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长生劫〖大唐双龙〗〗第23部分

可观的,通过机括的作用,一块两三百斤的巨石就会带着极大的动能抛出去,在这样的情况下,便是一流的高手,如果不能顺利躲避的话,也只有被砸成肉饼的下场,任你学了什么金钟罩铁布衫金刚不坏的功夫也没用。
不过因为资源的原因,这种大型的投石机制造起来很不容易,毕竟,这年头技术有限,没有弹簧橡皮筋之类的东西作为缓冲,靠的都是牛筋做的绳索,但问题是,中原不比草原,耕牛是非常宝贵的财富,杀死耕牛,没有耕牛耕地,便会影响地里面的产量,无异于夺了许多人的生路,因此历朝历代,杀死耕牛很多时候,比杀人罪名还严重,张玉书占据的地方,本来就算不上鱼米之乡,耕牛更少,自然不能随意宰割,因此,最终小型的投石机做了不少,这等大型的,只是试制了几架罢了,因此只是作为威慑而已。
但是很显然,作为威慑,这玩意已经给城内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虚行之按照计划,向城内发送了动手的暗号,当晚,陆抗手便带着心腹手下,往萧铣的府邸杀去。而城外,也高举火把,开始攻城。
张玉书穿了一身亮银的盔甲,端坐在高头大马上,愈发显得英姿勃发,裴宣也穿了一身轻甲,骑马待在张玉书的一侧,两人凝神看着城墙上的战况。
经过几天的攻打,哪怕城内拆掉了许多民房,重修城墙,但是,毕竟只是一时之计,很快便被打散,投石车投出的石头又是专门经过打磨的球形,为的就是打上城头之后还能滚出一段,造成更大的杀伤力,但是,这并不适合用来修建城墙,反而会让城墙上的人束手束脚,很是麻烦。
而且巴陵帮毕竟是黑帮,干的还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买卖,多有巧取豪夺之事,甚至公然强夺民财,强抢民女,在本地也不得民心,大家平常多半敢怒而不敢言罢了,如今巴陵将破,巴陵帮的人强迫城内的居民协助守城,这些人自然是不甘不愿,畏惧不前。这会儿,城墙上的守兵已经疲倦不堪,压根提不起斗志来,眼看着城门将破的时候,忽然城门大开,一队看不清头脸的骑士冲了出来,这些人武功极高,攻打城门的人马难以抵挡,竟是被杀出了一条血路,直往中军而来。
张玉书冷笑一声,喝令道:“放箭!”当下一群弓手上前,向着这群骑士射箭,一时间,箭如雨下。
那些骑士却是不慌不忙,其中几个解下了身上的披风,挥舞成一道幕墙,硬生生挡下了箭雨,速度都没有多少停顿,一直冲了过来。
裴宣神情冷然,咬牙道:“袈裟伏魔功!这些都是佛门的高手!”当年逍遥派曾经收集了少林七十二绝技,其中便有这门武功,佛门的很多武功多半是要靠着禅定的功夫才好修炼的,因此,在懂行的人眼里,对于佛门的武功,那是一目了然,而且那几个骑士的手法,与袈裟伏魔功几乎一般无二,裴宣一眼就认了出来。
边上的张玉书听得裴宣如此说,脸上神情愈加冰冷起来,几乎是从牙缝里面说道:“看样子,我还是对佛门太客气了!”
