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长生劫〖大唐双龙〗〗第24部分

担任了一个差事,侯希白虽说在外的名声是多情公子,似乎就是个会讨女人欢心的小白脸一样的角色,但实际上,侯希白既然得了裴矩的认可,自然得到了纵横一派的真传,因此,张玉书有意让他日后进入礼部任职,将来跟原本的裴矩一样,可以专门出使外邦,这次的事情,就算是给他的历练。
侯希白对此却是颇为欣然,他曾经在蜀中独尊堡,见过宋缺的长女宋玉华,宋玉华的婚姻算不上幸福,宋玉华虽然是个难得的美人,但是问题是,解文龙却不是很欣赏她这一款的人,因此,宋玉华尽管身为独尊堡的少夫人,有着一定的权威,但是,她本性并不喜好权势,与丈夫之间感情的淡漠,让她一直以来都显得郁郁寡欢。侯希白还曾经给她做过一幅画,但是对她却也没什么同情之意,毕竟,身为宋家与独尊堡之间的纽带,她的幸福不管是在宋家,还是在解家眼里,都并不那么重要。
不过,见识过宋玉华之后,侯希白难免对宋玉致有些好奇,当然,仅仅是出于对美色的欣赏,绝无其他之意。要是侯希白真是色狼,哪怕张玉书再怎么想,也不能叫他过去。
侯希白奉了张玉书的命令,带上一封骈四俪六的求亲信,带上一群扈从,便直接从巴陵这边出发,往岭南宋家山城而去。
张玉书他们班师回九江的时候,江湖朝堂都炸开了锅。
一是因为张玉书的强势且快速地崛起,让很多人都产生了危机感,张玉书如今占据的地方属于当年东吴蜀汉的中间地段,如襄阳更是四战之地,不管是哪一方,都绕不开那里,张玉书如今算起来也是进可攻,退可守了。
第二个,却是佛门正大光明地出现在了天下之争中。张玉书他们跟佛门早就撕破了脸面,因此,这次干脆将参与到巴陵之战中的僧兵直接砍了脑袋,垒成了京观,就放在城外示众。然后传檄四方,大肆抨击佛门的行为,说佛门亡华夏贵胄之心不死,意图撺掇中原神器,操纵天下兴替,其心可诛云云。
另外,张玉书的治下,已经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灭佛运动,比起之前张玉书下的命令更加严酷,因为那些僧兵意图刺杀张玉书,张玉书直接就给予了直接的打击,这些僧兵多半是南方佛寺出来的,毕竟这年头交通不便,一堆光头南下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因此,虚行之查清楚了他们的山门,直接采取了残酷的镇压,所有牵扯到此事的佛寺立刻满门诛灭,不在境内的,虽说一时半会儿无法直接打击,但是,却被虚行之查清楚了山门,记下了一笔,甚至私底下在黑道上悬赏了花红,可以凭借着这些佛寺中和尚的脑袋,前来领取赏金。一时间,江湖上许多人蠢蠢欲动。
而张玉书治下,即便是没有参与此事的佛寺,也没能幸免,僧人尽数被强迫还俗,并被捕为官奴,发配到各地修路、开矿,这些僧人却是几乎没有挨过饿,一个个身强力壮,一个顶几个的劳力。另外,又直接传令治下百姓,若是在外面看到僧人,不需经过官府,即可随意缉拿,可作为私奴处置。
这边只有少部分地区佛寺比较昌盛,张玉书又刻意四处宣扬佛寺欺瞒世人,兼并土地,哄骗乃至强迫世人供奉香火,捐赠钱财,甚至是欺男霸女的事情,然后,又将隐藏在佛寺内的江洋大盗,流氓罪犯一一揪出,将罪名公之于众,直接就表示,佛家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完全是为了他们包庇罪犯作为掩饰,可谓是欺世盗名,加上张玉书直接将佛寺的土地分给了原本的佃户,这下子,为佛门说话的人一下子更少了许多,在张玉书的地盘里面,佛门俨然就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了。
