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海盗大帝〗第3部分

十个断了胳膊,模样相同的战机站在面前,令人感到压力很大。
但勇敢的忠萧是不怕压的!
黑能量开始显示它的威力,病毒入侵机体已经让忠萧周身萦绕黑色,黑能量的弥漫更令它如坠黑窟,渐渐的它消失在了敌人眼中,一个影分身,一个身没影,远处的黑暗在注视着战场战斗。
小游戏,!
第八章 了断(一)
由于摸不清敌方真实情况,模拟战场一下子陷入了安静,但安静的背后暗潮涌动。段景鳌已经指示山猫打开所有探测器,务必尽快找到敌人,可忠萧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再也找它不到了。“萧克难究竟玩什么花样儿?”段景鳌暗自嘀咕,“究竟去哪了,究竟去哪了?”他开始回忆刚才的情景:正当自己使出分身法的绝招时,忠萧机体四周开始大量弥漫黑气,黑气越来越浓。与宇宙的背景色相混,以此达到了影身的目的。这令段景鳌想到了变色龙,“不错,变色龙就是通过与背景色混成的方式达到影身目的的,萧克难的战机一定就在附近!”可在附近,究竟是在哪呢?这令老段百思不得其解,按说风暴探测器、隐身探测器、离子探测器等等所有能用于战机侦测的探测装置都已启动,莫说庞大的忠萧了,就是一小小个机械蚊子,都不可能逃出山猫的眼睛。“难道萧克难搞到了更厉害的家伙,不,不会的,不会的!”段景鳌对于自己的战机还是很有信心的,要知道他的山猫不但拥有帝国最尖端的武控系统,甚至还将窃取的犹太战机数据也改装到了山猫身上,是以山猫成为集两家之特长的顶级战机,要说萧克难能和自己打个平手,自己还勉强相信,要说对方实力远超于自己,以致连到预警系统都探测不到,这是打死段景鳌也不会相信的。
老段啊,没打死你,所以信了吧,谁让你不是主角呢?
控制室内,段景鳌左顾右盼,唯恐自己疏漏了什么东西,检查了一圈,该启动的系统都已打开,可还是找不到忠萧的影子,虽然如此,但作为一名战机高手,他还是敏感的觉察到了对手的压迫性存在,没错,它就在身边,而且在一点点的靠近!
“来不及了,所有分身,发动攻击!”段景鳌下令,这时的他明显有些焦躁,这是兵家之大忌,可他来不及考虑这么多,他只知道,再等下去就会灭亡。
“请给予方位”由于分身战机探测不到敌人的所在,所以纷纷询问指挥舰。
“前方五千公里范围内,一切目标,荡平!”
由极静到极动只需要一瞬间的功夫,刹那间整个空间像坠入了火炉,抑或是回到了洪荒年代,灼热的气浪跟火海吞没了黑暗,宇宙黑色的外衣,被红魔所吞灭。
五分钟后攻击停止。
虽然依然没能发现敌方战机,但它应该已经从世界上消失了:“萧克难啊萧克难,你又败给了我一次。”
段景鳌发动的这次攻击,采取的是无差别攻击,即是敞开身子跟人打、与人死磕,这种打法威力虽大,危险性却颇高,因为它放弃了防守。
很快段景鳌为此付出了代价。
只听一声声爆炸传来,那无数的分身,几乎同时被毁灭,而且毁灭的方式极其骇人,竟被拦腰截断!非但如此,对方显然很清楚哪个是真身,哪个是分身,因为真身并未被斩,这让段景鳌陷入了无比的恐惧。他感到自己成了猫捉老鼠这个游戏里的老鼠,对手不屑于立即杀死你,而是要和你慢慢的玩儿,慢慢折磨死你,就像尚书大人说的那样:“你叫吧,你就是叫破了喉咙也没人会理你的!”
分身术是相当耗费查克拉……哦,对不起……能量的!因为本身要把能量分一部分给分身,分身越多,每个战机分到的能量就越少。
“究竟在哪?在哪?”段景鳌平静下来,仔细思索,他已经为刚才的鲁莽(≈傻逼)付出了代价,现在山猫所剩能量只够发起一次进攻的了,他必须慎重,先要观察,找出敌人破绽!
可谈何容易呢?
性能无比优越的山猫在预警全开的情况下,尚且被打的团团转,连个敌人影子都找不到,作为指挥官的他又有可为呢?“不,一定会又破绽的!”
