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长生劫〖大唐双龙〗〗第27部分

巴掉在裤裆里,压根就是说不清楚了。这会儿他们要是敢把传国玉玺给李阀,坐实了这件事,佛门和李阀立马变成众矢之的,天下群起而击之。
因此,净念禅院这边只得硬着头皮继续保管传国玉玺,这玩意要是丢了,佛门日后就永无宁日了,大家没准都觉得,是佛门演了场戏,将传国玉玺藏起来了。
裴宣如今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他这会儿穿着一身夜行衣,就躲在铜殿屋檐下的阴影里面,为了避免被里面的人发觉,几乎直接将身体转为龟息状态,连心跳都放慢到了一个极限,叫人无法察觉。
子时到了,大殿内僧人念经的声音停了下来,大门被推开,里面的僧人排着队走了出来,然后就在大殿外面盘膝坐了下来。
裴宣趁着快要关门的时候,直接窜入了殿内,刚刚进入大殿,体内先天真气立马沸腾起来,好在他早有准备,反正凌波微步不用内力也能使,直接踩着凌波微步往放着传国玉玺的桌案那边而去,不过一两个呼吸的时间,便抓住了传国玉玺,将其放入了早早准备好了的铜盒中,塞进了怀里,又往大殿门口冲去。
而这个时候,即便是念经念到现在,已经有些疲惫的那些僧人,也已经发现了不对,了空直接就飞身而来,一掌拍向了裴宣:“贼子,放下传国玉玺!”
裴宣一声不吭,脚下却是轻飘飘地错开几步,避开了了空的掌力,他的境界并不比了空差,这会儿又是一心避走,了空一身武功中,轻功并不算出色,竟是让裴宣借着四溢的掌风,直接飞出了大殿。
已经发现了异状的那些和尚却已经是默不作声地结阵围了上来,裴宣也不着急,这个世界的人对于暗器看得不重,毕竟,这年头的高手,一个个劈手就能拍出掌风,一剑就能挥出剑气,暗器的杀伤力就小了些,但是裴宣的暗器可不一样,他直接用擒龙手引了一边太平缸的水,运起了生死符的法门,这个虽说对高手并不能造成永久的损害,除非是修炼的那种非常极端的武功,这个世界的高手自然有能力转化真气的性质,弄明白生死符中阴阳之气的比例之后,也就有办法将其化解了,但是,这得静下心来才行,在这个时候,足够拖延时间了。
再者,大家其实也没见识过这样的暗器,几片薄冰罢了,谁相信这玩意有多少杀伤力呢,一个个满不在乎,有的连格挡都没有。因此,裴宣这一手挥出去,除了极少数的幸运儿,都中了招,生死符入体便会发作,麻痒难当,刚刚结成的阵势一下子乱了,很快,就有人忍不住抓挠起来,裴宣看也不看,又是一把生死符扔出去,然后就冲出了乱成一团的阵势,直接飞过了高墙,高墙外面,有道门的人在接应,又有一些人都是差不多的身材,一身紧身的夜行衣,这会儿各自四散开来,扰乱视线。而裴宣却是揣着传国玉玺,直接往附近的渡口而去,将盒子交给了早就等待在那里的捕风营的人,命他们带回九江,自个恢复了叶城的身份,越过城墙,回了洛阳城。
第108章 芥蒂
传国玉玺失窃,净念禅院半数以上的僧人中毒,这件事一下子轰动洛阳。佛门跟发疯了一样,直接全体出动,将围在外面的魔门的人揍得找不着北,恨不得将整个洛阳方圆百里都围起来,布下天罗地网,好逮住那个居然敢跑到净念禅院偷传国玉玺的贼子。
但是问题是,因为一系列的流言还有布置,很多人怀疑这是佛门的苦肉计,觉得是佛门自己将传国玉玺藏起来了。先说中毒,裴宣当时为了省事,发出的生死符中,阴阳真气的比例都是一样的,因此,只要有一个人成功化解了,很快,大家也都能将这些阴阳真气化去了,结果,除了因为麻痒难当造成的抓痕之外,没有伤口,也没有半点中毒的痕迹,谁会相信他们中毒了?连点内伤都没有,难不成街上那些生了跳蚤,也是满身是抓痕的人也都中过毒不成。而且,若是那个小贼来无影去无踪也就罢了,偏偏被撞了个正着,结果,净念禅院那么多高僧出手,便是宁道奇石之轩之流,也别指望讨得了好去,却是让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轻轻松松带着和氏璧跑掉了,你这是开玩笑呢还是开玩笑呢?
