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长生劫〖大唐双龙〗〗第10部分

月功,她们总不能说自家的功法外流了吧!”
“师兄既然已经有了打算,那便去做呗!”裴宣自然不反对坑慈航静斋一把,因此便说道,“对了,难道师兄光顾着那两个女人,杨玄感家的遗孤救出来没有?”
杨玄感家的男丁却是不能救的,救出来之后,回过头来,难不成将来做事还要奉他为主不成?因此,救上几个女孩子也便罢了,到时候,无论是联姻还是让她出家,都可以拿着她的名义,召集杨家残留的家臣和势力,回头继承杨公宝库也是名正言顺。
“朝廷的人盯得紧,杨家的女儿在外面也有些名声,认识的人不少。最后不过救了一个十二岁的庶女,还是在家不受重视的那种,只怕也没什么影响力,不过聊胜于无罢了!”歧晖无奈地摇摇头,说道。这年头嫡庶分明,庶出的男子便也罢了,努力一把,将来未必没什么出路,杨家本是汉族里的名门,分得更加清楚,庶子尚且只能委委屈屈在家里窝着,何况是庶女,之所以能够救出那个庶女,也是因为其母身份低微,又早就年老色衰,被杨玄感遗忘,那个庶女在家中过得日子,也就比寻常下人强一些,要说这年头十五岁差不多能出嫁,十二岁就该带出门交际了,可是那个庶女硬是只能住了一个小小的偏房,寻常连露脸的机会都没有,查抄的时候,硬是没几个人想得起她来,这才被钻了空子,将人悄悄接了出来。
只是这样一来,这身份上就很值得商榷了,到时候,谁认这个杨家的小姐还是个问题呢!
因此,这事也就只能作罢了,歧晖只好安慰自己,这么一折腾,杨家除了那个杨公宝库,也就是些残存的影响力了,到时候如何,还得看张玉书自己,张玉书要是能够顺利夺得半壁江山,哪怕随便找个乞丐孤女,说她是杨家大小姐,杨家弘农本家也会当她是真的,甚至将人直接写进族谱里面去,若是张玉书不能成事,便是真的杨家嫡女又如何,杨家没准还要亲自将人否决了,以取信新主呢!
裴宣琢磨了一下,问道:“张玉书最近如何了?”
歧晖听了不由有些无奈道:“张玉书这次被安排在了来护儿手下,来护儿根本没来得及进入辽东,便被杨玄感诬陷造反,自然没捞到什么军功,好在追杀杨玄感的时候,他带着人立下了一些功劳,甚至还配合俘获了杨玄感麾下的一个副将,总算升到了校尉,也算是不错了!只是比咱们预计的差了一些,不过接下来还有机会,只能慢慢来了!”
裴宣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来,接下来可不是机会还很多嘛,杨广还惦记着高丽呢,后来还搞过一次北狩,结果叫匈奴人围了雁门,似乎就是那时候,李世民带了人解了雁门之围,很是出了把彩?这里面实在是很有些猫腻,李阀一向跟突厥人不清不楚,争夺的天下的时候,李阀多次贿赂突厥,问突厥借兵,说不得那次,就是跟突厥人共同演了一场戏!
就算赶不上这两场,这会儿中原这边义军也是层出不穷,多平几次叛乱,军功自然便有了,再加上他身上带着张须陀族人的身份,自然很容易就能出头,等到杨广南下江都,他的机会也便来了。
结合自己知道的情况分析了一下局势,歧晖听得两眼冒光,不由说道:“师弟这般大才,不如去做个军师,将来也能搏个公侯万代啊!”
裴宣摇了摇头,说道:“师兄不必多说,师弟志不在此!”
歧晖不由叹息一声:“我知道师弟的意思,师弟天资极高,只是想要破碎虚空,天资、机缘缺一不可,还得再加上一些运气!即便如此,数千年来,又有几个人成功了!师弟如今尚未及弱冠之年,又得了师叔的真传,即便不能真正长生久视,但是延年益寿也是等闲,何必在乎这几年时间呢?”
