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长生劫〖大唐双龙〗〗第25部分

上一个见过血的新兵,因此便不再多说,只是道:“难道总管不想要传国玉玺?”
“因为始皇帝,和氏璧才变成了传国玉玺,而不是因为传国玉玺,始皇帝才是皇帝!”裴宣淡淡地说道,“大隋开国这么多年,即便没有传国玉玺,如今依旧是正统!当年孙坚袁术倒是得了传国玉玺,但是,一个被万箭穿心,一个兵败身亡,可见有的人,有了传国玉玺,也算不上什么真命天子,不过是为真龙暂时保管罢了!若是总管为了一个虚名,就北上冒险,岂不是本末倒置,只怕佛门到时候哪怕是出动四大宗师,也要取了总管的性命吧!”
李靖听到这个,不由点了点头:“叶兄弟说的是,是我想差了!只是叶兄弟以为,佛门会把和氏璧交给谁呢?”
裴宣哈哈一笑:“李兄这是考校我吧!谁不知道,佛门早早就选中了李世民啊!嘿嘿,龙章凤姿,天日之表,济世安民!佛门这选择可真是够有意思的,不选家主李渊,不选世子建成,却是选了次子,这是生怕人家没有萧墙之乱呢!慈航静斋这一代的传人前些日子已经出世,化名秦川选择什么未来的天子,结果问的都是些什么人?多半是王薄,窦建德之流,也不是说他们如何不成器,不过,他们底子在那里,出身不高,名望不够,底气不足,最多称雄一时,却是后继无力,然后又跳过了李建成跑过去问李世民,居心还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嘿嘿,等到他日李世民为了皇位,做出跟当今圣上一般的事情,甚至是更加严重的事情来,日后一旦不如佛门的意,佛门又可以如今日一般,将李世民也变成昏君,再次代天选天子了!真是好精明的算盘!”
李靖听着不由叹了口气,一边红拂女却说道:“我也听说了,李家三子,二公子最为贤良,礼贤下士,又有才干,慈航静斋选他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李世民贤良?”裴宣冷笑一声,要真是贤良,作为次子,就该安安心心做个贤王,他若是不蹦跶得那么厉害,李建成自然不会容不下他,结果一场玄武门事变,直接开了个坏头,往后唐朝的时候,皇子之间相争特别厉害,出了武则天之后,连公主都不怎么安分。而且,李渊这辈子生的几个儿子准确来说,都是人中龙凤,李世民若不是得了佛门的支持,哪里真的能出得了头,毕竟李建成不是什么无能之人,同样极为杰出,要不然,李渊如何放心让李建成监国。史书上说什么李建成曾经给李世民下毒,但是这其实并不可信,李建成对李世民固然有杀心,却不会用这么愚蠢的手段,李世民带兵在外,李建成那个时候想要使坏,不要太容易了,控制了后勤,李世民就算带着玄甲铁骑又如何呢?
裴宣虽说没有明说,一边李靖却是拉了拉红拂女的袖子,红拂女立刻不多说什么了,李靖却是叹道:“贤良这种东西,算不上什么理由,光是贤良,可不一定做得好皇帝!不过,李家二公子这般依赖佛门之力,只怕日后难免被佛门所制!”李靖是个明白人,佛门虽说能够愚民不假,但是佛门势大,几乎有了胁迫天子的能耐,这等能耐,又不安分,遇上个雄心壮志的皇帝,只怕又是一场浩劫。只是中原如今不比文帝年间,连年的战乱已经让中原元气大伤,若是再出一个杨广一样的皇帝,只怕又要给胡人可乘之机。想到三国之后,中原汉族损失巨大,最终晋朝不过几代,就因为八王之乱,惹得五胡乱华,几乎让北方汉族精华一朝丧失殆尽,李靖却是正统的汉人,对于胡人素来敌视,哪里愿意看到这般景象,因此,不由有些踌躇不定起来。
裴宣看出了他的犹豫,却也没有趁虚而入,火上浇油,毕竟,李靖这样的聪明人,还是让他自己想明白再说,因此,便不再这件事上多说,只是说道:“虽说这传国玉玺预定了下家,不过,一来多少还有人心存侥幸,二来,也有人会浑水摸鱼,因此,洛阳那边势必有一场热闹,我在山中无事,正好可以去瞧瞧!”
