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海盗大帝〗第22部分

,表面上看好像煮沸的开水一样,不停地翻涌。
而这当儿,正是文冲最脆弱的时刻,见过蟒蛇吃东西吗?蟒蛇在将食物囫囵吞下之后,需要静养一两个月来消化食物,这两个月是它攻击力最薄弱的时候。吞食高密度能量时刻伴随着危险,需要极小心的处理,可是失了控的苏易寒又怎会给他机会?苏易寒大步迈上来,双拳击出,还在他手臂运劲的一刹那,文冲已经感受到一股超强的磁暴能量,这是能量高度旋转的产物,磁暴中心密度极高,连分子都会被压碎,任何落入其间的物体绝无生还的希望。
嗵、嗵两声,苏易寒的磁暴拳击中了文冲胸口,双拳直透他身体而过,他的身上好像长出了两个黑洞,将周边能量源源不断地吸入其间。文冲吞食尚未结束,却遭到这样的重击,只见那些正在粘连的气泡一下子又分崩开来,漂浮到空中,一点点的重新组成了一个人,便是文冲的真身。等于说,苏易寒击中的只是一团能量(即水法),而文冲通过放弃吞食保住了真身不灭。
磁暴拳瞬间就把水法的能量吸食干净,苏易寒转过身,冰冰见他通体乌黑,简直不**形,心下害怕的要命。这会儿苦斗的两人,一个是他师伯,一个是他师弟,越斗越恶,几乎丧失了理智,为能量所左右。
正在她左右为难之时,苏易寒呛啷一声,跪倒在地,文冲仰天长笑,接着五指抓出,他身形未动,但手掌已经扼住了苏易寒的脖子,原来他的身体被气泡重新分割,能够任意变幻和伸缩。人类脖颈之处是身体的要害,上通大脑,下达心脏,对于运用自然能量的人而言,其重要性更是非比寻常,他这一掐,等于扼死了他的命脉,冰冰心下焦躁,心想:为什么苏易寒不还手呢?正想着,只见苏易寒身体里猛然刺出一条冰柱,露出体外的半截冰柱上黑影缠绕,还不停的有鲜血滴下,景象十分骇人。他原本乌黑的身躯变的蓝莹莹的,只一瞬间的功夫,这些蓝色的东西,全部从他身体里刺了出来,竟然都是一条条的冰柱,冰冰恐惧到了极点,这是什么邪门大式,这样可怕?文冲师伯又怎么会对苏易寒下这样的重手呢?
只听文冲冷冷的说道:“一潭的水法都让你吞了,你小子可真有两下子!陈交临老能收你这样的徒弟,福气不浅啊!”
“你…你怎么这样说话?!”
“小姑娘,这里没有你的事。”说着一掌挥去,在冰冰脸上留下五个手指印,冰冰只觉得嘴巴好像浸在了寒冷刺骨的冰水里,根本无法开口说话,再看苏易寒,他全身被刺的像个筛子一样,可怜极了。
“没想到吧,这冰芽早在你拔出长鞭之前,已经被我播种下了,哼哼,陈交老儿以为我只会用火,今天我偏用冰。”他说的火和冰是指能量属性,在立法门,有三门功课要学:冰、火和土。每门功课之下又有七门,也就是说各有七种变化,一般的人能将一门学透,已称得上独步天下,而文冲却号称自己同时拥有两种属性。这不可能,冰冰心想,师伯明明只会用火,这是怎么回事?
“你死定了!你以为只是用冰柱刺你就完了吗?哼哼,我这冰并非凡冰,而是低能燃冰,它的燃点极低,但能量极大,哼,瞬间就能要了你小子的命,受死吧!”说着口中喷出一团火焰,烈火沿着他的手臂扑向苏易寒,苏易寒全身是冰柱,等于背负着一个炸药包,只要烈火一烧到,他必死无疑!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身影奔了上去,挡在苏易寒跟前,片刻便落入了火海,身后的苏易寒被她这样一挡,迫了开去,当下全身奋力一张,脱离了文冲的五指。他眼前红灿灿的一团,好像是凤凰在火中起舞,冰冰为了救他竟然奋不顾身引火**!
“姐姐!”苏易寒大喊一声,不,不是姐姐,是冰冰,原来世界上除了姐姐还有你对我这么好!
“萧青平,纳命来!”有人大喊。
是谁?
小游戏,!
