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长生劫〖大唐双龙〗〗第17部分

出行,并没有大张旗鼓,因此这会儿两人穿着常服,骑着马慢悠悠地在街道上走过,裴宣看了看街道上的情况。诚然,九江这边的人口远远不如洛阳之类的大城市,但是,街道上还算整洁,并不显得杂乱无章,行走在路上的人,即便是行色匆匆,但是看他们的姿态,也知道他们对如今的生活还算满足,可见这里已经开始走上了正轨,不复从前的乱象。
张玉书如今虽说是实质上的九江乃至江西之主,但是名义上九江的郡守还是杨值,因此,张玉书并没有住在郡守府里面,反而是住在附近的一个府邸中,这个世界商业非常发达,因此商人的地位并不低下,没有过多的限制,张玉书住的地方便是这边原本一个富商的宅子,占地面积有个三四亩地,修建得很是精巧,张玉书住过来之前除了前院改成了议事厅之外,别的也没怎么改动,只是叫道门的人过来看了一下风水,调整了一下布局,也就搬进来了。
裴宣过来之后,张玉书下意识地没有给裴宣准备单独的住所,而是在自己的府邸里面划出了一个院落给了裴宣。
裴宣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也就直接搬了进去。张玉书显然对裴宣的品味比较了解,院子收拾得很符合裴宣的心意,裴宣倒也不用再麻烦了。
裴宣到九江之后第二天,原本说是专门设宴给裴宣接风洗尘的张玉书不得不临时改变了计划,岭南宋家的船队到达了九江,而负责这个船队的是宋家的宋鲁与宋师道。
张玉书去年刚到九江不久,就已经跟宋阀有了些生意上的来往,宋阀虽说比较主要的经济来源是私盐买卖,但是别的走私活动也是参与的,张玉书剿灭了林士宏与操师乞之后,得了一笔还算丰厚的钱财,因为江西本地缺少粮食还有军械的缘故,找上头要显然不太可能,毕竟一来大隋朝廷的经济情况也不容乐观,这种事情还是得跟杨广报备的,杨广只怕不会同意,还得训斥一番,二来,就算朝廷那边下拨了钱款,但是瓦岗寨那边势力愈发膨胀,一路上也多有山匪乃至流民作乱,东西太太平平到江西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干脆也不费这个事了,只是象征性地写了文书向上头哭穷,说是缺粮缺兵器,武备工作不好展开。然后就直接联系了经常运送私盐经过九江这边的宋家,向他们购买粮食还有生铁,宋阀那边自然是答应了下来。张玉书很快便在江西建立了匠造营,专门打造各种兵器。因为采用了裴宣以前说过的流水作业,在批量制造长矛长枪箭支之类的东西上面,效率很是不错,但是长弓刀剑之类的,本就工序繁多,因此,产出并不算高,不过目前来说已经够用了。
听说这事之后,裴宣才想起来,趁着现在大家还在洛阳找什么杨公宝库,干脆先借着楼管道的力量,将杨公宝库取出来才行,那里面藏着的兵器盔甲还有钱财,起码足够张玉书用兵三五年了,三五年后,张玉书怎么着也能占据半壁江山了,到时候,有着一半中原的财力支撑,足以顺利北伐,统一中原。
不过,在这之前,裴宣还是得先把杨公宝库的具体情况给弄清楚才行,鲁妙子是个挺有职业道德的人,不过,如果借着杨家最后一个后人的名义,是不是能让鲁妙子将图纸交出来呢?裴宣心里不由琢磨起来。
私底下正想着这种近乎有些缺德的主意,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在张玉书向他引见宋师道的时候,裴宣依旧保持着很是完美的社交表情,含笑道:“原来是宋兄,当日一别,倒是数年未见了!如今看起来,宋兄风采更胜从前了!”
