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长生劫〖大唐双龙〗〗第11部分

就知道这里是老字号了,这会儿生意也很是不错,裴宣也没要什么包间,就在大堂要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直接打赏了跑堂一把铜钱,让他叫厨师捡着拿手的菜配好送上来。
那跑堂很快端了一荤一素两个冷盘过来,荤的是一碟子白斩鸡,素的是一碟子蚕豆,又配了一小壶酒,裴宣自斟自饮,慢慢吃着。然后又留心听着大堂里面那些人在说话。
这会儿说得比较多的,除了江湖上的事情之外,主要还是各地的义军以及杨玄感造反的后续事件。
杨玄感已经死了,但是,杨广显然没有罢手的意思,他直接就跟裴蕴说:“玄感一呼而从者十万,益知天下人不欲多,多即相聚为盗耳,不尽加诛,无以惩后。”因此裴蕴等峻法治之,所杀三万余人,皆籍没其家,枉死者大半,流徙者六千余人。杨玄感围东都,曾开仓赈济百姓,凡受米者,皆坑之于都城之南。
这里面牵扯到的人实在是很多了,坐在这里的很多都是江湖人还有些行脚商人,有些亲眼见到了之前的事情,甚至差点还被牵连了,这会儿说起来,不免心有余悸。襄阳这边既然官府控制力度不够,如今的太守窝在太守府中,寻常政令几乎出不了门,也只能醉生梦死,因此,酒楼里面的人也没有太多忌讳,一个个七嘴八舌,说起之前的事情来,要么胆战心惊,要么便是义愤填膺,一个个灌饱了黄汤,便开始破口大骂,什么昏君奸臣的,什么都在骂。杨广是昏君,裴蕴自然是奸臣,裴宣听着不由暗自摇头,在杨广手底下过日子,你要是真的清正,哪里还混得下去!
这边正听着,忽然又几个穿着劲装的人过来,站在了裴宣面前,神情颇为恭敬:“小人见过裴公子,我家帮主命小人给裴公子送来请柬,还请裴公子收下!”
第49章 东溟派
“你家帮主?”裴宣接过请柬,请柬做得很是精美,用的是洒金泥笺,上面的字也还算不错,龙飞凤舞,铁画银钩,很是苍劲有力。用词也很是客气,然后裴宣看到了落款,是钱独关。
裴宣不由恍然,自己的身份,寻常人自是不知道,但是钱独关这样的,却是出身阴葵派,自己也是一方大豪,知道裴宣的大致身材面貌却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怕裴宣刚刚进城,就叫汉水帮的人注意到了,因此这边才坐下来,那边就送来了请柬,只是不知道是单请自己一个人,还是正好有宴,但是他也没有追问,合上请柬,点头道:“告诉你们帮主,我今晚一定前去便是!”
来人也没搞清楚裴宣是个什么身份,自家帮主为何这般看重,不过,见裴宣应了下来,也是松了口气,当下便恭谨地退下了。
酒楼里面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边的事情,依旧继续说着外面的事情,说到一件事情的时候,裴宣便是吃了一惊,南方那边上个月也有人举起了反旗,吴郡朱燮,晋陵管崇聚众攻掠江左。朱燮本为还俗道人,涉猎经史,颇知兵法,为昆山县博士,与数十学生起兵,百姓苦役者赴之若归。管崇志气倜傥,隐居常熟,自言有王者相,聚众起兵。朱燮、管崇共推刘元进为主,皆任尚书仆射。
刘元进之前就与韩相国相约举旗呼应杨玄感,刘元进部众至数万,进据吴郡,称天子,置百官。结果大隋这边反应很快,韩相国聚众十多万,不过多半是乌合之众,起事不足两月,便兵败被杀。
这年头,造反的人很多,朱燮管崇在后世几乎没人知道,但是,这会儿就有人说朱燮原本在哪家道观出家,前些年还了俗,置办下了不小的家业云云,朱燮出自道门,他率领学生造反,谁会相信这里面没有道门的手脚,只是也不知道是道门哪一支罢了,只是时机实在有些不对,杨广如今正是敏感的时候,尤其吴郡那边虽说是南方,却也是繁华之地,杨广哪怕如今还没有南巡的意思,也不会允许南方有这么多的不稳定因素。
裴宣也没有多想,南方这边的道观其实多半源自当年的葛玄,跟楼观道不甚亲近,反而是颇为亲善上清派,自然不会操这个闲心,至于杨广会不会迁怒道门的问题,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道门不是什么软柿子,杨广能够随意坑杀百姓,却绝不可能随意得罪门阀或者是如道门这样的庞然大物。当年有佛门中人在大街上宣称弥勒降世,公然作乱,佛门依旧香火繁盛,杨广连多深究尚且不能,何况不过是一个早就还俗,明面上跟道门扯不上关系的人,何况,那人论起来还是大隋的底层官员呢!
