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长生劫〖大唐双龙〗〗第20部分

算计,毕竟,我要统一魔门,而花间派与补天阁在魔门中势弱,阴葵派却是愈发兴旺,小妍资质极高,当时是阴葵派数百年来最有希望突破到天魔大法最高层的人,我那时武功尚未大成,哪能容许小妍真的突破,因此,半是真心,半是故意要了小妍的身子!后来,我便遇到了碧秀心!”
裴矩明白,如果自己这次不对裴宣将事情说明白了,只怕以裴宣的性子,是宁可毁了邪帝舍利,也不会给他的,好在他如今对当年的那几段感情已经差不多看破,可以用一种近乎局外人的眼光来看待,说起来,心中竟是没有太多波动,只是陈述道:“花间派的人天生容易受到慈航静斋传人的吸引,当年我的师傅慕清流也曾爱慕过前一代慈航静斋的斋主风素卿。而且不得不说,慈航静斋出身的女子,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近乎完美无缺,而花间派天生追求这种完美,碧秀心一开始与我若即若离,但是却当真知我懂我,我那时便起了心思,也因此与小妍爽约,最终阴葵派上任掌门走火入魔而死,小妍因我负心,恨我入骨,也是理所当然!”
裴矩说到这里,裴宣一阵冷笑,这算是怎么回事呢,武侠剧变琼瑶剧了,难不成任何事情披上所谓真爱的皮囊,就能理直气壮不成?
裴矩恍若未闻,继续说道:“碧秀心拿我当做磨砺其剑心的对象,我何尝不是那她当做旗子,想要突破到花间派心法中几乎从未有人达到过的太上忘情之境!因此,我与她都投入到了这段爱情之中,最终不能自拔,她为我破门出派,我为她甘心隐居!若是一直这么发展下去,自然是一切都好!只是,我对她的爱,却是不能胜过我的野心,她对我的爱,也不能强过自己的信仰!接下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裴宣却是在那边慢条斯理地继续烹茶,等他说完之后,才淡淡道:“我并不在意你爱不爱母亲!叔父那边难道真的爱婶娘吗?叔父府上多有侍妾美婢,但是,叔父对婶娘敬重有加,对堂兄也担负着教养之责!妻者,齐也!你却将母亲当做了什么?人人都知道,碧秀心是你石之轩的妻子,即便是你将来身份暴漏,大家想的依旧是你跟碧秀心之间的事情,那么,母亲呢?难道母亲就活该给你们那所谓的爱情做垫脚石不成?”
裴矩哑然,他其实一向能言善辩,要不然,也不能靠着三寸不烂之舌,直接搅乱了西域,又使得突厥分裂为东西两部,只是这种事情,跟政客可以狡辩,面对裴宣这么锋利的言辞,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到了他这个境界,一言一行,都是出于本心,他自认对裴宣崔玉荫母子有愧,那么这个时候也就没什么好狡辩的,因此,沉默了半晌,这才叹道:“我知道你心中有恨,只是我这次来,是为了……”
不等裴矩说出口,裴宣便截口道:“是为了邪帝舍利,是吗?”
裴矩默然点了点头,裴宣既然已经知道了他多处隐秘,自然知道他如今的情况,没有邪帝舍利,他便无法不足破绽,不再是曾经那精彩绝艳,以一人之力,力压魔门两派六道的邪王。
裴宣轻笑一声:“比起邪帝舍利,杀了石青璇难道不是最简单的办法吗?嘿嘿,原来,你只对母亲狠心绝情呢!”
不待裴矩开口,裴宣直接将一粒黄铯的晶体抛了出来,扔在桌子上,说道:“这便是邪帝舍利了!”
裴矩没有伸手去拿,只是看向了裴宣,他才不相信裴宣就这么容易将舍利给了他,果然,就听裴宣带着一丝恶意说道:“可惜的是,这舍利如今已经没有半点作用了!你来得太晚了!”
裴矩如今想要发火也没用,只得继续听裴宣发泄这么多年来的怨气,裴宣伸手拨弄了一下那枚黄晶,悠然道:“其实这玩意,我好几年前就得到了,你应该知道得,母亲去世之后,我便在楼管道修行,后来出门历练,在飞马牧场那边找到了鲁妙子!鲁妙子那会儿被祝玉妍所伤,体内天魔真气一直在侵蚀他的经脉,让他近乎命不久矣,偏生我曾经学过一门武功,最擅长化解异种真气,因此,我帮他将天魔真气化解之后,说服他取出了这舍利,毕竟,人皆有好生恶死之心,何况鲁妙子看着是个洒脱的,但是心中依旧有些牵挂。因此,哪怕是觉得对不住将舍利托付给他的向雨田,他还是将舍利取出来了。然后,我们两个就将舍利里的元精给吸收了!”