宋师道看到裴宣,心中不免有些百味杂成,当日他与裴宣几乎是不欢而散,他性情几乎软弱,某种意义上来讲,宋师道跟侯希白是一种类型的人,甚至还不如侯希白,自然对裴宣的一些理念很不赞同,他回去之后曾经将裴宣的一些话告诉了宋缺,宋缺对此却是很赞赏,然后对宋师道却很是有些恨铁不成钢。
有个过分出色的老爹就是这点不好,宋师道就像是一些开国明君的太子一样,很是悲剧,他们都不像自己的老爹,没有那么英明神武,被衬托得有些无能,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悲哀,宋师道偏偏是宋缺的独子,这让宋缺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因此,对宋师道更是严厉。
如今裴宣已经名扬天下,宋师道还是与从前无异,甚至在江湖上的名声,也多半是因为是宋缺的儿子,很多人对他都有些轻视,如今再次见到裴宣,宋师道竟是生出了些许嫉妒之意,不过他本性宽厚温雅,很快这种情绪便直接消散了,脸上也是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不比裴公子,师道如今不过是给家里跑跑腿罢了,裴公子谪仙人之名却是天下皆知啊!”
张玉书在一边笑道:“原来宋公子与阿宣竟是旧识,这倒是我多此一举了!”
宋鲁在一边也是笑眯眯地看着这几个人,之前宋家跟张玉书的交易是宋师道主持的,听说了张玉书如今的情况之后,宋家自然要提高对他的关注度,因此宋鲁这次便与宋师道一起来到了九江,打算看看张玉书是否值得宋家投资。
宋家看起来实力雄厚,实际上宋家偏居岭南,但是那边最多的还是少数民族,汉人数目并不多,真正打起来,宋家能提供的兵力其实很有限,哪怕他们因为公平交易,在那些少数民族眼里有着一定的威望,但是他们其实并不信任这些少数民族,因此,宋家其实无力真的入主中原,因此,他们能做的无非是寻找符合他们理念的投资对象,实现他们的政治理想,也就是驱逐胡人,重振汉统。
张玉书的崛起很显然在宋阀的意料之外,他们弄明白了张玉书的身份,然后再看看张玉书如今治政的情况,对张玉书有了还算不错的评价,因此,张玉书成为了候选人之一,但是也并非宋阀唯一的选择,宋阀家大业大,盟友其实挺多的,比如说蜀中独尊堡解家,那是宋阀的姻亲,解家起了那么个名字,自然是有野心的,因此若是解家起事,宋阀自然会全力支持解家。宋家如今对张玉书,其实还是带着点居高临下的意思,觉得张玉书是个人才,可以先扶持着,将来若是能够招揽,自然是自己这一方的有力臂助。
不过宋鲁这会儿已经觉得之前宋阀的打算有些一厢情愿了,张玉书看起来可不是什么乐意屈居人下的性子,还有谁能想到裴宣居然也跟在张玉书身边呢,裴宣代表的势力未必比宋家差到哪里去,再看看道门的动作,张玉书的确是潜龙在渊之势啊!将来不是宋家的盟友,便是宋家的敌人,心里更是踌躇
第74章 失落
张玉书这会儿的分量还不足,自然不会白目地要招揽宋家,何况,他如今的地盘离岭南还远着呢,这会儿一是宋家未必瞧得上他,二是宋家目标太大,这边一动,只怕就有人直接打上门来了,张玉书要的是闷声发大财,可不是跳出来的出头的椽子的。
