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海盗大帝〗第25部分

一声,段削恩的膝盖骨被踢断了,扑通摔在了地上。
裘泰南踩住他胸口,从怀里掏出激光匕首,拔出来在他脸上比划来比划去。
“叫我一声爷爷我就放了你!”
“……”
“叫啊!叫我们每人一声爷爷!”朱添鹤笑道。
“不叫就杀了你!”卜少勋恐吓道。
“爷…爷!”
裘泰南表情陡然间变得恩狠狠地:“就叫一声,这不是找死?!”说着手起刀落,一刀刺入他的心脏。
段削恩倒在血泊里,三人却像没事似的扬长而去。
不过杀了个奴隶。
与此同时,李楚、孙凤那边正一团乱麻:苏蓉被翟雅劫走已经一个星期了,至今仍无下落。
小游戏,!
第一百二十章 奴隶
魔沙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孙凤双臂端着,眉头紧锁,胡雪一向很镇定,这当儿却也不由得忧心忡忡,只有李楚还算沉得住气。
“我们不能再在这儿干等了,这件事必须告诉滕校长!”
“不行”李楚道:“这件事牵扯太大,不可惊动校长。”
“人都没了,还管他惊动不惊动的?惊动了又怎么样?大伙儿一起找吗!”魔沙不自觉地嚷了起来。
“魔沙,别这样,听李楚的,他说的总有道理的。”孙凤在一旁劝解。
“我说的就没道理了是吗?伙伴丢了,你们倒像没事似的!”
“魔沙,你怎么这样说?苏蓉不见了大家都很着急,你知道吗?李楚为了这件事好几天没合眼了”说话的是阿爱,魔沙埋怨李楚,她不爱听。
“哼,随你们怎么说,反正这件事我必须告诉校长。”说着气哄哄地出去了。
“李楚,怎么办?”胡雪问。
“不能让他胡来。”李楚说着,也跟了出去。
魔沙正在去校长室的路上。李楚几次劝解他都不听。“她好歹是学院联合会的人,是我的伙伴,爷爷死了我无能为力,现在不能再眼睁睁地看着同伴不明不白失踪。”
“我知道你是好心,我又何尝不想快点找到她?可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多越麻烦!”
“我看知道的越少越麻烦,就我们几个,怎么找?”魔沙顿了顿,李楚却没有反应,“你怎么啦?怎么不说话?”魔沙问。
李楚悄声说:“你听!”说着指了指边上那栋建筑,这里是机战系,也是奋进社所在地,李楚将他拉到一个角落里,两人耳朵贴在墙外,侧耳倾听,里面传来声音:
“你不是开玩笑吧?”说话的好像是朱添鹤,从语气听,他似乎很意外。
“你看我像开玩笑嘛?”这是裘泰南在说话。
“好家伙,这要是说出去……”原来卜少勋也在。
“哼哼,惊天大秘密!”裘泰南不无得意地说。
“说起来这东西怎么会在那个奴隶那儿?”朱添鹤问。
“还用说?他本来就是个奸细吗!”卜少勋道。
“这倒未必”裘泰南分析,“段家虽然跟姓滕的不是一伙,倒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再说姓滕的一个教书匠,段家还未必看的上呢!”
“那这本东西怎么解释?”
“或许那奴隶也是偶然之中发现的吧?你还记得吗?我们从他手里抢过来的时候,他有多么慌张?可见他也是新近才知道这个秘密。”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卜少勋问。
“既然把柄落到我们手上,我们就得好好利用。没想到啊,姓滕的竟然是个奴隶!我说呢,他对那个段削恩这么照顾。”
“要告诉裘皮校长吗?”朱添鹤问。
“你傻不傻?”裘泰南不屑地说:“这正是我们建功立业的好机会,告诉他?还有我们的份么?”
“那你说怎么办?”
“你们两个过来”说着三人讲起了悄悄话。接下来的李楚和魔沙就听不见了。
两人你瞧着我,我瞧着你,足有好几秒钟,还是魔沙先说话了:“没想到校长竟然是…”
李楚谨慎,对他说:“此地不宜久留,到别处说去。”
离开机战系魔沙才喘了口气:“真没想到,滕校长竟然是奴隶!李楚,你说这是不是真的呀?”
