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长生劫〖大唐双龙〗〗第9部分

后门了。因此,他需要靠着自己的武功还是兵法,起码让自己手底下的人还有那些低级的军官,比如说队正副队正他们心服口服,不能让他们觉得自己是空降来的长官,在下面掣肘,使得军令不答,他性子坚韧,对于未来几乎已经有了较为明确的规划,这次从军是第一步,这时的手下,便是他最初的班底,他必须要重视,因此,收到任命书之后,他便直接带着几个亲兵护卫往洛阳从军去了。
侯希白并无亲友在世,这次来长安,未必不是因为石之轩安隆都在长安的缘故,估摸着已经见过面了,反正后来侯希白看裴宣的目光就显得更加友善亲近了许多。裴矩离开之后第二天,侯希白便也向裴宣告了别,说是要回蜀中了。
裴宣也没如何挽留,他跟侯希白也就是别人看起来相对亲近罢了,实则真没多少交情,再者,他本来也是极洒脱的人,所谓人有悲欢离合,侯希白本也就是这个时代的风云人物,将来自然还会再见。
裴宣直接回了楼观道,张子阳和张子远这会儿还在楼观道,并没有回龙虎山,龙虎山毕竟偏远了一些,消息不够灵通,而且他们也需要跟楼观道达成更深的合作关系,比如说,根据那本《洪荒志》重新定下道教的神灵谱系,并且还得商议着道门将来的出路问题。佛门是前车之鉴,道门根本不可能跟佛门一样,过深地牵扯到天下之争里面,这次实在是迫不得已,真让佛门得逞,只怕是佛门影响力愈发强大,最终都要没有道门的立足之地了。虽说李渊那边对道门在一定程度上表示了亲近之心,但是,与其投资一个立场不稳定,暧昧不明的对象,为什么不能扶持自家的代言人呢!因此,李渊想要左右逢源,很显然打错了如意算盘。
道门不可能跟佛门一样,弄个什么南朝四百八十寺出来,想要具备较为深入的影响力,就需要在各地正常的神灵祭祀上做文章。
一般来说,各地除了道观佛寺来说,颇有些别的神祠,比如说山中有山神庙,水边有龙神庙,地方上也都有土地城隍,这些都是小神,一般不过一两个庙祝罢了,但是,数量却很是可观,另外还有什么月老祠之类的。道门便想要主持这方面的神祠祭祀,如此一来,道门深入民间,却不牵扯到任何朝政,即便改朝换代,也不会影响到道门的传承。当然,三清的祭祀也是不能少的,却不在民间,而是选取名山大川,修建道观,祭祀三清。至于其他的诸如昊天还有历代帝王封禅所封的神灵,自然有历朝历代的皇室祭祀,这就要跟道门分割开来了。
天师道跟楼观道虽然在道门中势大,另外也就是上清派,但是并不是说,道门也就这三派了,当年葛玄之后,便传下了上清、灵宝、三洞三派,另外还有些别的小门派,加起来也是一个不小的力量,楼观道跟天师道显然不能吃独食,因此干脆派人四处送信,却独独绕过了跟佛门不清不楚的上清派以及上清派的附庸,用他们的说法就是,上清派既然背叛了道门,跟佛门沆瀣一气,那么,就让他们跟佛门继续混下去吧!