佛门在这边的力量遭受了严重的打击,而他们原本塑造出来的悲天悯人的形象也彻底崩溃,各家都不是什么蠢人,佛门的把戏,高层的人其实都清楚,只是佛门势大,在外面又一直是一副世外之人的模样,迷惑了不知道多少人,但是如今正是乱世,谁在乎底下老百姓的想法,说句老实话,在朱元璋之前,中原哪有什么真正平民出身的皇帝,就算是刘邦,那也是小吏出身,还是那种认识县里面局长副县长级别的人物。因此,在绝大部分人眼里,老百姓那就是草芥,杨广能因为自己的急功近利,让大隋损失了了几乎近半的人口,其他的世家权贵,自然也不会在乎下面百姓是不是被佛门迷惑了。同样,佛门如今走的也不是草根路线,在他们看来,当年太平道那般声势,最终还是被剿灭,如今再怎么样,还能比得上当年的黄巾?因此,佛门走的其实也是上层路线,至于下面的愚民,对他们来说,那就是哄骗压榨的对象罢了。
以前佛门端着一副高高在上,几乎是身在云端的模样,之前的几次灭佛,又没有取得什么较好的成果,最终却让佛门以更强势的姿态反扑了,弄得佛门声势更高了,如今,慈航静斋新一代的传人已经出山,在外面已经放出了风声,说是要代天挑选天子!尼玛,你们算什么东西啊!别说普通人,只怕作为受益的对象,李阀对此也是非常不满的。毕竟,别人摆出这么一副姿态,搞得他们就是太上皇一样,还不是李渊那样的太上皇,是乾隆那样的,非常强势,搞得你得了天下,都是他们恩赐的一样,有点自尊心的人都不会满足的。历史上,李家坐了江山之后,可没有半点感念佛门帮忙的意思,直接认了老子李耳做祖先,然后对佛门百般打压,一直到武则天的时候,她作为李家的儿媳妇,为了统治更加名正言顺,才开始扶持佛门,打压道门,让佛门又得以兴起。就算是在大唐这个世界里面,难道李渊不知道李建成跟魔门勾搭不清吗,但是他为什么要执意支持李建成,极力打压李世民,为的可不就是佛门吗?
如今张玉书这一手,直接将佛门从上头拽了下来,将佛门的野心揭露出来,谁也不希望自己最终给别人做嫁衣,佛门派遣僧兵参与到天下之争中,已经很明显触动了群雄的底线,尤其大家草草一算,佛门如今在各个郡县,平均下来,一个郡十个八个佛寺是正常的,一个佛寺里面塞个二三十个和尚也是正常的,这么一算,哪怕不算那些大型的佛寺,佛家都能够凑出十万大军来了,这等实力,谁不忌讳万分,尤其,这还是底层的实力,上头还有一众宗师呢,不说名声在外的四大圣僧,这次为了杀死张玉书,佛门就出动了两个几乎从来没在外面出现过的宗师,那么,佛门隐藏的宗师到底有多少呢?如此一算,大家对佛门的戒备之心都提到了极点,再不用张玉书煽动什么,一个个都开始自发地想办法抵制起佛门来。
佛门如今是焦头烂额,愚民好骗,但是,对于世家贵族而言,所谓的崇佛信道,那其实就是幌子,表明自己的慈悲之心,或者是什么与人无争之心。除了梁武帝那样的二缺,没几个贵族子弟是真正信奉什么宗教的,他们最相信的还是自己。佛门这次手笔又太大,几千个僧兵,还有一流高手乃至宗师的出手,本以为手到擒来,却根本没想到,裴宣这个道门的传人,论起年纪,也就跟师妃暄差不多,竟然已经堪破了那关键的一层,晋入了宗师之境,这简直要让江湖上一大堆人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活到狗身上了,加上裴矩一直在暗中窥视,因此,愣是让佛门的计划直接宣布破产。