因此,哪怕佛门的人信誓旦旦,几乎要赌咒发誓,但是还是没几个人相信佛门这些人的话,这事他不符合常理啊!加上暗地里面也有人在推波助澜,总之,佛门这次简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因此,只得加紧要将和氏璧找回来。
算算时间,顺流而下的话,这会儿和氏璧起码都出了河南了,因此,裴宣根本不相信他们能找着,反正他也懒得回去参加张玉书的大婚典礼,因此,就待在洛阳这边看热闹。
师妃暄已经扛不住压力,千呼万唤始出来了,但是到了这个时候,甭说她不过是被人们吹捧一声仙子,便是真的天仙下凡,也别指望大家真的相信她几分了!一个个看她那脱俗圣洁的模样,不光没有生出什么不容亵渎的心思,反而一个个想起了那些春宫上惟妙惟肖的图影,嘴上虽说不提,心中却是浮想联翩,若非师妃暄武功很是高妙,一般人拿不下她,没准真有人想要上去一亲芳泽了。
师妃暄已经达到剑心通明的心境如今也很是不稳,她终究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哪怕从小受到的教育就让她有着一种以身饲魔的觉悟,但是,以往慈航静斋的前辈们,一个个将男人玩得j□j,很多连小手都没拉到,都为之倾倒一生,但是如今呢,当原本高不可攀如在云端的仙子们被拉下了凡尘,还被泼上了不知道多少脏水,大家忽然发现,这些仙子其实就是长得比较漂亮,武功比较高,心计比较深的女人啊,在这样一个男权社会里面,女人的价值,不就是取悦男人嘛!因此,他们自然生出了更多的心思,我们干嘛要听这些女人的呢?尤其从哪些听起来半真半假的流言里,这些人又不是真的冰清玉洁,他们能将自己奉献给那些强者,自己其实也不是很差啊!因此,一个个不光没有尊敬之心,反而多了觊觎之意。
因为出山的时候,佛门的局势就有些不好,师妃暄倒是曾经想过,未来自己可能要跟师叔一样,不能继续侍奉佛祖,反而要委身一个男人,但是问题是,谁能想得到,这个男人还没出现,那些江湖人看到自己的目光就像是要将自己的衣服都剥去了呢?师妃暄可没有观世音那种境界,因此,虽说表面上还保持着端庄,心中却已经是羞愤交加。
没了那一层仙子的光环,师妃暄又是初出江湖,搞出来的事情也算不上公平公正,论起名声,还不如四处献艺的尚秀芳,谁会相信她的保证,她这一出面,不光没能让大家相信和氏璧是真的丢了,反而怀疑她暗地里面将和氏璧给了李世民。
李世民那边压力也大了起来,他这些日子以来,一直被李建成李元吉针对,李渊对他也毫无好感,换谁都是这样,做老子的还没死呢,人家就预定了家产了,别说李渊这样野心勃勃,权欲心极重的人,便是寻常百姓家,对此也是非常忌讳的。尤其李渊因为杨广的猜忌,这么多年来,装懦弱,装无能,装窝囊装得连自己都快相信了,好不容易杨广滚远了,自个可以掌握大权了,上上下下都得看他的脸色行事,结果,李世民这边因为佛门的原因,轻而易举地弄出了个小朝廷,搞了个天策府出来,甚至有人投奔李阀,直接就是冲着李世民过来的,李渊要是心气顺得起来,那才怪了。
李建成更是恼火,他受够李世民了,他才是唐国公世子,结果,李世民被人吹捧成一代圣君,理所当然的继承人,这将他置于何地?如今听说传国玉玺落到了李世民手里,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李建成也坐不住了,他也是极为精明的人,立马跑过去跟李渊说,这传国玉玺落在咱们李家人手里了,那就是咱们李家天命所归啊!不如让老二将传国玉玺拿出来,公诸于世,父亲你也能名正言顺,加冕称帝,占据正统,扫平中原。