李靖不由一笑,裴宣这话说得有些漫不经心,不过看着却不像是假的,不由说道:“我跟内子也是打算北上瞧一瞧热闹,不如结伴同行如何?”
“自是求之不得!”裴宣笑道,“不过,听说那慈航静斋的传人生得花容月貌,冰肌雪肤,宛若天人,回头李兄莫要看入了神,嫂夫人可是不依的!”
听裴宣叫了一声嫂夫人,红拂女心花怒放,脸上神情缓和了许多,嘴上却道:“夫君胸中自有韬略,却不是这样浅薄之人!”说着,还看了李靖一眼。
李靖不免心中苦笑,不过还是诚心道:“得妻如你,已是三生有幸,莫说什么师妃暄,便是真的天人下凡,那又如何!”
第100章 杨侗出招
见李靖与红拂女伉俪情深,在自己面前毫无顾忌秀恩爱,裴宣心中却是生出了一些羡慕之意,他跟张玉书哪怕说开了,但是终究因为各种原因,是不能真的毫无顾忌的。裴宣琢磨着,要是张玉书敢在外面跟自己黏黏糊糊,毫不避人,无论是裴矩还是宋缺,掐死他的心思都有了。
裴宣如今已经能够心平气和地说起裴矩了,大概是之前的那番宣泄,还有自以为是的报复,结果人家啥事也没有,不过对他还是关注了很多,这也让裴宣觉得自己之前怄气怄得有些没意思,但是,想到过世的母亲,对裴矩的心情还是有些复杂起来。不管怎么说,裴矩这人实在有点渣,但是事已至此,裴宣之前打的是要人家一辈子精神分裂的主意,算起来,也是挺大逆不道了,如今裴矩好了,裴宣心里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
虽说心里头想着一些有的没的,裴宣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继续跟李靖说着如今的局势,这会儿冒出来的义军跟韭菜一样,割了一茬还有一茬,怎么镇压都没用。无论是佛门、魔门甚至是道门,都在各地扶持一些人起事,有的直接就说一群流寇,四处打劫,有的干脆就攻占了城池,自立为王,杨广还没死呢,天底下已经冒出了各种奇怪的王号来,好在一时半会儿还没有称帝的。
李靖对这些人虽说不是非常了解,不过看他们的行事手段,就知道,这些人成不了大气候,然后又说到各个门阀如今的动作,李阀如今已经非常明显。其实按理说,在这种时候,李阀出头有点早了,只不过佛门却是等不及了,因此,虽说还没正式打出旗号来,但是天下人都知道,李阀现在不过是差一个出师之名罢了。
独孤阀那边,独孤家的子弟却是在江湖中联络了不少帮派,洛阳一部分禁军也是独孤阀管着,但是很显然,独孤阀并没有真的争夺天下的打算,他们似乎更希望作为后族生存下去,因此,这会儿不过是在增强自己说话的砝码,然后琢磨着,到底是投靠宇文阀呢,还是投靠李阀。当然,他们也就这两个选择了,独孤阀是鲜卑族人,因此,同样具有鲜卑血统的宇文阀和李阀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宇文阀的举动就有些耐人寻味了,跟对李阀不一样,因为佛门的存在,杨广对李阀压根没有多少办法,但是宇文阀不同,宇文阀的实力很多都存在于禁军当中,杨广南下自然带上了禁军,宇文阀的人差不多全部跟上了。宇文述已经病倒,眼看着活不到明年了,宇文阀如今完全是宇文化及掌管着,宇文化及从来都不是什么忠君爱国的人,当然,他老爹其实也不是,因此,明面上对杨广继续歌功颂德,到处搜罗美人珍宝给杨广赏玩,私底下却是蓄养私兵,收买禁军中的将领,又在私底下购买打造军械,但是明面上,却是忠肝义胆。
