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长生劫〖大唐双龙〗〗第15部分

衬。
张玉书这会儿正在另一侧跟和他同行的人闲聊,这会儿似乎有所感应,抬头看去,正好与李世民四目相接,心中却是一凛,各自都生出一种奇特的感觉来。
第65章 心声
裴爽趴在栏杆上,还在喋喋不休:“也不知道唐国公怎么想的,这李世民不过是个老二,居然还有传闻说宁道奇给他相过面,说什么龙凤之姿,天日之表,济世安民之才什么的!甭说这话一听就大逆不道,单说他上头还有个哥哥呢,那才是唐国公世子!不过说起来也奇怪,唐国公世子李建成的名声,比起李世民来说真的差远了!”谁家没点狗屁倒灶的事情,李渊在外名声其实不错,妻子窦氏也是出身名门,儿女双全,偏偏四个嫡子,最小的据说脑子有些不好使,几乎没人见过,前三个之间常常也是勾心斗角。几乎无人不知,李家长子次子不合,李建成也不是草包,偏偏莫名其妙的,李世民一个次子身边,总能冒出一些能人异士相助,加上近几年来,宁道奇给李世民批命的卦辞居然广为流传,,很多人对此深信不疑,愈发让这对兄弟之间关系恶劣起来。好在李渊虽说在外面装得很是优柔寡断,实则却是极有心计手段的一个人,硬生生将这事控制在可控范围之内,总算没闹出什么难以收拾的事情来。
裴爽虽说一肚子的八卦,不过,却也知道轻重,声音压得很低:“说起来,李世民好像在家里也很有些地位,除了李建成跟李元吉之外,跟几个年长的兄弟姐妹关系都很好,柴绍那小子也因为李秀宁的关系,比较倾向李世民!”裴爽前两年跟柴绍有过冲突,裴爽还吃了点亏,李秀宁又是适龄贵女中极为出色的一位,多有爱慕者,裴爽虽说没见过李秀宁,但是对柴绍不喜,难免生出一种鲜花插在牛粪上上的感觉,因此,说起柴绍来,语气就显得有些酸溜溜的。
裴宣一边听着,一边问道:“李世民是什么时候来洛阳的,怎么我们一直没有得到消息?”
裴爽也是皱了皱眉:“没听说这边唐国公府有人住进来啊?总不能他是刚到,或者是住在客栈之类的地方吧!”他神情有些阴郁,哪怕在外面表现得与纨绔子弟无异,但实际上,作为裴蕴下了大力气培养的儿子,怎么可能只知道吃喝玩乐,因此,这会儿琢磨了一下,说道:“圣上并没有召唐国公或者其家人进京,只怕他是私自进京呢!不过,毕竟李世民不是唐国公世子,他跑到东都来,也算不上违规。”
明面上,唐国公并没有多少实权,但是陇西李氏多年积累,声望很高,李世民这一来,便有许多人凑上去套近乎,张玉书因为顶着的不过是张须陀族侄的身份,连跟李世民打招呼的资格都没有,不过,李世民之前跟他对视了一眼,却觉得张玉书此人不是池中之物,这会儿又问了边上的人张玉书的来历,竟是生出了爱才之心。
因为是次子的缘故,即便魔相宗前任宗主长孙晟将宝压在他身上,佛门对他也颇有亲近之意,但是,终究在名分上有些不足,不比李建成生为嫡长子,有着天生的优势,族里的资源大半都倾向于李建成,这次江南生乱,李家趁机安插了不少人手,这些人泰半是支持李建成的人,这让李世民生出了忧患之心,因此便琢磨着,趁着这次到洛阳,看看能不能拉拢些人才,好跟李建成对抗。
在他看来,张玉书不过是地方豪族出身,这次平叛立下大功,即便是仗着张须陀的威望,也不过是升了一级,心中定然有怨,若是自己能与他交好,日后起事,己方岂不是平添一员大将,因此,竟是往张玉书那边走过去,脸上带着笑道:“张大将军族中又出了一个英才,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二公子谬赞了!”伸手不打笑脸人,在道门早就听说了佛门的打算,将李世民视作对手的张玉书这会儿自然也没这个资格拿乔,赶紧说道,“不过是有点匹夫之勇罢了,不足为奇!”
