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海盗大帝〗第19部分

,!
第八十一章 地狱立法者
“你放开我姐姐!”“哦?”黑衣人一把掐住苏棹脖子,“可以呀,那么我弟弟呢?”苏棹奄奄一息,却被他这样像小鸡似的捏着“你弟弟?我怎么认识你弟弟?”黑衣人大笑:“你不认识?出卖朋友,忘恩负义,现在反倒不认识了?”说着他摘掉了脸上的面具,道:“你瞧瞧我像谁?!”苏易寒倒吸了一口凉气:“你…你是疯狗!”“嘿嘿,原来你知道!”黑衣人说。黑瞎子也震惊了,对苏易寒吼道:“那个疯狗不是已经死了吗?你是不是骗我?”“我…我没有骗你,他真的死了,我亲手…”说到这噤了口。黑衣人沉声说道:“果然是你杀害了我弟弟!”“你弟弟?”苏易寒问。“没错,我就是雅欣的哥哥”“原来他叫雅欣,这么久了,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这时黑衣人掏出了敏感器,敏感器开启,一页焦黄的纸片从天降落,这个时代除了古籍馆、博物馆,很少能看到纸张了,却不知道他随身带着这张焦黄的纸片做什么。黑衣人将纸片展开,沉声念了起来:黑瞎子、苏易寒、大琴等七人团伙,为害世间,今遣地狱立法者雅天捉拿诸人,旨到即降,胆敢反抗者,死不赦。”黑瞎子全然没有了过去的凶残摸样,颤声问道:“你真的是…是…?”雅天昂然说:“我是地狱立法者。”苏易寒叫道:“那我姐姐又怎么了?她是无辜的!”雅天道:“她是无辜的,要不然我就不会救她。”“救她?!”苏易寒朝他看去,只见他掐着苏棹的那支手上蓝光闪烁,原来正在将能量输给她。
所谓的地狱立法者,是一群水银战士,他们操纵着巨大的能量,却从不挑起战争。自从第一位地狱立法者开始,至今这个群体已达20多人。他们的职责是维持世界的正义。而他们的正义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龙婆帝国有它的法律——《帝国宪法》,可是这一法律只维护统治者的权益,下层奴隶根本不受保护。为了扭转这一情形,立法者的开创人修珈大祖,建立了地狱立法门,门下有七弟子,专门伸张世界的正义。可是修珈大祖有言在先:立法者决不能介入战争,水银战士的能力只能用于除暴安良,这就给立法者划了一条上线。无论如何,他们所做的裁决,仅仅具有民间的效应,帝国是根本不会承认的。可饶是如此,立法者在奴隶们的心中依然具有着极其神圣的地位,他们坚信,立法者会为自己做主。
黑瞎子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所作所为竟然会把地狱立法者引来。要知道当今世界多灾多难,一天之间要发生多少人间惨剧?他只不过杀个把人,连帝国政府都没有管,立法者凭什么管呢?当然这些不满他只能在心里想想,身为海盗,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地狱立法门的人!
黑瞎子失了双腿,想逃是根本不可能的,况且立法者在此,他能逃到哪里去呢?雅天从敏感器中抽出三条激光鞭,将大琴、苏易寒和黑瞎子一一锁住。剩下的都是几个小鬼,不用费他什么劲就捎上了。这时的苏棹渐渐恢复了元气,弟弟不听她劝,执意要做海盗,把她气得昏了过去,却恰巧被路过的雅天看见,雅天见她浑身是伤,生命危在旦夕,于是出手救了她。他原本并不知道此人就是苏易寒的姐姐。
水银战士是能够运用自然能量的人类,雅天的能量成分是风。他将身体里流淌的能量集中起来,每一个能量分子都有着极大的牵引力,因此当它们集中起来的时候,雅天的身体周围就形成了一个爆强的低气压,这个低气压的半径达到数公里之遥,这个范围之外的大气压仍然正常。可是因为水平方向上气压不均,导致了气流的旋转和上升。果然没不久一阵巨风就席卷而来,带着雅天和诸人一同飞上了天空。
不知道过了多久,气流逐渐下沉,苏易寒看见地面上一个很大很大的洞口,洞的周身十分光滑,不知道通到什么地方。雅天带着他们进入通道。突然,苏易寒感觉到下方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接着自己的头跟脚就翻了个个。他抬头望去,现在自己的“上方”正是刚才调转之前的“下方”。没过多久,只见前面隐约的有一丝光线,接着越来越亮,他们好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穿过通道,只见白云飘渺,原来这里又是一个天空。苏易寒记得在进入通道之前,自己是从天空方向降落的,现在不知为什么穿过了通道,却又见一个天空,难道这里不应该是地底吗?