杨广心里其实都明白,只是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晋王,曾经的雄心壮志再多次受挫之后,已经几乎是消磨殆尽,他如今差不多就像是红楼梦里的贾母一样,有好吃的吃一口,有好玩的玩一会那种状态,反正就是得过且过,曾经就拍着自己的脑袋笑谈:“大好头颅,谁来取之!”说得豪气,心中却未必不是萧索的。他当年费尽心思,讨好独孤皇后,讨好杨坚,拼命扯杨勇的后腿,跟众多朝中重臣勾连,最后差点是气死了杨坚,又毒杀了杨勇,这才坐上了皇位,后来还不安稳,几个兄弟都不服气,又是一番争斗。他一心要做的是如同秦皇汉武那样的千古一帝,结果最终,却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杨广如今已经是心灰意冷,因此,干脆不再这种事情上多想,破罐破摔,就做个桀纣一样的昏君,也好落个痛快。
因此,李靖说起杨广的时候,裴宣不由摇了摇头:“圣上啊,实在是可惜了!”
李靖也是点了点头:“是啊,可惜了!圣上如今这般,只怕别说生前,便是身后名也是没了!瓦岗当年起事,直接就说圣上之罪,罄竹难书,嘿嘿,圣上纵然有再多的功劳,日后也不过是个亡国之君,暴君昏君罢了!”心中又加了一句,圣上身边那些臣子,哪怕有再多的才干,回头也得落个佞臣的下场,可见,不光君要择臣,便是做臣子的,也得擦亮了眼睛,好好选个值得跟随的君主呢!
接下来的一路上,李靖夫妇便与裴宣同行,有了他们的加入,速度快了很多,很快便到了瓦岗的地盘,瓦岗这边因为李密已经带兵攻打下了不少地盘,如今显得还算比较安宁,不过,这会儿参加瓦岗的多半都是江湖上的一些所谓豪杰,有的原本干脆就是做的打家劫舍的营生,因此,瓦岗地界上的百姓日子过得也只能说是勉强,李密夺了兴洛仓,好歹饿不死人就是了。
不过即便是如此,很多百姓已经是心满意足,倒是一些大户日子过得比较悲剧,这也是农民起义的必然循环,反正就是一帮两眼一抹黑的贫民,跑过去烧了地主的屋子,抢了地主的财产,然后自个享用,等到发现生产停顿了,地主的财产不能够支持自己的生活了,再想办法恢复生产什么的。李密固然出身比较高,但是,他其实也不能完全约束下面的人,毕竟,他是后来的二把手,何况,如今他的心思都在如何早点干掉翟让,自个做大龙头上,哪里顾得上下面的事情。
李靖在瓦岗地界上几乎没有停留,哪怕瓦岗如今声势再盛,但是成也李密,败也李密,李密的到来固然让瓦岗声势大振,同时也给瓦岗带来了分裂的危机,瓦岗一旦分裂,成事的可能性就小很多了。
因为净念禅院就在洛阳,因此,佛门选择的所谓代天选天子的地方就在洛阳,李阀如今在洛阳并没有多少影响力,如今掌管洛阳的还是皇长孙杨侗,只不过他年纪还小,说是监国,其实多半是身边的人拿主意,而这会儿洛阳城里面真正做主的其实就是王世充还有独孤阀的独孤盛,还有就是禁军统领司马德戟,王世充这会儿远远没有后来在洛阳几乎一手遮天的权势,毕竟杨广还活着,洛阳这边既然是都城,人们自然更加倾向于大隋正统,何况司马德戟本就终于杨广和杨侗,加上独孤盛如今态度也是暧昧不明,因此王世充很是小心谨慎。
杨侗一直以来就是极聪明的人,而且也颇有些心机城府,饶是如此,在听说佛门在洛阳搞出这等把戏之后,杨侗勃然大怒,几乎气得要吐血,若非自己手头力量不足,几乎要命令留守洛阳的禁军直接发兵攻打净念禅院,干掉这群乱臣贼子。只是如今形势比人强,洛阳如今几乎跟江都那边失去了联系,杨广在那边对杨侗也没有任何支持之意,杨侗纵然万分愤懑,但是最终还是孤掌难鸣,留守的大臣一个劝他要顾全大局,一个就劝他要卧薪尝胆,徐徐图之,总而言之一句话,佛门势大,不可力敌。
