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长生劫〖大唐双龙〗〗第3部分

比如说,在我的神仙谱系里面,我家老祖是天上的天帝,结果到你那里,就变成打杂的了,大家怎么可能和谐共处!
佛门就不一样了,全部是外来的,一堆佛陀菩萨,谁知道什么来历,反正就没听说过,中原哪个高僧成佛了的,大家信奉的都是同一个体系的佛祖菩萨,根据不同的需要拜祭,比如说,平常的时候拜如来,要生孩子了,找送子观音,练武的,佛家也有四大护法金刚,要是想要造反了,那么,拜弥勒吧!总之,大家上下关系很明确,自然天下佛教是一家了,靠着佛门的众多信徒,私蓄的几十万的僧兵,弄得慈航静斋一个外来的门派,居然有底气代天挑选天子了!
裴宣越想越怄气,佛门算什么正统啊,不过就是胡人为了方便统治挑选的宗教工具罢了,也因为这个,佛门非常倾向胡人,反正他们的教义本来就是外来的,只要能让他们传教,那些所谓的四大皆空,连父母祖宗都忘了的和尚,自然乐意把祖宗都卖了。
这日,歧晖气急败坏地跑过来,要找张真人出面,去跟那些秃驴辩法:“师叔,这次佛门是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那什么法琳,居然搞出了一部什么《佛陀弘法记》,说道祖是他们佛门的菩萨转世,这简直是欺人太甚!”的确是欺人太甚,好歹当初道门搞出来的还是老子化佛了,老子可是道祖,人家连佛祖都不用,直接就让菩萨凌驾于道门之上了。
张真人对争强好胜一点兴趣都没有,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采点药,炼上一炉金丹呢,因此,只是说道:“师侄啊,佛门最厉害的便是口灿莲花,老道我却是没这个本事的,跑去辩论,岂不是要将道门的脸都丢了,你是本门的门主,这事还是得你做主!”
裴宣却在旁边眼睛一亮,尼玛,你们会写书,我就不会了吗,当初上学那会儿,我也是迷恋过一阵洪荒仙侠的啊,看我黑不死你们!当即便凑了过去,脸上难得有了笑意:“师兄,这事哪里用得着师父出去耍嘴皮子啊,那法琳弄出来那玩意,也就是给他们佛门脸上贴金,老百姓谁去看什么《佛陀弘法记》啊,咱们不如也弄出一个来,体系弄严密一点,直接给佛门一个耳刮子!”
歧晖见裴宣这么点年纪,不由有些犹豫,不过还是敷衍地问道:“那还请师弟不吝赐教!”
作者有话要说:
第12章 洪荒志
裴宣直接将洪荒小说里面的设定给拿了出来,从盘古开天说起,一直说到武王伐纣,姜子牙代天封神,总之将佛教黑得不能再黑,什么缺德事都少不了佛教的一份,背叛师门,忘恩负义,坑蒙拐骗,趁火打劫,不择手段,卑鄙无耻……总而言之,对佛门从根子上做出了判定,那就是背叛玄门正统的旁门左道。
歧晖听得眉飞色舞,几乎要手舞足蹈起来:“妙啊,果然是妙啊!师弟真是大才,我看佛门还有什么脸面吹嘘!”至于这里面多出一个鸿钧占了楼观道原本封的道祖老子的名头,这也没什么,没听裴宣说,鸿钧是合道了啊,自家祖师爷,那是道祖的大弟子,立了人教的圣人!而且,这里面的神仙谱系给了歧晖很大的启发,有个统一的神仙谱,对于信仰不一,甚至有些混乱的道门来说,这简直是道门兴起之机啊!
裴宣说得口干舌燥,这会儿才腾出手来端了一杯已经凉掉的茶,不顾仪态,差点连里面的茶叶都喝得干干净净,这才开口道:“我不过是提了个架子罢了,师兄手底下人才众多,找几个人润润色,再将一些细节完善一下,然后雇上一些人,到各地的酒楼茶馆之类的地方去说,用不了多久,便是贩夫走卒都觉得佛门虚伪卑劣了,难道佛门还能堵了天下人的悠悠之口吗?”