各个道家门派的人往终南山过来,自然是瞒不了人的,但是楼观道打出来的旗号是重新制定华夏神灵谱系,这自然是道门大事,总得得到其他道家门派家族的认同,要不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各行其是,混乱不堪,道门想要大兴自然是遥遥无期。
很多人是以一种看笑话的架势看待这回事的,毕竟,道门说实话,分裂已久,神灵谱系也是混乱不堪,尤其是一些家族式的道家门派,更是直接封自家的祖先为祖神,便是帝王将相,也在自家祖先之下,因此,一直混不开,这回楼观道想要搞出一个统一的谱系来,只怕光是扯皮,就要扯个三五年了。
上清派那边对此自然赶到愤恨不已,跑过来问为什么没自己什么事,却被在场的人有志一同地冷嘲热讽了一番,你们都跑去捧佛门的臭脚,相信那狗屁的佛祖弘法了,那干脆剃个光头进佛门算了,还跑到这边来,让我们也数典忘祖,跟着你们给佛门卑躬屈膝不成!气得上清派的人勃然大怒,最终怒气冲冲的甩袖而去。
楼观道跟天师道这边已经达成了合作,底下的小门小派就算有什么意见,也只能等着慢慢商榷了,因此,在几个擅长望气观命的道士见过张玉书之后,甚至跟张玉书有过一定程度上的接触之后,几乎所有的门派都同意了这个计划,推动张玉书上位,然后由道门主持中原民间祭祀。
当然,在这之前,神灵谱系的订立,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因为张果在道门辈分比较高,裴宣又是《洪荒志》的缔造者,因此,他也得以参与了这项工作,他对道门乱七八糟的神灵知道得实在不是很多,后世的时候,他也就是看看各种小说罢了,逍遥派说是道门,尊奉的是庄子,也就是所谓的南华真人,但是,也就是入门的时候拜一下庄子的画像,逢年过节,谁记得这回事啊!因此,他真心对此了解不多,如今不过是在边上敲敲边鼓,不过,后世那些小说也给他带来了不少灵感,比如说天庭的构成。
这事实在是非常耗费心力,各门各派都想要自家的祖先在天庭占据一个肥缺,比如说天师什么的,楼观道就比较方便,他们尊奉的是老君,这早就定下来了,其他尊奉三清的同样差不多,只要将自己的祖师爷安排成三清的弟子什么的,别的那些家族式的道门,就得为了自家祖先在天庭的地位高低纠缠不清,谁也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修仙,修到最后,跑到天上去一看,自己只能做个杂兵,给人家神仙看大门啊!
裴宣正在那边看着一堆原本仙风道骨的道士,为了这事吵得形象全无,几乎要跟泼妇打架一样,冲上去撕扯,就觉得异常好笑。
裴宣想要在一边继续看好戏的愿望显然没能实现,杨广也听说了他的名头,直接一道旨意下到了楼观道,他要第二次亲征,要裴宣这个才子伴驾。杨广这人一向自负,他自诩文采,当年也写过一首《春江花月夜》:“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这会儿听说裴宣因为诗词的造诣,竟然被人称作是谪仙人,不免又是好奇,又是有些嫉妒,不过,裴宣是自己的能臣裴矩之子,因此,他还是表现出了一下自己的宽容大度,很是慷慨地封了裴宣一个翰林学士的官职,然后便召裴宣伴驾。
