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海盗大帝〗第4部分

个掀翻了,舰身千疮百孔,上面还有灼烧的痕迹,说明被激光炮或者导弹一类的击中过。直觉告诉占海,眼前的一切很不寻常。
为了确保安全,他决定再次探路,这次他要亲自上,作为经验最丰富的扫雷兵,他有自信可以解决眼前的问题。可是一个人阻止了他,这人就是苏豹,苏豹要求由自己来探路,原因很简单,是他的探测器在一直响,如果有状况,那么也只有他能发现。
占海被说服了,他很佩服这个新兵的勇气。苏豹按下背包上的按钮,鼓起的球将他裹住,球里面也有空气,而且视线良好。他按照占海的指示,向导弹舰另一侧进发。
导弹舰的另一侧也就是舰体的底部,由于整艘舰是侧倒的,所以队员此时无法看到舰地的状况。
雷区如死一般寂静,机械人段橙冷冷的注视着队员们的一举一动,这时它发现一名队员翻过了那艘导弹舰,正在注视着自己。它感到疑惑,这个新兵似乎不惧怕和自己对视,这说明他很有勇气,他的编号是多少来着?段橙的大脑开始立刻搜索,很快答案出来了:α26。
苏豹也发现了段橙,它就在雷区之外,冰冷的看着这里,仿佛置身事外似的,苏豹对机械人没多大好感,但也不惧怕机械人,虽然它长得很吓人:绿眼、红珠,黑色的机壳,一张血盆大口,嘴唇是被竖地割裂成一丝一丝的,而且闪着银光,极其恶心。
探测器依旧响个不停,苏豹似乎没能打探到什么异常,他失望的摇了摇头,可就这一摇间,他的余光看到了什么东西。
是的,肯定有什么东西!这时苏豹站的位置是在舰底的最上端,他往下看,突然惊呆了!
小游戏,!
第十二章 雪人
下面(也就是战舰底部)密密麻麻地卧着上千颗空雷,所有空雷全都闪烁着红灯,一眼望去,诡异极了,远方,段橙依旧镇定地注视着这一切,从它的角度看,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了,但它却未发送任何信号。
苏豹有一种被出卖的感觉,很是窝火,但不管怎样,眼下尽快通知队员才最要紧,信号发送出去,回复:发送失败;再发送,还是失败。
“返回”苏豹进行语音操作,飞行器迅速折回,可就当他要归队时,突然被什么东西挡住了,挡住他的东西无形无色,但他无论如何穿不过去,近在咫尺的距离,苏豹尝试和占海语音联系多次,但都失败了。
占海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更加警惕起来。
还记得班业兰在尼克斯星上曾经被梅伊维尔手下一人用一个壁球样的东西包裹起来,以致不能动弹,连说话外面人也听不见吗?其实罩在苏豹身前的正是这样东西,它叫隐形球,能将半径5公里内一切东西俘获,被俘获的不管是单兵、机械人或者战舰都将无法突破它的隐形墙,显然,苏豹现在正置身于这个隐形球内,难怪他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占海了。
在星球上,由于有空气的存在,所以声音得以传播,而在太空里,人与人交流只能依靠信号,信号一被封死,哪怕两人面贴着面,也只能靠读唇了。
“吱”的一声轻响,一颗原本吸附在舰底的空雷脱离了船身,接着所有空雷像动物冬眠苏醒了似的,全都离开了原先的位置,朝苏豹这个方向爬来。红色的灯闪成一片,很快覆盖了导弹舰的正面。突然爬在最前面的那颗空雷往空中一扑,跳到了苏豹身上,随即一大群空雷一股脑而扑将上来,将他的下半身都淹没,苏豹感到两条腿像被无数的虫子咬住,无论如何挣脱不开,这时一颗空雷爬上他的面部,冰凉的机械爪夹住他的脸,随后越来越多的空雷开始向上涌,最后整个人都被覆盖了,但这并没有结束,空雷还是不断的向这里聚集,很快成了一个球形。
隐形墙外占海带领的小组用上了单兵所能用的所有武器,却丝毫不能奈它何,只好赶回雷区外向段橙求救。
当他们走出雷区外,却惊异地发现,原来段橙竟也被包裹在了隐形球内。这个隐形球如此巨大以致将雷区内的苏豹、导弹舰与雷区外的段橙全都罩在球内。
无形的墙挡住了占海,他只能望墙兴叹。
究竟是谁?是谁埋伏下这许多空雷,是谁安排的隐形球?是段橙吗?如果是,它又如何要对这样一个新兵下手?还是说它的目的根本就是想将所有人一起消灭,包括占海自己?占海的大脑飞快的思索着这些问题。
空雷越聚越多,但始终没有发生爆炸,也是,这么多空雷爆炸的话,整个近地轨道都要受影响,不要说段橙自己了。可它究竟什么目的呢?
