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长生劫〖大唐双龙〗〗第16部分

来了极大的损失,无论是人口还是财富,就像是快要沉下去的骆驼,之所以没有崩溃,差的不过是一根稻草的重量罢了,大隋此次出征,除非率军的是个白痴,大军站在那里不动,任由高丽人砍杀,否则,高丽此次是必败无疑!”战争说白了,还是国力的较量,要不是头一次征讨,杨广犯了原则性的错误,高丽早就失败了,这才能够苟延残喘,只是这种带有侥幸的胜利根本不可能持续下去,高丽的失败早就是命中注定的。但是问题是,杨广的性格不改变的话,就算是大隋胜了,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是证明杨广再一次的穷兵黩武罢了。
不过这种事情,裴宣也懒得说,性格决定命运,杨广这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裴宣可不觉得自己能够改变杨广的做法,事实上,中原自从汉朝之后,就一直都有这种毛病,对方一服软,说什么臣服,以后做藩属的话,然后便偃旗息鼓,一个个还要自吹自擂,都是教化的功劳。想到这里,裴宣便将自己的想法跟张玉书一说:“说句老实话,自从炎帝黄帝之后,中原疆土一直在扩大,但是,哪一寸国土不是血战而来,便是儒家的创始人孔子,也没能靠着教化,争取到半点土地!只有征服了敌人,才谈得上教化!却不是将敌人的一时低头,看做教化的胜利,民间尚且知道打蛇不死反成仇,何况国与国之间!”
张玉书也是点了点头,他接受的并不是那种比较正统的儒家教育,这年头儒家其实比较式微,佛道盛行,张玉书从小看的书,更多的还是先秦诸子百家的一些理论,他更偏向的是荀子的理论,比较实际,不比孔子那般泛泛而谈,说起治国来,全是大道理,却没有一点切实可行的策略,因此,张玉书实际上是法家的信徒,因此,对于这种外圣内王的做法很是看不过眼,按他的想法,那就是死掉的敌人,才是最好的敌人!
张玉书开始跟裴宣谈起未来的事情,张玉书如今甚至还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地盘,已经开始对未来如何执政有了一定的想法,这时候跟裴宣说得眉飞色舞,裴宣来自后世信息爆炸的年代,那会儿就算是中学生也能在论坛上谈谈什么自由民主之类的事情,加上看过的史书也不少,这会儿说起来,也是头头是道,两人竟是在很多地方都是不谋而合,张玉书听得心潮澎湃,更生知己之感,不由说道:“阿宣,他日我为人主,你做我的丞相可好?”
裴宣一愣,张玉书对他这般看重,他自然是高兴的,只是他志不在此,因此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我性子散漫惯了,平常做个幕僚谋士尚可,真要是参政,只怕没两天就烦了,你还是饶了我吧!”
张玉书见裴宣拒绝得并不算坚决,心中还是有些念想,琢磨着日后多说几次,裴宣又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回头自然能够如愿以偿,因此便不再多说,继续跟裴宣商量起,自己过些日子前往九江,应该如何立足,如何扩张的问题。
第70章 艰难地修复
在跟张玉书谈论起治国之道的时候,想到原著里面,寇仲觉得自己出身贫苦,懂得老百姓的苦难就觉得自己一定能做好,裴宣就觉得很搞笑。朱元璋还是出身贫苦呢,结果他做什么了,搞出来的事情,折腾得后来的皇帝差点没穷死,被大臣给几乎架空了,当然,也不排除明朝的皇帝本身也多半很奇葩的原因。可见,懂得民生疾苦,不代表能够解决民生疾苦。
张玉书在那里跟裴宣讨论着将来的制度,裴宣毕竟是来自后世,便跟他说起内阁,三省六部,又说到大军区轮换制度,详细的东西他记不清楚,但是大致的还是记得一些的,虽说说得很是零碎,不过,却已经让张玉书听得心旌动摇。直到裴宣一时想不到应该说什么了,张玉书犹自意犹未尽。