说到这里,裴宣脸上几乎露出了挑衅之意:“你知道吗,舍利里面有邪极宗十几代宗主留下来的全部元精和真气,一般人哪里容纳得下,如果贪心不足的话,说不得就要被舍利反噬,连同自己的元精一并搭进去!不过,我那时候就想啊,若是舍利里面还有元精,说不得落到你手上,你的破绽就弥补了,然后,又要去怀念你的碧秀心,然后还要继续疼爱照顾你们的爱情结晶,我心里就觉得恶心,因此,我硬生生撑过了舍利的反噬,将里面的元精汲取一空,哪怕炼化的时候精气四溢,浪费了不少,但是我心里就是舒坦,想到你将来为了自己的野心,就要杀死自己的女儿来弥补破绽,日后还得日夜煎熬,我做梦都要笑出来!”
裴矩并没有像裴宣想象得那样气急败坏,他只是深深叹了口气,终于站起身来,脸上露出一丝似哭似笑的神情:“罢了罢了,总之是我做下的孽!”说着,竟是直接飞身离去了。
裴宣经过一番宣泄之后,竟是没有那种报复后的快感,坐在那里,看着还在桌子上滚动的舍利,脑中一片茫然。
这番话他在心中已经藏了很多年,从他知道自己来到了大唐,自己跟母亲俨然就是石之轩那震惊江湖的爱情中的炮灰,从母亲积郁成疾,最终撒手人寰,再看到石青璇那边,即便石之轩精神分裂,也对石青璇多加照顾开始,原本的怨恨一天天积累起来,最终如同火山下的岩浆,如今终于喷发出来,除了精神上的轻松之外,却意外地感觉到了一种极致的空虚,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
裴宣正坐在那里发呆,外面忽然传来了有些杂乱的脚步声,他惊醒过来,抬头看去,却发现来的竟是张玉书,张玉书披散着头发,只穿着一身单衣,眼中满是担忧,他微微喘着气,问道:“阿宣,你没事吧,我刚才听说,邪王石之轩跑你这儿来了?”
“没事,他已经走了!”裴宣心中顿时生出了一股暖意,脸上露出了笑容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如今的修为如何,便是石之轩来了,也奈何不了我!”
“可是,那是石之轩啊!”在某种意义上,石之轩在江湖上的威名极盛,他的战绩实在是太辉煌了,又是出身魔教,有名的翻脸不认人,杀人不眨眼的人物,连宁道奇都奈何不了他,在张玉书眼里,裴宣年纪还轻,哪怕境界够了,但是无论是真气的容量还是打斗的经验,都肯定是比不上石之轩的,万一石之轩有什么恶意,裴宣吃亏了怎么办,因此,因为累了一天,都已经准备睡下的他,在听下面的人跑过来禀报,有疑似邪王石之轩的人制住了裴宣府里伺候的人的时候,他直接就冲过来了。
“石之轩那般武功,你这般跑过来,万一撞上他可怎么办?”裴宣看着张玉书毫不掩饰地担忧,心中感动的同时,却也生出了后怕之心,之前石之轩那般离去,只怕心情定不会好,若是正好撞上了张玉书,突下杀手,张玉书身边的人哪里阻挡得了。
张玉书这会儿见得裴宣安然无恙,才觉得自己莽撞了,不过却并不后悔,开口道:“阿宣,看样子你这边并不安全,你还是先搬到我那边住两天吧,等到石之轩走了再说,谁知道他会不会再回来啊!”
见裴宣有些犹豫,张玉书又加了一把劲,示弱道:“石之轩在中原即便不是第一人,武功也在前三之列,若是他有什么想法,只怕我身边那几个人也是不顶事的,阿宣你武功好,正好可以保护我!”
裴宣想想也是,张玉书身边的保护力量还是弱了点,他如今势力越来越强,只怕魔门佛门的人都有可能找上门来,虽说刺杀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不大,但要是有个万一呢,因此,便也答应了下来,又道:“玉书你这次实在是太乱来了,下次可不许这般了,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出门一定要带好亲随护卫才行!”