第93章 邪王出现
大军远处的一个小树林里面,两个身影正站在树梢,远远看着战场。
“石大哥,佛门出动了!”一个身材庞大的中年人眯着眼睛,说道,这人却是安隆。
另一个自然是裴矩,裴矩负手而立,身上的气息居然已经圆融无隙,整个人看起来,竟是如同寻常书生一般,风度翩翩,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但实际上,却已经是武功大进,破绽已经补全。
裴宣被原著误导,以为裴矩的破绽完全是因为碧秀心,实际上,裴矩的破绽更多地是源于几次跟佛门高手还有宁道奇交手,偏偏虽说都逃出了性命,却大败亏输,裴矩何等心高气傲之人,却是屡次受挫,自然心境出现倒退的情况,碧秀心那纯粹是雪上加霜,这才导致他这么多年来,一直境界不稳,精神分裂。
但是,他后来想通了碧秀心的所作所为,对碧秀心再无半点愧疚之心,反而生出厌烦之意,只是那时候他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邪帝舍利上,却被裴宣将希望打碎,想到裴宣的质问,裴矩对此也只有叹息而已,他本是遇强则强之人,当时因为裴宣的质问,裴矩连夜离开,就在附近山中沉思了足有三天三夜,最终了悟,他需要的其实是重塑信心。因此,明白之后,他直接改头换面,几个月中,连续挑了十多家佛寺,甚至跟四大圣僧之一的帝心尊者硬碰硬,最终赢了一招之后,这才在佛门高手汇聚之前从容离开。
当年四大圣僧围攻他,逼得他几乎用出了天魔解体大法,伤及根基,总算靠着幻魔身法的游斗逃出了包围圈,如今,他却是没有花费多大的代价,就击败了帝心尊者,可见这么多年下来,他的功夫也没用荒废,因此,击败帝心尊者之后,他闭关一月,终于修复了心境,重新变成了那个意气风发,精彩绝艳的邪王。
安隆得知此事之后,几乎要喜极而泣,他当年押上了一切,将天莲宗绑上了石之轩这条大船,只是之后石之轩出现了变故,固然在江湖上依旧声名赫赫,但是,那只唬得住寻常的江湖人,却是唬不住如阴葵派这样顶级的宗门,加上祝玉妍恨石之轩入骨,这些年来,天莲宗在魔门处境也有些不佳,不过,他却是极为决断之人,深信石之轩定当能够恢复,并更上一层楼,因此,尽管处境艰难,依旧从无背叛石之轩之意,也因此,得了石之轩的看重,将他视作一统魔门的左膀右臂。
安隆也明白,魔门要想真正不再被人视作“魔”,就得参与到这天下之争当中,裴矩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关注楚州的动作,尤其,巴陵帮这里,佛门已经掺和了进去,裴矩对佛门毫无半点好感,加上裴宣也在军中,他有些放心不下,因此,便一直在附近观望。这会儿见到佛门的人出动,裴矩脸上虽说表情没怎么变,但是身上已经溢出了凛冽的杀机。
而战场上,那些佛门高手直接向中军冲来,张玉书依旧端坐在马上,岿然不动,下面那些兵马却是紧张地向这边围来,挡在张玉书面前。
裴宣眯起了眼睛,顺手就从旁边一个将领手上夺来一把硬弓,搭上长箭,哪怕没有专门学过,到了他这个境界,一法通万法通,因此,直接就用精神锁定了当头一个骑士,一箭射出,那个骑士一边控马,一边挥舞着披风,裴宣这一箭里面全是灌注了真气,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已经达到了这支长箭几乎能够达到的极限,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长箭便带着一声长啸到了那个骑士的面前,那个骑士大骇,若是平常,他还能勉强躲开,只是他阻挡普通弓手的长箭这么长时间已经耗费了大量的真气,这会儿这支长箭如此迅捷,只得勉力侧身,哪知道压根来不及,长箭已然射穿了他胸前的铠甲,甚至直接穿胸而过,一直射穿了三个人,最终钉在了第四个人的身上。
几个人几乎是同时跌下马来,本来他们配合颇为默契,防卫得密不透风,这会儿却是露出了一个空隙,那些弓手瞅见机会,更是一股脑儿将箭支射了过来。
裴宣压根没看什么战果,依旧是唰唰唰,几箭射出,竟是将那队骑士干掉了小半,而剩下的也被牢牢挡在了阵前。忽然,其中有两个骑士飞身而起,直接向着张玉书这边冲来,他们速度非常快,下面的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两人距离张玉书已经不过十几步的距离,裴宣见状,也是一惊,刚刚这两人隐在人群中,他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会儿才发现,这两人赫然也是宗师,佛法本就微妙,要不然,石之轩当初也不至于专门改头换面,跑去偷学佛门武学调和自身真气,故意隐藏的话,并不容易被发现,但是这会儿他们全力运功,裴宣自然发现了异常,连忙道:“这两人是佛门宗师,玉书,不可逞强,先退避一二再说!”说着,也是飞身而起,为了阻止他们的脚步,他直接将手中的长弓震碎,用漫天花雨的手法打出,宗师身上都有先天罡气护身,但是裴宣发出去的暗器上也附着着阴阳不一的真气,这还是生死符带来的灵感,通过这些阴阳成分不一的真气,自然可以引发对方先天真气的动荡,他们就需要花费时间来调节自身的真气。
哪知道他这边才一出手,那边就惊叫起来:“不死印法,你跟邪王石之轩什么关系?”