第九十六章 内斯塔之战(四)
“冰冰!”来的那人大喝一声,抢上前去抱住冰冰,一只手拎住她背心,手掌一凹,冰冰身上的火焰瞬间吸进了他的五指。
那人颤抖地说:“冰冰,你…你怎么搞成这样。”
冰冰被烧的全身溃烂,特别是一张脸,几乎被毁容了。
只听那人大喝一声:“萧青平,你冒充师伯的模样,对冰冰下毒手!”
萧青现出了本相,道:“韩藩?你这小辈,怎么有资格跟我说话?”
“你背叛师门,人人得而诛之,还说什么资格不资格?”他一边说着,一边将能量源源不断传给冰冰,此时冰冰气若游丝,只有靠输能量给她或许可以救她一命。
苏易寒亲眼看到冰冰为救自己不惜引火烧身,原本失却理智的他,此刻恢复了清醒,懊悔、自责、不甘…他的心底里流淌着愤怒的泉水。
“我要你死!”苏易寒大吼一声,几乎就在同时,韩藩和萧青平感受到一股史无前例的超低压能量源,这股能量紧紧的聚拢在一起,其密度之高,能将原子都压得四分五裂,而就在其密度达到最高点时,砰一声巨响,能量爆炸开来,只见紫色的浓云为黑气所遮挡,半空中能量波肆无忌惮的扩张,将不远处的那座高山也削去了半个山头。韩藩急使一招铁梳子,将自己和冰冰保护在铁梳子之下,这招防守型水银**,能过滤对方的能量,同时起到保护己方的作用。
原先刺出苏易寒身体的那些冰柱,在爆炸过程中尽皆毁灭,他全身鲜血弥漫、黑气缭绕,只有头部尚自完好,说明他正在极力的控制能量。
“这又何苦?”萧青平假意叹道:“冰芽在你体内,只要你不运用能量,它绝不会对你不利的。”
苏易寒低声道:“你想控制我?”
“可以这么说吧,这些冰芽我研制了很久了,你是第一个实验品,本来效果不错的,可你小子却不识抬举!”原来方才那阵爆炸,苏易寒将身体里的冰芽全都驱逐出去了。“冰芽一旦生根,谁也拔不走的,你看!”话音刚落,砰砰几声巨响,他的身上又飙出数根冰柱,可是这回冰柱的生长速度要慢许多,显然是苏易寒控制能量有意在克制冰芽的发展。
“你再怎么抵抗也是没有用的!”萧青平冷笑道。
“姓萧的,你冲我来,对一个小辈下手,逞能么?”说话的是韩藩。此时冰冰已无大碍。
萧青平凝笑不语。韩藩问:“你皮笑肉不笑的干什么?”
“你跟蓉蓉还是那么要好!”说着指了指他背上的那具骷髅。
韩藩脸色一红,沉声说道:“与你何干?”
“当然与我无关,只是你当年抢我妻子,我今天会饶了你?”
“你背叛蓉蓉,这当儿还在这里胡说八道!”
“也不知道胡说八道的是谁!!”说着倒劈而上,半空中挂出一道月牙,再看时他人影已经不在,韩藩心中一个激灵,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抬头向那漫漫无边的紫云望去,只见紫黑色的空中突然亮起了一粒火星,如同普罗米修斯赠给凡间的那最初一颗火种,不消片刻,火星便燃透了整片天空,接着一个火球噌的掠过地面,韩藩使一招铁梳子护住自己和冰冰,却没想到他半空中一个逆旋,硬生生地折回了方向,反向苏易寒冲去,苏易寒正在与体内的冰芽苦苦争斗,这一下躲避不及,眼见着就要命丧敌手,咣一声,地底下刺出数百根长达百米的银柱,银柱与银柱间有透明的能量层在波动,却不正是韩藩惯用的“铁梳子”?