张玉书没有在裴家待多长时间,哪怕他官职不显,但是一个武将,跟文官走得太近,于人于己都不是什么好事,因此,在裴家用了一顿简单的午饭之后,便告辞离开了,他眼看着就要南下,接下来的事情还很多,哪怕九江就在龙虎山的势力范围内,他也不敢稍有疏忽大意,因此,这会儿还是得夹着尾巴做人,一天事情没定下来,一天就不能安心,因此,他从裴府出来之后,便琢磨着先去兵部将文书什么的先弄齐全了再说。
刚刚过了元宵节,张玉书便带着亲兵走马上任了,裴宣也就是在他走之前,跟裴爽一起请他吃了一顿践行酒,并且将从张果那里弄来的一些丹药塞给了他,只要不是当场就死了,这些丹药总能保住他这条命的。
而杨广却再一次准备誓师出征,说实话,折腾了这么多次,大家几乎没激丨情了,多半人的想法就是,早点打完早点算完,回头干自己的事情去。总而言之,这次的出征,完全是为了敷衍杨广,杨广毕竟威信尚存,大家也不好明着跟他对着干,只得阳奉阴违,私底下夹杂点私货也就是了。尤其,看如今杨广吝啬的样子,就算是打赢了高丽又如何,估摸着论功行赏也没什么指望,因此,比起前两次大家伙争着想要带兵建功立业的场景,这一次朝中的武将都有些心不在焉。
还在正月里面,花园里还带着一些残雪,因为院子里伺候的人都在忙着收拾东西,准备给裴宣出门的时候带上,裴宣懒得在院子里面添乱,干脆就在花园里面喝茶。
这茶还是从张果那里敲诈过来的,张果精于养生,便是自制的茶,也是用各种药草烘焙过的,对身体颇有好处,不过,每年得的也不多,除了裴宣之外,也没什么人能够从张果那里弄出一点来。
这样的好茶,自然不能随随便便弄点开水就冲泡了,裴宣自然是专门取了之前收集的梅花上的落雪,又用松果做炭,用心烹煮,亭子里面茶香已然四溢开来。
“出征在即,我儿竟是有这般闲情逸致!”裴矩却是带了两个人进了花园,见裴宣端坐在亭中,口中不由笑道。
茶壶里的茶水已经沸腾开来,裴宣压根没有起身行礼的意思,只是提起茶壶,开始往不过牛眼大的杯中注入茶水,口中道:“父亲还请少待片刻,尝尝这茶如何?”
裴矩也不在意裴宣的无礼,对此他已经习惯了,便在裴宣对面坐下,毫不客气地端起小巧的茶杯,抿了一口,却是眼睛一亮:“果然是好茶!”花间派对这些一向很是讲究,以他的品味,尚且要叫一声好,可见此茶如何了。
裴矩端着茶杯,慢慢喝着,却见裴宣的脸色依旧平淡,心中不由气馁,他有心修复父子关系,偏偏无从下手,裴宣简直滑溜得跟鱼一样,裴矩本身也不是什么能放得下脸面的人,说不出什么有意讨好的话,只得旁敲侧击,但是,裴宣却是将一切分得清清楚楚,压根没有什么渴盼父子之间温情的意思,对他好,他受着,然后便想办法还回来,一定要让他觉得两不相欠才好,这让无论在江湖,还是在朝堂都混得如鱼得水的裴矩只觉得棘手无比。
杯子很小,不过两三口的样子,还是那种小口,裴宣见裴矩杯中茶水已尽,便提起茶壶续水,口中道:“父亲难道是专门喝我这杯茶的不成?”
裴矩放下杯子,温言道:“为父只是见你就要随驾前往辽东,担心你遇到危险!”
裴宣心中冷笑,嘴上却说道:“父亲不必担忧,父亲莫不是忘了,儿子已经去过一次了!”
人一旦在乎了,就容易进退失据,就像裴矩当初面对石青璇一样,近了,担心生出杀机来,远了,又怕女儿有危险,只得不远不近吊着,比起石青璇来,裴矩对裴宣的感情更是复杂。他并没有爱过崔玉荫,当初成婚也就是两姓联姻罢了,他那会儿正跟祝玉妍打得火热,对崔玉荫完全就是应付任务一样的,对裴宣也算不上有什么感情。
裴宣自然能感觉到这一点,因此,裴矩如今这般作态,只叫裴宣觉得反感,明明之前几乎没有什么交集,如今自己都差不多已经是成年人了,又冒出来惺惺作态,算是什么意思呢!何况中间还隔着一个崔玉荫,这让裴宣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真正原谅裴矩,两人若是像以前一样,只是维持一个表面的关系,裴宣反而觉得自在,该给裴矩挖坑,定然毫不犹豫,偏偏,裴矩摆出一副怀柔,要和解的态度,这就让裴宣如鲠在喉了!