只见段橙走入雷区,手里紧握着什么东西,它走得很慢,步履有些蹒跚,好像相当吃力,随着它越走越近,空雷们显得躁动不安,最后当它来到空雷们的旁边时,所有空雷像沸腾了似的,不住地上下抖动,段橙摊开手掌,手心里是一颗绿色的球,绿球放着妖媚的光,空雷们的红光在它面前一下子显得黯淡了。空雷被这绿球吸引着,渐渐爬向段橙的手掌,很快将段橙整个“吞”了。
苏豹几乎就要窒息而死了,却突然得了自由,眼前的恐怖景象,令他恐惧不已,他迅速退到雷区之外,此时,隐形墙调整了方位,苏豹被驱逐了出去,隐形墙内只剩下段橙和那些空雷们。
突然一只铁手挣脱了空雷的包围,钻了出来,那是段橙的手,它的手紧紧攥着,空雷跟着涌向拳头,然而拳头突然一张,铁臂一舒,一道绿光划过寂静的宇宙,所有空雷扑上,好像一盆浓血洒开去。绿球飞到一半停止在空中,不停地自转,空雷跟着“咬”上,一个挤压一个,最后成了一个**的球。
轰一声闷响,隐形球内发生剧烈的爆炸,先是数不清的红光刺入苏豹的眼睛,接着绿光传来,更加猛烈,良久苏豹不能睁眼,始终感到一片绿荫荫的。
当轰鸣逐渐停止,视线恢复正常,眼前的景象不禁令在场所有人汗颜,隐形墙已经不见,方圆五里之内一切东西都被涤荡的干干净净,一丝灰尘都不剩,现在看到的和刚才的景象派若两然,简直让人不敢相信是真的。
隐形球显然已被炸毁,空雷们想必也已和绿球一起同归于尽,那么段橙呢?难道它也化为尘埃了?
众人议论纷纷,独占海凝思不语,他感到这是一个巨大的陷阱,似乎有什么力量在身后要置他们于死地,段橙呢?从刚才的表现看,似乎是要救苏豹,可果真如此么?
正想着,一束白光划过太空,占地叫了起来:“是雪人!是雪人!”
苏豹不知道雪人是什么,但见众人表情十分紧张,一个个追了上去,于是也赶过去。
雪人飞的很快,它似乎不依靠什么飞行器,而是凭自己的身体在飞行,它有很长的毛,雪白的,飞的时候毛发飘舞,很神气。
众人跟随雪人穿过大气层,从方向上判断,他们一直在往南走,泰坦星的南极有巨大的冰冻,人类还未曾涉足那里。看上去南极是这雪人的大本营。当飞行到南纬25度左右,雪人突然停止了飞行,改为垂直降落,紧随其后的占地也一马当先,随而俯冲,印象中泰坦星是黄沙满天的不毛之地,但这里却是另一翻天地:四周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巨大的冰面如同一块巨大的镜子,将阴郁的天空纳为己有。
突破层层浓云,地面上的一切展现在众人眼前,除了洁白的雪山,一个巨大的深洞赫然入目,这洞深不见底,没有一丝光线,洞口呈圆形,弧面光滑,断然不是自然形成的。
雪人消失在洞中,众人感到此事蹊跷,暗中埋伏的一定是这雪人无疑,于是商量好决定入洞探个究竟。
洞内伸手不见五指,占地在前探路,小心翼翼地向下潜。
“占大哥,这里究竟是哪?”
“这是泰坦星的南极附近”占海回答。
“那这雪人究竟是?”
“它们是传说中的怪兽,居住在泰坦星”
“那些空雷都是它们埋下的喽?”
“或许吧”
“可怜段橙死了,原来它是想保护我”
哈哈哈哈,突然一阵狞笑传来,“占大哥你笑什么?”
