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海盗大帝〗第24部分

死撑?!你的心脏已经早被我戳烂,心脏没了就算混龙战士的你,也留不住能量的吧!”
经他这么一说,黄莺也感觉到大祖的能量正在一点点流失。执法者最根本的所在是他的心脏,心脏在能量就有法子运转,心脏消亡了,能量再多,也好像簸箩里的水,迟早要流光的。
“莺儿何在?”黄莺就在大祖不远处,但是他没有了眼睛所以看不见。
黄莺能量耗尽,十分虚弱,但还是用尽气力恭敬地答道:“弟子黄莺,叩见大…祖!”
此时的大祖已经丧失了人形,从外表看,纯粹就是一团能量体。
“患难见真情,是我瞎了眼,连累了你们,执法门今遭此劫,罪魁祸首第一是文冲,第二是我。莺儿你过来,我看不见你。”
黄莺爬了过去,伸出手抓向大祖。“呲~”一声,她的五指旋即被炽热的能量熔化了,只剩下五根手骨,被烧得焦脆,但她咬着牙,一声不吭。
能量体渐渐矮了下来,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说道:“莺儿莫怕,大祖绝不会让你死!”
“大祖,无敌哥他……”黄莺抽噎着,泣不成声。
“好莺儿,坚强一些,今天我要把大祖之位传给你,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执法门第任大祖。”
“什么?!可是我只是个水银战士。”
“哎,什么水银战士,火铜战士,只不过是个名衔,做人心术不正,纵使练成混龙战士那又如何。”言下之意说的自然是文冲。
虽然陈交的能量不断泄露,可眼下依然十分强悍,文冲巴不得耗光了他,于是也就在一旁冷冷的看着。
“我执法者虽然能运用自然能量,可自然界的规律并不因为我们而改变,相反事事早已注定。”
“大祖这话何意?”黄莺不解。
“等你看过那本书就知道了…”
“书?”
“…我只告诉你,今天我是非死不可的”
“大祖,不会的!”
“莺儿听我说,死有轻于鸿毛,有重于泰山,我一人死,死不足惜。只盼望你能活下去。”陈交接着说:“今天的事既在我意料之中,也在我意料之外。”
“徒儿糊涂。望大祖明示。”
“意料之外的是,想不到赶来救我的会是你,意料之中的就是文冲了。”
“大祖早知道文冲他心怀叵测?”
“是这样的。”
“那您为何…”
“为何袖手旁观是吗?”
“对啊!”
“这就要从执法门创立之时说起了,早在修珈大祖开创我们这一门派的时候,留下一本东西。”
“是修炼秘籍吗?”
“当然不是,修炼只靠用心,怎么能专恃什么秘籍?”
黄莺心中羞愧,却听大祖续道:“这是一本能知过去未来的书。”
“能知过去未来?!”
“没错,人类世界发生的一切上面都有记载。这书从修珈大祖开始,只有执法门的掌门者才能拥有。其实所谓的混龙**根本子虚乌有,真正宝贵的是这本书。历代大祖为了保守这个秘密,才故意将战士等级分成水银、火铜、混龙三种,事实上这根本也是儿戏罢了,目的无非是为让门下执法者专心修炼,心无旁骛。”
“这么说起来…”
“文冲狼子野心,我又怎会不知,只是一切都已注定,执法门必须受此劫难,方能复兴。而复兴我门者,莺儿,就是你啊!”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大祖绝不是在跟你玩笑。人生在世,有可为者,有不可为者,谋定而后动,才是正途!”
“徒儿知道了。可…可我还是想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一本书的呢?”
“这个说起来话就长了,我长话短说吧。你须知道执法门的开创者修珈大祖并非凡人,不对…不能说他是人。”
“他是外星系来的么?”黄莺从陈交的语气里意识到修珈的身份很不简单。
“不,不,远没有那么简单,他非但不是什么外星系人,他根本就不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
“啊?大祖,这话何意?”
“我们所知的世界,只是真正世界的最底层部分。宇宙共有四层,目前我们所知的一切都位于这最后一层内,而修珈大祖不同,他是来自第三层的,第三世界里的每一人都能独自创造一个世界,而他正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创造者。”
“什么!那不就是鬼神吗?”
