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长生劫〖大唐双龙〗〗第1部分

《长生劫〖大唐双龙〗》
第1章 新生
叶城只觉得自己漂浮在温暖的泉水中,心中难得的安然自在,神智似乎清醒又似乎迷糊,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很狭小的地方,心里一片茫然,他记得自己之前强行修炼《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结果走火入魔,失去了意识,怎么醒过来,却不知道自己在何方了。
叶城是个穿越者,他本来只是21世纪一个普通的古汉语系大学生,结果一场车祸让他穿越到了宋朝,却因为遭逢天灾,刚出生没多久便被家人抛弃在路边,差点就被人直接下锅煮了,他的师父,逍遥派创始人逍遥子正好经过,救走了他,将他收做关门弟子。
他知道自己所在的门派是逍遥派的时候,天龙的剧情还早得很,四个师兄师姐已经陷入了持续了几十年的四角恋,师父眼不见心不烦,将掌门信物八宝指环传给了武功最高的无崖子,便飘然而去,隐居在深山,专心调|教叶城。
叶城的资质不差,悟性也不错,但是,叶城十七岁那年,逍遥子却不见了,只给他留下了逍遥派最高深的武功——《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还有一封信,看完那封信,叶城傻了眼,逍遥子居然破碎虚空飞升了!
从那封信中,叶城才知道,《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其实并不是逍遥子所创,而是他年轻的时候一次奇遇所得,《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北冥神功》、《小无相功》便是他从中悟出,最后传给了几个弟子,足以让他们开宗立派。
信中说《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是一门高深的炼气法门,修炼成功后便可延年益寿,甚至是长生久视,修炼到最高境界之后,便可以破碎虚空,叶城心动了。21世纪有他的父母亲人,他是独子,父母对他极为疼爱,没了他,父母该怎么办?叶城迫切想要回去,而《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就是他最大的希望。
因此,原本还天真地想着好好练武,等到剧情开始之后,过去见见主角,挫败反派角色的阴谋之类事情的叶城立刻不管什么剧情不剧情了,连自己的师兄师姐他们彻底反目,天各一方,老死不相往来都不知道,就专心待在山中练功,一直到最后发觉自身武功再难有进步,便开始参悟《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哪知道,这等功法哪里是这么好参悟的,虽然他资质上乘,但是,逍遥派的弟子,哪个不是惊才绝艳之人,他几个师兄师姐哪怕对不老长春功垂涎不已,也都曾在逍遥子的默许下参悟过,却都是劳而无功,可见其晦涩艰深,叶城强行修炼,结果落了个走火入魔,总算他运气好,总算捡回一条性命。
不,根本不是捡回一条命,叶城这会儿才发现,自己再次变成了胎儿,他又一次没有经过所谓的地府,直接投胎了。
在温暖的子宫中,叶城并不敢做出太多大动作,只能稍微活动了一下已经长成的四肢,他动作稍大,都有可能造成母体的痛苦,因此,只能努力收敛,心里嘀咕着,希望这辈子的父母靠谱一点,也别遇上什么天灾人祸,上辈子差点就被人扔进了滚水锅里的经历,让叶城依旧心有余悸,若他真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婴儿也就算了,问题是,那会儿他还保留着上辈子二十年的思维和记忆啊。
胎儿的精力也是很有限的,活动了一番之后,叶城便有些倦了,只是恍惚中想起,人在未出生之时,自有一股来自母体的先天之气,若是知道如何吐纳呼吸,当能一直保持先天道体,这么一想,当即便按照逍遥派筑基的心法呼吸吐纳起来,偏偏刚刚吐纳了一会儿,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之前一直研习参悟的不老长春功,不由呼吸一乱,不自觉地按照不老长春功第一篇中的功法呼吸起来,渐渐物我两忘,呼吸却一点不乱,俨然几乎成了叶城的本能。
而外面,一个美貌少妇斜躺在软榻上,一身半臂襦裙之下,已经能够清晰地看到她腹部隆起,她慈爱地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感受着腹中细微的心跳声,脸上露出了无法掩饰的温柔。
一个青衣中年仆役轻手轻脚地进门,给少妇行了一礼,少妇举手让他起身,他这才开口道:“夫人,老爷传信回来,说是还要出使西域诸国,暂时不能回来了!”
