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长生劫〖大唐双龙〗〗第26部分

的事情,自然是心动不已,本来打算让儿子代表独尊堡过来,不过比较遗憾的是,解文龙真的不是什么拿得出手的,因此,解晖也只得自己亲自出马了。
结果还没到洛阳呢,乱七八糟的流言就传到他耳朵里面了,在解晖心里,梵清惠就是那床前的白月光,胸口的朱砂痣,那是他的神仙姐姐,绝对不可亵渎,他怒气冲冲地跑过来,结果兜头就有人冲他推销梵清惠与了空,与宁道奇,与宋缺,还有与他的各种春宫,气得他肺都要炸了,当场就将那个没眼色跑过来给他推销的那个小贩一掌劈死了。也怪那小贩运气太背,毕竟画上的人都是年轻版本的,除了解晖之外,剩下的几个人武功高强,驻颜有术,解晖这些年武功偏偏却一直停留在一流的境界,加上乱七八糟的事情也比较多,他跟宋缺算是同龄人,但是放到一起,不考虑别的因素,只看面貌的话,人家绝对会认为解晖年纪要大出十岁来,加上他蓄了须,人也胖了一圈,画像上固然跟他还有那么两分相似,但是急切间哪里看得出来,那小贩当时只瞧着这一行人高头大马,锦衣华服,觉得是有钱的,结果就直接撞上了,送掉了性命。
解晖得知这些之后,惊怒交集,他一心想着为梵清惠分辨,偏偏这种事情,哪里能分辨得清楚,又往城外的净念禅院递了帖子,想要见梵清惠,偏偏梵清惠终究没有修炼到八风不动,唾面自干的境界,如今避嫌还来不及,哪里还能凑上来,叫人平添谈资,自然是避而不见。
折腾了两天之后,解晖一大把年纪的人了,憔悴了一大圈,心中烦躁,坐立不安,因此也没带什么随从下人,就出来溜达散心,谁知道竟是遇到了这种事情,落得个孤立无援。
独尊堡这些年来在蜀中称王称霸,得罪的人很是不少,加上如今天下大乱,佛门又公然偏袒,这里面的人这般肆无忌惮说梵清惠,自然不希望佛门争取到更多的助力,因此,一个个巴不得解晖死在这里,砍掉佛门一条臂膀呢,加上解晖又受了伤,武力大减,因此,大家也没有太多心理负担,即便是看热闹的,也心照不宣地拦住了各个能够出入的地方,差不多都是准备看着解晖死在这里了。
李靖在一边看得眼中异色连连,不知道在盘算什么,裴宣一边很想阴一下解晖,心中却又有些犹豫,解晖死了,张玉书目前的兵力却是不足以立刻兵发蜀中的,得利最大的莫过于宋阀,岭南那边也就算了,除了地方比较大之外,岭南那边毕竟汉人成分比较少,凑不出多少军队来,宋阀的势力因此只能局限在岭南,但是若是宋阀趁着这个机会在蜀中打开了局面,难道还会甘心臣服张玉书吗?裴宣飞快地计算着得失,忽然发现,解晖如今这种半死不活的样子,反而符合张玉书的利益。毕竟,独尊堡之所以能够在蜀中称雄,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解晖的实力,如果解晖实力大损,自然压制不住蜀中的反对力量,蜀中势必会乱起来,那么,张玉书的机会就来了。
拿定了主意之后,裴宣便决定暗助解晖一臂之力,这里是在二楼,二楼的门窗什么的已经被人挡住了,解晖这会儿又受了伤,压根冲不出去,不过是困兽之斗罢了,而裴宣感应到,一楼这会儿就显得有些空虚,尤其如今的建筑多半是木质结构,因此,他暗自催动真气,将解晖脚底下的那块地盘直接震裂,解晖也不是什么傻瓜,立刻发觉了异样,虽说不知道是什么人帮忙,但是立刻就用力一跺脚,地板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大窟窿,解晖直接掉了下去,然后趁着下面的人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直接冲出了朝阳楼,一个一流高手,哪怕受了伤,冲出了包围圈,想要在短时间内重创他的机会就很小了,因此,尽管有不甘心的人追了上去,但是很多人终究还是摇了摇头,不再追赶,但是看朝阳楼里面离开的一些下人,就知道,解晖此次回蜀中的路,定然不会是一帆风顺了。
李靖虽说因为境界的差别,没有发觉裴宣的动作,却也猜了出来,看向了裴宣,眼中带着了然之色,裴宣却是笑吟吟地点了点头,举起酒杯:“李兄,总算清静了,咱们共饮一杯如何?”