“不好说,听他们的意思,此事好像跟段削恩有关,我们找到他就能问个明白。”
“恩,那咱们这就去。可苏蓉…”
“我已有主张,先找段削恩再说。”
“好吧。”说着两人来到了院藏室。
小游戏,!
第一百二十一章 揭发(一)
院藏室的一幕令他们震惊:段削恩倒在血泊里,气息微弱,脸色苍白。激光刀威力非同寻常,能够切割任何金属,而且具有一定的放射性,中刀后若不及时治疗,将有生命之虞,即使所中部位不是要害。
李楚连忙背上他赶往医疗室。医疗室的设备全是自动化系统,特别是那台理疗舱,能够根据伤员的病情自动中和出适合的理疗液来救助。
“上次是我来,没想到这回成了他。”李楚说。在不久前的虚拟大战中,李楚意外受伤,他当时也是在这里接受的治疗。
安置好段削恩,魔沙问:“没大碍吧?”
“应该没有关系,激光刀虽然厉害,我们抢救得也还算及时。”
“对了,上次究竟是怎么回事?”
“哪一次?”
“就是虚拟大战那回啊,你的模拟舱突然发生爆炸,真是不可思议,大家都觉得是奋进社的人搞的鬼。”
李楚凝眉思索,摇着头说:“这件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你想在这样公开的场合捣鬼,对他们有什么好处?我一旦出事,人们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奋进社,我想他们还不至于这么傻。”
“说的有理,那这个段削恩呢?有人怀疑是他,可你后来又为他辩白,还跟他称兄道弟,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人,难道你……”
“嘘!”李楚连忙捂住他嘴:“这是我的缓兵之计,你可不要张扬出去。”说着将他拉到一旁,小声地说道:“我当然知道他来路不明,可正因为来路不明,我才要稳住他,让他相信我,这样说不定就能获取到一些信息。”
“原来是这样,我说呢,你怎么会跟一个奴隶交朋友。”
“哼,奴隶?”李楚不屑地说:“奴隶的命比蚂蚁还贱!”
“可…滕校长他也是…”魔沙有些犹豫了,他心中一直很敬佩滕谦的,没想到他竟然是个奴隶。
“你还叫他校长?竟然他是奴隶,就没有资格做我们的校长!不,连做贵族的资格都没有,应该将他判以极刑!”
“李楚,先别这么说,说不定是我们听错了呢?我还是滕校长的。”一向急躁的魔沙,这一次显得比较冷静。
“这样子最好,要不然……”李楚冷冷地说。
“要是真的,你打算怎么办?”魔沙问。
“奋进社已经在行动了,我们不能叫他们把这个机会抢了去。”
“什么机会?”
“揭发他啊!一个奴隶胆敢窃取帝国高等军事学院校长一职,这要是捅出去,你我不又立一大功吗?”
“可是…这样好吗?滕校长他对我们不错。”
“你很同情他?一个奴隶?一个奸细?!”
“当然不是…不,他怎么…怎么会是奸细呢?”
“奴隶就是奴隶,混到贵族来不是奸细是什么?”
“这么说,你从来就不相信段削恩?”
“当然!这一点上我跟奋进社是一致的,奴隶么,死不足惜,我所以要跟这个姓段的称兄道弟,也无非是权宜之计。”
“原来是这样。”魔沙说着,语气中颇有些落寞。
“哎,魔沙啊”李楚的语气突然缓和下来:“你这个人就是心太软,你爷爷死了你伤心成那样,一个奴隶你又患得患失,做男子汉要勇敢一些才是!”
魔沙点点头:“你说的对,我很懦弱。”
“不是懦弱,是不成熟!你放心,你爷爷的仇我一定会帮你报,那个海盗大帝还有那些长老们,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爷爷死的不明不白,还是先查出谁是真凶的好。”
“肯定是长老会那帮人!”
魔沙摇摇头:“说不定另有其……”
“好了,”李楚匆忙打断他的话,“你在这里监视段削恩,我先走一步。”
“你去哪?”
“当然是去揭发滕谦!奋进社的人已经行动了!”说完匆忙地离开了。
小游戏,!