歧晖兴奋得满脸通红,用力搓了搓手:“果然是好主意!师弟真是给咱们道门立了大功了,师弟有什么想要的,尽管说,咱们楼观道虽说如今被那些秃驴压了风头,但是除了龙肝凤髓弄不到之外,还没什么做不到的!”
裴宣想了想,咬着下唇,开口道:“小弟的确有事想要师兄帮忙!”
歧晖大包大揽道:“师弟尽管开口便是,师兄哪怕是上天入地,也帮你解决了!”
裴宣直截了当地说道:“还请师兄帮忙查清楚,石之轩与碧秀心隐居的地点!”他现在哪里还记得那所谓的幽林小筑在什么地方,只知道是在蜀中,但是蜀中多山,谁知道他们躲在哪个山旮旯里面,裴宣既然想要报复裴矩,自然要知己知彼,将该查清楚的事情都查清楚了再说!
“石之轩,碧秀心?”歧晖愣了一下,却不曾追问,这个才七八岁的师弟怎么会跟这两个出名的人物扯上了关系,却也没有追问,只是点了点头,说道,“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师弟尽管听我的好消息便是了!”
歧晖半点没有得道高人的模样,风风火火地跑了,一直在旁边闭目倾听,不插一言,弄的人都以为他睡着了的张果却是睁开了眼睛,看向了下意识捏着茶杯缓缓转动的裴宣,忽然开口道:“石之轩便是裴矩吧?”
裴宣一愣,他抿紧了嘴,一声不吭。
张果叹了口气,他以为这事是崔玉荫跟裴宣说的,因此开口道:“也只有这个原因了,你母亲出自博陵崔氏,对于自家女儿的教导,自然是有要求贤淑大度的,若是一般的人,裴矩便是在外面置上十个八个外宅又如何了,你母亲有你这个嫡长子,自然没什么好担忧的,偏偏摊上一个慈航静斋的传人,慈航静斋的女人,便是贵为帝王,也未必把持得住。唉,难怪你母亲抑郁而亡了!”
虽说张果有些误会,但是,裴宣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张果也不会将石之轩的身份拿出去张扬,到时候,反而给裴家带来祸患,裴家在朝堂上不是没有政敌的,回头被人攻讦,说裴家与魔门勾结什么的,不管官府还是武林白道,只怕裴家都要不得安宁了。
歧晖的动作很快,道门人才也多,跟佛门什么江洋大盗,无赖混混只要所谓的放下屠刀,剃度之后就能收到佛门庇护不同,就像是水浒传里面,鲁达杀了郑屠,回头找个寺庙剃了头,就变成鲁智深,连官府的通缉令也管不了他了一样,佛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藏污纳垢之地,真的不过分,杀人放火,□掳掠的,担心官府追究的,一个个都跑去佛门剃度,然后还有些交不了税,逃避徭役的,一个个也往寺庙里面钻,和尚不要太泛滥哦!也是因为这个,佛门才得以蓄养了数十万的武僧,反正他们不用种地,不用交税,有信徒供奉大量田地财富,又有佃户帮着种地,那些僧人很多大字不识一个,年纪也不大,自然就练武,哪怕这些人九成九撑死了不过是二三流的人物,但是,总要比从吃不饱穿不暖的农夫里面挑出来的士卒要强得多。
道门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道门传承非常讲究资质,要不然怎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道门都是家族内部传承呢!你要是不会点道经什么的,什么都玩不转,连烧火都未必烧得起来,什么文火武火文武火的,你找个睁眼瞎过来,搞得明白吗?你没点知识,想要学点戏法做江湖骗子都不够格!可以这么说,佛门大半是文盲,道门就算是个一般的道童,也是要读书识字的。