不错,确实有破绽,可这破绽,破的也太离谱,以致让段景鳌想也想不到。
有一个法国时装设计师,成天出没于高档场所,看到的尽是贵妇们高档的晚礼服,绅士们奢华的装饰,或者名媛们妩媚娇嫩的打扮,但他感到这些都已经过时,于是他想寻找一种永远领先于潮流的服装,他来到乡间,看到一个乞丐正在要饭,他立刻凑了上去:欣喜的问:“你的服饰是在哪里定做的?卖给我行吗?”
乞丐不傻,于是卖给了他,出价ohousanddollars,设计师将这件天衣带回了巴黎,为它开了一个记者见面会,见面会上一溜儿的模特穿着这样款式的衣服,大走猫步。
第二天,各大报纸头版:天才设计师,设计出天才时装。
这个故事是我编的,放到这里,只想说明一个道理,就是老鼠是能够杀死大象的,为什么呢?因为老鼠太不起眼了,就像那件破衣烂衫太不起眼了一样。世上本没有时尚,整的人多了就成了时尚,傻逼,真的很傻逼!
终于,段景鳌打开了最后一个探测器,一个一般情况下无需开启的探测器,无需开启是因为没有必要,现代战争以摧毁敌方主力舰只为主,杀人这种手段,显得多少有些残酷,尤其在这种贵族间的游戏中,更是不可思议的。所以模拟空间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群机械的你来我往,机械间的战斗,自然要靠机械预警的手段,所以什么风暴探测器、隐身探测器、离子探测器通通应运而生(当然它们在真实战场上也发挥着巨大作用),但还有一种探测器却很少有人问津,它叫热感应探测器,这是仿生学的一个成果,在曾经的战场上大出风头过,但随着战争的机械化,它逐渐失去了应用价值。
热感应探测器主要通过探测空间内生物的温度、热量来捕捉对方信息,蛇吐舌头,捕捉空气中的这些信号,因此捉敌又快又准(这和日本女性舌头的功能不大一样)。据此原理,人类在战机上也安装了类似的探测器,这样凡是有威胁的生物体,都逃不出法眼。
但是很快它就被淘汰了,因为战争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无人化战斗,人都没了(在战场上也就是生物都没了),还整个骂丫?所以退休了。虽然现在舰只依然装备着,但就好像坦克里挂把宝剑——纯属装饰。
但可怕的事发生了,别的一切探测器都无法感知忠萧的存在,只有热感应探测器,能捕捉到它的信号,而且十分强烈。这个发现令段景鳌如坠冰窟,背脊发凉,这意味着什么,他不是不知道。
漏洞!大大的漏洞!
萧克难并不知道这个漏洞的存在,因为他压根就没意识到忠萧的生物化竟然已经达到了这个程度。在他前往帝国前线追缴海盗之际,他的团队已经从病毒中逆向分离出了可以移植于机械的反病毒,x1x2x3一从前线回来,他们立刻根据萧克难的指示,进行改装,并成功移植进反病毒。
去年你在花园里种下的尸体,抽芽了吗?——托马斯艾略特《荒原》
小游戏,!
第九章 了断(二)
段景鳌既已捕捉到忠萧,哪里就会放手?于是老鼠变了猫,战局顷刻扭转。
作为指挥官,刚才忠萧刚才的一系列举动都于自己无关,而是它自动发起的,这令萧克难又惊喜又惭愧。虽然忠萧已经具备了一点点的感知,但距离感性,路途尚远,是以此刻并未发觉战场上发生的这一丝变化,但萧克难却真切的感受到了,与刚才的气急浮躁明显不同,现在的山猫显得冷静许多,似乎成竹在胸,能够洞察自己一切似的。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果然,山猫发射的跟踪导弹,瞄上了自己,忠萧四处躲闪,甚至藏进一片陨石群,但这颗智能型热感应导弹像是跟它卯上了劲,你躲我藏,你露我打。导弹迫在身后,大开大合的武器是不能用的,因为这会伤及无辜(注:指忠萧自己)很快忠萧被逼到了死角,指挥室内萧克难此时想:要是自己的战机也能分身该多好!