张玉书点了点头:“我这不是一着急,没顾得上嘛,下次一定不会了!”心中却敏锐地发现,裴宣对他的态度有了些不同,不由雀跃不已。
第84章 楚州总管
裴矩后来再也没有出现,不过根据情报上说,裴矩已经出现在了杨广身边,只是到底是真人还是替身,那就不好说了。
宇文化及横少江都附近的时候,张玉书再次出征了,这次指向的对象是襄阳。襄阳的位置非常关键,要不然,射雕英雄传里面,郭靖为什么死守了襄阳几十年呢!这里素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因此,张玉书在扫平了附近的郡县之后,亲自率领五万大军兵临城下。
钱独关本来就不是什么忠臣,见到事情不妙,非常干脆地开了城门,白衣出降,阴葵派倒是想要反对,但是这会儿阴葵派自顾不暇,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两个年轻的少年高手,如今不知怎么的,跟阴葵派给磕上了,居然一路追杀边不负,偏偏两人虽说武功只能说是二流,但是配合非常默契,硬是将早就是一流高手的边不负逼得夺路而逃。边不负在阴葵派说是长老,但是人缘并不好,即便是祝玉妍,对这个j□j了自己女儿的同门师弟,也没什么好感。但是,祝玉妍心中,最重要的还是阴葵派,为了阴葵派,她什么都能牺牲,何况只是为了报复石之轩,跟岳山生下来的女儿,因此,边不负吃了亏,在她看来,就是挑衅了整个阴葵派,虽说不至于亲自出手,却也直接发动了阴葵派的力量,一路追杀那两个小子。
祝玉妍这人说实话,在眼界上,就远远不如慈航静斋的女人,她总是关注于江湖,觉得武功就是一切,这也是为什么她会输给碧秀心的原因。裴矩这人本质上是个野心家,他即便是想要一统魔门,为的也是让魔门的理念可以进入朝堂,他的目光从来不局限在江湖之中,对他来说,江湖算什么呢,一群眼中只有些蝇头小利的武人罢了,只有指点江山,纵横天下,才是他的梦想。而祝玉妍哪里能够明白这一点,可碧秀心不一样,慈航静斋从来不是单纯的江湖门派,作为佛门推出来的一个代言人,她们就像道门一样,为的是天下的道统,因此,她们的目光,从来都在上层,至于江湖,只需要保留一个仙子的称号,让白道信仰就行了。
因此,祝玉妍对钱独关这边压根没有多少关注,她之前也是看着天下大乱,在四处布下了一些闲棋,原本也就是指望着顶多做一方诸侯罢了,对钱独关也没多少关注,钱独关也懒得听一帮什么事都不懂的女人指挥,干脆利落就投降了。
对于投降派,张玉书这边一向很优待,钱独关虽说不能保留襄阳城主的职位,但是却被封了一个五品的将军,带领水师,但是水师里的也就不是原本汉水帮的人了,而是经过改组并与其他帮派混编之后重建的水师,不过,钱独关也知道这是应有之意,还算心满意足。
张玉书的快速发展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即便是之前为张玉书遮掩的人如今出于种种理由,也不给他遮掩了,直接捅到了杨广那里,杨广为此勃然大怒,直接下旨申斥了名义上是张玉书族叔的张须陀。
张须陀实在比较冤枉,他虽说知道张玉书的存在,之前道门那边伪造身份的时候,也的的确确找到了河东张氏一族,但是张氏一族也是当地的豪强,人口众多,张须陀这么多年来在外征战,哪里知道谁是谁啊,河东那边族里的人说了一句张玉书是哪一房哪一家的,他自然就当真了,因此,虽说没有跟张玉书打过照面,也跟军方那些交好的人打过招呼,要他们照应一下自己这个侄子,谁知道,张玉书虽然没有公然举起反旗,却已经是开始攻城略地,撬起了大隋的墙角呢!
