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长生劫〖大唐双龙〗〗第22部分

了!我如今既然将它放到人前,那么日后便是祖宗成法,总不能留下个烂摊子,让后人不好收拾!”
张玉书说到自己的后人的事情,裴宣虽说隐约有些不舒服,却也知道这是难免的,张玉书是独子,连堂兄弟也没有,打下天下,若是连个传承的人都没有,那这天下传下来也没什么意思,何况,哪怕是为了朝局稳定,张玉书也是要成亲生子的。裴宣如今的打算,不过是跟张玉书做对j□j,因此很快将那点不舒服给抛之脑后,说道:“玉书你考虑得很是,如今这些事情就该慢慢考虑周详了,只是这个新衙门却是牵制捕风营的,我却是不好随意插手了,这是原则性的问题,跟我们的私交无关!不过,回头我将捕风营的运作方式给你一份,你看着参详一二便是了!”
张玉书之前故意说到后人的问题,见裴宣似乎没什么反应,心中一阵失望,他自觉自己十分卑劣,若是裴宣将来娶妻生子,他定要杀了裴宣的妻子,拼着裴宣恨自己,也要讲裴宣困在自己身边,可是,他却明白,自己想要要求裴宣的一心一意,自己却无法同样一心一意对他,如此一想,心中更是复杂难明,一边觉得裴宣对自己不如自己对裴宣这般情深,一边却又唾弃不能一心一意的自己,竟是生出一点悔意,不过很快这点悔意便消失不见!大丈夫生在世间,若不能九鼎食,那也当九鼎烹!既然已经走在这条路上,已经是无法回头,一旦有所迟疑,将来不但自己难有善终,还要牵连身边之人,因此,当下再次坚定了信念,看着裴宣的眼神中愧疚一闪而过,继而消失不见。
裴宣固然因为修为的缘故,对身边人的心情波动能够感知到,只是张玉书心境虽说有所波动,但是变化并不算大,而且很快又平复下来,裴宣竟是没有明确感知到,只是觉得张玉书心境乱了一下罢了,因此并不以为意,而是继续说道:“不过有一点,监察归监察,无论如何,不管是捕风营,还是监察捕风营的衙门,都不能有审判权,否则的话,只怕这两样便要真得流于阴私,被下面的臣子忌讳了,到时候反而不好!”
张玉书点了点头:“你说的是,哎,感觉如今地盘大了,事情多了许多!”
裴宣见张玉书的模样,不由一笑,说道:“又不是要你事必躬亲,下面的事情,你交给大臣们就是了,自己只要抓着兵权,主管大局便成了!要不然,等到你日后一统中原,地方更大,岂不是要跟诸葛孔明一样,活活累死自己!”
张玉书也是一笑,说道:“诸葛孔明也就是遇上了阿斗,要不然,如何能做到那一步!”这会儿也没有什么《三国演义》,诸葛亮尚未被神化,在很多人眼里,诸葛亮固然是能臣,但是同时却也是权臣。有人就认为,要不是诸葛亮事必躬亲,什么事情都一把抓,刘禅也未必会真的落得个扶不起的名头,你一直扶着不肯松手,也怪不得人家没办法自己走路了!因此,张玉书对诸葛亮并没有太多的好感,尤其他是要做皇帝的人,作为皇帝,自然是唯我独尊,偏偏诸葛亮一直擅权,将皇帝当做泥胎木偶一样往龙椅上一放,什么事情都自己做主了,但凡刘禅不是那么仁懦,诸葛亮要么是被刘禅诛杀,要么就是杀了刘禅,自己做皇帝,也不会有后面的名声了。
裴宣却是明白了张玉书的意思,也是莞尔一笑:“如今却是没必要弄个诸葛丞相出来,不过,设个内阁,找些臣子,帮你打理国事却是没什么的!”
