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王爷穿越妃〗第101部分

,又回到阿琴与阿月之间:“你们只有一夜的时间。”
  换言之,明天还不进宫,便送他们上路!
  阿月阿琴面色难看,眼睁睁看着他说完就走,第一次不敢贸然从背后放蛊偷袭。
  刚才他已经用实力充分证明了他的身手远在他们之上,足以在瞬间秒杀她们!
  换做其他高手,她们倒也没这么忌惮,毕竟身手并非她们主修,她们是行蛊一族,更厉害的自然是蛊,比如非常厉害的姬氏极就吃亏的落在了她们手里,然而偏偏,这个人也有一只不弱的黄金蛊!
  起码,他的黄金蛊足够为他争取到杀她们的时间!
  这个男人,简直三百六十度完全没有死角!
  “你们最好不要心怀侥幸,以为他会心慈手软。”姬氏极神色复杂说罢,看了两人一眼,也走了。
  临走之前,折了根树枝回射,帮阿琴解了岤。
  阿琴恢复自由,面上却难得的流露出慌色来,拉着阿月问:“阿姐,怎么办?”顿了顿,又道:“不如我们连夜走!”
  “走不掉的。”阿月面色难看的摇头:“就算能出大华帝都,也回不去南疆。”
  “不会的。”阿琴面色更慌了:“他不可能一直盯着我们!”
  阿月:“但今晚,肯定会,而且……他后面,恐怕还有个更厉害的。”
  阿琴:“……”
  阿月叹气,摸摸阿琴的头:“别担心,有阿姐在,谁都不能伤害你,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得先过了眼前这关再说。”
  半个时辰后,刚刚歇下的李靖便被人叫了起来。
  “郡主突发急症,有些不好。”
  李靖立马惊起,匆匆赶到便见李珍抱着肚子满床打滚,哭闹不休,小脸青白得吓人。
  明眼人一看便知她是肚子痛的,可谁也哄不住她。
  秦语姗正在骂人,见他来了,更加阴阳怪气:“珍儿在我身边的时候好好的,白白胖胖乖巧得不得了,你偏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硬是要从我身边将她抢走,现在好了,也不知道这些狗奴才怎么照看的,给她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竟让她……”
  “你闭嘴!”
  李靖一把挥开她,大步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欲抱李珍:“太医什么时候能到?”
  奶娘冷汗都不敢擦,忙应:“初初觉察郡主不舒服的时候便寻了人去请太医,这会儿恐怕还在路上。”
  秦语姗被李靖那么一推,踉跄倒退就险些摔倒,好在阿月阿琴在身后及时扶住了她,才不至于让她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摔在地上,可她暴脾气还是上来了。
  “李靖你……”
  秦语姗大步上前,欲要与李靖理论,却被阿琴拉住了。
  阿琴语带焦急,不高不低道:“靖王妃,郡主这是急症,再不急救恐怕……”
  秦语姗顿惊:“真的?你确定没看错?”
  “不信你问奴婢姐姐。”阿琴骄傲道:“奴婢姐姐虽然是个哑巴,医术却是绝顶的。”
  “那还愣着干什么,快给小郡主看看啊。”秦语姗说着,一把将阿月推了出去。
  在她看来,阿月阿琴这两个来历不明的人终究是靠不住的,李珍才是她真正的王牌,若是李珍没了,李靖绝对不会再留她。
  阿月趔趄站稳,抬眸便对上了李靖冰冷审视的眸。
  那目光锐利得,仿佛能穿透皮肉看透她的心……
  阿月终归是心虚的,多少有些不自然,好在她被定位为哑巴,无需开口说话,不然,李靖若问什么的话,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就回答。
  不过,李靖并没有问任何问题,而是直接站了起来,把床边的位置让给她,明显是让她立刻检查治疗。
  略微的错愕之后,阿月赶紧上前。
  才坐下,脖子便一凉,李靖手中锋利的宝剑紧紧贴着她的颈。
  阿琴大惊,但紧紧握着拳头忍住。
  秦语姗沉脸意图讨回点架子,却还没开口,便听李靖冷冷道:“珍儿有半分不好,你主仆三人立刻陪葬。”
  “关我什么事!”秦语姗又惊又怒,他眼里,她的命竟跟她的两个丫鬟同等。
  “动手!”