“两回事。”
“这…这…”
“莺儿,反正你记住,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那本书。”
“它究竟是一本什么书?”
“是修珈大祖创造历史时留下来的,它记载着修珈大祖创立世界的过程以及人类子子孙孙的命运。”
“我一直以为修珈大祖只是执法门的创始者,没想到…”
“修珈大祖创造世界那是不知多久之前的事了,但是这本书是几百年前执法门创立之时才有留下来的,这里有先后的关系。此书分上下册,执法门弟子得到的只是下册,上册在另一群人手里。”
“在谁的手上?”
“雅利安人。”
“啊?”黄莺心头一凛:“这个民族现在还有吗?”
“当然有的。”
“好吧,大祖您告诉我,这书究竟叫什么?我一定找到它!”
这团能量体突然颤抖起来,黄莺分明感到,大祖的能量正在急剧波动,良久从他口中吐出两个字:“《先知》!”
小游戏,!
第一百一十一章 遨千(一)
“徒儿记下了,徒儿若是有命离开这里,一定不负大祖所托。”
大祖听说,笑道:“何言‘若是’呢?”说罢,那团能量体突然卷了过来,缠住她的手。
呲一声,黄莺只觉得一股炽热的能量体钻入了她的皮肤,手臂立刻膨胀了起来。
“莺儿,现在我把我所有的能量都传授与你,有了这能量,你就不用再怕文冲了。”
黄莺强忍疼痛,说道:“大祖,可是我的心脏…”
“那个假冰冰刺的门道不对,未能刺中要害,所以你不必担心。”
“可是…这是您的能量,我怎么能…”
“毋须多言,历代大祖接替,都会把自己的能量传给继任者,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执法门的掌门人一代强过一代。如今你肩上背负着重大使命,更应该有相匹配的能量才是。”
“这么说起来,大祖您一直隐瞒着自己的实力?”
“可以这么说。”
汩汩红色液体源源不断的流向黄莺身体。
文冲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气急败坏地喊道:“不许把能量传给她!这是我的,都是我的!遨千何在?遨千!遨千!”
一条白影倏地一声从殿下飞了上来,黄莺看去,却不正是那个冒充雅天的人?原来他叫遨千。
这个遨千与雅天确实十分相似,他跪在文冲面前:“皇帝何事?”
“皇帝!!”
“蠢货,快用你的办法阻止他们!”
遨千瞥了一眼大祖:“对方能量很强。”
“我不管!能量再强也照我的话做!”
“那好,我试一试。”
这时黄莺已经逐渐适应了大祖的能量,痛楚也减少了许多,听到他们的对话时,心中却不禁惴惴:“按说这么强大的能量,就是文冲也近身不得,这个假冒雅天的遨千又能如何?还有他刚才叫文冲‘皇帝’,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莺儿不要胡思乱想”是大祖的声音,“越是心无杂念,能量传递的越快,千万不可分心。”
“是。”
遨千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双腿马步分开,合拢眼睛,却不见他再有什么动静。
“你在干什么?!快一点,能量就快传递完了,快给我抢过来啊!”
“皇帝莫急,对方能量强大,我需好好准备。”
“等你准备好…”文冲正说着,银色的光芒一闪,遨千突然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什么!他也练成了?”大祖低吟道。
“他练成了什么?”黄莺问。
“莺儿,咱们得快些,接下来我会分三次将剩下的能量传递给你,你能承受得了吗?”
黄莺坚定地点了点头:“莺儿可以!”
“好,你忍着些!”
小游戏,!
第一百一十二章 逆鳞(一)
“遨千!遨千!遨千!!”文冲像一个疯子似的,“我的能量,还给我的能量!”
突然一个声音在半空中回荡:“皇帝莫急,我会想办法让时空倒转。”
“倒转又怎样?”
“他的能量不就白输了吗?”
“对,对,你说的对,那快点。陈交老儿,你没戏的!哈哈哈哈!”
大祖怒喝一声:“爆!”。
砰!一股黑色的能量滚了出来,这能量非比寻常。一般能量体都呈红色或褐色,而这股能量却是纯黑的,可见它的密度有多高!黄莺身体膨胀开来,感觉胸腔内瞬间灌入了一壶沸腾的开水,自己都担心自己会不会爆裂掉。
“莺儿,不要忍着,吼出来!”大祖叫道。
“啊~~~”
“再叫!”