李靖也是一笑,也举起了酒杯,说道:“叶兄弟固然是决断之人,李某佩服!”
裴宣只是微笑不语,喝了一杯酒,便慢悠悠地开始吃菜,而刚刚混乱中躲了起来的说书先生,这会儿又冒了出来,很是应景地开始绘声绘色地讲起梵清惠与解晖宋缺之间的三角恋了。而在场的人,这会儿一边听着,一边恶意忖度着这三个人之间是不是共同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然,解晖跟宋缺怎么又成了亲家呢!亏得宋阀压根没人跑洛阳来凑热闹,要不然,这会儿只怕宋阀的人也要闹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就感冒了,外面空气污染还很严重,一整天都昏昏沉沉的。
第104章 连连遭劫
朝阳楼里面发生的事情在很短时间内就传遍了洛阳,一大堆人开始四处搜寻解晖的下落,解晖却也是个奸猾的,居然似乎一下子就从洛阳地面上消失了,各方势力只得加紧追寻,一部分琢磨着早点干掉解晖,也好浑水摸鱼,另一部分人打的却是跟裴宣一样的心思,解晖受伤很重,为了逃跑,又激发了身体内部的潜力,即便回到独尊堡,武功也要打个折扣,回头蜀中乱起来,大家更有机会。当然,他们不杀解晖,却不介意让解晖的伤更重一点。
解晖的事情一出,原本一些跟佛门还算交好的人立刻就没了声音,一个个缩着脑袋不吭声了,任由外面的流言愈演愈烈。
洛阳城内外各种佛寺,加起来大大小小也有好几十家,如今都是香火凋零,大半都已经关门谢客,毕竟,这些和尚又没有真的成佛成祖,还有贪嗔痴三念,一个个本来在江湖上德高望重,被人吹捧惯了的,说他们是圣僧,就真以为自己八风吹不动,端坐在莲台了!寻常人要是敢骂他们一句,不用他们自己动手,就有人代他们教训了。问题是如今说的人多了,佛门本事再高,也没敢跟当年入侵中原的五胡一般,将说话的人都干掉,只得憋着气,待在庙里。
问题是,他们不出头,不代表别人不来找他们,如今传国玉玺的事情已经天下皆知,甚至很多人已经打探到,传国玉玺就在净念禅院里面,哪怕明知道净念禅院里高手如云,但是依旧有许多人跑过去打探消息。佛门如今名声坏了,为了挽回反而束手束脚,跑过去的人也不敢真的下狠手干掉,只得将人抓了,再送出去。大家一看,更是有恃无恐,争先恐后往净念禅院跑,有的甚至干脆就常驻在净念禅院外面,一发现有机会就溜进去。
魔门有些人对传国玉玺也是虎视眈眈,他们看重的不光是传国玉玺的代表意义,却是为了其异能。魔门的武功很多非常速成,但是相应的,就非常影响根基,而和氏璧对于先天真气却有着天然的洗涤作用,而且每日子午之交的变化,也能够锻炼心神,因此,魔门对此物早就虎视眈眈,加上两派一直就是宿敌,这回干脆就守在上下山的要道上,看见落单的和尚就群起而攻之。
