铁脑袋和二脑也说要走。“等一等!”说话的是苏易寒:“我们救他!”疯狗怒道:“你疯了吗?他要杀死小板凳!”“不,他不能死!”苏易寒坚定地说。“为什么?”“因为他是海盗大帝!”
ahref=》盛大金牌推广员games2009bw,可以给您享受点卡五折优惠的机会,一切精彩尽在!
小游戏,!
第七十七章 拜师
黑瞎子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破旧的库房里,苏易寒坐在他边上,其他小伙伴离得远远的。“是你救我的?”黑瞎子问。“我们救你的。”苏易寒说。黑瞎子点点头:“臭小子,有些能耐,扶我起来。”苏易寒将他扶起。这是库房的一角,这里有一块大钢板,黑瞎子就躺在上面。他见钢板上摆满了各式的药物,当然都是一些过时、落后的东西。他拾起一瓶胶囊,问:“你们就是拿它救的我?”苏易寒点点头,黑瞎子苦涩地笑了笑:什么时代了,谁还吃胶囊啊!突然黑瞎子目光一凛,抽出随身的激光刀喝道:“你们到底什么企图?”苏易寒吓得跳开了,
黑瞎子双腿已废,坐在床边大喊:“给我死过来!”大琴说:“干嘛听你的?”黑瞎子手一挥,哧一声,激光刀**钢板,整个地面变得蓝荧荧的。这时候苏易寒做出了一件令所有小伙伴震惊的事情:他双膝一弯,跪在地上,叫到:“海盗大帝饶命!海盗大帝饶命!”黑瞎子也没想到他会来这一出,也被惊住了,冷笑道:“海盗大帝?哼,好个海盗大帝!”苏易寒道:“没错,您就是海盗大帝!求海盗大帝收留我们兄弟姐妹,教我们本事。”“哦?”黑瞎子语气登时缓和了许多,问:“我现在是个废人了,还能教你么?”苏易寒道:“海盗大帝战无不胜,知道的比谁都多,有什么教不了呢?”黑瞎子哈哈大笑,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夸过他。海盗世界遵循的是弱肉强食的法则,谁实力大,就听谁的,他黑瞎子虽纵横数十年,但碰来碰去,始终不得志,甚至不免沦为当人家炮灰的厄运,着实叫人叹息。可如今竟然有个小孩,非但不怕他,不笑话他,还叫他海盗大帝,这真当叫人好笑。黑瞎子随即对他有了几分好感。他问:“你说想学本事,学了本事,你想做什么?”苏易寒眼珠一转,说道:“我要打到龙婆!”这话别说大琴她们听了,就是在黑瞎子听来也十分得震耳欲聋。黑侠子家族为了逃避病毒灾难才走上和龙婆对抗的道路,这些年下来,他深知做这一行的风险,那么这个小娃娃与帝国又有何愁何怨,竟要打倒他呢?
只听苏易寒说:“我爸爸妈妈都中病毒死了。我姐姐给人家做奴隶,我身上也有病毒,姐姐说能平平安安过完余生就很知足了。可是我不信!为什么有的人生来就是贵胄?为什么我和姐姐只能做奴隶?我也要吃好吃的,穿好衣服,住气派房子,我也要人家尊重我,尊重我姐姐。我不许别人再欺负姐姐了!”说着眼泪流了下来。黑瞎子是个海盗,他嗜血贪婪,可这并不是他的本性,他也想过和平的日子,可是帝国把他逼上了绝路。他没有办法只好继承先人意志,去和强大的帝国抗衡。但是他还有这么一点良知,更重要的他也有自己心酸的故事,听到这里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