少妇神情一下子黯然下来,她轻轻叹了口气,不过还是勉强打起精神,说道:“老爷也是为国效力,为圣上尽忠!咱们在家中,也该谨守门户,莫要让老爷在外还要为家事烦心!”
“夫人说的是!”那青衣中年人点头道。
少妇挥退了那中年仆役,等到他身影消失之后,又轻叹了一声,脸上露出了惆怅之色。
第2章 初闻
三个月后,叶城出生了。
哪怕是穿越者,还修炼了顶尖的心法,也是得遵从自然规律的,他刚出生那会儿,照旧分辨不清谁是谁,看不清楚颜色,不能够控制生理需求。
但是,叶城还是很快发觉,自己身边只有生了自己的母亲,却没有发现父亲的存在,要不是身边经常有人说起什么老爷的,他都以为自己是遗腹子,父亲已经过世了呢!
比较庆幸的是,这辈子出身看起来很是显赫,虽说作为叶城的那一辈子,家中勉强只能说是小康,但是,在逍遥派待了几十年,却不是没见过富贵的,哪怕跟着逍遥子隐居深山,身边也有仆役伺候,逍遥派产业颇多,收入也很丰厚,逍遥子自己就是个享乐主义者,一直跟着逍遥子,耳濡目染之下,叶城的见识品味都是极高的,这会儿瞧瞧自己身边的摆设,身上穿的,平常用的,均是精美无比,不免暗自庆幸一番,起码不会跟上辈子一样,差点下锅了。
洗三,满月,百日,周岁,家里总是很热闹,偏偏从来没见过自己那个父亲,只知道百日过后没多久,自己那个父亲传了信回来,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裴宣,这还是自己那个漂亮的母亲抱着自己逗弄的时候说出来的,寻常时候,母亲都叫自己小名,这个小名非常符合叶城,不,现在是裴宣了,非常符合裴宣的心意,叫长生。
一想到修炼已经进入正轨的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裴宣就是心头一热,上辈子到死都没修炼出什么名堂,如今还没出生,就直接入了门,下面该走的路也差不多清晰了,这如何不让一心想着破碎时空回家见爸妈的裴宣欣喜不已。
要说爸妈,虽说没见过这辈子的父亲,但是,这辈子的生母,却让裴宣颇有些不舍,裴宣至今虽说依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家人的姓名身份,不过,时隔几十年,他再次感受到了母爱。
裴宣的生母显然是大家闺秀出身,若说容貌,能算是美貌,但是也仅仅如此,对于见惯了李秋水巫行云那样绝色的裴宣来说,其生母的容貌只能算是中上,但是比起巫行云的霸气与李秋水天然流露的妩媚相比,她身上带着名门世家教养出来的雍容与坚韧。
对于裴宣来说,最难理解的,却是他母亲的忍耐能力,不说21世纪那些已经跟男人几乎没了太多区别,大多数整日里奔波忙碌的女性,就算在天龙八部的世界里,见过的女性却都是挺有个性的那种,最典型的是李秋水,跟无崖子成婚之后,见无崖子居然只看玉像不看她,直接就找了一堆美貌少年,当着无崖子的面取乐,最终分道扬镳,直到无崖子死去,也不曾再见,裴宣绝不相信,李秋水不知道丁春秋叛师,尤其还有个苏星河在江湖上有些名头,常常找人去试那一盘“珍珑”棋局呢!无崖子只要有心,无论是让徒弟去找巫行云还是李秋水,以逍遥派的医术,加上这两人的绝世武功,无崖子决不至于残废那么多年。