  李靖根本不理会秦语姗,直接冷冷命令阿月。
  阿月暗暗深吸一口气,装模作样的给李珍仔细检查了一番,就与阿琴打了几个手势。
  阿琴立马默契的与李靖解释:“姐姐要先为郡主通岤止痛,王爷莫惊。”
  李靖微微眯起眸子,如同洞悉狡猾的凶猛野兽盯着企图耍弄心机的猎物般盯着阿月,缓慢点了下头。
  阿月立即抬手,往李珍身上一阵拍啄推打……
  手法古怪而奇特,但确实是打在了岤位上,而且,她每打一下,李珍的痛处就似乎真的减轻了一些,哭闹也渐渐的消停下来。
  李靖走南闯北那么多年,闻所未闻,更别说见过,一时间眉头拧得更紧。
  他相信,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奇人异士不在少数,有机缘者,说不准哪天就忽然遇上了,但他不相信,身怀绝技的奇人会毫无目的的跑到他靖王府来当丫鬟!
  不过……
  他并没有打扰阿月给李珍治疗。
  半柱香后,太医总算到了,可李珍已经安静下来,熟睡过去。
  李靖先让太医把李珍又检查了一遍,而后又把阿月开的方子给太医过目,问他一些问题,发现太医所言与阿月所断基本无差异,而李珍也确是急症,确实不立即实施治疗的话,一不小心便会出人命……
  尽管如此,李靖还是不信那么巧合,却听那太医竟然小心的打听起阿月来:“手法奇特,闻所未闻,倒是与明月公子的针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不知,下官可否有幸拜会这位高人?”
  李靖想了想,示意人带他去。
  “起初陈太医看到阿月姑娘年轻,又是哑的,还十分轻视,但很快透过阿琴姑娘一番沟通后,很快便变了脸色,十分慎重的请教了一些问题……他们说的,属下也听不懂,不过,刚刚陈太医匆匆告辞回去了,但却是去了宫里。”
  “宫里?”李靖扬了扬眉,笑了,笑得阴冷含毒:“现在什么时辰了?”
  “寅时末了。”
  “这会儿进宫倒是正好。”李靖冷笑一声,站起身来:“把阿月和阿琴带过来。”
  **
  虽然惠武帝还没有正式立李烨为太子,可他受伤之后,朝政便一直是李烨代为打理。
  如今,大华东面正与东夷打,北面北狄也从未死心,南面南疆又虎视眈眈时刻准备着动手,局势实在不太平……
  为避免遗漏铸成大错,惠武帝养伤期间早朝也照旧,依旧是李烨代为主持。
  虽然如今惠武帝连着几天高烧不退,晕厥不醒的消息并未传出,但早朝照旧,身为靖王的李靖进宫倒也方便,不过,他虽把阿月阿琴当随行侍女带进来了宫,却并未直接去找陈太医去找惠武帝……
  李烨朝上看到李靖还有些错愕,以为他要干些什么为难自己,不想李靖什么都没有做。
  纳闷到下朝,胡亮便凑了上来禀报,说是惠武帝连日的高热终于慢慢的退下了,人也已经醒了过来。
  “当真?”
  李烨大喜,又问是怎么退下的,哪位太医的手段或方子,得到的答案着实意外:“靖王妃的贴身丫鬟?”