铁梳子的防守密度很大,防守效率也很高,招式虽不新奇,可十分奏效。萧青平召唤出火凤号,只待攻他一个措手不及,但韩藩御敌神速,倒也出乎他意料之外。说话间,只见战机凤尾一张,几乎曳地而过,前躯像向上一探,好似离弦之箭,擦着铁梳子飞出。
“臭鱼刺!”萧青平骂道,铁梳子的外形很像竖起的鱼骨,所以他这样说。
乘战机半空里折转的当儿,韩藩中指向往一弹,丝线旋即激出,咚一声飞向苏易寒,苏易寒身外有高强度的能量旋转,而他自己又无法控制(目前他只能勉强控制自己的思维,因为能量暂时还没有侵入他的头部)因此尚未靠近,丝线就被吸收了。韩藩本意是要用丝线把他拉过来,失策之下,唯有一拼:他腾空而起,前胸探出,头、脚后伸,呈一张弓形,两手在空中一抓,体内大股能量凝聚在五指间,他的能量属性是冰,抓到的是一条条冰柱,接着两只手臂就像风火轮一样高速旋转,旋转中,那些冰柱以难以想象的高速动能瞬间刺将出去。苏易寒一看,这些冰柱竟然都是冲着自己来的,正在惊愕的时候,冰柱已然落地,不偏不倚,不多不少,刚好将自己围在了中间,接着又见韩藩手指好像拨弦弄琴,无数能量丝线飞了过来,缠住冰柱,把它搭建成了一座守护塔,噌噌两声,两座铁梳子从不同方向拔地而起,在苏易寒头顶一线间交叉着聚拢,至此苏易寒完全被罩在了这座韩藩精心搭建的堡垒之内。
“有不妙!”韩藩惊呼,但他不敢回头,只有向前躲避。他身后的水平压力很低,甚至许多地方出现了真空。大规模能量活动会造成这种情况:宇宙中大质量的恒星爆炸将导致空间塌陷,黑洞形成。当然这里并不是宇宙,那么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萧青平在模拟黑洞!韩藩将冰冰和蓉蓉的尸体抱在怀里,只听后面一个凄厉的声音叫道:“抱两个女人不累吗?”
“糟糕!”前所未有的恐惧向他袭来,后面的空间果然塌陷了,他回头望去,黑漆漆的一团,周围尚有一点红光,想是火凤号就在这只模拟黑洞的背后。
“冰冰,你走吧,我不保护不了你了。”说着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她掷了出去,然后望着蓉蓉的尸骨:“就让你陪我好了。”说完,只听嗖一声,两人同时消失在了模拟黑洞中。
盛大金牌推广员games2009bw,可以给您享受点卡五折优惠的机会,一切精彩尽在!
小游戏,!
第九十七章 内斯塔之战(五)
功德林大殿内大祖正与文冲商议对策,他们派去内斯塔打探消息的韩藩至今一点音讯全无,执法门所有执法者齐集殿下,只待一声令下,便要赶赴内斯塔拯救冰冰和苏易寒。
高无敌是个急性子,最沉不住气,道:“大祖、师伯,还等什么?萧青平那厮竟然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这口气我们能忍吗?”黄莺拉了拉他的袖子,让他说话不要这么冲。
文冲点点头,回头向大祖:“无敌说的对,恳请大祖让文冲率众执法者前去内斯塔营救冰冰小姐和童骨苏易寒。”
大祖端坐在宝座上,双目阖拢,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地吐字说道:“不可。”
“为什么?!”众人一片喧哗,“难道我们会怕了萧青平不成?”
大祖良有深意地望了文冲一眼,又看了看大家:“冰冰是我女儿,易寒是我…是我徒儿,他们两个出事,我怎么能不担心,可眼前形势,敌暗我明,对手想要调虎离山,咱们可不能中他的诡计啊。”
黄莺颇为不解:“大祖您这话可叫徒弟们费解了,不过一个萧青平,何须这般审慎呢?”
大祖目露精光,镇定坚决地说道:“所有执法者坚守岗位,不得擅离职守,违者不饶!”说罢,挥了挥手,叫大家出去。
“文冲师弟,你请留一下。”
文冲脸一红,大祖对别人说话从来不会用请字的。
高无敌出了殿,闷闷不乐的,黄莺虽然平日里很有主张,但大事上她都听丈夫的,丈夫不开心,她当然也不好受,柔声劝解:“大祖另有主张,我们晚辈就不要……”
“冰冰不是你的好姐妹吗?!”
“是,当然…”
高无敌不等她说完,匆匆向前走去,黄莺跟在后面,心里既委屈又不甘:冰冰出事,自己比谁都着急,可大祖的话又不能不听,到底怎么办好?丈夫最护自己的,此刻也不理她了,她心中一阵酸楚,泪珠儿随之迸出眼眶。高无敌和妻子感情很深,多年夫妻让二人产生了一种默契:高无敌似乎能捕捉到妻子的情感讯号,当即停下了脚步,黄莺也停了下来,擦干眼泪,上去扯了扯他袖子,高无敌抓住她的手,黄莺顺势将头靠在了丈夫的肩头。
“别急,总有办法的。”
高无敌点点头。
突然高无敌的手一阵冰凉,“你怎么了?”黄莺问。
高无敌面色惨白:“我怎么把她给忘了?!”