走到这个地步,佛门已经是回不了头了,便是这会儿慈航静斋的所谓仙子们全部冒出来也没用,因此,只得按照原来的计划,继续走下去,他们天真地以为,只要扶持着李阀定鼎中原,佛门自然可以继续兴盛下去,因此,一边加大了对李阀的支持力度,一边放出了和氏璧真真假假的传闻,开始全力为李阀造势。
第97章 准备北上
和氏璧的消息一出,天下震惊!自始皇帝开始,和氏璧已经不光是一块美玉,而是如同九鼎一样,变成了皇权正统的象征。要不然三国那会儿,孙坚也不会别的都不要,就偷偷摸摸藏好了玉玺,而袁术最终也宁愿花费巨大的代价,也要从孙策那里将玉玺弄回来,才能顶着天命的光环,自立为帝。
大隋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查访和氏璧的下落,杨广当年亲自带队,攻破了南陈的皇宫,因为找不到传国玉玺,连同张丽华这样的绝世美人也不能引起他的兴趣,最终杨坚父子两个对陈国皇室多有迁怒,百般逼迫。梁国皇室起码还出了个萧皇后,陈国皇室别说皇子,便是公主也得为人奴婢,这才是当年那个破镜重圆所谓佳话的由来,南陈乐昌公主从高高在上的金枝玉叶,最终沦落到杨素府上执役,要知道,哪怕五胡乱华的时候,不杀亡国之君的传统已经名存实亡,便是皇子皇孙,也很难保全性命,但是,对于公主,却颇为厚待,比如说为功臣赐婚,或者是纳入后宫为妃,这般折辱,几乎是前所未有。
后来大家才隐约猜到,传国玉玺落在了佛门手里,杨坚当年上位,多赖佛门之力,他行事还算宽厚,最终只得不了了之。但是杨广不一样,佛门对他不光没什么恩惠,反而多有过节,佛门当年看重的其实是杨勇,一来,杨勇是嫡长子,名正言顺,佛门也省心省力;二来,杨勇却是颇为崇佛,而且此人心性相对软弱,容易控制。结果,杨广对他这个哥哥也是看不上,花费了不知道多少心思,直接将杨勇给弄了下去,等到杨坚一死,更是直接将杨勇给干掉了,佛门的如意算盘算是彻底泡了汤,加上后来佛门在民间造势,给杨广捣乱,杨广对佛门虽说没有明目张胆地打压,却也在背地里面跟魔门颇有暧昧,不知道给佛门使了多少绊子。
当然了,也是杨广自己作孽,好大喜功,急功近利,当然也因为有人在背地里面拖后腿捣鬼,弄得如今国将不国的模样,佛门费尽心思经营出这样的局面,可不是给张玉书做嫁衣的,因此,这会儿必定要将局面扳回来。
道门已经传来了消息,师妃暄已经化名秦川,在江湖上公然行走,到处考问什么为君之道。
裴宣听到消息,不由轻哼了一声,张玉书却是冷笑:“她算什么东西,以为自己是帝师不成,还问什么为君之道!还化名什么秦川,这岂不是说她早就看好了李阀,走个过场罢了!”
裴宣笑眯眯道:“什么事情,最怕的就是说穿了,对慈航静斋这种喜欢仗着所谓的大义,故弄玄虚的,你直接将事实捅穿了就是了,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倒是传国玉玺,的确是中原神器,却是不能叫李阀得了,李阀本就根基深厚,在关陇之地,影响深远,要是再得了传国玉玺,又能以天意的幌子吸引一批人才投靠,却是不能叫他们得逞了!”
张玉书听了,大吃一惊:“阿宣你要去夺传国玉玺?”
裴宣拈了一粒海棠果送进嘴里,依旧神态轻松,说道:“怎么是我去夺传国玉玺呢?分明是有人浑水摸鱼,暗中盗走了传国玉玺啊!”