这会儿大隋权威还在,或者这样说,直到杨广被宇文化及杀死,大隋依旧是正统,因此,李渊才要掩耳盗铃一般,搞出一个傀儡皇泰主来,闹出一个禅位的把戏,以示自己继承了隋朝的正统。因此,裴宣即便对杨广没有多少好感,但是这会儿却是不得不奉旨。他若是山野散人,倒是无妨,偏偏他出身闻喜裴氏,裴矩跟他没多少感情,裴蕴对他却是挺照顾的。另外还有楼观道呢,他可不想惹恼了杨广,结果杨广再次被冲昏了头,直接宣布楼观道是邪教什么的,那乐子就大了。因此,裴宣还是收拾了行装,骑马往洛阳而去。
第43章 面圣
洛阳距离长安也不算太远,快马加鞭也就几日的功夫便到了。杨广派来的人已经在等候,等到裴宣在驿站沐浴更衣之后,便引着裴宣进了宫。
裴宣这会儿假假也有了个翰林学士的官位,因此被引进殿中,见得前面一人高座,便作了个长揖,口中道:“臣裴宣见过圣上,圣上万安!”这年头的臣子并不位卑,不需要见了皇帝就得下跪,也就是在比较正式的场合免不了罢了,但是在随意一点的场合,作揖也便足够了。如宰相一流,更是能够在君前从容入座,所谓坐而论道便是如此,一直到了宋朝,宋太祖自个的位置是被黄袍加身来的,因此,先是杯酒释兵权,然后就要削了臣子的地位,撤去了宰相的椅子,从此,在皇帝面前,就算是他大发慈悲赐座,你也只能半边屁股虚坐着,还不如站着强。
明朝也就是朱元璋跟朱棣父子两个算是比较有权威的,后来差不多几乎就是虚君了,人家内阁的宰相直接就能对皇帝说:“你在后宫跟你的嫔妃玩玩就行,至于国事,有我们就够了!”要不然,为什么嘉靖能够几十年修道不上朝,万历皇帝跟臣子赌气,也窝在后宫不动弹,国家还能照常运行了!倒是崇祯,勤政倒是勤政了,却是个不合时宜的,将能够依靠的所谓阉党给干掉了,自个再勤政还得被臣子掣肘,加上运气太糟糕,也只好做个亡国之君了!再往后,尤其是清朝,文人原本那点骨气被杀了个干干净净,直接就从臣子变成了奴才,对主子还忠心耿耿得要命,等到民国的时候,一些文人这会儿倒是肯殉国了,着实叫人不齿。
裴宣行礼也没行多久,那边就听见杨广的声音:“免礼!”
裴宣自然不会矫情,道了声谢,便直起身来,这会儿才算是看清了杨广什么模样。杨广这会儿年纪已经不小了,据说年轻的时候,杨广也是英气勃勃,英俊潇洒的美少年,但是这会儿已然是人到中年,又一直沉迷于酒色,似乎要将之前为了争夺储位所受的憋屈全部补回来一样。因此虽说修炼过武功,但是人还是发福了许多,精神也不是太好。不过身为帝王,身上确实带着威严之气,只是眼神中,却带着阴鸷之色,这会儿见得裴宣,脸上神情缓和了一些。
杨广这人虽说如今显得很是刚愎自用,而且也颇为暴戾,但是这会儿还是比较有理智的,自然不会对裴宣如何,只是笑道:“早听说裴爱卿有一独子,朕却是从未见过,如今一见,果然是一表人才!”
“圣上谬赞了!”裴宣自然要谦虚一把。
杨广笑道:“你父乃是朕的肱骨之臣,不必如此拘谨!”也不知道他从哪儿觉得裴宣拘谨了,又说道赐座。
裴宣再次谢了座,这才坐了下来。
很快杨广便提到那所谓的谪仙人的名号,又提起之前裴宣作的那首古风,叹道:“你父当年合纵连横,纵横西域草原,才让大隋边关得了数十年的安宁!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可恨还有人说什么宽厚任恕之道,莫说突厥狼子野心,光说高丽,虽说是小国寡民,却对中原一直虎视眈眈,常有越境杀人之举,时有挑衅,这等藩国,若是不能打怕了他,将来又是祸患!”