“啊~~~~~~~~~~!”一团烈火竟从她口中喷了出来!
“别怕,这是身体承受能力之外的能量。莺儿,感觉怎么样?”
黄莺全身滚烫,四肢无力,微微地点了点头:“我没事…再来。”
大祖摇了摇头,“这才第一次,已经这样,还有两股能量,你如何能承受的了?”
“怪莺儿,平日没好好修炼……”黄莺有气无力的说。
“哎,现在说这些干什…啊!”大祖一声惊呼。
就在同时,黄莺的心也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这么快吗?”大祖愕然。
“怎么回事?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咦,大祖,您也…?”
黄莺眼前的一切都像流水一样散开去,甚至她的身体也在随时空的流转而消陨。“我的皮肤,我的血液,我的骨骼都像水一样了!”
“是逆鳞!”大祖道。
黄莺突然想起了曾经听说过的一个有关逆鳞的神话:
逆鳞是上古的一种神兽,这神兽平日里十分温顺,它一百年降临人间一次,给人类带来福祉。一次一位猎人想抓住逆鳞,就带上兵器,埋伏了起来,乘逆鳞降临人间的时候抽出厉器,突然砍向它。结果逆鳞被一劈为二,就此死了。猎人很高兴,拾起猎物,抚摸着它的皮毛。摸着摸着,摸到逆鳞颈下的时候,突然他的手被扎了一下,接着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逆鳞又活了过来!一口咬住他的手。为了保命,情急之下,猎人只好砍掉自己的手。逆鳞将那只残手吞了下去,猎人害怕极了,慌忙逃窜,可是逆鳞并没有追它。只是他跑着跑着渐渐跑不动了——他的身体这时开始起了变化:他的皮肤,他的血肉,他的骨骼,一切都变的好像流水一样,猎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消失在了这个空间。
猎人消失后,逆鳞张开大嘴连连吼叫,当它叫到第三声的时候,一只手臂从他嘴里伸了出来,他张开嘴,舌头向外一卷,却将一个人卷了出来,这个人满身口水、体液,原来却是另一个猎人!
小游戏,!
第一百一十三 逆鳞(二)
逆鳞能将伤害自己的人转移到另一个空间去,同时复制另一个一模一样的人生活在现在这个空间,这就是它的可怕之处。。当然这只是传说,没想到还有一门这样的邪门功夫也叫逆鳞!这个傲千究竟什么来头?
想到这里,一只干枯的手臂从黄莺身后伸上前来,拍了拍她的脸:“专心,不要怕!”
“啊!大祖,您的手!?”
“别管我!”大祖厉声说道。
“大祖将能量传给我后,连自己的身体也枯竭了!哎,黄莺啊黄莺,你居心何安?”黄莺内心心潮起伏。
逆鳞的能量越来越强,黄莺感到自己马上就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了,可事实上她并没有。大祖一面为她输入能量,一面抵挡着逆鳞的进攻。
文冲见双方缠斗在一起,僵持不下,大笑而上,使出毕生绝学,也加入了战斗。当然他的能量比起这二人来相差不少,可浑水摸鱼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大祖将第二发能量传给了黄莺,黄莺自然受折磨不轻(外来能量过于强大,伤害到了本体)
可大祖失去了三分之二的能量再要抵挡两人的进攻却也是难上加难。
文冲一招混龙变式直取大祖命脉。这混龙变式是文冲自创的大式。是模仿真的混龙**而成的,文冲自从研究出这一大式后,极少出手,怕的是让人知道自己有觊觎混龙**之心,可如今他既已弑祖灭门,走到了这一步,也就再没有什么可以顾忌的。
逆鳞所以强悍在于它不动声色而让人消失在当前的空间。文冲的混龙变式则不同,这是一门很“冲”的功夫,文冲当年研制它时,就是想让它达到混龙**的破坏效果,所以修炼时可以说不择手段。你看那天空,也如同真的混龙大式一般起了风雨雷电诸多变化,文冲狂笑不止,叫嚣道:“陈交老儿,我今天让你见识见识!”说话间只见天空由黑云压城转为了赤炎燎天。红色的火团凝聚天空,诡异非常。突然间无数的火球从云层中扑下,轰隆隆之声不绝于耳,这阵势犹如天崩地裂一般。
“大祖,大祖!”黄莺呼唤道,“不要管我了,自保吧。”
大祖上半身能量已经退尽,露出干瘦的躯体,淡然说道:“我已决心赴死,何来自保?”