张玉书名义上还是大隋的臣子,杨广也只得捏着鼻子认了,好歹人家依旧认同他杨广是正统呢,当然,杨广也不会犯贱到直接承认张玉书自立就是了。因此,只得眼不见心不烦,张玉书也很知趣地送上了一份厚礼,以示臣服之意,如此,面子总算得以保全,杨广这会儿也不欲节外生枝,只得作罢。
张须陀那边除了申斥一番之外,也没别的惩罚措施,杨广压根找不到什么合适的人可以像张须陀那样任劳任怨了,因此,张须陀不过是被罚了一年的薪俸,要他戴罪立功,尽早平定叛乱罢了。
不管张须陀对张玉书这个所谓的族侄如何气急败坏,但是,他的的确确是忠于大隋的,杨广对他有知遇之恩,杨坚死前,张须陀因为出身的缘故,一直郁郁不得志,一直到杨广上台之后,才对张须陀加以重用,这年头,知遇之恩不是什么说着玩的,张须陀自然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这边张须陀刚刚被申斥问罪,那边张玉书的真正身世已经向天下宣布,张玉书乃至正统汉人世家出身,祖上乃是南阳张氏,后来与鹰潭张氏联宗,也就是如今的龙虎山天师道所代表的张氏,其母为南陈公主,可谓也是皇室贵胄后裔,如此一来,曾经觉得张玉书出身寒门的世家,也开始向张玉书表达了善意。
哪怕对外公开的身世表明,他跟张须陀其实没什么关系,顶多只能说是同姓罢了,但是张玉书并不乐意放弃这一助力,他虽说劝不动张须陀,却是直接派出了细作,一方面吸引张家的人前来出仕,另一方便,也在勾搭张须陀手下的将领。毕竟,明眼人都知道,大隋已经是一座风雨飘摇的大船,而且到处漏风漏水,稍微有个大浪掀过来,只怕大隋就会就此倾覆,张须陀固然愚忠,但是他的手下却未必如此。张须陀活着的时候,靠着他无比的威望,尚且能够控制,若是张须陀兵败身亡,只怕不光死后没什么哀荣,还得被杨广问罪,他那些手下如果还跟着大隋的话,只怕也只有被问罪冷藏的命了。
张玉书如今已经是名震天下,要说实际控制的地盘,一个人已经占据了十郡之地,堪称一方雄主,更是在下面的劝谏之下,直接号称楚州总督,他如今占据的是荆襄之地,这里便是原本的楚地,因此号称楚州,自认总管,直接就开牙建府,暂时将行营定在九江。
他如今也不需要掩饰自己的用意,直接设立了招贤馆,向天下颁布了招贤令,招揽各方人才前来任职。
因为有道门从中穿针引线,加上张玉书本身的身世已经明朗,先是一些原本南陈的老臣之后前往投奔,后来又有各个世家派出了子弟前来出仕,道门扶持的一些寒门或者是落魄世家的士子也纷纷前来,加上鲁妙子如今已经公开在张玉书手下任职,张玉书也明确表示了唯才是举,不问教派的理念,一些杂家的传人也看到了机会,毕竟自从武帝之后,这些杂家的传人地位日渐没落,许多已经不得不沦为魔门子弟,在江湖上名声日益狼藉,即便出仕,也得改头换面,打着别的名号。比如说裴矩,不说他是魔门之人,从他的行事风格上来看,这人属于纵横家一脉,但是他出仕,一来是因为他是出身闻喜裴氏,二来,也是因为他明面上还是儒家传人,因此才得了重用。
因此,没过多久,张玉书这边缺乏行政人才的窘迫情况已经得到了明显的改善,张玉书又贴出了安民告示,趁着如今人口稀少,大肆招揽流民,分配土地种子,并且向他们无偿提供农具耕牛,让他们安心耕种。又按照裴宣的想法,将几次征战之中伤残的老兵分配下去做里正保长驿卒,暂行保甲制度,以免有心人搞出什么民乱来,而那些伤残的老兵也能对下面的人进行简单的训练,等到战争开始,又能随时征召一批有简单经验的青壮入伍,省去了许多前头的训练功夫。
因为张玉书对于刚刚来投的人还不是很信任,捕风营依旧由裴宣主管,不过裴宣本不是什么贪恋权位之人,因此,已经开始留意接手的人。
而有一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那就是虚行之。这人裴宣隐约记得原著里面出现过,似乎是个挺有主意的人,这人也是寒门出身,捕风营的人却是一时半会儿查不出他的背景,不过有人试探过虚行之的武功,发现里面有魔门的影子。
裴宣对出身并不是很在意,而且虚行之这人的心机手腕却是样样不缺的,他到了招贤馆没多久,便崭露头角,此人不是那种光会耍嘴皮子功夫的人,实实在在很有才能,无论是在行政上还是军略上都颇有一套,便是张玉书,对他也是另眼相看,有栽培他的意思。