裴宣沉默了片刻之后,不由一笑,然后说道:“师兄说的是,师弟定当好好考虑!不过,此时尚未到真正开局的时候,师弟有意出去走走,见识一下天下英雄,磨练一下武艺!”
裴宣可不是什么武痴,两辈子下来,他真正跟人交手的次数少得可怜,哪怕有着天下超一流的武功,但是却真的没什么经验,因此,他需要将自身的武功通过战斗真正融汇一体,要不然,只怕便是二三流的刺客,也能要了他的性命!
第46章 遇虎
裴宣一身简单的道袍,孤身一人行走在小道上。他并没有骑马,不过穿着一双布鞋,似慢实快地行走。裴宣没有走官道,这会儿官道上最多的就是大隋的官兵,简直跟消防员一样到处灭火平叛,裴宣自然懒得跟这些人打交道,因此,走的不过是小路而已。
这一路上很多地方都显得很是荒凉,这也是难免的事情,先是开挖运河,又是征讨高丽,再有那些所谓的义军四起,自然要到处裹挟青壮甚至是妇孺,因此,这一路上往往十室九空,荒草连野,很多小路已经被野草覆盖,只能勉强看得出原本被踩踏过的痕迹,一些瘦骨嶙峋的野犬夹着尾巴在足有半人高的枯草中小跑着,草丛里不时有野兔野鸡什么的窜过。
这边附近的城镇都很是寥落,之前也受到了杨玄感兵变的影响,很多店铺都已经暂时停业了,裴宣自然找不到多少合适的地方补充相对比较美味的干粮什么的,因此,也只好就在这荒郊野岭,自己弄点野味,有的时候遇上荒废的房屋,还能用原主人留下来的锅灶对付一顿。
裴宣原本的打算是每到一地,便向当地的武林高手挑战,不过很可惜的是,这个计划进行了不过小半截,便被裴宣给否决了,说实在的,他如今的武功实在是比较高,这一路上遇到的所谓高手,绝大多数根本扛不住他一招,搞得跟他在以大欺小一般,因此,只得作罢,回头又联系了楼观道的人,弄到了一份天下宗师级别高手的名单,以及他们的得意武功还有大概的地址,当然,如石之轩那一个层次的高手,裴宣还是没那个打算撞上去的,毕竟,那一辈的高手正儿八经是打出来的威名,自己充其量也就比段誉强一点,不至于武功时灵时不灵的,他是真的缺乏打斗的经验,哪怕招式什么地练得再熟,但是,高手相争,胜负只在一线,裴宣如今在武功上其实也是陷入了瓶颈,想要突破,已经不是坐在家里闭关就能够搞定的,因此,还是需要出来走走,增长一些经验,或许会有些灵感。
这年头没有路标,地图也非常抽象,裴宣走的又是小路,很快就偏离了预定的方向,如今竟是越走越偏僻起来,好在他对此并不是非常在乎,眼看着路不好走,干脆便停了下来,就在附近打了只野兔,还有一只山鸡,山鸡处理过之后,往内脏里面抹了一层盐,还加了点胡椒之类的香料,用宽大的树叶包了,又裹上了一层黄泥,直接埋进了火堆里面,兔子洗剥干净之后,直接用树枝串了起来,架在火上烤着,等到撒了调料,香味弥漫开来,又从包裹里面拿了一个颜色有些发黑的馒头出来。这馒头还是之前在小镇上买的,如今很多地方都荒废了,种地的人少,镇上也没什么有钱人,馒头自然不可能用白面,用的却是比较粗的黑面,这可不比后世那种提倡吃粗粮的时候,全麦面包卖得比奶油面包还贵。这年头就算是白面也是挺粗的,更别说混着麸皮的黑面了,裴宣头一次吃的时候,简直以为吃的是砂纸,很磨喉咙。这会儿拿出来,也就是掰开来夹着肉吃。