“张兄实在太谦虚了!”李世民见张玉书斯文有礼,更是欣喜,不过很显然,在这样的场合下招揽并不合时宜,因此,便道,“听说是张兄打下的吴郡,我素来喜好武事,也有意从军,日后有暇,张兄可否与我仔细讲讲?”
张玉书也是笑道:“只要二公子不嫌我口拙就行,若有二公子到访,寒舍必是蓬荜生辉!”
两人又你来我往谈笑了一阵子,李世民又去跟其他人打招呼,张玉书身边的一个年轻公子有些羡慕地看了张玉书一眼:“玉书你果然是好运气,竟是得了李家二公子的青眼!”
张玉书却对李世民这等所谓礼贤下士的态度气恼不已,他将李世民当做对手,李世民却是拿他当做可以招揽的下属,这让他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不过,这也难怪,四大门阀里面,独孤阀后继无人,宇文阀固然强大,但是大半实力竟是在杨广的信任上,宋阀偏居一隅,李阀却是在关中经营已久,根深蒂固,无论在军中还是在朝堂,都颇有实力,而张玉书这边,暗地里潜势力固然不小,但是明面上,大家却只当他是个运气比较好的年轻人罢了,以张须陀那等不通人情世故,四处得罪人的性子,哪能庇护张玉书多久,说不得张须陀有个三长两短,张玉书就能被张须陀的政敌给活撕了。李世民向张玉书示好自然是屈尊,张玉书这般想法若是叫人知道了,那简直就是不知好歹了。张玉书心中冷笑,脸上却是依旧带着微笑:“二公子只怕也就是临时起意,回头只怕连张某人是谁都不知道了!”心中却在咆哮,你今日居高临下,他日,定叫你在我面前俯首!
裴爽也看见李世民跟张玉书说话,却是扯了扯裴宣的手:“阿宣,那李世民竟然敢挖你的墙角!”
“胡说什么呢!”裴宣不由哭笑不得,心中却是冷笑,只怕李世民这一番举动,已经遭了张玉书的反感。张玉书看起来性子平和,骨子里却是极高傲的一个人,这等人固然一时会蛰伏,但是,李世民如今何等身份,如何能叫他屈服,岂不是笑话!不过这也说明,道门此番动作掩饰得不错,起码李阀没有得到半点消息,要不然,只怕李世民见到张玉书的第一想法不是收服,而是杀之而后快了!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打算今天将欠的字数补上的,但是实在是太困了!