“你说谁?”
“苏峤。”
韩藩前去内斯塔打探消息,迟迟不归,苏峤一定急死了,她这个人凡事都闷在心里,对待感情也是,明明爱一个人爱的要死,表面上却装得没事似的,最后苦了自己也苦了别人。
夫妻俩四处寻找,可哪里见得到半个踪影,黄莺心中忐忑不安:“这丫头命苦的很,可别再出什么岔子。”
高无敌凝眉不语,突然道:“走。”
“都找遍了,还上哪?”
高无敌嘴角微展,眉头一扬,这是他的经典表情,每当有什么坏主意的时候,他都是这幅样子。
方才的芥蒂烟消云散,黄莺心中自也喜滋滋地,笑着问:“你又有什么鬼主意?”
高无敌凑到妻子耳边,正要说话,被她轻轻一推:“别在我耳边,痒死了。”
“大祖让我们坚守岗位,可没说不能下山呀?”
“你的意思是……?”
“苏峤不在了,我们找她去,关冰冰什么事?”说着向她神秘地眨了眨眼。
黄莺扑哧一笑,道:“我千方百计拦住你,不让你去,可你还是要去。”
“好啊,你这是要把责任都推给我!还没穿帮呐,就想好退路啦?”
“谁让你坏来的?”黄莺得意地说。
时空门被人打碎,通往内斯塔大陆的要道受阻,苏峤无从进入。如果她的能量够强,可以像韩藩、萧青平那样强行打开一个通道,可是她的能量储备不及二人,此刻只好干着急。
其实要进入内星并非只有这一条道路,另有两条道路可以选择,可是这两条路,一条通向蓝杖大陆,另一条通往红火球,都不是最佳路径,何况途中遍布危险,绝非她一个女子可以擅闯的。
“拼了命也要试试!”说着她将体内能量集中了起来,集中完毕,她只觉得全身除了胸口都轻飘飘的,这也难怪,能量的密度、质量很大,常年流在体内流淌,等于说负重训练,乍一下集中,无怪乎会不适应。集中起来后,新的问题又来了:如何将能量释放出去呢?女性执法者的修炼讲究细水长流,爆发力方面或许不及男性,但能量的韧性极好,轻易不会被分割切断,这就要求她能一下子释放出去,否则将十分危险,因为能量具有不稳定性,长时间集中会带来灾难性后果。
小游戏,!
第九十八章 黑暗契约(一)
苏峤感觉身体都快要爆炸了,“不行,再下去我会死的。”她内劲一放,能量又退了回去,继续在体内流转循环。
“再试一试!说什么也要进去,韩藩他…”想到这里,脸上不禁通红,微风抚来,她身躯微摆,一股沉滞之气从她身体每一个毛细血管喷出,这是能量挤压凝结的结果。
渐渐地她的四肢又变得轻飘飘了,然而胸口却一点点的沉重,这一次她集中的速度比较慢,
希望能一次成功。
从五指到手臂,从趾间到腿部,全身能量正在一点点收缩,只要能将所有能量一次性释放,打通内斯塔的要道一定不成问题!