“不行,这太危险了!”道门传来的消息里面,也有传国玉玺的下落,却是被宁道奇直接交给了净念禅院了空,如今正放在净念禅院的大殿内,不过净念禅院跟慈航静斋一样,号称是佛门两大圣地,里面真的是高手如云,便是宁道奇亲自出手,也别指望全身而退,张玉书一听,立马紧张起来。
裴宣见张玉书的神色,心中生出一些安慰之意来,解释道:“我又不是傻瓜,明目张胆地跑过去抢!那群秃驴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干什么要跟他们明刀明枪地对着干,自然是暗地里面弄些手段了!哎,要不是洛阳那边是李阀还有佛门的地盘,真想带上大军过去,直接用弩弓将那些秃驴射成刺猬啊!”
裴宣这会儿还没有明确的计划,净念禅院他并没有真的去过,但是岐晖却去过不止一次,岐晖那会儿跟佛门对掐,经常搞什么经辩之类的事情,很多时候,地点就放在净念禅院,岐晖也曾经跟裴宣说过净念禅院的事情。作为佛门的一大圣地,净念禅院里的僧人不说数量,光说质量,就能够压倒几乎所有的江湖门派,很多僧人一直隐世不出,就在禅院内坐枯禅,修炼武功,不到佛门或者是净念禅院生死存亡之际,压根不出面。岐晖当年曾经偷偷摸摸挑衅过一个隐修的僧人,差点没吃了大亏,回头就记了仇。
岐晖不是什么太要脸面的人,跟裴宣关系又很好,见裴宣武功进步飞快,对佛门也没什么好感,就经常将自己所知的一些隐秘告诉裴宣,自然将净念禅院的一些事情说了出来。只是光有这些用处也不是很大,裴宣想要顺利将传国玉玺弄到手,还得多费些心思。
张玉书却是说道:“阿宣,不管怎么说,还是不要冒险为好,就算慈航静斋将传国玉玺给了李阀,难道我将来打败了李阀,他们还能将传国玉玺依旧藏着掖着不成?就算他们起了什么心思,传国玉玺那其实就是死物,不过因为代表着皇权,才显得珍贵罢了!若是我能够坐拥天下,到时候,找人仿造一个传国玉玺,说这才是真的,谁又敢反对呢?”
裴宣却是摇了摇头,说道:“话不是这么说的,你是不清楚传国玉玺的内情,才会觉得随便仿造一个,就能够取代,若真是如此,何以大隋开国这么多年,对传国玉玺依旧念念不忘呢?那传国玉玺不是什么普通的凡物,却是天外奇石,而且此物自有灵异之处,对于寻常人来说,或许跟普通玉石没什么差别,但是,对于先天高手来说,传国玉玺上所含的奇异能量,却能够对先天真气产生极大的影响,要不然,净念禅院为什么要专门建造了一个铜殿来存放此物,便是因为如此!”
说到净念禅院的铜殿,哪怕没有见过,大家也能估算出来,一座铜殿起码需要花费几十万斤的铜,而在中原,铜一直以来,都是稀缺物品,因此,往往会闹出钱荒来,毕竟,寻常人家,大概一辈子也别摸到什么金银,能用的可不就是铜钱吗?偏偏铜钱质量参差不齐,便是丝帛也被当做钱币使用,弄得物价也颇为不稳定。张玉书如今治下人口多了,也正愁着钱荒的事情,结果一下子听说净念禅院居然修建了一座铜殿,更是愤慨起来,不免冷哼一声:“就算真有神佛,吃点香火便算了,哪里真的稀罕人间富贵了,偏偏佛门大肆敛财,修什么金身铜殿,我看倒不是为了礼佛,就是在给自个敛财呢!”