裴宣冷笑一声:“好个没见识的贼秃,正宗的道家阴阳真气都不认得,是被石之轩给吓破胆子了吧!”一边说着,直接飞身而上,他身法极为奥妙,忽左忽右,似是而非,以一人之力,直接挡住了两人的攻势。
“还说你跟石之轩没关系,这不是幻魔身法?”之前那个人厉声喝道,“魔门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笑话!”裴宣忽然伸手袭向那人的头脸,他不由将头后仰,但裴宣却是直接挑开了他头上的头盔,露出一个光溜溜的脑门来,裴宣哈哈一笑,扬声道,“原来你们这些秃驴就是这样信口雌黄,颠倒黑白的,跟你们佛门作对,就是魔门贼子!我还说你们佛门就是乱臣贼子呢!那巴陵帮算什么东西,多少人因此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你们却是助纣为虐,还倒打一耙,真是不知羞耻!”
裴宣当初曾经跟裴矩拆过招,因此,对于宗师之间的战斗也并非没有经验,加上自己本身的功力,很快适应了这样的战斗节奏,佛门的武功力大招沉,又胜在防御,但是裴宣的武功却是精于养生,气脉悠长,加上身法奥妙,招式精微,每每攻敌必救,两个和尚本是为了行刺而来,要的是速战速决,眼看着就要被裴宣引得离张玉书越来越远,不由心浮气躁,他们为了掩饰身份,用的兵器也不怎么合手,这会儿其中一人忽然撒手,将手中的钢枪向张玉书那边掷去。裴宣大惊,一时来不及拦下钢枪,只得使出白虹掌力,硬生生一掌将那柄沉重的钢枪拍飞了方向,另一个和尚也是将手里的长矛给扔了出去,裴宣只得故技重施,结果却被之前那个和尚一掌拍在肩头,哪怕靠着北冥神功卸去了其中的真气,但是,那沉重的力量依旧让他身形晃动了一下,他体内真气飞速运转,哪怕肩头疼痛,也没有影响他的出招,顺手就是一掌拍出,那个和尚举掌相迎,结果就悲剧了,裴宣体内阴阳真气飞快地变换了十几遍,在化解了他掌力的同时,真气直接打入了那个和尚体内,那和尚只觉得丹田几乎沸腾起来,整个人差点都要从空中摔下去。
他张了张嘴,有些气息不稳地开口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心中却是已经相信了师兄的话,裴宣绝对跟石之轩有关系。只有石之轩,才能如此顺畅自如地掌握生死之气。
裴宣最讨厌别人说这个,他直接一掌拍向了另一个正打算趁着他师弟缠住裴宣的时候,往张玉书方向而去的和尚,嘴上却说道:“你说呢,你说我跟石之轩是什么关系!”