“内阁?”张玉书来了兴趣。
裴宣当即解释起来,他所说的内阁自然不是明朝那种内阁,那差不多就是直接把皇帝给架空了,张玉书铁定是不会让内阁有这么大权力的,因此,裴宣所说的内阁就相当于幕僚团智库一样的机构,不需要什么品级,也不直接管事,只是直接对皇帝负责,为皇帝提供各种建议,如此一来,自然可以省掉不少事情,当然,裴宣对此也就是略知一二罢了,他见识最广的那一世,不过是个象牙塔内的学生,很多事情都是只知道一个概念,具体怎么回事却是不清楚的。
不过,仅仅是一个概念,已经让张玉书颇受启发了,他粗粗琢磨了一下这内阁的构成,心中便是大喜,当下揽住裴宣的肩膀,笑道:“阿宣果然是胸中自有沟壑之辈,我能有阿宣相伴,真是三生有幸!”
第90章
杨广终究还是在洛阳过完了年,才动身乘坐着龙舟往江都而来,一路上各级官员争相送上奇珍异宝,杨广也很给面子,对于这类人大加赞赏,多有加官进爵之事,因此此风愈演愈烈,便是寻常的官员,为了不至于丢官去职,也只得违心搜集各种珍玩,什么奇珍异兽,书画金石,又有各色美人,尽数奉上。
杨广如今也差不多是破罐破摔,几乎不管朝政,每日里只是享乐不休,对于底下的大臣如何贪赃枉法也是从来不管,甚至充当了保护伞的角色,只要那些大臣将其中一部分当做保护费交给他就行。而这个时候,又有人故意谄媚,向杨广说出了长生诀的存在,说这是轩辕黄帝之师广成子留下来的修仙秘笈,得此秘笈,若能修炼成功,杨广当能长生不老,永享人间富贵。
杨广不管是真信还是假信,不过,人都是好生恶死之辈,杨广自然也不例外,只要有万一的可能,谁不想长生不老呢!因此杨广当即命人查访长生诀的下落,而这事最终还是落在了宇文化及身上。
宇文化及也是点背,杨广如今对他其实根本信不过,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才喜欢将一些吃力不讨好,甚至是有危险的差事交给他,干的成最好,干不成杨广就有理由问罪,宇文化及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毕竟,在大多数人眼里,杨广这是器重他,要不然,怎么将这么多紧要的事情都交给他呢?
宇文化及还来不及在跟着杨广过来的禁军里头多安插几个自己人,就不得不收拾包裹,四处查访长生诀去了。
裴宣听到消息,差点没笑破了肚子,张玉书问起的时候,裴宣悄悄将前几年自己做的那番梁上君子的勾当跟张玉书说了,然后笑道:“那长生诀算起来的确是道家养气之法,可惜的是,对体质以及悟性要求很高,还要那种之前从未学过武的,否则真气走茬,便要走火入魔!只是长生诀这等奇书,能够得到他的,多半是顶尖的武林高手,就算明白长生诀的限制,又哪能放弃自己一身武功,转修一种不知道能不能修炼成功的神功呢!何况,大家根本不知道这玩意有什么问题,一修炼起来,可不就是走火入魔嘛!”