相对于这个年代的同龄人来说,裴宣其实饭量并不大,进入先天之后,人体的大半消耗完全可以从天地元气中获取,只是大多数先天高手不可能成天打坐炼化天地元气,因此,依旧需要饮食来补充一部分营养。裴宣虽说已经到了行走坐卧之间,均可以吸收天地元气的地步,但是,依旧尚未达到辟谷的境界,因此,不过吃了一个馒头,小半只鸡,又扯了一根兔腿吃了,裴宣也就吃饱了,还没来得及收拾,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声虎啸,裴宣心中一喜,当下挥掌扑灭了火堆,顾不上收拾,便直接提气,往虎啸声传来的地方而去。老虎可是好东西,浑身都是宝啊,若是能够收拾一番,叫人带回去给张果,配合其他的药材,张果便能够练出几种上等的固本培元,甚至是增长功力的丹药来。只是这年头,老虎虽然不是很稀罕,但是,想要遇到,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很多人在山里面住了一辈子,什么野狼野猪的,见过不少,大虫却是连影子都没见过。楼观道虽说是道门,但是出奇的,也很讲究佛门所谓的缘法,若是没有遇上,谁会专门跑过去找老虎的麻烦呢!因此,空有一堆丹方,但是能够炼成的却是不多。
这次裴宣遇上了,正好可以叫人捎回去给师父。不过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裴宣已经跑出了老远,山林里的树枝草丛半点也没有给他带来什么阻碍,他很快在老虎的咆哮声中,竟是听到了人声。
走近一看,却发现是一个穿着粗布短打,手上还拿着猎弓的中年猎户,他这会儿狼狈不堪地躲在一颗大树上,神情惊恐无比,裴宣几乎能够感觉到他几乎要破胸而出的心跳声。树下那只吊睛白额的老虎足有丈许长短,皮毛丰美,很是雄壮,这会儿正对着树上那个猎户,发出威胁的咆哮声,身体也是躁动不已,几次跃起,几乎要够到那个猎户的裤腿。
裴宣根本没怎么去关注那个猎户,他大半的注意力都在那只老虎身上,却是直接在一根树枝上轻轻一借力,人还在空中,便一掌拍出,他用的却是逍遥派秘传的白虹掌力,曲直如意,对付这只大虫,实在是有点浪费,不过,他这一掌却是即刻见效,直接打在了那只大虫的头顶,裴宣的内力何等厉害,这一掌哪怕只是用了三分功力,也差点就将那只老虎的颅骨打成粉碎,那老虎被掌力一激,直接飞出去好几米,撞在了一棵树上,那棵足有尺许粗的大树愣是被撞得发出了闷响,而那只大虫只留下一声凄惨的呜咽声,轰然倒在了地上。
这只倒霉的老虎是出师未捷,便死在了裴宣手里,裴宣刚打算去瞧瞧那老虎的成色,后面那猎户抖抖索索的声音传来:“多谢道长相救,若非道长,小人就要被这大虫给吃了!”
裴宣回头一看,那猎户还紧紧扒着树枝,之前已经是惊恐无比,这会儿虽说没了危险,却也更是后怕起来,两条腿都在发软,抖个不停,竟是在树上下不来了。裴宣不由好笑,飞身而起,将那猎户拎了下来,那猎户两脚刚刚踏上实地,几乎是一屁股坐了下来,好半天才喘匀了气,再次跟裴宣道谢起来。
裴宣问道:“这里已经是深山了,你怎么往这里面来了!”