“我没有笑啊”占海也是惊异万分。
“可声音明明从你身上传来。”
“是……是雪人?”
小游戏,!
第十三章 别有洞天
人类是脆弱的,尽管有发达的大脑,但身体方面却连许多低等的动物都比不上,为了弥补身体上的缺陷,人类发明制造了许许多多的东西,比如人不会飞,就发明出会飞的飞行器,跑的不够快,就发明出跑地快的赛艇,战斗力弱小,就制造巨型战舰,自身精力有限,就制造机械人帮助来人类等等。收藏*~网i。但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平白无故地运转,它们都需要一样东西,那就是能源。千百年来人类为了攫取更多的能源不断努力着,从最古的石油、煤矿,到后来的太阳能、核能,以致最近的宇宙能(即所谓黑能量)。每一此能源革命都伴随着整个世界的巨大变革。
在太阳系已被探索完毕的今天,最为广泛使用的自然是太阳能无疑。但探索没有止尽,人类迟早离开会太阳系,离开了太阳系人类将以什么能源作为替代?即使在今天,太阳能已然显示出它的不足:能量低、不稳定、范围有限。
大多数科学家致力于对宇宙能的开发,其中的领军人物是前面提到过的萧崇艳(当然还有袁魁)。但也有极少数人却另辟蹊径,希望找到一种终极的贯穿整个宇宙的能量。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雪人开始成为这种诡异能量的代名词,许多人宣称他们见过雪人,在太阳系的某个偏远角落。雪人走着与我们人类完全相反的进化路线,我们放松了对自己身体的要求,代之以工具,雪人则不断磨练身体,不断适应各种生存挑战。我们走向太空需要背负飞行器,带上面罩,但他们却可以自由穿梭于星球和太空间,我们曾自诩自己是进化的终极,现在看来似乎错了,其实我们一开始就走错了路,成为偏科生,放弃身体,而专注于大脑的进化,雪人则不,它才是沿着争正确道路前行的优等生。鱼能游水,上了岸就死了,鸟儿能飞,陆地上却不能奔跑,兽类跑得很快,却又不能飞翔,雪人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它才真正是进化的终极。
但这些只是传说,没有谁能抓回一只雪人给大家看看过。但征服泰坦星的行动,让这一传说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犹太和龙婆曾在这里激战,双方都有人宣称自己看到了雪人。有人相信,雪人就住在泰坦星上,这里是它们的大本营。
大本营就下面,这个漆黑一团的洞里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所有人都被这刺骨的笑惊得恐惧不已。
一只头颅这时从占海的背后爬上他的肩膀,这头颅眼放绿光,大嘴生硬的张着,笑声正是从那里传出。
“是段橙!”苏豹惊呼;“原来你没死!”
“是我,你刚才说我死了?还说我可怜?”
“我……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不要用活这个词,我是机械人,这么低等的词配不上我”
“那……”
“你应该问我,你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好吧,那你是怎么生存下来的呢?”
“其实现在的我不能算完全意义上的生存,我的身体已被摧毁,只有大脑还完整。”
“刚才的爆炸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们刚才说的没错,我们中了埋伏,它像用空雷炸死我们全部,但是我用屠空雷制服了它”
“就是那个绿色的球?”
“是的”
“是谁呢?”
“我想是雪人。”
“果真有雪人?”
“我推测是这样,我的主机分析,那团白色物体具有生命体征。”
“这么说来,你一直跟着我们喽?”
“主机藏在我的大脑中,它具有智能磁性,可以将炸碎的残片依照记忆组合起来。所以我的大脑不会随坏。”
“但身体没有这个功能?”
“是的,所以身体不能复原。”
“我们接下来改怎么办?”