带着诸多疑问,苏易寒和其他众人缓缓降落到了地面。这里是一片碧绿的田野,远处是一座高山,山巅上有一座高大的城堡。山顶上云雾缭绕,城堡在它们的衬托之下,也倍显神秘和。
雅天解开三人的激光鞭,对众人说:“从这里就要走了。”黑瞎子怒道:“我怎么办?”雅天看了他一眼,他才想起这个人是立法者,忙说:“小鬼你背我好了。”于是众人一道向山巅爬去。
怕爬到约三分之一高度,雅天停了下来,黑瞎子问:“怎么不走了?”雅天说:“只能到这里,上面我不能去,你们接着走吧。”说完一阵风刮过,接着就不见了他的踪影。
众人依照他的指示接着望上走,走了没几步,黑瞎子似乎想到了什么,拔出激光刀,对着苏易寒的脖子说:“那个什么狗屁立法者,是不是你引来的?你要存心跟我过不去吗?”“不是他!”大琴说。“你闭嘴!”黑瞎子喝道。
便在这时,山上林子里传来一阵奇香,这香味越来越浓,接着只见几百片花瓣顺风飘了过来,全粘在了激光刀上,这些花瓣既鲜艳又水灵,好像是刚采的。花瓣包裹住刀身,驻足了约有数秒钟,一阵风来,又飘散开去,再瞧那把激光刀,刀身已经不见,而是化作了粉末,随风轻舞飞扬。
小游戏,!
第八十二章 童骨
“怎…怎么搞的”黑瞎子叫道,说话间,林子里走出来一位光鲜动人的女子,她漂亮极了,像仙女似的来到苏易寒跟前,问他:“你是就童骨?”“什么童骨?”一句话把苏易寒自己也问蒙了。女子似乎有所不解,自言自语地说:“他没告诉你?”正思量着,只觉得自己的手被一个粗糙的东西抓住了,她抬头看去,苏易寒背上的那人正色咪咪地盯着她。她微微一笑,说道:“很好”说完,只见霎那间万千躲花瓣从她袖口中涌出,像一条花斑蛇缠住了黑瞎子那只不安分的手。“等一等,等一等,我不敢了!”黑瞎子求饶道,刚才那一幕给他的印象太深了,高质量的宇宙金属锻造而成的激光刀竟被几片花瓣消灭于无形,自己这只肉手,有什么本事能与这些柔嫩的花抗衡呢?“你果真不敢了么?”“不敢了!不敢了!”女子摇了摇头,袖子一抚,花瓣一片片从他手臂上剥离开,黑瞎子看去,他的手依然完好。
“你们跟我走吧。”女子转身走入了森林。“姐姐等一等。”小板凳跑了上去,问她:“姐姐姐姐,你是仙女吗?”女子问:“为什么这么说?”小板凳说:“因为你长的跟仙女下凡一样美丽!”她在这呆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人夸过自己美丽,她抿着嘴笑,又突然收住了笑容,对小板凳说:“小孩子不许瞎说,你知道什么叫美丽?我又老又丑,难看死了!”“不,姐姐最漂亮了!”小板凳这样说,确是发自真心。他年纪虽然小,为人却要比苏易寒正直,早看不惯黑瞎子的恶行,如今见这位天仙般的姐姐,随随便便就能叫黑瞎子求饶,心中好生佩服,对她的亲近之心,也陡增了几分。而这位天仙般的姐姐,也是苦命中人,她痴痴地恋着一位男子,但男子却不爱她,他们近在咫尺,却远似天涯。
她自己当然知道自己的长相,可是心上人不喜欢,长的再好又有什么用呢?所以这些年来,她很少在乎自己的容貌,好或不好,美与不美,随它去吧。