  胡亮点头:“说是这几年靖王妃身子越发不好,一日不如一日,前阵子更是眼看着都要不行了,靖王干脆死马当活马医,为她找了两医女……”
  “起初也只当是有些手段的医女而已,不想昨晚靖王府郡主突发急症,十分危险,这才发现她们竟身怀绝技。”
  “对了,据说是一对孪生姐妹,大的叫阿月,天生是个哑的,但医术非常了得,陈太医便是从她那得到了方法,小的叫阿琴,也通医理,不过似乎并没有那么厉害……”
  如果李烨昨晚没去找过夏阳,还真就信了这些说法,可偏偏,他昨晚和沈妙梅一起去找了夏阳,而且,夏阳还说了那样的话……
  【便是我不出手我师弟不出手,也不意味着就再无人能救皇上了。】
  原来,人竟在三哥那儿么?
  七弟妹竟然早就知道了?
  怎么知道的?
  什么情况啊这是?
  诶哟喂,他这脑子瞬间又不够用了,疼……
  李烨皱眉想了想,问道:“母妃可在父皇那儿?”
  胡亮点头。
  “走,看看父皇去。”顺便,看看母妃的意思吧……
  **
  惠武帝退热醒来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战王府。
  “这位陈太医可以啊,靖王的功都想贪。”夏阳表示必须鼓掌称赞三秒:“好想知道他脑袋什么构造。”
  姬氏极淡道:“惠武帝连日高烧不省人事的事情并未对外宣布,若不是烨王来说,你们也不知道严重到这种程度不是吗?他不说,倒也说得过去,何况阿月在靖王府不过个小小的丫鬟而已,照李靖素来爱做脸面来看,是不会与他撕破脸皮说那么清楚。”
  然而现在,惠武帝大事小事一股脑儿全交了李烨代理,李靖则被以养伤为名愈发的远离朝政,怕当下的都渐渐失去,急了……
  而李靖也不蠢,进宫并未直接杀去找陈太医对质,承认他一直都在密切关注惠武帝的情况,而是隔山打牛假装只是去上朝,只通过宫人与淑妃的对话将阿月也进宫了的消息传给陈太医,隔空恐吓陈太医。
  其实,陈太医如果再豹子胆些,李靖其实也奈何不得他,功劳自就能尽数贪掉了,可陈太医终究还是有贼心没贼胆,怕李靖日后报复而不敢贪了功劳。
  “不说那些破人破事了,咱还是来说说咱那未来嫂子吧。”夏阳说着,扭头便于李旭打听起来:“咱未来嫂子漂亮不?”
  本来她早该打听的,奈何李旭早上才回来,而她又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一来二去便拖到现在了。
  “都不如你。”
  李旭惜字如金,但字字都有暴击的力量。
  夏阳恬不知耻的咧嘴笑道:“那是必须的啊,不过,下次委婉一点哈,你这么直接极哥哥的脸不好看。”
  李旭一本正色应好。
  “你们慢慢聊,我不好看我滚蛋。”姬氏极懒得理跟他们较真,白眼一翻起身就要走,却听李旭忽然问他道:“两条命,你准备怎么还?”
  姬氏极想捂他嘴都来不及了。
  当然,就算来得及,也是捂不住的。
  默默的,他欲大步退散,却听夏阳笑吟吟问道:“极哥哥,什么两条命?不解释解释吗?”
  “阳阳,这是我的事。”姬氏极面色复杂道。
  夏阳沉默的“看”了他好一会儿,忽然的勾唇又笑了:“也是。”
  姬氏极不是姬氏魁,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她这么说便真的不会管了,不禁皱眉,沉声:“阳阳,这是我的事。”
  “我没聋,听见了啊。”夏阳无辜说罢,无辜便没有了。
  姬氏极面色微妙到复杂,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也知道,夏阳倔起来比谁都倔,是根本不可能劝得动的……
  叹气,默默的走了。
  “李木头,我管太多了吗?”
