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长生劫〖大唐双龙〗〗第18部分

张玉书也是含笑道:“哪里哪里,这也是我分内之事!”一时间,两人的表情竟是一般无二。
张玉书回头便去给天师道写信,裴宣在一边皱眉道:“那任少名要说武功,不过是一流,他若是敢来,我出手便是,不是我挑拨离间,道门几派里面,天师道既然号称天师,自然是希望跟朝廷气运相连的,若是这会儿欠下太多人情,只怕到时候,你真得册封天师道一个天师的身份了,那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张玉书却说道:“阿宣你一身武功,但是外面却少有人知晓,可见你是不想宣扬的!何况,不过是杀一个任少名罢了,算什么人情!天师道这么长时间以来,看起来对我多有支持,其实多半是些不打紧的,而我难道不曾给天师道回报吗?起码江西一地的土地城隍山神水神各个庙宇里面,用的都是天师道的人!天师道若想要更多的好处,自然应该加大对我的支持,若是只想要锦上添花,我要他们又有什么用呢!”
裴宣猛然间发觉,张玉书是真的已经成为一个成熟的主上了,对于权谋,已经有了颇为深刻的了解,自己却是过于想当然了。
张玉书看了看裴宣,笑嘻嘻道:“至于阿宣你,到时候,我的安危便托付给你了!”
裴宣点了点头:“这是自然!只是你身边也该多些高手了,天师道和楼管道回头都会给你派一些好手过来护卫,但是,你也不能都靠着道门,回头斩杀了任少名,以此立威,便可招揽本地还有附近的门派家族为你效力!”
张玉书点了点头,这事之前他也考虑过,只是之前他身边没什么好手,大半精力又放在扩张地盘上,几乎没怎么跟这些帮派武林家族接触过,如今却是可以趁机收编当地的江湖势力了,若是不从,直接剿灭了便是,他一心天下,却是不能容许自己的地盘里有可能给自己捣鬼的势力。
有句话叫做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即便是在这个武侠世界也是成立的,毕竟说白了,不管黑道白道,在朝廷眼里,那都是不稳定因素,朝廷只要腾的出手来,都会极力打压江湖势力。即便是现在,天下大乱了,道门佛门依旧有人在杨广身边做供奉,一些门派里的弟子也还在军中效力。只是等到天下乱了,效力的是朝廷还是自己的门派家族,那就不好说了。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如今他们需要做的其实就是等着任少名自投罗网。
任少名如今大本营还在无锡,张玉书暂时还没有攻打无锡的打算,因此,只有等着任少名跑到江西附近的时候,再行出击。不过,怎么将任少名弄过来,那是宋阀的事情,张玉书却是不会冒这个险的。
宋鲁那边将事情决定了下来,也是松了一口气,哪怕不觉得任少名会给宋阀带来那么大的麻烦,但是麻烦能省一点是一点,宋阀如今也在关键时刻,若是一个铁骑会都敢向宋阀伸爪子,宋阀若是不狠狠地剁了爪子,顺便将那个伸爪子的人给剁了的话,只怕江湖上很多势力都要低看了宋阀,一个个挑战宋阀的地位了。因此,回到了住处,宋鲁就开始往各处传信,调动宋阀在附近的势力,好早点挖坑,把任少名埋下去。
宋师道在一边问道:“鲁叔之前何以那般示弱,以咱们家的实力,干掉任少名并不是什么多困难的事情!”
宋鲁不由有些郁闷,宋家居然出了个实诚的君子,这算怎么回事呢,便是四大门阀里面,最不成器的独孤策,也知道在外面勾搭一个巨鲲帮,帮着自己做事呢!那任少名是一流高手,哪怕是一流里面的二流,那也是一流高手,别以为一流高手是大白菜,随便一抓一大把,宋阀里面算起来也能说是人才济济,但是真要说起来,一流高手也不过就比两掌之数多一点,宋师道如今也不过是刚刚晋入一流之境罢了。而想要杀死一个一流高手,如果不是多人围攻的话,起码也得是一个顶尖的出手,若是对手一心想逃的话,你也没太多办法。宋家真正核心的高手都是宋氏族人,哪里是可以随便牺牲的,还不如多花点钱财之类的,直接买了任少名这条命呢!
作者有话要说:太抽了,一章传了两小时,后台老是打不开!