黄莺心中一酸,羞愧万分:“我自己胆小如鼠也就罢了,怎么如此羞辱大祖?真是罪该万死!哎,大祖您选我做执法门掌门,莺儿只怕辱没了您的名声……”小游戏,!
第一百一十四章 逆鳞(三)
轰隆隆,轰隆隆,时光如同回到了远古,大地龟裂,洪水泛滥,天空中数不清的火球刺向地面。汪洋的海水也不知是哪儿来的一下子淹没了整个内星世界,只剩功德林一隅,好像大海中的孤舟。
突然间砰砰几声巨响,身后群山涌出了岩浆,这场景更加让人觉得诡异:一个人的能量竟然能够大到控制自然界的现象!
文冲笑道:“陈交老儿,你有你的我有我的过墙梯!我这招混龙变式如何?”
“不错,不错。”
文冲笑得更狂了,突然他收住了笑容:“那就去死吧!”
无数火球顿时扑向了大祖陈交。
“忽”的一声,大祖和黄莺二人换了个位置,大祖挡在前面。
“大祖…不可,让莺儿为您抵挡!”
“不可胡说,现在你是大祖,执法门其他子弟必须全力护卫大祖,莺儿你莫怕!”说着只听一声尖锐的呼啸,大祖手臂伸了出去,骨骼顿时延长,文冲心中一凛:“什么邪门功夫?”大祖的手臂因为能量尽失的缘故,瘦的已经像一根干柴一样,几乎就是骨头外面包了一层皮,乍一看去,让人觉得分外恶心。这只手臂越伸越长,五指呈爪状,朝文冲的脖子抓去。文冲何等聪明的人?脚步甚灵,腰身一旋,已在百米之外,躲过了他这一抓。
“我当有多……”正在他得意的时候,突然全身一抽,表情僵住了。“怎…怎么回事?”自己回头看去,身背后一只手爪深深地扎入肉身,再向下看,这手却是从功德林的地底下伸出来的。原来大祖一前一后,两只手臂分别抓出,只不过一只手是虚招,真正的杀招式是地下的那只手。
“嘎吱吱,嘎吱吱”大祖全身的骨节都响了起来,只听他大喝一声:“文冲,我不怕死,你怕不怕?”说话间刺中他后背的那条手臂猛然向上一抬,地表的砖瓦砰地裂开,只见一条骨头直甩而上,文冲随之被掉了起来,这过程中大祖全身的骨节还是不停地在响。突然响声止住了,从他尾椎开始每一个骨节都发出咔咔的爆破声,声音不大,但很清脆,这样一直响上去,从脊椎到肩头骨,再到上下手之间的肘部,好像一条高速公路,把不知道什么东西传了上去。
“难道我有混龙变式还对…对付不了你吗?”文冲心中自然不服,可不由得他不服。陈交将他斜向上举着,为自己挡住了那些扑落的火球。“我才不要跟你一起死!”文冲愤恨地说:“止!咦?止!止!”文冲连叫了数声,竟然无法收住他的混龙变式。“怎么回事?!”眼看着火球就要袭到,炽热的能量已经令他无法再忍受下去,“再停不下来,我会死的,我会死的!大祖,我不要当挡箭牌啊,你放过我!”
小游戏,!
第一百一十五 逆鳞(四)
“放过你?我答应无敌不答应,执法门列祖列宗不答应!”
强烈的热浪直扑而来,“我真的要死了吗?我怎么会就这么死了呢?我我……啊!”文冲撕心裂肺地吼叫起来。
“放开他!”说话的是遨千。
“由不得你!”大祖道。
“由不得你!!”遨千回敬了一句:“逆鳞现身!”