  姬氏极走后,夏阳委屈的靠近李旭怀里:“可是,极哥哥是为我去的南疆,如果他不去南疆,不为我去蛊族偷药,又怎么会招惹上这样的烂桃花,如此的左右为难……”
  她差一点就想问李旭,他那一世结束之前,姬氏极成亲了没有,娶的是谁。
  可惜……
  即便不问她也知道,这一世早在真正的镇北侯郡主离开的时候,就偏离了原本的轨道,越是与她这个“冒牌货”亲近的人,越是受影响!
  李旭低头轻吻她的额:“我也不知道你这样算不算管太多,不过,不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李木头!”
  夏阳倏地抬起头来,顶着一双猩红猩红的兔妖眼,拼命冲他放射亮晶晶:“我有没有说过遇上你真好?”
  李旭嘴角微微翘了起来,却道:“没有。”
  “是吗?真的?你确定?”
  看着她压过来的表情无比夸张的脸,李旭嘴角的笑纹便更深了些:“本来很确定,可现在忽然又不确定了。”
  “……旭哥哥,快去拿小扫子小簸箕来。”
  李旭瞬间默了——这什么鬼?脑回路跟不上啊喂!开口前能不能先考虑一下本地土著的心理阴影面积啊!
  “你节操菌掉地上摔碎了,赶紧扫起来吞回去!即便是碎的也总比没有的好。”
  李旭——虽然听不懂,可,莫名就是觉得不是什么好意思……
  **
  惠武帝醒来后,听了陈太医的坦白,倒也接见了李靖和阿月,却只是让阿月好好照看李靖的身体,需要什么缺什么,直管讲,并未将她留在宫中。
  为此,阿月暗暗松了口气,李靖却很是不忿,觉得惠武帝太过偏心,连丽妃和林氏那么大的罪行都能为了李旭而刻意去淡化,与李旭关系愈发往好的方向发展,却始终不肯原谅自己母亲那点被逼无奈的过错,连带着看他不顺眼,不论他做什么,都讨不到他半点欢心……
  李靖一走,淑妃也被遣开了,只留了张皇后和贤妃在侧侍候作伴。
  贤妃素来贤惠识大体,从不主动乱凑热闹生是非,整个人落落大方让人处着舒服,几十年来从未与人争执红脸,惠武帝看上了她儿子,有意让李烨继承大统,张皇后虽然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却也慢慢的接受了。
  当然,不接受也没办法。
  她生了李煜之后便被害得无法再孕了,李煜一去她膝下便没了孩子,在惠武帝膝下尚有皇子的情况下,她抱养宗室的孩子完全不可能,养在淑妃名下与李煜五官神似的李靖从来不在她考虑范围内,李烨又是贤妃的不好下手,她敢惠武帝也未必愿意,李旭又过继出去了,十三皇子倒是最小生母也没地位,本该最合适,奈何他实在太不争气,潜意识就以李煜为衡量标准的张皇后左看右看了这么多年,死活没看上……
  一来二去,张皇后倒是阴差阳错的与贤妃相处愉快上了,如今贤妃又细心体贴的连日照顾了惠武帝这么多天,疲惫不堪神色憔悴,张皇后看不过去,便做主让她去休息了。
  张皇后见惠武帝迟迟不睡,似有心事,不由问道:“皇上在想什么?”
  “独独老九没来……他是不知道呢?还是不想来?”
  听着惠武帝这么问,张皇后着实有些懵,而后莞尔:“什么独独老九没来,老十三也没来,公主们也没来……皇上,您这话要是传出去,老十三和公主们可得伤心了。”
  心中又忍不住暗暗的想,幸好当初没有投注老十三,就这么一个分分钟被老子忘后脑勺的存在,哪能指望得上!
  惠武帝这才想起他不止那么几个儿子,尴尬的咳了两声:“那你倒是说说,他不来,是不想来,还是不知道?”
  张皇后抿唇笑问:“皇上真想知道?”