“圣上说的是!”对于朝鲜半岛上的国家,后世大多数人都是挺犯恶心的,小国寡民,偏偏自高自大,自以为是,历朝历代,不知道给中原带来了多少麻烦,即便是俯首称臣,背后也要做做小动作,有事的时候装孙子,没事的时候便自吹自擂,还要恶心你一把。裴宣自然对高丽也不感冒,之前那场战争,已经消耗掉了大隋的大半精兵,大隋的元气,差不多就是在三征高丽的过程中消耗了个干净,以至于后来突厥进逼,杨广不得不退守江都,当然,也是为了防止那些关陇贵族勾结突厥,一不做二不休,直接逼宫造反。
不过,这会儿,裴宣却是不会没事打消杨广的主意的,先不说杨广不会听他的,再者说了,杨广跟他也没什么关系,道门还打着改朝换代的主意呢,这中间自然要大举杀伐,至于杨广再次征讨高丽,会死多少人,裴宣也不觉得自己是救世主,隋朝搞到这个样子,实实在在是得来太容易了,结果国内世家门阀尾大不掉,杨广这般折腾,也是打着削弱门阀的主意,偏偏他操之过急,权威还未完全建立,就开始胡乱折腾,结果自己在外面名声越来越坏。这年头的知识是被垄断的,自然舆论都是世家门阀操纵的,他们在外面说杨广是昏君,杨广就是昏君,一个个所有的怨恨都加诸在杨广还有大隋上,因此民怨沸腾,埋下了动乱的种子。想要开辟新朝,自然需要举起屠刀,将阻挡车轮前进的荆棘尽数砍伐烧毁,才能获得新生。虽说说起来有些无耻,但是事实上,在此过程中,一切的牺牲,的确是必要的。何况这事本就算不到裴宣头上,裴宣自然心安理得。
听到裴宣附和自己的说法,杨广自然很是高兴,他这会儿对战果其实很乐观,实际上的确如此,哪怕如今新征发的都是新兵,但是,以大隋的国力,区区一个弹丸小国,如何抵挡得住大隋的兵锋。谁又知道,等他出发之后,杨玄感直接在背后捅了他一刀子呢!
杨玄感有异动,知道的人其实不少,偏偏最该知道的杨广什么都不知道。当初杨素不过说了句醉话,他老婆不管是出于妒恨还是别的缘故,还跑出来告状呢,可是杨广呢,他如今开始失去人心,下面的人各有打算,隋朝得位又不正,上行下效,谁不想着黄袍加身,尝尝九五之尊的味道呢!于是,一个个就很是默契地将杨玄感的异动隐瞒了去,还在琢磨着如何能够从杨玄感的叛乱中获取最大的利益,至于大隋如何,谁理会得!
因此,杨广这会儿自然是雄心勃勃,恨不得拉着裴宣,说等到将高丽打下来了,如何论功行赏了!
裴宣自然不会戳破杨广的美梦,在一边附和着,杨广兀自做着开疆扩土,成就千古一帝的美梦。
等到杨广兴致勃勃了一阵子,然后就听到外面传来通报声:“皇后娘娘到!”
“让皇后进来吧!”杨广大手一挥,说道。
很快,一个穿着一件齐胸襦裙的丽人在一众宫女的簇拥下走了进来,这便是萧皇后了,萧皇后算起来也是人到中年了,不过保养得非常好,脸上看不见半点皱纹,看起来如同二十出头一般,却充满着成□人的风韵,一举一动显得风姿绰约,摇曳动人。她梳着堆云髻,正面戴着一支华丽的凤钗,发髻上又插了几根步摇玉簪,脖子上只戴着一串明珠,颗颗都有龙眼大小,明丽生辉,更是映得萧皇后肌肤胜雪,颠倒众生。
萧皇后走进来之后,便是盈盈一拜:“臣妾见过圣上!”
“梓潼快快请起!”杨广竟是亲自上前,扶起了萧皇后。杨广虽说非常好色,本质也颇为凉薄,但是对萧皇后这个正妻却一直颇为敬重。萧皇后虽说出身皇室,但是却一直养在宫外舅父家,并未享受过多少皇家的尊荣。但是她命格极为贵重,当年有人给她批命说她母仪天下,命犯桃花。前面一个批语便让一直野心勃勃的杨广下定决心娶了她,而萧皇后确实也是个贤内助,在杨广登基之前很是为杨广在杨坚和独孤皇后那里加了不少分,人也温柔贤惠,又为杨广生下了二子一女,即便长子早逝,次子性情又像极了杨广,都是那种凉薄无情,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自己这样,杨广自然觉得理所当然,儿子这样,他就有危机感了,因此对于这个儿子颇为猜忌,他宁可将孙子留在长安坐镇,也要将这个次子时刻带在身边。但是,这并没有影响杨广对萧皇后的感情,两人如今也是有孙子的人了,因此,算起来帝后还算和谐。
萧皇后被杨广拉到自己身边坐下,裴矩之前已经起身相迎,这会儿便再次躬身行了一礼:“臣见过皇后娘娘!”