李渊也在因为这事生气了,李建成这么一说,立马反应过来,当即命人给李世民送信,要他将传国玉玺带回来。
李世民从哪儿变出一个传国玉玺出来,这玩意如果是普通的什么玉石,那么,伪造一个,再去掉一角,补上黄金也不是什么难事,问题是,这玩意它不是什么普通的货色啊!李世民其实心里也在怀疑佛门为了防止生出什么变故来,就像当年一样,将传国玉玺私藏了起来,但是问题是,如今形势比人强,他大半的实力,几乎都系在佛门身上,这让他权衡利弊之后,也不好找师妃暄问,传国玉玺到底在不在你们手里,在的话,赶紧拿出来,我老爹那里,我要扛不住了!毕竟,佛门对外放了话,那么,对他也是绝不承认的。李世民不是什么多宽宏大量的人物,这会儿心中对佛门生出了芥蒂之心,只等着秋后算账了。
第109章 三年
一晃三年时间过去了,这三年里,天下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和氏璧的出现又离奇消失,催动了所有人的野心,江都这边,宇文化及再也不甘心被杨广支使得团团转了,杨广对宇文家又多有疑心,一时冷一时热的,又有人说要向杨广告密,说宇文化及要造反,结果,宇文化及真的造反了。
杨广虽说因为天下局势糜烂,已经有了些心理准备,但是这会儿他已经是众叛亲离,皇令连行宫也不得出,禁军又被宇文化及鼓动掌控,最终干脆一把火烧了自己的寝宫,死在了寝殿之中。宇文化及杀死了杨广带在身边的赵王,强行占有了萧皇后,先是立了杨浩为帝,然后又砍了杨浩,自立为帝。只是他在龙椅上屁股还没有坐热,张玉书便带着人打过来了。
张玉书这几年算是意气风发,一帆风顺。刚刚娶了宋玉致,那边因为解文龙受了重伤,武功打了折扣,又有人从中挑拨,蜀中大乱,在宋阀的支持下,直接沿长江而上,通过蜀道攻占了蜀中,一下子差不多占据了四分的天下。蜀中那边又因为多年来并未受过多少严重的战乱,因此,无论是人口还是别的方面,都颇为丰足,张玉书得以实力大涨,本来还琢磨着休养生息一番,为北伐做准备,结果江都那边乱了起来。
张玉书也顾不上北上了,直接打起为杨广复仇的名号,直扑江都,沿途原本为了作为与大隋之间缓冲的一些义军均被扫灭,除了迦楼罗王朱粲之外,其他的尽皆投降,朱粲那纯粹是没办法,他倒是想要投降呢,只是这人很让人恶心,他的军队,跟以前的胡人一样,不带军粮,均已人为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百姓,这等恶徒,哪里还容得下他投降,直接就被枭首示众,引得当地百姓欢呼雀跃不已。
宇文化及那边倒是想要整理军队,跟张玉书决一死战呢,但是禁军多是关中之人,当初之所以跟着宇文化及造反,也是因为关中那边局势糟糕,忧虑家乡的情况,一心想着北上回到关中,这会儿士气低落,江都那边又很是缺粮,因此,宇文化及在败了两场之后,仓皇逃离了江都,一路北上,直接对上了瓦岗寨。
瓦岗寨也不太平,李密跟翟让闹翻了,翟让被杀,在捕风营的细作安排下,终于翟让的一些瓦岗寨将领护送着翟让的独女翟娇杀出了重围,直接跑过来投奔了张玉书。这也是难免的事情,当年张须陀征讨瓦岗的时候战死,麾下的部将一部分投降了瓦岗,一部分就直接投奔了张玉书,毕竟,张玉书的确用过张须陀的族侄的身份,并且哪怕身世公开之后,却是直接让河东张氏跟自己所出的张氏连了宗,也算得上是一家子了,当然,这肯定算不上宗室就是了。何况,张玉书早早就在拉拢呢,那会儿他声势已然不小,跟着他,自然比跟着瓦岗或者大隋更加前途光明。瓦岗内乱,捕风营的人更是趁机联络了对李密不满的许多瓦岗寨大小头目,最妙的是,翟让死了,在突围的时候,死在了王伯当的箭下,如此一来,双方再无缓和的余地,而那些投奔张玉书的人也不用顾忌上头还有个恩主。