李秋水管着西夏的一品堂,消息哪有不灵通的,偏偏无崖子不找她,她也就不管无崖子,任无崖子残废数十年,最终死去。她跟玉像还有巫行云争风吃醋是真的,对无崖子不爱她,怨恨不已,连女儿都不管也是真的。
巫行云比起李秋水的阴狠还要霸道一些,说实话,要不是逍遥派跟她差不多同龄的男人只有无崖子一个,巫行云只怕也看不上优柔寡断的无崖子。
按照天龙八部原著的说法,那里面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有个性,没事就甩丈夫耳光的谭婆,专门拆原配,扶持小三的李青萝,丈夫花心,自己干脆找个又丑又老的乞丐出轨还生下一子的刀白凤,一定要男人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极有表现欲的康敏……
比起裴宣上辈子个性比一般的男人还要强上一大截的师姐们,很显然,裴宣这辈子的生母无意忍功了得。一直到裴宣长到三岁,他那个父亲愣是没回来过,别的官员也有出使的,也有随驾的,可是就算如此,也不用一直待在外面,他那个父亲倒好,简直不把这个家当做家了,要不是裴家还有个裴蕴镇着,裴宣母子两个,纵然因为其父的官职,不被外人欺负,没准也要叫家中那些家奴给架空了。
裴宣年纪小,没什么事情可以干,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其实就是一门练气的心法,第一层也就是滋养肉身之类的功效,他这个年纪,练武反而会有损身体,最好还是等到五六岁之后修炼。因此,他如今需要做的无非是在娘亲身边承欢,这会儿已经有了千字文作为启蒙书籍,虽然他早就会了,不过还是保持着比寻常幼童快一些的速度,每天给娘亲一点小惊喜。
裴宣很快发现,这个世界也是有武功的,比如说,他娘亲重用的一个管家崔忠,明显会武,即便以裴宣的见识,这个管家应该也算得上是一流的好手了。
根据裴宣拐弯抹角打听到的消息,确定了自己的娘亲出自博陵崔氏,崔忠是她丨乳丨母的丈夫,从崔家陪嫁过来的,崔忠对崔夫人很是忠诚,其中也带着一些长辈对晚辈的慈爱之心,爱屋及乌之下,崔忠对裴宣也很是亲近爱护。
在裴宣的刻意之下,崔忠“不慎”在裴宣面前展示了武功,然后就被裴宣缠上了,裴宣想要了解如今江湖上的信息,渠道自然不是身边那些年轻的,明显只是普通人的侍女,也不可能跟崔夫人打听,因此,最好的渠道便是崔忠。
崔忠对此也不推脱,便经常跟他说一些江湖上的新鲜事,终于有一天,崔忠笑道:“说起来,最近江湖上最出名的事情,就是魔门的邪王石之轩跟慈航静斋的碧秀心碧仙子的事呢,据说碧仙子与邪王几度交锋,却情愫暗生,两人虽然没有正式成婚,俨然已经是神仙眷侣一般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3章 心凉
得知消息后,裴宣还很是兴奋了一把,毕竟,大唐双龙传的世界是典型的高武世界,武功甚至能够左右朝代的兴替,江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力量,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并没有亲眼见到逍遥子破碎虚空,但是,黄易那一脉相承的书里面,却明确表示,有人破碎虚空成功了,而且还不止一例。