第66章 失败的晚宴
如今天下纷乱,东都这边看似平静,实际上也是暗潮汹涌,若是杨广还是当年的晋王,大家倒是还相信杨广能够翻身,重整山河,问题是,杨广登基以来,本事没长多少,幺蛾子却是弄了一堆。聪明人往往容易钻牛角尖,杨广又不是什么善于纳谏的人,因此,做事手段愈发偏激,加上底下的人因为各种原因,有的是有意欺上瞒下,有的却是因为恐惧他的刻薄寡恩,因此,如今杨广即便没到众叛亲离的地步,差得也不算多了,朝中固然有些忠臣,但是,他们忠诚的多半是大隋,而不是杨广,即便忠于杨广的,以他的性子,稍有什么逆耳的话,便动辄得咎,还有就是几大门阀的有意打压,如今朝中可以说是乌烟瘴气,哪有原本开朝初期的清明。便是裴矩,以他的身份还有性子,很多时候,也得对杨广违心讨好,毕竟,不依人主,大教难支,杨广一天是天子,就一天代表了正统。裴矩除了想要建功立业之外,又是一心希望一统魔门,将魔门的政治理念发扬光大,杨广那边,自然还是得曲意敷衍着。
天下大乱在即,自从陈胜吴光喊出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话,刘邦更是从一个市井流氓摇身一变,变成了真龙天子,很多人对于造反当皇帝这种高风险,更高回报的事情就有了更多的热情,何况,隋朝本就得国不正,相比较于其他的朝代,恨不得打得整个中原人口都要减少个大半,才能最终开国建制,隋朝简直是来得太容易了,甚至连比较大的兵变都没有,杨坚付出了一个女儿一生的幸福,顺顺利利干掉了皇帝,自己就坐了上去,因为一系列的妥协,甚至朝堂上都没有发生什么动荡。这固然是和平演变,但是一大堆的不稳定因素却依旧不稳定,甚至随着杨广急功近利到近乎倒行逆施的执政手段,原本的稳定因素也变成不稳定了。
起码南北朝那会儿折腾的时间很长,几乎是战乱不休,底层的百姓自然更希望获得安定的生活,结果杨广一上台,大家甚至觉得就算造反也不可能比现在更坏了,底层一动荡,自然很多人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别说几个门阀了,便是一些世家豪族都已经开始私底下训练私兵,在这个武力比较高端,几乎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决定天下归属的世界,还得拉拢一下江湖门派,甭管黑道白道,这些江湖门派都不是什么善茬,很多门派在地方上表个态,比官府有用得多,一来他们出身本地,多半是本地豪强,二来,便是他们具备的力量了。在府兵多半被调遣去征战的时候,这些门派掌握的武力足以震慑一方了,何况,他们掌握的还不止这个,他们掌握了一些交通要道,门人弟子很可能就在一些地方占据了关键性的位置,还有他们的产业问题,而门阀为他们提供一定的庇护,并且帮助他们发展壮大,让他们能够真正进入士人的圈子,如此自然是两厢便宜。当然,若是押错了宝,也只能怨自己运气不好了!
这些多半是私底下的事情,门阀固然强大,世家贵族也不是什么吃素的,因此,想要成事,这些人也得拉拢。因此,李世民在这里的消息一出,宇文家和独孤家的人立马也过来了好几个,独孤家是后族,但是杨广他老婆却不姓独孤,独孤家这几年在杨广面前也不是很得脸,因此,独孤家虽说暂时也没造反的心思,但是私底下却有投注的意思。尤其,独孤家有个优势就是,他们家女儿质量比较高,除了宋阀之外,跟皇室、宇文阀、李阀都有联姻,李世民的亲祖母就是独孤信的女儿,因此,他们有足够的资本先左右逢源,等到大局将定的时候,再直接下注,因此,独孤峰这会儿便出现在了曼青院里,开始跟李世民套近乎。