第77章 入伏
任少名是个极自负的人,说实话,在宋缺手底下过了八招就仓皇逃出生天带来的不光是耻辱,同样还有荣耀,很多人都忽视了,那会儿宋缺武功还未真正大成,天刀还未完全创出,然后对任少名的实力,自然高估了不少。
任少名自己也觉得如此,因此,他跟他老爹不一样,完全没有受到因为被宋缺打败的阴影,养好伤后,武功照样能精进,晋入一流之境之后,任少名自觉只要不是宗师,谁也拿他没辙,因此,在建立铁骑会的时候,很是吞并了不少当地的江湖势力,总而言之,就是顺我者未必昌,逆我者必须亡,只是铁骑会势大,又有阴葵派暗中支持,小一点的江湖势力,一般也就是个二流高手支撑门面,可是帮派想要做大,想要离开本地,向外扩张,那么,起码也得有一个一流高手撑着。而现在,铁骑会拥有的就是任少名这个一流高手,而法难和常真两人合起来,差不多也是一个一流高手,加上之前刘元进的叛乱,很多江南的武林中人被卷入,自然一时半会儿没人能够对抗任少名,任少名干掉了一些在江湖上还有些名声的高手后,自觉江南武林不过如此,自是生出了自高自大之心。
对宋阀,任少名自然是恨的,当初宋缺那几刀,差点毁了他的根基,要不是任少名在曲傲的几个儿子里面天资最佳,又很得他的欢心,加上曲傲在铁勒几乎是说一不二,饶是如此还欠了些人情,从魔相宗那里弄来了上等的固本培元的丹药,又耗费了他老爹不少先天真气为他疗伤,任少名就不可能是如今的青蛟。可以这样说,宋缺一个人,差不多就毁了他们两辈人。
因此,自从铁骑会成立之后,任少名就对给宋阀添堵很有兴趣,宋阀的生意一般都是通过运河和长江,运河上的铁骑会插不了手,但是长江上的,却是会通过他们的地盘的。因此,借着这个便利,任少名差点没把宋阀的船都给凿沉了。
宋阀这次也是下了大决心了,打算直接诱敌深入,弄出了个船队,一路上很是张扬地在长江上行驶着,穿上挂着宋阀的旗帜,铁骑会在江上的人自然看到了这个船队,一瞧,船队上戒备还挺森严,他们便觉得是宋阀被他们坑多了,这次是花了大力气了。一时间,铁骑会的人不由有些想退缩。
铁骑会从开创到现在,满打满算也就两三年时间,很多人都是铁骑会快速扩张那会儿加入的,要说下面的人对铁骑会有多少忠诚,那简直是笑话。平常敌弱我强,占占便宜也就算了,就当是平常在大街上收保护费了,但是很显然,宋家的船队显然不是一个软柿子,因此,负责这事的人难免有些犹豫,琢磨了一下,还是直接传信给了上面。
有的时候,黑道上的办事效率比政府高多了,很快,消息便传到了任少名的手上。任少名开始也在犹豫,但是,对宋阀的怨恨直接将这犹豫给掐灭了,当然,也有下面人煽风点火的功劳,主要意思就是,宋阀虽说家大业大,但是若是这次损失了这个船队,不光是船上的财货,同时损失的,还有宋阀的武装力量,可以说是绝对能让宋阀伤筋动骨。再说了,宋缺这都多少年不出岭南了,而且他如今都是宗师了,难道还能拉下脸来以大欺小啊,想明白了这点,任少名立刻下了决心,调动了铁骑会的大半势力,打算狠狠地在宋阀身上割块肉下来了。
这自然是进了宋阀弄出来的圈套,这个船队其实就是空架子,船是宋阀临时找附近的势力征用的,里面所谓的货物,也不过是些不值钱的破烂东西,不过是在外面做了点遮掩罢了。他们就等着将铁骑会的人直接引入江西附近,而那边,张玉书已经派人埋伏在侧了。
一只鹞鹰在天空盘旋了两圈,终于飞了下来,落在宋鲁的拐杖上,鹞鹰的脚上带着一枚银环,宋鲁从银环上取出一个小小的纸条来,打开看了看,脸上露出了笑容:“鱼儿上钩了!”