尤其佛门还没什么办法,净念禅院如今聚集了比平时更多的武僧,这么多人都是要吃饭的。对于武僧来说,荤是不戒的,毕竟练武需要更多的热量消耗,光吃素的话,真得一个个都做饭桶了,但是肉食不比粮食,可以长期存放,如今不是后世,盐便宜得跟什么一样,买上几十斤拿来腌肉腌咸菜都不稀罕,另外,还有蔬菜之类的东西,净念禅院的和尚成天就是练武念经,哪有时间伺候菜园子,因此,很多生活用品,都得山下采买送上来。
其实原本是有人往山上送的,但是那些普通的百姓哪里抗得过这些武林高手,有人甚至冒充这些送肉菜的百姓,潜入禅院里面,这些和尚烦不胜烦,只得派人轮流下山,结果叫魔门抓住了空子,见到一个和尚就干掉一个,反正在他们眼里,秃驴没一个好东西,假仁假义,道貌岸然的,成天跟他们作对,自然是死掉的和尚是最好的和尚了。
净念禅院也发现了这一点,但是和氏璧要小心看管,几个辈分比较高,武功也很高的如了空这一辈人是不会亲自出手弄这些事情的,下山的都是一些辈分比较低的僧人,除非有什么特殊情况,辈分比较低的一般武功也相对低微,自然不是魔门高手的对手,因此,总是有去无回。佛门总不能为了这种事情大举出动,因此只有再多派出几个人出去,并且派人四处巡查搜山,想要将魔门的人找出来。
问题是,这会儿乱糟糟的,佛门根本派不出多少人手来,培养高手不是种大白菜,佛门的上乘武功更是考验根骨资质,何况这会儿大家死死地盯着佛门,其他的寺院也只得闭门不出,也派不出人来支持,慈航静斋倒是高手挺多,但是目前桃色新闻正盛的时候,她们要是敢出现在净念禅院,立马外面就能传说,佛门主修欢喜佛,在净念禅院开无遮大会呢!
因此,净念禅院如今算是被拿捏得死死的,只得委委屈屈地闭门不出,靠着禅院里面的存粮过日子,不过也能看出来,净念禅院实在比较有钱,如今洛阳城里面粮价差不多已经涨到了一石几万钱,也就是差不多好几十两银子才能买到一石米,一升米就得好几百钱了,净念禅院里面却在后山就有一座粮库,里面足有几万石的粮食,哪怕一个个都是饭桶呢,也足够支撑很长一段时间了。
但是问题是,之前谁也没想到,有人敢打净念禅院粮食的主意啊,因此,那边修建的地方并不算险要,而且也没几个人把手,魔门的人更是从来宁可损人不利己的,如今看到佛门居然还有这么一块短板,一个个心中破口大骂,佛门藏得这么深,门派驻地居然还藏了这么多粮食的同时,一个个也很直接,他们可从来没什么悲天悯人的想法,觉得现在外面粮食紧缺,不该糟蹋粮食什么的,他们从来喜欢走歪门邪道,因此,等到发现了后山上居然还有个粮仓之后,一群人商量了一番,竟是又找了一些人来,有武功就是这点好,负重个百八十斤,爬上爬下依旧利索得很,回头就从洛阳城里面搜罗了上千斤的火油,趁夜往粮仓上一浇,然后几把火扔了上去。
本来当初为了粮食存储的时间长,选择的地方就比较干燥,这会儿又是用了火油,山中风也比较大,一下子火势就暴涨起来,负责看守的僧人之前被缠住,这会儿简直是如丧考妣,顾不得跟魔门的人拼命,就想着灭火,哪知道一个分心,直接就被这些魔门的高手给使了阴招干掉了。
亏得当初附近的树木都被砍掉了,否则这会儿就是一场山林大火,到时候,山上除了一流以上的高手,谁也别指望逃出生天了,即便是大宗师,也不敢说人定胜天啊!