裴宣却是笑吟吟道:“等你日后得了天下,正可以拨乱反正,溯本清源呢!以后佛门固然可以存在,不过,佛像什么的,跟道门一样,弄点泥胎木塑也就是了,既然做了和尚,那么,就该安安心心吃斋念佛,每日里在外面乞食便是了,要什么宝殿,要什么寺产呢!那些佛寺的产业,正可以拿来充入国库,封赏功臣呢!”
张玉书点了点头:“便宜他们了!”想要让佛门彻底消失是不可能的,宗教这种东西总是非常顽固的,何况佛门在中原已经根深蒂固,因此,只有慢慢削减佛门的影响力了!哼,没有寺产,没有信徒的供奉,佛门拿什么本钱来吸引信徒出家,培养僧众习武。没有了武力的支持,那么打压佛门也就没多少难度了。
不过张玉书却没有因为这个就顺利地转移注意力,因此还是在一边几乎是苦口婆心地劝裴宣不要北上洛阳。裴宣如今身份相貌都已经被大家所知,佛门更是知道裴宣坏了他们不少事,如今已经彻底撕破了脸,还不将裴宣视作眼中钉肉中刺,若是裴宣单独出现,只怕佛门就要群起而攻之了。
裴宣却是轻笑了一声:“玉书,这点你就放心好了,我也不会傻得用自己的真面目过去的,你忘了鲁妙子的手艺了吗?”
张玉书顿时脸色一黑,不是不相信鲁妙子的手艺,他见过鲁妙子做的人皮面具,不熟悉的人一点也不会发现什么异常,惟妙惟肖,哪怕戴着面具,也不会觉得憋气,皮肤照样可以呼吸,不用专门的药物清洗,根本取不下来。有这个打底,加上佛门真正跟裴宣熟悉的人几乎没有,这也断绝了裴宣被发现的可能性。可是他压根不愿意裴宣离开他身边,好不容易两人说开了,正是培养感情的时候,裴宣却有事跑了,怎么可能不觉得憋屈呢!
裴宣见状,却是叹了口气,轻声道:“希白已经替你求亲去了,宋缺只要不是傻得,如今能选择的也就是你了,因此,只怕接下来,就要直接将宋玉致送过来了,我却是不愿意见到你大婚的!”
听得裴宣这般说,张玉书也是默然了,他忽然拉着裴宣的手,说道:“等到天下太平了,我的儿子也能够接替我的位置的时候,我便直接退位,到时候,就我们两人,一起离开可好?”
第98章 李靖与红拂女
裴宣听着张玉书诚挚的话,心中一动,轻声道:“你要记住你说的话才好!”
张玉书也是柔声道:“如果说为了你,我甘心放弃这般基业,那是假话,但是我也不是贪恋权势之人,阿宣你本是闲云野鹤一般的人物,不管天下归属,上头都得善待你!可是你却因为我卷入泥沼,甚至愿意不婚不嗣,而我如今为了子嗣,却要另外娶妇,本就对你不起,如何还能让你一辈子这般委屈!”
裴宣微微一笑:“如今到了这个地步,你要是耽于儿女情长,退步不前,便是我也瞧你不起!只是,如今你既然这般说了,我便当真了!”
张玉书郑重的点了点头:“那些什么海枯石烂,磐石蒲苇之类的话我也说不出来,不过,阿宣,我定不负你便是!”