张玉书这边也已经准备妥当,天师道那边反应很迅速,张玉书才传了信过去,天师道直接就派了二十多个人过来,其中光是一流高手就是三个,别的也都是二流的高手,按天师道的意思,这些人接下来就随便张玉书怎么安排了。道门缺的是宗师级的人物,底下的好手却是不缺的,因此即便是一流的高手,若是没有晋升的希望,在道门,多半也只能当做打手用,这也就是底蕴的问题了。
张玉书对自己的人身安全还是很看重的,因此,他如今已经设立了内外双卫,内卫只对他的安全负责,外卫如今负责的是他的府邸安全,以后若是他能够登临九五,那么,外卫就是大内侍卫了。
这次,张玉书将那些人几乎全带了出来,这也让宋鲁大吃一惊。看起来,道门几乎是将赌注都压在张玉书身上了,要不然,不至于现在就这么下大力气,心中对张玉书的重视又提升了一些,比较起来,有道门支持的张玉书,比起有佛门支持的李世民来说,似乎胜面更大一点,毕竟,张玉书这边虽说没有什么直系的兄弟帮忙,但是也不需要跟兄弟争权夺利啊!心中这么想着,却是打算回去就跟宋缺说,是不是要看看,将宋玉致的事情放一放,吊一吊张玉书的胃口。
张玉书浑然不知,宋阀已经生出了联姻之意,他这会儿还在轻声跟裴宣说话。
裴宣原本就建议张玉书弄出一个情报部门来,这次看到宋阀的反应应变速度,张玉书对此也急迫起来。情报部门无非就是对内对外,裴宣结合自己所知道的关于什么锦衣卫东西厂的一些东西,便跟张玉书说了起来。但是,他说的时候,对于情报部门的权力做出了很大的限制,情报部门有监察之权,却无临机决断审判之权,要不然,那可真是要变成锦衣卫那样叫人心惊肉跳的组织了。
张玉书对裴宣很是信任,听裴宣说得仔细,然后便道:“此事还得劳烦阿宣你帮忙搭把手才行,这事非得心腹来做,只是阿宣你也知道,我手头委实找不出这样的人来!偏偏此事越快越好,还得阿宣你费费心!”
裴宣一愣,见张玉书神情恳切,想了想,终于还是答应了下来,然后说道:“我不是什么有耐心做这事的人,先说好,等到你手头有了接手的人,这事就给他管了!”
“行!”张玉书一口答应下来,他现在就是想要想办法将裴宣留在身边,正好有事适合裴宣做,等到培养出感情来,裴宣也就舍不得走了不是,张玉书有些美滋滋地想着。
哪知道,裴宣立马给了他一盆冷水:“建立谍报系统,需要的钱财花费可是不少,玉书你现在手头宽裕吗?”
张玉书一下子郁闷起来,他如今开销很大,养兵打仗都是要花钱的,之前虽然弄了一些钱,若是仅仅想要做个富家翁是足够了,但是要是用来支撑养兵出兵的花费,显然有些不足,这次就算跟宋阀达成了协议,其实还是属于贸易优惠协议,最多弄免费得到宋阀的一些粮食兵器,但是这玩意自己用还不够,哪能卖钱呢。想到接下来要对付的铁骑会,张玉书来了精神,只希望铁骑会比较有油水吧!
而这个时候,任少名已经带着铁骑会的人登上了船,没办法,之前犹豫了那么一下,宋阀的人又不是傻瓜,在原地等着铁骑会的人来大战一场,他们要做生意,自然是要节省时间,日夜兼程沿江而上的。因此,这会儿宋阀的船队已经离开了一段距离,不过因为是货船,又是逆流而上,因此,行船速度并不是很快,任少名他们鼓足了船帆,一路追了上去。
宋阀既然是有意引任少名入彀,自然是且战且退,摆出一副马上就要溃败,但是偏偏还强撑着的态势。当年宋缺受封镇南公,不光是因为他的武功,说白了,还是因为他一身兵法韬略,逼得杨坚不得不退步,加上岭南多瘴气,朝廷大军不得深入,最终才捏着鼻子认了。宋家很多人除了习武,依旧也是要学习兵法的,这次出来的人里面,就有这样的人才,哪怕只是纸上谈兵,但是不比赵括,一出手对付的就是白起这样的人物,任少名固然有狡诈之名,但是,本质上,还是不通兵法的胡人罢了,因此,竟是非常顺利地,将任少名引入了埋伏圈,然后就停了船。
任少名见宋阀的船停了,还以为宋阀的人已经撑不住了,打算背水一战,尚自得意,却听两岸有喊杀声传出,又有一些大小不一的船只冒了出来,向他们的船队冲来,一下子竟是傻了眼,一时连下令都忘了。
第78章 授首