而裴宣很快发现,这人在阴私之事上很有天分,很能从如山的情报中抽丝剥茧,干脆便跟张玉书打了个招呼,将虚行之招进了捕风营,暂时担任文书一职,实际上,已经开始栽培他接下自己的位置。
这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裴宣已经发觉了张玉书对自己的好感,张玉书的感情固然没出诸于口,但是却并不非常掩饰,而裴宣惊讶地发现,对这份感情,自己并无厌恶之意,反而随着张玉书的攻势,自己也有了接受之意,既然如此,裴宣便不愿意在这份感情里面夹杂太多别的因素,他深知,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其实是经不起太多考验的,若是日后,他仅仅是一个大宗师,那么,自然某种意义上,跟张玉书是对等的,而如今,他名义上只能是属下,尤其他所承担的位置是这么敏感,自古以来,哪个掌握着密谍的臣子能有善终,一直得君王信重的,裴宣对爱情固然不会看得高于一切,却也希望更加干净纯粹一些,因此,便决定尽早培养一个合适的人出来,将密谍的事情交付给他,然后再看张玉书的意思如何。
第85章 到来(补全)
宇文化及已经成功扫平了苏浙地区的叛军,正在大肆在当地采选美貌少女,充入江都行宫,又到处搜刮各种奇珍异宝,名义上说是为了献给圣上,却是多半中饱私囊,弄得江南一地民怨沸腾,又有不稳之兆。只是宇文化及本来对维护大隋的江山也没什么兴趣,巴不得杨广后院起火,好火中取栗呢!因此,宇文化及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大肆收服江南地界的武林人士,横征暴敛,巧取豪夺,反正以他目前的实力,足以压制所有的反抗声音,至于接下来的事情,直接推到杨广这个公认的暴君昏君身上就成。反正宇文化及自己,是不会想到自己也是助纣为虐的佞臣的。
张玉书这边还算平静,没办法,很多实力不是一时的暴发就能够增强的,之前的一系列军事行动虽说战果斐然,但是因为还是起步阶段,还得对刚刚占领的地盘进行消化,毕竟,这不是小说里面说得那样,什么王师来临,闻风而降,下面的人离开就箪食壶浆,欢天喜地地欢迎你过来了,老百姓固然好骗,但是他们同样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尤其如今天下动乱,有的地方,甚至短时间内几次易主,老百姓心中惶恐,若是没有实际的好处,老百姓哪里是那么容易归心的。
眼看着又要到新年的时候了,张玉书推行的安民政策还算顺利,一些原本为了逃脱徭役,藏入深山老林中的百姓终于试探着离开深山,三三两两到老家或者是别的地方,重新上户籍,然后分配土地,没有房屋粮食,官府会赈济,并且组织他们盖房,维护修建乡里的水利设施。吸取了杨广的教训,张玉书直接下令劳役不出乡,因此,不管是什么徭役,都是给你们自己修的,弄得不好,也是你们不好用。老百姓知道这点之后,自然对此没了抗拒之心,何况,又不需要这些民夫自带干粮工具,都由官府提供,省着点,还能省下一两个馒头窝头什么的,带回去给老婆孩子,也能吃上一口干的,因此,征发民夫的工作异常顺利。
侯希白在九江码头上下了船,他是从蜀中得了石之轩的消息赶过来的,石之轩叫他过来找张玉书出仕,当然,最重要的其实还是开解保护裴宣。侯希白实在不知道裴宣有什么好开解保护的,不过,他将石之轩视若父亲,自然不会违背石之轩的命令,因此便沿江而下,到九江来了。
出川的时候,他却是在栈道上遇见了慈航静斋这一代的传人师妃暄,哪怕师妃暄当是一身男装,但是,侯希白却已经为她倾倒,他深深地理解了,以石之轩的心性,为何会甘愿为碧秀心停下自己的脚步。只是之前侯希白跟裴宣一番谈话之后,对慈航静斋的女人早就有了戒备之心,这会儿见师妃暄倾国倾城,绝世之姿,却是满口天下大义,可是如今天下大乱,佛门也不见有什么举措,反而在那里推波助澜,却是觉得可怜又可鄙,可怜的是师妃暄背负的这种虚妄的使命感,自己就觉得自己是代天之人,可鄙的是,佛门素来是乱国之教,这般大义凛然之下,又蕴含了多少肮脏。只是他从小受到的教育,使得他对女性一向温柔,因此,愣是师妃暄也没有发觉侯希白对她的真实观感。