因此,宴席上,张玉书压根不谈什么公事,就当是来了寻常的贵客一般招待,张玉书要说文采风流,那是没多少的,他对于这些真心没多少天赋,但是他见识广博,又颇有心胸气魄,言辞谈吐间也并不显得粗俗无礼,即便是宋鲁这样的老狐狸也得承认,张玉书是个挺有人格魅力的人。他见过不少少年俊杰,便是李阀那兄弟三个,他都是见过的。但是相比较而言,张玉书固然似乎少了点世家子弟温文尔雅的气度,但是,却也少了那世家培养出来的傲慢虚伪,他言辞固然不够雅致,但是这人也不知道怎么练出来的,即便是客气话,也听起来很是真心实意,让宋鲁更是高看了许多。做大事的人,讲究的不就是个厚黑嘛,脸皮厚,心肠黑,心肠黑还看不出来,张玉书如今看起来起码已经得了一个厚字。
宋家曾经也有过野心,但是宋师道却不是什么有多少野心的人,若是宋缺无能倒也罢了,宋家族人众多,光是嫡系的族人也有好几十个,偏偏宋缺一身武功惊天动地,很多人觉得他的武功不如宁道奇,其实是小瞧了他,宁道奇毕竟是道家,论起修身养性,延年益寿,宁道奇定是比宋缺强的,但是若真的打起来,宁道奇未必能占得了便宜,毕竟,宋缺自称天刀,却是名副其实,他在刀道上的修为称作是前无古人也不为过,至于是不是后无来者,那就不好说了。有宋缺镇着,哪怕他很少插手家族事务,在这个武力处于决定性因素的世界,谁也不敢开口说,那啥,宋师道不成器,干脆让我儿子做下一任族长吧!那是找抽呢!因此,面对这样的情况,宋家尽管依旧秉承着汉统为重的理念,但是对于争霸天下,真心有些底气不足。要不然,原著里面,他们干嘛要支持寇仲一个目光短浅的小混混呢,那不是因为实在没办法了吗?连亲家都反水了,自家人也不够争气,到了那个时候,已经是无从选择。
一顿饭过后,宋鲁与宋师道叔侄两人在下人的带领下去给他们安排好的院落休息,等到到了住处,宋鲁喝了杯水,然后问道:“师道,你瞧着张玉书如何?”
“却是一派枭雄之姿!”宋师道沉吟片刻,说道。
宋鲁点了点头:“的确如此,如今大隋已经失了民心,杨广尚且不知警醒,群雄并起,龙蛇混杂,宋家固然在岭南可以称王称霸,但是放到中原,势力便显得有所不及,因此,大兄之前也说了,让咱们这次出来,就是看看能不能给宋家找条路。之前光听你说,大兄与我们几个兄弟还对这个张玉书颇有些轻视,如今看起来,竟是我们想差了!”
宋师道听了,便问道:“那鲁叔的意思是?”
宋鲁摇了摇头:“这事我却是做不了主的,不过,若是张玉书想要与宋家继续交易,我们却是可以先答应下来,多打点折扣,好歹先处好关系再说!”
宋师道点了点头,说道:“侄儿明白!”
宋鲁见宋师道一副受教的模样,心中暗自点头却又摇了摇头,若是宋师道是普通的小辈,听从长辈的指示,自然是应有之义,别人还得说一声敬老尊贤,可宋师道是宋家下一任家主,自个却是没什么主意的,这样如何能行!只是宋师道这个性子不是一天两天能转的过来的,宋鲁对此早就是无可奈何。没办法,宋鲁跟宋师道其实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宋鲁一直负责的是宋家的外务,宋师道却是一直跟着宋智学剑,等到长大之后,才开始接手一些家族事务,也就是那会儿才跟宋鲁接触次数多了起来,但是宋师道那时候性格已经成形,宋鲁也没什么立场教导未来的家主,只有在回去之后跟宋缺说起,偏偏宋缺对几个孩子的教育都不是很上心,大多数时间耗在磨刀堂里面,一心追求刀道巅峰,等闲压根不出来。
在宋鲁为了未来家主的性子操心的时候,张玉书也在花园里面跟裴宣说话。
这会儿花园里除了几颗常青树之外,只有几颗老梅树正开着花,总算给花园里增添了几分生气,裴宣顺手折了一支梅花,笑道:“看起来你跟宋阀相处还算不错?”