江湖争斗跟两军交锋完全不同,诚然,论起个人武力,铁骑会的人多半都会些武功,很多甚至修炼出了真气,但是,在战场上,靠的是配合,尤其,张玉书在船上配备了小型的投石车,又配合了弓弩火箭,很快,铁骑会的船队已经陷入重围,船上燃起了大火,不时有惨叫声传出,空气中竟是弥漫着皮肉烧焦的古怪的香味,叫人不由作呕。
很多人从船上跳下,但是,这会儿还是早春,江中江水非常寒冷,水性稍微差一点,游不了多远,身体就要被冻僵了,铁骑会的人待遇很是不错,这年头棉花还是一种观赏性植物,因此,什么棉袄棉布那是没有的,这种天气,身上穿个七八层十几层的衣服也是寻常,一入水,衣服一下子就变重了很多,直接就往下沉。而且这么多的船在江上,水下的水流情况也变得复杂起来,很多人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一些高手直接运起轻功就往上飞,结果一堆的弩箭对准了射过去,便是没能变成刺猬,也无非通过这些箭雨,只得无奈地退了回去。
任少名神情狰狞无比,跟着过来的法难跟常真脸色也很是难看。
铁骑会几乎要全军覆灭,任少名身边也就剩下了几个武功还算不错的心腹,这会儿已经是无可奈何,任少名身边的一个心腹智囊小心翼翼道:“会首,咱们还是突围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
任少名不是什么真的英勇无畏的人,何况他来到中原,为的是给铁勒开路,自然不能随随便便就死在这里了,因此只得咬牙道:“你说的是,只是,往哪个方向突围?”
法难在一边说道:“宋阀有意引我们入套,宋阀的船上定有高手,只怕宋家的银须宋鲁,还有地剑宋智都在船上,这会儿以逸待劳,只怕即便能够突围,我等也得身受重伤,怕是逃不过他们的搜索!不过,在附近埋伏的似乎是大隋的官兵,应该是宋阀收买的人,江西这地方没什么油水,镇守这儿的是个年轻人,叫张玉书,武功甚至还不到二流,不如从那边走,若是能杀了那个张玉书,铁骑会也就能顺利进入江西了,江西这边地形复杂,易守难攻,铁骑会也能在这里从容休养,到时候定能报此仇!”
法难出身阴葵派,哪里是什么心胸宽广的人,本来以为不过是对付宋阀的一群小兵,还能捞点外快什么的,结果到了这里,竟是差点没变成烤肉了,心中自然是愤恨不已。一边的常真同样如此,她号称艳尼,虽说早就是中年了,但是因为修炼武功的关系,看着还算美艳,但是,船上着火,哪怕是她躲闪得快,但是身上依旧沾染了不少烟灰,这会儿显得很是狼狈,她素来爱惜容貌,这会儿弄得这般脏污,简直是暴怒无比,虽说脸上带着妖媚的笑容,心中杀机却是充盈无比。
张玉书穿着一身鱼鳞甲,手里也握着刀柄,只是刀未出鞘,站在后面的船上看着江心的火光。
忽然,前面传来一阵惊呼,江上的一艘大船上,几个人腾空而起,他们的身法很是诡异,而且速度极快,他们轻巧地拨开了飞射的箭雨,竟是向张玉书所在的大船飞来。
天师道派来的几个人见状,同样也是飞身而起,直接迎了上去,那几个可是实打实的一流高手,修炼的却是天师道的护道武功,这会儿出手间,便生出雷音尖啸来,叫人心神震颤。
那边任少名他们立刻发觉了不对,只是如今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得硬着头皮冲了上来,法难和常真身法比任少名差了一点,这会儿落后了任少名几个身位,见到前面居然冒出来几个一流高手还有十几个二流的高手出来,差点没失足掉到江里面去,魔门之人多半自私自利,见到这般状况,哪里肯上前送死,尤其,他们认出了天师道的武功,除了佛门的禅功之外,天师道的几门功法同样天生带着破魔属性,是魔门的天敌,虽说天师道很多年不出手了,但是这些并没有被魔门的人遗忘,大家都知道,天师道这等武功,遇上了哪怕不死,都要伤及根基,只怕日后再无晋升希望,到时候难免又是魔门的炮灰。因此这会儿听到那标志性的雷鸣之声,加上那几人出手的架势,两人已经是心胆俱裂,硬生生在没有借力手段的情况下,一扭腰,居然掉头就跑。
裴宣却是在边上看得分明,他轻笑一声:“玉书,那两人要跑了!”