总之,歧晖那么多弟子门人里面,颇有一些高级知识分子,做个枪手是绰绰有余,这会儿顺着裴宣提供的思路,一个个奋笔疾书,没过多久,就完成了初稿,拿过来给裴宣看,结果这些家伙写得太文言了,裴宣只得让他们将这一份留作存档,重新弄一份,弄个白话版的出来,总不能拿出去,没几个人听得懂吧,寻常百姓,谁跟你咬文嚼字啊!结果这些人工作效率不是一般地高,不过一个月时间,一本很是通俗的《洪荒志》便问世了,裴宣拿着那本书回忆着第一世窝在宿舍里面守着笔记本追小说的日子,而歧晖已经摩拳擦掌,训练了一大批人,准备到处宣讲这本《洪荒志》,好好给佛门泼上几桶脏水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13章 出手
接下来裴宣就没再管这回事,杨坚已经死了,私底下,很多人都说杨坚死因不明,跟太子,也就是现在的皇帝杨广有关系,也因为这个,杨广才一上台,底下就不太安分,一堆的宗室不服气,主要表现在废太子杨勇的儿子,还有杨谅这样的兄弟,另外,还有些叔伯什么的,杨广这人本就是打出来的威名,他还是晋王那会儿,带领大军攻城略地,屠城灭国也是有的,因此,性子也很干脆,行啊,你不服气,那好,那你就去死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隋朝后来面临崩溃,也是因为皇室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人,相比起那些各有心思的大臣来说,还是宗室更可信一些,偏偏在杨广登基的时候,杀得差不多了。这也是杨广的一种性格缺陷,过于残暴自负,不顾后果。
不管怎么样,据歧晖所说,杨广跟魔门关系非常亲近,似乎本人也修炼了一些魔门的武功,只怕这也是慈航静斋想要另选他人的原因之一。杨广对佛门没多少好感,虽说不曾明确表示对佛门的不喜,但是,跟他老爹杨坚比起来,他对佛门的冷淡是谁都能看得出来的。
《洪荒志》的出现显然给了佛门一个很大的打击,佛门本来就是外来户,就像是越是心虚的人,越是会强调自己不心虚一样,佛门这样的门派,本来就不是出自本土,就越要强调自己的正统,因此,往往要编造许多关于佛门那些佛陀菩萨的传说,佛门很多经书根本不是原产地出来的,而是中原的一些僧人自己搞出来的,拼命强调佛门如何神通广大,如何是正统,并非旁门。
结果,《洪荒志》上直接了当给佛门定了性,那就是旁门!而且还是那种先天不足的旁门,在本土没什么发展前途,就拼命跑到东土来坑蒙拐骗,遇上什么就说与佛门有缘,本质上来说,就是玄门的叛徒。尤其这种事情,佛门想要辩驳也很难,毕竟,《洪荒志》虽说用了一个志字,但是,说白了,还是神话通俗演义,也就是说,就是一个比较长的神话故事,难道让佛门跟那些贩夫走卒辩驳不成?或者说叫佛门不许别人宣讲?便是帝王家,尚且讲究一个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何况佛门呢,哪里堵得住悠悠众口。再者,跟原本错漏百出的《老子化胡经》还有那什么《佛陀传法记》相比,《洪荒志》逻辑清晰,严丝合缝,又结合了许多本土的神话,比如说,汉朝之前尊奉的太一神,还有再之前的什么楚巫之类的,轻易找不出什么错漏来,佛门这个亏是吃定了。