面对这种无赖打法,一般情况下,指挥官都会下令发射激光炮之类将跟踪导弹强行歼灭,虽然这会伤及自身,但也要远胜与被动挨打,毕竟掌握战场主动权,才是胜利的关键。
但现在的指挥官是忠萧自己,它接下来的处理,让萧克难大感意外,原来它自我关闭电源,呆立在原地,不动了。它不动,热感应跟踪导弹也保持原地不动。萧克难这时明白了这一招的深刻含义,因为热感应跟踪导弹主要捕捉战场上的热感应信息,段景鳌发射这枚导弹,说明他已经堪破了忠萧的秘密,但忠萧的应变才能实在令人瞠目,你不是要追踪热感应吗?那我就关机给你看,关闭电源,任它怎样感应,也无济于事的。
这下连主人萧克难也被深深折服了,应该说这一招确实是万无一失的,但注意是应该,事实上精明的忠萧依然忽略了一个细节——就是它的主人:机械遇上了导弹,可以关机;人遇上了导弹,你叫他睡觉?显然就算萧克难和萧崇艳真的睡觉,热感应导弹还是能捕捉到他们的信息的。
果然,才消停了不到几秒的导弹,立刻来了劲,跐溜一声,直冲忠萧的大脑,也就是指挥室所在位置扑了过来。忠萧见装死没用,发了狠,指挥室里哔哔**的传来杂音,好像是忠萧的愤怒,它不退不闪,将黑雾凝于前胸,热感应导弹感受到了强烈的热感应吸引,大为亢奋,灾难眼见着就要发生,却见导弹一头扎进黑雾中,像一柄利剑刺中忠萧胸口,时间仿佛凝滞了,一秒,两秒,三秒过去,爆炸没能如期而至,忠萧胸口那团黑雾开始快速旋转,越来越快,周围的机甲,连同那枚导弹都被扭曲了,旋转的黑雾开始裂出口子,只见导弹像是被卷进了一台大型的涡轮机,反抗的力量越来越小,终于波的一声消失,被碾碎在了黑雾之中。
段景鳌动用最先进装备对付不了的忠萧,却被一颗古老的热感应导弹逼得左支右绌,这让双方都有些尴尬。段景鳌彻底服了,虽然还没能弄清楚究竟怎么回事,但他知道,在性能上自己的战机目前是不可能和忠萧对抗的了。
但三十里路追蚂蚱,不为这口肉,就为这口气,这口恶气他咽不下,一向不如自己的萧克难怎么会一下子怎么强大?强大到令人生畏?他决定押上老本再拼一次。
山猫所以具备分身功能,是因为段景鳌从犹太人哪里引进了一项技术:分子裂变技术,我们都知道蚯蚓断了的**,还能长回来,其他很多生物,在遇到强敌时,甚至会剧掉手啊脚啊的,作为诱饵,引开敌人,其实人类也有这种功能。我们的手被划破了,细胞能够按照原先的记忆进行愈合,而不损坏指纹。但是若有人期待像一些动物那样能砍掉一只手,再长回来,则多少有些天方夜谭,即使是再科技无比发达的今天,我们只能做到克隆或者移植,而非还原。
但对于机体的还原,我们是有把握的——犹太人如是说。裂变的事实其实无处不在,大到星系的裂变,小到生物的裂变,犹太人则抓住了其中的关键:分子裂变,在一些特定情况下,特殊分子能够不断裂变,这种分子具有侵略型和膨胀性,人类所熟悉的是癌细胞。犹太科学家借鉴了癌细胞的生长规律,将其中的扩张分子提炼出来,注射到机体分子中,这样机械战士就拥有了一项强大的本领,自我分裂。
但分裂需要足够的能量,按山猫现在的能量无力进行二次分裂,相对而言驱动常规武器,能量方面则要省上许多,接下里要出场的,正是常规武器中的一种,其实说它常规,也并不很常规,至少再龙婆国内装备不多,它就是太阳炮,太阳是人类母星——地球的母亲,因为有太阳,才有地球,因为有地球,才有人类,所以太阳炮又被人们亲切的称为奶奶炮。奶奶炮工作原理很简单,将加速的氢原子和氦原子碰撞,碰撞产生的能量,具有可怕的攻击性。
太阳炮是远程武器,进程的则有太阳剑(俗称奶奶剑),它将氢氦碰撞产生的能量凝于剑身,是近身攻击时的利器。
这个难缠的对手,令忠萧很兴奋,它抽出黑剑,剑身上黑云漫卷,浓雾狂喷,这是宇宙波在涌动,宇宙波和太阳波碰撞在一气,巨大的气浪,把两座机械人弹开去,山猫的机动性高于忠萧,尚未落稳,太阳波就如同连珠炮似的袭来,忠萧周身的黑气自动将战机牢牢护住,身子一挫,避开了袭击,爆炸的光芒绚丽刺眼,爆炸过后,它又消失在死一般静的宇宙中。
山猫的热感应器全面捕捉,前方三千公里范围内,不见敌人踪迹。
“不见了?”段景鳌暗忖,“不好,回头!”