第一百二十二章 揭发(二)
魔沙望着李楚离开的背影,心中说不出的滋味。。他回头看了一眼段削恩,心中想:奴隶其实蛮可怜的,他们也是…也是人啊!
正想着,一条黑影从理疗舱中一跃而起,向魔沙飞扑来,魔沙下意识的闪身躲避,那黑影扑了个空,魔沙定神一瞧,原来是段削恩!
“疯子!我们救你,你还恩将仇报!”魔沙怒道。
“哼,你们从来不把奴隶当人!”
“奴隶本来就是……”正说着,段削恩赤手空拳又冲了上来,他一身的理疗液,伤口还没好全,怒气冲天,全然像个疯子。
魔沙拔出激光刀:“既然这样,可别怪我不客气!”说着拉开了要大打一场的架势。谁知段削恩冲到一半,突然刹住了,脚步一撤,奔出医疗室。
魔沙这才意识到上当,赶紧追,刚才段削恩一定是装昏,偷听到他与李楚的谈话。滕谦真实身份这件事,牵扯太大,万一他抖搂出来,或者拿这件事做筹码,借此要挟,后果不堪设想。
魔沙边追边掏出随身携带的敏感器与李楚联系,李楚得知此事大吃一惊,命令魔沙一定要抓住他。
魔沙说:“段削恩正赶往校长办公室!”
李楚一惊:他不明白,这是何意?难道段削恩不是要把这个情报告诉给他的主子段景鳌吗?此时他自己正在赶往校长办公室的路上,得知此事,便道:“那好,你我一前一后拦截他!
“臭小子,你恩将仇报!”李楚骂道。
段削恩望着李楚,心中说不出的滋味:他照顾我、和我称兄道弟原来都是在做戏,是在利用我,也对,一个奴隶怎么配跟贵族做朋友呢?“不要挡我!”段削恩道。
“你想怎么样?”
“你们要加害滕校长,我要告诉他去!”这时,后头魔沙也赶了过来,听到李楚的笑声:“就凭你?!”
“是我又怎么样?”
“你这臭奴隶,不听主子的话,现在反倒要包庇一个同类,你是不要命了?!”他用同类带指滕谦,因为怕有外人听到,再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只听他续道:“你的主子养你,喂你,你现在倒好!”
“哼,我没有主子!”
“好啊!”李楚尖声叫了起来:“魔沙,你听见没有,光是这句话,臭奴隶,你就够死一百次的了!造反!这是造反啊!”
“我…我不跟你说了,你让开!”正说着,自己后脊梁一凉,回头看去,魔沙紧紧地贴着自己:“我知道你不想当奴隶,可谁让这是你的宿命呢?”说罢,拔出激光刀。这一刀从他后背直没身体,扑通!段削恩应声倒地。
“魔沙,干的好!”李楚赞道,转而对地上的段削恩说:“刚才救你,现在杀你,你该知道了,你只不过是个奴隶,我们想让你死你就死,想让你活你就活。”
“苏棹!苏棹!”段削恩喃喃地呼喊着。
“他说什么?”李楚问。
“不知道,听不清楚。”
小游戏,!
第一百二十三章 达尔文黄金
奥肯特星,这个龙婆帝国最大的垃圾处理厂,今天开通了一条新航线:从都星地球直达奥肯特的航班。过去都星的垃圾要通过沿途数个中转站才能抵达奥肯特,可从今天开始,这一情况将得到根本的改变,所有垃圾将被直接送往那里。
ca517巨型垃圾处理飞船缓缓地降落,为了迎接这一特殊的时刻,奥肯特星的总负责人男卫少尉早在十天前就命人修起了一条新的跑道,专门用来停靠都星来的ca517航班。男卫出生在一个没落的贵族家庭,他的曾祖和祖父都做过少将,到了他父亲那一辈,家道逐渐没落。男卫秉承着家族的军人性格,天生就是一名战士,他和那些坐镇指挥的贵族将军们不同,他上过前线,跟犹太人的机械大军真刀真枪干过,战败被俘后,还蹲过犹太监狱。后来监狱暴乱,他乘机逃了出来。回到帝国,高层介于他忠心可嘉,不主张降他的职,可是还是有人从中作梗,致使他被流放到这样一个垃圾星。军人的职责是战斗,是血洒疆场,屈尊于此,对他无疑是个很大的打击。可是男卫不曾放弃他的军旅之梦,他在这里训练出了一支属于自己的部队!