裴宣这边刚刚一掌拍出,忽然有个身影就从远处冒了出来,几乎如同一阵青烟一般,直接就飞到了场中,那人脸上带着近乎雍容的笑容,态度极为从容,但是其行为举止却是跟他雍容的表情一点也不像,他直接偷袭了那个和尚,一掌直接拍上了那个和尚的背心,他气息隐藏得极好,而且身法极快极诡异,那和尚本来就被裴宣一掌击中,真气有些不畅,再被一偷袭,竟是真气错乱,五脏俱焚,惨叫一声,直接掉了下来,被下面的军队包围了,不过出手了几招,紧接着就被砍成了肉酱。
裴宣不由咬牙,来的正是裴矩,裴矩将那个和尚击落之后,便不再去看,直接飞身而来,与裴宣一起,攻向了这个和尚。
第94章 来意
城外,打着“擒贼先擒王”这个主意的和尚骑兵团全军覆没,大家看着头盔下一溜的秃头,一个个都是恨得咬牙切齿。
而城内,陆抗手很悲剧地失败了,他年纪大了,哪怕内力有些精进,但是毕竟岁月不饶人,精力却已经在衰退,加上他错误地估计了萧铣身边的力量,而且萧铣早就防着陆抗手呢,不过最终,虽说陆抗手以及其手下因此差不多全部覆灭,但是萧铣这边也受到了严重的损失,萧铣脸色铁青,正要下令诛杀陆抗手的余党,忽然有手下奔过来叫道:“帮主,城门破了!”
萧铣大吃一惊,他也是极为决断之人,当即道:“快,回府,收拢帮众,准备突围出城?”
那个过来禀报的手下连忙点头应是,萧铣身边那些刚刚就受了伤的人也是紧张万分,各自胡乱收拾了一□上的伤势,下意识地握紧了手里各色各样的兵器,心慌意乱地往回跑。萧铣也是心烦意乱,他根本没想到,那些和尚当时那般信誓旦旦,竟是拿张玉书半点办法也没有,叫人攻破了巴陵,想到自己在巴陵经营多年,大好局面一朝尽丧,他脑子里乱成一团,愤恨怨毒,不过保持着表面的清明罢了!
萧铣刚刚走出几步,之前报信的那人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厉色,他摸出一柄近三尺长的匕首,直接向萧铣的后心扎去,萧铣经过一场大战,无论是内力,还是心力都消耗过甚,竟是没能防备,直接被刺中了后心,萧铣立刻反应过来,强压着伤势,反手一掌向那人拍去,嘴里呵斥道:“唐庚,你竟敢背叛我,我待你不薄啊!”
唐庚也是极为灵醒的人,匕首这边刚刚刺中,甚至没有j□j,便急速后退,口中叫道:“总管有令,杀萧铣者,赏千金,荫三代,封千户!”他之前那匕首本就是特制的,虽说没有抹什么见血封喉的毒药,却是开了血槽,萧铣这会儿已经是血流不止,因为是在后心,还不敢将匕首拔出,眼看着,命不久长,巴陵帮这些人哪里讲什么忠诚道义,这会儿见萧铣就要挂了,唐庚又显示了跟以往天差地远的武功,这会儿面面相觑了一番,虽说没人真的捅萧铣一刀,毕竟虎死雄风在,萧铣积威甚重,他们哪里敢动手,也担心有人因此对自己的动手,竟是丢下了萧铣,一个个不顾身上的伤势,跑得飞快。
唐庚也是愕然,刚刚他喊的话其实是自己编的,还担心有人下手拔了匕首,给萧铣送了最后一程之后不好交代,哪知道,一个个全跑光了,不过,这已经说明,萧铣做人还不是那么失败,起码一个个没有落井下石不是,只是当做没看见罢了。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自己这个想法有问题了,没了一边的人,萧铣哪怕算起来武功其实要比唐庚高出一些来,却被唐庚不过十几招,就斩杀当场,唐庚琢磨了一下,直接砍下了萧铣的头颅,系在腰间,然后便往萧铣的住处而去,毕竟,那边还有萧铣的家眷呢。
结果到了那边的时候,唐庚才发现,刚刚逃跑的那些人已经先行光顾,不过,他们却不是来保护萧铣的家小的,却是直接从萧铣那里洗劫了一番,萧铣之妹萧媚意图阻拦,却直接被杀,萧铣的家眷这会儿已经死的差不多了,那些人效率实在是很高,连同女眷身上的金银首饰都被搜刮了个精光,不过,唐庚却是知道,这些人只怕跑不远,他们拿了金银细软,自然是要逃离巴陵的,毕竟,他们跟在萧铣身边时间比较长,大家都认识,压根不可能留在巴陵,回头被人指认出来,照旧是倒霉的命!