情况突然起了变化,因为越是凝聚,能量粒子间的波动越大,波动越大,导致稳定性越差,苏峤身体柔弱,很难抵抗这种波动。就听砰的一声,她肩头一道黑光闪出,难以计数的能量屑喷将出来,形成一道道暗波,飞射而出,两壁山崖抵挡不住这阵轰击,拦腰而断,许许多多的磐石碎片从壁顶跌落。
当能量屑喷出的一刹那,苏峤只觉得肩头暖洋洋的,似乎并没有多大痛楚,可是过不久,只觉得肩上一阵辣痛,好像有一杆千斤大锯在她的肩头来回拉扯,她向前一跃,放低重心,尽可能减缓能量流动速度。“只要把它们压回去就好了。”
这时候,头顶传来一阵轰鸣,无数沙粒好像江河决堤一般喷涌而下,待到她抬头望时,只觉得眼前一黑,这短短的一瞬间无法用言语表达,可就是这一瞬间的功夫,她迅速作出了判断:那是壁顶掉落的磐石。
这条崖壁少说也有数百米之高,哪怕一颗小石块掉下,它的冲击力都将是自身重量的几百倍,不要说这样一块巨岩了。眼看着这样一个柔弱姑娘便要被压成肉泥,陡然间,山谷一阵呼啸,从崖壁顶端向下望去,只见谷内突然起了爆炸,爆炸产生的能量波在两壁之间来回撞击,好像一把巨刃来回翻滚砍削。
这把无形的巨刃事实上就是能量波,它以劈山裂土之势冲击着小小的山谷,似乎这寥寥数百米的距离,根本无从抵挡它的神威。果然,原本从上往下摔落的尘埃、碎石,竟然通通向上喷回。劲风卷裹着能量如龙似虎般飞上天空,刹那间,整个大地都在颤抖,天空中则是能量宣泄时发出的轰鸣之声。
良久,山谷内的尘埃才慢慢沉落,原本那块磐石,哪里还有身影?只有苏峤一人依然端立,她肩头乌青,但能量屑已经停止了喷涌,虽然收回了体内,但仍然凝聚肩头不散,所以才会有乌青。
那么那块压下的大石又去了哪里呢?
说起来,这又和能量屑的喷击有关,能量粒子在在冲击的时候,各个角度的破坏力是不同的。这股能量流原本沿着血管在流淌,因为质量太大,超过了血管承受能力,所以冲击而上,冲击形成一朵能量扇面。扇面上下,由于面积大,粒子铺得较开,所以破坏力小一些,可是扇缘之上,因为是上下叠压,且面积只有那么一线,导致压强极大,从而破坏力也要大的多。
那块巨岩压落之时,恰好正对着扇缘,其下压之势固然强大,可是比起斜刺而出的能量粒子来,则又逊色很多了。
苏峤摇了摇头:“侥幸,侥幸。这样下去,别说打通通道,搞不好自己先要被埋在这里。哎怪只怪我平时修炼不佳,关键时候连想救他都不能,救他,救他,我凭什么救他呢?”她喃喃自语,不由得心灰意冷。
突然她胸口一震:“要不然…?不行,不行,这是大戒。”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还暗暗地笑:自己怎么会有这么糊涂的想法。
可事实上她真的这样想了,不管她承认不承认。
能量啊能量,真的只有出卖给你才能拯救我的爱人吗?
“无敌哥,她不要紧的吧?”黄莺焦急地问。
高无敌说:“很难讲啊,这么强大的能量冲击,只有能量聚集才会有的。”语气之中颇为忧虑。
“这傻姑娘真是的!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也不想想,她一个人能救得了他吗?”
“别瞎想了,先过去看看情况。”
盛大金牌推广员games2009bw,可以给您享受点卡五折优惠的机会,一切精彩尽在!
小游戏,!
第九十九章 黑暗契约(二)
“无敌哥,不对!”黄莺一把挽住了高无敌的手臂,高无敌也觉察出了问题:“真邪门!莺儿,你在这哪儿也别去,我到前面瞧瞧。”
黄莺柳眉一横:“你要扔下我?!”
“哪里的话,前面危险。”
“我不怕!”说着奔了上去,高无敌摇摇头,心中想:我的话她总是不听。
正想着,突然他的口鼻好像被人堵住,感觉滞涩极了,“莺儿,莺儿”他连叫两声,可奇怪的是连自己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黄莺就在不远处,她站在了当地,似乎也觉察出了什么情况。
黄莺转过身,朝他喊了两句,可是他只看到她的嘴在动,什么也听不见。人高无敌匆匆扫视了一下四周,方才还明亮的景色,现在变得模模糊糊的了,空气中出现了像冰晶般细微的晶体,这些晶体充斥着他所能望见的一切地方,好像整个空气都被冻上了。
黄莺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高无敌明白,这是让他跟着自己做。他点点头,只见黄莺五指在空中一拂,接着向地面拍下,一座坚固无比的铁梳子从地底冒了出来,高无敌依样画葫,也将自己保护起来。这座铁梳子是全封闭的,里面一团漆黑。虽然和外界隔开了,里面的空气还是少得可怜。高无敌两腿盘拢,用调息之法调理体内能量。憋气时人很容易紧张,一紧张氧气分解就会加速,机体紊乱就会更加严重。这调息之法并非水银大式,可用它来梳理能量循环,很见成效:几个周天下来,能量逐渐走顺,气息也逐渐顺畅。
虽然如此,没有外部供给,仅靠他体内存量有限的一点氧气,迟早还是要出事的。想到这儿,突然他脚下的土地松动了,一只手从地下伸了出来,抓住他的脚踝,是谁?