裴矩听裴宣这么一说,不由有些尴尬,只得说道:“上次因为杨玄感造反,因此无疾而终,这次看圣上的意思,却是一定要解决这事的!我知道你武功不错,但是,这次圣上是想要一劳永逸的,因此,难免高丽那边不狗急跳墙,只怕傅采林会亲自出手,届时,你跟在圣上身边,难免遇到危险!再说了,出门在外,你也得有个人帮忙打理一些琐事,总不能什么事都自己亲自动手!”
一边说着,裴矩一边将带来的两个人招呼过来,说道:“这两人手脚还算利落,也学过一点粗浅的武功,你便将他们带在身边,做个长随,平常洗衣叠被跑腿的事情,交给他们便是了!”
第71章 三征
这两人一个叫林康,一个叫苏固,看起来也就是十七八岁的年纪,不过武功修为却也不差,虽说比不过如侯希白、绾绾这样的天之骄子,但是也已经有了二流的水准,在他们这个年龄,已经是难得可贵。这样的人放在魔门,将来也是门派中的中坚力量,如今却拿出来给裴宣做小厮,可以说实在是大材小用。
裴矩态度很是坚决,大有你要不答应,他们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不如死了算了的意思。裴宣虽说自理能力不错,不过,要是有人上赶着伺候,也没必要拒绝不是,因此最终还是收了下来。
不用看武功路数,裴宣就能看出来,这两人应该是补天阁出身,补天阁出来的人,哪怕隐匿气息的功夫再好,但是身上都会带着一种近乎晦涩的杀意,亏得裴宣不是那种非常敏感的人,否则感觉到这种哪怕不是针对自己的杀意,只怕第一件事就是一掌拍出去。
出征的日子很快就来临了,裴宣依旧被杨广带在身边,但是裴宣敏锐地发现,杨广身上的气机再变得衰弱,原本还是一个很是精神威严的中年人,如今却有一种底气不足的感觉,看起来也衰老了一些。
杨广如今已经有了怠政的迹象,脾气非常暴躁,对任何人都充满着怀疑,裴宣一直在他身边充当着一个布景板的角色,什么事都不插嘴,不过却在默默观察着杨广身边的人。
几次失败已经让杨广的威信大为下降,私底下,甚至一些低级的军官也会骂几声昏君之类的话,更别说上头的那些世家门阀出身的官员将领,他们嘴里说着“圣上”,“圣人”,眼睛里流露的却是轻视与鄙夷,觉得自己已经将皇帝拿捏在了自己的手心里面,没有他们,杨广那就是瞎子聋子,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杨广自然也感觉到了这一点,但是,他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坚忍的晋王了,他对付不了那些人,却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了伺候的内侍宫娥身上,裴宣不止一次看到,一些小太监抬着伤痕累累的宫人离开龙辇,很多人压根等不到医士的救治,就一命呜呼,下面的宫人对杨广的恐惧和怨恨也在酝酿之中,裴宣琢磨着,若非杨广对宫廷的掌控能力比较高,自己也有点武功,身边也有护卫的高人,只怕他会和嘉靖一样,成为被宫人掐死的皇帝。
裴宣因为用了道门的心法,将自己的存在感弄得很低,而且他实实在在也不是这会儿的杨广能够随意迁怒的对象,因此日子过得还不错。林康和苏固两人虽说不服气自己居然落得要给别人做下人的地步,但是一来石之轩在魔门积威甚深,二来,他们也是被裴宣吓着了,以他们的眼光,很难看出裴宣身上是否有武功,裴宣已经走在了返璞归真的路上,看着不过就是个翩翩少年郎罢了,因此,对伺候裴宣这件事就显得有些敷衍了事。但是在进入辽东之后,有高丽死士袭营行刺,他们就看着裴宣轻描淡写地泼出去一杯水,然后几个高丽死士就生不如死地掉了下来,又哭又笑,涕泗横流,饶是他们在补天阁见识了不少诡异的手段,还是吓了一跳,居然生出了恻隐之心,给了那几个死士一个痛快。