用过了午饭,裴宣便在大街上随意行走,虽说战火没有吹到襄阳,但是这边已经受到了影响,襄阳本是四战之地,因此,眼见着乱世将至,城中的人多半都有些惴惴不安,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一点风吹草动,便惶恐不已。路边上乞丐很是不少,一个个无精打采的坐在墙根下,但是却很难乞讨到什么东西,毕竟大家都不容易,因此多半都是面黄肌瘦。这也难怪,各路所谓的义军想要充实兵力,自然不可能真的是登高一呼,从者云集,老百姓谁会喜欢干这种掉脑袋的买卖,因此,多半还是裹挟无辜的平民,老弱妇孺跟不上队伍,自然被抛弃,而青壮却是很重要的战斗力,自然会被保留下来,即便有能够逃走的,到了城里面,一般也能找到事情做,汉水帮之类的帮派,也会在这些流民乞丐里面挑选年轻力壮的,补充到帮派里面去,好壮大自身的势力。
在襄阳城中逛了一个下午,裴宣才找了个人问了路,往钱独关设宴的金风苑而去。
金风苑是襄阳城一个有名的园林,原本是个富商所有,这个富商运气很背,得罪了当时的官府,因此杨广迁都洛阳,要征召各地富商充实洛阳的时候,他便被官府报了上去,不得不变卖了襄阳这边的产业,拖家带口去了洛阳,至于这里面被人盘剥了多少,那就不好说了。
金风苑如今已经是汉水帮的产业,钱独关虽说并不住在这里,但是却常常用金风苑宴客,裴宣到达的时候便发现,大概钱独关并没有请几个人,门口也没停什么车马,不过几个仆役在门口守着,见得裴宣过来,出示了请柬,连忙引着裴宣往内行去。
金风苑内,钱独关正与几个手下说话,很快便有人轻声禀报,裴宣到了,钱独关连忙站起身来,说道:“怎么不早说,快头前带路,我亲自去迎接!”
“不过一个书生罢了,帮主何故如此殷勤!”汉水帮的一个堂主不由说道。
一边钱独关的军师郑石如却是摇头道:“堂主此言差矣,这位谪仙人若仅仅是一个翰林,咱们连朝廷也未必放在眼里,何况一个寻常文人!这位裴公子不光是出身闻喜裴氏,还是楼观道的真传弟子,是当代观主的师弟,据说楼观道这几年针对佛门搞出来的许多动作,多有他的手笔,这等人物,哪里能够轻忽!”
钱独关点点头,说道:“军师说的不错,这位谪仙人可是不能小觑啊!”
楼观道的名声,说实话,远远没有如魔门慈航静斋这样响亮,但是,谁也不会真的觉得道门好欺负,汉水帮在道门眼里,那就是乡下土财主,根本瞧不上眼的,因此虽说几个手下心中还有些不服气,还是跟着钱独关到了二门迎接裴宣。
裴宣见得钱独关竟然亲自过来出迎,不免有些惊讶,不过脸上却是不动声色,钱独关穿着一身华服,戴着高冠,这会儿便上前笑吟吟道:“谪仙人莅临,实在是叫寒舍蓬荜生辉啊!”