宇文阀却一直是野心勃勃,一直想要取杨氏而代之,这会儿听说李世民跑到洛阳来,还一副礼贤下士的模样,自然不能让李阀如愿,因此,宇文化及听说了之后,直接将自己的两个儿子,宇文承基和宇文承趾给派了出来。
这场原本不过是平常纨绔子弟追捧的一个舞姬搞出来的一个出师宴,最终却汇集了东都这边几乎是最顶级的一批权贵子弟,便是纪倩顶着尚秀芳弟子的名头也不管用了,便是尚秀芳亲身上阵,大家也没多余的心思放在她身上了。
曼青院里如今可以说是高朋满座,身份稍微差一点的人,都只能在楼下大厅里面挤挤,裴宣跟裴爽两人身份都不算差,却是在二楼占据了一个包间,几个相熟的人见他们兄弟在这里,也干脆凑了过来。
纪倩心中暗自叫苦,她自幼颠沛流离,精于人情世故,若非遇上一个尚秀芳,以她的年龄与容貌,早就被人梳了头破了身,哪里还能有今日的风光。她与尚秀芳不同,尚秀芳乃是歌舞大家,背景也很是深厚,并不受世俗礼法的约束,若她不愿,便是皇帝也不能勉强她。可是她却是从小被拐卖了,本身便属于贱籍,她也没有跟尚秀芳那样,有将一生奉献给艺术的觉悟,她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只想要努力求生存,希望生活得更好的弱女子,因此,对她来说,最好的归宿便是委身于某位大家公子,当然,以她的身份,正妻是无望的,只能是侍妾一流,但是好歹也能依旧锦衣玉食,若是还能再有子女傍身,便已经是大幸了。
很显然,今日的事情却已经出乎纪倩的预料,后来来的人来头都太大了,她虽说对自己有点自信,却也知道,这些人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原本的打算算是泡汤了,不过,这些人也得罪不起,因此还是打起精神,拿出了十二分的本事,奈何这会儿大家都没心思观赏,毕竟,纪倩还没到尚秀芳那种只要一出场,便能够引动所有人的注意力的境界,因此,除了少部分人将注意力放在歌舞上,更多的人却是将注意力集中在琢磨几个门阀接下来是何动作上,毕竟,两大之间难为小,在局势还没明朗的情况下,谁家都不想这么早站队,可是问题是,人家都找上门来了,若是不表态的话,会不会将几家都得罪了呢!很多家世不显的人头都要大了,只恨自己腿贱,待在家里多好,怎么没事就跑出来了呢,结果这会儿就要面对这等窘境。
而如裴宣他们却已经派了人出去,务必要查清楚,李世民跑到东都的来意,要知道,哪怕杨广跟李渊是表兄弟,但是,杨广对陇西贵族以及门阀一向很是提防,李阀占了两个。若是双方利益相同,自然是强强联合,什么都好说,问题是,不管是杨广,还是李阀,心里都明白,双方的矛盾其实是不可调和的,杨广巴不得抓住李阀的把柄,好削弱李阀的实力呢,李世民又有那样的谶语流传在外,说不得杨广被刺激了,就想着将李世民杀了,李世民冒险过来,难道仅仅是为了拉拢几个年轻的小辈?定是有什么不可说的图谋。
第67章 吃瘪
李世民来东都名义上是代表唐国公给杨广拜贺的,但是,这种理由,除非是傻瓜,谁也不会相信,就算往年,跑过来拜贺的也是唐国公世子李建成,跟他一个次子有什么关系。不过,有人看到李世民身边带了几个身材高大的武士,修炼的却是佛门的功夫。
裴矩对李世民的来意同样很感兴趣,他在佛门待了很多年,但是对佛门不但没什么好感,反而很是不以为然,加上如今又知道跟碧秀心的那一场充满了阴谋与算计的爱情,他心里便很是腻味。