然后,这两人立刻变得乖巧起来,对裴宣殷勤了不知多少,裴宣的态度却一如既往,也就是从来不表态,他们敷衍的时候他当做不知道,他们殷勤的时候,同样坦然受之,倒是让他们两个心惊胆战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前裴宣那门武功太邪门了,林康和苏固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是道门的功夫,因此,很怀疑裴宣是魔门打入道门的暗子,而他们自己就是出身补天阁,魔门的手段却是知道的,生怕被裴宣记恨上了,以后落得个生不如死的下场。
不管怎么样,这一次征讨高丽推进很顺利,高丽底子本来就很薄,尤其这边是苦寒之地,后世杂交水稻公布多少年了,韩国朝鲜人都不敢放开肚子吃,就说明这边的粮食产量如何了,因此这里根本养不活太多的人,而且人口身体素质相对也比较低,之前那两年,虽说大隋狼狈非常,但是高丽也差不多将里子都搭进去了,靠着刺杀什么的又不成,杨广身边带了不少高手,随行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叫杨广死在这里,因此,傅采林倒是亲自出了手,却被中原数十个高手拼着性命挡了下来,还让傅采林受了点伤,傅采林只有无奈退走,杨广倒是想要追杀,奈何傅采林那等武功,便是宁道奇当面,他一心要走的话,也是拦不下来的,因此只得发狠,等到攻下平壤,定要屠城。
谁知道,杨广说话居然跟放那个差不多,等到大军真的攻下了平壤,被高丽一干君臣成箩筐的马屁一拍,又送上了一堆身材曼妙,美丽动人的少女,一下子就把之前的打算忘了,乐呵呵地还封赏了高丽王,然后便打着仁者之师的名号,得意洋洋班师回朝了!几个武将还想要劝谏什么要斩草除根之类的话,却被杨广斥责了一番,总而言之,这次除了赚了个名义上的藩属国之外,什么好处也没捞到,倒是死伤了许多将士,杨广自在龙辇里面享受朝鲜美女的伺候,依旧半点不提封赏大军的事情,弄得一群原本还兴冲冲的人都心冷了。
杨广被一帮很有异域风情的美女弄得整日里沉迷其中,裴宣又不是起居郎,自然不会在边上听墙角,因此便坐到了自己的马车里面,乐得清闲。
比起来的时候的速度,这会儿大军返程速度很慢,这也让不少人找到了祸害的机会,高丽那边根本揩不了什么油水,杨广后来只记得封赏高丽王了,大军出来一趟,舍生忘死,结果却两手空空地回来了,谁也不指望杨广回朝之后还记得他们,因此,经常有小股部队跑出去,打劫附近的村落,隋朝大部分军队都没什么军纪的说法,很多隋军将领都是胡人,祖上就是靠打草谷过日子的,对此觉得理所当然,不让这些大兵去打劫别人,难道回去之后,自己掏钱打赏抚恤吗?简直是开玩笑!即便是一些比较正直一些的将领,对此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大家心里也对杨广有怨气,让他们发泄一下便是了,何况,这一路上还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呢,带来的军粮已经不够了,后面的军粮还没送过来,总不能让下面的人饿着肚子,万一引起哗变,那岂不是自己也要倒霉。
裴宣对此也是心知肚明,但是那些人还算心里有数,只抢劫不杀人,裴宣自然也犯不着说破这事。这日,天色将晚,大军就地扎营,林康跟苏固自去找人准备晚饭的时候,裴爽穿着一身盔甲,窜进了裴宣的军帐。
裴爽本来就是在禁军中混的,如今也上了战场,还亲手杀了十几个人,算是立下了一些功劳,只是依旧还是低级的军官,因此,只能跟着下面的人一起吃大锅饭,他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的,那里咽得下那些粗劣的饭菜,因此,便常常跑到裴宣这里来蹭饭,虽说不符合军规,但是一来裴蕴跟裴矩都不是软柿子,二来出身大家族的底层军官多半都有这毛病,法不责众,自然不可能为此事追究,那样得罪的就是一大批人了,因此,裴爽得以经常跑过来。
这会儿裴爽跟裴宣打了声招呼,从小案上捞了一个茶壶,直接对着壶嘴就灌了起来,然后直接用袖子一抹嘴,有些羡慕地说道:“阿宣,还是伯父疼爱你,瞧我爹给我准备的那个亲兵,就不如你身边那两个好使,什么都能干,还死脑筋!”
裴宣笑了笑:“这也是父亲暂借给我的,等回去了,我跟父亲问一下,转送给你好不好?”