张玉书轻哼了一声:“这几个门阀,哪个不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一个个都等着天下乱了,好从中得利呢!宋阀的势力主要就是岭南还有长江沿线,尤其如今长江这边距离京城颇有一段距离,中间还隔着一个瓦岗寨,正是混乱的时候,宋阀跟沿途的那些帮派势力关系都不差,又不是单单扶持了我这一家!不说巴蜀有个独尊堡,那是宋阀的亲家,还有瓦岗寨那边,听说李密正在为自己的儿子向宋阀求亲呢!”
“宋阀应该没有答应吧!”裴宣却是没有听说这个消息,这会儿想了想,不由笑了起来,看向了张玉书。
张玉书冷笑一声:“宋缺活下来的儿女不过是二女一子,长女宋玉华已经嫁给了解文龙,幼女宋玉致如今不过是豆蔻年华,江湖还有世家里面,二十岁还没出嫁的女子也多得是,宋家哪里肯这样就松口,何况,李密如今虽说为瓦岗寨立下了一些功劳,隐隐已经做了瓦岗的第二把交椅,但是,第二就是第二,除非李密变成瓦岗寨的大龙头,而且还得能看到李密成功的希望,要不然,宋阀凭什么将家族绑在李密身上!”
裴宣点了点头,忽然说道:“要不,回头我去帮你向宋缺求亲?不说如此起码能得宋家一半的助力,宋玉致我可是亲眼见过的,那可真是个美人胚子,长大一点之后,未必会比尚秀芳差,娶了她你可不吃亏!说起来也奇怪,宋缺当年因为梵清惠的关系,受了情伤,回去之后,居然娶了个丑女为妻,当然,主要还是为了坚定武道之心,不远沉迷于儿女私情,不过,他的几个子女却是多半像了宋缺,这也是大幸了!”说到这里,裴宣却是满脸八卦之意了。
张玉书见裴宣兴致勃勃地要给自己做媒,心里不由一阵不自在,嘴上却说道:“只怕人家看不上我呢!”
裴宣撇了撇嘴,说道:“怎么说,你也比李密的儿子强得多啊!当然了,不说什么武功不武功的,宋缺这人虽说近乎是个武痴,但是争夺天下这种事情,跟武功关系真的不算大!他还能将你拎到磨刀堂跟你决斗不成!你如今不过是弱冠之年,已经夺下了江西之地,等到天下大乱的时候,短时间内就能席卷南方,那时候,无论是你立刻北伐,还是稳稳待在南方,坐看突厥与李阀狗咬狗,都是立于不败之地,天下有七成的可能性就是你的,宋阀若是不早点靠拢,只怕连镇南公这个位置也保不住了!难不成将来你坐上那个位置,还能容许宋阀雄霸一方,弄出个国中之国来不成?虽说有点俗套,但是联姻还是最可靠的手段,尤其宋家的情况在那里,他们没那个条件自己逐鹿天下,只能找人合作,与其弄个烂泥糊不上墙的,为什么不能跟胜券在望的你呢?这完全是双赢嘛!不过,之后的事情就要好好思量了……”
裴宣在古代的环境下待了近百年,对于联姻这种事情完全没有抗拒之心,虽说这里面有失败的,比如说崔玉荫跟裴矩,但是,这主要是裴矩的责任,在裴矩没有用石之轩的名义,跟碧秀心不清不楚的时候,两人的婚姻关系还是非常稳固的,裴宣也没指望裴矩对崔玉荫一往情深,他想要的不过是让裴矩做好一个丈夫,一个父亲该做的事情罢了,哪知道这一点裴矩也没能做好。
张玉书看起来可没这方面的问题,他一看就不是什么情种,做为联姻的一方,有足够的家庭责任心便已经足够,再顾及一下礼法,那么就没什么问题了,毕竟,张玉书将来是要做皇帝的人,而让一个皇帝变成情圣,很显然是一件悲剧,古往今来很多例子都表明,当情圣与皇帝这个职业合为一体的时候,几乎就是乱国的开端。