来的是老熟人了:“lu8,你好啊!”男卫向这个代号lu8的机械人打招呼。
lu8友善的点点头:“哥们儿!”
“哈哈,哥们儿都会说了?lu8,你的智力说不定哪天就超过我们人类了!”
“别插科打诨了。”lu8笑着说。
“哎,这个成语用的不好。”
“你也知道我是刚学成语,多多包涵吧!”
“说笑呢,好吧,先干正事儿。”
lu8向他敬了个军礼,回到了飞船上。飞船缓缓后退,这时候停机坪上出现一个凹槽,飞船尾部伸出一条透明管道,一箱箱垃圾通过这个管道滑入凹槽内。
只要把位置停好,接写来就是自动化的过程了。
lu8招了招手,从飞船上跳下,男卫问:“这次可有好东西?”
“老三样儿!”lu8摇摇头。他说的老三样指的是:生活垃圾、固体污染物和亡命奴隶。
“就没有电池板或者废旧机械人什么的吗?报废的飞船也行啊?”
lu8朝ca517努了努嘴:“这家伙是最先进的垃圾飞船了,你要吗?”
“嘿嘿,我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男卫笑道,他瞧了眼飞船,上面赫然印着“萧式重工”四个字。
“没办法,所有军用垃圾都是萧家的人管着,有的被回收了,有的直接销毁,很难搞啊,你能凑齐这一千机械人知足吧!”lu8说。
“就这一千人,还有许多是没电的。”
lu8神秘的一笑,小声说:“电池方面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哦?你快说说看!”
“你急什么吗?”
男卫跟他处的久了,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忙从兜里取出一张电子卡,这是军人的工资卡,每月的薪水直接转到上面,垃圾星上没有什么可以消费的地方,所以无意中男卫倒是存了一大笔钱。
“我不要这个!”lu8说:“给我纸的。”
“帝国银元券?我自己也不多!”
“那就拉倒。”
男卫叹了口气:“好吧好吧,我见过这么多机械人,会敲诈的还真只有你一个。”说着掏出一张500币值的银元券,塞到它手里。
“谢谢你的夸奖!那我实话对你说,现在你们人类使用的民用、军用电池,绝大多数都是下脚料。”
“下脚料?”
“没错,包括军方使用的巨型战舰,用的能量源最高级也不过是黑能量。”
“听说黑能量技术可是犹太人的最高机密,你怎么说它是下脚料?帝国千方百计想搞到这玩意儿呢!”
“你相信我好了,什么黑能量,犹太人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帝国呢也早已识破犹太人的把戏,索性将计就计,故意宣称自己也要开发黑能量,事实上双方真正在争夺的根本不是它。”
“那是什么?”
“达尔文黄金!”
“达尔文黄金?什么东西?”说真的,男卫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宇宙中真正的能量之源,据说一克达尔文黄金足够一艘航天母舰飞行一百年的!”
“什么!”男卫惊呆了,“真有这么厉害?!”
“你还别不信。你别看现在龙婆、犹太势同水火,好像从不往来,可是地下却有一张惊人的运输网络,专门运送这些黄金到两国的各个地方。当然每次的运送量很小,最多也就一克。”
“谁能做这门生意真就发了。”
“当然有人了!”lu8说:“前些年很多货家争相夺取这条线路的控制权,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最后终于被垄断了。”
“谁?谁垄断的?”
“你打听这个干什么?有什么想法吗?”
“没有…只是,好奇吗!”
“你要是有什么歪脑筋,我劝你尽早死了这条心,控制这条线的人,说出来吓死你,那是萧家都惧他三分的人。”
“那是…?”男卫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了。
小游戏,!
第一百二十四章 裸体少年
正说着男卫的敏感器滴滴滴地叫了起来,他不耐烦的瞧了一眼,脸色立刻变了,跑到凹槽边,大声地问:“lu8,这次你带来的到底是什么?”