萧皇后笑着说道:“免礼!圣上,这便是裴大人家被称作谪仙人的裴公子了吧!”说着便开始上下打量起裴宣来,裴宣却一直安然若素。
杨广笑道:“梓潼果然消息灵通,正是!”
萧皇后抿嘴一笑:“果然是翩翩少年郎,裴公子既然因为诗才,被称作是谪仙人,不知今日可有佳作奉上呢?”
杨广也是抚掌一笑:“梓潼说得极是!裴卿近日便为朕的皇后赋诗一首,也好让皇后高兴高兴!”
萧皇后听得杨广这般说,脸上浮现出了两抹红晕,这般娇羞之色,让她更显妩媚动人,杨广纵然见惯丽色,这会儿也不由心中一荡,裴宣偷眼一看,就见杨广的手已经搭上了萧皇后的手,缓缓抚摸起来。
不过,裴宣脸上却是不动声色:“臣遵旨!”
说着,裴宣起身来回走了几步,便扬声吟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第44章 无功而返
裴宣再次剽窃了几首诗词,自己也作了几首之后,便顺利地在杨广身边谋了个近臣的差事,说是翰林学士,但是显然就是专门给杨广写赞诗的。
很快便到了杨广再次出征的时候,杨广一向好大喜功,再次搞了个盛大的誓师大会。其实这会儿先头部队正月里面就已经往高丽去了,只是这会儿正是冰天雪地的时候,辽东那边本就苦寒,棉衣还有粮草尚未完备,因此,大部队还没正式出发罢了。
杨广在临时搭建的祭台上奉上了三牢为祭品,然后又念了一篇骈四俪六的祭文,搞了个誓师大会,这才出发了。
这一路上没什么娱乐,杨广再荒唐,也不可能带着女人出征,因此,干脆便将裴宣唤进了御驾之中随侍。
裴矩跟裴蕴也在随行的大臣之中,裴蕴看了,不由用手肘撞了撞裴矩,低声道:“圣上对宣儿很是重视啊!”
裴矩轻哼了一声:“不过是拿他当做幸臣罢了!”朝中大家都知道裴宣是他的儿子,但是,裴宣与他一贯不冷不热,客气得跟什么似的,朝中颇有几个人拿这事跟他说事,让他颇为尴尬。不过这样也好,裴家人要是真的抱成团,那反而惹眼,叫人心生忌讳,杨广可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人。
裴宣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杨广事情其实很多,御驾亲征,但是国内的事情还是得送到御前来解决的,留在洛阳的皇孙杨侑年纪还小,根本当不起事,何况,随行的文武官员颇为不少。
说实话,对于这样的御驾亲征,裴宣很是不解,谁家全朝廷的人几乎一起出动,跑去打仗的啊!因为这等规模,部队行走的速度慢得跟蜗牛差不多,加上百万大军日常的消耗,每日里不知道需要耗费多少粮草,在裴宣看来,杨广这人是理想主义者,就是办起实事来,实在有些不靠谱。
但是裴宣也乐得清闲,他虽说大多数时间待在御前,但是多半也就是个看客,看着一群文武官员进进出出,杨广这会儿还算是比较勤政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跟朝臣商议国事,忙得连出御驾的时间都没有。杨广专用的御驾很大,如同一个小宫殿一般,需要花费几十匹马还有大量的人力才能拉得动,完全可以在里面解决一切生活所需,他也没有什么看看下面疾苦的想法。
大军一天不过走个几十里路,耗费了差不多两个多月,才算是走到了辽东,先头部队早就到了,就在那边扎营,高丽那边也常有小股部队前来袭扰,这些人滑溜的厉害,根本不跟你正面对战,就在一边骚扰,你这边刚刚出动,他们跑得比兔子还快,等到你追不上回来了,他们又远远地吊着你,除了几个臂力较大,使得动硬弓的人,一般人拿这些高丽人也没什么办法。
杨广在军中还是有些威望的,毕竟他当年也是军功起家,也就是登基之后,昏招频出,好好一把牌,硬生生让他弄得满盘皆输。不过这会儿,杨广的到来还是让军中士气大振,杨广到了之后,先下旨劳军,然后便命大军层层推进。