被裴宣这么一说,张玉书也觉得联姻其实是个好主意了,只是再看看裴宣那理所当然的模样,心里一阵憋屈,他之前已经发觉了自己对裴宣的好感,这年头,大家对于这等龙阳断袖之事并没有什么偏见,底层的不好说,但是对于权贵阶层来说,这种事情很是常见,一般的人家,都会豢养美婢娈童,一些地位相对对等的人互相之间,也会有这种被称作契兄弟的关系,但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并不影响对方娶妻生子,但是有些醋意也是难免的事情。这会儿见裴宣这般神态,张玉书就知道,裴宣对自己的感情只怕也就是当做好友,却并未超过界限,不免有些索然起来,见裴宣还在那里分析这场联姻的利弊,脸上失落之意一闪而过,然后
第75章 合作
裴宣将联姻的利弊分析得头头是道,然后丢下一句,你已经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了,总归要选取一个名门闺秀为妻的,那干脆要选就选一个最好的好了,以宋玉致的身份,能够跟他对等的也就是李家的李秀宁了,便是杨广的女儿,也未必比得上他,毕竟,杨广这家伙,女儿实在有点多了,而且几乎从不关心,而真正受到重视的嫡女却是早就嫁人了。
裴宣甩手走人了,张玉书晚上却是辗转反侧,好不容易睡着,却做了一夜春梦,早上起来的时候,两只眼睛上的黑眼圈几乎能够看得出来了,不得不弄了两个剥了皮的煮鸡蛋在脸上滚了滚,才将黑眼圈给去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如今还是很需要在下属面前保持形象的。等到看到裴宣神清气爽地坐在屋顶上吐纳的时候,原本心中憋的那口子气又泄掉了,看着裴宣俊美的脸在初生的太阳下紫气莹然,衬得近似与随风飘去一般,心里又是一个咯噔。
裴宣感应到有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不由睁开了眼睛,却看到张玉书站在院子里面,抬头有些痴痴地看着他,不免有些愕然,他从屋顶上轻飘飘地跳了下来,问道:“怎么了?发什么呆啊?”
张玉书还有些恍惚:“阿宣,我刚刚差点以为,你就要消失不见了!”
裴宣见他似乎还没回过神来,不由失笑:“还消失呢,我能跑到哪里去啊!”
张玉书这才缓过神来,恢复了常态,笑道:“主要是你修炼的那太清紫气,刚刚还以为你就要霞举飞升了呢!”
“要是有这么容易,道门还这么折腾干什么,出上几个众目睽睽之下飞升的,道门都不用跟佛门抢什么信徒了,大家都跑去修仙了!”就算是大宗师,能摸到那个门槛的人也是少中又少,何况裴宣刚刚晋入宗师也没多久,哪里就能触碰到这个层次了。道家的宗师走的从来不是以战养战的路子,像宁道奇,成就宗师之前,在江湖上根本就没什么名声,等到他一举晋入宗师之境,便是上清派也诧异不已。即便是后来,宁道奇出手的次数也非常有限,也几乎从未全力出手过,他那个所谓第一大宗师的名头,真要算起来,其实大半是上清派与佛门鼓吹起来的。
也因为这个,裴宣也就只能靠自己慢慢感悟了,这样固然看起来慢了些,但是裴宣其实并不是很着急,他有的是时间。邪帝舍利给他带来的是远超常人的生命本质,修炼的又是正统的道家真气,活个两三百年没什么压力,要是这么久还达不到那个标准,他还不如直接去找战神殿呢!
张玉书却没有将自己之前的想法当做错觉,有的时候,他真的能够感觉到,裴宣跟所有人的相处,都带着一种几不可见的隔膜,张玉书天生在这方面有着敏锐的直觉,之前那一幕更是让他近乎惶恐,只是见裴宣的神态,却是不好追究,因此便笑道:“别人都说阿宣是谪仙人呢,若是乘风归去,岂不是回返天庭了?”