就在裴宣琢磨着,是去找找看惊雁宫,好瞅瞅战神图录,或者是干脆想办法找到道心种魔大|法,要说起来,似乎四大奇书里面,长生诀是最容易弄到手的,至于慈航静斋的慈航剑典,那就算了,按照后世很多人的猜测,那玩意应该是佛门的天女化生大法,引天女与其身心相合,这玩意可不适合男人,哪怕不是佛门的信徒,修炼这玩意都很可能遭受天女神念的冲击。裴宣为了这些大唐世界里的顶级心法,激动不已,一连好几天,都在琢磨着如何将这些弄到手。比较遗憾的是,时间过得太久了,他只记得剧情的一部分,连杨公宝库到底是在长安还是洛阳都搞不清楚了,更不用说,宝库打开的方法了。虽说逍遥子当年也教过他机关术,不过,每个机关师都有自己的风格,裴宣可不敢小觑了鲁妙子这个最出名的大师,不过,等自己大一点,打着互相交流的旗号,倒是能跟鲁妙子扯上关系,只要知道了鲁妙子制作机关建筑的习惯,他就有七八成的把握,打开杨公宝库,里面的惊天财富他倒是不在乎,不过,邪帝舍利却是个好东西。
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裴宣也不觉得自己会跟石之轩扯上什么关系。毕竟,他至今连父母的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家姓裴,母亲姓崔,顶多听下人说起,老爷又升官了什么的,这年头,万事讲究一个避讳,谁也不敢直呼主人家的名字,更不可能有人在裴宣面前说,因此,哪怕知道石之轩这个大唐里的终极BOSS一样的存在,有好几个身份,其中一个就是裴矩,他也没想到裴矩会是自家亲戚,毕竟,姓裴的人多了去了,隋唐演义里面,什么裴元绍之类的,难道也是自家人吗?
站在一个客观的立场上,裴宣觉得裴矩这个人堪称国士,他当年学的是古汉语专业,那些史料什么的,对他们来说就是研究资料的一种,尤其后来看了《大唐双龙传》,他还专门又去找了历史上裴矩的资料,此人真的算得上是一个国士之才,若是放到春秋战国的时候,俨然又是一个苏秦张仪一流的人物,尤其这人不光有才学,还识时务,一辈子精力三朝,侍奉过四个帝王,到最后,大家还不能说他什么坏话,顶多说他一句善于明哲保身罢了。
虽说在大唐里面,石之轩变成了反派人物,一个个说他祸乱天下,引起西域突厥战乱不休,蛊惑杨光征伐高丽什么的,说实话,这些指责其实很没道理,西域诸国还有突厥高丽哪个不是中原的敌人,对敌人有什么好仁慈的。石之轩比较杯具的就是,碰上了一个好大喜功的杨广,三征高丽,耗尽了大隋的元气,这才被人视作佞臣奸臣。
无知总是幸福的,裴宣的小日子过得很舒服,他如今除了继续参悟修炼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之外,只需要在崔夫人身边撒娇卖萌就好了,再听崔忠讲讲江湖上的八卦,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就在裴宣已经准备好重新修习逍遥派的诸多武功时,他那个一直没出现过的爹回来了。
这日一早,裴宣就被侍女阿朱叫了起来,阿朱脸上带着喜色,一边帮裴宣穿衣服,一边絮叨道:“今天老爷要回来了,小少爷还没见过老爷吧,老爷如今又升官了,已经是尚书左丞了,这可是天子近臣,相比以后不会常出去了!老爷要是见到少爷这般聪明可爱,一定会很高兴的!”