“哪里哪里,一点虚名,不足挂齿!”裴宣也是含笑客气道,“钱帮主实在是太客气了!”
两边都在谦虚,不过还是一起往宴客的大厅而去,钱独关有些歉疚道:“尚有贵客未曾到来,还请裴公子稍待片刻!”
“哦?不知是哪方俊杰?”裴宣本来觉得自己天黑了才过来已经够晚了,想不到还有更晚的。
钱独关有些赧然道:“鄙帮与东溟派有些往来,东溟派公主带人过来,如今就住在左近,想必一会儿就过来了!”
说实话,对这事他真的很头疼,东溟派跟阴葵派的关系是扯不干净的,东溟夫人单美仙是祝玉妍与岳山之女,单美仙后来又被边不负强迫生下了单婉晶,说实在的,东溟派最初不过是琉球那边的小门小派,在琉球当地固然有些根基,放在中原,又算得了什么。但是祝玉妍对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心中有愧,嘴上不说,自然命阴葵派的人对东溟派多有照拂,东溟派因为阴葵派的缘故,才算是在中原立足,并且把持了很大一部分的兵器交易,在各个势力中周旋,不被掣肘。
钱独关在阴葵派地位并不高,身边那个所谓的小妾白清儿便是阴葵派派在他身边的钉子,只是,白清儿自己跟阴葵派也是貌合神离,白清儿天资很好,虽说修炼的不是天魔大法,却也是阴葵派中排名很是靠前的姹女心经,原本在她心里,自己是可以继承阴葵派的,结果出了个绾绾,天资极高,短短十年间,便将天魔大法修炼到了第十五层,在阴葵派堪称前无古人,又是祝玉妍的亲传弟子,整个门派中的大半长老都已经默认绾绾就是阴葵派的下一任掌门,这让白清儿如何甘心。钱独关要说武功,虽然入了一流,却不过是一流里面吊车尾的那种,毕竟,一来是天资的问题,二来他并没有得阴葵派的真传,不过此人却是枭雄之性,白清儿跟着他,却是享受了不少荣华富贵,白清儿也没指望钱独关能北面称孤,但是以钱独关的能耐,将来凭着襄阳,自身又有手段能耐,也能搏个封侯拜相,将来论起权势,自己也未必会在绾绾之下,因此与钱独关一拍即合,两人直接联手,对阴葵派那边阳奉阴违,虽说没有正式独立,却已经对阴葵派那边的命令不怎么遵从了。
但是对上东溟派,钱独关依旧是拿不起架子来的,他对阴葵派那边敷衍,是因为祝玉妍对这些事情并不关心,祝玉妍最关心的是绾绾的武功进度,能否使她能在将来与慈航静斋传人的决斗中胜出,另外就是打败石之轩和一统魔门。但是若是得罪了东溟派,只怕祝玉妍能亲自找上门来,对于这等宗师,钱独关可是没有半点底气的,因此,自然对东溟派很是客气。
正说话间,外面便有人唱名,东溟派的人终于到了。为首的自然是东溟公主单婉晶,旁边站着的是一个长得还算俊秀的青年,对这单婉晶很是体贴殷勤,身后还跟着几个随从。
第50章 主角
东溟派在中原的地位很微妙,这会儿是乱世,依仗他们的人不少,打他们主意的人自然也不少,单婉晶虽说家学渊源,但是单美仙毕竟是还年轻的时候就破门而出,很多精髓尚未学到,而且,碍于阴葵门的门规,也不可能将门派内的秘传武功传授给女儿,那样的话,即便单婉晶是祝玉妍之女,阴葵派也会找上门去。因此,单婉晶的武功算不上非常高明,当然,以她的年纪,在同龄人中,还算出色,只是如今天才辈出,单婉晶就显得武功略微差了些。
单婉晶是东溟派未来的掌门人,琉球虽说一直以来是中原藩属,不过天高皇帝远,中原几乎从来不会管到那里去,自然,东溟派在琉球就是土皇帝,单婉晶这才得了个东溟公主的称呼,算是名至实归。只是,也因为这个,单婉晶这次跑来中原,算起来是独当一面,东溟夫人自然是不放心,给单婉晶加派了不少人保护她。