师妃暄前往蜀中,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张玉书这边举措的刺激,因此,她这一去,名义上是前往祭奠师叔碧秀心,实际上是前去找独尊堡解晖的。解晖当年跟梵清惠也有过一个难以忘怀的过往,再有个大义的名头,不怕解晖不冒出来抵制张玉书。
与此同时,佛门也开始在湖南还有安徽等地方,扶持势力,以尽力阻止张玉书的扩张,毕竟,李阀如今还没有正式起事,真正能够影响的地方无非就是关中之地,但是问题是关中如今实际上还在朝廷的控制之下,杨广没有南下之前,李阀压根不能做出什么大动作来。
因此,佛门只有从别的方面下手了,张玉书如今控制的地盘,很大程度上都属于天师道的辐射范围,天师道自张道陵之后,一直以来虽说屡受打击,但是,其实际控制领域,却一直有增无减,尤其他们控制的地方,在这个年代算不上富庶,多半还是那种山区,没什么油水,民风相对也比较彪悍,佛门在此很难打开局面,因此,如今佛门即便想要在张玉书的地盘里面捣鬼,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合适的契机。美人计固然管用,但是,张玉书地盘里那些武林中人还不值得慈航静斋赔进一个杰出的传人,而那些武林中人也不是傻子,弄个仙子说什么大义,连点甜头都没有,就傻乎乎地跟张玉书作对去。
侯希白来到九江的时候,九江城的另一个城门口,也来了两个少年,两人一个穿着深青色的武士服,一个却穿着一身蓝色的长袍,两人的气质截然不同,一个已经具备了一些上位者的威严,另一个却显得云淡风轻,偏偏两人之间有着叫人无法插|入的默契。
这两人自然是在江湖中已经颇有名气的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在东溟派混得很不错,但是却被尚明嫉恨,故意给他们使绊子,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单婉晶对徐子陵很有好感,甚至曾经跟徐子陵两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尚明几乎是立刻做出了反应,回头便以想要在东溟派立足,便需要为门派做出贡献的理由,将寇仲徐子陵踢出去历练。
徐子陵也就罢了,他本性近乎是柔懦的,很难想象,一个一直生活在近乎社会最底层的混混,居然保持着很大程度上的天真,他对什么建功立业压根没有太多兴趣,但是,寇仲却天生不是什么安分的人,早就想着出去闯一闯,闯出名号来,在东溟派的这些日子里,他的眼力见识,已经远远胜过从前,人的野心总是这样膨胀起来的。或者一开始的时候,他不过是希望在竹花帮做个小头目,后来入了东溟派,一开始的眼光也就是在东溟派上面,后来,天下大乱,加上东溟派内部的排斥,他已经不满足于在东溟派做个打手,他需要更大的舞台来证明自己,当然,因为东溟派往来的势力多半是帮派门阀,其实主要还是江湖,因此,寇仲初出茅庐,不过是想要现在江湖上扬名立万就是了。
因此,两人便依旧结伴出来了,临走前,单婉晶却跟徐子陵言道,若是他能够杀了边不负,那么,她就嫁给徐子陵。
说实话,面对如今美貌的少女,徐子陵便是个呆头鹅,也不是不动心的,而且,他身上还有着强烈的正义感,在听说边不负的恶迹之后,当家拍着胸脯打包票说一定将边不负的人头带回来。
两人的运气也很不错,出来没多久,就遇上了边不负,边不负那就是个色中饿鬼,这也跟他的武功有关系,阴葵派的功法,某种意义上,带着一种采补的意思,要不然,何以必须要保持处子之身,才能修炼到最高境界,边不负所修炼的武功,便可以通过采补女子的元阴,来促进武功的增长。当然,速成的东西总是有些后遗症的,采补带来的功力过于驳杂,因此,边不负便一直被卡在一流高手这个门槛上,无法突破宗师,饶是如此,深厚的内力,也让他在阴葵派有了一席之地。
寇徐两人遇到边不负的时候,边不负正在祸害一个少女,两人开始不过是英雄救美,然后就发现,这人正是边不负。