歧晖在打击佛门这事上赢了一局,心情得意得很,这会儿自然要投桃报李,道门子弟众多,他又不知怎么的,跟汉中那边的天师道联系上了,两边叙了一下旧情,然后便勾搭上了,天师道这些年混得比楼观道还不如,天师道专职造反的,当年的太平道,其实就是天师道的一个分支,如今连这差事也叫佛门给抢走了,前些日子,就有一干人等,打着弥勒降世的旗号,在街头行走,显而易见是想着改朝换代了,这叫当初掀起了黄巾之乱的天师道怄得厉害!如今,天师道只是派出了几个高手,跟在杨广身边,帮他做事,说白了,做的还是暗地里的一些勾当,却是上不得台面的,也就是勉强让饱受打压的天师道得以喘口气,这会儿楼观道递来了梯子,天师道自然闻弦歌而知雅意,立马打蛇随棍上了,双方一拍即合,干脆都立了三清做道门祖师,只当两家就是一家人了。
天师道自从东汉三国的时候就在蜀中汉中经营,张道陵就是在四川搞出来的五斗米教,也就是天师道的前身,后来张鲁更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执掌汉中,俨然将川中变成了政教合一的地方。如今在川中势力也是根深蒂固,哪怕几经打击,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那种。因此,歧晖这边才传了信过去,没多久,天师道就将幽林小筑附近的地图以及内部的地形图都送了过来,然后,便送到了裴宣手上。
裴宣看着那张绘制在薄绢上面的,显得有些抽象的地图,不置可否,他目前还没有对抗石之轩还有碧秀心,以及他们所代表的魔门和佛门的实力,但是,这并不意外着,他不能恶心石之轩他们一把。
没过几个月,江湖上便有小道消息流传,说是邪帝向雨田已然磨碎虚空,临走前,将天魔策、道心种魔大法以及一生的武功心得还有邪帝舍利藏在了蜀中,与之藏在一起的,还有邪极宗多年经营所得的金银财宝,各色奇珍等等。总而言之,向雨田在蜀中留下了一个藏宝库,谁要是得了邪帝藏宝,不说武功什么的,便是做个天下首富也是轻而易举。然后,一些似是而非的藏宝图残片被散发了出去,江湖顿时再次乱成一团,一大堆人满怀着梦想,往蜀中去了。
藏宝图上的地点虽说不是幽林小筑,但是,却也就在附近,根据天师道的说法,那边本来就别有洞天,在这之前,裴宣又动用了楼观道与天师道的一些人手,在那里设置了一些阵法机关,总而言之,只要那些人一不小心,就会拐到幽林小筑去,发现石之轩他们一家子,再放出点消息,说石之轩武功进步如此之快,是因为得了邪帝所留秘笈的关系,谣言这种东西,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如此折腾一通,只怕便是知情的人都要怀疑,石之轩是不是练了道心种魔大法,将碧秀心当成了炉鼎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14章 两难
裴宣本来觉得这不过是恶心石之轩一下,让他们生活不宁,毕竟,在他看来,除了几位大宗师,其实没人能对石之轩与碧秀心他们造成威胁。但是裴宣却忘记了一件事,碧秀心不说了,这个女人秉承了慈航静斋一贯的作风,摆出一副仙子的圣洁模样,处处留情,弄得武林白道不知多少人对她念念不忘,而且,她在江湖上也没什么仇人可是石之轩呢,这家伙原本是花间派慕清流的弟子,可是,补天阁的武功秘笈却不是从天而降掉在他面前的,他是干掉了补天阁的前任阁主,打败了补天阁的长老,几乎灭掉了补天阁的人,这才得了传承,补天阁终究是魔门传承时间最长的一支之一,自然还有些幸存者在外,他们跟花间派某种意义上是对立的存在,哪里甘心一个花间派的传人夺了补天阁的道统,只是因为打不过石之轩,勉强低头罢了。