可是来不及了,黑剑已经**了山猫的身体,就是乘刚才爆炸的那会儿功夫,忠萧奇袭击到看来,则是黑气源源不断的输往山猫,黑气凝结够了,只待忠萧一发力,山猫即将片甲不存。
“住手忠萧!”萧崇艳下令道
忠萧不为所动,显然它只听萧克难的话,萧克难却是听姐姐的话的:“住手忠萧!”
“你吩咐,我照办”
黑能量逐渐撤回,黑剑也拔了出来,山猫摆脱了被彻底粉碎的命运,山猫真是一只幸运狗(luckydog)!
游戏结束了,萧克难完胜,段景鳌完败。
但他的完败还不尽于此,当忠萧离开训练场,萧崇艳从战机上下来时,段景鳌的脑子一下子蒙了,和萧克难过过招,怎么玩都没事,搞到王后头上,这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萧克难声色俱厉:“段景鳌!你想谋害王后吗!”
“我……我……”
“不知者不罪,段卿不必自责”萧崇艳显得很大度。
段景鳌心下略宽:“是是,景鳌实是不知,王后万岁,王后万岁!”
小游戏,!
第十章 段削恩
已是夕阳西下,地球的傍晚永远这么诱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古人早已把这垂死的美描摹的淋漓尽致。收藏*~网如今的人类能欣赏到这美的并不多,作为权臣长子,段景鳌自然可以充分享受这一切,但其他许多人则没有这样的权利,他们被派送到太空,开发宇宙去了。
帝国的首都正是人类的母星——地球。
段景鳌的飞船托着残破的山猫缓缓驶回宅邸,他在澳洲大陆上拥有一大块领地。他先往住处换了身便装,随即前往机库,两地相距仅数里之遥,他不须动用飞船,驾驶塞班艇,一会儿就到的。塞班艇是一种用特殊复合材料制成的私人座驾,它韧性极强,以太阳能为驱动力,时速达到每小时1000公里,而且小巧玲珑,不用的时候可以折叠起来,缩成一个球,往口袋里一装就好了,再要用时,把球往地上一扔,自动弹回到塞班艇的模样。
机库位于一片戈壁之中,原来是一座山,段景鳌命人把山掏空了,地下又开凿了两层,空间勉强能够容纳战机和设备。
他进去的时候,见到山猫横躺在地上,不复当初的威武。
一个跛子,手里提着把电钻,身上脏兮兮的,拖着腿,上前拜见。其他人见少爷来到,也纷纷拜见了。段景鳌爬到山猫胸口处,一条巨大的刀痕赫然入目,伤口焦黑,似被雷电劈中,机甲脱落了一大块,损毁处荧光明灭,似乎在诉说痛楚。
“饭桶!”段景鳌喝道。
跛子低下了头,不敢辩白。
“你让我脸丢光了!知不知道?死瘸子,丢光了!”
“不应该的…我明明……”
“你明明什么?我养着你为什么?你就这样做事的?”段景鳌怒道:“我段景鳌从没输过,今天输了,毁在你手里了,知道吗!”