净念禅院那边自然发现了这里的变故,即便是禅定功夫最深的了空也坐不住了,直接站了起来,最终咬牙下令道:“派几个弟子远远查看一下情况,继续坐禅!”没办法,之前出的事情实在太多,修炼了多年的闭口禅,前段时间就因为惊怒交集破了,如今自然也不能装模作样从头再来。
他的考虑也很有道理,魔门从来都是喜欢把事情做绝了的,当然,佛门也差不多德性就是了,那边的粮仓显然是救不了了,派人过去,人少了是个魔门送菜,人多了,要是有人趁机混到大殿里面偷传国玉玺怎么办。
只是,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哪怕明知道对方的行为非常理智,但是,却是过不了自己心口这一关,在场的人里面,要论起武功,自然个个高深,但是若是说他们都懂大局什么的,那简直是笑话,若真是这样,他们还扶持李世民干什么,佛门自己弄出个政教合一的国家好了。因此,很多僧人心中就生出了一些怨怼之心,虽说此时碍于了空的威望不敢开口,但是心中却不再平静,即便念经的时候,也有些漫不经心了。
第105章 送嫁
不过了空固然理智,但是粮仓已经被烧毁,凭着禅院内的存粮,甚至不够里面的僧人吃两天的,总之如今佛门已经陷入了两难之境,想要吃饭,就得多派人手下山,想要保护和氏璧,就得保证有足够的人在大殿内外值守,但问题是,禅院里就这么多和尚,他们又没有j□j术,分开来就是给人逐个击破的机会,因此,如今简直是进退两难。
了空虽说依旧顶着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心中焦躁却是无法言说,他根本没想到,佛门这么多年树大根深,原以为交游满天下,最终却早就是树大招风,叫人看不过眼,如今虽说墙还没倒,却已经万人推了。他却不想想,佛门从来都是打着一副悲天悯人,正义光明的形象,做的却是排除异己的事情,而且佛门教义看似宽宏,实际上颇为不给人留余地,大家明面上对佛门尊崇无比,私底下却颇有些微词,何况,即便是平常看着交好的,但是问题是,向来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大家都是有家有业的,佛门又搞出这么大的事情来,谁要是贸然出头,哪怕佛门最终能够成事,他们多半也就是炮灰,被迁怒的对象。因此,很多人对佛门的遭遇只是在口头上表现了同情,嘴上痛骂了居然造谣生事的人一通,然后,什么实际行动都没有,或者有,不过是象征性地一点,然后就在那里假惺惺地哭穷。
佛门倒是高手不少,但是面对如今这样的情况,高手能有多大的用处,你能让这些顶尖的一流高手去做些镖师之类的活吗?你能想象宁道奇担着一担米面是什么模样吗?别说一流高手了,军中二流高手都能做到将军之职,哪怕在这些高门大派里面,二流高手不是那么值钱,但是也是要拿出来撑门面的。
了空心中几乎是咬牙切齿地看着外面火势越来越旺,几乎烧红了半边天,他那双修长如玉的手这会儿攥着一串檀木的佛珠,骨节突出,一粒佛珠赫然被他捏成了碎末,整串的念珠散落开来,滚了一地。
“阿弥陀佛,贫僧失态了!”了空一怔,体内浑厚的真气涌动,心绪慢慢平和了下来。
这会儿也没人有心思跟他打什么禅机,有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了然之色,若是遇到这种情况,了空还能古井无波的话,这会儿干脆直接坐死关,等着飞升西天好了。尤其,这种事情,压根不光是净念禅院这些僧人的生活的问题,根本已经关乎佛门道统,便是佛祖亲来,只怕也是坐不住的。
尽管洛阳实施宵禁,但是,当晚,裴宣便得到了消息,他眼睛一亮,看样子,机会来了。
裴宣暗地里面计划如何放倒在不惊动净念禅院里的高手的情况下,盗走传国玉玺的时候。净念禅院那边发生的事情也飞快地传遍了全洛阳,于是,跑那边去盯梢的人更多了。
李靖如今算是明白武林中人的思维了,他不由皱了皱眉头,心中已经在寻思,若是将来天下大治,如何限制江湖人的行为了。江湖上那些高手实在是太肆无忌惮了,一把火就能少掉十几万石的粮食,以多欺少,倚强凌弱截杀那些出来采买的低辈僧人,当然,净念禅院那帮和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加起来不过百十来人的门派,暗地里面存储了足够十万大军吃喝差不多一个月的粮食,光凭这一点,就其心可诛!