那猎户脸上带出了苦笑,说道:“道长有所不知,小人这也是没办法了!小人家住在山那边的酸枣村,那儿是方圆几百里地里面有名的穷旮旯,除了能酸死人的野枣,山地里面压根长不出多少东西来,只有花大力气烧荒,多种几亩山地,一家子总算是饿不死!结果,先是有官爷过来,征发民夫去修运河,然后又是要去往什么辽东运粮,别说青壮,就是五六十的老头还有半大的小子,也没几个逃得过去。小人的爹还有两个兄弟也被拉走了,小人当初是在山里面躲了快半个月,才没被算上!家里现在老的老,小的小,我一个壮丁哪里养得活一大家子人,我老娘为了不拖累我,去年的时候趁着我跟我家婆娘下地干活,自己偷偷摸摸上了山,到最后连个尸体都没找回来!”
那猎户说到这里,几乎要哭出声来,他抹了把眼泪,叹道:“本来都是秋收的时候了,结果前些日子,又有一伙人说是什么义军跑过来征粮,咱们家里哪有什么余粮啊,结果那些人竟是连夜将地里的庄稼都给割走了,眼瞅着婆娘孩子都要饿死了,小人原本跟着我家老爹上过几次山,这会儿实在没办法了,也只能上山找个活路,谁知道,才进山不久,就遇上了一窝山猪,小人哪里敢跟山猪撞上,因此便往里头走,结果追着一只黄羊的时候,竟是遇上了大虫,若非道长及时赶到,小人这便……”
裴宣不由心生怜悯,难怪有个说法叫做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这还是乱世初现的时候呢,寻常的百姓已经是深受其苦,快要过不下去了,他想了想,问道:“贫道也是途经此地,一时却是迷了路,可否请壮士带个路,让贫道在酸枣村歇个脚?”
“道长神仙一样的人物,对小人又有救命之恩,说什么请不请的!”那猎户有些局促道,“只是小人之前光顾着逃命,却是将之前的一些猎物给扔了,道长稍等片刻,让小人将猎物捡回来!”
裴宣终于知道这人是怎么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的了,他实在太贪心了,光是什么兔子野鸡的,就弄了一大串,还有一些麂子狍子之类的,亏得他力气不小,要不然,这一堆猎物,也不知道他怎么才能弄回去。不过这也可以理解,一家子都快饿死了,自然需要能弄多少吃的,就能弄多少回去!
直到现在,裴宣才知道这个猎户的名字,这猎户的名字很简单,就叫牛三,乡村里面多半如此,按照排行,一二三四地排下来就行,牛三刚刚还一副吓得腿软的模样,这会儿却是浑身挂满了猎物,精神百倍地在前面引路,裴宣直接拖着那只死老虎跟在后头,没办法,这老虎太大了,怎么着都得磕磕碰碰的,碍事的很,因此,还不如拖着走方便,虽说会损伤了皮毛,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第47章 酸枣村之变
牛三又没有习过武,哪怕常年劳作,脚程也快不起来,走了足有一天,才算是带着裴宣出了山,远远的就能看到一处小山村。这会儿差不多到了饭点,但是村里面却只有寥寥无几的炊烟,牛三叹了口气,对发出疑问的裴宣解释道:“大家家里都没什么余粮,一天不过是做上一顿饭糊弄一下肚子罢了,有的两三天才能吃上一顿,这会儿哪有几个人家做饭呢!”
尽管有炊烟,不过很显然,空气中传来的却是一些苦涩的焦味,还有一些古怪的似乎是药材的味道,裴宣神情有些古怪,里面的确有些草药的味道,只怕是这些人家实在是找不到东西吃了,便是杂草树皮,也得啃了,里面有些草药也是难免的,好在闻味道不过是些寻常的辅药,好歹吃不死人。
这山村看起来大概有七八十间屋子,有的大概是没有分家,因此房子都连在一起,别的就显得有些稀稀拉拉,这里的土地的确非常贫瘠,便是地上的杂草,都显得矮小枯瘦,很多人家门前屋后也有菜田,里面种的也就是普通的菘菜之类的,但是大多数人家都已经吃掉了,剩下来的也是一副极度营养不良的模样。这种说白了,就是鸟不拉屎的地方,放到后世,还能出去打工挣钱什么的,但是在这种年头,这些人想要活命,是何等艰难。别说什么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之类的话,这年头的山是那么容易进的吗?牛三要不是遇上了裴宣,最终也就是老虎拉出来的新鲜排泄物,这还是他有些经验呢!