“我说过了,老三样啊。”
“不对,垃圾分理系统分理到了从来没遇到过的东西,现在已经局部瘫痪了。”说着跳入了凹槽。
凹槽底部是一个垂直的智能搅拌扇叶,扇叶共有三片,每一片都由上亿颗纳米敏感装置组成,能识别出任何人类社会产生的垃圾,从而将其正确地归类和分理。
可是究竟是什么东西,连最先进的搅拌扇叶都无法识别呢?
原来是一个人!
由于扇叶无法识别从而无法将他归类,只有将那个人挡在凹槽入口处。男卫把他从凹槽拉了出来,分理系统又恢复了正常。
“这个人是谁?”躺在地上的是一个赤身**的少年。是奴隶吗,为什么没有把他分到亡命奴隶里去?是贵族,又怎么可能来到这个地方?男卫百思不得其解,问lu8:“这次的垃圾是从哪里运来的?”
“都星。”
“我当然知道是都星,都星什么地方?”
“军事学院。”
“什么?!”男卫也是从军事学院毕业的,他的专业是机战格斗,也就是机战系。“这可怪了,军事学院的学生都是贵族出生,谁的背景都不简单,怎么会有人无端端死在这里?”
正说着,**少年猛烈地咳嗽起来。
“原来你没死!”男卫在垃圾星呆的太久了,成天跟机械人、垃圾打交道,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铁皮做的。所以如今见到人类觉得很亲切。
少年迷迷糊糊睁开眼,呻吟了两声,又昏了过去。
男卫害怕再晚就救不活他了,抱起少年说:“lu8,你先走吧,我要为他疗伤。”
lu8叫着:“等一等,等一等,苏棹小姐让我问你,他的弟弟和…,喂,我还没说完”
“我知道,等我有了他弟弟和她朋友的消息,我会告诉她的!”说着匆忙地离开了。
身后,ca517从新修的跑道上呼啸而过,离开了奥肯特星。地面上凹槽口逐渐合上,将无数人类的生活垃圾和反抗奴隶扔到了地下。
奥特星的表面垃圾成山,那是最新型的分理装置引进之前就留在那儿的。自从有了新装置,大部分垃圾都由系统在地下自动分拨处理。
“我要塞班艇!”男卫向他的敏感器发出了指令,很快一艘越野塞班艇从一座垃圾山后驶了出来,停在他面前。这是一辆改装车,本来是老爷货,男卫变废为宝,东拼西凑地竟然搞成了一辆高性能的车。虽说控制系统还差着一点(语音控制,没能达到脑电波控制的程度),但男卫已经很知足了。他将少年安放在车座上,脱下外套披在他身上,自己跳上车,一路驶回了基地。
基地很简朴,不到一个足球场大,里面停着一些废旧战机和飞船。塞班艇靠稳,一个机械人走了过来,“亲爱的。”她是个“女性”机械人,很漂亮。
“亲爱的,帮我一把。”
“他是谁?”机械人问着,将少年从车座上抱了起来。“哦,天哪,他没有穿衣服!”说着两手捂住了脸,这样一来少年从她怀里掉了下来。
“使不得!”男卫尖叫,飞身扑了过去,托住少年,骂道:“你怎么回事!”
“对不起,他…他…”机械人羞答答地说。
男卫叹着气:“真不该把你设定的这么害臊。”
小游戏,!
第一百二十五章 治疗
“快为他取衣服来”
机械人想了想:“可是这里没有他的衣服呀?”
“把我的衣服给他穿好了。”说着将少年抱进了内厅。内厅原本是一个垃圾处理中心,男卫将这里整理后,布置成了现在客厅的模样。
“萨米”男卫叫道,那个机械人叫萨米。
“是的,亲爱的?”答应着,抱了一堆衣服从卧室出来。
“你怎么把帽子也翻出来了?只要衣服就够了。”
“哦,真抱歉”
两人七手八脚为少年穿上衣服。男卫说:“他的情况很糟糕,你给他看看。”
萨米本来就是一个护士机械人,得到命令当即打开了那双透视眼,从头到脚为少年扫描了一遍。
“确实很糟糕。”
“有的救吗?”
萨米回答道:“他的内伤很深,好像受过激光刀的攻击。”
“是心脏吗?”
“不是,偏离左心房一点点。”
男卫回了口气:“那应该没事。”
“可是背后这一刀……”
“怎么了?”