裴宣眨巴了一下眼睛,尚书左丞,的确是个挺高的官职了,要知道隋唐的时候,宰相也不过是三品,尚书左丞却已经是四品,相当于国务院秘书长的角色了,啧啧,自家这位老爹这些年东奔西走,应该立下了不少功劳吧,如今是开皇年间,在位的还是文帝杨坚呢,杨坚可不是什么慷慨大方的角色,这家伙崇尚节俭,对于官位爵位的赏赐也不是很大方,别看这年头,随便拉出个人来,就是国公县公的,隋朝的爵位简直跟降价甩卖大批发一样,随便拉个人,都是什么柱国公侯,但是论起实权,也就比下层的官吏强一点。李密还是世袭的蒲山郡公呢,还不是混到了给杨玄感做幕僚的地步,杨玄感起兵反隋失败,李密侥幸捡回一条命,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也上了瓦岗寨,造反去了。
不管怎么样,能在杨坚手下混到这个地步,可见自家老爹的能耐了,裴宣虽然对这个很有效仿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家伙并不感冒,不过有个厉害的老子,自己也能跟着沾光不是。
虽说裴宣一早就被拎了起来,等着见自己老爹,不过,官员回京,第一件事是进宫面圣述职,因此,一直到中午的时候,裴宣才算第一次见到了自己这辈子的生父。不得不说,他爹是个极为风流俊逸的人物,因为刚从宫里出来,还穿着一身官服,身上自然流露出居于高位所自带的威仪,他长得很是俊朗,可以说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这会儿脸上带笑,大步走来,裴宣却是眼神一凝,心里一阵紧缩,他清晰地感应到,他爹居然是个顶尖的武林高手,这也罢了,大唐这个世界里面,王通那样的大儒都是高手,自家老爹是个高手也不奇怪,但是,他修习不老长春功,五感过人,甚至能够根据他人的气血流动,判断对方的心思,这会儿却清楚地感觉到,这个向他们走过来的人,虽说步伐轻快,眼中含笑,但是,心中却是一片冷静,并不像是与家人久别重逢的感情,他看着崔夫人和自己的目光,其实跟看一朵花,一片草并没有什么区别,这让裴宣只觉得一盆水浇到了自己头上,从头凉到了尾。
作者有话要说:
第4章 知情
无论裴宣心中如何震动,他爹依旧是满脸春风,与家中的一干人寒暄,看到裴宣的时候,还满脸高兴地将裴宣抱了起来,说了几句如都这么大了,还没怎么见过呢,长得跟我挺像之类的话,又跟崔夫人有些暧昧不清地调戏了几句,弄得崔夫人都有些羞涩起来。
接下来的自然是给裴宣他爹接风洗尘的家宴,在他爹没回来之前,一直照应着崔夫人与裴宣母子的裴蕴夫妇也带着自己的孩子裴爽过来了。
哪怕裴蕴称裴宣他爹叫做“弘大”,裴宣一时半会儿也没觉得有什么熟悉感,只是在家宴上扮乖巧,裴爽年纪要大四五岁,这会儿俨然已经小大人一样了,坐在裴宣身边,做出一副好兄长的模样。裴宣也不会不识抬举,很是亲热地唤他一声阿兄。裴蕴严格来说,只是裴宣的族叔,亲缘关系差不多已经出了五服,不过都是闻喜裴氏,如今在京中做官,而且比较成功的也就是裴蕴与裴宣的父亲,两人本就是同族,当年在族中的时候也挺亲近,因此,两家在京中,连府邸都靠在一起,互相照应,天长日久之下,自然关系更是亲近。
总而言之,裴宣他爹按照常理的话,只要没有意外,以后就是长居家中了。而裴宣也开始了其学习生涯,毕竟,他这会儿也五六岁了,放到后世,也在幼儿园学了一阵子了,在知道他已经学过了《千字文》还有《诗三百》之后,裴宣他爹大手一挥,小子,你该去上学了!
然后,裴宣只得委委屈屈地跟着裴爽去裴家的家学上学去了,裴家家学里面,待得就是闻喜裴氏在京城的一些子弟,还有裴家的一些亲戚,或是找了裴家人的门路,让自家孩子过来附学的一些人,没过几天,裴宣终于知道了自家老爹叫什么名字。
家学里面对于裴宣这样刚刚入学的,学的是《尔雅》、《广雅》,这日,正好讲到一个“矩”字,又令学生抄写,裴宣自然不好偷懒,好在他并不是真正的五岁小儿,这些年修习长春不老功心法,对于身体各处的控制能力都很好,因此,便规规矩矩地在那里抄写,这会儿流行的是欧阳询的欧体还有虞世南的行书,欧体其实就是楷体,裴宣便按照楷体的架构,在那里书写。
为了照顾裴宣这个弟弟,裴爽便坐在他旁边,这会儿转头一看,由惊讶于裴宣的书法功底,再仔细一瞧,便开口道:“宣弟,这矩字,可不能这么写!”