他又问他:“你果真肯听我的?”苏易寒用力点了点头。“那他们几个呢?”“他们也会听你的!”说着跑了过去,抓住大琴、二脑的手,带他们来到黑瞎子身边说:“这个是大琴,他叫二脑”接着又把铁脑袋、小虎几人拉了过来,一一向黑瞎子介绍。他说完,黑瞎子哼了一声,苏易寒十分机灵,按住大琴的肩膀,叫她跪了下去。小虎、二脑、铁脑袋、小板凳等人也都纷纷跪了,只有疯狗不跪。苏易寒怒道:“海盗大帝要收留我们,你为什么不跪?”疯狗道:“我就是不跪,他要杀死小板凳,我就是不跪!”苏易寒恼了,一拳头揍去,疯狗更急,骂道:“你敢打我!”说着跟他扭打了起来。另外五人连忙上去劝阻,好容易将他们拉开。黑瞎子冷冷地看着两个人,说道:“他不肯入伙就算了,让他回去。”疯狗已经做好拼死的准备,没想到这个废人这么轻易的就放自己走了,不由得有些惊讶。“怎么,想留下了?”黑瞎子问。“谁要跟你?”疯狗说,“小板凳咱们走。”小板凳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苏易寒,低下了头。“你不听我的话?!”疯狗怒道。“谁也不要听你的话,你快走吧!”苏易寒说。
疯狗走了,苏易寒也很舍不得,虽然他不太喜欢他直来直去的脾气,可他毕竟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好伙伴呀!黑瞎子把他叫到身边,对他说了几句话,苏易寒听了脸色惨白。“怎么,办不到么?”苏易寒不说话。“办不到就快滚,别求我!没本事教你!”黑瞎子骂道。“办得到,办得到。”苏易寒小声嘟囔着出去了。黑瞎子对余下的众人说:“既然你们决定跟我了,从今开始就得听我的话,能办到吗?”“能。”“好,那第一件事情,去把飞船上的尸体全搬到这里来。”“这…这…多吓人呀,要尸体做什么?”大琴说。黑瞎子冷笑道:“自然有用处,赶快去搬!”
五个都是小孩,折腾了半天才抬进来三具尸体。这时候苏易寒回来了,满脸通红。黑瞎子问他:“办妥了吗?”他点点头,道:“办妥了。”黑瞎子说:“你跟他们一起搬尸体去吧。”苏易寒于是去了。大琴见他回来了,问:“你做什么去了?”苏易寒摇摇头:“没什么,去弄了点吃的。”
六个人又害怕又吃力,一直忙到天亮,才将所有尸体抬到了库房。然后黑瞎子叫他们放了一把火,把飞船烧掉了。黑瞎子看着他们一个个眼睛通红,道:“忙了一整晚,不容易,睡去吧。”孩子们心中松了口气:终于能休息了。却听黑瞎子阴森森地说:“就这样睡可不行。这里有十多具尸体,每人挑一具,抱着尸体睡!”
盛大金牌推广员games2009bw,可以给您享受点卡五折优惠的机会,一切精彩尽在!
小游戏,!
第七十八章 受辱
六人各挑了一具尸体,当然尽量挑死相好看的。黑瞎子对苏易寒说:“这具不行,换那具。”他说的就是先前绊倒疯狗,脑袋被砸的稀烂的那具。“这…这…这,哪行,太吓人了!”黑瞎子拔出激光刀,说:“抬过来”苏易寒扯住那人的裤角,勉勉强强将它拉到黑瞎子跟前。只见黑瞎子用匕首在他脑壳上用连戳了十几刀,整只头骨和脑浆、血液掺和在一起,简直像一碗稀粥。黑瞎子用手指在它脑浆上蘸了蘸,然后放在嘴里使劲的吮吸,道:“你死过一次,就什么也不怕了!”