钱独关在那边笑吟吟的给裴宣介绍,能跟着东溟公主出来赴宴的,自然都是东溟派比较核心的弟子,尚明暂且不说,尚家原本才是琉球的地头蛇,东溟派本就是尚家的地盘,当年东溟夫人单美仙因为被边不负女干污,破门而出,为了夺得东溟派,自然要跟尚家打好关系,因此,正巧单美仙生下了单婉晶,为了稳固地位,便给单婉晶与尚明订了亲,只是单婉晶对尚明其实没有多少男女之情,尚明也不是什么多出色的人物,单婉晶何等高傲,如何会对他动心,只是碍于婚约,以及东溟派的归属,不得不从罢了。
另外的随从,一个个看起来也均是一流二流的高手,然后,有两个名字引起了裴宣的注意,便是徐子陵和寇仲,这两人竟是加入了东溟派,看样子,果然是有主角光环的人物,到哪里都不会被埋没。
寇仲和徐子陵两个人虽说只是乞儿出身,但是论起资质悟性,却是不差的,两人也不是什么甘心平凡的人,为了不受竹花帮那帮混混的欺负,他们自然也要努力积攒自己的本钱,因此,经常跑到石龙武场那边偷看人家习武。石龙丢了长生诀,自然不可能窝在家里闭关了,没了长生之望,竟是让他看破了原本的执念,武功再上一层楼,因此,便琢磨着收几个徒弟,好传下衣钵,结果正巧瞧见了寇仲和徐子陵。虽说没有正式摸骨查看根骨资质,但是两人仅仅靠着在外面偷学,却也学到了不少招式,不免欣喜,打算考校他们一番,便将他们收入自己的门下。
石龙无儿无女,将来的势力财产自然是交给徒弟继承,因此,原本的几个弟子已经将石龙的一切视作自己的财产,如何能让几个平常看了都嫌脏的混混无赖加入进来,分薄了自己应该得的那一份,因此,心中便生了歹念,回头便设了局,诬陷寇仲徐子陵偷了某个大户家的什么东西,竟是说动了官府捉拿两人,两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一群人撵得无处藏身,不得不离开了扬州,原本说是投奔义军,不过两人一看,那些义军这边才打起了旗号,回头就被镇压了,杨广对于叛乱的百姓极为残酷,往往一旦镇压,不管是主使者还是被迫裹挟从逆,通通坑杀,不由心惊胆战起来,哪里还敢说什么义军不义军的事情。结果只得沿着运河打算往苏杭那边走,结果遇上了东溟派的人。
东溟派一开始不过是想要在当地招收几个杂役弟子,结果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很快显露了卓越的习武天赋,修炼不过半个时辰,便有了气感。下面的人也不敢隐瞒,自然报了上去,上面一看,这两人居然是武学天才,立马大喜。东溟派看着势大,但是论起高端战力,不过是东溟夫人跟尚老罢了,尚老比起东溟夫人还差了一筹,底下的人才是真的青黄不接。毕竟琉球那边人口才多少,按照比例的话,又能出几个武学上有天赋的人,东溟派又是外来的,不可能在中原大肆收徒,绝对会被中原的各大门派抗拒,因此,东溟派急需要补充新血,这回见到两个没什么根基,偏偏武学天赋高得吓人的少年,自然是大喜过望,东溟夫人竟是亲自出面,将两人收入门下,传授高深的武功。两人自然抓住了这次机会,有着东溟派的支持,他们自身资质又极高,也不会像原著一样,过了修炼的年纪,经脉定型,这会儿正是好时机,因此,武功进益很快,竟是在短短一两年的时间里面,便达到了二流的层次。
武功到了这个层次,自然不是一味苦练就可以的,这次单婉晶缠着要独当一面,自己出来做事,东溟夫人便顺水推舟,将寇仲徐子陵两人也加入到了队伍之中,一来让他们保护单婉晶,二来也是让他们在外有机会历练一二。