跛子很难过,不是因为挨骂,挨打挨骂对他而言是家常便饭了,只是看到自己的心血得不到回报,他心有不甘。
他叫段削恩,是机库的负责人,专门帮段景鳌改装修理战机,他性格内向,却痴迷于机械,梦想有一台自己的战机,但以他的身份,这无疑于白日做梦,于是他将一腔的热情倾注在了改装和维修战机上,山猫是他的得意之作,这次被人打的这么惨,最心痛的不是段景鳌,而是他。段景鳌只是伤于面子,他却是真的难过。
段景鳌骂了很久,他低着头,一声不吭。开始时对方骂什么,他还能听得清楚,渐渐的两耳发鸣,反应变得迟钝了,这骂声好像不是骂声,而是变成一把铜锤,使劲地在砸他的脑袋,要把他砸趴下似的。终于段景鳌不骂了,而是严厉的看着他,要他给一个解释。削恩刚从骂声的漩涡里挣扎出来,支支吾吾的说不明白。段景鳌于是就这样死盯着他,他也就这样呆站着,整个机库陷入一片死寂,段削恩感到难受极了,这样如剑的目光,他是碰都不敢碰的,只好盯着地上的一只蚂蚁看。
“我看你在这傻站到什么时候!”终于还是段景鳌按耐不住,喉了起来,眼前这个呆瓜,他真是受够了。
段削恩不知道怎样做,少爷会稍微满意些,生怕自己一个动作做的大了些,比如走快了些,也会让人瞧着不舒服,又惹一顿骂,于是只好慢慢地往外磨。可这样磨磨蹭蹭的,反让人瞧着碍眼。
夜幕降临,段削恩还在工作,少爷有命令,三天内必须让山猫复原,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只能尽力而为。
月如美酒,勾人心醉。
永夜微凉,无风自寒。
修理工作进行了很久,他不知道少爷是和谁玩的,也不知道具体战斗过程究竟怎样,但他感到对方的战机令人惊讶。不消说胸口的那条巨大伤疤是最致命的,但是当段削恩将伤口修理好后,山猫的性能依然没有丝毫起色,他仔细检查全机,发现原来山猫受的是“内伤”,所有记忆板,集成板都受到了宇宙波的侵袭,他这有忠萧的第一手资料,忠萧配备有黑剑,这他是清楚的,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宇宙波的破坏力甚是诡异,所有集成板似乎像都中了病毒一样,他几次尝试与山猫通话,山猫都以彻底失败者的姿态出现,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很一副奴仆样。
这令段削恩很感棘手,问题究竟出现在哪里?一般说来,受到宇宙波打击,最严重的后果无非是全身集成板瘫痪,但即使碰到这种状况,也只需更换集成板即可,战机固有的数据不会被改变,但现在的山猫,似乎被人动过了手脚,好像有谁改过了它的数据,把预设的有关山猫的性格都加以了改动。
“还忙呢?”这声音清脆动听,好像夜里的风铃。
“你…你来了”
“嗯”那人小声回答。
来的人身材消瘦,个儿不高,眼睛很大,望着削恩,笑了笑:“给你送吃的来啦!”
削恩想找句浪漫的话说说,寻思了半天,寻思不出,只好恩了一声。
她叫苏棹,算是段削恩唯一的好朋友。
削恩暂时从工作中解放出来,爬下战机,和苏棹并肩坐在地上。
“别坐地上了,地上脏”段削恩说。
“你不也坐么?”
“你是女孩子”
“你看不起我?”
“那怎么会?不会不会”
“嗯,吃吧”
削恩吃了几口,说:“味道不错。”
苏棹轻轻哦了一声。
“对了,我想到办法把你身上的病毒弄出去了”削恩高兴地说。
“是吗~”苏棹抱着双膝,头枕在臂上,侧着头看他吃饭、说话。
削恩叽里咕噜地说着,中心意思,就是让她不要着急,自己会有办法把病毒从她身上驱除出去的。
“你不用这么费心,病毒是对付坏人的,我是好人哩!”苏棹笑着说。
“可为什么我身上没有病毒?你有的话,我也要有,我没有,那你也不许有!”
苏棹扑哧笑出声来:“有你这么霸道的?”
“你说我霸道好不好的?”
“也好的”苏棹说,“今天你哥哥又骂你啦?”
“嗯,没什么,我习惯的。”
苏棹看着他,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的,却又咽了回去。
吃晚饭,两人又聊了会儿,苏棹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削恩点点头,送她到机库门口,“明天再来看你!”她说。
小游戏,!