张玉书对长生诀兴趣并不大,或者说,自从他知道自己在武功一道上几乎不可能有什么成就之后,对武功便没了太多兴趣,他感兴趣的是,裴宣居然干过这等事情,他原本以为,裴宣这人看起来似乎很是散漫的样子,却又是个挺心高气傲的人,要是想要什么东西,只怕是自己直接打上门去,谁知竟是如此。但是,知道这一点之后,他不光不觉得裴宣表里不一,反而满心里都觉得裴宣是个挺可爱的人。
这也是人之常情,真君子固然可敬,但是却是不可亲的,这等大义凛然的人,适合做偶像,却绝不适合做朋友,说不准为了什么大义,就把你给卖了,之后再痛哭流涕又如何呢?当然,裴宣在张玉书原本的印象里也不是什么真君子的形象,只是偶尔也会觉得裴宣离他有些遥远,如今听说裴宣为了省事,遮掩行踪,竟是拿了M药迷昏了石龙家的人,偷了长生诀,这等手段,真要说起来,在江湖上堪称下作了,但是,放到裴宣身上,就有一种,啊,原来他也不是真的谪仙啊,其实还是一个有着自己小心思的凡人,自然觉得更加可亲起来。
而这事也是裴宣这辈子仅次于将邪帝舍利吸收干净的得意事,毕竟,虽说大家都不知道,但是他却明白,长生诀才是寇徐两人仅次于主角光环的外挂所在,因为这个,他们才能得以真正晋入绝世天才的行列,长生诀带来的强大的生命力、快速恢复力,让他们一次次死里逃生,并且才能够吸收和氏璧内的异种能量与邪帝舍利内的元精,让他们一生受益。裴宣这一手,就是直接扭转了整个世界的走向,如何让他不得意。
因此,这会儿裴宣有些眉飞色舞地说道:“长生诀倒也罢了,这玩意不是什么如同另外几部秘笈一样,只要找到合适的人就能修炼,限制实在太多,倒是材质颇有些奇特,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之前被我给拆掉了,可惜的是小了点,回头可以给你织一件背心,你穿在身上,也就不用担心寻常刺客了!”裴宣之前将那些金丝织成了手套,却一直没能用得上,毕竟,大多数人武功比他差太多了,他根本不需要花多大功夫就能解决了,而江湖上有名的高手,除了傅采林和宋缺是用兵刃的之外,一个个都是空手,而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已经不是靠着兵器的锋利欺负人了,靠的却是意境,因此,一副手套也不重要,反而会影响手感,因此,这会儿想起来,张玉书武功平平,虽说日后少有他亲自坐镇的机会,但是,佛门可不是什么光明正大之辈,说不准觉得输不起了,就弄些人来行刺,因此,若是用那些金丝织成贴身软甲,无疑能给张玉书多一重保障。
张玉书倒也不客气,他对自己的性命颇为珍重,这年头,没了性命,那就什么也没有了,因此只是笑道:“这等宝贝,那却是我占了阿宣你的光了!”
裴宣同样没有嘴上客气,只是说道:“你我之间,还分什么彼此!这玩意若是没人用得上,再宝贵又如何呢?”
张玉书听裴宣这么一说,几乎是心花怒放,然后才说道:“阿宣,如今兵马已经齐备,鲁妙子那边也已经准备好了战船,这边随时就能攻打巴陵了!”
裴宣虽说如今已经正式将捕风营的事务移交给了虚行之,但是虚行之还是要将这些军情大事报告给张玉书的,张玉书也从不瞒着裴宣,因此,裴宣便提醒道:“此行还需小心谨慎才是,毕竟佛门近几个月来,在那边很是做了些手脚,只怕他们会狗急跳墙!”
张玉书却是说道:“无妨,捕风营已经跟巴陵帮中诸多头目联系上了,他们会在关键时刻出手,助我军攻城!另外,陆抗手也早有铲除萧铣之意,只是碍于萧铣乃是萧皇后族人,因此只得忍耐,萧铣也不甘心一直就做一个副帮主,如今又是勾搭上了佛门,只怕到时候内讧还来不及,哪有心思应对外敌!”
裴宣见张玉书已经安排妥当,也是点了点头,心里却琢磨着叫人尽快将金丝织好,毕竟,巴陵这一战,张玉书这边已经筹谋许久,因为兵力的问题,决定亲自带兵出征,战场上刀枪无眼,还是早作准备为好。
张玉书跟裴宣说了一会儿话,又带着些恼怒说道:“巴陵那边还好,偏生飞马牧场那边很是不识抬举,竟陵已经易帜,襄阳城刚下不久,方泽滔便亲自上书臣服,飞马牧场门户已失,偏生却不肯干脆利落臣服,竟是一直拿捏着,若非鲁妙子的面子在,我非要带兵平了飞马牧场不可!”