裴宣有些索然,顺手将那头大几百斤重的老虎丢在地上,说道:“行了,叫了你们村里的人,将这老虎处理了,肉都归你们,虎骨虎筋虎皮留下来就行了!”
牛三又惊又喜:“道长真是救苦救难啊!”
裴宣被说得哭笑不得,还没开口,牛三几乎是连蹦带跳地往村里面跑,先是往自家房子去了,将身上的猎物放了下来,然后便跑出来到各家传话,这村子里真的没有多少人了,多半都是老弱妇孺,年轻人很少,多半都是面黄肌瘦,衣衫褴褛,看起来,牛三竟是比较好的了。
后来裴宣才知道,牛三他们家的确是村里比较富裕的一个人家,原本家里人口就比较多,几乎是年年开荒,祖上又传下了打猎的手艺,除了卖肉之外,硝制的皮子也是一笔收入。牛三的父亲当年还曾经在山里抓到过一对红狐,跑到附近的县城卖了近十两银子,只是等到大业年间,官府盘剥愈发严重,辛辛苦苦跑到县城去,入城费是一笔,到了市场上又得交税,衙役们要来打秋风,要是遇上不讲道理的混混流氓,还不够被他们敲诈的!因此到后来牛家即便是打猎,也就是自家用了。
村里的人听了牛三的话,一个个看着裴宣,脸上颇有敬畏之色,那几个年轻一些的,顾不上这个,直接找了刀子出来,开始洗剥那只老虎。因为裴宣说明了虎骨虎筋要自己留下,他们拿着刀将骨头剔得干干净净,几乎连一点血丝都不见,几个小孩顾不得害怕,一个个蹲在一边看着,口水几乎都要留下来了。
裴宣将包裹里剩下的几个黑面馒头掰开来给那几个小孩分了,这玩意裴宣觉得粗糙,难以入口,这些小孩可不这么想,一个个直接就往嘴里塞,因为馒头放的时间有点长,比较干硬,结果那几个小孩硬是宁可被噎得翻白眼,也要急急忙忙往嘴里送,知道吃到了嘴里,咽了下去,一个个脸上才放松下来,露出了傻乎乎的笑容。
裴宣心里不由叹息,果然是仓廪足而知礼仪,这几个小孩想必家中还有兄弟姐妹,但是一个个都饿到这个程度了,哪里还有什么谦让之意,在快要饿死的时候,什么都是空的。
没过多久,那只老虎已经被剔得干干净净,就剩下一张皮还有一副白森森的骨头架子了,除了颅骨上有着清晰的裂纹,几乎是完好无损,剔下来的肉也有好几百斤,各家分了一些,剩下的,便有人抬了一口大缸出来,将这些清洗了一些,直接放入了大缸里面,又往里面放了些乱七八糟的如菜干葛根之类的东西,倒上了大半缸水,直接就在空地上炖煮起来。
山里面别的缺,柴火却是不缺的,因此,大缸边上是用足了柴火,全村的人都眼巴巴地看着,等到沸腾之后,便冒出了一些带着点古怪的肉香,裴宣之前瞧了他们草草清洗,也就是洗去了表层的一些血水,连同血管血块都留在其中,便是一阵腻味,因此,很快便托词自己近来持斋避了开来,倒是村里的老小,一个个甚至不能完全熟了,便上前先各自舀了一碗连盐都没放几粒的汤,一个个忙不迭地喝了起来。
这一日,村里的人个个肚子吃得滚圆,几乎要走不动路,裴宣很怀疑他们第二天要泄上一场,便叫人采了这边那些酸枣,煮了点茶,让他们喝了,免得肠胃不调。
裴宣晚上的时候便歇在一件空房子里,这家原本也有四五口人,只是父子两个被拉去服徭役,剩下的不过是一个媳妇带着两个还不大的孩子罢了,一个年轻的女人,哪里养得活一家子,去年的时候,便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娘家,听说已经改嫁了,这房子也就空了下来。牛三从家里找出了一床还算干净的粗布被褥,又让自家婆娘仔细将屋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番,这才让裴宣住了进去。
裴宣和衣睡了一晚,第二天问清楚了前往县城的路,便跟酸枣村的人告辞,然后带上拆开的虎骨与有些污损的虎皮离开了。