裴宣也是笑道:“那你可得巴结好我了,待我日后重返天庭,也带你上天做个神仙如何?”
张玉书跟着凑趣,弯腰做了一揖:“却是多谢仙人提携了!”
一番作态下来,两人不由相视大笑起来。
宋家这次倒不是专程跑过来跟张玉书搞什么合作协议的,宋家的商船每年起码要从长江上来回个三五次,宋家这次主要目的还是蜀中,到九江这边纯属路过。在跟张玉书谈了谈接下来的合作,主要是张玉书继续向宋阀购买粮食等战略物资,然后,宋家给张玉书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青蛟”任少名有意将铁骑会的重心转移到江西这边来,大概目的是九江。
宋阀跟任少名是老对头了,宋缺当年就曾经干翻过曲傲,导致曲傲心境破碎,数十年武功不得寸进,任少名作为曲傲的儿子,宋缺天刀未成的时候,也曾经去挑战过宋缺,结果被宋缺直接砍翻了,任少名是晚辈,宋缺总不能拉下脸来追杀,因此他倒是顺利活了下来,还混进了中原,直接带着一帮从铁勒带来的武士在中原创建了铁骑会。任少名勾搭上了阴葵派,直接就在江南这边安顿了下来,并且还在不断壮大。尤其,江南少马,铁骑会却能够从草原得到源源不断地马匹,加上阴葵派的支持,自然能够大肆扩展势力,如今铁骑会已经占据了无锡,想要继续扩张,江都那边可能性不大,柿子要捡软的捏,自然盯上了江西。
宋家提出这件事,其实也是为了跟张玉书合作,剿灭铁骑会。宋缺可以瞧不起任少名,但是,宋家的其他人,若是跟任少名单打独斗的话,还有点玄乎,何况,任少名身边还跟了阴葵派的恶僧法难和艳尼常真,这两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加上铁骑会豢养的诸多武士乃至骑兵,宋阀不可能大规模调集人马对付铁骑会,但是要是放着不管的话,任少名跟宋阀有仇,之前不在长江边上的时候还好,后来地盘扩张之后,就常常跟宋家的船队过不去,宋家哪里是忍气吞声的人,原本还想着是不是找人直接将任少名干掉算了,这会儿却是见到张玉书这边兵强马壮,宋鲁便是心中一动,跟宋师道商量了一下,便决定让出宋阀的一部分利益,换取张玉书出兵,剿灭铁骑会。
固然因为任少名是铁勒人,张玉书对异族并无好感,但是,到了他这个身份地位,什么事情,不能凭着一腔意气就去做,而且,任少名要往九江来也是宋阀说的,要是不来,自己冲上去,那不就是捞过界了嘛,若是引起了上面的注意,自己这么长时间的韬光养晦,可不就是白费了吗?因此,张玉书直接就开口道:“世叔这般说,原本小侄不该推辞,只是小侄身为朝廷命官,却是不能无旨出击的!何况,铁骑会如今还在江浙境内,我这边实在是不好插手啊!”张玉书脸皮很厚,之前在饭桌上那边,宋鲁他们才在那里跟张玉书说什么祖上有什么交情的鬼话,回头就连世叔都叫上了,这会儿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你这边都快自立为王了,还什么朝廷命官呢!饶是宋鲁也是个很有城府的人,也差点被张玉书这等近乎无耻的话给弄得噎住了。
宋鲁很快平复了一下呼吸,说道:“这万事皆有特例啊,眼看着铁骑会就要犯境,总不能被动挨打吧!何况,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啊!”
张玉书故作沉吟片刻,终于开口道:“世叔说的是,只是小侄也有难处,小侄如今兵力有限,却是顾及不到那么远的事情,不如请世叔调动宋家的力量,监视铁骑会的动静,才能让小侄有个准备,好从容应对!”