边不负也算是运气太背,正陶醉的时候被打断了,之后出手大失水准,加上寇仲徐子陵两人配合默契,竟是渐渐落了下风,他本就不是什么敢拼命的人,因此只得落荒而逃,寇仲徐子陵又是紧追不舍,竟是逼得边不负不得不使用天魔解体大法,才得以逃脱,只是这么一来,差不多是伤了根基,以后武功只怕再也难有进步了。
而寇仲和徐子陵很快享受到了边不负的待遇,遭受了阴葵派的围追堵截,狼狈不堪,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两人竟是遇上了刚刚下山的师妃暄,师妃暄见两人被阴葵派追杀,阴葵派跟慈航静斋本就是宿敌,自然出手相助,见两人资质颇佳,徐子陵更是颇为道性,心中一动,便施恩二人,送了寇仲一卷刀谱,又送了徐子陵一卷道书,这才飘然离去。
也就是这一面,差不多勾走了徐子陵的心。
不过这是后话了,寇仲和徐子陵两人这一路上一直在生死之间挣扎,这会儿又得了师妃暄赠予的上乘武功,武功更是突飞猛进,已经隐隐把握了晋入一流高手境界的那一线,因此,接下来却是让阴葵派的人吃了不少亏,终于甩掉了阴葵派的人。后来又听说巴陵帮的人跟阴葵派有勾结,还拐卖女童少女,于是,原本打算北上的他们干脆转了个弯,往南方而来,打算顺着长江前往巴陵,教训一下巴陵帮的人。
“陵少,这里就是九江啊,感觉比别的地方热闹不少嘛!”寇仲掏了几个铜板,在路边的摊子上买了几个烧饼,分了一半给了徐子陵,自个拿了一个就这么当街啃了起来,他们是从山东那边过来的,之前见到许多地方,因为连年的兵祸,人烟稀少,很是萧条,大多数人都是惶惑不安,生怕过了今天就没了明天,这会儿到了九江,简直就像是当年的扬州一般,颇为热闹繁华,之前因为宇文化及的倒行逆施,很多商人不堪盘剥,便拖家带口往这边过来安置家业,九江这边之前也不曾经受过大的战乱,因此,比起几年前,人口多了近一半,张玉书又是在这里驻跸,官府衙门多得很,因此,俨然如同一地首府,虽说还比不上东西两都或者是江都,却比寻常的地方要强出不少。
徐子陵因为修炼了师妃暄送的那卷道书,身上出尘意味更重,这会儿却是点了点头:“看起来,这楚州总管颇有些本事,不像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些义军,只怕祸害百姓比起大隋尤甚!”
寇仲轻哼了一声:“这也算不了什么,若是我,定要比他们强出百倍!”一边说着,一边确实也动了这份心思,不由拉着徐子陵道:“陵少,你说,咱们也去召集义军,怎么样?”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周有点失眠,睡眠严重不足,而且总是头疼,今天打算早点睡觉,先更半章,还有半章,明天补上。
第86章 初见宁道奇
侯希白他们来的不是时候,这会儿裴宣跟张玉书却是去了龙虎山。
之前重订道家神仙谱系的事情如今差不多已经尘埃落定,龙虎山这边顺利为自家的祖宗争取了一个天庭天师之首的职位,以前坐化的诸多祖师爷在天庭做了公务员,各家大大小小的道门若是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祖师的,却是纷纷在神仙谱系上给自己找了个祖师爷,自称承了哪个神仙的道统。而跟佛门亲近的上清派却是啥也没捞到,在新的神仙谱系里面,明确指出,佛家乃是外道,证明就是,佛家流传中土至今,各个寺庙供奉的什么佛陀菩萨,都是外域胡人,佛经有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是中土多少和尚尼姑,又有哪个真正成佛了,可见,佛家所谓普度那是骗人的,连高僧大德尚且不能渡化成佛,何况寻常信徒。
道家这般一宣扬,已经是在很大程度上动摇了佛家的根基,甚至许多僧众也开始怀疑起来,毕竟,在中原,狂信徒什么的,真的很少,何况,佛家进入中原后,也已经遭遇了一次同化,大家信奉佛祖的同时,并没有真正对佛祖的一切都毫不怀疑,何况,佛家向来兼收并蓄,什么乱七八糟的人物都收入其中,纵然在打架的时候人多势众,但是比较起来,一座寺庙里面,除了少数的和尚还算了解经典,更多的其实是在佛寺里面混饭吃的,他们原本可能是地痞流氓,江洋大盗,这些人你能真指望他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