当然,张玉书也没用亏待翟娇,他之前攻下蜀中之后,便已经自立为楚王,翟娇过来之后,直接封翟娇做了乡君,反正是个女子,将来还得嫁人,翟娇自己也不是什么如沈落雁那样的女强人,没什么精明的头脑,也没有兵权,封个爵位自然没什么了不起的,张玉书乐得大方一把。
内乱的瓦岗遭遇了巨大的打击,归家心切的禁军发挥了几乎是百分之一百二的战斗力,将损失了近半人马的瓦岗直接打懵了,瓦岗一时间几乎是四分五裂,李密若是这会儿打了胜仗,自然能够趁机稳固自己的地位,重新整合瓦岗,还有一争之力,偏偏遭遇了惨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禁军算得上是破釜沉舟,一是想家,而来也是缺少粮食,他们需要兴洛仓的粮草,而兴洛仓就在瓦岗手里,宇文化及本身也不是什么草包,宇文家也出了不少将才,武功兵法都非等闲,加上大隋原本的一些武将也投靠了宇文化及,一方如日中天,一方却是人心惶惶,对战起来,结果可想而知,瓦岗败退,兴洛仓也被占据,宇文化及也懒得派人驻守,反正禁军人多,车马也齐全,干脆将粮食一股脑儿都卷走了,瓦岗这边的主力本来就是一群吃不饱的农民,这会儿没了粮食,又大败了一场,自然人心也就散了。李密虽说还是收拢了一批人,但是已经没了当年的浩大声势,下面也是人心思变,瓦岗一下子从举足轻重的大势力,沦落到跟寻常义军一般了。尤其,瓦岗的位置也不好,正处在夹缝里面,南边是张玉书,北边就是李阀了,压根伸展不开手脚。
宇文化及这边冲破了瓦岗的包围,直接攻下了洛阳,杀了杨侗,就窝在洛阳不动弹了,而李阀那边,之前和氏璧的余波刚刚过去,李渊便在太原起事,在佛门的支持下,迅速攻下了长安,先是立杨侑为帝,遥尊杨广做太上皇,结果那边杨广的死讯传出,李渊直接将杨侑踹了,自立为帝,国号为唐,又改元武德。哪怕对李世民再忌讳,但是,因为李世民手底下的确人才比较多,佛门又摆明了支持李世民,起码这会儿,李渊手里头兵马不多,面对的敌人又不是什么纸糊的,遇到硬茬子,还得仰仗佛门出手,因此,不得不启用李世民带兵。尤其,李渊这人别的不说,性子也多疑得很,他用人,用的不是儿子就是宗室,带兵的人就是李世民和李元吉,还有就是李神通之流,至于别人,位置都不算高,他信不过他们。
一时间,天下局势差不多明朗下来,张玉书这边虽说没有称帝,但是,已经占据了半壁江山,称帝的宇文化及和李渊两人一个占据了洛阳,一个占据了长安,不过,比起已经稳定了自己的地盘的张玉书,北方却不是很太平,窦建德那边也开始称王建制,刘武周也早早就在云中那边起事了,另外,关中那边也不太平,薛举自称霸王,短短半个月,就席卷了十几个郡县,拥兵二十万,俨然已经是李阀的心腹之患。
这等情况下,慈航静斋那边自然没办法厚着脸皮说什么李阀才是天命之主了,你们赶紧投降李阀,好让天下早点太平下来。虽说关中是帝王之基,但是,那也得看在谁手上,当年董卓倒是攻占了长安,最终又是个什么下场。李阀如今根本不占优势,刚刚起事没多久,虽说占据了长安,但是依旧有人思念大隋,背地里面跟李阀捣乱,眼皮子底下就有人举事,北边也不安稳。