宋鲁心里一松:“这是自然的!”
结果张玉书这边又开了口:“不过……”
才听张玉书拉长了调子,宋鲁心中又是一紧。说实话,面对任少名的崛起,宋阀远比张玉书受的压力大,铁骑会毕竟是江湖帮派,不可能明目张胆地攻城略地,那完全是找死的行为,可是,铁骑会可不是白道,讲究什么江湖规矩,草原上的规矩就是拳头大的是老大,而且格外记仇。曲傲任少名父子两个都在宋缺手上吃过大亏,对宋阀颇有敌意,之前任少名已经搅和了宋家数万两白银的交易,哪怕宋家家大业大,这也是一笔颇大的损失,若是这事一直不解决,宋家只怕生意别想做了,因此,即便张玉书趁机狮子大开口,只要不超过宋家的底线,还真只能认了。
张玉书已经感觉到了宋家的急迫,要是不趁机弄点好处,那他就是白痴。只不过,张玉书之前几乎没遇到过这些事情,因此,借口回去考虑一下,回去之后,就跟裴宣商量起来。
裴宣心中苦笑,张玉书这是真拿他当神仙了,他第一世也就是个大学生,哪有谈判的经验,不过见张玉书神情殷切,只得硬着头皮给他出主意。
张玉书如今其实最需要的是钱财,没有钱粮,什么也别想干,裴宣最终还是说道:“楼管道已经发现了鲁妙子的行踪,回头便可以得知杨公宝库真正的下落,得了杨公宝库,你跟那几个门阀在钱粮上的差距将会被拉平,据我的估计,那里面储藏的钱财兵甲,足够支持你全力用兵三到五年!”
张玉书吃了一惊,低呼道:“杨公宝库?”
裴宣肯定地点了点头:“我们现在只知道,杨公宝库就在长安,当年杨素督建长安的时候,将宝库藏在了长安城下,但是具体在什么地方现在还不知道!不过,以楼管道的动作,今年应该就能从鲁妙子那里将图纸找来,到时候,你便可以带人取出宝库里的宝藏,通过水路运回九江,供你用兵!”
张玉书眼睛一亮,几乎都要失态,可不是吗,杨公宝库之前不过是一点流言,就弄得整个江湖还有朝堂人仰马翻,如今却发现,这块纯金的馅饼居然直接掉自己怀里了,张玉书激动之下,竟是拉住了裴宣的手,说道:“阿宣,你真是我的及时雨!”
作者有话要说:怎么最近总是要重复登录啊!而且速度贼慢!
第76章 达成协议
生活与社交环境一直相对比较单纯的裴宣在谈判上显然不是老狐狸宋鲁的对手,因此,虽说争取到了一些利益,但是看宋鲁的表现,很显然,他提出来的条件离宋阀的底线还有一段距离。裴宣也没有太过沮丧,人本就不可能真的是全才,只是倒是觉得有些对不住张玉书,好在张玉书对如今的结果已经比较满意了,毕竟,任少名本来也是自己需要对付的,如今能够拉上一个盟友,自然是再好不过。
在对付铁骑会的事情上,双方算是达成了共识,但是在具体的策略上,还得继续商议。其实主要就是找谁对付任少名的问题,铁骑会说是江湖帮派,实际上有点军队的意思,要不然也不会以铁骑命名,按照张玉书的意思,铁骑会的低端力量,自然由张玉书率军处置了,还能给自家添上一些兵马,但是高端力量,自己却是不能插手的,他身边可没什么高手,保护自己还来不及呢,哪里还能跑去对付任少名。宋阀在江湖上可是鼎鼎有名的家族,高手如云,何况任少名跟宋阀早就是死仇了,正好宋鲁作为宋阀的顶层人物,武功也是顶尖的,自创了一套银龙拐法,虽说还不是宗师,却也是一流的高手,拿下一个任少名还不是绰绰有余。