唐庚却是出身补天阁,之前接到上面的命令,让他尽可能在关键的时刻,刺杀萧铣,这才有了这次动手的事情。唐庚这个身份也是借用的萧铣一个心腹的,那个心腹已经被唐庚给干掉了,因为这段时间兵荒马乱的,萧铣自然没有发现心腹的异常,结果栽在了唐庚手里。
唐庚在补天阁的地位并不算高,上头许诺,这次成功之后,允许传授他下一步的补天秘法,补天阁里面竞争激烈,便是同门师兄弟,自相残杀也是寻常的事情,虽说补天阁少主的位置很早就确定了是杨虚彦,但是大家都知道,这其实是不确定的。杨虚彦对石之轩也算不上有多忠心,石之轩对杨虚彦也是利用居多,“唐庚”哪怕并不想要做阁主的位置,但是,也不希望自己一直处在中下层,任人宰割,因此,只要有更进一步的可能,都会努力去做。
张玉书这边大军已经直接冲入了城中,萧铣已死的消息已经被放出,一下子便是树倒猢狲散,下面的人立刻就没了斗志,最终只得放下武器投降,少数负隅顽抗的,却是被毫不留情射杀当场。
破城后的工作还在继续,而裴矩这会儿却站在裴宣的面前,两人都是默不作声,一时间环境颇为尴尬。
裴矩好半天才开口道:“之前看你中了那个秃驴一掌,没事吧!”
裴宣抿了抿唇,他这会儿已经发现,裴宣身上已经没了那种近乎躁动的不和谐感,可见他如今已经补全了破绽,心中虽说好奇,却也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没什么事,你怎么在这里?”
裴矩苦笑一声:“不管怎么样,宣儿,你是我儿子,我知道那些年我是对不起你们母子,只是,你要知道,我不会害你的!”
裴宣轻哼了一声,不愿意在这件事上纠缠,他才不相信,裴矩跑过来只是为了看自己这个儿子呢,他没这么自恋。
裴矩见裴宣神情,就知道裴宣的意思,心中暗自摇头,口中却道:“你差不多死心塌地开始辅佐张玉书,我自然得看一下,张玉书的实力如何?”
说着裴矩身上气势一变,这才是当年名震江湖,叫正邪两道震颤的邪王风采,他直接就说道:“我有意一统圣门,圣门想要光明正大地传承下去,自然需要进入朝堂,大隋如今已经日暮西山,当今圣上却是不死振作,反而醉生梦死,佛门有选上了李阀,魔门即便靠过去,也不过是个陪衬,只怕还要被人排挤,因此,我自然也是在选择潜龙!”
裴宣沉吟了一下,忽然说道:“但是你要知道,他是道门选择的人!”
“但是道门为的是道统传承,他们并不进入朝堂,不是吗?”裴矩反问道。当初知道道门决定的时候,他对道门的魄力也是非常赞赏,但是,圣门跟道门不一样,道门传教多年,在底层早就有了基础,但是圣门,说白了,并不是宗教,圣门只是当年遗留下来的部分百家传人,根本不可能重复道门的道路,他们想要一展胸中才学,只有进入朝堂。
裴宣忽然说道:“为什么你总是执着于一统魔门?”