这年头平民百姓不得走官道,因此,酸枣村的人指的路自然也是小路,裴宣沿着小路一直往县城而去,没过多久便是听见一阵马蹄踢踏声,还有沉重的脚步声,往相反的方向去了,裴宣一开始不以为意,大隋这会儿到处镇压反贼,官道上见天的有官兵往来,自是没什么稀罕的。
裴宣走到半途,忽然心中觉得有异,他虽说这些日子都是走的小路,并未进城,却也不曾听说附近有人反隋作乱,牛三倒是说过义军的事情,但那是个把月之前的事情了,那伙人早就不知道逃到什么地方去了,之前他虽说没有见到那伙官兵,但是他们身上的杀气却是被裴宣感应到了,既是没有敌人,何来杀气呢!裴宣忽然想到,似乎还有杀良冒功这回事,因此当即转身返回酸枣村。
酸枣村这会儿还是清晨,这会儿村民正在处理昨日分得的虎肉,这天虽然渐渐凉了下来,但是新鲜的肉食本就不容易保存,盐又很贵,因此,村民们正在想办法将虎肉弄成肉干,好存着慢慢吃。
哪知道村外传来了马蹄声,这年头,有马的除了官兵便是贼寇,双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来了就没什么好事,要么征粮,要么征税,还有就是拉壮丁,因此一个个开始躲避,连同一帮老弱也不敢出头,躲在屋里悄悄往外看。
谁知道这次来的一群,可不是跑过来征粮的,这队隋兵不过百人左右,领了上头的命令,说是剿匪,但是,却是把人给追丢了,生怕回去之后不好交代,几个军官一商量,便打算找些偏远的地方,胡乱砍上几个人头带回去凑个数,地方偏远一些,回头就算事发,也能推脱到乱匪头上,皆大欢喜。
下面的人固然也有人心中觉得不对,但是,军中规矩很严,上峰便是叫你杀人放火,你也得照做,何况他们对此心理负担也不是很重,这年头,杀人屠城其实是常态,屠杀平民这种事情,不管那支部队都干过,这样一来振奋士气,二来,比起跟那些有着武器铠甲的反贼作战,自然是杀手无寸铁的平民要方便许多,反正军功不会少,还能抢到一些财物,自然底层这些士兵很快也没了心里负担。
裴宣到的时候,正看见几个穿着盔甲,应该是军官的人骑在马上不动,身边有十几个亲兵护卫着,而村子里面,一些隋兵一家一家地踹开大门,狞笑着挥动了屠刀。
裴宣心中一下子升起了怒气,当即飞身而起,一脚踢起一块石子,石子在他的内力灌注下,发出尖锐的呼啸声,直接打中了一个正举刀砍向一个才□岁大的男孩的隋兵的后脑勺,那隋兵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就倒了下来,刀依旧握在手中,也随着他的倒下落下,那个男孩已经被吓呆了,甚至不知道如何躲避,裴宣已经飞身而至,将那男孩拎了出来。
“什么人?”一直在村子中间看着手下屠杀的那军官一眼就看到了这场意外,立刻大惊,他能走到这一步,自然知道江湖上那些高手的厉害,不过,却也没有惊慌,在他看来,裴宣也就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罢了,因此立刻下令手下不要去管那些村民,直接围上了裴宣,结成了军阵,向着裴宣砍去。
第48章 襄阳
说实话,武功在军阵之中其实作用不是很大,毕竟,军队说白了,就是一种战斗机器,在某种情况下,可以不畏生死,不计伤亡,而即便是宗师级的高手,无论是体力还是内力,其实都是有限的,先天高手固然内力能够生生不息,但是一来,补充赶不上消耗,二来体力却是不可能随时补充的!好在裴宣这回遇到的也不是隋兵中的精兵,人数也不算多,裴宣很快被一群隋兵围住,他们到底是正式的府兵,经受过训练,装备也不错,一手持盾,一手持刀或是长矛,将裴宣围在中间,向他砍来,他这下子知道为什么江湖上空手的人比较少了,对付这些杂兵,靠掌力显然很浪费,用擒拿手吧,那些人手里拿的都是长兵器,直接拉开了距离,空手就显得很费力了,裴宣轻哼了一声,劈手夺过一把长矛,运起内力一震,长矛立刻断成十几截,向着这些隋兵的面部电射而去,这些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直接打上了面门,差不多都深陷入头骨之中,自然是不活了!