这一片野林子风光格外的好,众人流连其中,简直如坠世外桃园。他们来道一条小溪边,女子说:“你们休息一下。”众人各觅安歇之处,她也找了块石头坐下,小板凳问她:“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她说:“你打听这个做什么?”“你告诉我!”“好吧,我叫苏峤”“苏峤姐姐,你很喜欢花的吗?”“是啊,我最喜欢花了,花有多漂亮!你也喜欢吗?”小板凳摇了摇头:“我不喜欢,但是也不讨厌。”苏峤点了点头:“男子汉不应该喜欢这种东西。”正说着,一只小鸟落到了她肩头,在她肩上啼叫,叫了几声,突见苏峤面容一下子红了,站了起来,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姐姐你怎么了?”小板凳问。“他…他来了。”她不像在回答问题,更像是自言自语。“谁来了?”铁脑袋问。“不成,不成,我不能送你们了,剩下的路由他来送你们,我要走了。”小板凳拉住她的手:“姐姐,再陪我一会儿。”“对不起,小朋友,我不得不走了,那个人见到我会讨厌的,你保重,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小板凳”“小板凳?!”苏峤吃吃的笑了出来,“真是个乖名字,你要是童骨,我会去山上找你的,若不是么,我也会去找你!”说完她闭上双目,林子四周飘来无数的花瓣,将她全身裹住,接着这些花瓣将她托起,轻轻地旋转,转了几圈缓了下来,花瓣重新落到地上,而苏峤本人已经不在了。
苏易寒简直蒙了,难道自己来到了神话世界?怎么这些人都会变戏法?其实他哪里知道,人类所掌握的机械能只是宇宙中极其微弱的一部分,道法自然,自然能才是高级的能量。众人按照苏峤的指示,接着向山上走去,小板凳十分落寞,他对这位天仙姐姐很有好感,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又突然离去了,难道山上有什么她害怕的东西吗?
正想着,不远处传来一串急急的马蹄声,一个身披黑袍的男子骑着骏马朝他们这边过来。苏易寒所以知道这是马,因为小时候在识字读物上见过这种东西,但在现实世界里,他还从没见过这种动物,更加不知道这种东西还可以控驭。苏棹扯了扯弟弟的袖子说:“易寒小心点。”苏易寒点了点头。
黑袍人一扯马缰绳,骏马一声长嘶,人立而起。在场之人都是生活在科技无比发达的当代世界,谁也没有见过真的马,苏棹紧紧拉住苏易寒的手,十分惊恐。黑袍人手臂一挥,指着苏易寒问:“你就是童骨?”“我…我不知道,但刚才那位姐姐也这么问我的。”“姐姐?哪个姐姐?”“她叫苏峤”小板凳抢着回答。听到苏峤的名字,黑袍人神情落寞,随后又忍俊不禁,说:“你叫她姐姐?”小板凳说:“对啊,苏姐姐漂亮的很呢!”黑袍人笑了。苏棹心想,我也姓苏,你一口一个苏姐姐漂亮,真不耐听。黑袍人回转身去,不知对谁在说:“找到童骨了。”说完回过头来,扫视众人,道:“跟着我”说着一提马缰绳,骏马回过身,踏着轻快的小步,向山上走去。
走出没几步,黑袍人回过身,发现众人都不走了,于是问:“你们怎么了,快走啊!”苏易寒指了指他背后,黑袍人方才领悟过来,黑袍一卷,将身后之物,裹到自己身前,说:“这下好了,走吧。”众人于是跟上。
大琴心想:这人跟黑瞎子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处,黑瞎子叫我们陪尸体睡觉,他却让一具尸体搂着自己,嘿嘿,天下的怪人可真多!只听黑袍人小声的说:“这么多年了,头一次见到生人,怎么,害怕了?别怕,有我呢!来,我教你骑马。”说着拉起那具骷髅的手,扣在缰绳上,自言自语似地说:“放轻松,随着马儿的节奏,对,就像这样。”这时小板凳突然大喊:“你在做什么?那个人已经死了!”