  也是从皇子一步步当上如今的天子的,惠武帝哪能蠢到不知道,可话已经糊里糊涂的蠢出去了,哪好收回来。
  哼哼含糊了声,算是应了。
  提心吊胆了几日的张皇后现在一颗心总算回了原位,心情正好,不由与惠武帝开起了玩笑:“若说他一点都不知情,臣妾是绝对不信的。”
  换言之便是,李旭知道惠武帝病重方脱险,没来,是因为不想来!
  不想,惠武帝却并未流露出失望来,而是叹气,没头没脑的轻拍着张皇后的手来了一句:“幸得煜儿提醒啊。”
  张皇后听得怔怔的,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惠武帝淡淡一笑:“老九很聪明,也愈发的沉得住气了。”
  张皇后更不明白了,好好的,惠武帝怎么想起来夸李旭了:“皇上,您难不成是……”后悔把李旭过继给战王府了?
  惠武帝莞尔:“不是……”
  那是为什么?
  面对张皇后旺盛的求知欲,卧病在床无所事事的惠武帝不禁来了几分精神:“老九是聪明,也愈发沉得住气了,可他杀气还是太重了,终究战王府才是他最好的去处。”
  张皇后想了想,虽然还是不明白惠武帝到底为什么心血来潮提起李旭,又为什么会说幸得李煜提醒之类的感慨,却是极赞同,战王府是李旭最合适的去处。
  这时,刘公公近来传报,说是淑妃亲自炖了汤命人送过来。
  惠武帝几乎想都没想便道:“朕现在没胃口,你这几日也辛苦了,便赏了你吧。”
  刘公公欢喜谢恩,心中却忍不住叹气。
  淑妃娘娘这几年若还能像之前那样安静低调的话,念在三公主的份上,皇上多半还是会善待她的,可惜,三公主去后,她整个人都变了,如今愈发的不像话,却偏以为皇上什么都不知道……
  靖王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自己都时时记得自己生母是如何死的,又如何去让皇上忘记?又怎怪得皇上多疑偏心?
  相比之下,要论童年所受折磨和所得关爱,战王才是最惨的那一个,如今长成后的他虽然看起来更具备攻击性,更危险,也意外的聪明得不显山不露水让人有些猝不及防,可他难能可贵的是心思纯粹,所求并不多,不惹他他也懒得理你……
  没有比较没有伤害,一比较,伤害可就大了,皇上又岂能不偏心?
  **
  阿月和阿琴都被李靖带进宫后,秦语珊才后知后觉的后悔起来。
  李珍固然是王牌,可阿月和阿琴的本事也很重要啊,万一李靖“借”去之后就不还给她了怎么办?何况,她如今美其名曰还是靖王妃,却其实早已被架空,又没有娘家可以依靠……
  再失去那么有手段的阿月和阿琴,就更惨了!
  于是,她李珍都顾不上了,伸长脖子等啊等,好不容易总算等到李靖回来,二话不说上去就要要回阿月和阿琴。
  “珍儿呢?”
  本就心情不好的李靖见只有秦语珊却不见李珍,面色更难看了。
  秦语珊被架空很久了,府里的下人早不把她当回事,之前还有阿月和阿琴帮忙镇着,可如今阿月和阿琴被李靖领走,所有人都觉得有李靖这高枝了,姐妹二人定不会再买秦语珊的账,秦语珊想要回她姐妹两人是没希望的,又哪里还会听秦语珊使唤……
  给她通报李靖回府的人都没有,她只能自己出来等李靖,也只顾着在这等李靖了,哪里知道李珍去哪了。
  突然被问,她还真答不上来。
  李靖顿时更火了:“从小便不让珍儿亲近你我果然是太英明了!”
  秦语珊一听,也激动了:“你凭什么这么说我?若不是你跟夏阳那贱……”
  啪!
  李靖一巴掌扇过去,打断她的话:“不可理喻!都杵着做什么!还不快把这个疯女人给我关起来!再让我听到她胡说八道,连你们舌头一起拔了!”