红拂女这些日子以来几乎没怎么出过门,虽说有句话叫做江湖儿女,不拘小节,红拂女当年还是杨素的侍婢出身,但是问题是,她如今已经嫁为人妇,很多事情便不能真的不拘小节,得看自己丈夫的意思了。
李靖想要建功立业,如今既然对李阀的前途有些不看好,自然不希望红拂女掺和到这些事情里面去,尤其如今关于慈航静斋传人跟李阀李世民还有慈航静斋跟李阀各种各样的传闻传出来的时候,洛阳城如今谁出门都不敢承认,自己跟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红拂女也不是什么一根筋的人,只得待在院子里面当鸵鸟,自欺欺人,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了!
洛阳这边风起云涌,岭南那边,侯希白不负使命,宋阀那边对张玉书也很看好,同意了婚事,宋家也是极为雷厉风行的,到了宋缺这个境界,对曾经的那些是是非非已经是不萦与怀,他如今追求的,除了武道巅峰,便是汉族正统。而很显然,天下已经纷乱,宋阀不可能独善其身,张玉书已经有了成龙之势,若是如今再拿捏架子,只怕煮熟的鸭子都要飞了。要知道,随着张玉书势力的增长,对宋家的依赖将会越来越小,宋家若是不能及早加入,能够得到的利益就很少了。
因此,宋缺那边看到了侯希白代表张玉书过来,便知道石之轩已经选定了张玉书,也就是说,道门已经一半的魔门已经在张玉书身上下注了,加上石之轩的另一个身份裴矩,代表的是河东那边的汉族世家,宋缺自然不是什么优柔寡断之人,直接答应下了婚事,双方互相交换了庚帖,然后便由宋师道这个兄长护送宋玉致前往楚州。
宋玉致心中很憋屈,她如今还是豆蔻年华的少女,比起宋玉华来,宋玉致因为是幼女,最得家人宠爱,有的时候觉得自己所有都是理所当然,对于爱情什么的,也怀着近乎不切实际的憧憬。她看过宋玉华如今的生活,宋玉华仅仅比她大了七八岁,说起来,还是正当青春年华,却已经是心如死水,何况,宋玉致正处在中二的年纪,更是对这等联姻的事情,极为反感,之前说是要她嫁给李天凡,那个还算有条件的,得等李密拿下洛阳,宋玉致觉得还有几分缓和的余地。结果如今又是一个张玉书,宋缺直接就命宋师道送嫁了。
好在宋缺的夫人这回也跟着出来了,宋缺的夫人说是丑女,其实也就是其貌不扬罢了,她也是出身士族,不过当年先祖却是得罪了皇帝,被流放岭南,后来便在岭南开枝散叶,在当地也算是一个较大的家族了。但是比起宋家,却是差得远了,因此,宋夫人在宋家压根没什么发言权,她一辈子也就一子二女,儿子倒也算了,毕竟是宋家的继承人,亏待谁也不会亏待了他,可是两个女儿,一个远嫁蜀中,多年不得相见,小女儿如今也要联姻,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内宅妇人,却是知道张玉书将来的地位,心中忧虑。便是碍着宋家,解文龙除了宋玉华之外,也有几个侍妾,而张玉书呢,若是成事,便是三宫六院,女儿一向单纯骄纵,如何能够适应得了这样的生活啊!