突然间所有人眼前一晃,眼前的一切景象竟像镜面破裂了似的,亦真亦幻,说不清的奇怪。
“这…这究竟是怎么了?”黄莺问。
“我们已经被逆鳞吃了。”说话的是大祖。
“什么!我们已经死了吗?”她向四周望去,哪里有大祖的踪影?可是大祖一定就在身边,她甚至能感受到那只枯瘦的手臂正在抚摸她的肩头。
“不要怕,我们只是被空间碎片锁住了。所谓的逆鳞是一种空间力,是执法者运用自身力量强行将现实空间拆分开,每一个人都落在其中一个空间碎片里。”
“这可怎么是好?”
正说着话,只听周围响起天崩地裂般的声音。
“火球砸下来了!”黄莺一惊。
“是的。”
“可为什么我们没有死?”
“空间碎片将我们与外面的世界隔离了。”
“这样说起来,那个遨千还救了我们?”
“救文冲是真的,救我们?你瞧瞧你的手臂。
黄莺朝自己的手臂瞧去,只见两只手,一只搭着一条红色的东西,另一只上搭着一条青色的东西。
“大祖,这些是什么?”
“红的是吸你能量的,青色的是毒气。”
“吸光我的能量,装入毒气?!”话语中明显充满来了恐惧。
大祖没有直接回答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黄莺摸了摸胸脯,疼痛明显减少许多了:“多亏大祖为我输能量,现在已经好多了。”
“还叫我大祖!”口气里竟有些责备。
“是。”黄莺这样回答着,内心着实心虚。
“我已用能量将你的心脏全部保护起来,毒气暂时只能到达你的经脉,心脏不至于受损。”
“多谢大……”黄莺收回了那个祖字,她知道大祖对自己的恩德绝不仅仅是一声谢谢能够报答的,可眼下她又实在找不出别的方法表去达自己的歉意和愧疚。
“时间不多了,莺儿,还有最后一发能量,你一定要挺住。”
说真的,这么爆炸性的能量猛然涌入身体的感觉当真身不如死,试想人在颠簸状态下尚且要呕吐,何况如此大密度能量引起的机体混乱?刚才那两发能量几乎耗尽了黄莺的力气。可是力气归力气,力气没了不至于丧命,能量没了执法者就会死。大祖已经是必死的人了,尚且不怕,她黄莺又何怕之有呢?
“大祖,来吧,我守得住!”黄莺坚定的说,她不知道,毒气已经抵达大祖的心脏了。
小游戏,!
第一百一十六章 死!
时间一点一点的在过去,黄莺像好像即将行刑的死囚犯一样紧张,这也不怪她,大祖的能量太灼热,密度太高了。
来吧,来吧,就让我担负起复兴执法门的大任吧!
大祖,来吧!我已经准备好接受您的能量了!不,不是你一个人的能量,而是执法门世世代代掌门人的能量,不光是能量,我还将继承逝去的执法者的仇恨!从这一刻开始,我活在这个世上的唯一目的只有一个——复仇!总有一天,我要将所有仇人的头颅割下来,祭奠同门,届时我将重整执法门,然后我的使命就结束了,然后我将随无敌哥而去。无敌哥!
“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久还……?大祖,大祖!”没有人回答她。她的眼前依旧是那个破碎的空间,除了凌厉的黑暗,说募啪玻裁匆裁挥小
“大祖!”她高喊一声。
“够了”不是大祖的声音。
“你是谁?”
“是我”破碎的空间里走过来一个人,破碎空间里一切都是破碎的,可奇怪的是,这人却是完整的。
“遨千?!”黄莺失声尖叫道。
“面熟吗?”
“哼,我今天被你困在这里,要打要杀随便,只求给个痛快!”黄莺坚决地说。
“我问你面熟吗?”
“什么面熟?”
“看着我!”遨千喝道。
“咦,你不是…?!”
文冲被遨千从陈交手上救了回来,至今惊魂未定。幸好遨千出手及时,否则自己早死了。
“嘿,遨千果然有两下子,这逆鳞竟然能将老头子都困在里面,难得,难得!”文冲心想:“这可提醒了我,今天他能救我,明天就能用同样的手段害我。”
文冲在破碎空间之外,对空间之外的人而言,破碎空间根本就是一个虚无的存在:看不到,摸不到,听不到。一切只能凭臆测。
“这么久了,难道还没好吗?”文冲心下惴惴不安:“老头子真他妈难搞!”