结果,宋鲁对此显然不是那么赞成,宋鲁年轻的时候的确也曾行走江湖,也是个杀性极大的人,但是年纪大了之后,不说什么修身养性,但是,对于打打杀杀已经没了什么兴趣。何况,宋鲁如今是宋阀里面顶尖的人物,宋缺不管事,他跟宋智两人几乎就是宋阀的代言人,便是宋师道这个未来的家主,在他们面前也摆不出什么威风来。到了这个地步,宋鲁可以说是已经是一件金贵的玉器,哪里还能跟一个在他看来不过是烂瓦片的胡人崽子硬碰硬呢?到了他这个身份地位,自然是驱使别的高手效命,哪里还用得着自己出手。何况,他既然知道道门在支持张玉书,自然希望知道道门对张玉书的支持力度如何,好进一步明确宋家的立场。宋家固然自视甚高,却也没那个底气,跟已经在中原扎根数百年,甚至之前已经有千年历史的道门作对。
因此,张玉书才开了这个口,宋鲁就摇了摇头,却是说道:“这个不妥,不妥!老夫已然年迈,气血已衰,且多年没有出手,手上的武功已经是不进反退,而任少名得了曲傲的真传,甚至是青出于蓝,又是正值盛年,此消彼长之下,只怕斩杀不了任少名!”
宋师道在边上听得目瞪口呆,但是见宋鲁神情,却只得坐在一边,端着个茶杯,盯着里面的茶叶,默不作声。
宋鲁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张玉书还能怎么说,他冷哼了一声:“看样子宋家却是没什么诚意了,须知,铁骑会其实对江西威胁并不大,这里毕竟是中原,任少名再如何,只要大隋还在,就不可能肆无忌惮,本官还算薄有声名,若是摆出一副据城固守的态势,只怕铁骑会未必敢来,但是,宋阀却不一样了,宋阀说起来是四大门阀,但是在中原,却是没有太多优势的,若是铁骑会持续打击宋阀的生意,只怕宋阀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吧!听说宋阀之所以能够在岭南有极高的名望,完全是跟那些蛮人公平交易得来的。不过,我是个粗人,别怪我说话不好听,若是宋阀在外生意不通,没了钱,蛮人本就是见利忘义之辈,到时候跟宋家翻了脸,只怕你们宋家再大的家业,也不好过吧!”
宋鲁不由皱了皱眉头,说什么蛮族如何忠义,那鬼都不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宋家在岭南经营了这么多年,哪怕是用足了恩义钱财笼络当地土人,但是还常常有土人觉得不满,背地里没给宋家捣鬼呢,毕竟人心不足蛇吞象,再有人从中挑拨离间,宋家这么多年下来,可是镇压了不少作乱的土人。尤其,宋家为了保持血统,从不跟土人联姻,自然土人也不会真的拿他们当做自己人,如今那些土人安分,无非是宋家能够保证他们的利益,加上宋家具有强大的武力威慑罢了。宋家这么多年保持着跟土人公平交易的传统,若是因为财政危机,不得不压价之类的,只怕这些土人根本不会管什么宋家是否有苦衷,只会觉得受到了欺骗,觉得宋家侵吞了他们应得的利益,只要有人站出来,立马就要跟宋家死磕了。
被张玉书这么一说,宋鲁顿时默然了,不过他却是不相信,以张玉书的性子,会真的放过任少名,因此只得咬了咬牙,比划了一个手势,说道:“张大人,不到宗师级别,高手在战阵中发挥的作用并不大,宋家愿意再多付出三成的代价,换取任少名的人头!”
张玉书眯了眯眼睛,说道:“三成不够,我要七成!”
“不行,最多四成!”宋鲁就这么跟张玉书极其市侩地讨价还价起来,最终终于咬定了多付出五成的代价,这才将事情决定了下来。
一切都已经计议停当,宋鲁露出了一个笑容:“那就劳烦张大人费心了!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