因此,宋夫人对宋玉致也是温言抚慰,但是,这只会让宋玉致心中更加委屈。好在宋玉致对宋缺极为敬畏,因此,尽管心中不满,却是也没生出什么反抗逃婚的意思,最终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往楚州过来了。
张玉书对此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期待,宋玉致本身具备的其实就是一个政治意义,若不是张玉书如今需要时间,宋家又在自己大后方,若是刻意跟自己为难,只怕又有波折,否则的话,张玉书也未必非要跟宋家联姻。
但是意外还是发生了,寇仲和徐子陵两人这些日子以来在江湖上东一榔头西一棒地胡乱折腾,问题是,跟原著不同,他们起步实在有点晚了,南方这边已经差不多局势定了,张玉书对境内的江湖帮派管得比较严,要么你投靠官府,要么就要被严厉打压,因此,谁也不会没事跟着两个除了武功之外,没什么背景的人胡混,他们本身也没多大眼界,之前跑到蜀中去了,后来听说了和氏璧的事情,便想要跑洛阳凑热闹,结果被阴葵派的人发现了他们的踪迹,一路追杀,只得绕了个大圈子,正好遇上了宋阀送嫁的车队,当下便直接混了进去。
结果,车队停下来休息的时候,两人就遇到了出来透气的宋玉致。宋玉致不知怎么的,对这两个仆役装扮的人竟是生出了一些好感,竟是将自己心里的那些话都说了出来,这两人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在一边起哄,又是心中嫉妒,这等美人,出身跟公主也差不多了,却要被当做货物一样送给那什么楚州总管做老婆,而自己呢,到现在连个着落也没用。徐子陵还好,起码还有个单婉晶吊着,但是寇仲,却已经经历了一次失恋,他之前先是对李秀宁一见钟情,结果李秀宁如今也是订婚了,对方是柴绍,对他却是敷衍利用居多,他自然是愤愤不平,这些日子以来,在逃亡的路上,两人也很是被一些女人捉弄甚至是害过,这会儿听宋玉致委委屈屈诉苦,寇仲生出同情的同时,竟是有些快意,结果暗地里面便撺掇着徐子陵一起帮忙,让宋玉致逃婚,徐子陵本来就是个没什么主意的人,两人一时冲动,商议了一下之后,竟真的将宋玉致给弄了出来。可想而知,发现宋玉致不见之后,宋家人是何等反应了。
作者有话要说:好几年没有大感冒过了,这些一下子折腾了好几天,发热倒是不严重,就是咳得厉害,感觉肺都要咳出来了,还头疼得不行,去一趟医院,差点把医保卡都刷爆了,简直是抢劫啊!果然,有什么别有病!