“飞马牧场一直中立,才能在乱世中屹立至今!”裴宣在飞马牧场待过一段时间,也曾远远见过商秀珣,对这个颇为自立自强的少女很是有些好感,因此便解释道,“尤其,那商秀珣身份上有些问题,我怀疑她是圣上之女,看时间的话,商秀珣出生的时候,圣上还是晋王,不过,那段时间,圣上身边却是多了些骑兵,只怕便是从飞马牧场得来的!既然是这等身份,哪怕飞马牧场里头知道此事的人不多,但是也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臣服于谁的!何况,飞马牧场那边本是四战之地,又有四大寇虎视眈眈,若是飞马牧场表示了明显的立场,立刻便是众矢之的!你若是想要拿下飞马牧场,即便不能攻下汉中,也要拿下四大寇才行!”
张玉书不由沉默了一下,自他起事以来,一直就是顺风顺水,几乎没有受过任何挫折,而且因为种种原因,很多郡县几乎是望风而降,这也让他生出了自高自大的心思,又想到鲁妙子如今正在自己麾下效力,便觉得飞马牧场就该理所当然地投靠,却没有想到,自己目前的力量,并不足以让飞马牧场无视背后的威胁,如今被裴宣直截了当这么一说,却是心中一惊,立刻冷静下来,不过还是说道:“不管如何,飞马牧场以后哪怕可以存在,却是不能被商家人掌控了!”
裴宣见张玉书神情变幻了几次,又恢复了一贯的从容自信,心中也是欣赏,毕竟,看清别人容易,看清自己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你说的是,马政乃是国家大事,自当被朝廷掌控!”要不是当初商青雅从了杨广,只怕飞马牧场当年就被杨广带兵给剿灭了,毕竟,骑兵一直以来都是国家重器,飞马牧场几乎掌握了中原六成的战马交易,这样的势力,哪个皇帝敢让其游离在自己的控制之外。当然,拿下飞马牧场,最简单的办法其实是联姻,让张玉书娶了商秀珣,一切都好说,只是,裴宣这个主意才袭上心头,就被他掐灭了,他在跟张玉书交往期间,可以允许张玉书为了传承子嗣,稳定朝堂娶妻生子,却不可能再眼睁睁看着他左拥右抱,否则的话,任张玉书如何,裴宣也会及早抽身。
第91章 裴矩(番外)
裴矩出身闻喜裴氏,他出生那会儿,正是南朝乱世,兵祸连连,裴家为了生存下来,先后在北魏、南齐、南梁等朝为官,一直以来,可以说是颠沛流离,裴矩的父亲,裴讷之在裴矩还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其母不久之后也因病而亡,裴矩五六岁的时候便成了孤儿,只得跟着族人生活。
也就是那个时候,裴矩遇到了慕清流。慕清流是当时花间派的掌门,他当时年纪已经不小了,可是一直没有传人,却在偶然之中遇到了裴矩,对他大为赞赏。魔门本来便有斩俗缘的传统,但是,慕清流却不是很在乎这个,见裴矩父母双亡,加上裴家并非寻常百姓,因此,在裴矩拜师之后,便暗地里开始教导裴矩武功。
慕清流将花间派的传承以及他手头保留的部分补天阁的传承交给了裴矩之后便消失无踪,裴矩本是精彩绝艳之辈,年纪轻轻,竟是将补天阁的心法融入到了花间派的武功之中,等他武功小成之后,便以石之轩的身份,在江湖上崭露头角。
也就是那个时候,裴矩认识了祝玉妍,祝玉妍那时候还是妙龄少女,但是因为天资的缘故,年纪轻轻便已经修炼到了天魔大法第十五重。两人当时只是作为魔门一派传人的身份,交过几次手,但是都给对方留下的深刻的印象,当然,还有隐约的好感。