噗一声,高无敌整个人陷入了土中。
地下潮湿、黑暗,可喜的是这里有空气,原来拉他下来的正是黄莺。
“你怎么过来的?”
“我用云雾锁开了条地下通道!”黄莺神气地说。
“原来地下空气没有凝结。”
“无敌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无敌摇了摇头:“刚才我就觉得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能量?”
“是啊,能把空气挤压成固体,太可怕了…说不定…”
“说不定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担心韩藩、苏峤他们。”
“难道说萧青平找了帮手来?”
“不会的,他这么傲气,就算人家肯帮他,他也不要的。”
“那会是谁呢?这么强的能量,恐怕大祖也不是他的对手啊。啊!难道说…”
“难道什么?”
“不会,不会,没有道理的。”
“哎呀,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呀,急死人!”高无敌抱怨道。
“我的意思是:难道说萧青平签订了黑暗契约?”
高无敌表情都僵住了:确实有这个可能,要真是这样,就太可怕了!
“无敌哥,你说怎么好?”黄莺忧虑的问。
高无敌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先去看看,若真如你所说,苏峤、韩藩…”说到这说不下去了。
“嗯,老天保佑他们俩吧,尤其是那姑娘,她够可怜的了。”
盛大金牌推广员games2009bw,可以给您享受点卡五折优惠的机会,一切精彩尽在!
小游戏,!
第一百章 黑暗契约(三)
黄莺用云雾锁从地底打了一条隧道出来,隧道直通时空门。她的云雾锁能将疏密的空气压缩到惊人的地步,冲击力十分强悍。
高无敌使出寒波掌,正要拍下,黄莺一把拦住,笑骂道:“无敌哥,你疯了,这里是地下,你用寒波掌,要淹死你老婆吗?”高无敌嘿嘿一笑:“是我疏忽了,到时候水漫金山,我老婆就要另觅夫婿喽,所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云雾锁将地下潮湿的空气凝聚成一束硬过钢筋的空气钻,黄莺催动体内能量以旋转的方式喷击而出,从而带动空气钻以飞快的速度向时空门方向开去。
黄莺有说有笑:“谁是你娘?老婆和娘都不分?再说要扔也是你扔下我!”
“你说的?那好,我这就另觅新欢去!”
“呸!”
“不许呸,好好留神!”高无敌提醒道。
“我有数!”说着双臂一放,空气钻斜刺着冲出了地面。“到啦!”
正说着,黄莺突然身子一矮。
“莺儿,你怎么啦?”
“我没事我没事,上面不对劲。”
“怎么回事?”
“我的空气钻一到外面就消失了!”
“我看你将四分之一的能量都使出来了,怎么回消失呢?”
“按说不会,可是我现在一点也觉察不到空气钻的存在,这是怎么搞的?”
高无敌拍了拍她肩膀,向上方望了一眼,黄莺拉住他:“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不能上去,让我再试一试!”
高无敌点了点头:“嗯,也好。”
黄莺凝神屏气,正在要催动能量,再使一次云雾锁,却听高无敌说:“莺儿你看这边。”
“讨厌,不许打扰人家。”说着走到了丈夫身边。
高无敌触摸着头顶的土地,松松软软的,黄莺道:“土地里的空气被我的空气钻吸了去,当然就变得松软了,大惊小怪!”
高无敌拉住她的手:“你自己摸摸。”
黄莺一摸,发现松软的土地上,有什么东西无比坚硬,“这是什么?”
高无敌凝眉沉思,联想到刚才的情形,心中一颤:“我知道了。”
“快说!”
“果然是萧青平!”
“怎么?”
“他一定签了黑暗契约,否则不会有这么强大的能量。”
“你的意思是……”
“上面的空气都被凝结住了!”
“这…!!”
“韩藩、苏峤凶多吉少啊!”
“无敌哥,一定要救救他们呀!”黄莺恳切地说道。不知怎么的,越到关键的时候,她越是觉得离不开丈夫。
“可是光靠咱们俩怎么行?你快回基地通知文冲师伯,务必派人前来相救。”
“那你呢?”