“后面这一刀,切中了他的骨髓,他下半身的神经系统恐怕会受到损伤。”
“这么严重?亲爱的,你一定要救救他!”
萨米的脸微微红了:“我会尽力的!可是就目前情况,不宜为他做手术,因为他的身子是在太虚弱了。”
“那怎么办?”
“只有用纳米机械虫了”
“管用吗?”
“机械虫可以连接他脊椎破损的地方,并输入养料。这些养料是由复活性的裂变分子构成的,能够生成模拟的组织器官。当然了,你知道人体对机械虫往往有很强的排斥,弄的不好甚至会适得其反。”
“还是试试吧。”
“好,我听你的,你帮我把他翻过来,背部朝上。”
男卫将少年的身体翻转过来,萨米食指指尖点在他背部伤口处,一根发丝一般细的机械导管从她指尖伸了出来,顺着刀缝,伸入了少年的身体。
萨米解释说:“我食指的导管可以弯转,所以可以去到他身体的任意部位,让我看看,恩~他是第五节椎骨破裂,好了我看到了,导管已经抵达破损处,接下来只要把纳米虫放进去就好了。好!大功告成!”机械导管缩了回来,萨米的手指离开了他的背部。“接下来就看虫子们的了!”
“辛苦了。”男卫也终于松了口气,他以为这个少年没救了呢。
“哪里的话,这是我应该做……”说到这里回过望了一眼那个少年:“糟糕!”这一声叫的很僵硬(谁让她是机械人,掌握不了人类的感情),可饶是如此,男卫还是从这一声呼叫中听出了不寻常。
“怎么了?”
“纳米虫全死了。”萨米睁着透视眼反复地检查。
“怎么会这样?”
“我知道了,他身体里有抗体!这不是一般的人!”
小游戏,!
第一百二十六章 班加罗少爷
男卫望着眼前这位少年出神:似乎是就读于军事学院的贵族,可又怎么沦落到此?明明身受重伤,却神奇般地挺到了现在;体内的抗体能让百试不爽的纳米虫失效;这个迷一般的少年究竟是谁?他是怎么来到这的?
“还有别的办法吗?”男卫问。收藏*~网
“没有了,除非动大手术,可是就他目前的情况,这样做会很危险。”
男卫喃喃自语:“难道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吗?”
“为什么不问问班加罗少爷呢?”萨米问。
男卫如梦初醒:“说的对!”说着抱起少年上了塞班艇。
基地大门缓缓开启,还未等全部打开,塞班艇已像闪电一般开了出去。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
班加罗少爷住的很远,按正常速度开大约需要一个小时。男卫害怕少年出事,将速度调到最高,估计35分钟左右能够到达。
说起班加罗少爷,这也是个神秘的人物。不知道班加罗是不是他的真名,反正大家都这么叫他。早在男卫来到奥肯特星之前,他已经在这里了。他洞悉古往今来的一切事情,男卫和萨米有什么疑问都会找他。可是他这个人不太好相处,也难怪,毕竟他的身体都成了这样……
男卫看了眼激光仪表,现在是晚上10点钟,奥肯特星处在帝国边界地带,受到太阳的“润泽”很少,即便白天也只有一点点微光。幸好它有一颗卫星,名叫“小奥肯特”,地位有点像地球的卫星月亮,它也能像月亮一样反射太阳的光芒,另外木星特殊的黄光,多少也给了这个世界一点光明——特别是在晚上。
奥肯特星在这不多的一点光线下闪烁着银色的亮光,原因很简单——奥肯特星上到处堆满了废旧垃圾,这些落后的金属制品反射了大部分的光线,所以从空中看来这颗星球是银白色的。
虽然垃圾很多,但可供回收的却少之又少。所有垃圾在运抵这里之前都经过萧氏重工的检查,一切具备回收价值的物品在那时已经被分离出来了,剩下的是真正的垃圾。男卫有时候跟萨米开玩笑:“让一个垃圾来处理这些,真是再合适不过了。”萨米善意地笑着,男卫知道她是不懂他的意思的。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毕竟还是搜集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当然在萧氏重工看来这些通通是不入流的玩意儿:一台破损的巨型发电机,上面还印着“madeinchina”的字样,不知道是哪个博物馆扔出的破烂,大概连做古董的价值都没有了,男卫用他给自己的基地发电。一座半瘫痪的核反应堆,男卫用他做了班加罗的心脏。还有一批古代的机械人,男卫对它们进行了改装,换上了奥肯特星上最为先进的核能蓄电池。当然还有这艘塞班艇,按说这种东西是不应该来这的,大概检查到它的时候萧氏重工的设备出了什么故障,把它给漏了吧。男卫的“妻子”萨米也是那批机械人中的一个,只不过跟其他的战斗机械人不同,它是一个医疗机械人,男卫为它编写了自己能力范围内最先进的编程,输入它的头脑中,这便是我们看到的萨米了。
时间过去了三十分钟,这一地带“垃圾山”特别多,有些垃圾山有些已经矗立了几百年了,每当刮风的时候,垃圾山上就会传来骇人的呜呜声,极其凄凉,好像鬼魂在哭泣……
男卫探了探少年的鼻息,气息还很强健,这令他着实吃惊:身中两刀,而且都是致命所在,这个少年的生命力实在太顽强了!