裴宣呆了一下,问道:“怎么不是这样写,先生便是这般写的啊?书上也是这样的!”说着,便翻开那本《广雅》,指给裴爽看。
裴爽不由笑了起来,摇头道:“别人可以这样写,只是宣弟你不可以,岂不闻避讳二字!叔父名讳为矩,宣弟当避讳此字才是!”
裴宣一下子呆住了,名讳矩,不就是裴矩吗?要是在正史上,有裴矩这么个几朝不倒的朝廷常春树做老爹,裴宣只有高兴的份,可是,在这个世界里面,裴矩是什么人?这根本就是另外一个空间啊,这里李世民还没当皇帝,裴世矩就直接变裴矩了,人家最出名的身份,是邪王石之轩,融合道佛魔三家之长,将武林黑白两道搅得天翻地覆的人物,作为裴矩的所作所为,反而不重要了。
想到之前听崔忠所说,石之轩如今已经认识碧秀心了,两人虽说因为立场不同,分分合合,一直没个准话,听说,碧秀心前些日子又回慈航静斋去了,看起来,石之轩一时半会儿不能跟着跑到红颜知己门上去,这才回家安心做他的裴矩了!
简直是岂有此理!碧秀心算什么东西,慈航静斋说白了,不过就是天上人间那样的地方,出来的人,也就是高级交际花罢了,想想看,碧秀心死了多少年了,江湖上还有多少人对她念念不忘,这是什么样的本事!
虽然在这个三妻四妾非常合法的年代,要求男人管得住底下那二两肉,忠贞不二是一件比较扯淡的事情,杨坚刚刚跟独孤皇后发誓,不跟其他女人鬼混生孩子,回头就让独孤皇后捉了奸,人家还振振有词,自己也没跟那些女人生孩子啊!等到独孤皇后一死,就理直气壮地往宫里面塞人了。
只是,碧秀心这件事的性质不一样,再多的身份,也不能掩饰,石之轩、裴矩乃至那个大德圣僧都是同一个人的事实,就像后世你一个人,靠着权势,搞了好几个户口,你要是靠着这个做了什么房姐房爷的,照旧得被人肉出来,追究经济问题一样。说难听一点,碧秀心那就是石之轩的外室。
结果,裴矩为了一个碧秀心,对自家的妻儿不闻不问,天下人都知道,石之轩倾心于碧秀心,碧秀心哪怕打着以身饲魔的旗号,石之轩依旧对她不离不弃,因为碧秀心死了,传闻是因为不死印法,石之轩直接就精神分裂了。两人生下了一个女儿石青璇,竟成了石之轩唯一的破绽,由此可见,碧秀心母子两个在石之轩心中是何等地位!一直到最后,因为碧秀心母女,石之轩一生的努力都被否定,一生的辛苦付之东流,居然自己放弃了一切,搞什么大彻大悟去了!碧秀心当真就成了那床前的白月光,胸口的朱砂痣了,一生一死,硬是将石之轩玩得团团转,典型的温柔乡是英雄冢的范例。而大唐里面,谁听说裴矩老婆是谁,有没有生孩子,孩子是谁吗?没有,哪怕最后揭破了石之轩就是裴矩这个事实,依然没人关心裴家的事情。
不幸的是,裴宣如今就是这么个原著里面从没出过场的小透明,他才不管石之轩与碧秀心之间有什么样的爱情,总而言之,这就是石之轩背叛了自己母亲的证明,除非石之轩将碧秀心领回来,自认侍妾,屈居崔夫人这个当家主母之下,但是,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裴宣性格真正成型,其实不是第一世,而是跟着逍遥子的那十几年,逍遥派的理念非常开放,也非常自我,也由此,逍遥派的人骨子里都是自私自利的。裴矩对他来说,不过就是贡献了一颗微不足道的精|子的人,别的对他并无恩义,这会儿在知道裴矩是何等人之后,裴宣的第一反应就是,裴矩若是真的在之后跟碧秀心双宿双栖了,他一定要让裴矩知道什么才叫后悔!