  正好在周围的下人琴瑟应诺,匆忙将秦语珊拧走。也都愤她给她们找这样的麻烦而纷纷的黑手狠着劲掐拧。
  都是女人,见她如此的阿月难免心生同情,想要出手相助,却被阿琴拉住了。
  阿琴摇头,眼神示意了李靖一眼——别惹事,我们自己都自身难保。
  阿月抿了抿唇,沉默的别开了眼。
  不过,阿琴也默默的,默默的,企图趁李靖不注意,拉着阿月走开,寻个机会,离开靖王府。
  当初他敢一路从南疆追过来,是不觉得这世上有人能克制住他阿姐,却哪里想到,山外真的有山人外真的有人!
  昨晚那个神秘的男人,彻底刷新了他对外面世界的认知,他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再不走,他怕被破腹掏心强取心头血!
  然而……
  他压根还没有机会带阿月走开,李靖的注意力便转回了他们身上:“你们两个跟我过来。”
  阿琴面色难看。
  阿月反手拉上他,跟上李靖,袖子恰好挡住了他们的手。
  阿琴感觉阿月的指在他掌心写字——找机会就跑,一路往南别回头!
  不行!
  阿琴抿唇摇头。
  阿月咬了咬牙——搬救兵!
  她已经看出来了,李靖早就怀疑她们的身份了,只是当时还没发现她们有多大的价值,所以只是盯着没有动,可现在却不一样了,一旦被他知道她们是南疆蛊族,后果不堪设想!
  到时候,不愿受他威胁的话,必定起武力冲突,一旦闹大了出动军队,她便是插翅也带不了阿琴离开了!
  可若受他威胁……
  谁又知道,会卷进什么样的阴谋算计之中?
  姬氏极和昨晚那个恐怖的男人,又是哪一边的?
  她可真心不愿与那种存在为敌,而且,不管是什么阴谋算计,她和阿琴都充其量不过是棋子而已,用得着时尚有一时风光,用不着时,随时命不如草!
  她现在的目的很简单,不管如何,骗也先把阿琴骗走,他不愿意回村子甚至可以不回南疆,他那么聪明,汉话说得那么好,在大华也一样能过得很好,而她……
  他说欠她两条命,知道她身陷于此的话,应该会来救她吧?
  阿琴面色难看,本要拒绝,却不知猛然想到了什么,转念又答应了。
  出去了才有办法救阿姐,两人都困在这里才是真正的死路!
  姐弟二人达成共识,手也并未松开,倒是显得非常自然。
  阿月无法开口,只能阿琴寻找机会脱身:“王爷。”
  李靖回头。
  “奴婢……”阿琴扭扭捏捏一脸尴尬,可只要不是蠢的都看得出来,他那意思是尿急了,要去茅房。
  李靖看向阿月。
  阿月看着阿琴,也替他急的模样,却是没有也要去的意思。
  李靖淡道:“去吧。”
  眼神示意侍卫后面跟上阿琴。
  侍卫意会,自然的放慢脚步,一拐弯便绕道追了过去。
  阿月还在担心阿琴能否成功逃掉,忽听前面的李靖突兀问道:“阿月姑娘其实是南疆人吧。”
  稍顿,不等她惊回神,又问:“来自蛊族?”
  **
  尽管李靖极力隐瞒,可他回府没多久府中就发生打斗的事情,还是透了出来……
  李旭告诉夏阳:“确切的消息还没有,不过人多半是已经被困住了。”
  得罪一个蛊族人还被他逃走了,绝对是场大灾难,李靖绝对不可能安安静静没点动作,除非,人已经被他控制住了!