但是,这会儿,有邪帝秘宝的诱惑,尤其是十卷天魔策与道心种魔大法的诱惑,哪怕只是捕风捉影的传闻,魔门的人也是要去试一试的,总不能叫这些落在了对头的手里。尤其是阴葵派祝玉妍,她简直是被石之轩坑苦了。祝玉妍是阴葵派千年来最出色的传人,本来有望修成天魔功第十八重,偏偏栽在了石之轩身上,情关难过,跟石之轩春风一度,未能保住纯阴之体,绝了进军天道的希望,还将自己的师父给气死了,要不是祝玉妍的武功距离大宗师只差了那么一线,勉强压制了派内的不同声音,阴葵派就要面临分崩离析。祝玉妍对石之轩曾经有多爱,如今就有多恨,之前是不知道石之轩的下落,如今已经知道了石之轩和碧秀心这一对在她看来的奸夫□的所在地,哪怕没有天魔策的诱惑,她也是要过来报复的。
更不用说,被藏宝还有各种武功秘籍迷花了眼的武林黑道白道人士,大多数武林中人,修习的武功一般都是二流三流,便是有些名气的门派,其镇派的武功,能达到一流的也不多,绝顶的武功更是极少,所谓的四大奇书,普通的武林人士,谁能得到这些!就算是相对公开的慈航剑典,若不是宁道奇去借阅,你要是个无名小卒,慈航静斋只怕看都不看你一眼。而十卷天魔策,阴葵派不过得了其中一部分,就能几乎与慈航静斋分庭抗礼,若是能够集齐十卷天魔策,哪怕天资不足呢,没准也能混个宗师的身份出来呢!因此,不管黑道白道,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一样,往四川方向冲过去。
然后,自然而然的,那些武林中人搅了石之轩他们的清静,石之轩虽然也听说了所谓藏宝图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幽林小筑附近的山林几乎被人翻了个底朝天,有的人已经摸到幽林小筑去了,结果,石之轩就在宝藏附近的消息立刻被人传了出去,流言立刻变成了,石之轩早就发现了邪帝秘宝,已经修炼成功了,要不然,他何以将截然相反的花间派、补天阁的功法融为一体呢?明智一点的人,自然退缩了,秘笈再好,也有有命修炼才行。但是,跟石之轩有仇的人,还有魔门觊觎邪帝舍利、天魔策的人,以及一些打着除魔卫道,压制魔门实力,阻止魔门统一的所谓正道人士。
石之轩性情高傲,安隆劝他辟谣,他根本不予理会,但是,很快,他就烦不胜烦了。魔门中人根本不讲什么道义,一个个花样百出,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使出来了,而且白道的那些人,也不像他们标榜的那样光明磊落,竟是找到了碧秀心,义正言辞地要求碧秀心劝邪王迷途知返,不要在邪道上泥足深陷云云。他虽说之前跟宁道奇一战之后颇有些收获,但是说句老实话,因为宁道奇的缘故,他的心已经初步出现了破绽,如今正在努力弥补当中,只是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别的办法,如今正是烦躁的时候,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石之轩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对于这样的人,他毫不客气,唯有一个杀字而已,然而碧秀心却敏锐地发现了石之轩身上的变化,毕竟,慈航静斋的功法,讲究的是一个心有灵犀,近似于佛门他心通的神通,让她感觉到了石之轩心中酝酿出来的暴戾情绪在不断增长之中。她跟石之轩夫妻多年,立刻明白,只怕是石之轩的武功出现了问题,心中凛然,一边应付着纷至沓来,甚至想要绑架石青璇威胁他们的魔门中人,碧秀心陷入了两难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