裴宣自然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不过见得寇仲徐子陵两人如今已经是昂扬少年,身上已经看不出出身市井的油滑味道,却是多了几许独特的味道。寇仲身上多了一些自信的霸气,而徐子陵也不知道修炼的是什么武功,看着却显得颇有一些道家云淡风轻的意味。徐子陵这人,倒是天生适合修道的,可惜的是心性不坚,容易被动摇迷惑,修炼到宗师还算容易,再往后,就容易被心魔所困,难以存进了。
那边介绍了东溟派一行,钱独关又笑眯眯地开始介绍裴宣:“这位是裴公子,圣上亲封的翰林学士,士林里面盛传的谪仙人便是他了!”
单婉晶带着点好奇看向了裴宣,裴宣看着年纪跟单婉晶差不多大,这会儿依旧穿着一身道袍,虽说年少,却是青衫磊落,俊美出尘,单婉晶见过不少少年俊杰,自然不会真的就芳心大动,不过对裴宣还是生出了一些好感,当下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微微行了一礼:“原来竟是谪仙人,久闻大名了!”
一边尚明也不是什么只知道争风吃醋的人,若非出了个单美仙,他就是东溟少主,虽说武功不算济事,心胸也未必开阔,但是眼光却还是有的,他倒是不在乎什么谪仙人的名头,对于江湖上的人来说,吟诗作赋也没什么用场,但是,对于裴宣的背景,如今天下人知道得也很是不少,裴矩之子,楼观道的弟子,这都是比较有分量的。因此,这会儿也很是客气,上前抱拳行礼道:“原来是裴公子,实在是久仰久仰!”
“尚公子实在是太客气了!”裴宣也是含笑抱拳道。
一边钱独关笑吟吟地将几个人各自引到座位上坐下,这才轻轻拍掌,示意开席。
两队穿得很是轻薄的侍女端着盘子迤逦而来,这年头不是大圆桌吃饭,用的都是小案,一人或两人一席,大家都很舒心自在。
钱独关坐在主位上,身边一个穿着白色纱裙的妙龄美貌女子跪坐在一边伺候着,这等宴席上,大家都是只谈风月,并不谈什么正事,也没人不开眼,要裴宣作诗什么的,他们还没那个分量,因此,不过是推杯换盏,各自恭维罢了。
钱独关的确有些一方霸主的意思,要说起来,一群人中,钱独关无论是出身还是势力,其实都是最低的一个,毕竟汉水帮说起来似乎挺有气势,但事实上,真正拿得出手的人并不多,底下的那些香主堂主什么的,武功也就是二三流的水准,再底下,更是多半就是混混一流,会点三脚猫的功夫罢了。但是他却并不显得弱势,反而就是摆出一副东道主的样子,言笑晏晏,他不是那种寻常的武林中人,当年为了从阴葵派中脱颖而出,取得一定的实权,他读过不少书,在很多事情上很有见识,这会儿自然是挥洒自如,显得很有风度,倒是让人对他高看了一眼。
单婉晶头一回自己独当一面,不过看起来还算不错,一直表现得很是温和淡定,举止颇有章程,言谈间虽说颇有傲气,但是,以她的身份来说,并不会让人觉得不爽,反而觉得理所当然。尚明在她旁边就显得颇有些妻管严的模样,对她小意殷勤,别人见了,嘴上说他温柔体贴,心里却还不知道怎么想呢!毕竟,如今可不讲什么绅士风度,确确实实是个男权社会,单婉晶很明显对他这个未婚夫可有可无,尚明却是一副巴结的模样,着实叫人心中颇为微词。只是这也难怪,随着时间的增长,尚家在东溟派的势力已经大不如从前,东溟夫人如今算起来在东溟派里面已经是一言九鼎,尚家要不是还有尚老这个一流高手撑着,加上打造兵器的多半还是尚家族人,尚家真正掌握的权利,如今已经不过只有四成左右了,从大股东变成只能拿分红的小股东,没准以后还得边缘化,尚家哪里甘心,好在东溟夫人只有一女,只要抓着单婉晶,尚家自然还有翻身的余地,因此,尚明也只能这般低声下气了。