裴宣如法炮制,直接随便拿过一样兵器,什么长刀长枪之类的,均是震碎之后,以独门心法,化作暗器丢出,即便有人来得及举盾,但是,这些不过是底层的府兵,盾牌多半就是木制的,挡挡寻常的刀箭不成问题,遇上裴宣发出来的暗器,直接就被洞穿,一会儿便死了一地。这些并非职业兵种,作为府兵,其实就是后世那种民兵,因此,很快精神就几乎崩溃,不敢继续涌来,四散溃逃开来,裴宣却是不以为意,依旧是如之前一般,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除了原本的村民,竟是没几个站着的人了。
几个军官大为惊恐,见得这等情况,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是踢到铁板了,连句狠话都不敢说,直接打马便要跑,裴宣冷笑一声,也不追赶,却在后面一踢地上散乱的兵器,这些兵器便直接飞起,很快便传来几声惨叫,几个人直接被踢中了后心,从马上摔了下来,已然没了气息。
空气中弥漫着浓稠的血腥味道,裴宣身上却是半点血也没有沾到,他对此没什么不适之感,之前跟着杨广去辽东,便是攻城伐地,也是尸骨遍野,比起那个来,这儿就显得很小儿科了。因此,连脸色也半点不变。倒是村里那些村民,这会儿都走了出来,有的看着满地的尸体,不由脸色颇为难看,有的闻到这近乎粘稠的血腥味,不免有些作呕,不过也不严重。这等乱世,人吃人都是有的,大家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好。
这边村民们也顾不上别的,又是一股脑儿跑过来跪下给裴宣磕头谢恩,裴宣摇了摇头,只是叫他们将尸体什么的处理干净,免得被官府找上门来,实在不行,进山中躲躲也行,村民们都应了下来,很快散开忙碌去了,几个年轻人盯上了那几匹主人已经死了的马,他们可没什么粮食草料喂马,看他们的眼神,纯粹是将那几匹马当做会走的肉了!这等军马都是有烙印的,村里人养不起,也不敢拿出去卖,因此,杀了吃肉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见村民们忙着善后,裴宣也不多留,救人救到底,村民们能够善后的地方也就是这村子附近罢了,裴宣直接出了村,将那些隋兵来时的路给处理了一番,然后又故布疑阵,将线索给引向了另一条路,如此,即便官府有意追究,也追究不到一个只有一些老弱妇孺的小村子来。
等到裴宣终于到了县城,才发现自己又到了襄阳附近,看起来之前走的偏差实在有点大。襄阳如今最出名的不是太守,而是汉水派的龙头老大——双刀“钱独关”,这人名字有些耳熟,不过这么多年下来了,原著里的什么人,裴宣记得的也就是一些名气很大,戏份也很足的,对钱独关也就是觉得耳熟罢了,倒是楼观道给的情报里面说,钱独关似乎是魔门阴葵派的人。
阴葵派传承的是上古巫女的道统,因此历代以来,都以女子为尊。阴葵派的弟子所学习的武功,也不外乎是将男人当做玩物,但是,比起慈航静斋,却是落了下乘,阴葵派好歹想要将武功练至大成,还得保持纯阴之体,但是慈航静斋赫然已经将肉身视作臭皮囊,随时都准备着布施出去。双方都是玩弄人心的好手,但是,一个是处在一直以来四分五裂,混乱不堪的魔门,一个背后有着一整个佛门做靠山,这也难怪几百年来,阴葵派硬是抗不过慈航静斋,甚至每每得意弟子赌斗,也是屡战屡败了!