黑瞎子让他们就睡在自己跟前,因为他不放心他们几个。他说做海盗要能吃能睡,所以他规定,现在就睡,不到明早谁也不许起来。几个人里数苏易寒最不好受。别人的尸体好歹是完整的,他这可好,头颅被砸得稀巴烂,脓血直流,看一眼就叫人呕吐。他压抑住心中的畏惧,心想不过是个死人么,有什么可怕的。黑瞎子好像猜到了他的心思,说:“活着的人最怕死去的人,我先教你们怎么对付死人,以后你们用这法子对付活人,谁都会怕你。”苏易寒一想,这话不无道理,要学本事总得吃苦,于是狠下了心。从此以后他们每天吃饭、睡觉无论做什么身上都会背一具尸体,当然这是后话。这一天,苏易寒醒醒睡睡很多次,从白天到晚上,又从晚上到白天,总算熬到了第二天的清晨。
起来的时候黑瞎子正在烤肉吃,苏易寒一起身,其他几个全起来了。苏易寒见他们每个人眼睛都是通红通红的,心想他们昨晚一定也没有睡好。“吃东西。”孩子们两天没有进食,确实饿极了。黑瞎子扔给他们每人一块烤肉,大家吃的有滋有味。“好吃吗?”黑瞎子问。大伙点了点头,这倒不是假话,不知为何这烤肉的滋味十分丰美。吃得差不多了,小虎问:“这是什么肉啊,我从来没有吃过。”黑瞎子嘿嘿一笑:“人肉。”小虎和小板凳尖叫起来,其他几个孩子则默不作声,他们早猜到这是人肉了。黑瞎子问苏易寒:“昨天跟你吵架的那个小子叫什么?”苏易寒抹了抹嘴,道:“他没名字,我们叫他疯狗。”大琴听他声音颤抖,不知为什么。黑瞎子笑道:“这外号倒是跟他脾气很般配,我们吃的就是疯狗的肉!”“什么!!”大琴手上的肉掉了,她知道这是人肉,却没想是到自己伙伴的肉,她把自己伙伴吃了,这叫什么话呢?“你不是放他走了吗?”黑瞎子冷笑道:“哼,不知好歹,我告诉你们,谁敢不听我的话,就是这个下场!”大琴如遭五雷轰顶,霎时间晕了过去。“大琴,你怎么了?”苏易寒抱住她的身子。“死了吗?”黑瞎子问。苏易寒探了她的鼻息,尚有呼吸,于是回答:“还活着。”黑瞎子道:“哪里就这么容易死了?把她拉过来。”苏易寒紧紧抱住她,问:“你…你要吃她肉么?”黑瞎子笑道:“老子吃饱了!拉过来!”苏易寒曾起过誓,要听海盗大帝的话,心想既然他不会吃了大琴,总没有多大关系,于是将她拉到了黑瞎子身边。黑瞎子在大琴脸蛋上摸了摸。对孩子们说:“你们全都出去,没有我的话,谁也不准进来!”说着亮出了匕首。
这一年苏易寒13岁,大琴16岁,女孩子成熟的早,此时的大琴已经初有姿色了。黑瞎子等他们闭上库房门,抓住大琴的身体。这时大琴兀自昏厥,黑瞎子剥下她的衣服,色迷迷地瞧着她……大家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突然听到了大琴的尖叫声。“怎么拉?”二脑说着要冲进去。苏易寒拉住他:“等一下,大帝说了,不能进去。”“可是大琴…大琴…”“先看看怎么回事。几个人透过门缝向里面张望,看着看着大家脸都红了。“那个没腿的,他欺负大琴!”二脑怒道。“咱们快去救她!”小虎道。小板凳、铁脑袋也是这么说。苏易寒好生为难,一边是他要好的朋友,一边是能教他本事的海盗大王,他究竟该怎么办?二脑说:“易寒,你说句话,你平常不是主意最多么?”苏易寒低头不语。“好!你这个懦夫,你要做缩头乌龟就做好啦!我去救她!”说着就要推门进去,就在这时,只听哐一声,他脑袋上一热,鲜血流了下来,他回过头,看见苏易寒手中拿着一块石头。“你…你…”第三个你字还没有说出来,就倒下了。苏易寒哭了,边哭边说:“谁也不许多管闲事!不然我砸死他!”铁脑袋、小虎、小板凳年纪都还小,吓坏了,再也不敢说什么。
两天的光景,苏易寒却变了很多,他自己都很惊诧:原来我是这么心狠手辣的一个人。
终于,库房内传来了黑瞎子的声音:“臭小子,进来。”苏易寒擦干眼泪,装出笑容,来到黑瞎子身边。大琴衣衫凌乱、神色木然地倒在一边。黑瞎子问:“还有一个呢?”苏易寒笑道:“他要进来,我不给他进来,所以把他杀了。”黑瞎子心中一凛,心想:这孩子好狠!大琴突然抬起头,望着苏易寒,她眼中满是泪水,不知在为谁哭泣。苏易寒突然跪了下去,说:“大帝,我有一件事情想求您。”黑瞎子道:“说说看。”苏易寒道:“我想认您做干爹。”“干爹?”苏易寒道:“是的,我从小没有爸爸,我想做您的干儿子,以后一辈子伺候您!”黑瞎子冷笑道:“小鬼,你脸皮倒是厚。”苏易寒说:“不是脸皮厚,是爸爸您本身大。”黑瞎子大笑:“这么快就叫上了?哈哈哈”苏易寒说:“爸爸愿意听,我叫一万遍都是应该的,爸爸,爸爸,爸爸”黑瞎子突然收住了笑容,道:“你不是说叫一万遍吗?这才三遍。”苏易寒心想:我只是随口说说,难道真的叫?