李阀也算狠的,打了一场之后,发现薛举不好对付,先是跟佛门谈判,不知道许诺了什么,佛门一下子派出了大半的僧兵,这还不够,薛举占据了关中最大的马场,都是骑兵,李世民的玄甲铁骑才几千个人,哪里抗得过去,因此,李阀更是直接拿了一大笔金银,问突厥借了近万骑兵入关,两边夹击薛举,薛举直接死在佛门高手的手中,最终一败涂地,但是佛门损失也非常惨重,僧兵伤亡大半,佛门可以说是元气大伤。
李阀这边艰难扩张的时候,张玉书这边却显得很是顺畅,宇文化及逃离江都的时候,将不少大隋的文臣留在了江都,这些人最终都投降了张玉书,裴矩和裴蕴显然是其中领头的,张玉书很是厚待了他们,这也让大隋的臣子都松了口气,张玉书并没有赶尽杀绝,而且杨广也不是死在他手上,甚至他还给杨广报了一部分仇,剩下的应该还得指望他。因此,大楚并没有因为地盘快速扩张,大隋的遗臣迅速接纳了他,开始有条不紊地恢复各地的行政生产,这会儿很多地方被战乱肆掠过,因此,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做起事情来也就没有那么多掣肘的余地。因为裴宣的插手,南方直接引进大面积推广了占城稻,北方战乱带来的流民给南方提供了大量的壮劳力,一部分可以补充到军队里面,另一部分便可以以工代赈,开挖沟渠,大型水利。更是在南方海边开辟了大型的晒盐场,将盐价降低了下来,让人人吃得起,也同样打击了私盐,说起来,这影响了宋家的利益。但是如今宋家已经是后族,宋缺被封了镇南王,也就不在乎这点盐利了。
李渊击溃薛举的时候,张玉书也正式率兵北上,击溃瓦岗余部,李密不得不带领残部北逃,最终投降了李阀,偏偏李阀对他不放心,不过是封了个空头的国公,连个实职都没有,不过,即便他再不甘心,也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了,没有一兵一卒,手底下的人还投降了李阀,被打散开来,哪里还掀得起风浪来。
十月的时候,张玉书已经兵临洛阳城下,宇文化及死战不退,又碍于他其实是杀了杨广的罪魁祸首,哪怕是考虑到大隋降臣的心思,张玉书也不可能接受他的投降,围城五日之后,捕风营在洛阳城内的内应劝降了一部分人,偷偷开了城门献降。宇文化及意图突围,却被李靖带人堵了个正着,最终自刎身亡。
十月十七,张玉书就在洛阳正式登基为帝,国号为楚,定下年号为开元。又传檄四方,大意是说如今天下局势也就是这样了,日后就是大楚的江山,识相点的早点投降,还能封个侯爵什么的,不识相的,等到天兵一到,便是悔之莫及了云云。
这个不是最关键的,关键的是,檄文上盖着的大印,就是“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分明就是传国玉玺,虽说大家都怀疑是张玉书假造的,但是后来想想,张玉书也不是这种自欺欺人的人,很快有人透露,传国玉玺确实落在了张玉书手上,天下哗然。当然,因为形势问题,大家虽说觉得张玉书当年举止不够光明磊落,不过想想也是,佛门摆明了车马支持李阀,张玉书这边要是从正常渠道,传国玉玺哪里能落到张玉书手上。因此,不免有人嗤笑佛门偷鸡不成蚀把米,螳臂当车,徒做小人什么的。
开元二年四月,大楚发兵攻打李唐,五月,攻占长安,李渊李建成父子白衣出降,封顺安侯,李世民率领残部突围北上,与刘武周汇合,进入突厥境内,自此,中原一统。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还有一章就结局了,实在不擅长写感情戏,郁闷啊!