第15章 决心
慈航静斋堪称这个世界最有效率的洗脑机构,人家不光给别人洗脑,给自己洗脑的效率更高更有效。作为慈航静斋这一代最杰出的传人,甚至威胁到了师姐梵清惠的地位,有望继承慈航静斋斋主位置的碧秀心,她很显然就是个典型的被教义洗脑了的家伙。
慈航静斋以慈航为名,继承的自然是观世音这一脉的道统,观世音化身万千,其中一尊化身便是黄金锁骨菩萨,这在很多典籍上都有过记载,说是观世音曾经化身绝色美女,投身妓馆,一般接客。境内男子见其绝色,尽皆倾倒,乃与之交|合,交后则欲心顿消,欲|根淡断。一年后死,众男子逐合力葬其死,有胡僧过境见其墓,大礼膜拜,众人说他错拜了娼妓坟墓,胡僧就说这娼妓是观世音化身,以彼大法力,来度世间Yin人。众人不信,挖土破棺,只见骨节联络,交锁不断,色如黄金,正是黄金锁骨菩萨。
慈航静斋某种意义上便是得的这一脉道统,这才有了所谓的以身饲魔的说法,其实就是所谓的佛家割肉喂鹰,以身饲虎之心,只不过,慈航静斋出卖的是色相而已。因此,碧秀心一方面的确为石之轩所吸引,另一方面,也是秉承着慈航静斋的教义,以一种大义凛然的,献祭了自己的爱情,放下了慈航静斋一贯入世再出世的修行,不惜与石之轩结合,并生下一女。
但是,在碧秀心心中,她依旧认为石之轩是魔,她并不会放弃自己的想法与理念,觉得自己要感化石之轩这个魔头,哪怕名义上被慈航静斋驱逐,她心里惦记的还是师门,如今发现石之轩的心境居然出现了破绽,这个世界的武功最重视的就是心境,或者说是境界,比如说碧秀心自己,因为跟石之轩结合,她将自己的爱情也寄托在了石之轩身上,毕竟,如石之轩这种人,真爱假爱难道他看不出来?若是碧秀心只是虚情假意,自然不可能真的让石之轩动心,因此,碧秀心的确是对石之轩情根深种,这般心境不再符合慈航剑典上所应该有的超然心境,武功境界自然便会倒退,除非她能够真正看破,否则,一身武功顶多只能保留三成。
当年慈航静斋舍得让碧秀心这么一个极为杰出,已经接近剑心通明境界的弟子出头勾引牵制石之轩,让石之轩动情,自然是因为石之轩威胁到了慈航静斋,哪怕当时还不知道石之轩是裴矩,但是,石之轩的武学天赋实在是太强了,哪怕拜入的是魔门中武力相对不出众,教义也比较温和的花间派,石之轩都能在很短时间里面,将花间派的武功修习到了最高的层次,然后便直接干翻了补天阁,还能将两派的武功融为一体,等到石之轩在江湖上扬名的时候,不死印法俨然已经成型,成就魔道一派宗师了。在这个江湖力量对朝堂有着极大影响力的年代,慈航静斋如何不对魔门出了这般天才如鲠在喉呢!因此,便有了四大圣僧围攻石之轩的事情,偏偏石之轩滑溜得厉害,便是四大圣僧也没奈何得了他。硬的不成,也就只能来软的了!慈航静斋最拿得出手的自然是美人计,因此,拼着放弃下一任的斋主,碧秀心被推了出来。
作为关键性的人物,碧秀心是极成功的,温柔乡是英雄冢,为了碧秀心,石之轩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在即将一统魔门的关头,跟祝玉妍闹翻了,气死了阴葵派上一任的掌门,跟阴葵派结下了不解之仇。
以柔情动摇石之轩的心志,再有四大圣僧、宁道奇之流的人物轮番打击石之轩的自信,石之轩何等自负的人物,不出问题,那才叫有鬼了!