没了那莫名其妙的所谓要以堂堂正正之王者之师,以德服人的说法,这次虽说征发的大军多半是新兵,没什么经验,死伤很是惨重,但是大军还是在稳步前进。杨广颇为得意,甚至自己亲自擂鼓,为将士们攻城助威。
然后糟心的事情便来了。
所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大军在外作战,最重要的就算后勤。就算是背水一战,你也得吃饱了再说!若是人都吃不饱了,下面人不哗变都算你治军有道,但是士气,那是绝对高不起来的。
很显然,在不知道杨玄感有什么小心思的情况下,杨广让杨玄感督办粮草,杨玄感哪有不抓住机会的道理,他直接发动了兵变,截断了粮草,干脆造反了!
杨广快要气疯了,他在御驾里面暴跳如雷,几乎将能砸的东西砸了个干干净净,好不容易在群臣的劝导下冷静了下来,便下令宇文述带大军返回平叛,这高丽,自然是打不起来了,之前大军耀武扬威地过来,这会儿只能灰溜溜地回去了。
而这个时候,高丽已经被打下了近半的国土,大军几乎就要逼近平壤了,但是却功亏一篑。大军缓缓撤退,虽说心急与国内的形势,但是杨广自己也好,还有帐下的诸多武将也好,都是经验比较丰富的老手,因此,让一部分兵马在后面断后,戒备高丽人在背后突袭,最终还算是平安地退兵了。
杨玄感一开始还算是势如破竹,但是,他很快也出了昏招,杨玄感如今的谋臣是李密。这人是个人才,当年又受过杨素的恩惠,便给杨玄感出了上中下三策,上策是取炀帝回国的咽喉临榆关,断其粮草,同时联络高丽夹击之,杨广百万兵一月可以取之;中策轻装急进,西取关中,然后扼潼关天险,长久对抗,守时待变,徐图天下;下策以精兵猛将大举东进,强攻东都洛阳。
三策之中,上策夺取关隘,扼住了大军出入的咽喉,占据了地利,还能趁着杨广在跟高丽对战,与高丽联系,双方夹击杨广,正好杨广虽然带的兵马较多,却都是新兵,又无粮草,说不得,就能一击而溃,至于之后的事情,便比较简单了,以弘农杨氏的号召力,自然可以招降隋朝的兵马臣子,最终席卷天下。
至于中策,也不坏,关中一直到唐朝,依旧是帝王之基,毕竟关中人口众多,又相对富庶,不愁缺粮,又有雄关可据,借助地利之便,纵然有大军百万,也未必能够攻破关中,等到天下大乱,便是锐意进取的时候了。何况,杨公宝库就在关中,只要取得,支撑三五年不成问题。
不得不说,李密是天下之才,历史上,若不是瓦岗分裂,李密又在洛阳大败,原本积累的威名一朝被毁,这才最终兵败,不得不降,否则的话,他的确有着争夺天下的能耐。
但是,杨玄感却选择了下策。他认为:一来,隋军家眷皆在东都,以此可以要挟,坏其军心;二来,夺取洛阳后即可称帝,有了名分便可以号令天下;三来,如果一路西进便难免成为疲兵,自搓锐气,与其长久图谋不如一鼓作气;四是夺取咽喉要隘,途远时耗,舍近求远。
然后,问题来了。杨玄感这会儿还在黎阳,他本身兵马并不算多,身边又是一帮猪队友,洛阳本来就是坚城,凭着杨玄感的力量,想要攻破,是何等之难,因此,久战不下,士气大跌,只得打算返回关中,攻打潼关。偏偏杨玄感实在是倒霉得很,在自己的老家弘农,竟是被杨广的堂兄弟杨智积给拖了三天,三天一过,后面宇文述、卫文升、来护儿、屈突通等各路隋军也追上来了。
杨玄感且战且逃的时候,杨广一行人已经返回了中原,杨广听说杨玄感已然兵败的时候,不由冷笑一声,直接就吩咐道:“杨玄感的武功已然是一流之境,未必不能逃脱!若是他顺利逃走,以杨家的人脉与威望,将来定会再度与朕为敌!来人,尽起高手,给朕追踪杨玄感的踪迹,务必将其诛杀,朕要见到杨玄感的人头!至于杨家其他人……”
杨广发出了一道残酷的旨意:“男丁尽数处死,女子打入贱籍,世世代代,永为娼妓!”