这些人都会武功,佛门的武功又天生跟魔门的相冲,裴矩也不能调遣魔门的高手,不过终究让他寻了个法子,找了个眼神好,看得懂唇语的人远远看着,竟是将一行人的来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李世民竟是为了杨公宝库来的,杨玄感已经死了,杨素这一脉男丁几乎死了个干干净净,但是,一直到杨玄感败亡,杨公宝库依旧没有被开启。杨公宝库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当年杨素几乎富可敌国,偏偏杨家抄家的时候,压根没查抄出什么东西,当年杨素收集的大量名刀名剑也不见了踪影,加上有人也说漏了嘴,杨公宝库的消息早就在小范围内秘密流传开来,只是究竟在什么地方,却是一直无人知道。
杨素杨玄感身边都有过出身慈航静斋的侍妾,他们家里也难免有些探子,李世民就是从他们那里得了些似是而非的消息,居然认定杨公宝库就在洛阳。理由很简单,杨素当年权势滔天的时候,曾经在北邙山选了吉地修建墓岤,那会儿动用的人力物力很是可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杨素有那个能耐瞒天过海,修建出一座宝库来。而北邙山在哪儿呢,可不就在洛阳城外吗?尤其后来杨玄感极力主张攻打洛阳,没准就是为了先开启宝库呢!因此,对比下来,杨公宝库在洛阳的可能性实在很高。
李阀若是安安稳稳做富家翁,自然是不缺钱的,可是若是想要起事造反,需要的钱财那可就多了去了,因此,在李世民得知了杨公宝库可能在洛阳之后,便禀报了李渊,跑到洛阳来查访了。李渊虽说心中有些愠怒,但是却知道,佛门既然想要给李世民这边加大筹码,自然是希望这个功劳落在李世民身上的,因此,尽快感觉不快,还是打发李世民出了门。
裴矩知道消息之后,却是眼睛一转,他对杨公宝库其实没多少兴趣,他更感兴趣的,是据说藏在里面的邪帝舍利,不过,既然有人愿意打头阵,他却是巴不得的,因此,竟是推波助澜起来。
很快,便有消息传了出来,说是杨公宝库就在洛阳,且即将现世,而这个消息却是一个不起眼的伙计不小心听李世民他们一伙人说起来的。裴矩出了手,李世民还没反应过来,流言已经在洛阳沸沸扬扬了。
裴宣这边听说之后,也是心中一动,他却是知道杨公宝库的下落的,不过能坑李世民一把,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当即联络了这边道门的人,也加入了推动流言的队伍中去。很快,流言便飞出了洛阳,几乎要天下皆知了。
这事道门玩得是熟极而流的,当初可不就是造了个谣,坑了裴矩一把,逼得他不得不大开杀戒,还搬了家嘛!
这回再来一次,道门的人更是汲取了上次的经验教训,将谣言多次加工,弄得半真半假,就是能骗得你从半信半疑到深信不疑。
宝藏对于人们的吸引力是毋庸置疑的,尤其,杨公宝库不是一般的宝藏,人家是为了谋反弄出来的,神兵利器,金银财宝,要什么有什么,别说一整座的宝藏,就是别人手底下漏点,也足够一般的人家一辈子好吃好喝了。因此,哪怕已经差不多到了过年的时候,依旧有无数的人日夜兼程赶来,虽说不能打上门去逼迫李世民说出宝库在什么位置,但是还是开始在洛阳到处乱窜,企图寻找出什么宝藏入口来。据说洛阳城里的平民都没事在家里敲敲打打,寄希望于自家屋子下面就是宝藏。