尤其很遗憾的是,就算是后世,男女也从未平等过,就算是武则天的时候,女官也不过那么几个,还多半局限在了内朝,如今外面的事情,归根结底做主的还是男人。阴葵派破出了几个挺出色,在外面也做下了一番事业的男弟子,比如说钱独关,似乎还有个林士宏也是阴葵派弄出来的,结果自然是谁也没能成事,这也是阴葵派内部掣肘的问题。什么都想要靠着江湖武功来解决,那么千军万马又有何用!
这天下,什么有德者居之的话,那只有傻瓜才相信,孔子弄出了个春秋笔法,将上古时候明明充满了阴谋气息的权力交换变成了温情脉脉的所谓禅让,就像能够掩饰不择手段争权夺利的实质一样。历朝历代的开国皇帝,有几个是真的有德?秦始皇便不用多说了,是个穷兵黩武的,又刚愎自用,偏生还没摊上一个好的继承人,愣是将大秦给玩完了。刘邦不过是个流氓混混一流的人物,对于父母妻子尚且毫无顾惜,好在还算知人善任,但是却是个鸟尽弓藏的。再往后,刘秀、曹操、司马昭等等,无不是枭雄之流的人物,真的有德的,在乱世,连自己的性命都未必能够保全,还天下呢!说白了,谁拳头大,谁有道理!李世民能够弄得大家忽视玄武门之变,还有渭水之盟,随便改史,哪怕糊涂事干得也不少,史书上也得说他是一代明君。甚至是千古一帝。
楼观道在城外就有一家小小的道观,香火还算旺盛,裴宣过去出示了身份,叫人将自己带来的虎骨虎皮捎回终南山给张果,在道观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便打算在襄阳好好逛一圈,上次不过是路过,甚至连城门都没进,这次倒是可以好好转一圈再说。
裴宣依旧穿着一身青色的道袍,这年头出家人还是比较受优待的,加上他生得俊秀,身上自然带着一种云淡风轻的气质,因此他连城门税也不用交,便直接进了城。
襄阳如今还保持着相对的繁华,不过看得出来,官府对于襄阳的控制力度已经很小了,城门口的军卒懒洋洋的,没什么精气神,一些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良民的流氓混混公然在城门口晃悠,街道上看不到什么巡逻的衙役,居然是一些帮派的人在那边收保护费维持秩序。
这个世界因为武功流传还是比较广泛的,各地都有武场,黑帮什么的也会给下面传授一些粗浅的武功,习武之人,只要不入先天,就需要从食物中获取大量的能量,因此,一日两餐显然不足,一日三餐甚至更多才是常态,因此,城镇的居民,慢慢也已经形成了一日三餐的习惯。
这会儿已经是中午,外城这边本就店铺林立,多有酒楼还有一些小食铺,这让因为入了秋,变得寒冷的空气也变得暖洋洋起来。
裴宣直接拐进了附近一家陈记酒楼,看着门口的牌子的陈旧程度,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