裴宣倒是对寇徐两人多注意了一些,这两人哪怕入了东溟派,依旧是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因此,虽说胆子大,也会说话,终究还是有些格格不入之感,只是并不明显,裴宣已经感觉到,徐子陵还好,寇仲的心中却是已经涌起了极大的野心。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中秋节,起床之后才上网呢,就接到以前同学的电话,说是同学聚会,吃饭,K歌,折腾到晚上快十点才回来,累死了,因此没有更新!
第51章 相邀
寇仲跟徐子陵两人坐在一起,他们两个虽然受到了单美仙的重视,但是毕竟没什么资历,加上似乎单婉晶对徐子陵有些好感,虽然目前来说只是一点好感,但是很显然,尚明已经产生了一些危机感,因此,自然发动东溟派的人对两人进行孤立。这也是难免的事情,就在一年多前,两人不过是乞儿罢了,结果一跃变成了东溟派的核心弟子,升得太快,却又没有根基,下面的人怎么可能不忌恨,自然是顺水推舟,对寇徐两人多有排挤。
这两人当年被人轻贱多了,对这些勾当竟是觉得比较小儿科,但是心里面却是着实希望能做出一番大事业,好让人们对他们刮目相看。这会儿,两人便是坐在一起,一边吃东西,一边窃窃私语。
他们声音压得很低,又有场中的歌舞做掩饰,以裴宣的耳力,也没挺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不过,无非就是那么回事罢了。
一场宴会算起来也是宾主尽欢了,钱独关跟单婉晶都是一副合作愉快的模样,估摸着已经敲定了一大笔的交易,钱独关喝了几杯酒,还在那里问裴宣擅长什么兵器,大概是想要从中牵线,找东溟派讨要一把神兵利器,却被裴宣婉拒了,裴宣剑法刀法的都不过是学过而已,真正的功夫还是在一双手上,有一副手套就足够了,什么神兵利器,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多用处。
倒是酒宴散了之后,单婉晶与尚明一起过来打招呼,说是也是刚来襄阳,问裴宣是否可以同游,裴宣自然是答应了下来,不管怎么样,跟东溟派打好关系总是不会有问题的。
酒宴结束,虽说已经是宵禁的时候,但是吗,无论是对东溟派还是裴宣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自然是各自回去。裴宣那边早就定好了客栈,而东溟派也在附近租下了一个宅院,这会儿出了金风院便各自离去。
坐在马车上,单婉晶有些放松地往壁上一靠,她本是个娇生惯养的性子,甚至性情里面带着些任性傲慢,今儿个耐着性子跟钱独关这样的老狐狸来来往往,哪怕背后有人提点,也觉得累得慌,这会儿出了金风院,便放松下来,尚明坐在一边,连忙殷勤地给她端了一杯茶:“婉晶是咱们东溟派的公主,何必对那个钱独关这般客气,钱独关虽说是什么汉水帮的帮主,不过,光是这长江上,就多少靠着长江水脉吃饭的帮派,汉水帮也算不上出众,还得靠着咱们东溟派的兵器才能扩充实力呢,婉晶随意敷衍几句便是了!”