黑袍人突然停住了,一股压抑之气笼罩四周,突然间他的黑袍猛然向外一张,袍子一角卷住小板凳的脖子将他拖上了马背。黑袍人怒喝道:“你给我瞧清楚了,她到底死了没有?!”说着将他的头跟那具骷髅紧紧贴在了一起。
盛大金牌推广员games2009bw,可以给您享受点卡五折优惠的机会,一切精彩尽在!
小游戏,!
第八十三章 哭泣的玫瑰
小板凳闻到一股芳香味,这是从那具骷髅身上传来的,而骷髅表面甚为清洁,想是黑袍人时常擦拭。“没…没死”小板凳屈服了。黑袍人袍子一张,又将他扔到了地上,一双凌厉的眼睛盯着他,似乎能把他的灵魂看穿。这时候黑瞎子好像看到了希望,连忙上去献殷勤,说实话这一路来,他感觉自己像是被胁迫似的,十分懊恼,而今终于出现一个不护着这帮小兔崽子们的人物,自己可不得巴结巴结?可是黑袍人非但不领情,相反对他更加厌恶,喝道:“猪罗,离远点!”黑瞎子不明白猪罗是什么意思,见他神情不善,也只好强压心头怒火。
一行人跟随着他,一路上不断听到他和那具骷髅说话,有时又像是自言自语。诸人都很好奇,不知那具骷髅生前究竟是什么人,竟有这样大的魔力,死后都能让这个人恋恋不舍?小板凳悄悄地问二脑:“是不是他妈妈呀?”
说话间已经过了半山腰,此处风景又与方才不同,这里山高壁陡,乱石嶙峋,连一条能下脚的小道也没有,众人只好攀爬向上。但是黑袍人就不同了,他的那匹马甚为神骏,即使是这样陡峭的山路也如履平地。苏易寒因为背着黑瞎子早累坏了,渐渐掉了队。而黑瞎子担心他这时候把自己扔下山谷去,不断地威胁、诱迫他,致使他在精神上也十分疲惫。苏棹向黑袍人求情希望他能走的慢一点,等等自己弟弟,可黑袍人并不理睬她。苏易寒毕竟还是个孩子,没有多少力气,终于撑不住了,扶在一块石头上不住喘气。黑瞎子用极其尖利的声音问他:“你停下来做什么,想陷害我吗?!”苏棹看着弟弟受苦,比自己受累还要难受,说道:“他这么累了,歇一下又怎么样?”黑瞎子冷笑道:“怕只怕他另有阴谋。”苏棹急的眼泪都掉下来了,这一路上来,黑瞎子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行为都让她觉得十分厌恶,现在她真恨不得弟弟把他抛下山谷去,摔他个粉碎,她真搞不懂,这样一个人渣,为什么反倒是苏易寒处处护着他?铁脑袋性格比较憨直,骂了黑瞎子几句,黑瞎子是有仇必报的人,大喊道:“好啊,现在都反拉!都反拉!当初起誓的时候一个个都怎么说的?你们这些小杂种,我算看透啦,都他们的是白眼狼!欺负老子没腿是不是?不得好死!”说着越骂越狠。黑瞎子骂人极有一套,骂辞丰富,十分形象,挨骂的人这股子气能往心窝里钻,恨不得上去踹他一脚,他骂人有一个特点:越骂越来劲,普通人骂人都是撒气,骂几句出出气就完了,而他骂人更像是在塑造一座挨骂者的雕像,非得把你的凌凌角角都骂全了才算数。而且他骂人讲究一个持久作战,几个月前的事情也会拿来骂,好像老牛反刍似的,越嚼越有味道。