杨侗如今年纪还小,也想不到什么办法恶心佛门,不过魔门在杨侗身边也安排了一些人手,干脆就给他出了些比较缺德的主意,杨侗也是少年心性,见如今佛门已经跟大隋撕破了脸,他也没什么顾忌了,直接就在外面传播佛门藏污纳垢的传闻,说是梵清惠当年之所以拒绝了宋缺,完全是因为梵清惠跟了空有些不清不楚,两人还生下了一个女儿,也就是如今的师妃暄,了空因为违背了戒律,担心不小心将事情说出口,因此竟是修炼了闭口禅云云。当然,也有流言说不是了空,应该是宁道奇,要不然人家宁道奇一代大宗师,就算是见过慈航静斋的剑典,但是不但没有收获,还吐了一口血,后来又帮着佛门追杀石之轩,如今依旧再给慈航静斋做打手,可见不光是剑典的事情,两人之间肯定有什么不得不说的往事,或者说是两人都爱慕梵清惠,甚至为此大打出手的……更损的是,市面上忽然流出了一批极为精致的春宫图,图上的主角赫然便是流言中的几个人。也不知道这批春宫图是什么人的手笔,反正画的是惟妙惟肖,竟似亲眼目睹一般,叫人看得心旌动摇,谷欠念横生。
名人的桃色新闻永远是最吸引人的,哪怕大多数人都知道此事极为荒谬,但是,依旧很多人暗地里面津津乐道,猜测着佛门那些大人物之间的恩怨情仇,再结合几十年里江湖上发生的事情,一个个对号入座,然后往里面添加一些自己的臆测,更有一干人,当年就对慈航静斋的传人颇有些绮念,如今弄到了那些春宫图,对着画上那些人物,做出种种不堪入目之事,一下子,这些事情竟是将传国玉玺的传闻都压了下去。毕竟传国玉玺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那就是个传说,大家多半是来碰运气,凑凑热闹,看看能不能见识一下传国玉玺长什么模样的,哪里比得上这些绯闻有意思,因此,一时间,慈航静斋的名头那叫一个炙手可热,一个个脸上的表情都带着一种心照不宣的意思,叫佛门只想杀人。
第101章 绯闻升级
裴宣李靖他们来到洛阳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这样的情况,几个看上去有些鬼鬼祟祟的人满脸堆着笑,凑过来,压低了声音,在那里给他们推销几卷画卷,用非常隐晦的话语,说着画卷的内容,然后半遮半掩地将画卷打开,露出里面一部分的头脸,然后露出一种男人之间心照不宣的笑容。
饶是李靖勉强算得上是端方君子,这会儿也是目瞪口呆,最后实在忍不住好奇,花了大价钱,买了两张。裴宣更是买了全套,心中暗自郁闷,自己怎么没想到这种手段呢!实在还是太纯良了,裴宣心里琢磨起来。
很显然,慈航静斋的所谓仙子直接被拉到了泥坑里面,大家如今看到师妃暄,嘴上喊着师仙子,心里头翻腾的是一个比一个龌龊的念头。当然,师妃暄已经很久没出现了,她纵然再心境出尘,但是本质上还是个少女,遇到这种事情,尤其还是分辨不清楚的事情,还能怎么说呢?也只有逃避了。
洛阳城这会儿热闹非常,大大小小的客栈家家爆满,哪怕是原本规划中还没有人入主的坊市如今也住满了人,李靖还在琢磨着到哪里租个院子,裴宣已经熟门熟路地带着他们到了一个四进的宅子里,他笑吟吟道:“这边原本是道门置办的一个宅子,咱们正好可以先在这里落脚!”