但是,裴矩不只是石之轩,他身上还有家族的责任在,在江湖上历练了一段时间之后,裴家那边发来了消息,要他出仕梁朝。裴矩毕竟出身世家,身边往来的多半是官宦人家的子弟,对于江湖,或许有些憧憬,但是真正进入之后才发现,江湖其实远没有他想象得那么神秘,不管是什么高手,依旧有着各种各样的欲望,很多人甚至丑态百出,裴矩发现自己稍微用一点心眼,就能耍得那些所谓的江湖名宿团团转,因此,对江湖也没了太多兴趣。
年轻人总是渴望扬名立万,建功立业,裴矩已经在江湖上有了一定的名气,对此却是不以为然,因此,他将目光投到了朝堂。这会儿北周那边杨坚才刚刚将年幼的外孙扶上了皇位,裴家给裴矩选择的却是梁朝,也就是萧皇后的故国。
梁朝此时已经腐朽,朝野上下暮气沉沉,裴矩这样锐意进取的年轻人显然不合时宜,因此,虽说因为裴家的关系,年纪轻轻就得以占据相对高位,但是,他的理想和抱负在那些老臣眼里,跟笑话差不多,一个个都说他年轻气盛,不知道天高地厚,裴矩日益失望。
因此,在听说杨坚有意攻打梁朝之后,裴矩果断出卖了梁朝,早早投靠了杨坚,作为内应,为杨坚攻下梁朝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因此,梁朝灭亡之后,裴矩顺利成为了大隋的臣子,并且,杨坚对他还算重用。
也就是那个时候,裴矩跟崔玉荫订了亲。崔玉荫幼时因为命格八字的问题,被送往道观修养,也因此耽误了几年的花期,回来之后,都已经十七八岁了,在那个年代,这个年纪算是剩女了,当然,崔家的女儿是不愁嫁的,何况,崔玉荫还是嫡支的嫡女,更是身份高贵,便是嫁到皇室做王妃也是可以的。但是,崔家为她选中了裴矩。
裴矩年纪比崔玉荫大了不少,但是这没什么,按照崔家人的说法,裴矩一直算是洁身自好之人,也没用什么眠花宿柳的传闻,家里伺候的丫头不少,但是也没沾染过,加上裴矩如今已经显示了其潜力,又是出身闻喜裴家,虽说无父无母这一点显得有些缺憾,但是,这也省得自家的姑娘进门就伺候公婆,因此,这门婚事很快确定了下来。
裴矩对崔玉荫的印象其实非常浅薄,在江湖上,他见识过不知道多少女子,明媚鲜妍的,妖媚可人的,还有圣洁出尘的,当然,这个圣洁出尘说的不是碧秀心,这会儿碧秀心还没有出山,在外面的是梵清惠,崔玉荫比起那些人来,美貌上便输了一筹,崔玉荫并非那种叫人一见难忘的绝色美女,姿色只能说是中上,而且看起来,也没用什么特别的性格,就是一个温婉的模样。
裴矩对这门婚事没什么抗拒之心,毕竟他年纪已经不小了,在这个人均寿命并不长的年代,已经走过了近半的时光,的确到了成家的时候,何况,崔玉荫的确是个宜室宜家的女子,因此,他接受了这门婚事,然后顺利成了婚。
如果裴矩仅仅是裴矩,那么,这对夫妻就会像正常的官宦人家的夫妻一样,相敬如宾过上一生,偏偏裴矩并不仅仅是裴矩。
经历了这么长时间,裴矩已经顺利接手了花间派,又用种种手段,将补天阁也纳入了自己的手中,还收服了天莲宗安隆,他对儒家那种中庸的思想不屑一顾,在知道了魔门的由来之后,便雄心勃勃,想要一统魔门,然后让魔门也能够正大光明进入朝堂,与儒家竞争。
因此,裴矩一边按照皇帝的旨意,东奔西走,征讨不臣,平定四方,一边开始了他统一魔门的道路。他此时已经得到了近半个魔门门派的支持,而另外半个魔门中,阴葵派却是一直处于强势地位,因此,裴矩便打上了阴葵派的主意,然后,他想到了之前认识的祝玉妍。
祝玉妍此时已经在天魔大法上再次做出了突破,达到了十七层的高峰,即便是裴矩身具花间补天两家之长,真要是打起来,也不一定是祝玉妍的对手,毕竟,这会儿他还没有创造出不死印法,花间补天的武功本质上背道而驰,他根本不可能全力出手,否则乱了体内真气的平衡,变回走火入魔,经脉错乱,因此,心中不由生出了别的心思。