黑瞎子的谩骂之声越来越盛,可突然间他不说话了,嘴半张着,表情很痛苦。他的上下嘴唇间出现一层薄薄的冰晶状物体。这层东西粘住了他的嘴,让他连动一动都难,更别提骂了。“怎…怎么回事?”二脑问。黑瞎子指着前方恩恩啊啊的叫着。众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一只白色蜘蛛悬空漂浮着,它的前足来回拉扯,分明在织一张网,而这张网正是封住黑瞎子嘴巴的那层东西。
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闭上你的嘴,不然我撕烂它!”说话的是黑袍人,他手掌平摊,几根银白色的丝线伸了出去,遥控着那只白色蜘蛛。
黑瞎子急忙点头,黑袍人冷冷地瞧了他一会儿,五指一收,那只白色蜘蛛就如春雪融化,瞬间消失于无形。可是蜘蛛编的那张网仍然粘在他嘴上,黑袍人道:“你还是别说话了吧。”说着一侧马,急奔而去。
这明显是欺负人了,可黑瞎子能有什么办法呢?他一个废人连普通人都打不过,别提水银战士了。不过这样一来,倒是清净了许多,黑瞎子最多恩恩啊啊地叫几声来表达他的不满。
再走没多久,就瞧见了那座城堡,这是一座古堡,气派、高峻,丨乳丨白色的城墙,刺入云霄的塔尖,撅起的屋檐和屋檐下金色的铃铛,都透出十足的古典韵味。这种人工建筑在外面的世界已经几乎绝迹,现代建筑都由机械人完成,人类将制造蓝图输入机械人大脑,机械人便开始建造,其过程经过测算,既精简又高效。当然这样建造出的建筑有没有人文生气和文化内涵,则又不是帝国高层所考略的事了。
越往高处,气温越低,因为地势高,风也大,里外里更加寒冷难耐。苏易寒等人长年居住在沙漠地带,高温他受得了,冷就受不了了,一股寒风吹来,简直就像无数把冰刀,直往他心窝扎,他分明感受到全身在颤抖,想控制可又控制不住。这时黑袍人除下了自己的外袍披在那具骷髅身上,柔声地说:“别冻着。”“真是个怪人”大琴心想,“对活人不知道好一点,对死人这么好。”她说的活人不是指她自己,而是指苏峤,她早看出来了那个苏峤是喜欢他的,喜欢到甚至不敢见他,只好心中默默地思念。一天的思念是幸福,一年的思念是折磨,谁知道她受了多少年的折磨?