  “所谓双手难敌四拳,她们蛊术再超群也终归只是两个人而已,加上蛊虫亦不是杀不完的,李靖又是谨慎小心之人,在他的地盘上被抓住,我还真是一点都不惊讶,就是极哥哥那边……”
  夏阳叹气:“我复明之前,还是先瞒着他吧。”
  李旭沉默了瞬,道:“我可以去一趟。”
  夏阳无语:“你去顶了天去也就是能救人回来,有屁用。”
  李旭:“……”
  “除非你能替极哥哥收了那朵烂桃花又打开整个姬氏的心结!”
  李旭面色微绿。
  “所以嘛,解铃还需系铃人,咱一帮盯着适时打打下手就可以了。”
  李旭——我们什么时候变成配角了?
  这时,李年回来了。
  牙坠,解药,一起带了回来。
  “他没闹着要跟你回来?”夏阳稀奇了,口中的他,自是指柳明月。
  李年道:“明月公子说要专心养伤。”
  夏阳将炼成丹状的解药含近嘴里,细细品了品味道,差点没恶心得直接吐出来:“水,水……”
  李旭忙给她倒水,轻斥道:“药又不是糖,该!”
  “我这不是好奇嘛……”夏阳委屈的嘟囔了声,又喝了整整一壶水,才把那股恶心的味道冲淡了些,与李年道:“说实话。”
  李年怔了瞬,又道:“明月公子这两天心情不太好。”
  “我就说嘛。”夏阳冷哼:“这药本来应该不是这个味道的。”
  李旭当即皱眉沉声,伸手就要撬她的嘴:“味道不对竟也敢咽下去,马上吐出来。”
  “你干什么!干什么!”夏阳一边后昂一边双手狂挥阻拦:“我只是说味道不对,又没说药效有问题。”
  “药效没问题味道怎么会不对?”李旭沉声黑脸:“你少给他找理由,快吐出来。”
  “好好好,我吐,我吐,你别抠,很疼的好不好。”
  李年默默的,默默的,退走了……
  而当然,夏阳是不可能把吃下去的吐出来的,哪怕那味道真的是把她恶心坏了。
  她还理直气壮:“那么费劲的咽下去了又吐出来,多对不住之前废的劲儿。”
  李旭气得七窍生烟,拎起她来就准备使用非常规手段催吐——先把她脑袋朝下腿朝上的倒拎起来。
  “你怎就不信我呢?”
  夏阳什么人,无节操无下限对各种危机却异常敏锐的神奇物种一只,哪肯老老实实被他倒拎起来,察觉不对的瞬间就手快的一把抱住他的腰,小脑袋还很无耻的乱拱啊拱,他哪儿敏感她就拱他哪儿,撒娇的声音更是甜糯得让人浑身酥麻:“李木头,旭哥哥,旭旭……我用我这颗超级无敌漂亮的脑袋担保,虽然药的味道真心烂透了,可药效完整,该有的啥都没缺,不该有的一样没有。”
  李旭虽然活了两世,经历和见识也堪称丰富,但他到底两世都是正经的本地土著,哪里见识过夏阳这种磨人妖精,愣是没几下便被她弄得浑身燥热满面绯红,那啥都精神抖擞斗志昂然了:“你……你说话就好好说话,不要……不要这样!快……快放手!”
  他放开她了,她却还不肯罢休,他只好动手去推去扯,却又不得不承认,虽是隔靴挠痒,但对禁欲许久的他而言,远胜于无,于是……
  欲推非推,拉拉扯扯,半天还纠缠在一起。
  能耍流氓的时候,夏阳绝对不会客气,此时当然也是一副猥琐恶霸调戏良家妇女的作态:“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你咳……”
  “别动!解药又不是仙丹,哪能吃下去就见效,我先还浑身是毒呢,还是你觉得我实在太优秀太优秀了这辈子只守着你一个人又委屈又可惜,于是大发慈悲弄死自己送我寡妇身好方便我再嫁?”