张玉书也是一笑:“可惜跑得不是地方!”
可不是不是地方嘛!他们逃跑的那个方向,分明是宋鲁与宋师道所在的座船,这两人靠着多年的默契配合,加起来不过是一流,可是,那边光是宋师道一人,因为家学渊源,又有宋阀的全力支持,也已经是晋入一流之境两三年了,他们往那边跑,可不就是自投罗网嘛!
宋阀对魔门从来没什么好感,在他们看来,魔门属于那种搅屎棍子,从来只会坏事,正经事却从来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当初北周那会儿,朝廷行灭佛之举,魔门眼见着就能在朝堂上占据一席之地的时候,结果魔门内乱,大好形势一朝丧尽,不得不再次灰溜溜地跑了。而且,当年宋缺在外面的时候,因为跟梵清惠打得火热,也跟魔门结了不少仇,霸刀岳山差不多就是死在宋缺手里的,魔门另一位高手天君席应,因为外号跟天刀重了一个字,硬是被宋缺追杀了几千里,至于一些相对影响比较小的冲突,就更多了,这也导致了,宋家跟魔门大部分门派的关系一直处于敌对状态,这么多年来多有交手,各有胜负,仇恨却是越积越深了。
这会儿法难和常真送上门来,之前号称年老体衰的宋鲁这会儿腰不酸了,腿不痛了,整个人精神得好像年轻了二十岁,他冷笑了一声:“这对J夫j□j,真是时运不济,居然往这边来了,可见是命中注定,今日当死在此地!”
宋家这回没来什么高手,也就是宋鲁跟宋师道两人而已,宋鲁担心宋师道年轻,缺少打斗经验,却是没让宋师道出手,自己挥动拐杖迎了上去。宋鲁这么多年来已经很少遇到需要他亲自动手的对象了,这会儿竟是生出了些年轻时候的豪情来,可惜的是,在法难和常真眼里,却是没有这等好心情了,两人几乎是面如土色,好在因为出身魔门的缘故,这两人战斗经验非常丰富,眼看着大概是逃不了了,心中都是憋足了一口气,互相配合着迎上了宋鲁。
任少名大概是一辈子剩下的霉运全集中在今天了,身边几个心腹相继被杀,自己也被三个一流高手包围,这几个人半点单打独斗的意思也没用,还组成了一个合击的阵型,别说任少名只是号称青蛟,就算是真的蛟龙,这会儿也只得龙困浅滩了。
而张玉书却是不再去看这差不多已经是尘埃落定的局面,只是吩咐下面的人救援落水的铁骑会成员,这些人若是能够收编,可以在张玉书手下弄出一队骑兵来,之前他已经跟江西本地的一些江湖人合作,他这边负责对付铁骑会的高层,那边就联系那些被铁骑会逼得退走的江湖势力,直接抄了铁骑会的老窝,张玉书只要铁骑会的马匹,别的全部归那些武林中人所有,这个条件很是宽厚,那些江湖人自然是答应了下来,之前任少名入伏的时候,张玉书便已经发出了信号,只怕这会儿消息已经传到了无锡那边,铁骑会算是彻底完了。
张玉书看着已经落入下风的任少名,轻声道:“任少名看来也不怎么样啊!”