杨广还算是理智,没说出什么诛九族的话。弘农杨氏可不是什么普通家族,弘农杨氏乃是世家,可以追溯到西汉时候的太尉杨彪,可以说是千年的世家了,杨广哪怕昏了头,也不能真的对弘农杨氏全族举起屠刀,那纯粹是逼着这些世家造反呢,因此,圈定的范围不过是杨素这一脉的杨家族人,不过这也很是不少了。
杨广下了旨,一个很是诡秘的太监冒了出来接了旨,很快便退下,应该是去召集人手了,裴宣一眼看出来,那太监修习的是魔门的功法,应该很是擅长刺杀之道。
见裴宣站在一边面不改色,杨广脸上露出一丝趣味来,忽然问道:“听说裴卿出身楼观道?”
这事大多数人都知道,裴宣自然是点点头:“圣上说的是,臣是楼观道弟子!”
“不知令师是哪位真人?”杨广自己也修习了上乘武功,自然看得出来,裴宣武功底子很是不弱,因此起码也是内门弟子,便问道。
“家师张果张真人!”裴宣答道。
“竟是张老神仙!”很显然,杨广也是听说过张果的,因此便说道,“那裴卿应该是岐观主的师弟喽?不知楼观道是否能为朕分忧呢?”
裴宣直接说道:“楼观道虽说多为方外之人,但是依旧是圣上子民,自然愿意为圣上效力!”
杨广抚掌笑道:“既然如此,不如请裴卿向楼观道传话,让楼观道出几个人,为朕诛杀了杨玄感吧!”
“臣遵旨!”裴宣再次行了一礼,心中琢磨着,楼观道是否能够从中做些什么手脚。
“那裴卿便退下吧,朕赐裴卿一匹良马,裴卿自去挑选,然后便即刻启程,前往终南山传旨吧!”杨广淡淡地说道。
“臣谢圣上赏赐,臣告退!”裴宣直接便告退离去。
第45章 有意历练
果然,似杨玄感这样的人,只要不是真的穷途末路,哪里会寻死,一心就想着东山复起呢!因此,他一路上被追杀,到最后生下了十几个人,还是逃到了关中附近,这会儿已经到了楼观道的地盘了。
楼观道早就得到了消息,又有裴宣特别传了话,总之,杨玄感是必死,楼观道也就是在边上敲敲边鼓也就是了。
杨家经营多年,颇有忠直死士相随,几个死士戴着人皮面具,换上与杨玄感差不多的衣衫,引开了大半的追兵,不过,此时杨广调动的武林高手是越来越多,便是魔门还有佛门的人也加入了追杀的行列。
等到七月末的时候,杨玄感已然只剩下了单人独骑,被众多高手团团包围之下,最终不得不做困兽之斗,周旋了接近一天,杨玄感最终死在了杨广派出来的一个魔门高手的手上,而追杀的人也死伤了好几个,楼观道的人却是一直看着挺积极,但是多半是在浑水摸鱼,因此除了其中一个受了点轻伤之外,竟是都完好无损地回去了。杨广的心腹看着虽然有些不满,但是这么干的也不只是楼观道一家,楼观道哪怕被佛门压制了,却也不是他们随随便便能惹得起的,因此,只有发了几个牢骚便作罢,最终带着杨玄感的人头回去了。
裴宣一直在远处观望,最终只是摇了摇头,转身离去,不管怎么样,杨玄感这次兵变,大隋的根基已经动摇了,更多的人会蠢蠢欲动起来。
杨广不是什么傻瓜,自然也发现了异样,虽说对攻打高丽依旧不死心,不过,对于下面的人也开始戒备起来。
终南山上,各个道家门派家族的人还没有走,裴宣却根本没有跟他们打什么照面,直接便回了张果所住的那处山谷。
大热天的,张果居然正坐在足有半人高的丹炉面前炼丹,听到裴宣的声音,头也没抬,依旧盯着炉火,嘴上说道:“宣儿回来啦,作罢,我这里,一会儿就好!”