他偷偷瞥了一眼大琴,大琴的眼神里有恐惧,有愤怒,有悔恨,太多太多了。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苏易寒真的叫了起来,这一天,从早上一直到晚上,他叫了七千多声爸爸,最后嗓子都喊出了血来。
“好吧,”黑瞎子说,“我收了你这个干儿子。”说着指了指大琴,“从今往后,她就是你的干妈,你要好好尊重她,不然我的刀子可不长眼。”
苏易寒和大琴对望了一眼,目光随即移开了。
盛大金牌推广员games2009bw,可以给您享受点卡五折优惠的机会,一切精彩尽在!
小游戏,!
第七十九章 姐姐
此处离库房约有一里,他将尸体草草掩埋,便向东南方走去。东南十里处有一个市场,是奴隶们交易的地方。交易原本都在白天举行,但现在强盗吃人的传言四起,人人自危,所以大家只有趁晚上偷偷地交易了。
经过一日的暴晒,砂石至今还热乎乎的。他赤脚走在沙漠中,月光将她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夜晚的沙漠十分静谧,他很喜欢,这里虽然黑暗、虽然宽广,却并不恐怖、并不叫人感到孤独。不久他就来到了市场,这时还一个人也没有。他找了一间靠路边的小屋子躲了起来,方便抓到人后立刻逃跑。过了一会儿,只听吱地一声。这是机械小老鼠的声音,这种小老鼠专门用来探路,它出现说明奴隶已经来了。苏易寒捂住嘴,屏着呼吸。过不久果见几个奴隶探头探脑地进了来。他伏在窗沿上瞧,打头的几个是老头,跟他们一起的还有几个老婆子。年纪大的人肉老,黑瞎子不爱吃。这时几个壮年男子从小屋边走过,壮年男子一向不是他的目标,因为他虽然手段够狠,可毕竟年龄还小,这种大活是揽不来的。走在最后的是一群妇女,她们有的抱着孩子,有的紧跟自己的男人,相互间挨得也很紧,十分小心。
没过多久其他几个方向也都来了人,大家挤成一堆,相互打听有没有彼此需要的东西。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要等他们交易完毕了,捉起来才方便。可是现在不是没事干,他要寻找目标。来之前黑瞎子说了“最好是女的”,别以为那是商量,其实这就是命令,弄不来女人,黑瞎子非打死他不可。幸好今天来交易的女人并不少,苏易寒一个个的搜索,终于他将目标锁定在了一个年轻女人身上:她的身材不高,自己应该能对付的了,她似乎也没有什么同伴,要是趁乱去捉,一定能出其不意。找好了猎物,他便开始等待。先交易完的不敢先走,他们要等大伙一起,终于所有人都交易的差不多了,人们才开始纷纷往回走。他的那个猎物也在其中,可她并没有掉队,苏易寒很着急,到目前为止他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这时发生了一件事,猎物前面的两个女人似乎为什么事情发生了口角,接着两人推搡了起来,前面的一个女人推了后面那人一把,后面那人一躲身,她这一下推到了猎物的身上,把她推倒在了地上。
就趁现在!