而漫天飞的谣言里面,很明显,消息的来源都指向了李世民,李世民是怎么知道的呢?哎呀,难道不知道,李世民跟佛门关系很好吗?宁道奇那样的人物,都亲自出马给他算命呢!再一说到慈航静斋出身的那几个侍妾,倒是让一众世家门阀悚然一惊,说实话,很多豪门世家身边都有慈航静斋的外门弟子或者是魔门的一些弟子,一般充当的都是诸如侍妾之类的角色,毕竟这些人因为本身的素质,还有修炼武功的关系,多半美貌动人,知情识趣,除了充当解语花,还能充当保镖之类的角色,因此,大家心知肚明的同时,对此甚至颇有些自傲。但是,杨公宝库这等机密的事情都让慈航静斋的弟子给打听出来了,自家的秘密是不是也叫人知道了?别看慈航静斋一个个传人出来,大家都恭恭敬敬叫一声仙子,但实际上,大多数人最看重的还是自己的利益。再美的美女,在涉及到自己的身家性命的时候,那就是红颜枯骨。因此,尽管这些家族不乐意得罪佛门魔门,却也将原本宠爱的这些侍妾排斥出了家族的核心。
汹涌的流言让李世民一下子措手不及起来,杨广直接召见了他,饶是李世民百般解释,说是有人故意构陷,但是杨广哪里会相信这个,虽说不想跟李阀翻脸,但是还是狠狠敲打了李世民一番,甚至下旨申饬了李渊,命李世民在东都期间,乖乖闭门读书,李世民被迫住进了洛阳的唐国公府,被一群人以保护的名义监视了起来,连大门都出不了。
而杨广趁机命令禁军在洛阳实施戒严,并调动了不少高手,对进入洛阳的武林中人实施了严密的监视,稍有异动,便直接命令禁军包围,若是其束手就擒还好,若是想要反抗,便是万箭齐发,便是一流高手,也扛不住这等手段,能逃掉还好,逃不掉也只得束手就擒。偏偏杨广可不管什么武林规矩,没有哪个统治者喜欢手底下有一堆武力雄厚,还不受控制的角色,因此,一旦抓捕,第一件事就是直接点破丹田,废掉武功,便是一些横练高手,也被穿了琵琶骨,挑断了手筋脚筋,弄得一众武林中人噤若寒蝉,不敢动作,心里对杨广更是畏惧怨恨起来。不过,杨广的动作很有效,一时间,洛阳再次恢复了表面上的平静。
第68章 见面
杨广对杨素的宝藏也很感兴趣,但是问题是,李世民死活不承认自己是为了宝藏来的,以李世民的身份,杨广再残暴,也不能将他丢到大牢里来个刑讯逼供,杨广倒是想办法打了李世民身边两个随从的闷棍,但是这两人也硬气,直接咬舌自尽了,倒是让杨广对李家更是忌讳起来。
这个年显而易见没有过好,杨广一边琢磨着回头再教训一下高丽,一边为了宝藏的事情绞尽脑汁,他也是聪明人,很快就发现,李世民只怕也只知道宝藏在洛阳,却不知道具体在什么地方,确定了这一点之后,杨广长松了一口气。但是,按照常理来说,想要埋藏宝藏的话,无非就是建造地宫,这可就麻烦了,洛阳变成东都还是杨素死后的事情,杨素当年在北邙山修墓花了足有近二十年的时间,谁知道他到底是修建在什么地方了,总不见得是修在北邙山吧,要不然,杨玄感早就在包围洛阳的时候,将宝藏起出来了。可见还是在洛阳城里,于是,立马将当时督建洛阳城的一群官员给拎了出来,逼得他们几乎想要从城楼上跳下去。要知道,当初为了修建洛阳城,不知费了多大力气,好多坊市甚至至今还空旷着没住几个人呢,这么大地方,从哪儿找起啊!不过,苦逼归苦逼,跟现在的杨广是没有道理好讲的,他要你去找宝藏,你也只得过去,可怜他们连个不知道真假的藏宝图都没有,就带着人在洛阳城里翻找去了。
李世民这个时候已经灰头土脸地回了太原,第一次办大事就出师不利,很明显降低了他在李渊那里的评价,李建成还算矜持,但是一向跟他不是很对付的李元吉自然是对他冷嘲热讽,并且已经开始逐步蚕食原本属于李世民的势力。李渊四个嫡子,几乎没露过面的第四子不说,前三个论起来,都是人中龙凤,先天的智商情商,后天的教育,差不多都是一条起跑线上的,甚至,论起来,李建成作为嫡长子,更加受到李渊的重视,还要强上一些,奈何李世民却是被佛门选中的人。这么一来,李世民甚至隐隐比李建成还要强势一些,李元吉自然是最弱的一方,三兄弟之间差不多呈现了三国鼎立的情况。在李渊的默许下,李元吉自然与李建成结盟,共同对抗李世民。