裴宣却说道:“任少名武功不错,只是江上并不适合他发挥!而且,若非铁骑会被宋阀故意诱导,弃马乘舟,咱们这次固然也能够埋伏任少名,但是绝对不会这么简单!不过,这也是因为个人武功在大范围的对战中,的确没有太多优势的缘故!若是江面再宽阔一些,你这边弓箭手再多一点,便是以任少名的轻功,也很难横跨江面,冲到你面前来!”说实话,科技可真是武功的天敌,就像是鲁妙子,靠着他制造出来的那些小玩意,就能够逃脱祝玉妍的追杀,甚至他建造的杨公宝库里的机关,若是全部开启,便是宗师也不能逃脱。等到到了现代社会,热武器的出现,更是让武功差不多没了用武之地,有一把枪,小孩子都能轻轻松松杀人,习武也就没了太多用处,自然就慢慢没落下来,武功已经变成传说中的东西了。
裴宣与张玉书说话的功夫,那边任少名已经彻底落败,因为任少名是胡人的关系,张玉书压根就没招揽的心思,因此,天师道那几个人出手毫不留情,一掌拍出,掌力一放一缩,变化之间,已经直接震断了任少名的心脉,任少名一口血喷出,无力地从空中落入了江水中。
第79章 北上
铁骑会的覆灭在江湖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纵然铁骑会出现的时间其实不长,但是,铁骑会的实力却是实打实的,不过,大多数人忽视了这里面张玉书的作用,只觉得是宋阀设了个套,直接将铁骑会给坑了,一时间,宋阀威名大振。
在有心的操作之下,张玉书的作用被弱化了,裴宣甚至还直接传信东都,叫人将消息遮掩下来,最好让上头忘掉张玉书才好。
而宋阀自然也看到了张玉书的实力,对此也是颇为心惊,宋鲁本来还想着回到岭南再说的,结果这会儿干脆直接用自己养的鹞鹰传信岭南,将这些日子以来的所见所闻都写在上面,要求家族重新制定对张玉书的策略,他直接就提出来,可以考虑与张玉书的联姻。
裴宣眯着眼睛看着宋阀那只鹞鹰在晨光中飞远,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他带着点揶揄看了一眼张玉书,笑眯眯道:“看样子,回头你要是能够拿下荆州,宋阀只怕就要直接将宋玉致送到你面前了!”
张玉书轻笑道:“世人都爱锦上添花,若是我失败,哪怕宋玉致已经嫁给了我,最终也只会被宋阀抛弃,什么联姻,休戚与共,那又如何呢?”
裴宣见张玉书这般说法,不由笑道:“为何说这等丧气之话,这可不吉利!”
张玉书也觉得有些失言,便不再说这话,只是道:“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古往有之的!不说这些了,听说圣上又想要北狩?”
杨广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典型,好不容易安分两天,大家都懒得说他如何荒滛了,他又折腾起来了。突厥那边虽然分裂了,但是东西突厥已经保持着相当的实力,这会儿中原开始内乱,突厥也在里面挑拨离间,四处支持那些所谓的义军,就等着中原大乱,突厥才能从中得利。
杨广如今已经很少听得进下面人的意见,反正就是什么事情折腾就做什么,而且暴戾无比,下面的人也只得竞相谄媚讨好。就像之前,明明北方又已经有人造反,乱象横生,但是,大家还是只对杨广说好话。
之前禁军校尉高德儒等人说是看到两只孔雀从西苑一起飞到宝城朝堂前面,然后就奏报说看见了两只鸾鸟,反正孔雀都已经飞走了,也无从查证,这种事情,一般笑笑也就是了,哪朝皇帝在的时候,下面没个两三位数的祥瑞啊!但是,文武百官硬是像自己也看到了鸾鸟一样,一起向杨广道贺,杨广大概以为自己真的是那种连神鸟都要跑过来为自己增光添彩的千古圣君了,因此龙心大悦,高德儒这个之前几乎没听说过名字的人,立马因为什么心地虔诚才能与祥瑞相合,这才能够看到祥瑞的征兆,因此,被封为朝散大夫,又赏赐了一大堆钱帛,还折腾着要在鸾鸟停留的地方修建宫殿,亲自取名为仪鸾殿。
遇到这样的皇帝,除非是想要造反的,大臣们简直是上辈子修下了不知道多少孽债,才不幸遇上了杨广这个好大喜功,还老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哪怕国库空虚得快要能够饿死耗子,还是得想辙建造仪鸾殿。这会儿,负责这事的几个官员倒是恨不得真的挖出了杨公宝藏呢,也免得自个在这继续为难。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杨广在朝上提出要前往雁门一代北巡的意思,这让下面的人差点要崩溃了,出巡是要花钱的啊亲!因此,虽说不能打消杨广的主意,大家只得竭尽全力将这事往后拖延,总得等到夏税收上来再说,要不然,文武百官要跟着杨广出巡,还有禁军妃嫔,这可不是什么小花费,你这边修建宫殿可以征发民夫,还要让他们自带干粮,但是,你出巡,难道让皇帝大臣也自带干粮吗?