苏易寒像伏击良久的猎豹,迅速窜了出去,他手中握着一把石刀,这是他捕猎的利器,他向前一扑,石刀插进了那名女子的大腿里,“啊”猎物叫了起来。他要的就是她疼,只有把她刺伤,她才会分心。苏易寒一手揪住她头发,一手抓住她左臂,向市场外奔去。同村的几个男子想赶上来救她,苏易寒大喊:“兄弟们,大家抢猎物喽!”奴隶们听到他喊,以为附近还有许多强盗,吓得纷纷跑了。
那女子流了不少血,不过他才没工夫管,他只要操心怎么把她弄回去就好了。他将她拖到一间石屋边上,抓住她后脑勺,朝石砖上猛磕了几下,鲜血顿时流出,人昏倒在了血泊中。他找来一口麻袋,将猎物塞进去,然后拖着走了。
抓到了人他也松了口气,好歹这两天是能混过去了。一路上那女子不住地哼哼,但并没有死。黑瞎子对于是活人还是尸体倒并不大关心,因为即便拉回来已经死了,他也一样蹂躏。
终于到了库房边,小虎他们四人正等着他。他摸了摸小板凳的头,小板凳哭了,脸上一块青一块紫,他知道这是刚刚挨了打。他从兜里掏出一把糖,说:“猎物身上掉出来的,吃吧。”有糖吃,小板凳笑了。抛掉手上的石刀,拿糖吃。苏易寒捡起石刀,对他说:“有糖吃什么都忘了,刀放好,爸爸看到你扔掉要骂。”黑瞎子最近正在教小板凳怎么杀人。苏易寒问铁脑袋:“还在里面吗?”铁脑袋说:“还能去哪?”苏易寒心想也是,这么问多此一举。他趴在门外听,只听里面传来沉重的喘气声,接着听到大琴在尖叫。对于这种事几个孩子早已见怪不怪,小板凳安心地坐下来吃糖。突然他说:“哥哥(他叫苏易寒哥哥),猎物流了好多血。”苏易寒低头看去,果然鲜血已经染红了麻袋的一角。“别管她。”他说。
“我听见你声音了,进来吧”黑瞎子在里面叫。
苏易寒赶紧提着麻袋进去了。大琴衣衫不整坐在那里,用手拢了拢头发,冷冷地瞧着他。
“爸爸妈妈,猎物已经抓来了”。“打开吧”黑瞎子说。他解开麻袋,一个女子披头散发被倒在地上,她额头上一片鲜血,手臂、胁下的衣衫已被磨穿,皮肉溃烂,砂石填满了伤口。黑瞎子笑道:“果然给我带来个年轻妞。”大琴媚笑着踢了他一脚。“拉过来给我看。”苏易寒提着她头发,将整个人拉了过去,黑瞎子拨开她的长发,那女子的面容露了出来。黑瞎子笑道:“挺漂亮吗?就这么吃了她怪可惜,你说是不是?”说着用手肘捅了捅大琴。大琴没有回答,他看去,只见大琴瞪大了眼,好像十分意外。“你认识这个人吗?”黑瞎子问。
这时他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姐姐!!”
盛大金牌推广员games2009bw,可以给您享受点卡五折优惠的机会,一切精彩尽在!
小游戏,!
第八十章 姐姐(二)
苏易寒像疯了似的,他哪里会想到这个人竟是自己的姐姐!他深深地抱住苏棹的身体,嘴巴张的大大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泪水在他眼中翻滚:是我用石刀扎伤了姐姐;是我磕破了姐姐的头,是我眼睁睁的看着她流血,是我一路拖着她而丝毫不理会她的痛处!
大琴好像醒了,她突然想起了过去。这个女人她认识,她只比自己大几岁,是个很好很好的姑娘,她实在不应该来这儿。可是她来了,来到了这个人间地狱,是她的弟弟亲手带她来到这里的。
黑瞎子好奇地问:“她是你姐姐?”苏易寒像是突然从噩梦中惊醒,惊恐地望着他,眼神中满是乞求之色。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早已摸清了黑瞎子的底细,这个人丧心病狂,不管是谁,只要落到他的手上,都会遭到百般折磨而死。黑瞎子J诈地笑了笑,苏易寒看到这诡异的笑容,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这个没腿的恶魔,他想对姐姐做什么?“别害怕,我的儿子”只听黑瞎子说道,“她既是你的姐姐,也就是我的女儿了,我怎么忍心对自己的女儿下手呢?”说着从身旁取出一些急救用的药物,递给苏易寒,说:“你救过我,这次算我还你的情。”苏易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还是那个没有人性的黑瞎子吗?“怎么,不要?”黑瞎子说。“我要,我要!”他接过药,向黑瞎子瞧了一眼,他还是笑的那么J邪。