“请不要向我询问,我大脑中的命令程序已经损坏,无法发出指令,过去基地给我的所有命令都已冻结,你们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无需征徇我。”
“那么你已不再是我们的长官喽?”占海问。
“是的。”
一行人逐渐下行,四周依然一团漆黑,任何灯光在这里都显得无能为力,黑暗不容许任何的挑战,是它统治着这个世界。
正行间,一股寒气猛然往上喷出,虽然只是一阵气流,苏豹却分明感到像千万把尖刀划过了自己的皮肤,全身骨节僵在一起,身体也丝毫伸展不开。“占…占大哥,你们还好么?”四下里静悄悄的,无人回答。糟糕!他心中暗暗惊呼。原来占海他们正在急速往下掉,段橙也不知去了哪里,“追上他们!”苏豹大呼,但飞行器并没像往常那样执行他的命令,苏豹回头一望,身后的飞行器竟整个被冻住了,上面还长满了冰凌。
飞行器被冻,他也跟着往下掉,这个神秘的冻究竟通向哪里?传说中的雪人真的存在吗?自己是生是死?这些念头在苏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接着他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乔治·卢卡斯安详地坐在冰座上,身旁是它的孙子乔治·皇。几千年了,人类终于找到了这里,而自己也终于老了。皇蔚蓝的眼睛流露出阵阵忧郁,它知道,那是它在自责,责怪自己不该这样鲁莽。
“爷爷都怪我,要是我不想着驱赶人类,他们就不会发现这里了,现在他们已经来了。”
“孩子不要慌张,这不怪你,你也只是想保卫家园,这没有错,”
“爷爷,他们会死吗?他们死了就好了,这样其他人类就不会知道这个秘密了。要不爷爷,我去……”
“皇!”卢卡斯突然厉声喝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忘记我们的职责了吗?我们是守护者,只能守护,不能攻击,更不能攻击人类。皇,你要有一颗仁慈的心,仁慈才是最强大的力量。”“
爷爷我不懂,人类都快打进来啦,你还在说这些”
“孩子,你会懂的。”
卢卡斯深深叹了口气,自己快要不行了,使命将要移交到这孩子的身上,它能行吗?卢卡斯环顾四周:我深爱着的家园阿,看你最后一眼,迎接我的宿命吧!
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它是冰雪的家园,这里没有空气,四下里只有冰和雪,大地被冰冻住,一片洁白,纤尘不染,望去甚为圣洁。冰之下呈莹蓝色,像雪人蓝色的鲜血,也像皇蔚蓝的眼珠。
卢卡斯所坐之处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成梯形向上,它位于广场之巅,这曾是它接受万物朝拜的地方,如今却空无一人。
远处冰面上一个巨大的黑洞暗潮汹涌,它知道,人类就要来到。这是它的宿命,也是人类的宿命。
这儿是泰坦星的内部,或者说是真正的泰坦星的表面。泰坦星实际上要比人们知道的小得多,人类所达到并控制的,只是雪人们制造出来的一个假地表,真正的泰坦在它的内部,这里的重力大于外边,磁场也与外边完全相反,所以苏豹他们感觉是在往下掉,而在卢卡斯看来,却是从地上飞了出来。
砰的一声,几人从通道中摔出后身体瞬间感受到完全反向的重力,于是整个人掉了回去,重重摔在冰面上。
“皇,人类只有那些人才能在这里生存,你去看看他们怎样了”
皇上前,见几人脸色铁青,呼吸停止,显然已经死亡,于是高叫道:“爷爷!宿命没有到来,他们全死了!”
“死了?”卢卡斯自语道,“不,宿命不会迟到,一定是他们中的一个!”
人有灵魂么?据说有人做过一个实验,把一个垂死之人放在一台大型电子秤上,发现那人在死亡的一刻,重量轻了几克,这是灵魂离身的缘故么?没有人能回答,死亡是人类永远也解不开的谜。
现在的苏豹就感觉自己灵魂离开了身体,眼前白雪皑皑,看上去无比寒冷,但他却丝毫没有冷的感觉,反而觉得暖洋洋的,自己的五官似乎失灵了,但他仍看的到、听得到、能呼吸。远处一个声音传来:孩子,你是圣武士吗?
小游戏,!
第十四章 皇的愤怒
“这是哪里?你是谁?”
“我是这里的统治者,我叫卢卡斯,你是圣武士吧。”说话的人在远方,苏豹能看得见,是一团白绒绒的东西。
“你是雪人?”
“你还没回答我,你是圣武士吗?”