正这样想着,突然见马背上的黑袍人五指一张,停止了前进。“怎么了?”大琴问。黑袍人不答,却见他垂下手臂,倏的一声,一条冰柱突然出现在他手中。他向空中一掷,冰柱如导弹般飞出,一眨眼的功夫便不见了,数秒过后只听一声诡异的惨叫传来,再看黑袍人,他手中已然又多了一根冰柱。
他投掷的方向与山顶的垂直线有约30度的夹角,显然是山的那边有什么东西。苏易寒走不动,叫二脑跟小板凳过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两人朝山脊上爬去,沿着山脊一线向山那边张望,两人看的呆了,只见山峰另一侧,无数黑压压的东西正在往上涌,看样子是要包围城堡。正自慌张,突然间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回一收,只见身后的景色像开倒车似的全扑向前面,原来是自己在倒退。二人这才反应过来:是黑袍人用丝线将他们拉了回来。两人摔在地上,以为这个坏脾气的黑袍人要骂人呢,却见他双手齐发,冰柱一根接一根的往外扔。
这时候,不知道怎的山峰这一侧也传来海潮般的喧闹声,黑袍人一惊,急忙调转马头,手中冰柱不断向山下扔去,他每扔一下都有上百根冰柱飞出,这样连接往复,好像一座巨型冰山扑向山脚。可饶是如此,骇人的黑色大军还是逼了上来。苏易寒遥遥的看见山腰处一条黑线正在游走,显然他们被这强大的冰爆堵住了上不来。黑袍人支撑了有好大一会儿,渐渐的有些顶不住。众人这时才看的分明:这些黑色的东西乃是一具具黑影!他们飘忽不定如同鬼魅一般,但凡被冰柱扎住如触碰到的都化为了乌有,可是黑影的数量着实太巨,消灭一批又跟上一批,简直成了一场车**战。
正在危急关头,半山腰里飘出无数朵花瓣,小板凳大叫:“苏姐姐!是苏姐姐!”只见这些花瓣飘荡在空中,看似比水还要柔嫩,可一旦有黑影碰到它们,瞬间就化成了粉末。小板凳问大琴:“妈妈,这是什么花,这样好看?”“我不知道!!”大琴道。苏棹说:“这是玫瑰。”“玫瑰花还会哭吗?”“哭什么?”苏棹不解地问。“你瞧!”小板凳说:“它不是在流泪吗?”苏棹看去,黑影碰到花瓣的时候自己纵然化成了粉末,花瓣也旋即消失,成为一颗泪滴,随风而散。
盛大金牌推广员games2009bw,可以给您享受点卡五折优惠的机会,一切精彩尽在!
小游戏,!
第八十四章 韩藩
“这些黑影是什么?”苏易寒拉着身旁那人问,那人撇过脸去没有回答,苏易寒这才发现边上这人是大琴。
“能量体!”黑袍人沉声答道。
“能量体?”苏易寒甚是吃惊,一则能量体这个名词第一次听说,再则没想到黑袍人竟会回答自己的问题,“这究竟是什么?”
黑袍人望了他一眼,说:“你是童骨,总有一天会知道的,现在就别问了。”
突然半山腰传来呻吟之声,小板凳叫道:“苏姐姐撑不住拉,苏姐姐撑不住拉!”黑袍人旋即
策马狂奔,直刺山下。苏峤的花阵是一种通过摄取植物能量并转化为人体能量的高级水银大式,可是这种方法有它的致命所在,就是它威力的大小取决于周围植被的生长情况,只有在茂密的森林或者广袤的草原,苏峤才能获得充足的植物能量,可是战斗瞬息万变,谁能保证这一点呢?这不,因为黑影军团的能量干扰,周边的植被受到了破坏,苏峤难以集中能量,所以越打越吃力。黑袍人冲入花阵,噌的一声,黑袍大张,接着只见难以计数的雪片如梨花般从他袍中旋转而出,这一招有个名字,叫梨花式,是他熟练的招式,年轻的时候时常和自己的师妹共同联系,他的师妹叫苏峤。
只见袍缘所指,无数雪花好像倒了雪山似的扑向黑影军团,黑影军团不知何为恐惧,一股脑儿往前冲,两下里撞击在一起,山腰顿时被拉出一条大痕。苏峤见黑袍人来了,强打精神与他并肩作战。这时候山顶城堡叫声雷动,接着只见城门一开,一人踏着祥云,一人踩着波浪往这边而来。脚踩波浪那人挂着笑脸,饶是如此紧要时刻也是一副无牵无挂的样子,喜洋洋地叫道:“峤师妹,许久不见了么!”
另一人是个女的,听了这话,好像打翻了醋坛子,骂道:“死东西,规矩点!”