第106章 悬赏
宋玉致其实是第一个回过神来的,第一次付诸实施的叛逆带来的痛快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惶恐不安,急急忙忙就要寇徐两人送她回去,只当是跑出去玩了一圈就回来。寇仲徐子陵两人这会儿也有些后悔,他们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自然知道,宋家是何等庞然大物,大隋最鼎盛的时候,尚且拿宋家没有任何办法,只得捏着鼻子封宋缺做了镇南公,到了如今,天下大乱,不知多少人要仰仗宋家之力,只要宋家一开口,只怕全天下的人都要与他们为敌,哪怕明面上,很多人都不乐意见到宋家与张玉书联姻也是如此。如今他们闹出这种事情来,更是得罪了楚州,但是问题是,这会儿已经是骑虎难下,就算这会儿将宋玉致送回去,宋家也不会因此善罢甘休,只怕为了灭口,也要先要了他们两个的小命,因此,自然不肯回去。
宋玉致也是机敏之人,事到如今,她也是顾不得了,而且她出身宋家,看似单纯不知世事,其实不过是不怎么往这方面想便是了。想到之前这两人一意撺掇自己逃婚,自己没有明着答应,竟是将自己劫了出来,便觉得,这两人只怕是属于另一方势力,刻意要破坏联姻的,脸上虽说不显,心中却是惊怒交加,看寇徐二人已经是恨得咬牙切齿。她心思电转,终于下了决心,联姻的事情已经是势在必行,出了这种事情,已经是一个污点,却是不能让人觉得自己是主动出来的,只能推到这两个小贼身上,因此,宋玉致虽说依旧是愁眉苦脸,但是背地里面,已经是悄悄在路上留下了宋家的暗记,又借着化妆的功夫,将耳朵上的一对金丝耳坠暗中丢在了地上。
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在面对女人的时候,总是有些缺心眼,只当自己这会儿跟宋玉致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根本没想到宋玉致背地里面居然在做什么小动作,一边化妆逃亡,寇仲还有心思口花花几句,宋玉致如今这时候,哪有心思想这些,更是恨得不行,只是勉力与他们周旋罢了。
宋家那边很快发现了宋玉致故意留下的暗记,顿时觉得只怕不是宋玉致有意逃婚,而是有人故意掳走了宋玉致,看起来宋玉致也没有行动特别受限,不由长松了一口气,起码这对楚州那边有个交代了,毕竟侯希白就在送嫁的队伍里面看着呢,要是让他觉得宋玉致是自个跑的,只怕日后张玉书那边对宋玉致也就只剩下面子上的功夫了。宋家是要跟张玉书结成姻亲的,可不是要结仇,哪怕宋玉致不过是个纽带,但是,为了宋家,宋玉致最好也要安安稳稳做张玉书的正妻,两人好歹也该相敬如宾,而不是跟宋玉华那样,虽说顶着少夫人的名头,无子无宠,独尊堡那边尚且要仰仗宋家之力,可是张玉书如今差不多已经得了三分天下,一开始的时候,或者会对宋家客气,等到他成了事,宋家也就是臣子罢了,若是做得过了,难道宋家如今的权势功劳,比得上当年的韩信吗?
侯希白还算是比较好的,素来怜香惜玉,很能够体谅女人的心思,如今却也是宁愿相信宋玉致被人掳走了,因此,便答应宋师道代为隐瞒,当然,前提条件是,宋玉致不能没了清白,那样的话,侯希白绝对是瞒不住的。
当然,这事其实也没瞒得住。捕风营如今势力几乎已经遍及天下,宋家虽然极力隐瞒,但是这等大事,怎么可能真的没有一点蛛丝马迹留下来,因此,张玉书那边很快得到了消息,张玉书对此兴趣也不是很大,虽说听裴宣说过,宋玉致是个美人,但是到了张玉书这样的身份地位,什么美人没见过,什么美人得不到。若他能够一统天下,慈航静斋哪怕为了自己的道统存续,只怕只要他一个眼神,就能将师妃暄给送过来。因此,他只对宋玉致代表的政治意义有兴趣,对于宋玉致本人,到底是倾心于他,还是心有旁骛,却是没什么感觉的。甚至,若是宋玉致对他没什么感情,事情反而更好办一些。他也省得跟宋玉致扮演什么帝后情深的把戏,回头若是宋玉致生下了嫡子,还不识趣的话,让她自然而然地病逝也不是什么难事。因此,只是命捕风营的人暗地里追查宋玉致的下落,别的却是半点不提,只让宋家自己动手。