第十一章 海外屯田
苏棹是太子的奴仆,太子有许多仆人,她只是其中很不起眼的一个是夜,苏棹回到太子府,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她的弟弟苏豹受到应征,要随军去海外屯田。
一直以来,帝国为了扩充自己在宇宙中的势力,不断地派兵征服新的星球,每一次征服都伴随着大规模的海外屯田。受应征的都是下层群众,他们受病毒控制,没有回旋的余地。随同前往的是成千上万的机械人,它们中有建筑机械人,有警察机械人,总的任务是监督管理人类,使之尽快完成建设工程。
这些受应征的人类从离开家园的一刻起,就被取消了名字,而代之以统一的编号,所有编号被输进随征的机械人大脑中,而作为一个群体,他们被称呼为α。
苏豹要离开地球,去遥远的外星了,从此苏豹这个名字将再没有人提起,代替它的是α26。
苏豹告别姐姐,踏上了远征的飞船,苏棹望着弟弟的背影泣不成声。
α26要去的地方很远,在太阳系的边界一带,众所周知,太阳系海王星以外是犹太人的地盘,所以这次要在敌人后方扎根,很是冒险,但帝国高层最终决定实施这次屯田行动,因为一旦成功,将大大拓展帝国的势力,同时压缩犹太人的生存空间。
α26乘坐的是古老的运兵船,这种运兵船载客量很大,但是航速极慢,等他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是第五天了。
这颗星名叫泰坦星,位于帝国走廊的最外端,是连接前面几个据点的关键所在,因而倍受各方关注。所谓帝国走廊是龙婆过经过多年征战夺取到的一条通往外太阳系得通道,因为有它的存在,龙婆的势力得以渗透至全星系,而最终与犹太形成对峙,如果这条防线失守,后果将不堪设想。
泰坦星大小与地球差不多,但条件却要差的多了。上面气体成分以二氧化碳居多,不适合人类生存,前两批α们已在这里打下了基地,并初步改变了大气的成分,这批@的任务是全面建设泰坦星,使之变成一个完善的军事基地。
飞船缓缓降落,α26戴上面罩,走出船舱,这里的能见度很低,空气中泛着一层红色,土质疏松,风很大,听说常有沙尘暴。1000多α在机械警察的监督下,按秩序进入基地,他们每四个人一个房间,和α26住一起的是α7、δ9、Ω85。通过聊天α26知道了这些编号的含义,α代表母星地球,δ代表火星,Ω85则表示木卫二。
头一天到,没有别的任务,整理完内务就睡觉,α26想和室友们聊聊,但想到这里到处装着监控器,也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第二天一早,机械人段蓝把大家都叫醒了,它托着僵硬的嗓音告诉大家,去广场集合,段元帅要训话,段元帅也是个机械人,是高级机械人,它是这批α的总指挥。泰坦星的天气似乎总是这么坏,黄沙卷着石砾,漫天飞舞,抬头望去,天空红通通的,但这些遮不住段元帅的威武,由于是军事基地的负责人,所以它没有像地球上的机械人一样披着人类外衣,而是直接钢筋铁骨暴露在外面,它的一双眼睛好象车灯似的,闪烁着绿色的光,十分吓人,机械臂长而有力,上面盘根错节地绕着许多导线,让人感觉随便剪一刀就能让它瘫痪。胸口两块肌肉,其实匍匐的是无数的集成片,腿长而细,脚板很大,抓地很牢。
段元帅首先欢迎新α们的加入,接着布置了这个月的工作,迎新大会上α26认识了一个新朋友,他问他什么编号,他却悄悄地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他:占海。
占海的编号是δ38,他还有两个兄弟,叫占天(编号δ37)和占地(编号是δ39)。他们是上一批过来的α。开完会分配工作,α26苏豹正好跟他们在同一组。这组的机械首领叫段橙,它面目凶狠,听说脾气也不好,它所带的小组,任务是要排除空雷。
作为双方拉锯战的主战场,泰坦星周围布置着大量的空雷,这些空雷具有智能化,能识别敌方舰只,隐藏自身,从而获得最大的杀伤力,龙婆为了巩固胜利成果,现在急需拆除先前敌方设置的空雷。
排雷的工作已经进行了大半,还剩最后一个雷区需要清除,它位于泰坦星的近地轨道上,由于破损的飞船、舰只很多,这里成了空雷的最佳隐蔽之所。