“死东西”笑嘻嘻地说:“规矩着呢。”
二人的来到顿时令黑袍人和苏峤士气大振。
苏峤道谢:“谢谢高师兄。”这个成天喜滋滋的人叫高无敌,骂他“死东西”的那人是他妻子,叫做黄莺,也是高无敌的师妹。
高无敌道:“咦,韩藩,你也在?你不怪峤师妹了?”苏峤脸涨的通红,幸好正是战斗之际,没有人注意到。这个韩藩便是那黑袍人,他跟苏峤原味是兄妹,苏峤很喜欢这个师哥,可是
韩藩另有真爱,而他的真爱明明已死,仍叫他魂牵梦绕,自己最爱的人不爱自己,偏偏爱上一具骷髅,直是叫人啼笑因缘。
高无敌耍归耍,手上的活儿一点也不怠慢,他是这一代水银战士里最长的一个。他不像后来的师弟师妹那样天资很高,更不能跟童骨相比,但是他为人勤恳,吃得起苦,所以修炼至今也颇有一些业绩。他的能量属性是水,与黄莺的云雾属性十分相配。
四人联袂,打的可谓得心应手,可谁知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韩藩突然感到自己脚下聚集着大量的能量,便在此时,黑影从地面之下破土而出,缠住了他的双腿。他的梨花式攻击范围很广,效率也很高,但发动起来并不那么容易,无奈之下,他只好选择躲避。苏峤欲助他一臂之力,四下里只听咣的一声,又分出一个花阵。四个人里,苏峤的能量最低,支撑的也最久,本来现在要她分阵是决计不可能的,可是她心里护着韩藩,危难时刻竟也顾不得自身安危,分出花阵,前去帮助这位师兄,这相当于把自己一半的能量交给了韩藩。
韩藩的能量属性是雪,这类的水银战士无论在战斗还是在修行中都讲究一个细水长流,他的绝对能量尽管不是最大的,但是韧性极强,善于持久作战和远距离攻击。苏峤的能量属性为花,花与雪是相融的,也就是说苏峤的能量韩藩也可以运用,而巧的是,花阵擅长的是近身攻击。
韩藩黑袍一拂,红花夹着冰雪直穿身下的黑影而去。倏的一声,黑影被从中撕裂,韩藩如法炮制,如此几番来回,终于消灭了紧随着自己的黑影。
可是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呢?——太安静了。当然这只是他一瞬间的感受,很快现实就给了他答案:他彻底输了。
盛大金牌推广员games2009bw,可以给您享受点卡五折优惠的机会,一切精彩尽在!
小游戏,!
第八十五章 文冲
黑影正在吞噬苏峤的身体!而几乎就在韩藩发现这一情况的同时,黄莺的云雾锁和高无敌的寒波式也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袭黑影而去。原来方才黑影大军攻击韩藩是虚晃一枪,它们真正的目标是能量最弱的苏峤。苏峤被逼分出花阵,将自己一半的能量交给了韩藩,可是自己却不幸落入了敌手。
已经说过,黑影就是一种能量源,大自然的规律:能量的走向是从能量高处走向能量低处,苏峤能量较低,因而很快就吸引来了众多的黑影,像成百上千的黑头毒蛇一般,扎入她的体内。这时的苏峤意识依然清醒,她明显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量正在外泄,黑影即将霸占她整个身体。
只见黄莺左臂一杨,一堵气墙拔地而起,拦腰截断了前来吞噬苏峤的黑影的身躯,瞬间之内这堵气墙化为了固态,牢牢地隔绝了黑影和苏峤,将她保护了起来。高无敌则乘对手被冲乱之际,急使一招寒波式,汪洋恣肆的洪水即刻冲垮了黑影大军的前锋阵线。说起来黄莺的云雾锁是近身攻击的秒招,高无敌的寒波式则类似于韩藩的梨花式,只不过他与妻子合作素久,分寸火候掌握的恰到好处,比起苏、韩二人的合作来派若云泥。