  李旭嘴角一抽,猛的拎起她就往茶几上摁,嘶啦嘶啦,三两下就把她身上的衣服撕了个还能挂她身上但又哪都能通风透气方便下手……
  夏阳秒怂护胸:“你,你想干什么?我,我告诉你,我现在可还是虚弱无比的毒人,一,一不小心就会被你弄死又顺便弄死你。”
  “我也告诉你……”李旭倾身将她压在茶几上,一字一顿道:“我忍你很久了!”
  “额,咳!咱,咱有话唔……有话,有话好好说,别,别动手动脚啊,一,一不小心……”
  “大不了我弄死你你又顺便带上我!”
  “可我还不想咳唔……你,你居然咬我!”
  “说得是,舔的更安全。”
  “啥?”
  外面,刚刚带着薛朗进院的绿屏风中凌乱,简直恨不得立马挖个洞钻了。
  两位,你们能不能,动静小点儿啊?
  呜呜……
  明明刚才还跟李年谈话的啊,怎么她转个身出去接人功夫,就变成这样了?
  都怪她,几年不见心心念念的薛大哥,太激动了,竟然没注意到本该在院子里的人都躲起来了,结果,她就这么带着薛朗进院,然后,一起听到了那些**劲爆的内容……
  战王殿下,你丫的为啥不孤峰雪岭冷傲彻底啊啊啊啊!
  还没凌乱完,头顶便被薛朗敲了一下:“小孩子不要乱听墙角。”
  回神,便见薛朗转身大步离开了院子。
  北门关不是好地方,荒凉贫苦,危机四伏,却又是武将建功立业的好地方,因为那里从来不缺战争,不缺少立功的机会……
  薛朗自己有本事,短短几年立功无数,帝都这边又有夏阳李旭照应,爬得自然比别人快。
  前段时间,李旭已为他恢复真名,并与惠武帝举荐他做如今的夏家军一把手,长期镇守北门关。
  许是薛朗的战绩确实惊艳,又许是惠武帝卖李旭这个人情,也想通过这些修复与夏阳的关系,迂回架空镇北侯府……
  总之,惠武帝答应了。
  薛朗这次回来,一是惠武帝之命,正式受封受命,二是夏阳也要他这个做哥哥的回来处理绿屏的婚姻大事。
  摸了摸自己的头,绿屏红着脸跟上去,羞赧嗔道:“我不是小孩子了……”
  薛朗回头看了看她,有点怔,跟着就匆匆的别开了脸:“嗯,我捡你的时候,你才这么长,现在……确实大了,是该嫁了。”
  嫁……
  绿屏满面羞红,不知道如何应。
  然而,薛朗跟着却问她:“有看上的么?有的话我去给你把把关,若是没有,只好拜托战王妃和老王妃了……”
  绿屏惊怔住。
  薛朗走前面没发现,兀自道:“我这次回来最多也就停留三个月,趁我还在帝都,赶紧把你的事儿办了吧,也算了却一桩心事。”
  绿屏脸都白了,明明满腔的话要说,却乱糟糟的不知从何说起,却张嘴就自动的蹦出一句:“你……你不要我?”
  薛朗怔住,回头,有一瞬面色微妙,但很快便道:“姑娘大了都要嫁人的,就算你嫁了,我也不常回来,我们不能经常见面,但你还是我妹妹,若有人欺负你,我还是会替你出头,怎么能说是不要你呢?”
  这不一样啊!
  绿屏眼睛都红了,不死心的问:“你不娶我吗?”
  薛朗一副受惊的样子,瞪大着眼睛看她,竟然支吾起来:“虽然我当初只是把你捡回来,仔细起来也没尽什么抚养责任,可,可我真当你是妹妹啊……”
  “妹妹?”
  这两个字对绿屏而言,是巨大的打击:“我只是妹妹?只是妹妹?”
  她跟了夏阳多年,确实变勇敢了,可她又终究不是夏阳,无法处处都得夏阳真传……
  至少这一刻,她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