裴矩听了裴宣的话,不由愕然:“这是圣门各派历代门主的理想!”
裴宣却是冷笑道:“魔门两派六道,差不多都是春秋战国时候传下来的道统,阴葵派承袭的是当年巫女祭祀的道统,灭情道倒是跟阴葵派同源而出,也是当年楚巫一脉,花间派却是纵横一脉的传人,补天阁乃是刺客一脉,邪极宗算起来应该是墨家一脉,天莲宗更是一群商人,魔相宗差不多应该是阴阳家一脉,至于真传道,却是道门的分支,只不过走了歧途,不被道门承认罢了!就算是百家齐放的时候,各家即便不是水火不容,也是竞争居多,几乎没有合作的时候,如今百家已经零落,你却是想要一统魔门,纵然在你的武力威胁下,魔门也只好是表面上一统,实际上依旧是一盘散沙!魔门统一与否,难道真的那么重要?”
裴矩沉默了一下,忽然发现裴宣说得的确不错,圣门千年来的确出过不少一时的人杰,因此也曾经短暂统一过,但是随着当时圣门门主的过世或者是离开,立马再次四分五裂,即便是短暂的统一过程中,各个门派也就是表面上和睦,私底下照旧和原来一样,勾心斗角,甚至大打出手也是寻常的事情。这么一想,裴矩竟是有些灰心起来。
裴矩心中怅然,脸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轻叹了一口气:“想不到我这一辈子,竟是近乎一事无成!”
裴宣眼神闪了闪,终于还是说了句:“玉书以前说过,如今百废待兴,便想着重兴百家,不再独尊儒术,即便魔门没有一统,也不是没有机会!”
裴矩以前也曾经隐约听说过这个风声,只是说实话,哪怕他自己就是魔门的人,也知道,魔门的名声那是真的不好听,担心只怕轮不到魔门几个流派,这会儿裴宣这么一说,自然知道,这事只怕是真的,心中一定,忽然说道:“那么,你回头转告张玉书,巴陵这边的事情了了,就去接手四大寇吧!”说完,竟是直接飞身离去,消失在黑暗之中。
第95章 有意求亲
巴陵已下,附近的郡县除了少部分跟萧铣沆瀣一气,自知即便是投降,也得不了好结果的负隅顽抗之外,其他的郡县往往大军刚到,便开城投降,虚行之那边也迅速接手了巴陵帮原本的情报系统,自然,原本的勾当是不能随便干了,赌场这种东西,一直以来,也都是受到限制得,因此,大半都关了门整顿,打算回头开成客栈之类的。至于青楼,同样如此,巴陵帮中青楼里的女子多半是他们拐卖来的,很多人如今连自家在哪儿都不知道了,加上战乱的原因,即便是回了家乡,也未必能找到亲人,因此,愿意领取钱财回乡的人很少。最终,很多女子选择了从良,也就是按照官府的安排,嫁给那些中下级的军官,另外一些,却早就已经是心灰意冷,干脆带着积攒了半辈子的钱财,立了女户,独自生活去了。
虚行之倒是曾经想要让这些青楼女子继续充当耳目,毕竟,她们接受过相关的训练,可是,张玉书却直接否决了,他平常并不是什么同情心过剩的人,但是,这些女子不同,她们已经足够悲惨,而且,这年头,想要遇到一次从良的机会很不容易,如果没有官府的特许,哪怕这些女子是不正规手段拐卖来的,那也是贱籍,几乎没有任何权利保障,如果因为自己的决定,让她们一辈子陷入这般尴尬的境地,张玉书自觉自己也没这么无耻。
命令已经下下去了,跑断腿的却是下面的人,张玉书之前已经知道了四大寇的事情,正想着怎么跟四大寇接触的时候,那四个人却是自己过来了,曹应龙是四大寇中的老大,他却是石之轩的记名弟子,本就是当年石之轩布下的一个棋子,不过,曹应龙对石之轩却是忠心耿耿,在得了石之轩的传讯之后,当即便带着三个兄弟一起往巴陵这边来,很是干脆利落地投靠了张玉书。