“我不是什么武士,我是α,α26”
“人类放弃了进化,除了圣武士,还有谁能在这里生存呢?看看你的四周吧”
苏豹环顾四周,大地全被冻结,唯自己身上红光熠熠,丝毫感觉不到冷,他刚刚才爬起身,小腿还贴着地面,身上散发出的热量,竟将身下的冰面溶化了,吱吱吱的发出响声。
“这里没有空气,环境比太空还要恶劣,而你还能生存下来,知道自己的不平凡了么?”真的,苏豹真的感到了力量,风暴越是肆虐,他越是感到身上的力量在澎湃,“是你设下的埋伏么?”苏豹问。
“这不关爷爷的事,是我干的,你既是圣武士,来吧,拿出你的真本事,我们决斗!”说话的是皇。
苏豹刚才只注意到了卢卡斯,却忽略了皇,也难怪,它还没有成年,身体只有爷爷的四分之一大,和人类差不多。
“决斗?打架么?”
“什么打架!是决斗!”
苏豹在母星地球上的时候,经常见到人家决斗,比的是射击的功夫,现在那雪人和自己离的这么远,却说要决斗,那定是要比试射击无疑了,于是他掏出太阳能枪,扣动扳机竟丝毫不起作用,接着他又试了激光枪和离子枪,也全都没用。
“扔了这些玩具吧!”皇咆哮着,手一挥,一股劲风劈面而来,一掌打在他脖子上,抡出去十几米远。离得这么远,苏豹不知道它是怎样出手的。
“圣武士!拿出你的真本事来,我爷爷还等着迎接他的宿命呢!”皇喉道。
“不是圣武士,我只是α”几掌下来,苏豹感到浑身发烫。
知道温度的奥秘么?能量的宣泄伴随着周围温度的上升,但鲜有人知的是,能量并未就此消失,而是彻底转化到了温度当中,也就是说,温度本身也是一种能量。人类所知的温度是有极限的,那是因为人类并没有触及到真正的温度,当温度上升到一定时候,或者下降到一定时候,都将进入一种状态——零点,突破零点,就是能量的所在了。我们通常所说的热或冷都是“温度能量”的一种表现形式,“温度能量”极其可怕,它吸收能量,同时又借此表现别的物体的能量值。人类热衷于向高能量物质攫取能量,却单单忽略了温度这一最大的能量库。
雪人正是突破了零点的一种奇妙生物,但是它也只掌握了温度能量的一个极端,即寒能。
能够抵御这寒能的只有掌握另一个极端的人,他们也突破了零点,他们拥有火能。
苏豹显然还无法很好的运用火能,寒能将他身体里固有的这一天赋激发出来,但他尚不知如何操纵,以致这能量甚至要焚烧了他自己。
“我热啊!”他的吼声闪电一般震掣开去,脚下的冰面哗啦啦一声,裂出一条几里长的口子,苏豹纵身跃入冰缝,紧贴着两壁的冰面,希望这样好受些,地面的冰冻果然要寒冷得多,但杯水车薪,几秒钟功夫,四面的冰就全部融尽,苏豹置身在了一个巨大的水池里。
只见皇双手往前一推,头顶上几片乌云骤然凝聚在一起,一条条冰锥从云缝里砸下,苏豹被冰锥刺到全身都是伤口,原本融化了的冰,此刻重又凝结起来,苏豹下半身被大地冻住,上半身露在地表外,鲜血淋漓。
他身上的火能暂时被遏制住了,这让他多少感到好受一些,皇欺他下半身被埋,无法动弹,寒掌再次袭来,苏豹看到了风势,迎着风面,迎头撞去,皇的这一掌未能打中,反被苏豹顶了回来。
皇气不过,双手上抓,天空中浓云开始旋转,成为一个旋风,旋风越来越低,直压苏豹的头顶,大大小小的冰屑擦着苏豹的皮肤被吸上了天,大一些的冰块也涌了上去,头顶仿佛是一台巨大的绞肉机,任何上去的东西瞬间都被撕成了碎片。
苏豹头发向上冲,全身被巨大的力量往上拔,这时身体又热了起来,越来越热,以致滚烫,发泄!必须要发泄出来!他双拳举天,重重地砸向冰面,无数道巨坑像放射线似的冲击开来,接着巨大的红光一闪,火能和寒能在空中交织到了一起。
犹如双龙争斗,天地霎时陷入一片混乱。
广场早已被击得不复存在,卢卡斯站在遥远的山颠,注视着这一切,人类究竟还是有不凡者在啊!