单婉晶喝了两口茶,顺手将茶杯放到一边,挑了挑眼角,说道:“哼,汉水帮的确算不上什么,但是母亲说了,钱独关却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你没注意到他身边那个侍妾吗?”
尚明一边想着那白衣丽人的动人风姿,一边赶紧说道:“我注意婉晶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注意他那个侍妾!”
单婉晶哪怕对尚明并无什么男女之情,听了这话也是心里舒服的,当下说道:“那可不是什么简单的小妾,她修炼的分明是姹女大|法,而且已经修炼到了极高的层次,血气充盈,差一点就到了无法无相的境界了,看起来,阴葵派对钱独关很是重视,咱们哪能轻忽了他!”
尚明听得心里一缩,尚家的武功与中土走的并不是一个路数,其实算起来已经近乎是旁门,相对比较速成,只是越到后面,越不容易突破,尚明也就是占了这个便宜,这会儿武功比单婉晶高出一筹罢了,论起见识,哪里比得上作为东溟夫人独女,悉心调|教的单婉晶,不过,因为单家母女出身阴葵派,对于阴葵派乃至魔门的武功,尚明却是有些了解的。姹女大|法也是一门顶尖的武功,说是媚术,却也极为精妙,真要练到最高层次,一颦一笑,皆动人心魄,让人不由自主。当然了,按照魔门的记载,这门武功是传自妲己,自她之后,再无人练到这般境界,甚至多有人因此走火入魔,血气沸腾而死,这门武功从此便被放到了天魔大法之下。白清儿自然没有练到这个地步,要是她真的能练到这个水准,自然也不会落得只得给钱独关做小妾的地步了。
他们只是觉得白清儿这等武功,却得跟在钱独关身边,可见钱独关不凡,却是不知道,白清儿算起来不过是阴葵派下一辈权力斗争的失败者,被变相发配过来的,因此,却叫他们将钱独关高看了几眼。说完钱独关,单婉晶却道:“那位裴公子却真是不凡!”
尚明不免有些醋意:“他也就是出身比较好罢了!”钱独关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尚明自然不会将钱独关当做威胁,尚明原本在琉球,是极为自傲的,同龄人中,他是极为出类拔萃的一个,结果到了中原,却屡受打击,中原如今已经有不少年轻的一代闯出了一些名声,天才辈出,人家无论武功背景都比尚明强,这让他颇受打击。这回见到裴宣,他竟是靠着诗词闯出了名声,在江湖上少有出手的时候,这让尚明稍有安慰。
单婉晶斜了尚明一眼,轻哼了一声:“你如今武功也算是入了一流,可看出他的深浅了?”
尚明不由哑然,他还真没看出来。裴宣那根本就是个bug一样的存在,身怀诸多作弊器,除了主角,谁能像他一样,起步就是先天,无需打通各条经脉,省去了不知多少工夫,别人辛辛苦苦积攒内力,他自个效率高也就不说了,还能直接掠夺别人的,再加上两辈子的体悟和经验,除了打斗经验不足之外,无论是精神修为还是内力修为,都已经追上了老一辈的宗师,只是一来因为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念头不能通达,二来,精神修为这种事情本就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还是得慢慢来。尚明自然没有这个本事,试探到裴宣的深浅,这会儿不免心中有些沮丧起来。
单婉晶其实跟他差不多,她资质高,又有母亲的倾力指点,只是,女子本就很少有专注于武道的,她身边也没有什么激励她的人,因此,武功比尚明还差了一些,但是,遇到的人多半都能够感觉到对方的修为,但是这会儿遇到跟她差不多大的裴宣,她用了好几种秘法试探,却什么也没感应出来,可见对方深不可测,否则的话,她怎么会亲自开口,邀请裴宣同游。这样一个有背景,有修为的少年高手,东溟派怎么可能不拉拢,免得便宜了别人。
第52章 再遇侯希白
第二天所谓的同游并未能够成行,东溟派那边不知道接到了什么消息,单婉晶脸色铁青,跟裴宣道了歉,便匆匆忙忙带着人离去了,都没来得及亲自跟钱独关道别。
裴宣却是乐得轻松,他本就不是什么喜欢热闹的人,因此,便独自在襄阳闲逛了几天,琢磨着这儿离飞马牧场不远,干脆去见一见鲁妙子,然后再往别处去,因此,便顺着长江打算先往竟陵一行。
他反正没什么要事,因此并不着急,且走且停,这日正在江边垂钓,忽然听到江中有人扬声笑道:“阿宣你竟然在这里,却是叫我好找?”