裴矩对祝玉妍是有好感的,祝玉妍固然是魔门妖女,却是爱恨分明,可以说,祝玉妍才是真正让裴矩知道什么是爱情的女人。两人都是魔门俊杰,裴矩诉说了自己一统魔门的梦想,又信誓旦旦,要与祝玉妍一起,两人携手统一魔门,共建大业。祝玉妍相信了,热恋中的男女,又有一方一直心怀鬼胎,那么擦枪走火也是在所难免的。
裴矩夺走了祝玉妍的清白,也毁掉了她晋级的希望。这也就罢了,祝玉妍当初将自己的红丸给了他,便没有在乎是不是能冲击天魔大法低十八重,结果裴矩回头便悄悄命人将消息传给了祝玉妍的师尊,然后这位阴葵派的宗主气得气息走岔,吐血重伤,而祝玉妍不相信裴矩竟然会这样对他,结果找上门去之后,却发现情郎已经消失无踪,江湖上又传出裴矩与慈航静斋的传人碧秀心双宿双栖的消息,又气又愧,对裴矩因爱生恨,立誓定要取了裴矩的性命,回过头来,便找了一直爱慕她的岳山,与他做了一夜露水夫妻,然后还怀了孩子。
而裴矩这个时候,却被碧秀心深深地吸引了。其实若说容貌,碧秀心跟梵清惠,还有祝玉妍相比,也就是春兰秋菊,各擅其扬,但是梵清惠和祝玉妍天生具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他们将宗门的利益看得非常重,但是碧秀心不管心里面怎么样,表面上却是一副万事不萦与怀,云淡风轻的模样。
碧秀心既然是慈航静斋能够出世的传人,自然天资极佳,这不仅仅是武功,还有见识,裴矩在跟祝玉妍在一起的时候,两人谈的最多的其实还是魔门一统的问题,祝玉妍的目光仅仅如此,但是碧秀心不一样,慈航静斋从来都是将目光放在天下上,因此,两人之间异常合拍,裴矩只觉得碧秀心才是自己一生唯一的知己,加上碧秀心摆出一副为了他,愿意放弃宗门,而不是要感化他的架势,他真的心动了。
而这个时候,崔玉荫已经怀孕了。这也是难免的事情,裴矩扮演着两个人的身份,自然不能只在一处出现,尤其他为了自己的抱负,放弃了目光短浅的杨勇,选择了杨广,杨广是个多疑的人,他自然不能一直游离在杨广的目光之外,毕竟,他希望杨广成为君主,就是希望杨广能够接纳魔门的思想,因此,对杨广不能太怠慢了,因此,还是得时不时地回裴府一趟,履行一下作为丈夫,作为一家之主的义务。
也就是一次偶然,其实也算不上偶然,崔玉荫是比较传统的汉家女子,她一心想着相夫教子,但是丈夫在外建功立业,一年到头几乎不着家,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都老大了,自己却一直没有消息,因此花费了很长时间调理了一□体之后,趁着裴矩回来,服用了一枚专门求来的生子秘药,一夜春宵之后,崔玉荫非常顺利地怀了孕。
但是,崔玉荫在裴矩那里就是一个非常单薄的贵妇的形象,他这会儿正沉浸在与碧秀心的爱恋中,另外,还得想办法调和补天真气跟花间真气之间的冲突,哪里顾得上崔玉荫的消息。
也因为这个,在裴宣的生命中,裴矩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终于难以挽回。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公司老板跟吃错了药一样,再次强迫我们加班,上班时间还不许干跟工作无关的事,否则就是一顿痛批,然后扣钱,写检讨!尼玛,快疯掉了!加班的时候无聊得快要专门点击百度推广链接了,还不许早点走人,天天到家都八点半了,正文暂时有点卡,先上个番外!