尽管有张玉书的承诺,裴宣还是在找鲁妙子专门订做了一个人皮面具之后,离开了九江,当然,名义上,裴宣这个人还留在九江,并且时不时在外面露个面,降低自己的嫌疑。
如今北上已经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刚刚出了江西地界,就能够感受到外面那种近乎绝望的气息,四处都是战乱,各种打着义军旗号的军队跟蝗虫一样,呼啸而来,呼啸而去,所经之处,往往一片狼藉。
这些所谓的义军比起隋军的军纪更是不堪,反正就是裹挟青壮参军,夺走人家积攒的粮食充作军粮,杀死老弱,侵占民女,总之,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有。裴宣虽说心硬,却也不愿意看到这般场景,因此,若是遇上了,往往会出手惩治那些乱军,但是对于那些幸存者的安排,真是伤透了他的脑筋,毕竟,想要劝说这些人背井离乡,抛弃这边的产业跑到人生地不熟的楚州是不切实际的,路上有太多的意外了,这些人几乎是手无寸铁,又有一堆老弱,路上又多有山贼盗匪,乃至各路义军隋军,这个建议完全是让他们平白送命。好在附近山林挺多,不过也比较危险,裴宣只得让他们带上部分家当存粮在山林的外围躲藏,又利用树木山石布置了简单的奇门阵法,告诉了他们简单的出入办法,叫他们平常小心戒备,一旦有兵马过来,便先躲起来再说。
如此一来,裴宣的行程立刻被拖延了许多,裴宣也不着急,如今洛阳那边聚集的人还不够多,佛门要造势,自然要先引得天下群雄云集,再在天下群雄面前,将传国玉玺交给李阀,塑造一个天命所归的形象,因此,洛阳这会儿的情况不过是开胃小菜,正餐还没上来了,裴宣自然不用着急。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这些日子以来,为了帮助那些有可能遭受兵灾的村落,裴宣一直没有进城,往往就在野外露宿,因此,眼看着太阳渐渐落下,附近也没有住处,裴宣也不赶路了,让骑的那匹青骢马自己去一边吃草,然后跑去打了一只野鸡,又到河边捉了两条鱼,山鸡收拾了一下抹了点调料用树叶一包,裹上湿泥埋到火堆下面做叫花鸡,鱼直接打理干净之后便架在火上做烤鱼。
香味刚刚飘出来的时候,远处传来了马蹄声,听声音只有两匹马,估摸着也是江湖人,平常人别说在这乱世,就是太平年景行走一般都得结伴而行,也只有江湖人仗着有些武力,往往独来独往。裴宣因此也没注意,毕竟,因为洛阳那边的事情,往那边去凑热闹的江湖人也很多,他们或许自己也没有争夺和氏璧的心思,但是却也想看一看群雄如何,好趁早下注,或者是浑水摸鱼。
马蹄声由远而近,然后慢慢缓慢了下来,最终竟是驻马不前,裴宣抬头一看,发现来人是一男一女,男子一身暗黄丨色的武士服,看起来已经三四十岁模样,不过身材高大英武,眼中自有精芒透出。而女子却是一身大红色的罗裙,看着也已经有了二十多岁,但是因为身具武功,颇为明艳动人。
那个男子先开了口,问道:“这位小兄弟,天色已经不早,我与内子一时找不到地方借宿,可否借此地歇息,这荒郊野岭的,也好有个照应!”
裴宣如今用了原来的名字叶城,脸上也戴着人皮面具,却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的面孔,看着虽说不是非常俊秀,但是也是五官端正,看着颇为可亲,因此便是笑道:“兄台这话说得,太折煞我了!这边又不是我家,不过是先到了一步而已,两位尽管自便便是了!”
那对男女又是客气了一下,这才将马匹系在一边的树上,又取了携带的面饼肉干等干粮,跟裴宣分享,裴宣也不小气,便将埋在火堆里的叫花鸡给扒了出来,拿刀子切了分给两人。那个红衣女子也是极为爽快的人,咬了一口鸡腿,咽下去之后笑道:“还不知道小兄弟贵姓,也是去洛阳吗?”
“小弟姓叶,叫叶城!”裴宣笑道,“洛阳那边那等大事,我自然要过去凑个热闹,要是能见识一下传国玉玺,那可真是三生有幸了!”
“原来是叶小兄弟!”那中年男子点了点头,也是温声道,“我叫李靖,这是内子红拂!”
裴宣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原来竟是李药师当面,实在是失敬失敬!”
李靖眼中闪过一丝警惕,说道:“过奖了,我不过是个无名之辈罢了!”