“希白找我作甚?”裴宣也听出了来人的声音,干脆收起了钓竿,笑道,“却是惊走了我的鱼!”
侯希白笑吟吟道:“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我也算是近一年未见了,却是想念得很,前些日子就听说你出师门历练,本以为你会来找我,哪知道这么久了,却不见你的人影,我也只得出门来找你了!”
裴宣不由也笑了起来:“希白这话说得古怪,我又不是希白的红颜知己,如何便让希白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
侯希白摇着扇子,笑道:“阿宣虽说不是红颜,如何却不是知己呢!阿宣,我在船上温了一壶好酒,不如先上船,再慢慢叙旧?”
裴宣也不矫情,直接提起装了几条鱼的鱼篓,拎着鱼竿,在江面上几步踏出,转眼间便上了侯希白的船。船并不算大,上头的人除了侯希白之外,也就不过一个艄公,一个厨子罢了。
侯希白顺手接过裴宣手里的鱼篓,瞄了一眼,说道:“今儿却是有口福了,想不到阿宣却也善于垂钓!”
裴宣轻笑了一声,带着一点得意道:“你没想到的,多了去了!”他今儿个运气的确不错,不过坐了半个时辰不到,便有七八条鱼上了钩,如今正是秋天,鱼儿肥美的时候,无论做鱼羹还是红烧,滋味都不会差。
侯希白含笑叫厨子将鱼篓拿下去收拾了,他如今却是知道,裴宣是自己师傅的儿子。侯希白当日不过是街头的孤儿,石之轩收养了他,将他收为弟子,给他取名,教他读书,教他习武,比起石之轩的另一个徒弟,他要幸福得多,杨虚彦本身身负血海深仇,石之轩待他却是利用占据了绝大多数,他本就是由石之轩的阴暗一面教导的,对他哪里有什么所谓的师徒之情。但是侯希白不同,他代表的其实就是石之轩柔软的那一面,可以说,若是没有石之轩,侯希白今日只怕一辈子只能沦落街头,而不会成为今日的多情公子。因此,侯希白对石之轩多有孺慕敬重之意。
侯希白虽说并不能干预师父的家事,但是却也不希望,师父真的看破了一切的感情,从此绝情绝性,因此,私底下,却是对石青璇多有照顾,只是哪怕他再温和,顶着石之轩徒弟的名头,石青璇待他就是不冷不热,侯希白也知道石青璇的心结,而且,以他的想法,虽说偏向石之轩,却也不能说石之轩真的半点没错,因此,也只得在暗地里面照看着,自己却是很少上门了。如今却是听说师父居然还有一个儿子,而且性情竟是很像裴矩少年时候,不免更是生出好感来。因此,在从安隆那里听说了裴宣的身份之后,又听说裴宣离开了终南山,便也离了蜀中,跑过来找裴宣了。
裴宣自然不知道侯希白的这些念头,要是知道了的话,只怕就是一声冷笑,掉头就走!他很不喜欢人家将自己跟石之轩扯上关系,若是裴矩仅仅是裴矩,他还能勉强自己叫上一声父亲,若是他以石之轩的身份出现在自己面前,裴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