四周是千万座雪山,广场就位于它们中间的一个盆地里,巨大的能量削平了这些雪山,大量积雪喷涌而下,又是一场雪暴袭来。苏豹眼看着就要被雪崩吞没,眼前这山崩地裂的景象,他还从未见过,一时间又惊又恐,双手下意识地往外一张,两股火球,自手掌喷出,与山啸而至的雪封迎面相撞,爆出惊天的能量。
方才冰锥来袭之时,一枚锥子深深刺进了他的胸口,此时由于他胸口火热,冰锥早已融化,浓血不尽往外淌,突然血水开始骨骨冒泡,一道火柱直刺而出,冲向另一面奔涌着的雪封。
四面的大雪像出笼的野兽般想往下扑,却受到火柱的阻挡,交战愈发激烈,两方贴面之处形成一重浓浓的气墙。
突然一道白光一闪,皇来到了苏豹跟前,皇和他一般高,全身白毛,眼珠蓝色,忧郁而深邃,久看之下,让人以为是无底的深泉。
“人类!说到底你也不过是人类罢了!爷爷的宿命是在你这儿的么?”皇掐住苏豹的脖子,他感到霎那间,一股无形的冰流涌向自己的胸口,全身每一处都被寒气紧紧捆住,心脏好像是被人捏在手里,就要爆碎了似的。
“我……我不认识你,你不要……”
“都是你们不好!哼,刚才炸你不死,现在你却活不成!”
苏豹的火能一下子被遏制了,火柱尽灭,雪崩不再受阻,遂咆哮而至。
皇双脚扎了根似的,一丁点儿不动,就在大雪要将两人掩埋的一刻,皇怒喝一声,四股大雪当即偃旗息鼓,竟被冻住在了当地。
苏豹奄奄一息,他感到体内的寒兽已经咬尽了他的内脏,胸口的血,渐渐被冻住。
“皇!”这声音不甚响亮,却弥盖四方,令人听之有无尽的威严。
“爷爷~”
“忘记我们守护者得身份了么?”
“没有,不…不敢。”
“放下他”
“可…”
“放下”
“是!”
小游戏,!
第十五章 水银战士
举国震惊!这是自帝国建立以来从未有过的奇耻大辱!龙婆最前哨的基地泰坦星竟被彻底摧毁了,究竟是谁干的?几乎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了犹太,就在前不久犹太人刚刚劫持本国的公主,而今又进攻基地,他们究竟意欲何为,自是不言自明。
政治家正在竭力煽动发起对犹太的全面进攻,但是有些人提出了反对,提出反对的是一些天文学家,他们发现泰坦星上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基地似乎并非受到人为的攻击,而是受到了自然的袭击,因为他们发现,整个泰坦星发生了奇妙的变化:星球体积变小了,磁场发生了颠倒,原本的泰坦表面黄沙漫布,现在则到处是冰雪。
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国王认定,这是犹太的阴谋,必须予以还击,主战派欢欣雀跃,组织起庞大的舰队开赴前线,大战在即!
萧崇艳急急地向皇宫赶去,她步履飞快,矫健中带着匆忙。春芽带给她的消息令她大吃一惊:国王真的打算这样做?
殿门缓缓开启,一条笔直的通道直通远方,通道的尽头就是国王的宝座,从殿门到宝座跟前,她走了有约十分钟,脚下是大红的毯子,为保持干净,毯子是每天换的,足足有两千多米长,铺设它要上百个仆人花半小时才能完毕。宫殿柱子粗大气派,镶以纯金,钻石点缀其中,殿门也很非凡,华丽富贵自不必言,还是以钛钢等合金打造,能抵抗黑能的攻击。
但在萧崇艳眼里,这一切的奢华如流水浮云。
王座前站着一个人,年轻俊俏。
“国王今天还不舒服么?”
“是的,国王身体抱恙,恐不能见皇后。”
哼!欲盖弥彰,萧崇艳心想:“你还知道我是皇后?”
“罪仆怎敢忘记皇后恩德?”那人说到。
“我有要事,今日必须面见国王!”
“什么事容罪仆传达也就是了。”
“凭你,有资格么?”
“罪仆也是秉王命行事,身不由己。”
“你们兄弟俩,欺这国中无主么?!”