裴爽直觉很是灵敏,听了犹豫了一下,很快摇了摇头,说道:“还是不要了,这两人我不知怎么的,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我身边好使的人手也不少,只是这次却是不好带出来,回去之后就好了!”
裴宣却是一笑,不再多说了,他之前的话未必不是真心,这两人毕竟是魔门的,忠于石之轩肯定要多过自己,他接下来的很多事情都是需要保密的,却是不能让自己的打算叫他们知道了,因此,便打算回去之后,就将他们还给裴矩,免得日后多事。
裴宣跟裴爽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那边林康跟苏固已经带着食盒回来了。军中军粮已经不多,也就是杨广还有几个级别比较高的将领那边还算能够保证供应,裴宣说是翰林学士,但是品级并不高,尤其杨广如今沉迷女色,又不会经常召裴宣伴驾,自然裴宣的那一份也就缩水了不少,裴宣也体谅他们不容易,只是领了些米面,林康跟苏固却是经常离开大营到附近打猎,他们武功较高,便是一些大型的猎物也容易弄到手,因此,常有收获,还能匀不少给别人,这会儿带来的便是一大盆菌菇炖野鸡,一盆兔肉,还有一盆蛇肉炖的汤,又烙了大块的面饼,比起顶头几个地位较高的将领,油水还要丰厚一点,裴爽吃得心满意足。
裴宣跟裴爽还在回朝的路上的时候,张玉书那边,已经在九江顺利完成了剿匪的工作,开始安抚百姓,征召官员,进入了正轨。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公司大规模招人,偏偏人事那边怀孕了,请了假,结果我们几个工作相对清闲的便被赶鸭子上架,累死人了!十一月争取日更,混个全勤!
第72章 回洛阳
九江本来就在龙虎山势力范围内,而且江西那边多山,哪怕九江靠近长江,交通相对比较方便,但是论起人口还有各方面的资源都欠缺了一些,而且这种地方,完全属于那种穷山恶水出刁民的地方,因此,那边长白山那儿才出了一个“知世郎”王薄,这边就有不少人冒了出来,最出名的便是林士宏,不过他这会儿还不成气候,不过搞了个小帮派小打小闹,因为有着阴葵派的扶持,势力正在逐步扩大。
但是这会儿林士宏还没来得急发展壮大,就被张玉书抓住机会,直接当做软柿子给捏了,林士宏本身武功也算不上多强,有龙虎山的高手亲自出手,林士宏甚至没来得及逃跑,就被授首。而另一个悲剧的便是操师乞,这人也不是什么好来路,大业初年的时候,就借口防止兵匪侵扰,就在家乡开始练兵,而且对官府颇有敌意,一直就是官府追剿的对象,只不过他在当地很有威望,人也精明,一直以来,哪怕通缉令就挂在城门口,也一直活得逍遥自在。这次张玉书到任,召集郡兵剿匪,却被操师乞从中阻挠,张玉书可不管操师乞在当地有什么威望,一看郡兵好多不可靠,脸上不动声色,回头就写了一封信叫亲兵连夜送去龙虎山,没两天,就有人跑过来投军,有做文书的,也有做军官的,直接就被打入了郡兵里面,将下面人拿捏妥当,回头借着训练的名义,跑到外面剿匪,直接就将还在那里大发厥词,说是要张玉书赶紧滚蛋的操师乞等人一网打尽。
几次下来,大家都知道张玉书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好惹了,张玉书顺利将九江郡给掌握住了,然后还将自己的势力范围辐射到了鄱阳郡,然后他一边贴出安民告示,找了人开始重新登记户籍,一边又开始训练兵马,起码要在变故发生之前,先将江西这边搞定了。
张玉书如今正处在闷声发大财的阶段,最怕的就是引起上头的注意,因此,这会儿也不好公开招揽人才,只得先跟九江郡的上下官员打交道,这会儿虽说天下已经显出纷乱之象,但是除了公开打出反隋旗号的几支所谓义军,其他的势力还是属于那种游走在中间地带的,这些人既然没有公开反隋,但是又实力雄厚,朝廷对此一时半会儿也是收拾不下,因此,只得给他们一些名义上的官位,暂时置之不理,不过这样的人如今也少,杨广是何许人也,可不是什么喜欢妥协的人。