第110章 大结局
结局一
大楚开国二十余年,前十余年除了中原比较太平之外,边境依旧征战不休,开元三年,突厥入侵,李靖,徐世绩等人率兵出击,痛击匈奴与右北平,云中,直捣突厥王庭。武尊毕玄带领弟子阻止大军深入,宋缺与毕玄两败俱伤,毕玄遁入大漠,宋缺回到岭南养伤,裴矩一路追杀毕玄,最终毕玄授首。
东西突厥数次大败,大量精壮被杀被俘虏,沦为中原的奴隶,最终不得不退入漠北,休养生息,张玉书将草原划分开来,赏赐给归顺的草原部族,接下来,一直对草原部族实施减丁之策,并且与之通商,以草原的矿产和马匹牛羊交换中原的丝绸茶叶等奢侈品,对草原的政策如此便一直延续了下去。
开元三年起,辽东边军便一直骚扰高丽边境,抢夺人口,烧毁农田,高丽国力每况愈下,傅采林的弟子多次进入中原,行刺中原官员将领,最终被捕风营发现踪迹,召集高手,群起而攻之,最终一一授首。当然,宋师道压根没见到过傅君婥,自然不会出现一见钟情,然后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情。宋师道那会儿已经娶了商秀珣,是鲁妙子亲自做的媒,两人婚后还算琴瑟相谐,算起来也是神仙眷侣。
开元七年,高丽已经元气大伤,秦琼、罗士信等人奉命征讨高丽,花费了五个月,终于攻下高丽全境,俘获高丽王族,傅采林在中原几个宗师的包围下败亡。张玉书下旨设辽东三郡,尽废高丽文字,迁徙汉民前往辽东开垦,如此百年,已经没几个人知道原本的高丽是什么了。
开元二年的时候,皇后宋玉致生下一子,名为张昀,五年,张昀被立为太子,裴宣被封为太子太傅。
开元二十三年,太祖张玉书退位,传位太子张昀。
跟看起来依旧年轻俊美的裴宣相比,张玉书虽说保养得很好,但是毕竟已经是快五十岁的人了,鬓角已经有了几丝白发,但是这么多年来养尊处优,看着气势非凡,面容也很是清俊,他穿着一身靛青色的长衫,牵着一匹马,站在裴宣面前,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阿宣,我们走吧!”
裴宣也是一身青衣,看着张玉书,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好!”
结局二
开元三十七年,太极殿中,此时的张玉书已经是花甲之年,这么多年来为了治国耗尽心力,他已经是苍老了许多,原本高大的身材显得有些佝偻,稀疏了许多的头发掺了不少假发才束成发髻,但是依旧可以看到发间的血色,脸上皱纹很明显,甚至还有了老人斑。虽说这么多年来身居帝位,气势非凡,但是这会儿看着,不过就是个已经年迈的老人罢了,浑身上下透着沉沉的暮气。
裴宣坐在他的对面,跟他一起喝酒,两人却都是一阵沉默,没有人先开口。裴宣因为当年吸收了大半邪帝舍利中的精元,因此,虽说只比张玉书小几岁,看着却像是两辈人,而且因为岁月的沉淀,更是增加了无穷的魅力,叫人心折不已。
张玉书低头看着手里精致的九龙玉杯,忽然开口道:“阿宣,我们认识四十多年了吧!”