裴宣也不客气,拉过一个蒲团,一屁股在蒲团上坐了下来,看着张果小心翼翼地将丹炉里面的武火转为文火,又添了几味药材,合上了盖子,这才转过头来,笑眯眯地看着裴宣:“杨玄感死了?”
裴宣点了点头:“嗯,已经死了!”
张果很没形象地搓了搓手,说道:“嗯,也不知道他们查出杨公宝藏的下落没有!当年杨素几乎是富可敌国,若能得了杨公宝库,咱们之前的谋划起码多了三成的把握啊!”
裴宣撇撇嘴,没有说鲁妙子的事情,鲁妙子当初取邪帝舍利也是自己亲自前去,毕竟,不管是墨家还是公输家,对于这个都有自己的规矩,不能随便违背,泄露自己造出来的机关宝库陵寝之类的图纸还有结构,这也是为了保护自己。要不然,出了一例之后,对于所有的工匠,都是潜在的危机。若是违背了行规,日后别人建造这些机关建筑,只怕都务必要将工匠杀死一面泄密了!
裴宣得了邪帝舍利的好处,自然要承鲁妙子的人情,因此,不会做出逼迫鲁妙子的事情来,若是杨公宝库被楼观道的人发现了,裴宣倒是不介意帮忙破解机关,在这之前,他却会一直保持沉默。
张果对于杨公宝库内的什么金银军械那是半点兴趣也没有的,但是,除此之外,宝库里面还是有一些珍珠珊瑚之类的,这些都是炼丹的好材料,楼观道再有钱,却是不可能拿这些东西出来给张果试手的,因此,他只好打上了杨公宝库的主意。
张果正在畅想自己将来拿着珍珠炼丹,是先磨粉,还是先煅烧的时候,歧晖也知道了裴宣回来的消息,带着几个人兴冲冲地过来了:“师弟,你可算是回来了!”
“咦,师兄找我什么事?”歧晖满脸都是掩饰不住的兴奋之意,“师弟,咱们算是抓住慈航静斋的把柄了!”
“什么把柄?”裴宣有些莫名其妙。
歧晖呵呵笑了两声,得意洋洋地说道:“我们之前不是打算派人去救几个杨玄感家的女眷吗?然后正巧逮着了慈航静斋派出来的人,正在杀人灭口呢!里面有两个人,是杨玄感还有杨积善的小妾,她们竟然是慈航静斋的外门弟子,我们便把她们救了下来,嘿嘿,只要把她们的口供捅出去,那就好玩了!”
“只要慈航静斋死不认账,甚至还要说咱们血口喷人呢!”裴宣当头浇了盆冷水下来。
歧晖得意道:“你当咱们怎么看出来她们是慈航静斋出身的,人可以造假,武功可是造不了假的!她们修炼的虽然不是剑典,却也是慈航静斋的明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