韩藩奔入气墙内,苏峤全身已经变成了黑色,还有数股黑影在她体内穿梭、吸食她的能量。这些黑影有些像蚯蚓一类的动物:断了的身躯依然能够活动。韩藩连忙使出梨花式,小心的将能量控制在最低,然后打入苏峤体内。苏峤体内的黑影是方才被拦腰截断的黑影的残余,此时它们化整为零,暗伏在苏峤每条血管之内,这对拯救她的韩藩来说是一个考验,因为你的能量必须掌握的恰到好处:大了,固然能除去黑影,可是对苏峤也会有损害;能量太小则除恶不尽,势必留有后患。
战况越发激烈,黑影大军全方位攻击,高无敌和黄莺似乎有些抵挡不住。
黄莺道:“师弟,快带师妹回基地,这里我们先撑着。”
韩藩眉头一凝,抱起苏峤,跳到马上,兜转马身,直奔山顶城堡而去。
苏易寒、大琴他们一直躲在山间的石堆里张望,见走了韩藩,心下正在着急。突然听到半空中一个极嫩极嫩的声音在说:“韩藩师弟,且慢走,修珈大祖让我前来祝你一臂之力”。声音极脆,好像是个小孩子。韩藩显出惊喜之色,一拦缰绳立在了当地。这时城堡“呀”的一声再次打开,从堡内走出一个男童,年龄跟苏易寒差不多,刚刚还见他在远处,一晃眼的功夫,却已来到韩藩跟前。韩藩跳下马,恭敬地说:“师兄。”那男童点了点头。苏易寒见他跟自己年纪相仿,韩藩对他却如此尊敬,心中十分惊诧。只见这人皮肤白皙,神态安详,虽然貌似孩童,但眉宇之间却给人一种说不出道不尽的沧桑感。男童搭住苏峤的脉搏,一缕青丝旋即从他指尖流出,刺进苏峤的血管,青丝在她周身绕了数个回合,苏峤身上的黑气渐渐除去,这条命算是救回来了。
而那边黑影大军的攻击依然甚烈,男童微微一笑,骂了声:“恶狗!”便来到了山腰之间,也就是战斗最惨烈的地方。高黄二人见他来到,纷纷收了大式,站在两边,脸上现出愧疚之色。那男童倒不以为忤,端详地站在中间。黑影大军的进攻原本一直受到黄莺和高无敌的抵挡,此番突失抗御,旋即如饿狗扑食,收拾起残军,猛地向男童扑来。男童伸出五指,如同五行山一般,令这些黑影不能前进半步,突然之间,他五指一收,宛如打开了一道时光机器,所有黑影都吸到了他的掌中,只一瞬间的功夫,敌人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男童吐了口气,回身对高无敌和黄莺说:“大祖说了,你们……”黄莺抢答道:“我们大式修炼的还很不到家,今天一睹师兄风采,方知自己实难望其项背,晋升火铜战士的事情,决计不会再提。”男童点了点头,道:“大祖也是这个意思,但是你们也不要灰心,天赋固然重要,后天勤奋才是正途。你们加紧训练,总会有收获的一天。”黄莺神色黯然,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男童想说几句安慰的话,但看到高无敌似哭似笑的表情,心想:哄人的事,就交给他吧。
“见过师兄”男童看去,原来是雅天,方才他在山脚与黑影军团战斗,所以男童一直没有看到他。男童微笑道:“你好,童骨呢?”雅天指着躲在石堆中的苏易寒说:“他就是。”男童来到苏易寒面前,凝视了他一会儿,笑道:“大祖的眼光不会错的,我们回去吧。”
说真的,虽然这男童看着很小,可无论谈吐、行为绝不像个孩子,反而跟一个饱经沧桑的年迈老人十分相似。苏易寒心底暗暗佩服:不知这小鬼吃了什么灵丹妙药,竟是这样厉害的一个角儿!
众人此行的目的便是要抵达城堡,虽然他们自己也不明白前方究竟是福是祸,可是都到了这儿了,还有他们选择的余地么?这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也让黑瞎子彻底服气了,人世间竟然有如此厉害的人物,他黑瞎子恐怕是没有出头的日子了。当然他的嘴被韩藩用梨花式封了起来,服气也只是心里服气:我的好儿子们,你们算找到靠山了!正想着,却见背着他的苏易寒回过了头,饶有深意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