第三天的时候,这三人果断被追上了。因为担心对方狗急跳墙,伤害了宋玉致,因此,宋家这边也很是小心谨慎,在发现宋玉致行动并不受限之后,立刻留下了暗记,让宋玉致找了个散心的借口,很是正大光明地溜了出来,跟宋家的人汇合了,然后,自然就是灭口,宋师道深恨这两人差点坏了宋家的大事,饶是他本性温和,这会儿也是怒不可遏。宋师道出身名门,资质也不差,固然因为其父带来的压力,因此有的时候显得不太自信,但是如今也已经是一流高手,何况旁边还有个侯希白,侯希白能从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被石之轩那样的人看重,可见其资质如何,加上宋家的一众高手,按理说寇仲和徐子陵两个人虽说练武比原著里面早了很多,但是这会儿也没遇到什么奇迹,没有长生诀,没有邪帝舍利、和氏璧帮主他们练功,没了那么多金手指,两人境界上勉强也入了一流了,但是功力却是差了不少,纵然学了一些合击之术,也是敌不过这么多高手的。不过这两人是被追杀惯了的,一发现出了变故,便知道不好,何况他们之前就有了心理准备,这会儿一见不好,便直接耍了点花招,加上这两人的确是气数未尽,竟是叫他们在被合围之前跑了。
不过很快,宋家就直接传令江湖,发出了追杀令,反正就是,谁要是杀了他们两个中的一个,宋家必有厚报,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去见识和氏璧的,因此,更有不少人对宋家的悬赏很是意动,一下子,整个江湖都乱套了。
第107章 盗玺
已经快到子时,眼看着就到了和氏璧异能发动,影响先天真气的时候了。一般到了这个时候,那群和尚就会退出铜殿,裴宣等待的其实就是这个机会。其实他计划早就拟定好了,但是他需要一些人手接应,另外也是以逸待劳的意思,毕竟,净念禅院里面高手实在比较多,裴宣来过几次,感应到好几个不下于他的气息。他可不想被一群宗师包围了。因此,一直到一切准备妥善,净念禅院的人又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搞得心力交瘁,又赶上魔门高手大举出动,跟四大护法中的两个拼了个两败俱伤,裴宣也觉得夜长梦多,干脆直接启动了计划。
这些日子以来,佛门反正是骑虎难下,前些日子魔门一把火烧了净念禅院的粮仓,差点没让这些和尚饿得半死。后来,哪怕佛门商议了一番,硬着头皮,派出高手还有众多武僧押运粮食过来,哪怕佛门派出来的高手挺厉害,但是,终究不可能真的防得滴水不漏,魔门的人也是不择手段,不光是放火了,人家直接迎头一桶水泼过去,水里面兑的就是毒药,这玩意还有谁敢吃!饶是如此,净念禅院的和尚这段时间过得也是半饥半饱,毕竟,运一次粮食不容易,能够成功送到的更是不多。
反正为了净念禅院这边的僧人不至于饿死,佛门这回损失很大,这也让佛门内部也有了分歧。大家都是侍奉佛祖的,虽说不至于有什么佛祖面前,人人平等的说法,但是,人都有感情亲疏,没有见过的所谓圣地的师兄师叔们,跟一直在自己身边师兄弟,怎么可能真的对等。和尚又不是真的六根清净了,他们也是有喜怒哀乐的好吧!何况,这传国玉玺的好处,他们这些人又消受不到,犯得着给净念禅院的人拼命吗?他们不想饿死,那么,早点找个人将传国玉玺丢出去就是了,结果弄成这个样子。
问题是,原本佛门的打算是先将李家吹捧到一定的高度,再盛赞李世民是天命之主,将来一定能够带领全中国人民过上美好的生活,然后,慈航静斋感念于李世民一定会是一代圣君,再在大庭广众之下,将传国玉玺交给李世民。这事就带着一种加冕的性质,无意中就要告诉别人,想要做皇帝,那么,就要先得到佛门的承认。
结果这事算是黄了,外面流言纷纷,恨不得直接说,李渊睡了梵清惠,李世民睡了师妃暄,师妃暄这会儿只怕连李世民的种都有了,就等着李世民做皇帝,师妃暄做皇后呢,传国玉玺他们不给李阀给谁?加上魔门还有众多大势力的捣鬼,佛门这会儿恨不得当传国玉玺的事情从来没发生过了,这简直是黄泥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