裴宣却是说道:“李兄实在是过谦了!当年越国公在的时候,便对李兄赞誉有加,只是李兄这些年不得其时,因此蹉跎罢了,如今天下大乱,正是李兄建功立业之时!”
红拂女怫然变色,道:“你究竟是何人?”
裴宣却是莞尔:“李夫人实在是过于紧张了,我不是说了吗,我叫叶城,李兄虽说这些年一直蹉跎,不过,终究是名将之后,自身也是多有才具,如何会一直宝珠蒙尘!何况,之前那些事情,也算不上什么隐秘之事!”
李靖打量着裴宣,忽然说道:“阁下是道门的人吧!”
裴宣点了点头,抚掌笑道:“李兄真是好眼力!”他却是没有问李靖怎么看出来的,不过,他如今这个身份,却是经得起推敲的,母亲出身龙虎山张家嫡系,只是丈夫早逝,便带着独子回到娘家,然后叶城却拜入了天师道内门习武修道。
李靖不由有些无奈,这年头,佛道两门势力都很是不小,不过就是道门相对暗弱一些罢了,但是那也仅仅是跟佛教比,在外面,还是有很大影响力的,道门的人知道他的事情,也就是理所当然了。至于猜出裴宣道门出身的身份,却是因为裴宣的形貌装束。裴宣虽说这次出来,穿的不是什么道袍,但是他之前为了沿路的村落多次出手,偏偏跟李靖夫妇的路线有些交集,他们夫妻两个也看不惯那些乱兵的行为,因此救下了一些村民,然后护送着他们前往附近的一个村落投亲,然后就发现那个村落的人躲在山林里面,附近的环境有些古怪,仔细查探之后,才发觉应该是奇门遁甲之术,这个却一直是道门的不传之秘,因此好奇之下打听了帮助这些村民的人的形貌,这会儿再看到裴宣的装束容貌,很快便联想到了,不过对裴宣还是生出了一些好感。
李靖这么多年来在江湖上飘零,却是见识了不少人物还有事情,像裴宣这样的年纪,对寻常百姓存在悲悯的人就不算多,而且还为这些百姓安排好妥善的后路,帮忙帮到底,这样的人更是不曾见过,可见裴宣本性其实颇为良善,并非虚伪无行之人,因此却是说道:“叶小兄弟这些日子来活人无数,确实让李某佩服!”
裴宣慨叹一声,说道:“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这般乱世,苦的都是下面的百姓,我也不过是略尽绵薄之力罢了!除非天下太平,否则的话,我便是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呢!”
红拂女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冷笑道:“所以你们道门扶持了楚州总管?”
裴宣暗自皱眉,不过却是说道:“不错!”
李靖却是拉了拉红拂女,不让她再多说,他却是知道得,红拂女当年在江湖上行走的时候,曾经受过李阀的恩惠,因此对李阀颇有好感,但是,李靖却不会因为这个,就会对李阀另眼相看!李靖年纪不小了,他少年成名,偏偏上半辈子一直沉沦不得志,不过,这也成就了他,这么多年来潜心武功与兵法,又正逢乱世,正该是他这样的人建功立业的时候,因此这几年来,却是一直四处行走,寻找心中的明主,好一展胸中抱负。之前他认识了虬髯客张仲坚,并与其结拜为兄弟,张仲坚颇精望气之道,说是太原李世民有天子之象,他对这个结拜兄长颇为相信,因此,便打算北上,看看李世民究竟值不值得他效忠。当然了,这会儿他对李阀也不过是略微有些偏向罢了,却不曾到愿意为了李阀得罪如今声势浩大的楚州总管,何况,他原本其实是想要先去楚州的,要不是半途听到了传国玉玺的消息,他这会儿也应该进入了江西境内了。
第99章 同行