苏易寒告别了黑瞎子和大琴,将苏棹拖到库房一角,这里是他睡觉的地方,光线很暗。他解开苏棹的衣裳,只见整个胸脯鲜血淋漓,几乎没有一寸完整的肌肤,苏易寒全身颤抖,就算第一次杀人时,他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他将药物均匀的涂抹在伤口处,然后喂她吃下胶囊,再将她的衣裳整理好,扶她躺下。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其他人已经睡下,他守在苏棹身旁,不敢睡。他想起自己是怎样残害姐姐的,又想到大琴怎样地被蹂躏,他害怕极了。突然角落里人影一闪。“是谁!”一个黑影抢过来捂住他的嘴。苏易寒看的清楚:是大琴。他心中突突地跳,自从大琴做了她的“妈妈”后,一句话也没跟他说过,一个好脸色也没有给她过。“是你…妈…”“啪”一声,大琴自己也吃了一惊,她明明很害怕的,怎么听到苏易寒喊自己“妈妈”竟会这样生气,愤怒甚至压倒了恐惧,一巴掌向他甩去。
幸好黑瞎子睡的沉,没有被吵醒。大琴凝望着苏棹,最后扔下一句“当心他”便走了。苏易寒当然知道这个他指的是谁。她要自己提防黑瞎子。大琴回到了黑瞎子身边,黑瞎子一转身,搂住了她的身体。
清晨,苏棹醒了过来,她找弟弟找了好久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上。他有一肚子的话想对弟弟说。苏易寒朝她眨眨眼,叫她不要做声。“你能走路了吗?”苏棹点了点头。“快跟我走,这里危险。”苏棹爬了起来。苏易寒带她从库房的边门出去。二人一直跑了有好几里才停下来。苏易寒说:“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说,但是什么也别说,赶快走,离开这里。”苏棹拉住他的手,说:“你跟我回家!”“不行!”“回家!”“不行!”苏易寒一把将苏棹甩开,苏棹初愈,身体还极虚弱,一甩之下,身体跟着踉跄跌倒。“姐姐!”苏易寒忙去扶她。苏棹给了他一巴掌:“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姐姐!”“我是有苦衷的!”苏棹扭过头去,眼珠儿在眼眶里打转:“我没有苦衷么?”苏易寒一把将她抱起:“姐姐,对不起,是我的错,但是现在我没有时间跟你解释,你快走,晚了让那个疯子发现,我们两都完了。”“你说谁?”“海盗。”“那个没腿的?”“是。”苏棹轻蔑地看着他:“你敢杀人却会怕个废人?”苏易寒叹道:“他还不能死。”这时苏棹恳切地望着他,说:“易寒,你究竟在想什么?你是个好人,你怎么能去做海盗呢?你还杀人,还打人,这是我的弟弟么?你告诉我,你究竟为了什么?”苏易寒夺泪而出,“对不起姐姐,我什么也不能说,你只要记住,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保护你呀!”“保护我?”苏棹冷笑道,她一把撕开自己的上衣,露出满是伤痕的胸脯:“你就是这样保护我的?!”苏易寒将脸别了过去,道:“你快走吧,走的越远越好,过些年我会来找你的。”说完跑了回去。
回到库房,黑瞎子见到他回来,问:“你姐姐呢?”苏易寒说:“今天一早起来就不见她了,我刚才也去找了一圈,没有找到。”“是吗?我这个女儿可不大讲礼貌,我毕竟救了她啊,怎么可以不辞而别?”大琴说:“那丫头就是讨厌的很,别想她了,咱们…”说到这里,只觉得脸上突然一阵火辣,却是吃了黑瞎子一掌,只听他咆哮道:“我叫你吃里爬外!”“我…我…我怎么啦?”大琴害怕极了。“怎么了?昨晚的事你当我不知么?”他一双眼睛几乎要瞪出血来,“臭小子,是你放走的那个小贱货,是不是?!”他转而对苏易寒说。“没…没有,我不敢。”“那你现在把她给我找回来!”苏易寒吓得腿都软了:这下可怎么办?照姐姐的速度,现在一定还没有跑远,可是若违背黑瞎子的命令,又不知道他要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不在大琴、小板凳、小虎都是人质,去还是不去?“你敢违抗我的命令吗?你忘了你发过的誓?”“我…我不敢。”
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声音传了进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黑瞎子你要找的人我已经给你带来了!”“谁?!”黑瞎子扑腾一声端坐起来。对方的声音是从正门传进来的,那人就在门外。多年的海盗生涯使黑瞎子养成了一种猜忌、多疑的性格,面对送上门的大礼,他的第一反应是:陷阱。
外面那人推开了大门走进库房,他身穿一套黑色急行服,头戴面具,手里拖着一个人,苏易寒一看之下,不由得大惊失色:“姐姐!”
盛大金牌推广员games2009bw,可以给您享受点卡五折优惠的机会,一切精彩尽在!
小游戏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