九江郡这边的情况并不算复杂,这年头文武之间也没用太多的隔阂,九江郡这边的郡守杨值不是什么不识时务的人,他是弘农杨氏出身,但是因为杨家出了个杨素杨玄感,哪怕只是诛杀了杨素这一支的族人,弘农杨氏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杨值原本在京中任职,结果此事一出,直接被丢了出来,扔到了九江这个比较混乱的地方。好在杨值也是个能臣,花了快一年的时间,总算坐稳了位置,不过什么剿匪之类的事情,他一向是不碰的,毕竟,他这样的身份,多做多错,还不如什么也不做,因此,除了处理郡中的政务之外,他直接将无为而治发挥到了极致,这才还算活得滋润。
不过要说他对杨广没有怨念,对大隋有多么忠诚,那是不可能的,要知道,因为杨广他们家当年投靠了鲜卑,跟鲜卑多有联姻,但是却一直试图入主弘农杨氏,毕竟弘农杨氏是有名的世家,在汉朝的时候,便也是四世三公,几百年来,在汉人当中有着强大的号召力,而杨坚这一支,虽说号称也是弘农杨氏的一支,但是也只是号称罢了,起码族谱里面没这个记载。对于世家而言,所谓家国天下,人家可没什么有国才有家之类的觉悟,在他们看来,家族才是根本,没有千年的皇朝,却可能有千年的世家,因此,对隋朝并没有什么忠诚之心,甚至对隋朝皇族还存在着戒备之意,他们并不想成为皇族的附庸,那样的话,给家族带来的只有灾难。杨素他们这一支原本还是杨家的嫡系呢,当年杨素入朝,又生出了篡位之心之后,杨家也没有动心,反而果断割断了两者之间的联系,也因为这个,杨玄感失败之后,杨广固然想要趁机株连杨氏,却找不到理由,最终只得贬谪了几个杨家出身的官员出气。
因此,这边张玉书表示了亲善之意之后,杨值也没用拒绝,却是在一边观望,这会儿的张玉书还不值得他投靠,偏偏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竟让他发现了张玉书跟天师道的人颇有关系,还听说了张玉书真正的身世,不免心中有了思量。杨值是个聪明人,见张玉书的架势,显然胸怀大志,一个前朝皇族的后裔的大志是什么呢,只怕就是天下了。他出身世家,自然知道大隋的建立是佛门一力支持。汉族世家对佛门把持中原神器一直颇为不满,这也是杨家一直不肯承认皇族是杨氏一支的原因,如今道门居然也开始插手,这就让杨值心中颇有些犹疑不定,他暂时不清楚,道门是不是想要充当如今佛门的角色。固然汉朝初期,黄老之术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治国的良策,但是如今早就不合时宜了。道门若是以将来被奉为国教的条件插手天下之争,岂不是又是一场是非?
这样想着,杨值自然不敢轻举妄动,虽说对张玉书客气了不少,但是还是私底下通过自家的秘密渠道,写信给杨家,问问他们到底是个什么打算,是否需要自己先投靠张玉书,以占据先机。世家生存之道向来如此,个人荣辱从不足惜,就像三国的时候,颍川荀家在各个诸侯处都有子弟效力一样,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才能保证不管胜利者是谁,最终家族都能生存下来,而很显然,张玉书的确有成事的条件。
张玉书如今需要的也是这个,他如今这点势力,也不能指望人家拖家带口举族来投,能这么做的顶多就是一地豪强,而非真正的大世家。因此,他如今稳打稳扎,毕竟这会儿天下形势还不明朗,趁着别人还没注意的时候,积攒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张玉书如今头疼的还是人才不足,想要扩张也是不能,因此,在将九江附近理顺之后,便写了一封信,叫人送到洛阳给裴宣,让裴宣看看能不能找几个人过来帮忙。
裴宣一直到十月份的时候才看到了这封信,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大军一路上拖拖拉拉,花了比去的时候多一半的时间才回到了京城,杨广象征性地封赏了一些不得不赏的将领,然后便撒手不管,回到皇宫继续享乐去了。
而洛阳这段时间以来还算太平,杨侗本身就是个聪明人,虽说年纪还小,但是聪敏好学,性格也颇为温厚,能够虚心纳谏,倒是让许多隋朝的忠臣心中欢喜,对大隋的未来也有了信心,只不过,有识之士却是暗叹,若是圣上一直这般昏庸,独断专行,只怕不等杨侗上位,大隋就要二世而亡了,杨侗若是庸人,尚且能保住一命,偏偏他是个英明神武的,到时候,只怕连性命也不能保全,如此,也不知道究竟是幸还是不幸了。