作者有话要说:
第5章 离心
此时还未迁都,大隋的政治中心依旧在长安,很快,裴宣便见识了许多剧情人物,比如独孤家的独孤策,以及这会儿还是个小萝莉的独孤凤。独孤家本就是胡人,而且,作为高武世界,女子,主要是武功出众的女性,不再只能作为男性的附庸存在,她们具备更好的社会地位与家族地位。独孤凤便是典型,要说起来,她不过是家中的庶女,但是从小就显示了远胜同辈族人的习武天赋,然后就被独孤家的老太太尤楚红养在了身边,教导她武功。
此时,作为唐国公的李渊,一家子也依旧住在长安,还没回太原,李建成与李世民如今年纪也就比裴宣稍微大一点,如今并没有显示什么杰出的才干,可以说是长安城里,还算比较出名的纨绔子弟。
至于宇文家,自诩为前朝皇族,虽说在杨坚面前还是唯唯诺诺的模样,私底下,却是挺瞧不起别家的人的,而且还挺跋扈。偏偏杨坚这个国家来得太容易,典型的外戚篡权的节奏,别的外戚还得顾忌着别人的看法,杨坚却很是坚决,亲女儿亲外孙都不能打动他,直接就干翻了北周,逼着人家禅让了。也因为这个缘故,大隋看似一片繁荣,但是,朝中依旧有许多北周旧臣,这些人即便不一定怀念旧国,但是,对于宇文家,还是存了一些善意的。哪怕如今的宇文家,从本质上来讲,并不算前朝皇族,宇文家原来姓破野头,得了宇文皇族赐姓罢了,要是他们真是前朝皇族,早就被杨坚给干掉了,偏偏他们表面恭顺,心中却一直不平。
四大门阀里面,除了宋阀之外,另外三个门阀如今主要的族人都在长安,裴宣曾经有些古怪地想道,要是宋阀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毁掉长安城,只怕天下就有八成从此就姓宋了,不过可惜的是,这年头,没这么大威力的武器,所谓的武学大宗师,哪怕是即将破碎虚空的向雨田、传鹰之流,归根结底还是人的范畴,并不是人形核武器。
跟真实的历史不一样的是,裴家在正史上是正经的名门世家,即便不在五姓七家之列,也差不了太多,但是,在这个世界,裴家其实地位并不算高,没办法,这个世界,武功的地位实在太重要了,家里没几个高手撑门面,这个家族就别指望有多少发言权。偏偏裴家目前唯一的高手高高手,在外压根不是以裴家人的身份出现的,这也让裴家尽管朝中有人,也挺得上头信任,但是做的都是文官,在大多数人眼里,真心没有太多话语权。
这会儿已经是开皇二十年,杨广还是晋王,但是杨勇的储位已经是岌岌可危。裴矩大概早就投靠了杨广,每日里早出晚归,待在家里的时间很少。这个时候,崔夫人已经发现了丈夫的冷淡,她是大家闺秀出身,自然不可能追问裴矩,为什么不肯跟自己做些人伦大事什么的,只得暗自伤神。女人在这样的事情上,总是敏感的,想到裴矩前些年一直在外,很快便联想到,只怕裴矩在外面有人了,有一天便故作无意地说起这事,说道若是裴矩在外面有红颜知己,一直留在外面,对人家姑娘也不好,不如接回来,若是有个一儿半女的,也好及时上了族谱云云。裴矩当时就脸色大变,虽说不曾说什么,不过,看到裴矩的神色,崔夫人还是明白,自己的确猜对了。