小说上说什么某某一出来,立刻王八之气四放,对方立刻拜倒臣服,日后便是君臣想得,这种事情跟白日梦差不了多少了。别说是李靖这样善于明哲保身,兵法超群的人物,便是普通的大字不识一个的老百姓也不至于此,效忠这种事情,从来都不会是无条件的。或者是因为恩义,或者是为了自己的抱负。李阀对红拂女有恩义,但是却不代表李靖会被这种恩义所束缚,他需要权衡利弊,尽管杨广还没死,当时天下之争已经开始,这根本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角逐,下错了注,那么带来的后果很有可能就是破家灭族。李靖固然是韩擒虎的外甥,但是韩擒虎已经过世,李靖在官场上也没什么靠山,要不然也不至于至今除了在江湖上晃荡,几乎是一事无成。
他没有世家子弟的本钱,即便是跟错了人,有着家族的庇护,纵然将来在仕途上有些不顺畅,但是起码性命无碍,在江湖朝堂上名声也不显,他这样的,选定了一次之后,就最好不要有第二次,若是被人贴上一个反复无常的标签,对于他的前程几乎是毁灭性的的。因此,他自然需要仔细考量。
这会儿在发现裴宣是道门的人之后,心中却是微微一动,但是脸上却没有显示出来,只是跟裴宣闲聊,红拂女虽然心中有些不满,但是她却是对李靖的眼光相当信任,因此在一边安坐不语,只是不时给火堆添柴拨火。
在李靖这样的人面前藏拙,那纯粹是自取其辱,因此裴宣也没有刻意掩饰,何况李靖也没有说什么用兵之道之类的事情,说的也就是些相对寻常的事情,干脆就是在询问楚州那边的一些情况。裴宣也有意给张玉书招揽李靖这个人才,因此,言辞虽说客观,但是还是对楚州如今的情况多有褒奖之处。
李靖一边听,一边暗自思索,然后若有若无地说起了洛阳那边如今发生的事情:“慈航静斋如今正在代天选择华夏天子,好将传国玉玺托付,不知道总管是否有意前去呢?”
裴宣挑了挑眉,轻笑一声:“李兄竟是相信这个?慈航静斋算什么,说白了,不过是个武林门派,仗着背后信徒,数十万僧众,数万僧兵,搞出这等声势来,不过是欺人欺己罢了!”
李靖知道道门从来对佛门没好感,也听说过之前佛门派出僧兵直接对抗楚州,甚至刺杀张玉书的事情,不过还是说道:“叶兄弟还是说了,佛门数万僧兵,又多是武力过人,训练有素,稍微武装一下,起码也能以一当十,若是他们参与天下之争,便是一支决定性的力量!”
裴宣不由冷笑:“他们还得留着这一支力量,跟后来的皇帝讨价还价呢,哪里还能随便折腾掉!何况,两军对战,武功可不是什么决定性因素,那些僧兵再厉害,还能飞天遁地不成!除非他们全部出动,否则,几千几百个人放到战场上,调上一支弓箭手,用上强弩,就能够解决掉他们!”
李靖默然,没错,对于佛门来说,什么影响力,信徒都是假的,他知道楚州对佛门的措施,这年头可没什么狂信徒,人家信佛不过是佛门给老百姓画了一张来世的大饼罢了!但问题是,来世虚无缥缈,如今要过的是这辈子,干掉佛门,自己有地种有饭吃,干掉佛门的是官府,又不是他们,何况,佛门那些和尚干了那么多坏事,他们都不担心下辈子,自己有什么好担心的,佛祖要是真那么不开眼,那么佛祖也不值得相信。
楚州那边若是得了天下,只怕佛门在中原都要没有容身之处了!难怪佛门如今不像以前那样不紧不慢,反而显得急迫不已,一点也没了原本的从容淡定,毕竟都是生死存亡的时候了,自然得加紧动手了。在旁人眼里,慈航静斋还是高高在上,但是在李靖这样的人眼里,就显得有些色厉内荏了。
而且他也明白,在战场上,便是一流高手也很难逃出性命,佛门僧兵更擅长的还是江湖搏杀之道,战阵上的本事,只怕还不如战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