段橙和它的手下们是乘坐羊贴贴到的,羊贴贴是火星话,意思是慢得要死的家伙,这种交通工具能载一百人,但时速只有400公里。
苏豹背上单兵背包器,踏出了舱外,这是他的第一次飞行,他感到莫名的兴奋。他手执探测器,小心翼翼的前进,口里反复叨念占海对他的嘱咐:不要触碰任何东西,一旦有情况,不要慌乱,首先联系队友。
近地轨道俨然是战争的坟墓,各式的飞行器静静停靠在这里,许多机械兵的“尸体”漂浮在空中,所以一切看上去仿佛是被定格了的战争的一幕。
智能空雷是一种小型的机器人,它的唯一或者说终极目标就是与敌人同归于尽。“雷”的历史源远流长,早在几千年前人类就在战争中使用雷了,但那时只有水雷和地雷,后来星际战争爆发,雷的家族又派生出一位新成员——空雷。早期的空雷不具备智能化,因此作战效率很低,甚至常常炸死自己人,后来随着智能化的提升,空雷和自杀式机械人相结合,形成了今天意义上的空雷。
其实自杀式爆炸也是一种古老的作战方式了。率先发明这种作战方式的是犹太人曾经的劲敌——阿拉伯人,阿拉伯人的军事实力远逊于犹太,但凭借这种自我牺牲的方式,竟也常常打得敌人首尾不能两顾,但是这种方法十分血腥和残忍,比如他们经常对目不识丁的妇女进行洗脑,向她们宣扬圣战思想和自我牺牲意识,以致一有任务,许多人都是争先恐后愿意参加,因为这在他们看来是神圣的,将得到真主的庇护。
犹太人吃这种人肉炸弹的苦最多,所以他们在空雷这方面的研究一直走在前列,从人类进入星际战争后,由机械人担负自我毁灭的角色,而不复是人类,机械人忠诚可靠,智能化高,可操纵,从而备受战争家的亲睐,但凡物相生相克,有了空雷,便又有了歼灭空雷的屠空弹,屠空弹顾名思义,是专门屠杀空雷的,其智能化更高于空雷,纯粹是一种小型战斗机械人,其本身抗爆能力很强。
段橙站在雷区外监督着人类的工作。苏豹原本以为,人类和机械人的地位是平等的,现在才发现,这样想真是荒谬,在这里,除了警察机械(如段蓝、段橙),甚剩下的机械人都是干设计工作的,所有体力活全交由人类干,没办法,谁叫头儿段元帅自己是机械人呢?
扫雷工作进行了三个小时了,进展很顺利,一大片区域被扫除干净,扫除的雷都是休眠雷。所谓休眠雷是指进入休眠状态的空雷,空雷靠太阳能驱动,能量不足时,它便会自动休眠,在这种状态下,它是安全的,由于泰坦星位于太阳系边界,这里的太阳光照十分微弱,所以大多数空雷工作不多久,便会休眠。
雷车上已经装满各式各样的休眠雷了,占海向段橙发出信号,请求休息,信号回复:同意,大家都很高兴,看来段橙也很满意今天的工作,才会这样不吝啬给大伙儿休息。于是小组开始按次序撤离雷区。
今天探了大概有十公里纵深的深度,较平常快上许多,由于是已经清扫过的雷区,所以大家撤退的速度要较进来时快许多。
占地走在这组的最前面,虽然已经探过一遍,但他仍不敢十分大意,探测器始终保持橙色警惕状态。
前方是一艘巨大的导弹舰,队员们来时已经对它进行过探测,但此刻仍不敢掉以轻心,突然苏豹的探测器嘀嘀嘀的响了起来,橙色灯熄灭,红色灯不断闪烁,众人的心立刻悬了起来,难道还有雷?
苏豹的位置是整个组的最中间,按说如果有什么异常,应该是探路的队员最先发现,可此刻其他队员的探测器都正常,唯有苏豹的嘀嘀嘀响个不停。
“大家不要慌,保持队形,占地你先探”占海下命令。
最前面的占地竖起大拇指,意思说,小菜一碟。他按了下背包上的一个按钮,背包立刻鼓了起来,变成一个大球,这个球越鼓越大,把占地整个人“吞”了进去。这种背包是现在人类进入太空的常见装备,背包本身是一个可变形的巨大太阳能电池板,太阳能驱动尾部喷气管,方向则由宇航员语音操纵。而这个球则是给排雷兵独家安装的,可以抵御空雷爆炸。
占地慢慢进入了导弹舰,信号回复:未发现异样,一切顺利。进入作战室,信号回复:一切正常,指挥室内仍然正常。
搜遍整艘船,没能发现一颗雷,与此同时苏豹的探测器仍在嘀嘀的响个不停。“这家伙会不会坏了?”苏豹问。
“还是小心点的好”占海说,“占地归队”
“明白”占地回复。
占海注视着眼前这艘导弹舰,它庞大的舰躯侧卧着,显然是在战斗中受到攻击,被整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