好说歹说,不知道说了多少理由,北方有人造反啊,马上就是夏天了,出行不便啊什么的,结果杨广这人一旦起意,那么想要让他改了主意,比登天都难,也不知道被谁说动了,他直接将李渊派出去做了山西河东的抚慰大使!这简直是放虎归山,这年头的抚慰大使可不是什么荣誉衔,这个官职代表着李渊可以对郡县的文武官员进行任命升迁贬斥,还能直接在当地征兵剿匪,加上山西又是李渊的老家,李渊只要不是笨蛋,轻轻松松,就能将河东山西变成自己的地盘了,当然前提是先干掉这边的反贼。
杨广在洛阳并没有待多久,四处巡幸避暑,到了八月的时候,便直接北巡去了。
多少年过去了,对于历史,裴宣记得的真的不是很多,自然不知道杨广之后出了什么事,杨广一走的,带走的还有诸多文武百官,以及近十万的禁军。之前的时候,鲁妙子那边已经被楼观道不知道怎么的说动了,拿出了杨公宝库的藏宝图,不过他还是耍了个滑头,他没有交给楼观道的人,而是亲自出了飞马牧场,送到了张玉书的手里。
鲁妙子也是无奈,一来,杨素最后的血脉,哪怕只是个庶出的孙女,被张玉书的人救了,二来,飞马牧场实实在在就是众矢之的,想要逐鹿中原,在不能够从草原获得良马的情况下,飞马牧场是唯一的选择,偏偏商秀珣不过是妙龄少女,论起心机手腕,或许还行,但是实际上,作为女子,天生便有着劣势,将来商秀珣根本没有太多的选择,若是出嫁,谁家有这样的嫁妆,一般人哪怕有这个野心,也不一定护得住商秀珣,或者干脆想要干掉商秀珣,独吞了牧场也是有的;若是招赘,商秀珣心高气傲,近乎目下无尘,等闲人压根入不了她的眼,但是,若真是少年俊杰,又怎么可能甘心入赘!商秀珣想要保住祖上的基业,除非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投靠,否则的话,只怕真是要红颜薄命,不得善终了。原著里面,商秀珣跟宋师道各自都有心上人,最终结合,无非就是借着宋阀的威名,好保住飞马牧场的基业而已。
不管商秀珣究竟是不是鲁妙子的女儿,但是鲁妙子对商秀珣却是真心相对,他自己老大一把年纪了,哪能一直护着商秀珣,因此,只得先拿了杨公宝库做了投名状,前提就是张玉书将来无论如何,必须护住商秀珣。按照鲁妙子的意思,巴不得张玉书直接娶了商秀珣为妻,但是很显然,张玉书对这个建议并不感兴趣,不过鲁妙子心中却是不信,商秀珣花容月貌,张玉书见了会不动心,因此也不多说。
但是,鲁妙子跑到这边来,算是自投罗网,直接被张玉书软硬兼施,不得不留了下来,给张玉书做事,管得就是工部的事情。鲁妙子其实也不是什么淡薄名利的人,他出身公输一门,当年跟着杨素,不过也是想要为公输一门走出一条路子来,如今张玉书待他以师礼,又许诺待他统一天下,定重兴百家,鲁妙子不由心动了,因此便留了下来,开始主持改良发明军械还有民用器械的工作。
因此,得到杨广北上的消息之后,张玉书跟裴宣两人便改头换面,扮作商队,带上了一些粮食还有江南一地的特产,乘舟往长安而去。杨广建造了运河之后,通过水路,几乎可以到达中原大部分繁华的城市,长安也不例外,从长江进入运河之后,完全可以通过运河前往渭水,到达长安城外,在他们运出杨公宝库之后,便能够顺利接应。
这一路北上,张玉书裴宣他们也一直在留意沿途的局势,瓦岗自从李密加入之后,愈发声势浩大,瓦岗也开始有了分裂的趋势,不过如今还不明显,在外,自然是瓦岗寨替天行道,意图诛除昏君,重建山河,因此,多有活不下去的百姓乃至一些想要投机的人跑去投奔瓦岗。
另外,还有些宁为鸡首,不为牛后的,也在折腾,总而言之,在这样的情况下,杨广居然能够宽心去北巡,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张玉书他们带来的粮食卖了个好价钱,没办法,如今北方人口剧减,打仗、徭役死了的,逃进深山的,直接拖家带口造反的,留下来种地的真心不多,就算有,官府还得收税,弄得地主家都没余粮了,因此粮价比起南方高了许多,只是大家也没有多少高兴的心情,几个人因为打着行商的旗号,自然不能亮出名号了,张玉书跟裴宣轻易连船舱也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