这时一阵呻吟传了过来,文冲回头望去,原来是黑瞎子。“他还没死?!”文冲心中也是一惊。要知道经过刚才那场天崩地裂般的巨变,随行的海盗都死的死,亡的亡。他的混龙变式虽不是真的混龙**,但能量依然强大的惊人,对于作为凡人的海盗,这一能量无疑是致命的。“可是他怎么…?哦,对了,是我把能量传给他的!”黑瞎子曾经断了双腿,文冲为了利用他,用一门邪门的大式“重塑”了他(同时也控制了他),黑瞎子因为得到这种邪门的能量,所以在这场灾变中存活了下来。
“皇帝,救我,救我!”
文冲走了过去,踢了一脚他裆下,黑瞎子尖叫起来,文冲笑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是没有办法了。除非……”
“除非什么?只要能活,怎么样我都愿意!”
“当真怎么样你都愿意?”
“愿意!”
“好!好!”文冲满意地笑道:“那你就去死吧!”
小游戏,!
第一百一十七章 死!(二)
黑瞎子身上常年配着一把激光刀,这是他做海盗的习惯,文冲抽出那把刀,手一递,一刀刺进了他心脏。黑瞎子有能量护身,要杀死他,最方便的办法就是破坏心脏。
绿色的能量体随即从胸口喷涌而出。黑瞎子面如死灰,双手乱舞,说不出的恐惧、惊愕:“你…你…为什么?”
“不死怎么能生呢?”文冲冷笑道。
寻常能量体是黑色或红色的,且不能与血液相溶。但这种绿色的能量体却能和血液溶在一块儿。能量体的流失也就意味着血液的流失。很快黑瞎子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他的身体一点点褪去了颜色,两只原本就由能量体构成的腿,也跟着融化了。
文冲用刀戳了戳他,这时他的身体又干又硬,浑似一块烂木头。
文冲站起身,双手负在身后,眼望着前方——那个不知道在何处的“逆鳞”。
混龙变式召唤来的洪水已经褪去。内星经历了这样一场浩劫,再不复当初人间仙境的样子。
文冲虽然自负,可此时也不免紧张起来:难道那个遨千出了什么意外?这个逆鳞到底靠不靠得住?
“混蛋,我就知道!”文冲骂道,从心底里他不愿意相信任何人,当然包括这个遨千。
“皇帝又何须着急呢?”正在这时竟然传来了遨千的声音。
“遨千!陈交他…?!”
“哈哈哈”是遨千的笑声,他从逆鳞中走了出来,隐隐约约地就好像从大雾中走出来一样,身后拖着两具尸体。
“他…他死了?!”
“皇帝问谁死了?我这可有两个人”
“当然是陈交!”
“皇帝自己看看不就明白了?”
“哼!”文冲说着来到了他身边。说真的陈交不太喜欢这个遨千,原因大概是他很傲气。要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自己得罪不起,文冲才不会买他的帐,不过也好,他到底帮自己除掉了心腹大患。陈交和黄莺果然死了,遨千拖着的正是他两人的尸体。小游戏,!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万人鐏
陈交望着那具尸体,半天说不出话。收藏*~网这些年来他朝思暮想的就是如何除掉陈交,这下好了,这个多余的人终于死了。他原本预料:当这一刻降临时,自己会有多么多么的开心,可事实上他没有,相反,他很疲惫,死的那人终究是自己的师兄,虽然自己一直很恨他……
“好了,好了,死就死吧,他是该死的,谁叫他挡我的路呢?”文冲长舒一口气。
“皇帝打算怎么处置他二人?”
“他学到了我不会的混龙**,我要他吐出来!”文冲恶狠狠地说。
“人都死了,怎么…?”
文冲斜着眼,不屑地瞥了一眼遨千:“你们那个世界,人死了能复生吗?”
“这个…”
“哼!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回老地方去,我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就会去找你。”
“回老地方…”遨千犹豫着。
“让你去就去!”文冲不耐烦地说。
“皇帝陛下,当初您求我的时候可不是这番态度。”
文冲深吸一口气,昂起头颅,冷冷地望着遨千:“那我应该什么态度?”