李靖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当下便谢过了裴宣,带着红拂女住进了一个客院,而裴宣直接出示了自己的身份信物,找来了楼管道在洛阳的负责人,开始向他们打听洛阳的事情。
楼管道的人因为岐晖的影响,对佛门天生充满了恶意,之前杨侗出手,楼管道的人直接在其中推了一把,让那些流言传得更加猛烈起来,这会儿还在对流言进行再次加工,继续传出去,因此便兴致勃勃地说道:“师叔祖,梵清惠那一辈的人都弄得差不多了,咱们现在要注意的就是师妃暄这一辈,慈航静斋一向的规矩是一人出世,一人隐世!当年梵清惠在外面的时候,谁知道碧秀心是谁,结果梵清惠斩断情丝,回了静斋,碧秀心就出来了!咱们如今要的就是将师妃暄逼回去,看看下一个出来的是谁?静斋的武功对于资质悟性要求实在太高了,我倒是不相信,他们每一代都能找到两个足够出色的传人呢!”
什么叫做梵清惠那一辈的人都弄得差不多了,裴宣有些愕然,因此便问了几句,结果那人跟打了鸡血一样,开始给裴宣说道门这边编排出来的各种绯闻,比如说什么梵清惠给解晖生了如今的解文龙啊,要不然怎么独尊堡那边从来没有独尊堡夫人出现过呢?要不是解文龙是老情人生的,凭他那本事,到今天几乎是一事无成,宋缺凭什么将女儿嫁给他呢?要跟巴蜀势力联姻,哪家不行呢?梵清惠如今几乎已经成了到处布施肉身的代言人,原本在江湖上名声极好的碧秀心也被编排上了,道门是知道当年岳山就住在碧秀心那里的,因此,直接就说,石之轩当初爱碧秀心爱得无法自拔,差不多就是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典型,俨然就是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了,为什么后来翻脸了呢,因为碧秀心跟岳山有一腿!然后就有知道这里面一些爱恨情仇的人在其中添油加醋,说碧秀心跟祝玉妍有不共戴天之仇,因此,就喜欢抢祝玉妍的男人,先是抢了石之轩,后来知道祝玉妍给岳山生了孩子之后不服气,又去勾引岳山,最后石之轩知道了,就将岳山干掉了,碧秀心惶恐之下,为了找出石之轩的破绽,强行参悟不死印法,结果挂掉了,石之轩被戴了绿帽子,然后也精神分裂了……
裴宣听得差点没抱着肚子狂笑了,他对碧秀心一点好印象都没有,如今听到碧秀心被编排成这个模样,只觉得痛快,想想裴矩知道这事后是什么表情,裴宣就忍不住想要笑。
“然后呢,师妃暄那边你们怎么打算的?”裴宣笑得快要大跌,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喝了口都已经凉掉的茶水,然后继续问道。
那人见裴宣这般神态,不由得意不已,说道:“师叔祖,这还不明显吗?慈航静斋一向是拿女人开路的,既然选择了李阀二公子李世民,哪能将他放在自己不能控制的地方,因此,师妃暄自然是跟李世民勾搭上了!虽说李世民如今已经娶了正妻,但是,长孙晟已经去世,长孙无忌如今年纪还小,显不出什么才干来,长孙家那边跟长孙晟这一支也不亲近,因此,这个妻族几乎不能给李世民提供什么助力,哪里比得上李建成的妻族,李建成的妻族可是荥阳郑氏,那可是千年的世家了,长孙氏哪里比得上。因此,佛门想着什么时候干掉长孙无垢,然后让师妃暄做李世民的正妃呢,日后,李世民做了皇帝,师妃暄就是皇后,两人的孩子就是下一代的皇帝,还愁佛门势头不足吗?”