第92章 佛门出手
巴陵这边若要说起来,其实原本也不算什么好地方,毕竟,这边已经是在岭南的外围,多有蛮族在此杂居,不过,后来宋家开通了与蛮族的商贸,巴陵这边交通方便,本就在洞庭湖旁边,离长江也不远,商业一发达,自然就有更多的人涌来,渐渐形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城市,也因为如此,巴陵帮才渐渐从一个仅仅是一群贩卖私盐的小帮派,渐渐发展到了如今这个规模,在巴陵附近的几个郡县,巴陵帮赫然便是当地的土皇帝,连同当地的官员,没有巴陵帮的同意,也什么事情都别想做得成。
萧铣本是落魄的梁朝宗室子弟,最初的梦想不过是吃饱穿暖,不必因为是前朝皇族的缘故,而心惊胆战,但是人永远都是不容易满足的,萧铣借助萧皇后和杨广的力量,顺利成为了巴陵帮的二把手,同样,因为他的身份的缘故,即便是帮主陆抗手也得退避三舍,萧铣的权力越来越大,但是权欲心也在随之增大。他之前曾经找不清楚方向,总不见得,以后就为了做巴陵帮的帮主吧,但是很快,他便有了奔头,刘元进称帝了!他恍然想起来,自己祖上是做过皇帝的!所谓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在他看来,大隋其实是他的敌人,若不是大隋灭了梁朝,自个也不至于在江湖上做这等常人不齿的勾当,作为宗室,哪怕坐不上那个位置,以自己的才能混个王爷什么的当当,也不是什么难事,何苦流落江湖,叫人鄙夷。
萧铣下了决心之后,便有了动力,但是,这种事情,也是时不我待,萧铣实在醒悟得有点晚,他上半辈子最大的理想,也不过就是干掉陆抗手,自己做老大,巴陵帮在江湖上称雄,是足够了,但是若是想要左右天下大局,显然力量还是差了点,而且,陆抗手这人也不是什么有雄心壮志的,一直以来,都属于保守派,向来不希望巴陵帮掺和到天下之争里面去,他不过是想要凭借着巴陵帮的这份基业,投靠一个明主,将来即便不能公侯万代,也能给子孙留下一番基业,不比在江湖上漂泊,朝不保夕。
但是萧铣的打算很明显触动了陆抗手的神经,陆抗手年纪大了,哪里经得住这般折腾,若不是什么乱世,陆抗手大可以将巴陵帮的帮主之位让给萧铣,自个哪怕金盆洗手,做个富家翁,也是绰绰有余的,偏偏萧铣不是什么甘于寂寞的人,陆抗手哪怕再无什么权欲之心,也不能随便就葬送了基业,还要连累自己一家老小。因此,萧铣在上蹿下跳地串连帮众的时候,陆抗手也开始召集忠于他的人手,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不能够再顾忌杨广跟萧皇后了,他甚至直接伪造了龙袍玉玺,打算回头就交到杨广那边去,说萧铣有意复国,想必杨广肯定会觉得萧铣死得不够惨。
张玉书带领大军压境的时候,巴陵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情况,就像是一个火药桶,一触即发。
虚行之站在张玉书面前,送上了最新的情报,禀报道:“主上,因为萧铣如今掌握了大半个巴陵帮,陆抗手难以抗衡,无奈之下,已经在联络高手,意图刺杀萧铣!萧铣身边多出了不少高手,却是一个个都包裹着头脸,看不清形容,据属下推断,应该是佛门的人,要不然,无需这般遮遮掩掩!”