四大寇既然被称为寇,那么军纪之类的东西,跟他们也没多大缘分,这些人做得最顺手的就是打家劫舍,j□j掳掠之类的勾当,因此,张玉书考虑了一下利弊之后,还是让他们继续统领麾下的兵马,反正比较起来,四大寇兵马其实也比较有限,翻不起什么大浪来,不过张玉书还是告诫他们,日后却是不许做些作J犯科的事情,当然,说实话,这年头,跟军队说什么不许拿群众一针一线之类的话,那简直是对牛弹琴,这年头当兵就是拿命拼,为了保持军队的战斗力,甚至要故意用破贼之后的财货刺激军队上前。当然,将领分大头,但是还是得让下面的普通兵丁沾到油水,否则就会生出怨恨之心来,军心失控,那麻烦就大了。
张玉书有些恶毒地想着,日后遇到顽抗的城池,就命四大寇攻城,破城之后,大索三日,别的郡县自然就会害怕了,免得个个都顽强抵抗,这岂不是徒增伤亡,还不如一开始就心狠手辣,争夺天下这等事情,本就容不得什么仁慈之心,当年宋襄公倒是仁慈,后来又怎么样了!
裴宣对此不置可否,他活了三辈子了,却是明白,很多东西不是想当然,随便就能拿来套用的,像现在,别说下面普通当兵的,便是军官,也不识得几个字,谈什么思想政治教育。别说什么推广汉语拼音还有简体字之类的事情,这并不现实,尤其如今门阀世家势大,而且从统治的角度来看,愚民才是最简单,最低成本的统治手段。知识越多越反动,这年头就是真理!像后世,大学扩招导致毕业就失业的问题,还让人们满肚子怨言呢,放到如今,在绝大部分读书人都能够混到比较体面的位置上的时候,读书人一多,你怎么安置?难道像宋朝那样,搞出一堆就知道吟诗作赋,不干实事的官员来,最终拖垮国家财政?毕竟,这年头可不比现代社会,卖个地皮就能让政府赚得盆满钵满,养活那么多的公务员。若是放着不管,等着瞧吧,只要有一点乱子出来,就要有人冒出来也想着什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了!
再说什么特种兵之类的,尼玛,穷文富武,当兵的本来就吃得多,在这个没有足够蛋白质补充营养的时代,一个壮劳力,一顿吃个一脸盆的饭都不是什么大问题,要是想要弄出个特种部队来,就得天天给他们补充足够的营养,而且营养结构还得比较科学,要不然,往往都是夜盲症,晚上没点光,啥事也干不了!而这些人却根本比不上经受过系统传承的武林高手。性价比太低,压根不合算。还不如直接征召一些武林门派家族的人,直接进入官僚系统,比如说担当军官捕快之类的角色,那就是双赢,大家都省心。
尤其,裴宣第一世的时候,对那些事情也是一知半解,这会儿要是弄出来,来历什么的不好说也就罢了,就怕到时候,好心做坏事,弄得一团糟。何况,他也不觉得,那些真的有多先进,后世的中国,说是特色,但是,却已经被西方文明同化了很多,本土的文明却是几乎出现了断层,什么西体中用,也就是骗骗自己罢了。裴宣更希望能够靠着本土的文化,推动文明的进程。很多事情,留个引子便是,重兴百家便是关键性的一步。
巴陵已下,民心初步安定之后,张玉书一边准备回九江,一边命人继续征讨附近的郡县,力图尽早尽快跟岭南还有蜀中接壤,然后好做下一步的计划。
张玉书坐在厅中,仔细看着面前巨大的地图,眼中流过一丝挣扎之意。
裴宣从外面进来,看到张玉书的神情,不由一愣,问道:“玉书似乎有什么心事?不妨说出来,你我共同参详一二!”