高无敌突然换了副油腔滑调的表情:“我在这里‘水漫金山’,你好另觅夫婿呀!”
“死鬼!”黄莺重重地捶了他一下,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咱们一起回去吧?”
“不行,万一有情况,我也能出去助助阵呐!”
“不行,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黄莺语气甚是坚决。
“快回去,这里危险。”
“我不!”
“你不为我们的孩子想想吗?”
“这……”此时黄莺已经有了数月的身孕。
高无敌严肃地看着她,黄莺唔一声哭了出来:“我以为你是为我好,原来只想着孩子,好吧,好吧,我走就是了!”几个迈步已奔出去甚远。
一言不合,小夫妻俩就吵上了,高无敌心中焦躁,正要赶过去抚慰她两句,二人之间的地面这时竟突然塌陷了。
高无敌向头顶望去,所有的东西都像住了似的,树木、草地、山丘都如同置身在一块巨大无伦的冰块中,这里面没有空气,所有的一切都是凝固的。
可是能量的直觉告诉他,还有东西在动,那个东西自身能量极小,但似乎掌握着一个巨大的能量宝库。
突然间一条紫光闪过,整个天地都变了色,只见不远处一扇漆黑的门里紫红的能量体正在外泄,门外一只巨兽站在那儿。
是萧青平!他打开了通往内斯塔的通道!
盛大金牌推广员games2009bw,可以给您享受点卡五折优惠的机会,一切精彩尽在!╮(╯▽╰)╭
小游戏,!
第一百零一章 黑暗契约(四)
通往内斯塔的通道原本由时空门控制,水法破坏了时空门后,两片大陆隔绝了。收藏*~网i。再次将它开启,需要极大的能量。这种巨大能量别说普通人,连水银战士甚至低级的火铜战士都无法掌握。萧青平目前的等级是火铜五阶,距此尚有一段距离,可如果他订了黑暗契约……
内斯塔的土著能量体,比如水法,正像洪水一般涌向外边的世界,一只巨兽立在时空门旧址之上——是它打破了时空门,只有它才有这样强大的能量,而它就是萧青平!
这个叛徒又回来做什么?抓执法门的人回去领赏吗?
高无敌心中无比愤怒,可是现在他必须忍耐,刚才的塌陷差点将他暴露,不过幸好,没有人注意到他。他四下搜索着苏峤跟韩藩的下落,怎么也找不到,难道他们已遭不测?!
突然!
萧青平变幻而成的那只巨兽垂直跃起,就空里爪子猛然一抄,从内斯塔中捞出一个人来,高无敌望去,那不正是冰冰?!
他心中一寒:自己怎么可以坐以待毙呢?!
正想着,一团火一样的东西从内斯塔飞了出来,巨兽呼噜一个倒翻,在那团东西掠过自己上空的同时,一脚踢出,稳稳踹在了它肚皮上,那团火焰立即调转了方向,向斜上方飞了出去,可飞了不到数米,砰一声,狠狠地撞在了凝固了的空气之上。
空气受凝固后,物理形态发生变化,呈钩状和刺状,那火焰撞上以后,贴在壁面上掉不下来,巨兽将冰冰放在一旁的角落,两腿一弯,像上了膛的炮弹,一拳打出。
高无敌这下看的分明,那燃烧的火焰不是别的,竟是能量体,而它的外形就像一只燃烧的凤凰。
“这又是谁?”高无敌心想:“怎么他也签了黑暗契约?”
巨兽连出了四十多拳,招招打的是它要害。火凤凰尖声吼叫,身躯使劲向外张,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巨兽又一拳击出,但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顺势在它肚皮上一抹,跟着自己整个身子被撑了起来,两腿向外一张又一收,弹起的时候,身体蜷缩成一团,重心放的很低,像一把巨锤砸了下去。火凤的肚子被打凹进去,却并没有弹起来,而是前后左右一收,将它爪子紧紧锁在了肚皮里,巨兽踩住它头,玩儿命般向外拔,可非但拔不出,上肢还越陷越深。
巨兽单掌拍出,打中固态空气,随即火凤身后出现了一条裂痕,咔嚓一声,裂痕像刀抹豆腐般迅速地划过,好像一座冰山被从中间劈开,巨兽向前一冲,把缠住自己的火凤凰塞进了裂沟里,爪子再一收,沟又填满了。火凤凰被结结实实地“冻”在了固态空气内。
一旦被固体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