李世民之所以急着去挖什么杨公宝库,完全也是被这两个兄弟给逼的。看好李阀的不只是佛门,这年头有个说法,那就是得关中者得天下,原著里面师妃暄之所以化名秦川,也是因为关中那就是帝王之基。四大门阀里面,李阀的希望是最大的,因此,魔门也早早开始对李阀下注。比如说长孙晟,早早也在李世民身上下了注,将自己的独生女儿嫁给了李世民,连同儿子长孙无忌如今也跟着李世民做事。只是,魔门太过现实,什么叫做人走茶凉,在魔门简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长孙晟过世之后,赵德言便继承了魔相宗宗主的位置,赵德言看好的却不是李阀,他直接将全宗搬到了草原上,做起了突厥的国师,混得风生水起。因此,李世民那边自然得不到魔门的什么助力了。
但是,魔门好几个宗派在李建成身上下了大力气,也有的干脆烧冷灶,找上了李元吉,佛门这会儿对李世民的支持是有的,但是属于那种隐性的支持,总不能派上一堆光头给李世民做事,因此,这会儿占上风的却是李建成。
李世民如今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除了佛祖和妖孽,谁也不是一出生就王八之气四放,城府深沉,喜怒不形于色的。这么大的年纪,最是冲动的时候,李世民从小就接受了一种教育,就是,自己是做大事的人,哪怕人家不好明说,他将来是要做皇帝的,但是,他从小就觉得,自己才是李家理所当然的继承人,结果很显然,他老爹看重的不是他,他表现得再好也没用,他不是长子,礼法上先天就输了,若是李家就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国公,那也就算了,还不如另起炉灶呢!偏偏,他后来知道了李家的志向,这让他如何能够甘心!因此,在得知了杨公宝库可能在洛阳之后,他立刻请缨,亲自带了几个人跑洛阳来了。如今原本的计划算是彻底破产,只怕杨广以后都要不许李家的人进入东都了。
张玉书这些日子也被拉了壮丁,带着禁军捉拿犯禁的武林中人,因为杨广的严厉打击,那些武林人士消停了许多,张玉书自然清闲了下来,寻了个空闲,跑过来找裴宣。
因为洛阳之前的混乱,杨广疑心也比较强,就算是亲朋好友之间,都不敢过多走动,因此,裴宣除了拜访了几个亲戚之外,多半时间还是留在自家的府里,裴矩似乎一腔父爱无处宣泄一般,竟是也留在府里,整日里跟裴宣联络感情,偏生他错过了裴宣几乎所有的成长期,很多时候差不多都是无话可说,裴矩竟是忘记了自己隐藏的身份一般,居然闲着没事,跟裴宣讨论起武功来。
裴宣已经无法对裴矩产生多少父子之情,不过裴矩既然乐意跟他说这些,他也就听着,裴矩不愧是奇才,裴宣修炼武功,多半是闭门造车,他师父张国修炼的其实还是长生术,在武功上指点不了裴宣太多,但是裴矩,却是集数家之长,哪怕如今心灵有了破绽,依旧还是宗师修为,他的一些感悟对裴宣有着不小的作用,裴宣却是不想要欠下人情,便也将自己修炼的一些心得,说给裴矩听,裴矩对裴宣的境界也颇为吃惊,不过,心中却是喟叹,与裴宣父子之间的裂痕算是无法弥补了。
张玉书过来的时候,裴矩正要离府,却正看见门房领了张玉书进来,神情很是和蔼:“原来是张贤侄,小儿在外,劳烦贤侄照顾了!”
张玉书顿时觉得受宠若惊,裴矩的才干,哪怕被人为贬低了,而且跟着杨广,也干过不少缺德事,但是实际上,在很多人眼里,裴矩着实还是个能臣,尤其他以一己之力,挑动了西域战乱,东西突厥分裂,让中原得以修生养息,在明眼人眼里,简直是国士无双,因此,张玉书对裴矩还是颇为钦佩的,这会儿得了裴矩这句话,竟是激动了一下,赶紧说道:“裴大人实在是折杀我了,是阿宣照顾我才是!”