“好吧,好吧,我走就是。”说着,留下了两人的尸体,唱一个诀,瞬间消失了。
文冲等回儿,确定周边确实没人了,他才将三具尸体凑到一起——大祖陈交、黄莺、黑瞎子。
“活着跟我多对,死后就做我的鬼吧!”文冲狰狞地笑道,他先前的那一点点愧疚已经烟消云散。他手伸进袋中,取出一个敏感器,这是普通人类使用的东西,它是一个虚拟空间能够储存很多东西。还有诸如钥匙、武器、通讯器等功能。
他将敏感器摆在三人跟前。手指按在按钮上,机器识别出了他的dna信息,立刻将他需要的东西“吐”了出来——一台“万人鐏”。
这个万人鐏好像一只鼎,但是材质明显出自现代高科技工匠之手。鼎的两耳上各有一个把手,他将把手往下一拉。一道亮光射出,照在尸体之上。接着亮光将尸体抬了起来,而鼎背唰一声,从中间打开了。尸体被抬进万人鐏后,鼎背又合拢了。
文冲取出激光刀,刺破自己的手指,将一滴血滴在鼎内,接着将两个把手向上一举。万人鐏开始自转起来。他又拿出敏感器,对着万人鐏按了一下,大鼎立刻消失了,原来敏感器将它和那三具尸体收到了虚拟空间中。
“让我好好享受这顿每餐!”文冲大笑起来。小游戏,!
第一百一十九章 杀人
自从上次李楚、孙凤成功抵御海盗部队后,两人威信大增,帝国破格升李楚为准尉(这在学生里是头一次),孙凤由于是女子,没有晋升,但也受到了褒奖二人的晋身惹来了一群人的嫉妒,那便是奋进社的裘泰南一伙。上回百慕大执行任务时,海底火山喷发,两组队员失去了联系,杰救了李楚等人,裘泰南他们却没有这么走运。他们的野战机狮受到了严重损坏,后来好不容易脱离困境回到海面,恰好遇上黑瞎子率领海盗进攻地球。没有装备的他们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孙凤、李楚建功立业,自己却无能为力。
李楚本来就是学校的明星人物,新近又为帝国立下大功,加上校长滕谦对他推崇备至,裘泰南便是有心捣蛋,也无力回天。
可这样一来,有一个人倒成了替死鬼。那便是段削恩。
上回的虚拟大战暴露了他奴隶的身份,学院认定他是段家派来的J细,因而倍加冷落。甚至在裘皮的压力下,校长滕谦不得不解除他继续学习的权利,派人日夜监视。
“李楚、孙凤动倒也罢了,一个臭奴隶也敢在学院耀武扬威?”卜少勋忿忿地说。段削恩自从来学院后跟李楚一伙走得很近,奋进社的人很自然地把他当成了自己的敌人。
“添鹤,”裘泰南说。
“怎么?”
“我记得你爸爸是帝国高等法院的吧?”
“是啊。”
“那我问你,《帝国宪法》规定,杀奴隶犯法吗?”
“当然不犯法!奴隶的命比蚂蚁还贱!”朱添鹤笑道。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们走!”
裘泰南带着卜少勋、朱添鹤找到了段削恩。
段削恩被取消学习资格后在死去的老校长魔迦先生的院藏室内任看守,开始时魔迦之孙魔沙极力反对,说让一个奴隶来看守爷爷的收藏实在不像话,后来滕谦校长出面才说服了他。可是他口服心不服,老是抱怨:“滕校长怎么对一个奴隶这么关心?他明明就是J细!”
裘泰南找到他的时候,段削恩正在翻阅一本古籍。
裘泰南一把抢了过来,骂道:“混账,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翻动国宝?!”
“啊!”段削恩不觉察,尖叫出来:“快还给我,快还给我!”
“看看这是什么东西?”裘泰南把古籍扔给了朱添鹤。朱添鹤接住,这是一本黑色的纸质书本,书页都黄了,朱添鹤打开里面密密麻麻都是字。他立即又把它合上了:“写的密密麻麻的,鬼知道什么东西,我最讨厌看书了。”
“你们不能拿走!”段削恩脸色发白,十分恐惧。
“不拿走难道给你这个奴隶吗?”卜少勋笑着说,突然他收住了笑容,一脚朝段削恩踢去。
只听咔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