从那以后,裴矩干脆明目张胆与崔夫人分房睡了,以前隔上几天,还会与崔夫人同床,虽说只是盖着棉被纯睡觉,但是,如今,对崔夫人客气地好像崔夫人就是崔家跟自己平级的管家一样,在外人面前,倒还是维持着夫妻和睦,举案齐眉的模样,但是府里面,明眼人都知道,老爷与夫人之间,干脆已经是相敬如冰了。
儿子再懂事,也是取代不了丈夫在心中的地位的,尽管身边伺候的人都为她抱不平,竭尽全力安慰她,甚至崔忠表示,可以写信回去,叫崔家帮着调查,敢趁着姑爷在外面办差,勾引姑爷的贱|人到底是谁,把人弄回来,到时候如何收拾,还不是崔夫人一句话的事嘛!崔夫人却否决了这个建议,她不希望崔家卷进这件事里面来,崔家之前押错了宝,支持了太子杨勇,如今杨勇眼看着就要倒霉,崔家正是要小心谨慎的时候,如何能跟自己丈夫对着干,这纯粹是给娘家招来祸端。就算是后世,哪怕夫妻两个离婚了,也没那个女人说放下,就能真的放下的,因此,哪怕崔夫人逼着自己将更多的心思放在儿子身上,也不能缓解她因为丈夫的冷漠而造成的心理创伤。
裴宣虽然努力在崔夫人面前撒娇卖萌,但是,他年纪渐长,已经不可能经常待在母亲身边了,除了吃饭睡觉,他更多的时间花在读书习武上。
没错,他已经开始习武了,这年头的文人,也没像后世一样,手无缚鸡之力,大家或多或少,会学一些防身的本事,裴家也有家传的心法,不过,心法层次并不高,在大唐这个高武世界里面,大概只能算二流,有着小无相功的底子,裴宣可以完美地推动任何功法,而且因为主修的是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并不会导致什么后遗症,尤其,裴家的心法,对于心境见识的要求本来就不怎么高,小无相功模拟起来,自然毫无压力。
裴宣比较庆幸的是,道家讲究清净自然,天人合一,不老长春功作为道家的宝典,很好地掩饰了裴宣身上的先天真气,起码裴矩没看出什么不对来,只当裴宣资质的确很好罢了,心里还得意了一番,哪怕裴宣并不是在他的期待下出生的,终究还是他的血脉,尤其还是个优良的血脉。
作者有话要说:
第6章 病
裴矩再次消失在家中,名义上是奉旨外放,但是谁知道他跑哪儿去了。外面已经说了,碧秀心回到慈航静斋之后,武功再次突破,然后又跑出来行走江湖了,很快,大家就听说,碧秀心跟石之轩旧情复燃,两人如胶似漆,没多久,居然公开宣布,两人成婚了!
听说了这件事,裴宣的脸色难看至极,要是他现在有上辈子的功力,不管石之轩是什么邪王,不死印法如何诡异厉害,他非要找上门去,揍石之轩一顿才行。偏偏他现在小胳膊小腿的,武功刚刚才练起来,尤其,结合第一世所看的书,以及两辈子的见识,他已经发现,上辈子与这辈子完全是两个世界,武学体系也是不同的。金庸架构的武学体系讲究的是招式还有内力,最典型的,便是华山派的气剑之争,当然,也涉及到一些意境上的事情,不过,一般也就是由心法招式演化出来的,如剑意什么的。而黄易书里面的武学体系完全不一样,要是拿儒家打比方的话,倾向于心学,更讲究心境,内力反而不重要。要不然,怎么寇仲徐子陵才得了长生诀,直接进入先天之境,还没修炼几天内力,居然已经能够对上江湖上二流三流的好手,后来,连一流的高手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