石之轩动摇了,他的确爱碧秀心,但是,男人这种生物,女人永远是胜利之后的点缀,鲜少有人真正能爱美人不爱江山了,当初,要不然他就要成功一统魔门,慈航静斋也舍不得折掉一个碧秀心不是!只是如今,却是已经发觉,自己算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了,石之轩不是什么耽于儿女情长的人,他有野心,有抱负,他依旧想要一统魔门,甚至要将魔门真正变成圣门,不再被佛道儒之流压制,如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能够堂而皇之的进出朝堂,但是,因为碧秀心,他发觉自己境界竟然出现了倒退的趋势,以佛门禅定功夫调和的补天阁与花间派的心法如今居然镇压不住了,碧秀心母女,代表的是石之轩心中的温情与柔软,而石之轩想要成就自己的事业,就要割舍这一份温柔,恢复到补天阁心法代表的绝情绝性的心境。
尤其这段时间,魔门还有正道人士纷至沓来,石之轩戾气愈发重了,心中的黑暗一面俨然已经开始占据上风,几乎压抑不住,破绽却更加明显,可以说是已经出现了精神分裂的前兆,碧秀心已然开始担心,自己再也牵制不住石之轩,石之轩为了不被碧秀心的爱情动摇,居然开始逃避,打退了那群跑过来寻宝的人,自家也重新搬了个隐蔽的地方之后,他再次神龙见首不见尾起来,几乎不再见碧秀心。碧秀心看着石之轩原本录下来的《不死印法》,心中暗自下了决心。
作者有话要说:
第16章 过渡
碧秀心死了,江湖上很快便有了传言,说是石之轩故意用不死印法害死她的。说实话,这个结论其实很牵强,是典型的强盗逻辑。慈航静斋哪怕是故作大方,真正见识过慈航剑典的外人也就是一个宁道奇罢了,还把宁道奇弄得吐了血,差点没境界倒退。各门各派对于自家典籍都看得很紧,尤其是魔门,很多典籍,每代只传一人,这也是为什么后来石之轩命令自己的两个徒弟,侯希白和杨虚彦争抢不死印法的原因,那就是哪怕有两个徒弟,也只有一个人可以学习。
不死印法这样的几乎比得上四大奇书一样的奇功,自然也是不传之秘,平常你看看也就是了,碧秀心居然在其本身境界倒退的情况下,强行修炼,她不死谁死?起码不死印法在石青璇手上十多年,石青璇可没因此死了!宁道奇看了慈航剑典吐血,还得叫人称赞一声慈航剑典高深莫测,那碧秀心强行参悟不死印法,便是死了,也是咎由自取!就像你跑到人家去偷核弹头,结果把自己炸死了,难道能怪人家怎么就没把核弹头藏好,还放到你面前了?可以说,这事,石之轩顶多是居心不良,有三分的过错,碧秀心的死,七分却在她自己身上,不作死就不会死!
碧秀心对石之轩实在太了解了,她这一死,哪怕之前再多的不好,在石之轩心里,也化成了十二分的好处,那就是心口的朱砂痣,床前的明月光了,石之轩也被慈航静斋那一套理论给糊弄过去了,也觉得碧秀心是被自己害死的,当下彻底精神分裂了,一下子居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江湖上居然找不见他的踪迹了。
裴宣得到消息,只是冷笑不已,石之轩那就是活该!石之轩的倒霉事迹,让他心怀大畅,居然在太清紫气上再次做出了突破,不过几天时间,直接打开了玄牡之门,当下,他顾不上江湖上的事情了,直接开始闭关。
江湖上没有了石之轩的踪迹,裴矩却已经出现在了朝堂上。杨广对裴矩极为看重,他这人急功近利,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来,将什么事都一起解决了,这边还在平叛呢,就直接将裴矩派出去平定西域突厥。
裴矩也不想留在中原,他本就是闻喜裴氏的子弟,跟魔门几个比较极端的门派,想要挑选弟子,需要斩俗缘不同,花间派并没有类似的规矩,花间派在魔门中算是一个异类,他们心性相对平和,追求的是有情无情之间的那种超然之意,他们更喜欢征服对手的心灵,而不是抹杀一个人的生命。为了花间派弟子能够体悟到那种肆意风流之意,反而喜欢在世家贵族中挑选弟子,裴矩便是被当时的花间派掌门慕清流选中的传人。
闻喜裴氏自然是不能与魔门扯上关系的,因此,裴矩行走江湖,便化名石之轩,但是,他不可能真正脱离家族,因此,他也需要回家,入仕,娶妻,生子。这次他回来之后,才知道,自己的妻子已经去世,独子拜入了楼观道门下,已经很少回家。为此,家族中人对裴矩很有意见。崔家在江湖上没什么名声,但是,却是真正的名门望族,博陵崔氏与清河崔氏哪怕很早之前就分了宗,如今依旧关系亲密,再者,崔家的姻亲同样多半是名门贵族,在中原具备着极大的影响力,比起博陵崔氏,闻喜裴氏着实差了一筹,可以说,崔玉荫与裴矩的婚事,根本就是崔玉荫下嫁。但是如今,这事被裴矩给搞砸了!