裴宣抚掌大笑:“果然不错,这么一说,合情合理得很!”想到原著里面,李世民的确一直对师妃暄念念不忘,若是师妃暄没有做出过什么暗示,谁会相信李世民这样的人会自作多情啊!
裴宣听完了这人的话之后,琢磨了一下,还是告诫道:“这事不要直接从咱们的人口中传出去,道门要在外面保持高人的形象,却是不能叫人觉得道门喜欢多嘴多舌,制造流言的!”以后如现在的楼管道天师道等都要变成道门祖庭一样的存在了,道士们都会分散在各地主持那些土地城隍,叫人觉得道门串连一气,操纵舆论可不好,没得引人猜忌。
“师叔祖说得是,祖师爷之前也跟咱们说过这事,因此这些事情里面咱们的人根本就没出面,借的还是独孤家还有王世充下面的一些人手,毕竟本来这事不就是越王殿下弄出来嘛,咱们的人就是搭了个顺风船而已,谁也不会联想到咱们头上!”那人嘿嘿一笑,有些幸灾乐祸道,“越王殿下这次将佛门坑得不轻,听说之前佛门几个护法差点没直接提起禅杖,杀上皇宫找越王殿下算账了!不过,这会儿皇宫那边,也是禁卫森严,便是王世充他们出门,也要带上一群护卫,生怕佛门狗急跳墙的!独孤盛这会儿真是里外不是人,独孤家一直都是笃信佛法的,单看当年独孤皇后取名独孤伽罗就可以看得出来的。不过师叔祖,咱们的人这次倒是发现了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裴宣来了兴趣,追问道。
“那王世充居然是大明尊教的人!”那人脸上露出一丝鄙弃痛恨来,“果然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大明尊教可是源自波斯,本就是异教邪教,王世充这个杂胡竟是还嫌中原不够乱呢,竟是引狼入室,实在是可杀!”
裴宣只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毕竟多少年过去了,当年又是只看了电视剧,没怎么看原著,哪里记得这么多东西,不过听这个名字,他却是想起了明教。明教在宋朝那会儿搞得那叫一个轰轰烈烈,裴宣在天龙世界里那会儿就是黄裳奉命剿灭明教的时候,这事江湖上虽说传得不多,但是裴宣却是知道得比较清楚,因为他算算时间差不多九阴真经也就是后来被黄裳鼓捣出来的,裴宣那会儿也是琢磨着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九阴真经也是道家的武功,也好参详一二。只不过裴宣还没等到黄裳将这玩意弄出来,就走火入魔直接跑这里来了。只是后来明教跟波斯明教割断了关系,竟是直接驱逐了蒙古人,建立了明朝。不过由此裴宣也知道,这明教大概跟白莲教差不多的德性,就是专门造反的那种。
这么一推断,就知道大明尊教根本就是祸乱之源,因此裴宣神情严肃起来:“好好查一查,大明尊教如今在中原有什么人在活动,若是弄不好,大明尊教比佛教为祸更甚,不得不防!”
那人赶紧答应下来:“师叔祖放心,徒孙回去就命人盯死了王世充,四处查访!”
裴宣点了点头,又道:“王世充如今这般身份地位,都是大明尊教的棋子,可见大明尊教在中原已经渗透不浅,楼管道也就是在北方还算有些影响力,因此这事不能瞒着天师道那边,另外,给楚州传信过去,叫他们也仔细提防,防止大明尊教背后作乱!”