裴矩却是仔细打量着张玉书,张玉书这会儿已经恢复了常态,看着便是一副高大沉稳的模样,颇有些不卑不亢,眼神很是坚定,不过,仅仅是这样,并不足以让裴矩高看他一眼,因此只是含笑点了点头,说道:“贤侄既然是来找宣儿的,那老夫便不在这儿碍事了,宣儿就在他院子里,你过去吧!”
张玉书再次跟裴矩道了别,这才跟着下人往前走去,只觉得背后有两道目光投在自己身上,竟是觉得颇有些不自在。
而裴矩看着张玉书的背影,却是轻哼了一声,然后便转身离去。
第69章 理念
“怎么走得这么快?”裴宣见张玉书疾步走来,不由问道。
张玉书长呼了一口气:“唔,阿宣,裴大人给人的压力可真大!”
裴宣轻哼了一声:“你又不是他的手下,有什么好怕的!”
张玉书讪笑了一声,不过,他这会儿却是已经恢复了平常心,之前之所以觉得压力比较大,完全是裴矩用了魔门秘法刺激了张玉书的精神,张玉书武功不行,因此只是觉得裴矩极具威严,不由被震惊那么一下罢了,但是回过神来,心中不由起了好胜之心,他是要干大事的人,如何能在别人面前被慑服呢!
“圣上又要征讨辽东了,这次你去吗?”裴宣见张玉书似乎没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便不再多说,而是问道。
张玉书摇了摇头:“只怕去不了了,江南那边动乱不休,那边的府兵郡兵弹压这些叛乱还不够,哪里还能抽调得出兵力来北上!阿宣你呢,难道还要伴架前往辽东?”
裴宣叹了口气,说道:“只怕确实需要,别看圣上对我父和叔父很是信任,但是圣上本性多疑,加上我又是出身楼管道,他自然放心不下,只有让我在他眼皮子底下为质,才能安心!”裴矩跟裴蕴都是文官,杨广这次并不打算带领他们上前线,却是想要命令皇长孙杨侗监国,让一众得力的臣子辅佐,只需要隔一段时间给杨广送公文就是了。杨广当年最是看重太子,但是太子早逝,杨广对别的儿子又不怎么看得上眼,眼看着自己不年轻了,自然需要培养一个合适的继承人,但是,他也担心下面的人将皇长孙给架空了,便要带着人家的子侄一起走,意思是,我把我孙子交给你们了,不过,你们儿孙在我手里,不许亏待了我孙子,要不然,你们儿孙会怎么样,就不好说了。
不得不说,再冷酷的人,心中总会留下一些温情,杨广这人再暴虐刻薄,但是对于萧皇后所出的几个子女都颇为宽容,萧皇后某种意义上与他是患难夫妻,哪怕杨广如今后宫里面美女如云,但是,对萧皇后一直非常尊重,因此,在两个嫡子都已经过世的情况下,杨广压根没有考虑小儿子赵王,却是对长子所出的几个孙子非常看重,他将杨侑留在长安,却将杨侗带在自己身边,如今又命他监国,无形间就确定了杨侗的储君身份。
听到这里,张玉书原本还打算请裴宣前往江南辅佐自己的念头只得打消了,说到征讨辽东,张玉书不由摇头道:“高丽不过弹丸小国,谁能想到,朝廷竟然久战不下呢!也不知道这次出征是何结果,若是依旧如前,朝廷只怕……”他不由叹息,当年先帝在的时候,中原何等繁华富庶,如今却是十室九空,哀鸿遍野。修建运河已经对大隋的民力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征讨高丽,却是让大隋真正伤了根基,如果这一次再失败,只怕大隋立刻就要全面崩溃。张玉书哪怕希望能够在将来继承这块广袤的土地,却不希望,大隋居然是败在一个卑鄙无耻的小国手上。
裴宣微微一笑:“前两次征讨高丽,尽管大隋为此付出了庞大的代价,但是难道高丽就好到哪里去了!高丽小国寡民,所有人加起来还比不上大隋出征的人数,前两次的战争,已经给高丽带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