“皇后此言恐有失国母之尊,想我堂堂龙婆,功载千秋,何时国中无主过?陛下近日不过偶染小疾,您竟出言若此,罪仆心中委实不安。”
“唐有儒!你让开!”萧崇艳怒喝。
他叫唐有儒,是唐有誉的弟弟,禁卫军统领,哥哥作了驸马,他靠着哥哥这根藤,爬上了统领之位。自唐有誉从尼克斯回来后,再不曾露面,而国王也不再出现,国中大事,悉委之唐有儒。
唐家兄弟都是样貌堂堂的美男子,国王也常感叹他们的玉容,十分亲近他们。有一件事让皇后萧崇艳极为担心,但又难以启齿:国王已有半年不近女色了,是唐氏兄弟背后捣鬼,还是另有什么原因,她不知道。
萧唐二人僵持不下,萧克难闻讯急忙来到皇宫,萧克难一介武夫,不懂什么礼法,冲着唐有儒破口大骂,这反而更加坏了事情。倒是萧崇艳冷静,见势不我予,拉着弟弟退出了皇宫。
萧崇艳所以急着要找国王,只为一件事:水银战士。
其实两国交战什么的,在她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但春芽告诉她:国王派兵征讨犹太只是掩人耳目,真正目的是要夺取雪人!
怎么夺取呢?
有许多人不相信天才(我也不信),但我告诉你,天才是确实存在的,他们并非特别聪明的人,事实上,聪明是天才的第一大忌,天才所以为天才,是他们天赋异禀,迥异于常人,一般的人都趋同伐异,非我族类就要无情诋毁,因而天才的生存总是特别艰难,因为他们太与众不同了。我们说公元3027年的世界,是机械的天下,是机甲战士的天下,那是对普通人而言,普通人所能理解的也就到这个程度了,但天才们的世界迥异于此,有些人已经达到了武士的级别。
机甲战士之上有水银战士,水银战士之上有火铜战士,火铜战士之上,是人类的巅峰——混龙战士。
一直以来,人们为自己掌握了机械能而欢喜不已,有了机械能,飞艇可以飞翔,巨舰可以射击,战机可以战斗,但是宇宙广阔,机械能只是能源这条食物链上的最低层,机甲战士在这最低层上竭尽所能,能达到的高度也就如此这般罢了,但天才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人类究竟还是有不凡者在啊!”
水银战士正是这样的天才。
机甲战士只能发挥战机的机械能,他是一核的,水银战士,则是三核,他掌握着机械能、自然能和生物能,再普通的机甲在他手里都将变的无比强大。
段景鳌和萧克难由于自身能量太有限,所以山猫和忠萧这两**步天下的战机在他们手里竟发挥不出威力,萧克难靠病毒强化,使忠萧勉强达到半机械化,但这也只是假手于人,设使让一位水银战士前来操纵,恐怕它的威力会大上百倍不止。
现代作战,尤其是大规模集团交战,操纵者往往身居战机外部,或者在指挥舰上,或者独处别处,这是因为机甲战士未能与战机融合,只能单纯指挥的缘故;水银战士不是这样,他人机一体,人在机在,人亡机亡。
战机本身都有能量,虽然有高有低,关键却不在机械本身,而在人的激发,人机相默契,人的能量能与战机相结合,则合力巨大,否则单靠机械本身条件反射一般的行动,作战效能就大打折扣了。
水银战士的修炼不是“极为艰苦”,而是“那根本不是人干的事儿”,对啊!“根本不是凡人干的事儿!”普通热衷于军事者,进入军事学校,先学理论,再搞实践,再入伍锻炼,天赋、运气好的,战场立功,几年以后拜官加爵,举家荣耀,于是他成为了公认的高水平机甲战士。
水银战士,不是靠学习能学得来的,天赋也不够,这要看命。水银战士从小被流放,备尝孤独与艰辛,机甲战士享受校园生活之时,他们却饱尝摧残,一般的人根本不敢有成为水银战士的梦想,作个机甲战士,博个封妻荫子,多么荣耀!
水银战士也是孤独的,没有女人愿意跟随他,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奇迹,因为他自己就是奇迹,他们远离都市,在沙漠与戈壁间自我流放,大漠狂沙,是他最亲最亲的人。
因为强大,所以畏惧,因为畏惧,所以强大。
他们是一群超越了畏惧的人。小游戏,!
第十六章 激战(一)
公元3027年的地球,森林、草原都已不复存在,主宰地球的是沙漠和海洋,海洋也是沙漠,乃水之沙,撒哈拉沙漠将它的势力范围扩展至全非洲,海平面上涨,埃及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