张玉书眯了眯眼睛,露出了一个冷笑:“此战之后,将佛门公然派遣僧兵还有佛门高手介入天下之争的消息传出去,佛门既然已经撕破了脸,那么,咱们也不用客气,境内那些佛寺庵堂,通通捣毁,僧众有反抗者,格杀勿论,其余的,强迫还俗,至于佛寺的产业,寺田尽数分给佃农,佛像融掉铸钱!以后没下一城,皆按照此例办理!”
虚行之悚然一惊:“主上,这会不会引起佛门反弹?”他虽说是魔门出身,对佛门毫无好感,但是在魔门的时候,见多了佛门的霸道举止,兼职佛门的人言辞锋利,无理也要说出三分来,魔门对上佛门,多半是大败亏输的下场,尤其,佛门一向势大,很多时候,一有不如意之处,便煽动信徒作乱,叫人措手不及。虚行之虽说对张玉书的决定觉得痛快,但是作为臣子,却不希望主上为了逞一时之气,坏了大事。
张玉书斜睨了他一眼,冷声斥道:“佛门如今都欺到我头上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再者说了,如今我方境内,佛门势力衰弱,若是尚且畏惧的话,日后征伐天下,难道还得让佛门做太上皇不成?”
张玉书如今威严愈盛,虚行之原本也自负武功才干,但是在张玉书面前,往往都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之感,这会儿张玉书恼怒起来,虚行之竟是背上都出了一身冷汗,他之前不过是被佛门原本的声势给吓住了,这会儿很快明白,佛门在张玉书的地盘上本来就没多大势力,不过是大猫小猫两三只罢了,张玉书如今不过就是先杀鸡骇猴,告诉佛门,你们继续执迷不悟,跟我作对,日后定当再行灭佛之举,叫你佛门再难在中原立足。
一方全力以赴,一方还在勾心斗角,对抗外敌的时候还在内讧,最终的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虚行之的人之前就已经跟陆抗手接了头,许诺只要陆抗手杀死萧铣,献出巴陵,陆抗手便能获得封爵,世袭罔替,陆抗手如今已经被萧铣逼得无路可走,自然答应了下来。
楚州人马已经在城下集结,各种攻城器械已经完备,张玉书照旧命人在城下喊降,但是城内的回复却是一支利箭,因此,张玉书坐镇中军,直接下令发动攻城。
若是仅仅是巴陵帮的人,这场攻城战只怕最多两三天便会结束,毕竟,巴陵帮的人说白了还是一帮地痞混混,不通兵法,欺软怕硬,不比正规军队。
但是佛门的支持,却给巴陵帮带来了很大的改变,佛门对于战阵之法颇有研究,也有些人学过一些兵法,加上那些僧兵悍勇无比,双方竟是在城墙上下拉锯一般,足足僵持了四天。
张玉书也不着急,他这次出战,其实带着一些练兵的意思,之前地盘扩张了不少,也征收了不少新兵,虽说经受过训练,却多半是没怎么见过血的,因此,只是从容调度,命人轮流上阵,尤其因为鲁妙子跟裴宣合作,改良并弄出了不少大型的攻城器械,巴陵这边原本也不算什么四战之地,对于城墙的修缮,颇有些不足,因此,几个大型的投石车轮番上阵,将城墙轰得残破不堪。
裴宣这边倒是想要弄出简单的火药来,但是这边想要找点纯净的硫磺也不容易,而且其实黑火药真要说起来,威力未必会比投石机强到哪里去,而且,裴宣心中也有些忌讳之处,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其实要说起来,伤亡并不算大,一般情况下,多半是受伤之后,不能得到很好的消毒治疗,才会因为感染,最终不治身亡,但是热武器真要是出来之后,随着技术上的进步,那么战场就真的是绞肉机了。裴宣两辈子受到的都是道家的教育,对于这等有伤天和的利器,实在是有些忌讳,却是不愿意改变在这个方面的进程。
不过,经过鲁妙子与裴宣的改良,如今的投石机论起杀伤力来,也是极为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