裴宣眯了眯眼睛:“是啊,四十二年了!”
张玉书轻声道:“是啊,四十二年了,我也老了!”
裴宣却是默不作声,只是低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张玉书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之意,不过很快便闪过一丝决然,又亲自执壶给裴宣斟了一杯酒,看着裴宣喝了下去,才说道:“阿宣,我已经快死了!”
裴宣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来,他用一种怪异的语气说道:“人生自古谁无死呢!”
张玉书抿了抿唇,嗓子也很是嘶哑:“可是阿宣,我舍不得你!”
裴宣轻哼了一声:“是啊,你舍不得我,也舍不得皇权!这藏锋壶,牵机散,得来的不容易吧!”
张玉书愕然,先是慌乱了一下,很快却是镇定下来,他点了点头,说道:“阿宣,你不要怪我,不管在哪里,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裴宣却是直接拎过了酒壶,晃悠了一下,将里面的机关开启,然后对着壶嘴,将一整壶的酒都喝了下去,然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意:“玉书,你负我良多,凭什么,你以为在你要毒死我之后,觉得我还会跟你生死相随呢?这一壶牵机,我喝了,从此你我恩断义绝!”说着,直接转身往殿外走去。
张玉书坐在那里,却是一动不动,终于开了口:“阿宣,你别逼我!”
裴宣听到他的声音,却是当做什么也没听见,继续往外走去,后面传来玉杯落地的脆响,然后,大殿门被关上了,几个人从偏殿走了出来。却是祝玉妍,宋缺,绾绾,甚至还有师妃暄,四大圣僧等一众宗师。
绾绾掩口笑道:“裴太傅,你也别怪奴家,圣上天命将至,偏偏太傅你因为舍利元精的缘故,再活个百八十年也不成问题,若太傅你仅仅是个大宗师也便算了,偏偏又是道门的长老,士林的首脑,圣上怎么会放心呢?”
宋缺却是叹道:“我宋家已经跟大楚息息相关,即便为着我外孙子将来不受制于人,我也只得违背自己一贯的原则了!裴大人,实在冒犯了!”
裴宣哈哈大笑起来,曼声道:“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也罢也罢!”
裴宣这么多年来,修为精进,早就传说晋入大宗师之境,但是,几乎很少有人见过他出手,这会儿忽然兔起鹘落,轻轻松松杀入包围圈中,他当年自创的破虚诀如今早就大成,这会儿举手投足,都有无穷天地元气加身,几个人纷纷色变。
张玉书神情有些萧索,一直坐在那里自斟自饮,看着这边的打斗,裴宣的武功跟这些人早就不是一个层次了,没过多久,围攻的人已经是纷纷落败,裴宣却毫无赶尽杀绝的意思,他忽然一朝拍向虚空,虚空中竟是出现了一个闪烁着光芒的裂缝,裴宣回头看了张玉书一眼,忽然叹道:“我早已可以破碎虚空而去,只是想着要陪着你,却没想到,为帝者本就是孤家寡人,我却是自作多情了!如此,从此之后,再不相见!”
说着,裴宣毫不犹豫钻入裂缝之中,裂缝很快合上,空气中似乎还停留着裴宣的高歌:“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庐山秀出南斗傍,屏风九叠云锦张,影落明湖青黛光……”张玉书呆呆的看着,忽然狂笑起来,面上却是泪痕斑驳!