那人继续点头应是,这种事情本不是什么好抢功的,人一多,出了纰漏,也好分摊责任,而且天竺来的佛门已经叫道门伤透了脑筋,要是再来个波斯来的大明尊教,道门的生存空间岂不是又要被压缩了,这是道统之争,自然是尽快掐灭在萌芽状态是上策。
将那人送走,裴宣开始翻看他之前带过来的净念禅院的地图,心中不停推断着应该如何动手的时候,李靖过来
第102章 解晖
李靖实在是被接二连三的意外给吓着了,大家都不按常理出牌,李靖之前几乎没遇到过这种可以说是坑爹的事情,任他胸中多少乾坤,面对这种情况,一时半会儿真的有些懵。不过,他心里却是给李阀大大减了不少分数。大家如今已经将佛门跟李阀之间划上了等号,佛门丑闻频出,将来即便李阀在佛门的帮助下,成功定鼎,但是下面依然不会安稳,只怕比大隋国祚还要短一点。李靖已经是人到中年了,这年头,人生七十古来稀,李靖修炼的武功又没什么养生之效,反而这等沙场上的功夫,对身体又不少损伤,可以说,他最多能够保持十年左右的巅峰时段,日后便要每况愈下,即便出征,也只能坐镇后方,不能亲身上阵杀敌了!可是,如果他不能选择一个合适的阵营,在十年时间内,爬上高级将领的位置,最终不还是得在战场厮杀不休吗?若是事到临头,自己所在的一方倾覆了,之前所做的一切,也就付诸流水了。
因此,李靖哪怕原本有七分倾向李阀的,如今最多也就三分了,不过他还是想要出去看看究竟形势如何,后来想想裴宣似乎在洛阳有些门路,便过来找裴宣,道:“叶兄弟,之前真是没想到,越王殿下如今近乎是破釜沉舟了,只是局势愈加复杂,叫我也看不分明,不如咱们出去查访一番,如何?”
“李兄说的是!”裴宣点了点头,“其实越王殿下也是无奈,毕竟,因为瓦岗隔断了江都与洛阳之间的联系,佛门也是欺人太甚,直接就在东都弄出这一套来!越王殿下碍于实力,不能对佛门兵戎相向,难道还要缩着头,任由佛门猖狂不成,自然要剑走偏锋,好歹恶心佛门一番!”
李靖听裴宣说得有趣,不由一笑,说道:“越王殿下这一出虽说无赖,却是打到了痛处,佛门一直以来能够在中原传教,还不是因为佛门在民间名声极好,能够吸纳信徒护教,又有一干豪门贵族,为佛门张目,向佛门供奉!只是如今,这些真假不一的流言,已经叫佛门的声誉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所谓三人成虎,那些百姓知道什么,还不是人云亦云!”说到这里,他也是满脸感慨,前些年道门弄出来的那洪荒志,已经将佛门变成了旁门,不是中土正宗。这也就罢了,中国素来的传统,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而且其实大家都知道,佛门是外来的货色,普通老百姓只看实惠,谁的许诺更符合他们的心意,他们就相信谁。不过很显然,道门直到如今,教义依然很不明显,很多神明的神职也不分明,因此,对于信众的吸引力的确不如佛门。如今佛门却是连名声都臭了,就算是普通老百姓也要嘀咕,佛门是不是一直就是弄虚作假,空口骗人了!道门能切切实实给你祈福治病,佛门光问你要钱,许诺一个来世,那算怎么回事!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还是准备出门了,红拂女也换了一身武士服,跟在后面。
洛阳这会儿真的是非常热闹,这会儿来到洛阳的除了各方势力的少主或者是代言人,更多的其实是武林中人,穷文富武,习武的人想要来钱也比较容易,劫富济贫一把就足够了,另外,因为洛阳这边如今跟南方交通不便,又一下子多出了这么多人来,原本物价就偏高,如今更是涨了许多,因此,如果隋朝有什么GDP指数的话,洛阳这会儿绝对是GDP翻着跟头往上涨。
不过,这跟裴宣和李靖他们夫妻两个没太多关系,李靖他们夫妻其实是没怎么受过穷的,并不缺钱,裴宣更是典型的二代,自己手头也攥着不少产业,因此,寻常的东西再涨,跟他们关系也不是很大,他们平常的生活用度,就是比较上档次的那种,因此价格上的波动反而不明显。