张玉书看着裴宣,脸上露出了愧疚之色,有些犹豫地说道:“阿宣,我……”
裴宣见他这般神态,心中忽然有了预料,再看看墙上悬挂着的巨幅地图,上面用红色标记出了楚州目前拥有的地盘,别的地方也做了各种标记,而在上面,岭南的那块地盘上,宋阀的名号显得格外显眼。
裴宣沉默了一下,勉强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神情,说道:“这不是之前说好的吗?等到打通了前往岭南的道路,便向宋阀求亲!”心中却没有脸上表现得那么轻松,裴宣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想法,要说他爱张玉书,可能有一点,但是绝对没到没有张玉书,就不行的地步,但是,裴宣对张玉书却有着一种占有欲,这让他打心眼里不希望张玉书身边有别人存在,不管是为了什么。
张玉书轻叹了一口气,苦笑了一声,说道:“是啊,以前说好的,可是,我现在却有些后悔了!阿宣,为什么你却不能名正言顺地站在我身边!”
裴宣却也是叹了口气,说道:“这能怎么办呢?你若是有个一母同胞的兄弟,可以传承子嗣,那么,我无论如何,也是不愿意你身边有旁人的,可是,你连五服之内的亲近亲戚都没几个,而且从那样的人家里面挑选嗣子,也有些问题,他们受天师道影响太深了!你需要一个子嗣,自然需要娶妻。何况,南陈皇帝外孙这个身份,还是有些不够分量,毕竟,当年的南陈,实在灭亡得有些不光彩,一直以来,也没人愿意复国,你需要更多的筹码,才能让更多的人愿意投靠你,支持你!”这实在是没办法的事情,就像是刘备,当年再穷困潦倒,也得拼命强调自己汉室宗亲的身份,最终才获取了荆襄以及蜀中士人的认可,得以三分天下,他要不是有这个不知道真假的身份,谁管他啊!哪怕诸葛亮自称自己不过是南阳种田的村夫,但是,若是刘备真的只是个卖草鞋的平民,诸葛亮只怕种一辈子地,也不会出山为他出谋划策。
见张玉书神情更加暗淡了一些,裴宣轻声道:“你有此心,我就很高兴了!”他心中也是咬牙,若不是张玉书背负着道门的期望,他宁可阉了张玉书,也不肯让他碰别的女人,不过如今,也只好如此了。
张玉书那边也是无奈,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跟宋阀联姻,都是最好的选择,以他如今的声势,宋阀自然会更加倾向于他,而不是李密之子,可以说,此事已经是十拿九稳,但是,张玉书却是心中暗自希望此事不成。毕竟,宋阀的女儿固然好,可是,作为妻子,也是不容轻侮的,将来无论是为了什么,都不能对宋玉致过于冷落,如此,却又更加对不起裴宣了,这样想着,张玉书看着裴宣的眼神,更加自责起来。
裴宣却是有些不自在地说道:“哪来这么多儿女情长,回头便叫人去宋阀求亲便是!”
第96章 佛门被阴
求亲这种事情,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得,何况还是为张玉书求取宋家的嫡女。张玉书如今虽说不曾占据半壁江山,但是也足以裂土称王,虽说只是挂着一个楚州总管的名头,但那也是因为杨广还在,想要求个名正言顺罢了,等到与宋阀正式联姻,名义上占有了岭南的地盘,张玉书就算是称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哪怕是为了暂时的安定,杨广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要说起来,其实最适合的人是裴宣,但是,裴宣对此本就比较憋屈,怎么可能会亲自过去给张玉书求亲。因此,最终过去的是侯希白,侯希白被裴矩叫过来之后,便在内阁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