三十七年十月,楚太祖驾崩,太子张昀即位。
第111章 番外徐子陵
徐子陵独自一人往海边一处悬崖走去,他看起来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清逸出尘的少年了,如今的他看起来老了许多,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头发便已经有些灰白,连身形都有些佝偻,看着压根不像是什么武林高手,竟是跟生活困顿不堪的普通中年人无异。
等到到了悬崖边上,徐子陵这才停了下来,将手里拎着的一个篮子放了下来,从里面端出来几样酒菜,还有一些纸钱,他眯了眯眼睛,看了看悬崖下的海水,就将纸钱抛飞了出去,海边风很大,纸钱四处飞舞,徐子陵默然看着,忽然咳嗽了两声,身形更加佝偻起来,他不甚在意地用袖子擦了擦嘴,袖子上沾上了一些血迹。
等到两刀纸钱全部撒了出去,他直接一屁股坐了下来,将酒壶拎了起来,先是往地上浇了点,然后就自己对着壶嘴喝了起来,自言自语道:“仲少,这都十五年了,我还是头一次过来看你呢,你不会怪我吧!”
说到这里,徐子陵眼角已经有些湿润,他脸上现出一丝苦笑来:“有的时候,我真希望,我们还是当年扬州城里的两个小混混,没有做那些不切实际的梦,想必,如今我们也跟之前帮派里的严老大一样,弄个自己的小帮派,手底下也有一些小混混孝敬着,我们还能各自娶个媳妇,这会儿,只怕连儿媳妇都要有了!”说到这里,徐子陵神情苦涩无比,最终化作了一声喟叹。
想到当年寇仲的死,徐子陵就痛彻心扉,当年宋家下了追杀令之后,两人的好日子便到了头,宋家当时与张玉书联姻,随着张玉书的地盘日益扩大,局势已经明朗,即便不看在宋家的赏格上面,江湖上的人也要争相取了两人的人头,好像宋家卖好。
两人这回学的不是上古奇书长生诀,甚至所学的武功跟魔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毕竟单美仙本就是出自阴葵派,魔门的武功以诡异速成见长,在养生治疗方面,就很有些缺陷,何况,他们学的不完全版本本来就有些缺陷,对身体颇有害处,若是他们按部就班,在东溟派干下去,将来虽说不能够继承东溟派,好歹也能做个长老什么的,单美仙自然会将后续的功法赐下,但是两人却是出来闯荡,哪怕后来得了师妃暄送的一些秘笈,但是那并不是真正的武功心法,而是前人的经验,可以让他们少走一些弯路,若是他们日后武功突破,自己领悟,或许也能够补全缺陷,但问题是,到处都是磨刀霍霍,等着杀了他们的人,他们哪有闲心闭关领悟。
何况,那时候他们已经是众叛亲离。东溟派在知道他们将宋家往死里得罪之后,立刻宣布将两人逐出,尚明甚至亲自带人过来追杀,单婉晶倒是因为对徐子陵产生了爱情,几乎要以死要挟,但是直接被单美仙敲晕了关了起来。事到如今,哪里还顾得上这等情爱之事,单婉晶的婚姻原本就是跟东溟派的利益挂钩的,无论是内部联姻也好,还是外嫁也罢,一个几乎得罪了全天下,还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的人是不适合最单婉晶的夫婿的。诚然,徐子陵的资质很好,将来说不得就是一个宗师,但是天底下天才多了去了,最终活着的又有几个,死掉的天才,那就不是什么天才。
徐子陵和寇仲两人被一路追杀了足足四五个月,刚开始的时候还好,等到后来,随着追杀人群的壮大,又有魔门擅长追踪的高手不断加入,两人的逃亡之路越来越艰难,开始的时候被追上了还能全身而退,后来身上便要挂彩,终于被逼得无路可逃。
就在十五年前的这一天,两人被逼到了这个悬崖上,寇仲当场身死,为了不让他尸身还要受辱,当时已经重伤的徐子陵,直接抱着寇仲的尸身跳下了悬崖。饶是如此,依旧有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