裴矩在说起杨侗的时候,神情有些微妙。裴矩从来不是什么忠臣,他忠实的是自己,要不然,也不会一边将杨广拱上皇位,一边还救出了杨虚彦,将他培养成了补天阁的继承者,他看重的无非是自己的利益。杨侗跟他可没什么感情,也没什么利益关系,他上台,裴矩很难得到重用,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尤其杨侗年纪实在有点小。因此,哪怕明面上拥护杨广的决定,实际上,他对杨侗并不是很看好,不过他倒是建议裴爽可以跟杨侗亲近一些。毕竟裴爽本来就在禁军中任职,平常宿卫皇宫,年纪也不算大,更有机会与杨侗结交。
至于裴宣,裴矩却知道,裴宣性子其实相对散漫,也没用太多野心抱负,看他平常所为,求的无非就是长生得道,好在这年头,做个大宗师,即便比不上做皇帝,也比一般的高官威风多了,要不然草原上跟高丽都有大宗师,他们也没那么大的底气,跟中原死磕。
因此,裴矩根本不指望裴宣入朝为官,尤其,他也知道,他对裴宣的影响力很有限,根本不可能借着父亲的身份,逼迫裴宣做什么,真要那样做,仅有的一点情分也没了。之前张玉书送来的信直接送到了裴府,却是被裴矩接到了,这年头也没什么讲究隐私的说法,裴矩却也谨慎,找了个人,将信取了出来,看了一遍之后又放了回去,同样将火漆封好。对张玉书短时间内就在九江站稳了脚跟,并且稳步向外扩展也有些惊讶,心里对张玉书更是高看了两分,只是见张玉书信里面的意思是要裴宣过去帮忙,心里不免有些酸溜溜的,自己跟儿子如今还半生不熟呢,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居然跟儿子这么亲近了!哪怕知道这里面有道门的关系,裴矩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他却是没有注意到,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起住在幽林小筑的石青璇了。
第73章 宋阀来访
裴宣的事情也很多,杨广那边暂时脱不开身,杨广自觉大胜高丽,实在是开疆扩土之功,他本就是好大喜功之人,便要裴宣写诗颂圣,裴宣怎么着也得糊弄一把,因此只是找了几个道门培养的一些寒门士子给张玉书送了过去,自个一直在长安一直待到第二年年初,才算是将事情收拾妥当了。
而此时,张玉书已经几乎在实际意义上控制了江西全境,并且正在向西边继续扩张,之所以这样也是有原因的,扬州那边毕竟是杨广的行宫,杨广原来甚至有过迁都江都的打算,在这个时候,往江都方向靠,实在是太显眼了,因此,还不如暂时先往西边去,占据原本的古荆州之地,若是能够趁机占据蜀中,那也是帝王之基,比起关中也差不了多少了。
张玉书这般动作,却是瞒不过天下的明眼人,但是杨广那边却是一直不知道,杨广如今愈加不得人心,身边的近臣因为种种原因,也有意报喜不报忧,因此张玉书得以快速发展。只是,他如今已经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比如说佛门。
道门的动作算不上非常隐秘,裴矩能查到张玉书背后是谁,佛门扎根中土数百年,如何查不出来,而道门如今已经在张玉书的治下开始扎根,不是各种道观,反而是册封土地城隍,还有山神水神,建立庙宇,然后道门派人在庙中做庙祝,一座庙不过占据五到十亩的土地,不过是寻常一户的田产,并不会影响到什么。
道门虽说不如佛门那般擅长蛊惑人心,但是道门当年最初兴起,靠的便是行医施药,施放符水,符水这玩意的效果有待商榷,但是道门在医药上确实有一套,孙思邈如今已经小有名气,他便是出身道门。道门最善于修生养性,而且他们弄出来的近乎免费的医疗手段,也很得当地信众的欢迎,竟是让当地的佛寺少了许多香火,偏偏这种事情本就是各凭手段,佛门虽说对张玉书已经生出了敌意,但是江西这边佛门势力本就不大,只得暂时按捺不动。
裴宣到达九江的时候已经是早春了,张玉书亲自带着人去了码头接他,这一年下来,他看起来已经有了一定的威仪,举手投足,自信非常,比起之前来,便是裴宣不怎么懂面相,也看得出来,张玉书是真的已经有了王者气象。
张玉书这次出来算起来也是微服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