这是他在奥特星上遇到的第一个真正的人类,他发誓自己无论如何要救醒他!
“停下!”两秒钟后,塞班艇的指挥系统才将这一指令分析完毕,并花了一秒钟才将车停下。现代高档的塞班艇,用时一般只需纳米秒。
这里是奥肯特星的一处巨大岩洞,洞口有机械人把守,那是男卫的“卫队”。
“云娜,班加罗少爷在吗?”
那个名叫云娜的机械人手执激光枪,走了过来,敬一个礼:“回长官,在!”
“带我去见他。”
“报告长官,现在恐怕不妥。”
“为什么?!”男卫严厉地问,机械人很少会反驳自己意见的。
“班加罗少爷正在发脾气,您进去恐怕有生命危险。”
正说着,轰隆隆,轰隆隆,大地都颤抖了起来,一个阴沉沉的声音从洞里传出:“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小游戏,!
第一百二十七章 洞窟
“他需要我,快带我去!”
“是!”
云娜、男卫进入了岩洞,这是一个地下洞窟,洞很深,班加罗的叫喊声响彻洞窟。洞里湿度较大,岩壁上摸去粘糊糊的,原来有石油,人类一度使用这种燃料数百年,但现在已经很少有人问津了。
“少爷最近吃东西了吗?”
“他一直不肯吃,说没有身体还吃什么东西?我们为他准备的核能蓄电池他也不肯用。”
“不吃东西,他的身体就会生锈”男卫焦虑地说,“没有电池他就会死,这些道理我跟他说了多少遍,他怎么就是不听呢?”
“少爷说报不了仇还不如死。”
“我已经在为他寻找他的仇人了,他也太着急了。”
这时候只听一个声音大喊:“男卫,我要的人你给我带来了吗?”
男卫提气高声答道:“还没有。”
“那你是放我来的?”
“也不是。”
“那你来做什么?要么杀死我,要么放了我,这样囚禁我,生不如死,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咦,你手上抱的那个人是谁?是不是袁魁?!”
男卫来到他面前,这里是一个超大的地底平台,面积大概有四五个操场这么大,平台正中央矗立着一扇激光栅栏,栅栏里面就是那个庞然大物——班加罗少爷。只见他全身覆盖着盔甲,身体硕大但脑袋极小。
“这人我也不认识,我想你救救他。”
“救他?”班加罗冷笑道,“谁来救我呢?”
“我知道你报仇心切,可那袁魁并非等闲之辈,你即便出去了,也不过白白送死!”
“他杀我全家,抢走我身体,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除了这个脑袋,其余都是一堆垃圾拼凑的,活着有什么意思?让我去找他、让我死,不也痛快些吗?”
“大男人能屈能伸,你看我在这里苦苦熬了这么久,我难道就不想离开吗?”
“你是你,我是我!”
“好了,我不跟你争辩,你快看看,这个少年就要不行了。”
“我不!”
“此人可能关系重大!”
“那也与我无关。”
“你怎么这么自私?”
“你难道就大公无私了?”
“哎,少爷,算我求求你了!”
“哼,我求你放我出去,你怎么不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