这会儿三个人就直接去了附近的一家朝阳楼,那地方看名字就知道是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据说是当年南阳公主的陪嫁,哪怕冲着这个招牌,也有许多人趋之若鹜的。
朝阳楼这会儿很是热闹,当年洪荒志催生出来的说书先生在这些场合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很多地方没个说书的,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开酒楼的。这会儿酒楼里面最大的卖点自然就是佛门那些事,那说书先生好似亲眼看见一般,在那里绘声绘色地描述梵清惠当年是怎么跟了空勾搭上了,连梵清惠当时穿的什么衣服,梳的什么发式,说了什么话,都说得清清楚楚。当说书先生也颇有点口才,兼之手舞足蹈,又有些口技,一个说师兄,一个说师妹,竟是说得活灵活现,能在这里的人,其实多半不相信梵清惠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但是大家也就是图个乐子,何况,原本高高在上,圣洁得好像是在云端的人,被这些可以说是下九流的街头卖艺的,堂而皇之地将他们践踏到了泥地里面,大家心里都生出了隐秘的快感,简直就像是吸了毒一般,直接都飞到云头上去了,那叫一个得意洋洋,心怀大畅。
何况,除了一些年轻人,那些年纪比较大的人,很多都是亲眼见过或者是听说过当年梵清惠、碧秀心的绝世容颜以及近乎神圣一般超凡脱俗的气质的,如今,仙女一下子堕下凡尘便荡|妇了,自然一个个心中窃喜,恨不得形容里面的女干夫是自己了。
李靖听得直摇头,结果那边也有人拍案而起,叫道:“梵斋主何等人也,一向冰清玉洁,说是天女下凡也不为过,如何会跟你们说的那般龌龊,简直是岂有此理!”
结果这人才出了口,一大堆人眼睛都放在了他身上,一个一直坐在那边听得津津有味的中年人挤了挤眼睛,笑嘻嘻道:“这位兄台是什么人,竟是知道梵斋主冰清玉洁,想必是见识过的吧,啧啧,跟我们说说梵斋主那皮肉是个什么滋味呗,总比我们在这边瞎猜强!”
别人又是一阵哄笑,一起起哄起来,那人气得满脸通红,直接拔刀往直接说话的人脑袋上砍了过来,旁边立刻有人迎了上去,结果忽然有人叫道:“我知道他是谁了,他是独尊堡堡主解晖!”
作者有话要说:昨晚睡觉受了凉,有点感冒了,今天就这么多吧!
第103章 决断
解晖如今可是流言中的中心人物,这会儿打起来,一边打,有的人就开始哄笑,说些不干不净的话,气得解晖一口血喷了出来,直接就被人一刀砍了个正着,差点连条胳膊都丢了。
解晖满脸阴狠,忍痛叫道:“诸位今日之赐,独尊堡日后定有厚报!”说着便想着跳窗而逃。
“嘿嘿,解堡主,你还想着日后哪!”既然人已经得罪了,何苦还把人放跑了,平白结仇!何况独尊堡要说起来,如今完全是靠着解晖的名头撑着,当然,还有宋缺这个亲家的名声。但是若是解晖死了,只怕宋缺第一个想法就是赶紧让自己女儿将独尊堡给攥住了,亲家再好,也不如自家好不是!若是蜀中乱了,在场的人里面,可是有不少人能够浑水摸鱼,捞点好处呢!因此,这会儿竟是许多人一起生出了默契,有几个不等解晖冲出去,直接拦在了门窗处,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解晖,满脸阴狠。
解晖也是点背,看独尊堡这个名号就知道,解家是个什么心思了,亏得这会儿没什么文字狱,要不然,光凭这个名号,解家就得被灭了满门。因此,听说佛门在洛阳搞出来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