崔家如今即便没有跟裴家反目成仇,关系也没好到哪里去,就差没有直接兴师问罪了,这也导致了,裴家几位官员在朝中已经开始被孤立,几乎是举步维艰,裴蕴不得不更加依附杨广,暗地里已经被人耻笑,蔑称为奸佞,裴蕴不是无才无德之人,只是时势使然,不得不为,他在清流文臣里面得不到支持,要是不获取圣宠,跟几个差不多的奸臣联合,他早就被赶出朝堂了,由此,他对裴矩更加怨念了。
裴矩却不是什么能够低头的人,如此一来,自然不能在朝堂上,跟一大堆看他不顺眼,他也看不顺眼的人低头不见抬头见了,还不如去西域还有草原上大显身手呢!因此,杨广下了旨,他便直接就出发了。
而接下来,朝堂上的人充分认识到了,杨广是个什么德性,那简直是奇葩中的奇葩。今天说着要迁都洛阳,明天就想着在江都建造行宫,觉得南北交通不便,那么就要修运河,哎呀,再想想,高丽那边一直不老实,要不,咱们干脆带兵去打高丽吧!这会儿隋朝国力还是很强的,哪怕杨广想得一出是一出,除了少数早就有心了的人,比如说,杨素那一家子,别人也没想过,隋朝国祚会这么短,哪怕心里都在念着三字经,但是还是要继续兢兢业业为杨广干活,劝不动杨广,那么也就只有听这个简直跟得了躁动症的皇帝的话,他说什么是什么吧,谁能想得到,杨广已经开始了他作死的后半生呢?
作者有话要说:  马上就要进入剧情时段了!
第17章 长生诀
这会儿正是四月下旬,天空中繁星灿烂,整个扬州城都一片安静。
因为杨广前些年就在征发民夫,从洛阳到扬州的运河如今差不多已经完工,据说杨广有意南巡,江都这边的行宫已经在建设之中,这让扬州变得繁华了许多。
扬州是个好地方,也是剧情开始的地方。裴宣这会儿正穿着一身简单的道袍,慢条斯理地在黑暗中行走。
中间隔了一辈子,他早就不记得故事的开端是哪一年,不过这也没什么,杨广这会儿正御驾亲征高丽呢,反正注定是失败,裴宣也懒得管,出山之后,先去闻喜裴家的祖坟那边祭拜了崔玉荫,然后便往扬州而来,哪怕不记得具体的时间,他琢磨着,长生诀这会儿应该已经落在石龙的手里,他这次也就是想要过去将长生诀顺出来的。
不要说什么高手风范,逍遥派从来不讲究这个,要不然,琅嬛□里面那么多秘笈,难道都是打上门去弄回来的,起码少林七十二绝技不可能是这样来的,还不是坑蒙拐骗来的。《长生诀》这样的好东西,就得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毕竟,虽说有着前世的经验,他得以晋入了宗师之境,又因为北冥神功的缘故,内力也并不差,但是石龙也是一代高手,距离宗师也不过是一线之差罢了,打起来的话,难免要引起旁人的注意,要是叫人看破了自己的身份,回头难不成杨广想着要长生,找到自己头上不成,还不如偷偷将《长生诀》取了。何况,石龙也就是在扬州这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